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移情作用

杰里米·里夫金: 移情文明

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是经济趋势基金会的总裁,其著有17部有关科技变化对经济,社会及环境影响的畅销书籍,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关注。这次我们分享的演讲有关于他近期对人类移情作用的研究。整个演讲结合手绘图画形式,生动地向我们描述了移情作用对人类发展及社会的影响。演讲链接:(RSA Animate – The Empathic Civilisation

在过去的十年间,在诸如进化生物学,神经认知学,儿童发展学等领域都出现了一些新型的有趣研究。研究结果纷纷开始挑战我们长久以来对人来发展的认知。与此同时,那些长期向人们传播这些认知的场所,诸如教育机构,商业领域或者政府部门的权威也在受到挑战。

经过科学家长期反复的研究试验发现,人类拥有一种被称之为“镜像神经元”的神经细胞,这种细胞功能便是能够反映他人的行为。换言之便是当人们在看到别人进行同样的动作时,不用细想便能够感同身受或者心领神会。譬如有时我们看见电视剧中的人物悲伤或者愉悦时,仿佛感觉自己亲历了那种心情般。我们也许对这种感觉熟视无睹,但其确是镜像神经元正在产生作用。

对于镜像神经元的研究还只是一个开端,神经心理学领域,大脑研究学及孩童发展学领域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人们并非生来就是与侵略,暴力,自私,功利这些词汇相联系在一起的,相反,我们是与社会性,依恋性,喜爱,陪伴这种感情相依附的。而驱动这些情感的第一个动力便是一种具有移情作用的归属感。

究竟什么是移情作用呢?杰里米认为这是一个难以作答的问题。我们暂且借助孩童的成长经历来描述一下移情作用,比如在育婴室中因为一个婴儿的啼哭而导致所有的婴儿都开始哭泣,便是一种移情的痛苦,这种被认为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移情感。当婴儿成长到两岁时,能够在镜子中认出自己时,便是一种成熟的移情感。再长大一些时,孩童能够区分别人拥有的情感与自己产生的情感,此时自我成长与移情感正在同时成长。当孩子成长到八岁时,开始了解生老病死乃人生之规律后,便会意识到生命的脆弱,时间的宝贵,也由此心生对他人的共鸣与同情。杰里米同时提到移情作用不会出现于天堂或者乌托邦中,因为前者没有死亡,后者没有苦难。而移情的产生恰恰是建立在人生的不完美之上的。

既然人类具有移情性,那么这种特性到底是如何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中演变的呢?我们又是否可以将其不断延续甚至扩展到整个生物圈呢?杰里米在此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移情作用就如同一只无形的手,让我们得以将美好的情感转递给更多的人。所以移情是一种文明进程。在远古时期,由于科技不发达,人们的交流只限于小部落群内,移情作用也只能在具有血缘关系的人们中产生。进入农业时期后,由于有了文字记载,时间与空间的距离都被缩短,移情作用开始扩展到有相同宗教信仰的人们中间。进入工业时期后,稳定的国家开始建立,移情作用便建立在了各国人民对自己国家的忠诚度上。但我们是否应该止步于此呢?是否有可能将移情作用再扩展到整个生物圈之上呢?

事实是,我们的科技可以让我们做到这点。当海地地震后,1小时内消息便在twitter上不胫而走,2小时内Youtube上已出现视频,3小时内全世界的人们便纷纷开始担忧关注这起轰动的地震消息。

不得不承认,我们拥有各自的血缘,信仰及意识形态。我们并不需要否认丢弃这些自我身份,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去延展我们的身份。在这个蔚蓝的星球上我们都只是短暂的旅居者,整个生物圈才是我们需要去共同维护的社区。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