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软实力

沙希·塔鲁尔:印度的软实力与印度未来

今天发布的是现任印度外事部部长沙希·塔鲁尔(Shashi Tharoor)在2009年的TEDIndia大会上所作的一个关于他心目中的印度以及印度之未来的演讲之全文翻译。

演讲链接:www.ted.com/talks/shashi_tharoor.html
中文译者:Ellen Chen
校对:Tony Yet


Shashi Tharoor: Why nations should pursue “soft” power

作为一个印度人,现在是一个政治家和政府官员,我变得很尤其关心我所听到的那些关于印度的天花乱坠的宣传,所有的人都在谈论印度会成为一个世界领袖,甚至是下一个超级大国。实际上,我的新书《大象、老虎和手机》的美国出版商在书名下面加上了一条无端的副标题:“印度:21世纪的大国”。但我不认为印度是那样,或者它应该是那样。

事实上,真正让我担心的是,世界领袖这个概念本身对我来说是异常陈旧的。这让人联想起007的电影和吉卜林(Kipling)的诗歌。那么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世界领袖呢?是人口吗?如果那样,我们不久之后就会成为世界第一,我们会在2034年超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是军事实力吗?我们有世界上第四大的军队。是核威慑能力吗?我们知道我们有这样的能力,美国人已经在一个合约里承认了这个问题。是经济吗?以购买力平价计算,我们是世界上第五大经济体。而且我们还会继续增长,去年当世界遭遇危机时,我们的经济增长率却是6.7%。

但是,不知何故,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都不会让我认为觉得印度为21世纪做出了真正的贡献。我在想,未来印度会怎么样,是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还是其它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实力的例子,印度文化吸引别人的实力,当前的人们喜欢叫它“软实力”(soft power)。

软实力这个概念是由哈佛大学的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提出来的,他也是我的一个朋友。这个概念其实很简单,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说简单一点,它实际上是指在文化、政治价值以及外交政策上一个国家吸引他人的能力。

所有的国家都在做这件事情,他最开始就是在写一些国家,但我们知道比如法拉系联盟就是关于法国软实力,还有英国文化委员会。北京奥运会也是中国实施其软实力的一个例子。美国人有美国之音以及富布赖(Fulbright)奖学金。但是,事实上,可能好莱坞、MTV和麦当劳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比任何政府行为都多。

所以软实力应该是那些一部分是由于政府,但是由于政府的作为无关。在我们生活的信息世代,或者我们可以将之成为TED时代,我想说国家都在不断地被全球公众所评论,而公众的信息来源包括网上新闻、电视图像、手机视频、电邮信息,换句话来说,我们可以通过各种通信设备了解一个国家的信息,不管这个国家是否在意人们获得怎样的信息。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拥有软实力意味着你必须是联网的。可能有人会说说印度已经拥有了惊人的信息链。我觉得你们已经听说了一些数字。我们每个月会售出1500万手机,目前在印度,印度人手中有5亿900部手机。这让我们的手机市场比美国还大。实际上,那1500万部手机构成了世界上最庞大的信息连接,是其它国家,包括美国和中国都在通信史上都未曾建立起来的。

但是,你们当中有人没有意识到到的一点是我们是如何达到这个水平的。大家都知道,当我年幼的时候,电话是稀缺之物。实际上,它们是如此稀缺,以致于只有当选为议会成员才有权利分享到那15条电话线。如果你有幸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或者一位有影响力的记者,或者医生,或者其他有影响力的人,你才可以获得一部电话。但是,有的时候它只是呆在那里。我在加尔各答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就默默地注视着前面门廊的那个器械。但是,一半的时间,我们都会捡起来,脸上充满期待,然而根本就没有拨号音。如果有拨号音,你拨了一个号码之后,3次中有2次你不可能拨通目的地。实际上,“错误的号码”比“你好”更加频繁。如果你想要连接到另一个城市,比如说从加尔各答到德里,你必须预定一个叫长途电话(trunk call)的业务,然后在电话旁边守候一天,等着它开通。或者你支付8多的价钱,买一个叫做闪电呼叫(lightning call)的东西。但是,闪电呼叫在那个时候也非常慢,一般来说,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接通。

事实上,我们的电话服务是如此的糟糕,我们的一个议员在1984年站起来抱怨这个东西。那个时候的通信部长以一种颐指气使地方式回复了他,说在一个发展中国家,通信是奢侈产品,而不是一项权利,政府没有义务提供更好的服务,而如果有人对他的电话不满意,他可以将它退回,而在印度,有长达八年之久的等待名单。

现在,今天发展速度之快,就像你所看到的,每个月1500万部手机销量。但是,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些手持手机的人。你知道,如果你在访问德里郊区的朋友,在路边,你会看见一个推着16世纪设计的运货马车的人,挥舞着可能是18世纪发明的燃煤蒸汽电熨斗,它被称作Isthri Wala。但他还带着21世纪的工具。他携带者手机,因为大部分来电是免费的,这就是他从邻居那里得到订单的方法,知道到哪里去收集衣服,让他们熨衣服。

有一天,我在我的家乡喀拉拉邦。我在一个朋友的农场里,距离城市20公里。那天天气很炎热,他说,“你想喝点儿新鲜椰子吗?”这也是在热带的酷暑里,能喝到的最有营养且令人舒心的饮料,所以我回答,“当然了”。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声音,“我就在附近。”而且就在最近的椰子树的顶端,一个手里拿着斧子,另一个手里拿着手机,是一个本地卖椰子汁的人。他从椰子树上给我们带来新鲜的椰子汁。

渔民们即将出海之前,拿出他们的手机。当他们捕到鱼之后,他们就会给沿海的所有集市打电话,找到可能最好的价格。以前,农民们需要花费半天的时间来确认哪儿的集市是开放的,如果开放,那么今天的收成能否脱销,能卖到什么样的价钱。他们一般会派一个8岁的小孩,一路跋涉到集市上获得消息,然后回来,之后他们才装车。可是今天,半天的疲于奔命已经可以直接用两分钟的电话解决了。

这种获得权力的底层就是印度信息连接的真正结果。这种转变是印度当前发展方向的一部分。但是,这不是唯一的。你们都知道宝莱坞,我对宝莱坞的观点可以用两只山羊在宝莱坞垃圾场的故事概括,当然这可能不太准确,请原谅。它们咀嚼着宝莱坞工作室丢弃的一罐电影胶片。第一个山羊,咀嚼着说:“你知道,这部电影不错(Film:双关,指胶片的味道)。”第二个山羊说:“不,书的味道更好些。”

我倾向于认为,书通常更好,但是,话虽如此,事实上,宝莱坞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着印度的某些特性和文化,不仅是那些在美国和英国生活的印度侨民,而且也走到了阿拉伯人和非洲人,塞内加尔人和叙利亚人的屏幕。我在纽约碰见一位年轻人,他的母亲是一个生活在塞内加尔的村庄的文盲,每个月她都会乘车去首府达喀尔市,仅仅是去看宝莱坞的电影。她无法理解对话内容。她是文盲,因此她读不懂法文字幕。但是,尽管有这些障碍,她仍然可以理解这些电影,她开心地欣赏着音乐、舞蹈以及电影里的动作。结果就是,她从宝莱坞电影的明星那里获得了关于印度的印象。

这种例子正在不断发生。阿富汗,我们知道那里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问题,成为了世人的关心焦点。印度在哪儿没有军事需求。你们知道过去七年里印度在阿富汗最大的资产是什么吗?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你不可能在晚上8:30给阿富汗人打电话。为什么?因为那个时段正在播放印度的肥皂剧,配上印度手纺纱棉毯,在Todo T.V 上转播。它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每一个阿富汗家庭都想看。在8:30,他们都会停止做其他事情。有报道说,婚礼会被中断,以便让客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等电视剧完了之后才,众人才将注意力转回到新郎和新娘上。路透社有篇新闻报道称,在8: 30,犯罪率会上升。这可不是印度的政治宣传,而是一家英国通讯社的报道。说的是小偷是如何在马扎里沙里夫市(Musarri Sharif)偷取汽车挡风玻璃雨刷、轮毂、侧视镜以及任何可以活动的部件,他们都可以在8: 30的时候找到,因为警卫们都忙着看电视,而不会在意商店。之后他们会在挡风玻璃上涂写在该节目的女主角,”Tulsi Zindabad”,” Tulsi万岁.”

那就是软实力,印度正是在发展中通过TED中的 “E” 字母(Entertainment:娱乐): 它的娱乐业。还有很多其它的例子,但当然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但对于我们的舞蹈,音乐,艺术,瑜伽,印度草医学(ayuryeda),甚至印度菜来说,这些都是事实。我是说,我第一次出国留学的时候,在70年代中期,印度餐馆在不断扩散。现在我看到的是,在欧洲或北美的中小城市里,你不可能找不到印度餐馆。它可能会不尽人意。但是,以英国为例,英国的印度餐馆雇员人数已超过了其煤炭开采、造船和钢铁工业雇员的总和。所以,大英帝国还有能力反击吗?

但随着对印度意识的增加,以及你们和我,还有其他人,比如像阿富汗的故事,是信息时代中重要的东西,它们让我们认识到,在当今世界,足以制胜的不是强大的军队,而是一个拥有更精彩的故事的国家。印度是,而且必须是,在我看来,一个有很多精彩故事的国家。陈旧固定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我是说,又一次,作为在70年代去美国留学的学生,我知道当时印度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如果有形象这个东西的话。

今天,在硅谷和许多其他地方的人们都在谈论印度的IIT(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他们给予它与MIT同样的崇敬,这有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有一个朋友,和我一样主修历史,曾在阿姆斯特丹的斯希普霍尔机场,被一个很焦急的欧洲人纠缠,“你是印度人,你是印度人!你能帮我修一下我的笔记本吗?”

印度的形象已经从躺在钉床上的苦行僧,以及用印度绳耍蛇的国家,变成了一拥有数学天才、电脑奇才和软件大师的天堂。但是那也转变了印度在世界各地述说的故事。但是,还有更实质性的东西。随后的故事构筑在政治多元化这个根本的平台之上。这是一个关于闻名的故事。因为印度是一个已经开放千年的社会。印度为那些被巴比伦人入侵的犹太人提供避难场所,后来据说庇护是由罗马人提供。

事实上,在传说中,在传教士圣托马斯在我的家乡喀拉拉邦海岸登陆之时,大概在公元52年,他受到了演奏长笛的犹太女孩的欢迎。而直到今天,在印度生活的犹太人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群没有遭受反犹主义的人们。这就是印度的故事。伊斯兰教和平地来到南方,比北方的历史更加复杂。但是,各个宗教都在印度找到各自的栖息地。

正如你们所知,我们刚刚完成了印度今年的大选,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民主活动。下一届的选举将会更大,因为我们的投票人口保持着每年2000万人的增长。但是,事实上,在五年前的选举中,出现了震惊世界的景象,选举获胜人是意大利裔和天主教信仰者的女性政治家索尼娅·甘地,以及用锡克教徒的方式完成宣誓就任的总理莫汉·辛格,印度总统卡拉姆则是一位穆斯林,而他们的国民中有81%的人都是印度教徒。这就是印度,当然更引人注目并为之欢呼的是,在4年之后,在现代世界最古老的民主国家美国,220多年的自由和公正的选举出总统和副总统,他既不是白人也不是基督教徒也许,哦对不起,他是基督徒,请原谅,他是一位男性,但不是一名白人。包含以上三个特征的是另外三个人,他所有的前任。这就是我试图解释的问题。

但是,问题是当我谈到这个例子时,它不只是在说印度,也不是在谈论一种政治宣传。因为最终,这次选举结果与世界其他地区都无关。这实质上只关系到印度自身。而最终,在我看来,比政治宣传要更加重要。政府们都不擅长讲故事。但是,人民会看到社会的真实情况,而且,在我看来,正构成了当今信息时代的差异,在这个TED时代。

因此,印度现在已不再是种族、语言或宗教的民族主义,因为我们知道每一个种族都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实际上,我们拥有当今世界的各种宗教,可能日本神道教例外,即使它也有少许印度教的因素。我们的宪法承认23种官方语言。你们在这里兑换现钱时,可能会惊奇地发现卢比上有这么多文字。我们拥有这一切。我们甚至没有可以将我们整合在一起的地理版图,因为由群山和大海构建的天然次大陆于1947年被分裂成巴基斯坦。事实上,你甚至不能理所当然的使用国名。因为“印度”这个名称源于印度河,它也在巴基斯坦境内流动。

但是,印度是一个民族主义的观念。这个观念就是,一片源于古老文明以及分享共同历史的无止境的土地,在多元民主的平台上生存并成长。它是一个21世纪的故事,它也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这种观念的民族主义,本质上说,可以宽容种姓差异、信仰、肤色、文化、饮食、风俗和服装、辅音的差别,并且仍然在某种共识中共存。而共识是一个简单的原则,在一个多元化的民主国家中,你不必每时每刻都要同意每件事,只要你对你将如何表达不同意见的规则达成一致。印度的伟大故事,就是许多学者和记者都认为会在五六十年代分裂,却在没有共识上保持着某种共识,然后生存。

今天,印度已经走进了21世纪。我想要强调的是,如果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的话,它不是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所有这一切都是必要的,但我们仍然有大量的问题需要克服。有人说我们既是超级穷国,又是超级大国。我们不可能两者兼有。我们必须克服我们的贫穷。我们必须处理硬件的发展,港口、道路、机场,我们所有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软件开发、人力资本,印度普通人一日三餐的丰盛,送孩子去一个好学校,并投身于一份可以改变自身的工作。

但是,这一切正在发生,克服这些挑战的巨大冒险,我们不能忽视的真实的挑战。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开放宽容的地方,在一个丰富多元的文化中,在一个解放和实现人民创造力的社会里。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属于TED, 这也是为什么TED属于印度。非常感谢。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