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科学

关于宇宙存在的探索故事

为什么宇宙存在?为什么不是什么都没有呢?哲学家科学家都努力对这些“终极存在”的问题做出解释。

将存在的原因归于上帝是其中一个解释,17、18世纪之交的德国哲学家兼物理学家Leibniz认为存在的问题根本不神秘,世界为什么存在,因为上帝创造了它。上帝是如此强大,他能从“无”中生“有”,甚至反之亦然。但这个观点有一个问题:强大万能的上帝从哪里来?

就算是上帝,也有可能会思考关于存在的终极问题——“我从哪里来?”有一个理论解释道,因为上帝对思考自己的存在之谜感到了厌倦,所以他创造了世界以之来分散注意力。

除了上帝,科学是人们努力用之解释存在的另一个途径。科学至今已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信的理论支持,同样的信心也作用于研究存在的问题上。那么在科学方面,我们对存在的问题有哪些观点呢?

美国物理学家Lawrence Krauss在他的著作“A Universe from Nothing”里表达了他对宇宙存在的观点:子场论能告诉我们宇宙是如何从“无”中产生的,假真空(False vacuum)的某些波动可以催生出存在,然后,因为暴胀(inflation),产生了我们所知的广阔、多变的宇宙。

美国理论物理学家Steven Weinberg认为存在所有的可能性;类似的观点也得到了物理学家Max Tegmark的支持,他认为所有的数学结构都是存在的,数学存在和物理存在是一回事,因此我们拥有丰富的多元宇宙,包含了每一个逻辑可能性。

现在我们面临两个极点:一边是全然的“无”,另一边是有着全部可能性的世界。在这两者之间,存在各式各样的拥有不同可能性的世界。Jim Holt认为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是其中一个随机产生的不完美的世界,它既有好的成分也有坏的成分,但我们可以通过行动去将好的放大,坏的缩小,这也同时给了我们一份生活的目的。

《宇宙为何会存在——Jim Holt

关于讲者

Jim Holt是一位美国著名哲学家,目前于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任职。他同时也给《纽约时报》、《纽约客》等多家刊物撰稿,话题涉及弦理论、时间、数学、无限、幽默、逻辑等。

撰稿 陈飘扬

编辑 王鹏 

“否定科学”的危险性

本次介绍的TED讲演嘉宾是Michael Specter,他是一名记者,也是《纽约客》杂志的专职作家,他的写作所涉及的多是与科学技术以及公共卫生有关。他出过一本名为《否定主义:非理性的思考阻碍科学发展,损害地球并且危及我们的生命》,而这本书的题目也就是他在这次TED演讲中所要传达的观点。

首先,他就问了在座的听众一个问题,“如果现在有一台时间机器,你们是想回到过去,还是奔向未来?”他接下来自己回答,“很多人可能会选择回到过去,回到没有汽车,没有Twitter,没有《美国偶像》的过去,但是我不会,不是因为我喜欢冒险,而是我相信未来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席话也就奠定了Michael这次讲演的基调,他坚信科学的力量,对未来充满乐观。


Michael Specter: The danger of science denial

接下来,他拿自己的家庭来举例,他的曾祖父母的寿命差不多是60岁,祖父母的寿命差不多是70,他的父母也都快80了,他觉得自己未来能活到90多岁完全有可能。而且人类寿命的延长不只发生在发达国家,今天在新德里出生的小孩的寿命基本上都能比一百年以前最富有的人长。而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食物生产提高,医疗条件的改善和疫苗的研发,比如杀人无数的天花病毒今天已经灭绝了,而一些上一代人群中还很常见的疾病在今天的发达国家已经鲜有人知,比如白喉,风疹和脊髓灰质炎。

所以,科学技术的进步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Michael也坚信虽然我们面临着很多困难,但最终科学会征服它们。当然,人们有理由怀疑政府机构,质疑科学研究的结果,因为确实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诚实和造假,所谓的“事实”不能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正确地。但是,另一个方面,如果强有力的科学事实摆在你的面前,而你却不相信,也就是“否定科学”,这样的危险性可能会更大。

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是曾经有人认为自闭症跟注射白喉,风疹和脊髓灰质炎的疫苗有关系,但是世界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和瑞典的研究结果都表明它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样的研究结果并不能说服人们,因为人往往会更相信奇闻异秩,而不是政府机构或者制药巨头。人们选择不注射这些疫苗,结果是灾难性的,美国有了重新爆发风疹的风险。

“否认科学”在食品上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转基因食物和有机食物的对立。宣扬有机食物的“精英们”质疑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但是我们今天吃的食物难道不是人为选择出来的结果?转基因食物与传统食物的区别不就在于我们能够直接操作和改变基因来达到我们想要的目标。含有维生素A的转基因大米能防止人们的视力退化,有什么坏处吗?制造富含蛋白质等营养物质的转基因木薯,使得上亿的赖此作物为生的人们不再饱受营养缺乏,难道不好吗?

“如果真的有一部时间机器,我愿意奔向未来”,Michael说。(“我也愿意”,笔者应。)

作者:张朝杰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而我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