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科技

谭乐:读心的耳机

谭乐(Tan le)女士是爱默提公司(Emotiv Systems的联合创始人,她的研究项目专注于如何使用脑电波来控制电子设备和电子传媒。这次演讲谭乐就展示了她的展示了她的团队成果,通过一个头戴式耳机和一个应用程序,使用者可以通过大脑电波来控制虚拟物品甚至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曾几何时,我们那么幻想过,向哆拉A梦借颗药丸,吃了后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就随便想一想,窗帘就拉牢了,门就关了,连中饭都能自动就送到了嘴边,那样的生活是如此的惬意。现如今,谭乐女士带着她的Emotiv System的耳机在TED的舞台上告诉我们,这并不是幻想。

谭乐女士在演讲的一开始就讲到,传统地人机互动有太多的局限性,人和机器只能通过各种指令交流,而人类交流的真正核心却被忽视了,比起简单的指令,人的表情和人的肢体语言才是决定对话最终结果的重要因素。所以,如何让电脑能根据人类的表情和情感去做出相对应的反馈及去理解脑电波的含义呢?谭乐女士认为这并不简单。原因一是复杂的大脑侦查演算法,人的大脑是由十亿个活跃的神经元组成的,而大脑的表层有很多的褶皱,犹如每一个的指纹一样,每一个人的大脑是不一样,其复杂的结构给分析讯息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谭乐的团队通过创造一种新的算法使得获取的信息更接近讯息的源头来减少误差。原因二是复杂而昂贵的仪器,传统的仪器需要导电的胶或是浆糊来固定电机,不仅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准备程序上,也容易对头皮产生伤害,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个仪器价值上百万美金,而Emotiv Systems的耳机却只需要几百美金。

为了证明其科技项目的现场效果,谭乐女士邀请了另一位TED演讲人Evan Grant来示范这个仪器。耳机拥有14个电极,不需要任何物质来固定,同时因为是无线的,所以使用人可以自由活动。演示的内容是如何通过意念来操作虚拟的物件,其基本流程是,首先使用者保持放松,让机器产生一个账号,来记录使用者的电波基准线。如果使用者要进行一个动作,比如说是拉的话,首先他要选择拉这个选项,接着花费不到8秒的时间让电脑记录下使用者如何用意念思考“拉”,当记录完成后,只要使用者用意念表达“拉”这个动作,电脑中的虚拟物品便会被拉动。同样的,Evan对虚拟物体做出“消失”也是应用于同样的原理。

这项科技并不仅仅这些奇妙的展示效果,它也可以应用生活中的个个领域。有了它,操作游戏角色可以通过面部表情,你可以通过意念来改变游戏世界的背景。有了它,你可以更自如地享受家庭生活,用意念来关窗帘,用意念来开灯关灯。又或是用它来改变弱势群体的生活质量,比如谭乐女士在演讲时放映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个轮椅使用者用他的面部表情来控制轮椅的转弯和前进,眨下眼镜,轮椅就转弯,保持微笑,轮椅就前进,是不是很神奇呢?

打开我们尘封已久的想象力,用意念做事,还有多少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呢?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米切尔.乔基姆:别造房子了,让我们种房子吧

米切尔.乔基姆是一位知名的生态设计和城市设计的专家。他是TerrefugeTerreform One的联合创始人。他的项目Fab Tree Hab曾在知名博物馆MoMA展出并被广泛地报道,颠覆了大多数人对于建筑的传统印象,并给出了一个天马行空地 城市规划和绿色建筑的解决方案。今天他的演讲讲述的是他在生态建筑领域研究的进展和成果。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演讲一开始,米切尔.乔基姆就提出: 为什么我们说我们要种房子呢?因为我们可以的。种房子并不是科幻小说中的故事,通过回溯传统和科技实践,米切尔.乔基姆试图证明他的构想和研究并不是天方夜谭。 

首先,米切尔.乔基姆介绍园艺中的编织术,从2500年前开始,人类就学会了通过对植物的人工干预来制造出符合人类期望的植物样式,比如嫁接法可以把不同的物质嫁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殊的整体。而米切尔.乔基姆的研究项目-Fab Tree Hab的雏形就是对传统编织术的现代演绎,它通过计算机数控(CNC)技术制造了骨架作用的脚手架,并将植物的幼苗编织成特定的符合建筑要求的几何形状,最终达到建筑就是环境,建筑就是景观的要求。 

接着,米切尔.乔基姆阐述了他的伟大构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拥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建筑,前期我们只需要花费7-8年时间来培育一个村庄,然后一切就都是绿色的了,自然环境和人类生存空间将融为一体,我们对于城市和乡村的定义也将完全改变,大家都生活在规模大小不同的Fab Tree Hab里,如同阿凡达中纳美星人一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米切尔.乔基姆不仅仅试图将植物和建筑结合,还尝试了生物肉(体外试管培育)和建筑的结合,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Brookly作了一个实验,实验中他们提取了猪的细胞质基质并应用于工业。于是,在成功后,他们开始用试管制造的生物纤维来制作一个肉屋,听起来有点吓人是吧。肉屋的结构都源于生物结构,比如用脂肪多的细胞来做隔热层,用毛质物质来挡风和用括约肌做门窗。事实上,他们已经做出了看起来有点丑的肉屋了,并在布拉格进行了展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Bill Joy 反思科技进步

主持人语:自“TED中国粉丝团”上线以后,我们收到不少朋友的反馈,对于这个专题网站的发展提出宝贵的意见,在此,我们深表感谢。“TED中国粉丝团” 将于今天起推出每周五期的“今日 TED 演讲”特别报道,每天挑选一个内容精彩的 TED 演讲作简介,希望我们的节目能给你带来一种别样的 serendipity 一般的体验。

第一期推出的 “今日 TED 演讲”的主角是 Bill  Joy ,演讲的内容是“关于科技进步的反思”。咱们先认识一下 Bill Joy 这位大名鼎鼎的 hacker(假如你曾经使用过 Vi 纯文本编辑器 的话,估计你已经听说过 Bill Joy 这名字,因为 Vi 就是他写出来的):

Bill Joy 很早就进入大学学习,为了满足自己对于数学的强烈爱好,他选修了数学系的专业课,并且轻易过关。后来,他到研究室工作,并写出了 Vi 纯文本编辑器,参与开发 BSD 操作系统,并且是 Sun(太阳微电子公司)的早期创建者之义,其后,又开发了引领一时风气的 Java。到了两千年前后,Bill 开始对技术进步本身进行反思,他把自己的思索写成文章,发表在 Wired 杂志上 ,引起广泛的争议。后来,TED 大会的策办人克里斯·安德森 邀请 Bill 来到 TED大会现场,于是有了 Bill 的这个发人深省的演说

Bill 说,

“当我看到纳米技术、基因工程技术以及其他先进的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时,我对于有人会滥用这些技术的可能感到极大 的担忧。在过去,我们有“十诫”,有社会规范,有国际公约等等来预防人对人、或国家对国家的暴力行为,但是,新技术本身是不存在国界性的,它的传播方式极 其简单……甚至人们完全可以自己在实验室里造出跟 1918 年爆发的流感一样的致命病毒,而无需考虑通过联邦快递来传递这种病毒……

我们要战胜这种非对称性的威胁(asymmetric threat)的话,就不能放弃法治(rule of law)。

“离开 Sun 之后,我和一些风险投资者一道,研究一些创新性的方案。我们寻找的是那些能够以十块钱的投入换来一千块的回报的项目。

我首先想到的是教育,这跟”一百美元电脑“项目有很大关系。要知道,按照 Moore’s Law,我们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十五年内实现给每个孩子一台“一百美元电脑”——或者到那时是“十美元电脑”的愿望,问题是,我们还没能开发出足够先进的软 件,来帮助儿童学习。我敢这么说,我们今天的电脑是已经足够高级了,但是我们却还没能开发出足够优秀的程序,使电脑成为一个助益学习的工具。今天我们有很 好用的 Mac 电脑的界面,假如我们把这样的程序放到一台1980年代出产的苹果“二代”电脑上去运行,就会发现,那时的机器已经能够运行这样的程序了,可是我们过了这 么多年才开发出这种界面。教育是一种有助于促进和平的手段,看到人们在此方面的积极努力,我感到非常高兴。

此外就是环境问题,我看到了很多关于新材料的新闻,这些新材料也能像 Moore’s Law 那样为我们的社会带来迅速的变革。新材料(例如碳纳米管)的诸多特性为其在多个领域的应用带来了巨大的可能。而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新材料来解决环境问 题。新材料的领域可谓前景诱人,未来的 Google 必将在此间诞生。

第三个我关心的领域是传播性疾病以及生物防御(pandemic and bio-defense)。我们研究过人类对抗传播性疾病的历史,发现人类在这样的疾病到来之时基本上是“被动挨打”的,而另外我们也发现有很多很好的技 术被搁在一边,得不到好好的利用。我们正在资助十个在此方面进行研究的项目,希望藉此能够更好的预防和对抗传播性疾病。

“那么,当我们在上述的三个领域做得很出色以后,是否就能解决我在《连线》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里提到的问题?我敢肯定,答案是否定的。企图通过寻找更先进的 技术来解决既有的问题是不行的,假如我们不对掌握这些技术的人加上一定的约束的话。我们需要更佳的政策(better policies),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市场调节(价格杠杆)来约束那些存在危害的项目的发展,还有,我们的法律也应当更加明确的规定科学家要对自己的行为 负责。我们现在要设计我们的未来。也许我们不能选择我们想要的未来,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实际行动来改变未来的走向。

“我们要帮助那些心地善良的人士(the good guys),要对信息加以限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点是难以接受的。但是为了保存人类文明,为了维护我们的法治,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即限制人们对于那些强大而又不含约束性的技术的使用。“

Tony 感言:Bill Joy 的演讲让我想到 singularity 这东西。去年有一次看到  Jaron Lanier 的一篇文章 后,对 singularity 这概念发生了浓厚兴趣,看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感觉这样的东西也许会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国际间的学术界已经有专门的讨论了,但是民间对此概念可谓一无所 知。这不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Jamais Cascio 呼吁一种广泛参与的公共讨论,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到此间来,共同“设计我们的未来”。另外,也希望国内外有识之士能给 singularity 这个概念找出一个好的中文翻译。

诸位 TED 粉丝,看完 Bill 的演讲后你是否有话想说?欢迎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