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跨文化

纳伊夫•阿尔-木塔瓦: 来源于伊斯兰灵感的超级英雄们

纳伊夫(Naif Al-Mutawa)是纽约长岛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博士, 他与一群艺术家和作家携手策划了名为《99英雄》的系列漫画。该漫画系列以伊斯兰教为背景,讲述了99个超级英雄的故事。纳伊夫在作品中展示了穆斯林传统,宽容及文明的价值观,旨在为当今的青少年朋友们树立起积极的英雄榜样,告诉他们应该如何正确地面对与战胜邪恶。今天我们就为大家简介纳伊夫上个月在TED大会上所作的演讲。

你是否能想象到,在十月份,美国的正义联盟漫画英雄团队将和99英雄团队合作,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跨文化对话。届时,美国动漫中的经典人物如蜘蛛侠和超人等也会与99英雄中的人物携手。

为何要以伊斯兰作为动漫故事的背景呢?纳伊夫解释说,我们可以看到,超人,蜘蛛侠这些超级英雄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比如很早失去父母,都是从神那里得到天启等,而这些特征正是圣经中的人物也具有的。所以我们认为,如果要去创造一些积极的,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能引起共鸣的故事,就必须将它与一些人们熟悉并在意的东西结合,比如宗教。这样一来,那些想利用宗教图谋不轨的人,便会被人们视为那些传递错误信息的坏人。我们只有去传递一些正面的思想才能摆脱消极思想的干扰,这就是《99英雄》的创作初衷。99代表了真主阿拉的99种美德(美名),如慷慨,仁慈,具有远见等,这些普世的价值观无关宗教,就算是无宗教信仰者也一样会表示赞同。


TED.com:Naif Al-Mutawa: Superheroes inspired by Islam

历史上的公元1258年,蒙古人占领巴格达并将巴格达图书馆中的书籍全部扔到了底格里斯河中。纳伊夫改写了这段人们世代熟知的历史故事,并以此引出了99个超级英雄的诞生。他们化身于99个石头,传说这些石头与一种化学试剂结合,便能拯救书籍中的文化与历史。这些石头经过系列的命运周折,最后在世界范围内分布开来。所以在2010年,就有了来自世界99个国家的99个英雄们的故事。

纳伊夫还介绍了他所设置的一些基本“游戏规则”。第一,石头选择了它希望赋予功能的人。第二,当人们第一次得到石头的时候,都是处于私利而去使用它,不过最后他们的力量也被别人所需要。第三,这99个石头都有自我更新功能。最后,99个英雄战士都是三个三个一起作战,纳伊夫认为在各种文化中数字三都有重要的意义。

自2006年一月份纽约时报用整幅版面对这部漫画进行介绍后,《99英雄》与纳伊夫本人如今已经名扬国内外。伊斯兰也有了自己的动漫,并且已经被译为8种语言。不但如此,《99英雄》还被制作成了3D动画并将在全球范围内播放。

如果你认为《99英雄》关乎科技,娱乐,或是设计,那么你只答对了一半。作为五个孩子的父亲,纳伊夫关心的是谁会成为孩子们的榜样。纳伊夫看见在自己的国家,宗教正在被人利用,他也听说过太多有关人们被他们所崇拜的英雄所利用或迫害的故事。更让他感到痛心以及需要警惕的是,如今许多科威特的孩子们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极端的群体。

纳伊夫认为既然纳粹德国能够将基督教十字架变形为铁十字勋章,他也可以将孩子们身上的自杀炸弹变形为99个超级英雄。

在如今我们身处的世界里,一个对于本地人稀松平常的文化符号都可能被外人误解,而宗教也可能被居心叵测的人赋予本身不属于它的意义。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还是需要超人和99英雄们。

相关链接:

萨米·奥贝德-切诺伊:人肉炸弹学校一瞥

丹尼尔·丹尼特:论危险的模因

四海一家的仁爱之道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by 余恺

是思想决定语言?还是语言决定思想?

这是我在教考研英语写作的时候,第一节课提的问题。大多数学生的回答,是思想决定语言,怎么想决定怎么说、怎么写。

暂且不谈这个问题本身存在非此即彼逻辑谬误。思想决定语言只是幻觉。实际上,往往是话语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再决定我们的语言。

例如,当我们在谈到非洲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在尼日利亚女作家Chimamanda Adichie题为《单向度叙事的危险》的TED演讲中,提到她在美国的遭遇:刚到美国读大学时,同宿舍的美国同学惊讶于她流利的英语,她哭笑不得,要知道尼日利亚的官方语言就是英语;美国同学想听听尼日利亚的部落音乐,Adichie欣然拿出一盘录音带,听了之后美国同学大为失望,原来非洲的部落音乐就是Mariah Carey的歌。

在尼日利亚内战结束的七年后,Adichie出生在当地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是一名管理人员。良好的家庭背景让Adichie自小就爱上了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其中大多数是英美文学。对阅读的热爱是很多作家的共同童年回忆,小Adichie七岁的时候开始模仿所读的故事写作,在她稚嫩笔触下的人物都是蓝眼睛、白皮肤,在雪中玩耍,喜欢吃苹果,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天气:“今天的阳光是多么宜人”。


TED.com: Chimamanda Adichie: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尽管尼日利亚从不下雪,人们喜欢吃热带水果比如芒果而不是来自温带的苹果,天气从来不是一个话题,而阳光从不宜人。是Adichie所阅读的英美童话中的语言塑造了小Adichie的思想。

Adichie长大后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还获得过麦克阿瑟天才奖。但在美国的遭遇让她意识到美国人心目中非洲的形象就是“美丽的风景、漂亮的动物、难以理解的人们、无休止的战争、极度的贫苦和艾滋病、无法自我表达、等待拯救、被白人拯救。”

而在美国的经历对Adichie的另一个影响是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非洲人,而在之前,她认为自己是尼日利亚人。在大学上课的时候,每当非洲被提及,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身上,不管提及的主题是纳米比亚还是埃及,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我能够给出解释。在美国人的心目中,非洲的国家线模糊一片。

美国人对非洲的想象是美国大众传媒的话语影响的结果。在美国主流的电影和电视系列中,非洲的影象被简单化、固定化和符号化。无论是《战争之王》还是《黑鹰坠落》中非洲连绵不断的战争、还是《迷失》中来自非洲的人物MrEko,都不断单向度地强化非洲的形象。诚如Adichie所言:“我不认为如果你可以通过看电影的方式了解非洲,比如从Leonardo DiCaprio的《血钻》中了解塞拉利昂。”

单向度描述单一化了人们的思想,让观者失去了全面的图景。而在麦克卢汉所言“媒体即信息”的时代,缺乏深度思考让人们甚少质疑和反思媒体的正确性。话语产生的同时伴随真理的产生,掌握话语的权力即意味着掌握产生真理的权杖。

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中引用马克思表述农民阶级的困境的语言描述西方语境中的阿拉伯世界,同样适合于在全球化语境中沉默的非洲人:“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或许从作家莫言不久前在法兰克福书展中的主题演讲的故事中可见端倪:

一百多年前,德国人占领山东。中国人传说,这些人没有膝盖,只要用竹竿捅倒,就再也爬不起来。另外,他们的舌头是分叉的。后来我带着几个德国留学生回乡,爷爷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说,原来德国人是有膝盖的,舌头也没分叉。我随即询问德国留学生,你们的祖辈对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是什么印象。德国朋友说不出来。我跟他们讲,自己曾在意大利看过一幅画像,里面的中国人住在树上,垂着长长的辫子,脸颊像鸟。

妖魔化话语的反面是虚幻的美好化。在2004年西班牙瓦伦西亚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批判话语分析学术大会上,来自西北师范大学的Liu Yongbin提交了一篇关于中国小学教育课本中的话语分析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Liu先生分析了中国小学1年级到6年级语文共12册303篇课文,归纳总结了五种话语模式:美丽的自然风光、伟大的文化和人民、勤劳和牺牲精神、幸福的生活,而处于话语中心体系的是对祖国的热爱。

按照本尼迪安德森的说法,所谓国家,就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国家的国民以文本话语和媒体话语的方式分享着共有的想象。而教育,无非是通过文本的学习,强化国民的身份认同。这本无可厚非。

刘老师在论文中提出的真正问题是: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中,贫富差异、生活的艰辛、社会的不公、腐败现象,与课本中所描述的美好存在巨大的落差。是否应该在教育中,渗入一些批判性的思维,对现实的描述,让孩子们在离开课堂,回到家里,面对生活的艰难,还有勇气和奋斗的决心,避免在课本话语所引导的美好想象与残酷现实的对比中对教育产生不信任进而孕育出犬儒的态度?

无论是负面简单化的话语或是过分的美好化的话语,背后都隐藏着权力的意志。法国理论大家福柯在穷尽毕生的精力研究现代社会中话语、知识、真理和权力之间的隐匿关系后,指出:“问题不在于改变人们的意识,即人们头脑中的东西,而是在于改变有关真理生产的制度、政治、经济规则。”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简介
2007TED非洲大会专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