标签归档:社区

罗布•霍普金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在TEDGlobal 2009大会上的演讲。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目前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撰稿人介绍

苏菲:
一个八十后的香港女子, 曾任职多个传媒机构,做过电视台的编导和撰稿员。最近创立了一间小规模的公关及传讯公司, 并为自由身工作者, 并正在修读中国法律硕士学位。对所有创意工业、电视和广播的信息都有兴趣了解。喜欢上网、打羽毛球、看电影。参加Tedtochina是因为想和更多朋友分享TED的智慧, 一起交流, 一起进步。
博客 : http://chinasophie.wordpress.com/

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他希望建立一个不用依赖石油和社区为本的社会。

他建议社区应生产和提供服务,减少交通需要的能源消耗,准备过渡至”后石油时代” (post-oil future)。 他的“过渡理论”与绿化及可持续发展有关, 但更注重社区的自给自足和环境的复原力(resilience)。

这次演讲题目的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有以下几个重点:

1. 依赖石油作为主要生产能源的危机 – 石油消耗的速度远比发现快, 如果我们袖手旁观, 石油将被耗尽, 世界将变得不可控制。

2. 复原能力 (Resilience) 这个来自生态学的概念, 比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 的概念更有弹性。

3. 科技不是万能, 科技未必可以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 现实世界不像虚拟世界, 土地和大海不能在一夜之间诞生。

4. 在过渡过程, 社会及环境不停转变, 我们需要创意、想象力和适应能力

解决问题 – 例如: 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的刘易斯(Lewes Sussex), 有团体发行只能在本土流通的Lewes Pound货币, 促进本土经济。

5. 要推动国际层面的立法以及令国家和本地政府回应环境议题, 社区的推广工作是基础, 社区的团体可作为推动创新意念的先驱者, 令现在看来难以落实的政策, 在未来五年到十年之内, 为大众所接受。

6. 过渡过程带来的不单是环境的复原,还有更亲密的人际关系。


TED.com: Rob Hopkins: Transition to a world without oil

他指出,“转变运动”的特征是:开源的、自组织的、重视解决方案的、注重地区与规模差别的,他们会从自身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并且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转变运动”注重的是“恢复”,而不仅仅是“可持续”,比如“可持续”的概念会要求超市降低能耗,而“恢复”的理念则从根本上质疑依赖于超市的这种消费习惯本身。

“转变运动”通常是这样开始的:一班人因为被某个点子感染走到一起,而后就在当地开展一次意识唤醒的活动。随着活动的开展,越来越多人参与,他们组成更多小组,开始落实具体的项目。目前有2000个”转变”的项目在全世界各地开展,还有几千个正处于酝酿的状态。这些包括:社区农业发展计划、社区能源计划、小组循环利用计划、花圃共用计划,甚至是替换性货币计划。

Rob指出,“转变运动”给予他极大的启示,他说,告别石油,我们可以开始一个新的纪元,建设一个更具活力的社区,使得我们每个人都能过得更健康、更能发挥自身潜力、更多人际关怀。

罗布•霍普金斯提出的论点, 不应该只限于已发展国家关注, 他的见解对发展中国家也有实用的参考价值。

过份依赖单一能源的后果, 香港在七十年代亦曾经历过。 1973年石油危机发生的时候, 香港还只是一个以制作业为主的城市。 当年由于石油输出口国组织对石油产量实施限制,令油价上升超过三倍, 当时各国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很高,油价飙升令全球的经济活动一度陷于瘫痪。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并没什么天然资源, 石油的供应只能靠外地输入。当时全球及区内的需求均严重萎缩,导致香港的出口受到波及, 香港的本地生产总值 (GDP) 的实质增长由1973年的12.3%大幅放缓至1974年的2.3%。今天经济急速发展的中国大陆, 或许可以把香港三十年前吸收的痛苦教训引以为鉴。

罗布•霍普金斯发展本土经济的主张, 是否与全球化的趋势背道而驰呢? 参考Lewes Pound网页有这样的论述:发展本土及社区经济, 不代表与外界断绝贸易, 只是避免地方的经济被大财团操控, 令经济系统比较均衡, 既有本土亦有国际的原素。

所以我认为罗布•霍普金斯的主张, 亦可能有助于解决贫富悬殊及缓解经济系统受外来影响冲击的危机。 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并非相互独立而存在, 环境保护甚至能带来更加稳健的经济系统和更和谐的社区, 我想也是这个演讲带来的启示。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本站文章TEDGlobal 2009 第七场简记
罗布•霍普金斯的博客:http://transitionculture.org/
Lewes Pound 网页:http://www.thelewespound.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卡梅龙·辛克莱:开源建筑理念与实践

卡梅龙·辛克莱(Cameron Sinclair)是一位建筑设计师,他一直关注建筑设计在人道主义灾难以及人道救援方面的积极意义,并且创建了“人本建筑网络”,推进此一使命。他是2006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在以下的获奖演讲里,他概要讲述了人本建筑理念之现况,并且大胆提出了让开源建筑惠及所有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地区的想法——这样的想法正在得到实现。

演讲视频:Cameron Sinclair on Opensource Architecture
中文翻译:Bo Yu
校对:Tony Yet

我将很快带你们踏上一段旅程。为了解释我的愿望,我将不得不带你们去看看一些世界各地很多人没去过的地方。当我24岁左右的时候,凯特·斯托尔和我建立了一个组织让建筑师和设计师们都参与到人道主义工作中。不仅仅是应对自然灾害,也包括系统问题。我们认为在缺乏资源和专业技术的地方,创新、可持续的设计可以真正在人们生活中起到作用。

所以这所有的一切开始了,我的 — 职业生涯初期,我成为一名建筑师,或者参加了建筑师培训,我总是对社会负责感的设计和你怎样能真正做出影响非常感兴趣。但是当我进入建筑学校学习时,我好像是害群之马。很多建筑师好像想的是当你设计时,你是在设计一个珠宝,而且是一个你尝试和渴望得到的珠宝。然而我觉得当你设计时,对你设计的社区你要么在改良,要么就是在制造危害。所以你不只是在为居民建造一座房屋,或者为了那些将要使用这些房屋的人们,而是为了整个社区。

在1999年,我们在科索沃开始帮助那些回归的难民应对住房危机带来的问题。我不知道我当时在做什么,就像我说的,我当时20多岁,是互联网的一代,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网站。我们在网站上发起了号召,出乎我意料的是,在几个月里我们的队伍中加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很多参与者。于是我们建立了一些建筑的原型,也尝试一些想法的实验。两年后我们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启动了一个发展可移动的健康诊所的项目,应对全国流行的HIV/AIDS病毒。从53个国家发来的550个参与者加入了我们,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很多设计师也参与进来。之后我们为那个阶段的工作搞了一次展示。

2004年是我们的转折点。我们开始对自然灾害做出应对,并在伊朗和巴姆也有工作。同时我们在非洲的工作也在持续进行。 在美国工作,大多数人看到贫困,看到外国人,但是坚持生活 — 我住在博兹曼,蒙塔那 –往北走可以到达保留地的北面平原,往南走就是阿拉巴马或者密西西比。卡特里娜飓风之前,我可以给你们看看那些地方,那些环境比我去过的很多发展中国家还要差的多的地方。所以我们到内地城市和其他地方工作。同样,我也进入一些更多的项目中。

2005年大自然母亲发怒了。我认为我们可以相当肯定的认为2005年是可怕的一年,当自然灾害来临时。因为互联网,因为有了博客等等,在海啸发生的数小时内,我们已经建立了基金,参与,和地上的人们一起工作。在最初的几天,我们利用几台笔记本电脑进行工作,我从需要帮助的人们收到4000封电子邮件。所以我们开始参与到那里的项目中,我还会谈到别的。

当然,这一年我们对卡特里娜飓风展开相应的工作,同时还有我们后续的重建工作。这是一个简短的概览。

在2004年,我真的无法应付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或者我收到的那些请求。他们全部进入到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中。

所以我们决定展开怀抱 — 基本上是一个业务的开源模型,任何人,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启动当地的一章,他们能参与到当地的问题中。因为我相信没有所谓普世通用的方案。所有的问题都是本地的。所有的解决方案也都是本地的。所以,这意味着,你们知道,住在密西西比的人比我更了解密西西比。所以发生了什么呢?我们使用了 MeetUp(一种在线交流工具)和所有这类的其他互联网工具,我们结束时已有40个本地团队,104个国家的成千上万个建筑师。所以,关键点 — 对不起,我从来没穿过西装,所以我知道我会把这个脱下来。OK,因为我会很快做这件事。

所以在过去的七年里,这不仅仅是非盈利。我看到有一些民间运动发生。在有社会责任感的设计者们,那些真正相信这个世界已经变小了很多和认为他们有机会 — 不是责任,而是机会 — 来真正参与作出改变。(主办方帮卡梅隆拾起他掉在地上的西装。全场一片笑声)。我会把那个加到我的演讲时间里。所以你们不知道的是,我们有这些成千上万的设计师在全世界各地工作,基本通过一个网站联系,我们全体员工有3个人。来做一些事,事实上没人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做,我们做了。所以有人说我们天真烂漫。

七年后,我们发展了以至于我们获得了拥护,鼓励和成就。我们拥护好的设计,不仅仅通过学生研讨会,演讲和公开探讨会议,专栏编辑,我们有一本关于人道主义工作的书,还有减轻灾难带来的影响和应对国家政策。我们可以讨论FEMA(联邦应急管理局),但那是另一个演讲。鼓励,与社区团体开发创意和公益性组织进行开源设计竞争。跟社团求助,联系,然后去实现 — 实际的走出去并进行工作,因为当你创造时,只有等到它建立起来了以后才会真正实现。所以这真的很重要。当我们在设计和试着创造改变时,我们建造了那个改变。

所以这里是选出的一些项目。

科索沃。这是99年的科索沃。我们进行了一项公开设计竞争,就像我说的。它产生了整个花样繁多的创意:

这不是关于应急避难所,而是过渡期的避难所。能维持5到10年。居民们居住的这些避难所将被安置在靠近陆地(的地方)。这样他们能重建他们自己的家。这不是社区里面一座壮观的建筑,这是给予他们工具和空间,可以允许他们去重建和再生他们自己想要的方式。我们已经从壮观的到荒谬的,但是这有用。

这是一个可充气的纤维房屋。它很容易建造;并且实用。

这是一个集装箱。易于建造并且实用。

还有一整套各式各样的创意。

不光是解决了建筑学房屋,还有治理问题和通过复杂网络创造社区的创意。所以我们雇佣了不仅是设计师,还是,你们知道,一整个拥有各样技术的专家的团队。用被毁掉的家园的破砖碎瓦来创建新的家园。用麦草捆墙壁来创建加热墙。

然后在99年的时候一些不平凡的事发生了。我们去到非洲,本来是去看看住房问题。在三天内,我们意识到问题不是住房;而是正在蔓延的全国性的 HIV/AIDS病毒。这不是医生告诉我们的;而是我们居住地的村民告诉我们的。所以我们突然有了一个聪明的主意,与其让人们步行10,15公里去看医生,不如让医生到人们这儿来。我们开始雇佣医疗社团。我认为,你们知道,我们认为我们当时真的很聪明,你们知道,突然 –这个伟大的创意出现在我们头脑中,那就是移动健康诊所!它可以广泛的分布在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那里的医疗社团说,“我们在过去十年内说过这个。我们知道这个。我们只是不知道怎样实现。“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采纳了一个已经存在的需求并展示了解决方案。于是,我们有一整套花样百出的创意涌现出来。这是我个人喜爱的,因为建筑学不仅是有关解决方案,而是关于提高认识。

这是一个洋麻诊所。你得到种子并土地上种植.然后有一次我们突然发现 — 它在一个月里长了14英尺。在第四周,医生们来了,他们割掉一个区域的草,在上面放置了一个可伸长的结构。当医生们结束治疗,诊断过病人和村民们之后,你割下诊所并且吃掉它。这就是吃你自己的诊所。所以这解决了一个事实,如果你得了AIDS,你仍然需要保持营养比。保证营养的理念就像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一样重要。所以你们知道,这是一个重要的解决方案。

这个我喜欢。想法是这不仅是一个诊所 — 这是一个社区中心。

这着眼于在社区内建立贸易线路和经济引擎,所以它可以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方案。这些方案里的每个人都能养活自己。那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倡导绿色环保的人。而是因为当你靠一天4美元为生,作为幸存者你必须要能养活自己。你必须知道你的能量来自哪里。你必须知道你的资源来自哪里。你不得不保持你的生活费用很低。所以这是关于获得一个经济引擎。当夜晚时它就变成了一个电影院。所以它不是AIDS诊所。是一个社区中心。

你能看到这些创意。这些创意发展成为原型,他们最终建立起来。目前,截至今年,有很多诊所在尼日利亚和肯尼亚陆续建成。

从那当中我们还开发了Ceatemba,一个方案 –社团来找到我们说,现在的问题是女孩们都得不到教育。于是我们在一个片区中展开工作。这里年轻女人年龄在16岁到24岁之间,并且HIV/AIDS病率达到50%。那不是因为他们关系混乱,而是因为没有知识。所以我们决定着眼于体育并创建了一个年轻人体育中心。

这个中心是一个HIV/AIDS扩散中心的两倍,女子队伍里的教练们都是接受过训练的医生。这样能慢慢的在卫生保健上建立一些信心。我们选出了9名优秀者,然后那9名优秀者被分派到遍及整个区域中去,然后社团采用了他们的设计。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设计。因为这不仅是关于雇佣一个社团,而是关于授权给一个社团,并让他们成为重建过程中的一部分。

所以胜出的设计是这个,并且当然,我们真正去和社团和客户们工作在一起。

这是设计者。他在那儿跟土瓜湾-祖鲁纳塔尔的第一支女子足球队一起工作,Ceatemba(足球队队名),他们能更好的告诉我们。

视频: 嗯,我的名字是茜茜,因为我在非洲中心工作。我是一名顾问同时我也是南非国家足球队队员,曼德拉曼德拉。我同时还在Vodacom(南非共和共移动网络通信运营商)联赛的Bisa队踢球,这个队现在改名为Ceatemba。这是我们的主场。

我打算晚点再给你们看因为我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可以看到克里斯狡猾的看着我。

这是一个意见交流,只是一个跟那些愿意开发建设非洲第一个远距离医疗中心的会议,在坦桑尼亚。

我们见过面,确切的说,在几个月之前。我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个设计,团队在那边,合作工作。这要感谢几个TED的人的撮合和帮助:谢丽尔·海勒和安德鲁· 佐利他和这个令人惊异的非洲女人一起联系到了我。我们在六月开始建设,将会由TEDGlobal开放。所以当你来到TEDGlobal的时候,你可以来看看。

但是可能我们最出名的是应对灾难和发展问题,并参与到很多问题的解决中,比如海啸和像卡特里娜飓风之类的事情。

这是一个价值370美元的避难所,它能很容易的组装起来。

这是一个社区的设计。一个社区人民自己设计的社区中心。

这些意味着我们实际上跟社区人民一起生活和工作,他们是设计过程中的一部分。孩子们实际上也参与到规划,社区中心应该建立在哪儿,然后最终,社区的人们实际上,是通过技能培训,和我们一起建造了建筑。

这是另一个学校。

这是联合国给这些人使用6个月的 — 12个塑料油布。

这是在八月。

这是替代油布的,计划维持使用两年。

当下雨的时候,你什么也听不到。当夏天时,室内有140度左右(华氏温度)。所以我们提出,如果下雨了,让我们取些新鲜的水。我们学校的每个教室都有雨水采集系统,非常廉价。一个班级,三个教室和雨水采集系统总共是5000美元。这是在亚特兰大销售热巧克力筹集到的。学校是由孩子们的父母建造的。孩子们在那里现场建造房屋。它在几周前开放,现在有600名孩子在使用这个学校。

后来,灾难袭击我们的家园。我们已经在CNN和Fox上看到所有糟糕的故事,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好的故事。
这儿是一个团队,他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对等待说不。他们合伙起来,一个拥有各种各样合作关系的群体,去实际对东比洛西克绘制地图,去找出参与者。我们已经有1500名志愿者参与重建,修复家园。搞清楚联邦应急管理局的规章是什么,不用等他们来告诉我们你应怎样重建。与居民一起工作,帮助他们从他们的家中走出来。这样他们不会生病。这是他们能自己清理的。设计房屋。这个房屋在几周内可以入住。

这是一个修复的家,四天内完成。

这是给一个依靠步行器的女人使用的杂物间。

她70岁了。这是联邦应急管理局给她的。600美元,两天前发生的事。我们很快整理出一个盥洗室。它建成并已投入使用,她刚开始今天的工作,她在那里清洗其他人的衣服。

这是桑德拉和卡尔霍恩一家。他们是摄影师,他们见证了低九区过去的40年。那是他们的家,这些是他们拍下的照片。

我们在帮助他们,跟他们一起工作来创建一个新的房屋。

我们已经完成的项目。

我们完成或支持了一部分的项目。

为什么这些事情不由援助机构来做?这是联合国的帐篷。

这是新的联合国帐篷,今年刚介绍的,可以很快组装。有一个偏窗,那是发明。花了20年时间来设计这个并正式投入使用。我当时12岁。这里头显然是有问题的。

幸运的是,我们不是孤独的。有全世界成百上千成千上百的建筑师、设计师和发明家们在参与人道主义工作。

更多的纤维房屋 — 这显然是日本的一个主题。

我不确定他们如果抽烟的话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某人设计的弹簧线夹,设计者称,你全部需要的是找到一些能把薄膜结构贴到物理支持的梁上面。

这个人,为美国国家航天和航空管理局设计 — 现在在设计房屋。

我将很快的把这个过一遍,因为我知道我只有几分钟了。这是过去两年里所有完成的。我给你们看看花了20年做的一些事。这只是选出来的发生的一些事 –那是在过去几年建造的。从巴西到印度,墨西哥,阿拉巴马,中国,以色列,巴勒斯坦,越南。参与到这个计划的设计师的平均年龄是32岁 — 我就是这个岁数。所以我们是一个年轻的 –我不得不在这里结束了,因为阿勒普在这个房间里。这是世界上设计的最好的厕所,如果你曾经或者有机会去印度,去使用这个厕所。

克里斯·卢布克曼会告诉你为什么。我能肯定他想要怎样度过聚会,但是 —

但是未来不会是纽约那样充满摩天大楼的城市,而是这个。当你看到这个,你看到了危机。

我看到的是很多,很多的创造者。十亿人生活一贫如洗。我们一直听到有关他们的消息。四十亿人生活在正在发展却脆弱的经济中。七分之一的人居无定所。如果我们不对在20年内即将发生的住房危机采取任何措施,三分之一的人将居无定所,或者住在应急帐篷中。看看左边,看看右边: 你们中的某人也许就会在那儿。

我们怎样改进50十亿人民的生活标准?通过1000万个解决方案。所以我希望创建一个社团去积极拥抱那些创新的及可用的设计,来为每个人改进生活条件。

克里斯·安德森: 等等。 等等。 那就是你的愿望?
卡梅隆·辛克莱尔: 那就是我的愿望。
克里斯·安德森: 那就是他的愿望!

我们通过700美元和一个网站建立了慈善机构。所以,不知怎么克里斯决定给我100,000美元。为什么不是这么多人?开源建筑就是我们要走的路。我们有各种各样社区的参与者 –并且我们不仅仅讨论的是创造者和设计者,我们讨论的是资金模式。我的角色不是一个设计者;而是在设计世界和人道主义世界之间的疏通者。我们需要的是全球性的模仿我的行为,因为我七年没睡觉了。

第二,这个会是什么?设计师们想要应对人道主义危机问题,但是他们不想要西方国家的一些公司取用他们的创意并从中赚钱。所以知识共享设立了发展中国家许可证。这意味着一个设计师可以 — 我刚才给大家看的Ceatemba项目就是拥有知识共享许可证的第一个建筑。一旦它建成以后,非洲的任何人或任何发展中国家可以免费得到建设文档并复制使用。所以为什么不给设计师们机会来做这些,而是仍然在这儿保护他们的权利?我们想要建立一个社区,在那里你们可以上传创意,那些创意可以在地震,洪水,在各种各样严格的环境中进行测试。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不想要等下一个卡特里娜飓风来验证我的房屋是否有效。那就太晚了。我们需要现在就动手去做。所以,全球性的去做吧。

我希望这整个事情能在各种语言下工作。当你看见一个建筑师的脸时,大多数人认为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家伙。我看到的不是这样。我看到的是世界的脸。所以我想要这个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成为这个设计和发展的一份子。基于需求的竞争的想法 — 给其他98%的人设立X-奖,如果你想要那样称呼它。

我们还想要看看寻求合作的方式,并且将资金伙伴们拉拢到一起。整合制造厂家的想法 — 在每个国家建立实验室。当我听说了100美元的笔记本电脑将用来教育每个小孩,教育世界上的每一个设计师。在每个贫民区放一个,每个贫民区置留地,因为你知道,创新将要发生。我需要知道。这被称为返朴归真,向当地人学习。我们讨论的是蛙跳式发展技术。我在Worldchanging写的,同时也是我们今天讨论到的一件事是,我在各地学到的东西比我在这儿学到的多。让我们采用哪些创意,采行试用它们,我们就能使用它们。这些创意应该有很强的适应性,它们能成为 — 它们应该有发展进化的潜力,它们应该在世界上每个国家发展,并在世界上每个国家发挥作用。

应该有一个清单。我没有时间来读,因为我将要结束今天的讲座。

那么,代价是什么?你们这些人都是聪明人。那么这会消耗很多计算能量,因为我想要这个来 –我想要的创意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笔记本电脑都能连接进入系统,并且不仅能参与开发这些设计,还能利用这些设计。同样,一个评审设计的过程。我想要世界上每一个阿鲁普工程师检查并确认我们在使用可靠的材料,因为这些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停。所以你们知道,我想要这些 — 我应该强调,我有两台笔记本电脑,其中的一台就在那儿,有3000个设计在里面。如果我不慎摔坏那个笔记本,会发生什么?所以将这些已经通过证明的创意上传到那儿是很重要的,便于使用,便于管理。

我母亲曾说过:“没有什么比光张嘴说话而不做事更糟糕的事。”我受够了谈论作出改变。你只有靠实际行动去实现它。我们已经改变了联邦迎接管理局的指导方针。我们已经改变了国家策略。我们已经改变了国际上的反应 — 这些都是在建设东西的基础上。所以对我来说,我们为革新创造了一个真实的管道是很重要的,并且这是一次开放自由的革新。想想开放自由的文化 — 这是开放自由的革新。有人在几年前说过这个。我会给那些知道它的人加分,我认为说话的人也许走在我们前面了25年,所以让我们行动吧。

谢谢大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什么是社区,什么是未来?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们介绍了五个TED大奖的获得者,简述了他们的TED愿望,以及在TED社区的帮助下,这些愿望的进展。这五个愿望或多或少都和教育有一些联系,和如何关注我们的未来有关。

剑桥大学教授尼尔·图洛克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AIMS,致力于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他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这和非洲的高等教育有关;作家大卫·艾格斯在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他的TED愿望是希望收到人们以富于创意的方式投入当地社区教育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1000个故事,这和孩子们的未来有关,和教育的创新有关;生物学家E·O·威尔逊(E.O. Wilson)致力于将科学理论推向大众的科学家,他的TED愿望是群策群力,创造一个在线百科全书,实现生物多样性的目标,这和科普与物种保护有关;摄影师爱德华·布廷斯基的作品表现了人类如何破坏大自然的原始生态,他的TED愿望是希望孩子们加入到关于环境的讨论中,还有更多人的人通过他的照片加入可持续发展的讨论,这和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有关,和我们的未来有关;建筑设计师卡梅龙·辛克莱是“人本建筑”项目发起人,他的TED愿望是建立一个社区,热切地拥抱创意设计与可持续设计的理念,并且在这样的设计的帮助下,改善所有人的生活,这也和可持续发展有关。

为帮助上面的获奖者达成心愿,TED社区帮助建立了如下几个网站:

“下一个爱因斯坦(NextEinstein)” 网站(nexteinstein.org) (尼尔·图洛克的愿望)

“相约绿色(meet the greens)” 网站(meetthegreens.org/)(爱德华·布廷斯基的愿望)

TED社区也帮助获奖者改善及推广他们已经建立的网站,让他们的项目更具影响力:

“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网站OnceUponaSchool.org) (大卫·艾格斯的愿望)

“生命百科(Encyclopedia of Life)” 网站 (www.eol.org) (E·O·威尔逊的愿望)

“人本建筑(Architecture for Humanity)” 网站ArchitectureforHumanity.org) (卡梅龙·辛克莱的愿望)

– “世界在改变(World Changing)” 网站(Worldchanging.com) (爱德华·布廷斯基和卡梅龙·辛克莱两人的TED愿望都和这个网站有关)

什么是社区?看起来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话题。幻灯片分享网站Slideshare.net曾在几个月前搞过一次Presentation Design Tennis的活动,每个人提交一个幻灯片,最后组合成一个14个幻灯片的幻灯片作品。这是一个社区协作活动,有趣的是,这个协作活动的作品本身的主题就是“什么是社区?” (What is Community?)。

这个幻灯片协作活动本身也回答了它自己提出的问题:

• 社区意味着会话——基于了解建立信任
• 社区意味着参与——参与越多收获越多
• 社区意味着规则——共同契约达成秩序
• 社区意味着协作——每个个体彼此信任
• 社区意味着创造——群体智慧解决问题

TED大奖获得者们对于社区的理解应该更宏大,他们不仅仅关注身边社区的孩子们的未来,也关注整个大陆的技术。他们不仅仅关注人类居住空间的可持续性,也关注地球物种的多样性,关注环境生态可持续。

TED社区本身的行动也在回答着“什么是社区”这个问题。每个TED愿望都打动了喜欢TED的人们,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许多美好的愿望不再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异想天开,而是很快在社区的努力下变成现实。

看起来这像一个童话世界吗?!群策群力之下,心想事成不再像从前那么难了。

下周,我们将继续介绍几个TED大奖的获得者,以及他们的TED愿望。

题图照片:

题图为Flickr上的TED大会守护人克里斯·安德森在LeWeb 2008会议演讲的照片。照片由 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2月11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