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道德

舍温·努兰:希望之真义

舍温·努兰(Sherwin Nuland)是一位著名的医师,同时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在2003年的TED大会上,舍温·努兰说到了希望这东西,他说,自己之前也不清楚希望到底指什么。于是在演讲开始之前,他和妻子跑了一趟图书馆,翻出《牛津英语词典》(OED),发现,英文hope一词的印欧共同语的祖先是KEU,念作koy,意思是(方向上的)改变,与弯曲(curve)一词同源。舍温·努兰说,

我发现这是非常有趣并且发人深省的。你们过去几天听到的都是来自于不同方向的声音,所有这些不同的方向都有他们的一套解决问题的独到的办法。我们今天谈希望,就应当跳出自身固有的那一套思路,从其他角度去看待同样的问题。哈维尔就曾经说过,人拥有希望不是因为他看到事物在按照正常合理的逻辑发展,而在于不管事物出现什么变化,他都能从中理出个头绪。

舍温·努兰接下来还谈到了美国的世界角色的问题。他认为,美国至少应当去帮助世界上那些需要救治的病人。而英文单词“病人”本身的印欧共同语词根又恰恰是与“同情心”的词根一致的。要治病救人,就应当有同情心。但仅此一项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道德想象(moral imagination),就是说,要具体的去关心与理解每一个独立的个体。不要把他们看作是一片树林,而应当视之为一颗颗的树木。

最后,舍温·努兰引用了希波克拉底的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演讲:“哪里有人性之爱,哪里就有救愈。“也许,不管是医学,还是宗教或其他学科领域,人性之爱都是最终推动着事物进步的根本动力。

参考阅读:
本站文章:舍温·努兰: 亲身经历电休克疗法

压题照片:
来自Flickr Photo,原作者[O*] ‘BharaT选用CC协议中的“署名”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道德矩阵:自由与保守

乔纳森·海德(Jonathan Haidt)是美国佛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他曾写过多本关于社会道德的书,以下是海德2008年 TED 演讲的简述。

海德说我们这个社会主要是由两种人构成:自由主义者(liberals)与保守主义者(conservatives),但是,我们却发现,这两者之间很难相互理解对方。自由主义者比保守主义者更加乐意接受新事物,而保守主义者则通常更愿意遵守已有的规则法制。海德在 TED 大会现场做了一个观众调查,结果发现承认自己是自由主义者的观众占了绝大多数。这意味着什么?海德说这表明在参加 TED 大会的观众中间缺少一种道德上的多元性(moral diversity),而这恰恰是我们得以更好的理解整个社会所必需的。要是一群人都共享一种信念,那么他们就变成一个队伍,就更无益于开放性思维(open-minded thinking)了。

我们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不是一块白板(blank slate),而是已经预载了一套关于这个世界的观点。Gary Marcus 对白板一语给出一个非常鲜明的定义:

大脑的初始组织并不会过份的依赖于经验……造化为我们提供了第一份草稿,随着经验的积累,那份草稿才得以修 正……”内建“并不意味着不可变换,而是指”先于经验的组织“。

海德 TED 演讲视频

海德接着指出,他和他的同事经过研究,发现有五种东西是预载到我们人脑的草稿当中的(海德将此称作是道德的五个支柱):伤害/关爱、公平/互惠、群聚/忠诚、权力/尊敬、纯洁/圣洁。

海德收集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关于上述五种道德观念的民意调查结果,经过分析发现,人们对于伤害/关爱、公平/互惠这两种观点的看法是没有很大的分歧的,人类社会中关于道德的辩论更多的是关于群聚、权力以及纯洁这三者的。

那么是什么使得这三者成为道德议题?海德认为,以下这几幅画(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足以概括个中道理:

在第一幅画描绘的是创世之初的情景,一切都非常美好,秩序井然,人与动物皆恪守着各自的法则。

在第二幅画,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变得越来越自由了,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有点类似于1960年代)。

而到了第三幅画,我们则看到了一个地狱般的图景,就有点像1970年代了。

这几幅画体现出一个永恒的规律,即秩序总是会瓦解的,亦即我们所说的“社会熵”(social entropy)。

但是,如何消解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之间的分歧?海德概括说,自由主义者拥抱多元、质疑权力、不愿法律介入到对身体的规管。他们为弱者说话,希望看到改变与公义,哪怕这样做会带来混乱。而保守主义者则主张维护制度与传统,他们希望保持社会的稳定,哪怕这样做会牺牲社会最底层的利益。正如 Edmund Burke 所说,“对人的限制,与赋予人们的自由一样,都应当被看作是人的基本权利。“从这里可以看出,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两者对于社会进步都是有贡献的,因此,我们就有可能走出道德的矩阵。

事实上,东方的传统哲学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阴”和“阳”是相互统一的。

“”

在印度教里头,毗湿奴(主张维护现状)和湿婆(主张改变现状)可以同时长在一个身躯之上。

禅宗三祖僧璨也说过:“欲得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

说到这里,海德向观众提出一个挑战:你们是否也能做到对事物不作对与错的判断,进而走出道德的矩阵?在最后总结的时候,海德说,我们的心智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它在根本上会把我们团结成群体,也会在不同的群体之间制造隔膜,进而模糊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看不到真相。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莽撞的跟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一方说“你是错的,我是对的”。我们很多时候要作出某个决定都需要改变别人的某些看法,一个更优的策略是先认识我们是谁,了解一下道德心理学的一些常识,就是我们总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然后,走出迷阵,去想一想僧璨说的话,那是走向道德谦诚(moral humility)的第一步,也唯有如此你才能走出自我固执(self righteousness)的圈子。而 TED 存在之使命也在于把那种对真理的认同以及积极行动的态度转化为对我们大家都有利的东西。

相关阅读:

史蒂芬·平克谈白板理论

道德心理学与关于宗教的误解(乔纳森·海德的一篇论文)

题图照片:

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iDanSimpson上传于2008年5月2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