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经济学

猴子经济学:对非理性行为的追根溯源

为什么人类总是作出一些非理性的决定?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 Laurie Santos(劳里• 桑托斯)试图通过观察我们的灵长类亲戚去寻找人类非理性的根源。她在2010 TEDGlobal大会上展示的一系列巧妙的实验视频显示,原来猴子也懂经济学,而且具有人们原本以为人类才特有的弱点,与人们一样会做出愚蠢的决定。

撰稿人介绍:
马凯泽

毕业于广东外国语大学,了解宗教,尤其是佛教、基督教,也关注世界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他喜欢音乐、电影,武术、瑜珈、舞蹈等肢体艺术。2009年12月5日他参加TEDxGuangzhou时,深受演讲人朱平提到“志者筑之,应者趋之”的口号所感染,继而作为自由撰稿人加入了TEDtoChina。

Laurie Santos(劳里• 桑托斯)是一名认知心理学家,她来自耶鲁大学比较认知试验室(Comparative Cognition Laboratory,简称CapLab)。这个试验室云集心理学、灵长类学和神经生物学的专家,通过研究狐猴、卷尾猴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来了解人类心理与思想的进化根源。《发现》杂志的Linda Marsa这样总结她的研究成果:

通过一系列突破性的试验,桑托斯在灵长类动物身上发现了诸如贮藏、盗窃和竞争这样的类人行为。通过对于灵长类动物心理活动的研究,她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证明它们具备复杂的感知、推理和计算能力。

桑托斯及其同僚研究灵长类动物如何了解并对自然环境里的物体进行分类。例如,物体的某个部分不明了时,猴子还是能感知其整体。他们的试验也试图证明灵长类动物有触感能力,可以感知其他个体的感受。

桑托斯不仅研究灵长类动物有正面意义的类人属性,例如工具使用能力、利他主义倾向,也研究非理性的类人属性,例如嫉妒、沮丧、对于他人意图的猜测、不科学的决策举动等。

此外,她还将灵长类动物置于模拟市场环境中进行实验。由于灵长类动物与人类有相似性,她通过试验猴子在模拟市场中的非理性举动来试图了解人类的非理性心理。

桑托斯和她的团队给猴子派发可换取食物的硬币,然后教它们使用。一系列巧妙设计的“猴子模拟市场试验”表明,猴子也懂经济学。而且,我们会犯的一些错误,猴子也会。例如,当某种食物变得便宜时,猴子在试验中表现出过度消费的类人属性。

CapLab的试验表明,人类的非理性举动可以在我们的灵长类亲戚那儿找到根源。这样看来,我们的非理性举动显得无法根治。

这是个坏消息,但是好消息是人类是极其聪明的物种。我们在战胜我们的缺陷方面卓有成效。没有翅膀,我们制造出飞机;近视了,我们可以有眼镜的帮助而不用只依靠我们近视的眼球……

加缪曾说过:唯一一种拒绝做自己的物种便是人。桑托斯告诉我们,只有在我们承认我们的缺陷的过程中,我们才有可能战胜它们。对于缺陷,我们不要把它当作是不可战胜的,而是要认识它、接受它,然后试着运用人类的智慧去修正它。

相关链接:

丹•艾瑞里: 直觉为何总是不断地欺骗着我们?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艾瑞里:人们为何会作弊

丹·艾瑞里(Dan Ariely)是著名的行为经济学家,他写过多本关于理性与经济学的书,其中就包括《怪诞行为学》(Predictably Irrational),他被邀请到2009年的TED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以下是演讲的概述:


Dan Ariely: Why do we think it’s OK to steal (sometimes)

艾瑞里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一次军事训练中因为被镁弹击中而造成70%的皮肤灼伤,不得不长期住在医院接受治疗。在医院的时间比较空闲,于是艾瑞里就开始思考医院护士的一些行为。每天,护士都帮艾瑞里把绷带除下来,并且都是非常迅速的剥下来,她们以为这样可以减轻病人的痛楚。但是,艾瑞里却对这样的做法心存怀疑:假如撕绷带的时候用力缓一点,是不是可以减轻病人的苦楚?

但是,护士还是认为自己的那一套是正确的,“三下五除二”的做法最能有效的减轻病人苦痛,而艾瑞里的建议则得不到理睬。可是这样的经历却一直困扰着艾瑞里。艾瑞里学的是心理学,于是他设计了各种“折磨”人的实验,并且询问和记录参与实验的人的感受。他设计的实验包括:用老虎钳夹手指,给实验者穿上痛苦套装,给他们电击或者是给他们放高声的噪音。

实验结果表明,护士的想法是错的。假如她们真的是一点一点的给艾瑞里除去绷带的话,艾瑞里就不必忍受那么大的苦痛了,因为我们人脑倾向于记忆暂时性的东西,而不是记忆连续性的东西。护士要想减轻病人的痛苦的话,最好的办法是,先把病人脸上的绷带除掉,然后再慢慢的移出病人脚部的绷带,这样的处理过程就能够使得病人的苦痛降到最低。

而假如说护士在如何给病人移除绷带这个问题上的做法是错的,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是否也会犯类似的错误?艾瑞里对于安然倒闭这一事件发生兴趣,他想探究背后的心理动机。于是他开始去做实验。他让学生在5分钟之内做20个数学题,而后对答案,他发现学生平均答对了4题。而假如给学生同样的时间,不过这次让他们自己对答案,然后自报成绩,并且马上把试卷撕掉。这一回,学生答对了7题。

事实上,并不是有哪些人特别会作弊,而是我们每个人都想稍微“取巧”一下。艾瑞里又对实验稍微改了一下,这次他允诺会给答对题目的学生更大的奖励。可结果表明,学生对于这样的噱头不甚感兴趣。也许是我们心里都在这么想:反正我就稍微“取巧”一下,这样我的内心也过得去,而即使是外在的诱因在增大,但我们也不会贪心更多,因为我们的心过不去。

人们的心理作用对人们作出抉择往往会起到很大的影响。有一次,艾瑞里叫他的实验对象在正式实验开始前先背一轮“十诫”,他发现,背过“十诫”的人都不会发生欺骗的行为。而另一组的实验者则被要求先讲10个她们孩提时熟悉的故事,结果发现,后面这组实验者更倾向于作弊——尽管前面那组没有任何一人可以把“十诫”完整的背出来。

在另一个实验里,艾瑞里找到MIT的一些冰箱,而后把可乐和放有6元美金的碟子同时放到冰箱里。他发现,可乐很快没了,但那些美金却很好的保存在冰箱里。艾瑞里认为,当我们把一些象征性的东西,而不是金钱本身,放在那里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作弊。

艾瑞里还做了另一个实验,同样是那个做数学题的场景,这一次,他安排了一个内线人士,这位内线人士同样是坐在其他实验对象中间。5分钟的时间一到,艾瑞里公布答案,那个内线人士马上说自己全都答对了。这样一位内线人士加入到实验者的行列里去,会否对别的实验对象发生影响?艾瑞里发现,这要看那个内线人士穿的是哪个学校的衣服——是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还是来自匹兹堡大学的。假如那个内线人士跟自己是同一个学校的(比方说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参加实验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学生就会更倾向于作弊。假如不是跟自己一个学校的,学生的胆子就不会那么大。

于是,艾瑞里概括说,安然事件也许就是这样的伙伴影响(peer effect)以及抽象化(就是用一些符号性的东西来代替实际的货币)二者结合的产物。

艾瑞里最后说,他曾经跟一位护士谈过,她说,作为护士,她们确实是不忍看到病人的那副痛苦的表情,于是就采取迅速解决的办法来移除病人的绷带。并且她会认为,病人关于疼痛的感觉不是可靠的,她也不想让病人感受这样的“痛苦”的体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也经常遇到类似的情况吗?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去改变自己的本能感受,但很少人能做到这一点,甚至连尝试的勇气与想法也没有。

(注:以上叙述参考了伊凡佐克曼的博客文章。)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