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进化

格雷戈里·斯多克:不断进步是人类本性

今天发布的是Mon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为大家带来格雷戈里·斯多克(Gregory Stock)在TED2003大会对于生物科技的一场预言式演讲。该演讲在2009年被TED播出,想必有它的道理在其中。

撰稿人介绍
刘浩然(Ryan Liu)
他在大学里学习新媒体设计,曾做过杂志编辑,策划过数字娱乐方面的展览,现居北京,在一家创意产业园区工作。他热爱阅读,旅行,游泳,滑雪。自从接触到TED,就渐渐迷上了那些有趣和具有创新性的观念, 相信科技、设计与高质量信息能够改善人们生活方式。

格雷戈里·斯多克是著名的生物物理学家,曾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担任科学,技术和社会专业的负责人。格雷戈里一直关注科技发展与道德伦理间的相互关系,他具有远见的洞察力与理智冷静的分析也使得其成为了各大电视与广播节目的常客。格雷戈里的几本畅销著作中都提到了科学进步与人类进化,例如,他在1993年出版的《Metaman》乐观地描述了未来人类文明与科技进步的共栖关系会像一个“超级生物”一样,以一个整体去共同面对生存危机。2003年出版的《Redesigning Humans》一书中,他探索了性别选择,基因治疗,胚胎选择等热点话题,并大胆地提出人类基因在未来将可以被选择与定制。就在格雷戈里在TED发表演说的几天后,世界上第一只科隆羊多莉便诞生了。

格雷戈里提到,我们谈论的科技本身正在愈加精细和强大,这种变化正在对我们自己造成巨大影响。不久之后,我们对自身的改造,就将像对周围世界的改造一样巨大。所有这些,都会在人们所预想的时间之前发生。随之而来的医药和卫生的革命性变化,将会改变我们生孩子的方式,改变我们控制和调整自我情绪的途径,很有可能还会改变人类寿命。所有这些都促使我们思考,到底什么才是人类的本质。

追根溯源,不得不提到两次空前的变革。第一,是计算机革命。计算机在太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并将继续给我们带来更多改变。它的复杂性可以与生命相当,甚至可能超过生命。第二,将是上述计算机革命的结果,是作为计算机革命之子的生物学的变革。这种变革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们正在做的,是努力获取自身未来进化的控制权。归根到底,是在用科技将进化速率调快。


TED.com:Gregory Stock: To upgrade is human

更加影响深远的事情将会在我们下一代身上发生。那时我们将会开始利用这些知识来改变我们自身,例如衰老。如果我们可以揭开衰老的秘密,理解衰老,进而阻止甚至逆转衰老的过程, 世界将会怎样?那时一切都会被改变。任何人都会明白,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做,我们肯定是会这样做的,无论结果如何。

我们研究的第一个方面将是结合医药学与遗传学开发出针对个体体制的药品。个体体质的差异将被运用到饮食以及营养摄取等各个领域,即使他们之间只有0.1%的差异,也不会被我们所忽视。

其次,我们将可以修改我们的情绪。 假如我们可以通过服用一点儿混合药品,来感到真正的满足,感到生而为人的由衷喜悦,又会如何呢?如果没有任何副作用,你能拒绝它吗?大概不能。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回避用于指导我们行为的进化程序。面对这一点很有挑战性。

另外,在生育领域。既然我们可以知道各种基因的作用,我们就可以选择自己孩子的基因。方法有两种。第一是克隆。如果克隆将在未来5到10年内发生,也并非什么大事情。一个延迟出生的同卵双胞胎将不会动摇西方文明。第二种方法是胚胎筛选,利用对胚胎细胞的植入和筛选。可以避免一些遗传性疾病。当这种技术逐渐成熟,它将会用于对于个性,身体特征种种的挑选中。基因工程将不可避免。

人类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原因有两条:首先是所有这些技术都是主流医学研究的衍生物, 人人都渴望看到它们出现。 其次,我们是人类。这样做是我们渴望不断进步的本性。我们试图通过我们的技术,从方方面面来改进我们的生活。关于这些技术,唯一真正可怕之处,是它们对我们的诱惑是如此之大。我们会轻易将注意力集中在所有可能的高科技发展上。并因此忽视了对于基本生命规律所应有的重视。例如,太多的人认为高科技会使得他们延年益寿,庇护他们远离疾病痛苦,而选择暴饮暴食,放弃锻炼。

尽管格雷戈里认为生物科技存在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但他背负着对发展生物科技的强烈使命感。最后,他引用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idites)的话作结:“最勇敢的人,是看得最清楚的人,他将荣誉和危险等量齐观。他不会退缩,他会前进,他会拥抱未来。”

事实上,格雷戈里一直以来都是新科技改革实践的积极倡导者,也因此与生物科技领域一些保守派形成了观点的对峙。他坚持应该给予干细胞研究,克隆研究与抗衰老等研究经费支持,并相信这些研究将会引领人类进入更美好的未来。无论格雷戈里的预言在未来是否会实现,我们都已经意识到科技的发展正颠覆重塑着我们对许多问题固有的观点与看法。与此同时,人类一直以来对于生命伦理的思考,也因为科技的发展而变得愈发得复杂而深刻。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主题介绍:盛世危言

反思科技进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苏珊·萨维奇朗波:倭黑猩猩的故事

苏珊·萨维奇朗波(Susan Savage-Rumbaugh)是一位灵长类动物学家,她一辈子都在和黑猩猩,倭黑猩猩打交道,并获得了众多令人惊奇的发现。特别是她的朋友,两只分别名为Kanzi和Panbanisha(Videos: Kanzi and Panbanisha)的倭黑猩猩,令人们对灵长类的学习能力大为惊叹,因为它们竟然能听得懂英语,竟然会用粉笔绘制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会打磨石器和用火。现在,苏珊在美国爱荷华州提摩因市(Des Moines)的类人猿基金会(Great Ape Trust)从事研究工作。

倭黑猩猩(Bonobo)生活在刚果丛林中,与黑猩猩(Common Chimpanzee)同属(黑猩猩属),外表相似,是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物种之一。与黑猩猩先比,倭黑猩猩体型较小,且较能直立,性生活也更加活跃和频繁——这也是它们最为人所知的习性。

苏珊在演讲(2004年,演讲链接)中播放了几个和倭黑猩猩一起生活的视频片段。

 

或许大家都听说过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2007年的演讲2003年的演讲)研究黑猩猩的故事,她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传统上对人类的定义。同黑猩猩一样,倭黑猩猩也具有惊人的智力水平。如前所述,它们在耳濡目染中竟然学会了听懂英语、打磨石器、粉笔绘画、修剪毛发等等。就像人类的孩子一样,倭黑猩猩通过“看”和“听”来学习。“父母们其实并不知道如何教孩子语言”,苏珊说,“我又为什么要知道如何教Kanzi语言呢?在他周围,我只要像平时一样,他自然就跟我学。”

苏珊的发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去观察人类与其他灵长类之间相同的和不同的特征。有许多我们曾经认为只有人类才具备的能力,其实并非与人类这一物种本身的特性有关,而更多的是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苏珊说,许多情况下,文化和传统——而非生物学——才可以解释人类和其他灵长类之间的差别。苏珊还认为,语言并不仅仅是人类的专利,其他的类人猿也可以学得会。这一观点在语言学、心理学、大脑和神经科学等领域引起了巨大争论。认知科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他的著作《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中就强烈批评了苏珊的观点,他认为,Kanzi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并没有在本质上掌握语言的基本法则。不过,看到Kanzi听着苏珊的话,将行囊从一个地方背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怎不佩服Kanzi的语言天赋呢?

延伸阅读:

采访苏珊·萨维奇朗波:http://www.paulagordon.com/shows/savage-rumbaugh/

Elaine Morgan:人是从水猿进行而来的
http://www.ted.com/talks/elaine_morgan_says_we_evolved_from_aquatic_apes.html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史蒂芬·平克: 我们不是生来就白板一块

 

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是语言学家,也是实验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如果你看过他的书,你就会知道他还是一位出色而活跃的科学作家。而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他对进化心理学(evolutionary psychology)和心智计算理论(the computational theory of mind)的大力鼓吹。

史蒂芬·平克1954年出生于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在哈佛大学获得实验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他前往麻省理工学院开展研究,之后成为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助理教授。2003年之前,他在麻省理工学院大脑及认知科学系授课。现在,他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约翰斯顿家庭教授( Johnstone Family Professor of Psychology),指导语言学和认知科学的研究。除了写书之外,他还为纽约时报、时代杂志、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等刊物撰写文章。2004年,他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最有影响的100人之一。

史蒂芬·平克曾经在2003年、2005年2007年的TED大会做过演讲,这里我们介绍的是他在2003年的演讲(链接)。演讲中,史蒂芬·平克介绍了他当时刚刚推出的新书《白板——人类本性的当代否认》(The Blank Slate: The Modern Denial of Human Nature ),一部探索人类本性及其与道德、情感、政治之间纷繁关系的经典作品。

白板(blank slate,拉丁文里是Tabula rasa),是一个认知论(epistemological)主题,认为人的个体生来没有内在或与生俱来的心智,也即是一块白板,所有的知识都是逐渐从他们的感官和经验而来。史蒂芬·平克认为,有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我们其实并不是生来就白板一块——就如许多父母所说,他们的孩子天生就有某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和天赋。人类学、遗传学、神经科学等领域的发现不断向“白板”理论的教条提出质疑,由此引发对人类本性的激烈争论。许多人害怕对人类固有本性的探索会被用来为不平等辩护,使社会颠覆,让个人责任变得无足轻重,导致偏见和暴力等等。但史蒂芬指出这些担忧都毫无根据:政治的平等是指每个人都享有同样的权利,而非像克隆一样毫无二致;道德进步并非要求人们不能有自私的动机,而是说我们只要克制住这些动机即可;责任,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做出自发的行为,只是要求我们对赞美和指责作出回应而已。

史蒂芬·平克幽默地调侃这本书引起的争议,试图提供一种冷静和合理的观点。有意思的是,这本书关于艺术(arts)和儿童抚养(parenting)两个问题的内容引来了最多的回应——相当一部分是负面的。我们是应该把那些涉及人类本性的领域视为禁区,敬而远之,还是应该坦诚、踏实地对其进行探索?史蒂芬引用了19世纪一位艺术家的话回答了这个问题:只有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变得更好(Man will become better when you show him what he is like)。的确,“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雄辩的了”。

延伸阅读:

Steven Pinker on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even_Pinker

Steven Pinker’s homepage: http://pinker.wjh.harvard.edu/

科学对“灵魂”的解析: http://zengh98purplelake.spaces.live.com/blog/cns!133C5E1268065088!1292.entry?&_c02_owner=1%3F%3F?&sa=309370787

Tabula ras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bula_rasa

题图照片:
Thinking about you...

丹尼尔·丹尼特:可爱、性感、甜蜜、有趣——进化的奥秘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是当今著名的哲学家,同时也是一位神经科学家。他和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等被认为是在西方世界推广无神论最积极的几位科学家。丹尼尔·丹尼特写过多本关于进化论的书,主要是探讨进化论对于我们的思维模式的影响以及关于自由意志的问题。国内出版了中文译本的包括:《意识的解释》《心灵种种——对意识的探索》《心我论》(这书是丹尼尔·丹尼特与侯世达合著的)。丹尼尔·丹尼特已经多次登临TED的讲台发表演讲,我们在TED官方网站上就能看到有四个演讲的视频,分别谈及危险的模因意识对里克·沃伦的反驳以及今天我们要为大家介绍的这个从进化论的视角看我们的惯常思维:


Dan Dennett: Cute, Sexy, Sweet and Funny– an Evolutionary Riddle

通常人们会认为,像人这样复杂的生物是不可能从无序当中产生的,必然是有某种理性的选择在支配着这一过程。但是,达尔文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向我们揭示了一个自然的秘密,那就是,进化是非理性的,丹尼尔·丹尼特说,这是达尔文对于理性思维的倒置(Darwin’s strange inversion of reasoning

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说,绝对的无知乃是创造者,换句话来说,这个理论可以这么表述:要制造出完美的机器,并不需要事先知道制造机器的方法与技巧。假如我们对进化论加以仔细申辩,就会发现上面这句话道出了其实质,达尔文的主要意思也都包含于其中了。我们可以这么认为,达尔文所认同的观点是,要生产出有创造力的东西,绝对的无知可以代替绝对的智慧。——Robert Beverley MacKenzie, 1868

丹尼尔说,这位达尔文的早期批评家的这段话把进化论最精华的内容表达出来了。生物进化确实是一个对于理性分析的奇怪的倒置(具体的解说大家可以参考丹尼尔写的几本书)。而在2009年的TED大学——一个同样也是旨在分享各种思想的地方——丹尼尔就演绎了关于可爱、性感、甜蜜、有趣这几样事物的进化论解说:

大家可能凭直觉会认为,蛋糕是甜的,那是因为蛋糕本身就是甜的:

男人认为穿比基尼的女孩很性感,因为比基尼本身穿得很性感:

我们看到几个月大的婴孩,觉得那孩子很可爱,是因为孩子本身长得很可爱:

我们看漫画觉得好笑,因为漫画本身是好笑的:

事实上:

糖尝起来好吃,是因为我们喜欢吃。而不是因为糖本身是甜的。假如你仔细研究一下糖的基本组成单元即葡萄糖的化学结构,你看半天也不会想到那是甜的东西。要知道为何我们会认为糖是甜的,那就需要从我们的大脑中去寻找答案。假如你认为说,先有了甜这样的感觉,而后我们再慢慢演化出对甜味的喜爱,这就刚好相反了。甜的感觉是在大脑中产生的,而我们的大脑则是在不断的进化。

同样,穿比基尼的女郎也不是自身就很性感。丹尼尔打了个比方,假如说只有穿比基尼的女郎才是性感的,那么大猩猩怎么办?是要它们在头脑中生出幻觉吗?自然造化的办法简单多了——让雄大猩猩的大脑在进化过程中慢慢的喜欢雌大猩猩的那样的尊相,而大猩猩确实是对此没有怨言啊。人类与大猩猩在六百万年前就开始走入各不相同的进化轨道,人慢慢的演化成为没有满身长毛的动物,而假如我们没有走向这样的进化轨道,也许下图中的那个形象就是今日性感之代表了:

那么,我们为何在看到漫画或者听到幽默故事的时候会感觉好笑?这个就得应用Hurley模型进行解释。详细的理论说明将见于由Matthew Hurley, Reginald Adams Jr 与 Dan Dennet 三人合著的一本著作。

题图照片:
Happy Niece

其他图片来自于演讲视频截图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