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设计

米切尔.乔基姆:别造房子了,让我们种房子吧

米切尔.乔基姆是一位知名的生态设计和城市设计的专家。他是TerrefugeTerreform One的联合创始人。他的项目Fab Tree Hab曾在知名博物馆MoMA展出并被广泛地报道,颠覆了大多数人对于建筑的传统印象,并给出了一个天马行空地 城市规划和绿色建筑的解决方案。今天他的演讲讲述的是他在生态建筑领域研究的进展和成果。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演讲一开始,米切尔.乔基姆就提出: 为什么我们说我们要种房子呢?因为我们可以的。种房子并不是科幻小说中的故事,通过回溯传统和科技实践,米切尔.乔基姆试图证明他的构想和研究并不是天方夜谭。 

首先,米切尔.乔基姆介绍园艺中的编织术,从2500年前开始,人类就学会了通过对植物的人工干预来制造出符合人类期望的植物样式,比如嫁接法可以把不同的物质嫁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殊的整体。而米切尔.乔基姆的研究项目-Fab Tree Hab的雏形就是对传统编织术的现代演绎,它通过计算机数控(CNC)技术制造了骨架作用的脚手架,并将植物的幼苗编织成特定的符合建筑要求的几何形状,最终达到建筑就是环境,建筑就是景观的要求。 

接着,米切尔.乔基姆阐述了他的伟大构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拥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建筑,前期我们只需要花费7-8年时间来培育一个村庄,然后一切就都是绿色的了,自然环境和人类生存空间将融为一体,我们对于城市和乡村的定义也将完全改变,大家都生活在规模大小不同的Fab Tree Hab里,如同阿凡达中纳美星人一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米切尔.乔基姆不仅仅试图将植物和建筑结合,还尝试了生物肉(体外试管培育)和建筑的结合,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Brookly作了一个实验,实验中他们提取了猪的细胞质基质并应用于工业。于是,在成功后,他们开始用试管制造的生物纤维来制作一个肉屋,听起来有点吓人是吧。肉屋的结构都源于生物结构,比如用脂肪多的细胞来做隔热层,用毛质物质来挡风和用括约肌做门窗。事实上,他们已经做出了看起来有点丑的肉屋了,并在布拉格进行了展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施德明:设计中的快乐

似乎很难找到“设计”与“快乐”的关系。大多数的时候,人们对于“设计”的理解也许仅限于视觉化的体验。然而,来自纽约的设计师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却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向人们展示了自己所理解的设计:“快乐”这种元素蕴涵在设计的每一个维度中。

施德明是一位蜚声世界的平面设计师。他曾在一张列表上,列举自己感到快乐的时刻。他发现,其中的一半的条目都与设计有关。因此,他开始思考设计与快乐的关系,并且最终得出快乐的真谛。

TED.com Stefan Sagmeister shares happy design

他结合自己在2003年参观日本东京的Mori艺术博物馆的经历。这个被称作“追逐幸福”的展览分为四个部分:阿卡迪亚(Arcadia:意为古希腊或世外桃源)展区展示了日本江户时期一百种不同的造型书写快乐的方法;天堂(Nirvana)展区展示了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的绘画以及伊夫•克莱因(Yves Kline)的蓝色抽象绘画等;欲望(Desire)展区展示了同样来自江户时代的肖像画画家胜川春章(Shunsho)的浮世绘作品;最后,和谐(Harmony)展区展示了十三世纪的西藏的曼陀罗。

施德明觉得,这个主题被称作“追逐幸福”的展览中,展示给人们的大多是视觉上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机械而无生命力的,很少关乎内心。他说,在广告和电影行业,普遍的观点即是,“快乐”拥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声誉。人们大多觉得设计,或者艺术,如果与快乐这个主题衔接,将会变得扭曲与虚假。由于这种偏见,人们很难用设计去诠释快乐。然而,更加困难的是,设计本身变得更难激发人们的快乐。

为此,施德明展示了三个让他自己觉得真正快乐的设计。 第一个是一位来自纽约的地铁艺术家,这个称自己叫“True”的人,将纽约地铁都贴满了自己设计的标识。每周三他都会和他的20个朋友在地铁站汇合,将他们那些有趣的标识版本添加在不同的地铁线路上。这些标识乍看上去与一般的交通标志一样,可是,如果仔细地看会发现,它所表达的内容与情感却是那么与众不同。在这些标识上,不再是枯燥的乘客规则,而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展示给人们最纯粹的快乐。

第二个是光与空间的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设计的一个基于正方形房间的艺术作品,它通过光与空间的作用让置身于这个封闭空间的观众有不同的感受。这个被称作天空空间(Skyspace)的艺术作品系列是特瑞尔最负盛名的作品。它有着可伸缩自如的天花板,在每天黄昏和黎明时分打开。在房间的人们看不到水平面,但能看见微妙的天空色彩变化。特瑞尔通过让人们感受自然,改变自身的行为,并产生愉悦感。

最后一个项目也是由一位年轻的纽约设计师所做。这位韩国籍艺术家Ji Lee印了55000个卡通造型的空语言留言板,将他们粘在海报上。路过的行人可以自由填写这些空的留言贴。这个项目让公众获得了一个更亲切的环境,不同的人通过它也获得了一个可以自由表达的地方。

通过共享这三个让他自己感到快乐的设计作品,施德明回到了自己的“喜欢设计这个工作的原因”列表,包括“可以没有压力的去工作(Thinking about ideas and content freely with the deadline far away)”以及“没有疲惫的专心集中的工作(working without interruption on a single project)”。

最后,他也重新回顾了自己生命中所学到的东西,特别是“我将为我的所作所为负责(everything I do always come back to me)”,以及“试图看上去不错限制了我的生命(trying to look good limits my life)”,以及”大胆做事总令我受益(having guts always works out for me)”。他传达着的信息是,快乐蕴藏在设计当中,而设计的本质则是,通过将快乐视觉化,将表达快乐的途径多样化,让更多的人们在与这个世界交融中,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能够与更多的快乐产生交集。

相关链接:施德明的视频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 三栏目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唐诺德·诺曼:设计使人快乐的3种方式

今天的演讲人是唐纳德·A·诺曼(Donald A.Norman),他的博士背景是工程学和社会科学,在学术界和工业界都具有极高的荣誉。他是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教授,加州大学名誉教授,以及Nielsen Norman Group(帮助企业设计制造以人为中心的产品和服务的商务咨询公司)的发起人之一。1999年,他被Upside杂志提名为世界100精英之一。Norman博士出版了大量的书籍和研究报告。他的作品有13本之多,并被翻译成12种语言。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设计心理学》、 《情感化设计》 以及2009年出版的 《未来产品的设计》。

Don Norman on 3 ways good design makes you happy

本次撰稿人为最近加入TEDtoChina大家庭的志愿者鱼励,感谢她对TEDtoChina热心关注!
撰稿人:鱼励
豆瓣ID:adiemusy
灵感,发现,随时随地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觉更好,比如清晨在林间散步时的一个深呼吸,阳光下静静流淌过五彩鹅卵石的小溪,光线穿过微暗的窗户投下的一道明亮光柱,水池里的鱼儿宁静的缓慢游动。所有的这些让我们觉得世界很美好,可我们很难道明原因。而这个由Don Norman带来的演讲,或许能够引领我们去探寻原因,尽管这只是开始。

长久以来,我们对产品设计师的印象就是,独自一人在工作室里埋头创作的艺术家。所做的作品璀璨传世,可是技法并不会传之于众。幸好,这次不仅是由一个设计师更是由一个研究人类学多年的心理学家来担任我们的向导,所以我们一路上不但能看见许多好玩的东西,还可以把设计当作一门科学来学习。

首先由设计美学和实用性之间的平衡开始,他列举了那些有艺术感但不实用的东西,还有那些实用而美观的东西。在演讲中,Don Norman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就是好玩,因为设计本来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有趣的东西让你觉得很快乐。
有趣的东西往往会扎堆凑在一起。
有趣的东西让你的潜意识说:哇,我喜欢!但你不知道为什么。

Don Norman研究的方向也许正是那些有趣的东西,那些好的设计怎样影响着我们的情绪。演讲中,他提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不怎么实用但却好看到让他不忍舍弃的Philippe Starck榨汁机;很多人天天见但从未留意的Google搜索结果的图标;不完美但却可爱至极的MINI Cooper车等等。 他研究的主题是“设计与情感”,这也刚好是Don的网站的名字。心理学的研究告诉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有两种,这两种方式都和情绪有关。焦虑和紧张可以让人集中注意力来做眼前的工作。当你紧张时,注意力会集中,大脑此时沉浸在思考的状态中,能尽快的完成工作。当你快乐时,你很容易被外界的信息打扰,但同时思维也灵活多变,跳脱常规,更有创意,遇到问题会去想“我该怎样解决它”。

Don Norman用图片来一一告诉我们,人类所感受的设计作品中,哪些是本能性的设计,哪些是行为层的设计,哪些是反思设计。而正是这三个层面,决定了我们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出色的设计。

一种是知觉层面的信息。在这一层,我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其实是由我们远古祖先在千百年的进化中慢慢积累而成的。与之对应的是本能层面的情感。第二层是行为层。行为其实也属于潜意识。那些好的设计,强调可用性,可理解性,目的都是让使用者觉得自己处于控制地位,始终让人感到安心。好的设计知道对方当前在做什么,以及接下来想要做什么。第三个层面就是反思性的。潜意识会悄悄告诉你,这个好或那个不好。好的设计不但让你觉得好玩,还会让你感觉这个设计是有“情感的”。虽然在一个出色设计中,包含了如此之多的细节,以至于你只能去用心感觉而无法一一列举。但正是这样的细节充斥在所有伟大的事物当中,它们是完美产生的条件。

为什么我们的设计师设计出的东西和真正的用户体验之间有差别?

因为情感在人类的行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机器的情感则比较简单。表现在设计上,就是技术的部分太过简单,而人的部分太过复杂。因而设计之路是一条荆棘满布的崎岖小径,只有从行为本身,从心理需求本身,而不是从表象出发,才能产生出真正伟大和适用的产品。

孟澜婷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澜婷来自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是金融和英语双学位,现在是国际金融专业的硕士。她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并且不断挑战自我来发掘自己潜能。她在无意中发现了TED,深深地被其所吸引,从中受益匪浅,从而开始做TEDtoChina的推广工作。她希望能有更多的TED粉丝加入分享TED思想的行列,推动中国智库的建设,促进中国的进步。

相关链接:
Homepage: Don Norman’s website
菲利普·斯达克:深入思考设计
伊凡·贝哈尔:会讲故事的设计
保拉·安特那利:设计即艺术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菲利普·斯达克:深入思考设计  

菲利普·斯达克( Philippe Starck )是世界最负盛名的设计师之一,他的作品几乎涵盖了现代人生活中所涉及的一切,从宏伟壮观的纽约RoyaltonParamount饭店,到香港半岛酒店别具一格的Felix餐厅,从风格迥异的果汁压榨机到造型奇异的牙刷,他的创意一次次地让世人惊叹。他的设计中毫无故弄玄虚的高雅,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围绕着社会真实的需要。

今天的这篇演讲正如他的设计一样,充满了孩童般的烂漫与真诚。这篇演讲似乎丝毫无关乎设计。而斯达克正是在设计一些最简单的牙刷和椅子当中,从一个更深的角度思考着设计,并由此探求设计的使命以及生命存在的意义。

菲利普·斯达克的设计理念与很多著名的设计师不同。美国工业设计的鼻祖雷蒙德·洛威(Raymond Loewy)在上个世纪50 年代创始了媚俗设计(cynical design)的概念,他的名言是“丑物卖不好”(la laideur se vend mal),认为设计只是营销的武器。后来,设计界又出现了自恋设计(narcissistic design),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设计师相互设计给对方看。但是,斯达克的观点却是,设计物品不是为了物品本身,而是为了某个结果,为了人类的利益,为了要用它的人。

他开始追溯人类演进的历史。人类历史的核心在于物种的突变(mutation)。正是因为这些不断的突变,我们才能从四十亿年前的微生物转变为现在的人类。而这份关于突变的故事是属于我们自己这一代人的故事,这份故事唯美,浪漫,像一首诗一样讲述着我们的充满力量的生命。

这部有关人类的故事充满着智慧。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有视觉上的任务,我们需要抬高我们的视角。因为当我们的视角愈来愈高的时候,我们会看得越远,而对于我们突变的故事就更重要。就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人物一样,他们将视角放在浩瀚的星空或者远古的历史,放在深邃的哲学或者世界的迷思当中。而我们,也需要让我们的视角延伸于当下之外。

而这部人类的故事本身处于一种循环当中,有起有落,有文明也有野蛮。在文明的时代,我们有时间去思考,去谈及艺术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有的时候,我们却落入野蛮和阴影中。在这个时候,一切艺术的事物显得多余,因为这个时候占据主角的应该是政治以及战争。

所以,我们必须去努力完成我们的故事,让我们的文明写满了爱情,进步等等美好的事物。而我们的后代也需要继续创造新的故事、新的诗歌以及新的浪漫。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是我们必须要求我们的后代去发明属于自己的故事,发明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诗歌。

斯达克告诉我们的是,或许在过去,人类的演进仅仅意味着一种物质力量,我们跌跌撞撞地完成了四十亿年的突变和演进;但现在,这种更进一步的演进除了物质力量以外,还需要我们的同理心。我们的进步需要靠每一个人做出改变,需要我们在那种演进的物质力量之外,真正地去拥抱对全人类的同情心这种精神的力量。 这正如他最后所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试图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Then there are people like me, who try to deserve to exist)。”

本文作者:Ellen Cheng。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三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尼尔斯•迪夫里恩特: 座椅设计的浪漫情结

全世界第一张结合设计界与医学界的超经典人体工学椅Freedom Chair诞生于1999年,是设计大师尼尔斯•迪夫里恩特(Niels Diffrient)的作品。作为人体工学设计的开拓者,尼尔斯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审视人体与坐椅之间的互动,不断追求最令人舒适的设计。在2002年TED大会上,他和大家一起分享了他的设计情缘。

撰稿人介绍:
冯超

本文作者冯超(Hermione Chao)毕业于上海海洋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商学院。现居上海。热爱阅读、旅行、文化研究、社会公益。从关注创新的话题,发现了TED和T2C。继而被TED 上的活动和内容所倾倒,并结识了一大群怀有ideas worth spreading的朋友。回归对世界的好奇心,让我们生活更美好。相信,TED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尼尔斯的演讲从他5岁时一段浪漫的恋情开始,不过恋爱的对象不是人,而是飞机。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飞机作为可能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简直让小尼尔斯着了迷,他一刻都不愿停止对这个神奇的、能飞翔的“恋人”的迷恋。年幼的他发现绘画能让他近距离地感受飞机。于是他不停地画,将他对飞机的审美与热爱注入到绘画中。渐渐地,这种浪漫的体验仿佛注进了他的精神世界,成为他的一部分。

然而,尼尔斯不再仅仅满足于绘画,他想把想象中的飞机变成模型。这需要对飞行原理有更多的认识。于是,他开始学习航空学,并尝试将原先的绘画变成技术图纸,动手制作飞机模型。当他看到自制的飞机模型能在空中飞翔时,尼尔斯又感受到了那种恋爱般浪漫的感觉。

这一经历炼就了尼尔斯杰出的绘画技能,也促使他在之后的专业选择中从航空工程学转而学习绘画。之后,便开始了设计师的职业生涯。然而,25年的工作让他感到之前的浪漫体验在一点点消失。为了找回这份体验,找回自己的天真无邪和好奇心,尼尔斯辞去了工作,开始创业。

尼尔斯选择了办公室座椅作为设计对象。之前设计飞机的方法也可以运用到这里,不同的是,之前要考虑风力对飞机外形设计的影响,而现在要考虑人体对椅子外形设计的影响。尼尔斯认为对象的转变,需要他对新的对象进行彻底的重新学习和研究。演讲中,尼尔斯分享了他的做事方式。做飞机模型时,他会亲自完成所有步骤,从构思、制图、到制作、试飞。对于设计座椅,他同样从概念开始,从源头去开始探究办公室座椅到底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使用者对座椅有什么样的实际需求等等。

从这个角度出发,尼尔斯希望他设计的座椅能体现最大限度的人性化和智能化。最终,能够自动根据人体体重调节椅背倾斜度的创想诞生了。通过近十年的努力,尼尔斯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把人体工学椅。无论高矮胖瘦,也无须复杂的说明和调节工具,任何人都能体验到它的舒适。

尼尔斯对事物的观察和思考,不得不让人感叹他的智慧。演讲中,尼尔斯介绍了他对人体工学椅每个部件的研制过程和思考历程。比如,他观察到大多数椅子是固定形状的,无论谁坐上去都不得不去适应椅子,人们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座椅方式。即便有些可调节的座椅,还是要借助一些开关,使用起来不够方便。于是他想怎样能设计一把椅子,可以让椅子根据使用者的体型和体重地自动调整到最舒适的状态。

在设计的过程中,他反复尝试、改进,甚至让每一个弧度,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线条都达到极致,让坐在上面的任何人都能体验到最舒适的状态。令尼尔斯高兴的是,他又重拾了那份浪漫的体验。

了解了人体工学椅发明的过程,再看到这把椅子的时候,心中对它有了更丰富的感受。从设计说开去,假如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在每个步骤、每个细节用一种浪漫的心态和审美的角度去投入、去感受、去追求,那最后的成果也将是件浪漫的艺术品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设计,传统报纸存亡之曙光

“2043年春季的某一天,美国一位读者把最后一张报纸扔进了垃圾桶—从此,报纸就消失了。”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菲利普·迈耶,在他的新书里《正在消失的报纸:如何拯救信息时代的报业》的这个预测,在报业界引起轩然大波。传统报纸从黑白时代走到彩色版面,中间还要面对来自着无线广播,电视等诸多媒介的竞争,不但没有消亡,反而是艰难地延续着它的生命周期。而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成熟,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的灵活和多元化,传统报业真的被逼到走向消亡的边缘了吗?

来自波兰的报纸设计师加塞克·优特古(Jacek Utko)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他对报纸的设计,拯救了传统报纸衰败的命运。如今,人们可以看到报纸正以全新质感焕发生机。

TED.comJacek Utko designs to save newspapers该视频已有中文翻译

伴随着多方媒体形式的夹击,人们对报纸未来的看法似乎越来越趋向于消极层面,塞克·优特古分析道,你必须为购买报纸掏钱,得为期间涉及的环保环节买单,定位不准的报纸还会令人心生厌烦。的确,不仅报纸的容量局限于版式大小,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一叠纸,而且出版的内容交付到读者手上时往往难以确保其时效性及价值性。抛开怀旧情结和个人偏爱习惯不说,未来报纸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刚刚涉及报业美编工作的优特古对这样的夕阳产业也是显得非常的沮丧,报纸无非就是承载文字消息的物理媒介,尽管有时会配上图片。人们会怀疑一板一眼的报纸怎能呈现设计美感,苦于这点的优古特在一次观看马戏团表演时意外找到了灵感,他将手头上的报纸进行重新设计,一份一份来。新的报纸呈现给读者的不再是干巴巴的文字消息和那么几幅图片,读者通过视觉感官接受到的,是设计师的诠释世界的想法概念,是独特的充满活力的思维。从接收文字到接收概念的升华,给报纸的内容注入全线生机。正如优特古所说的,我们打造的不是报纸,不是杂志,而是海报。先前从事于建筑业的他还大胆地将功能与形式( function and form)的建筑概念融入报纸设计中,这样一来报纸改变的不仅是外观,连整份报纸的质感都改变了。

来自东欧各国的设计奖项肯定的了优特古的业绩,而报纸销量的上升也让那些认为传统报纸在苟延残喘的人奉上一记有力的反击。最后优特古在总结自己成功“挽救”报纸经历中学习到的亮点:

第一,设计改变的不单是产品、工作流程,甚至能拯救公司;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谋事在人,成事也可以在人。放飞灵感和想象力,下定决心去做,每个人都可以成功。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Jacek Utko Home page
在TED2009年上对Jacek Utko介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保罗·本内特: 细节中的魅力设计

本周的周四专栏为大家带来的是保罗·本内特(Paul Bennett)2005年在TED上关于设计的演讲。

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简介
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提到“设计”二字,很多人想到的是宏伟的建筑设计,精致的室内设计,抑或是华美的服装设计,然而著名设计公司IDEO的创意总监保罗.本内特先生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常被人们忽视细节上。“通常,能够产生影响的并不是所谓大手笔制作,而是那些细微的、个人的、与人们生活紧密联系的小想法。”保罗先生如是说。而正是运用这样的设计哲学,IDEO成功吸引了世界上最“大”的客户,如百事可乐、宝洁、三星等。2005年,保罗.本内特作为演讲者参加了TED在英国举办的年度大会。在其演讲中,他对于自己及公司“整合零碎小点子从而构造完整创想”的设计理念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站在需求者的角度看问题”

曾有一家医疗中心请IDEO公司为他们描述住院病人的感受。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一份包含各种复杂的组织图表和系统结构的报告才是专业的答复,然而,IDEO另辟蹊径,让一名员工模拟病人并手握摄像机躺在病床上以体验病人真正的世界。录像的结果简单却又引人深思--画面从头到尾除了光秃秃的天花板外空无一物。因此,医院放弃了做宏观的、系统性改变的想法,而是从一些细节着手改善病人的生活环境。例如,医疗中心在推床上安装了脚踏车后视镜,使得患者能够在移动过程中与医护人员进行有目光接触的交流。另外,医院美化了墙体、地板,当然,还有天花板,使这一切看起来更有趣也更个性化,病人的生活从此丰富了很多。

保罗·本内特总结道,许多能够产生伟大发明、设计的想法并不新颖,但需要人们跳脱生活中的常规性思维,站到需求者的角度看问题。琼·冈茨·库妮就是发现女儿一边复习考试一边看电视而制作了家喻户晓的幼儿教育节目《芝麻街》, 马尔克姆·马克林也是在发现搬运工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将运输箱搬上轮船后发明了船运货柜。可见,问题本身也就是解决的方法。只要我们能够换一个视角去看问题,这些生活中看似平凡的细节或许能够给人带来很多新的发现。


TED.com: Paul Bennett finds design in the details 该视频已有繁体中文翻译

“一个手势带来的人性化设计”

细节有时也可以体现在一个小小的手势上。曾有一家设备生产商请IDEO为护士设计一个可以在进行骨髓穿刺时输入诊断数据的仪器。而在观察了护士的工作后,IDEO发现,为了安抚病人在穿刺时忍受的巨大疼痛,护士往往需要握住病人的手,这样一来,常见的双手数据输入器变得非常不实用。因此,IDEO最后设计出的产品上安装了拇指轮,使得护士能够进行单手操作。

显然,对细节的关注不仅能给我们带来改变人们生活的想法,还能让产品变得更加人性化。假想如果当时IDEO公司忽略了这个细节,双手输入器不仅给护士带来很大麻烦,甚至可能加重患者的病痛。

“用新鲜的眼光看世界”

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各种各样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却从未想过要去打破陈规。比如,为什么牛奶盒子是方形的?事实上它并不一定要如此,只是有人这么做,我们也就跟着做。而一个好的设计师,却需要用一种新鲜的眼光去看世界。

保罗·本内特有一个朋友,是宜家(IKEA)的设计师。他的老板希望他按照宜家最畅销的比利柜为儿童也设计一个相应的产品。然而,通过观察,这名设计师发现其实孩子们与大人收纳东西的习惯完全不同--桌子下、物品上都是他们的空间。因此,站在儿童的角度,他最终设计出一个通过桌下悬垂夹来收玩具的新玩意。
事实上,生活中存在形式的并非是唯一的。通过让我们的大脑回到初始状态,用孩童的目光看世界,或者设身处地地从对方角度出发,我们必能创造很多打破陈规的东西。

保罗·本内特的演讲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虽然生活中,并不是人人都是职业设计师,但只要我们关注细节、敢于创新,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生活的设计者。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Voices-IDEO http://www.ideo.com/thinking/voice/paul-bennett
蒂姆‧布朗:创造力和游戏
大卫·凯利: 卓越设计, 以人为本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蒂姆‧布朗:创造力和游戏

这个月的周二专栏将围绕创意能力的养成展开,介绍相关TED talks。本周二的”今日TED演讲”(Tuesday@TEDtoChina)专栏发布的是自由撰稿人冯超 (冯超)的一篇TED.com演讲简介。她将为大家介绍IDEO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布朗(Tim Brown)在2008年TED 伙伴Serious Play这一会议上的一个演讲,揭示了游戏与创意之间的关联。

本文作者冯超(Hermione Chao)毕业于上海海洋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商学院。现居上海。热爱阅读、旅行、文化研究、社会公益。从关注创新的话题,发现了TED和T2C。继而被TED 上的活动和内容所倾倒,并结识了一大群怀有ideas worth spreading的朋友。回归对世界的好奇心,让我们生活更美好。相信,TED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在看演讲前,你可以先参与一个小实验。请准备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出门找个陌生人,请求为他在三十秒内画张画像。

如果你这么做了,回想一下,你开始画像前,是否对被画者说了“对不起”、“不好意思”之类的话?如果你没有这么做,你会不会感觉这样做会感觉有点难为情?或者觉得这样做不合成人的正常生活?再回想一下你去游乐场的经历,是不是会看到那里的孩子们能快速投入其中,兴奋地享受各种游乐设施;而大人们却显得较为拘束,好像如果像孩子们一样无拘无束地游戏会受到异样的眼光和评论?而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游戏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游戏对我们创造力的发展有怎样的作用;设计者怎样利用游戏的方式来催化灵感,解决问题,不断创新?

蒂姆‧布朗(Tim Brown),以“创意与设计”为核心的IDE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通过长期对设计、创造、游戏、儿童行为等领域的观察和研究,在2008 年的Serious Play大会中,和大家一同分享了关于创造力和游戏的密切关系。

之前的实验,已经在不同情况下做过很多次。结果证明,成人往往为在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构想感到难为情,害怕遭到嘲笑或批评。而正是这种害怕让人的思想变得越来越保守。在对儿童行为的研究中,蒂姆‧布朗(Tim Brown)发现,只要让孩子们在一个安心、值得信任的环境中,他们就会越尽兴地去玩。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成人。IDEO的创办者当初正是抱着一种让所有员工都成为他的好朋友,员工们信任他,可以自由大胆地提出各种新奇的冒险的构想。目前,公司已有550多名员工。

想象一下,如果大家在一个车厢型会议室里讨论开会和在一个正式的会议室开会,哪个环境会让你更有和大家交流,发表自己观点的欲望?哪个环境下会帮助你想出更多的好点子?演讲中,提姆介绍了博布·马金测试迷幻药物对创造力影响的实验。这一实验说明,成人如果能暂时忘记那些所谓应有的规则限制,身处完全放松自由玩乐的状态,会解决很多棘手的难题。为了鼓励员工用一种游戏的方式创造新的构想去解决问题、大胆设计,IDEO公司的墙上挂着“延后判断”和“追求数量”的标语。英雄所见略同,比如在Google的办公室中常常充满了各种能激发员工回归儿童游戏状态的设计,像瑞士办公室里的滑梯。这样的设计能帮助员工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打破常规,创造出新的构想和思路。

对于一些实体产品,怎样利用游戏的思维创造出更好的方式提出解决方案呢?提姆认为实际动手建造模型比用口头的叙述能更好地激发出更具建设性的跨领域交流、更快地提出解决方案。他举例说一位护士利用油土模型,直观具体地描述了一个手持信息系统的用途,技术人员也清晰地理解了她的需求,从而很快便达成了一个双方满意的方案。

对于一些非实体的服务或者体验,则可以利用角色扮演的方法。即设计一个真实的环境空间,让人物在其中互动,深入体会那个环境下或者时间历程上的经验感觉。通过对儿童行为的研究,提姆观察到,孩子们模仿大人们的模式玩过家家这样的游戏,从而能很快了解社会互动的规则,同时也能很快发现不符合这些规则的行为。成人已经有了很多内化的体验,在角色扮演的过程中,可以很快体会到某种互动方式是否可行,甚至直接就能演出解决方案。对于设计师来说,把自己投身于某项经验中深刻体会,也许会得到灵感。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在遇到问题时,也同样可以模拟场景,角色扮演,体验出一个解决方案。

蒂姆‧布朗(Tim Brown)在演讲的最后指出,要像小孩般在游戏中创造。同时,他强调游戏并不是乱无章法的。尤其是团体游戏中,如玩警察抓小偷,大家是依照着彼此同意的规则来游戏的。如果在这个环境里,有人对某些规则会感到不舒适,那他在这个环境中将失去信赖感,不会尽兴,更不会创造了。另外,何时玩也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我们可以选择进入或退出游戏,在设计中也有发散和收敛的模式。严肃和游戏并不对立,两者可以兼而有之。

游戏与创造,不妨现在就模拟个儿童游乐的场景,去体验一下吧~

相关链接

TED 伙伴计划 Serious Play 会议:
菲利普·罗斯德勒: 漫谈“第二人生”
宝拉·雪儿: 好的设计是认真的,但不严肃

其他相关稿件:
大卫·凯利: 卓越设计, 以人为本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珍妮‧班娜斯: 仿生学进行时

今天发布的是志愿者张朝杰关于“仿生学”的稿件。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而我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张朝杰的联系方式:
email: gongchangzhaojie@yahoo.com
人人网(张朝杰,北京市,清华大学)

“仿生学”顾名思义就是模仿自然界中的生物而进行设计和制造,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呢?不妨来听一听创办了非盈利性机构“仿生学研究所”(Biomimicry Institute)的珍妮‧班娜斯(Jaine Benyus)的解释。


Janine Benyus: Biomimicry in Action

她开门见山就说到,“我们生活在一个智慧的星球,而我们的周围充满了天才。”这里的“天才”当然是指自然界里的各种生物。鸟流线型的外观给了人们子弹头列车设计的想法,而其实自然界还有更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以建筑为例,生物中有杰出的建筑师黄蜂,它的家——蜂巢,漂亮美观,而且结构紧凑,在用地日益紧张的今天,也许我们能从它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而另一位非常有环保意识的建筑师珊瑚,则完全使用二氧化碳来建造它的住宅,这种先进的环保理念可不知领先了人类多少万年。也许有人会杞人忧天地问二氧化碳造的房子会不会像泡沫一样消失?碳酸盐矿物就是来自二氧化碳的,中学化学课本里面我们就学过坚硬的大理石就是碳酸盐,所以只要我们保护好环境,没有酸雨的侵蚀的话,这样的建筑应该是很坚固的,君不见珊瑚所建的城堡能成岛成礁。

我们还能够学习和利用植物的“蒸腾作用”来构建住宅水管系统,向电鳗学习如何更好的隔离电源。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有新的住宅设计的憧憬了?

自然界中的不少设计轻松并且远远地胜过人类目前的努力。抗生素的出现不过百余年的历史,而鲨鱼表皮的特殊结构却一直保护着它免于细菌附着。试想如果我们能够将这种结构运用于医疗设备中,那消毒的成本是不是会大大降低,而防菌的效率却会大大提高。

人类非常费力通过修建火电厂,水坝和风车等来获取能量,而植物每天轻轻松松地通过光合作用高效产生能量。实际上,光合作用的效率比人类最先进的太阳能技术要高很多。所以,我们不妨一方面直接利用植物的光合作用,比如通过农作物的种植来利用太阳能;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加强对于光合作用机理的科学研究,将其运用于太阳能电池的设计当中。

自然界中不仅有能高效利用太阳能的植物,更有无数的纳米专家。实际上,所有的生物体内都有很多纳米结构和纳米应用,很多细胞内的分子机器都是在纳米尺度工作。在科学界,有很多关于纳米制造和纳米材料安全的考虑,我们不妨多去研究和参考,各种生物是如何实现这些纳米结构的制造并且安全使用的。

当我们在尝试各种方式改进发动机动力和效率的时候,纵意于花丛间的锋鸟的一对小翅膀的煽动频率就让我们望尘莫及;我们要使用昂贵的过滤膜来获得干净的水,而每时每刻我们细胞表面的水通道就能自动滤过水分子,拦下盐离子;甲虫使用一种材料就能够制造达到防水,结实,透气和有弹性的外壳,而我们为了制造简单的薯条包装袋都要七种材料才行。

所以,作为设计者,人们应该先问自己一个问题,“大自然是如何做到的?”如果你认同这个观点,不妨在你的设计工作中加以考虑,而如果你对这个仿生学研究所的东西感兴趣的话,下面是他们的链接。

相关链接:

仿生学研究所:http://www.biomimicryinstitute.org/

师法自然:http://asknature.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凯利: 卓越设计, 以人为本

本周二的”今日TED演讲”(Tuesday@TEDtoChina)专栏发布的是自由撰稿人马凯泽(Jackie Ma)的一篇TED演讲简介。他将带大家一起来回顾大卫•凯利(David Kelly)早年的一段有关人本设计的TED演讲。马凯泽毕业于广东外国语大学,了解宗教,尤其是佛教、基督教,也关注世界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他喜欢音乐、电影,武术、瑜珈、舞蹈等肢体艺术。2009年12月5日他参加TEDxGuangzhou时,深受演讲人朱平提到“志者筑之,应者趋之”的口号所感染,继而作为自由撰稿人加入了TEDtoChina。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大卫•凯利(David Kelley)是著名设计公司IDEO的联合创始人,以创新和以用户为本的设计闻名全球。 同时,大卫在斯坦福执教已有25年,现在领导该大学设计学院d.school,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跨领域整合能力的设计者。IDEO是享誉世界的设计公司,尤其以工业设计著称于业界。我们曾在2009年10月15日发表IDEO公司的CEO蒂姆‧布朗(Tim Brown)在TED Global 2009大会上的演讲《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今天介绍的是大卫在2002年TED大会上的演讲。在产品高度同质化的今天,产品设计的重心已从对硬件的关注逐步转移到对用户体验的关注。 当人本主义(Human-Centered Design)的思潮席卷设计界,创意的灵感越来越多地来自于用户,创新者也更需要走出实验室,设身处地地体会用户需求,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

大卫•凯利早在1982年就为苹果电脑设计出了第一个鼠标,Palm V掌上电脑和宝丽莱I-Zone相机也均出自大卫的IDEO公司。有些设计师追求视觉、感官的冲击力。无论其风格为光彩炫丽还是极简质朴,都是为了效果。而另一种设计师则以人为中心,充分考虑到人性特点和行为习惯。大卫在他的演讲中,例举了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设计方案。


TED.com: David Kelley on human-centered design

大卫及其团队曾为伦敦科学博物馆设计了一面具有交互功能的墙,其目的是使参观者的反馈可视化。来博物馆参观的人们,会给一些反馈, 把这些反馈显示在墙上,这样所有的人都能看到。 这种设计充分利用展馆的空间,实现了反馈实时共享。

大卫还提到了他的好朋友、马丁•费舍尔(Martin Fisher)创建的ApproTEC项目。几年来,这一项目在肯尼亚启动了19000个公司,仅是销售部分就创造了30000个工作机会。 在这个项目里,大卫及其他设计团队设计契合肯尼亚生产、生活状况的产品,然后交付肯尼亚的生产商进行制造。现在,这些产品的销售已经占到肯尼亚GDP的6%。

从马斯洛需要层次论的角度看,物体、空间方面的设计满足了人的生活需求,外观方面的设计满足了人的审美需求,着眼于人类发展的项目设计则是为满足人类发展自我的需求而出炉的。而最可贵的是把环境保护、人类可持续发展也考虑在内的设计。


照片来源于Flickr

在看完2002年的这个有些旧的TED演讲之后,我建议大家继续浏览IDEO网站,感受Human Centered Design理念的最新进展。在2009年7月,IDEO发布了一系列的HCD工具包,致力于将Human Centered Design的设计思想推广至非赢利和社会创新领域,这些资料全部免费提供下载。由此可见,以人为本的设计,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狭义的用户体验的设计方法论上,对于IDEO而言,这已经上升到了一间设计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层面。同样,你可以阅读《[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了解他们如何理解“设计改变世界”。

张振辉在TEDxGuangzhou上为我们揭秘2010年世博会中国馆。便捷的馆内设计让人享受现代物质文明带来的便捷和舒适;它艺术气息浓厚、富有中国文化内涵,在满足人的审美需求方面堪称佳作;开创性的空间结构、视野交接使人的空间想象力无限延伸;在环保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馆因其独特设计,能充分利用自然风,当炎热的夏天到来时,馆内的参观者还会感受到习习凉风。

新世纪新展馆的设计者灼灼,而世博会这一项目的设计者亦如奥运会等重大项目的设计者一样堪称明哲。在环境恶化、经济颓靡的今天,希望更多富有创意的设计能造福于民。

相关链接

FastCompany: Open-Source Innovation: IDEO’s Human-Centered Design Toolkit

IDEO: Human Centered Design Toolkit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INNOGOOD: 设计师如何改变世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