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部落

[TEDx演讲] 戴维·罗根: 部落改变世界

赛斯•高汀(Seth Godin)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叫 Tribes,讲述的是部落何以改变世界的故事。请参考本站早先的文章《赛斯•高汀:一呼百应的部落营销》在TEDxUSC的舞台上,David Logan则从一个更为系统的视角,去分析部落这一设群组成单元给人们的生活以至于整个世界可能带来的深刻影响。

本文作者是王丹烨,以下是她的简介:

王丹烨,贵阳一中高二理科实验班的一名学生。从初二开始练习翻译,曾翻译过NYT、TIMES、ECO的文章,现为ECO TEAM的见习译员。初三时进入“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全国20强,高一通过PETS4级考试(口语满分)。进入高中以来,虽日日饱受理科的摧残,对翻译依旧是一往情深。希望能在TEDtoChina这个大舞台上尽力展现自己的风采。

今天介绍的是戴维·罗根(David Logan)在南加州大学(USC)的演讲:部落领导(tribal leadership)。

咱们先说说戴维其人。戴维·罗根在南加州大学教授的是高级工商管理学,他同时也是金融国际领导中心的成员。2001~2004年他任南加州大学行政教育学院的副院长,在此期间,他创立了医药管理的研究生课程。同时他还是包括部落领导(tribal leadership)在内的四本书的联合作者。身为专业业绩顾问的他在商界自然也不会闲着,他是culturesync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该公司的资深合伙人。

演讲视频:

David Logan on tribal leadership

那戴维在南加州大學的TEDx会议上给大家带来了什么新观念呢?先来看看 Tribal Leadership 这本书的影响力。这本书集作者10年研究的心血而成。什么是部落领导呢?简单地说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形成一个部落,身为这个部落的领导,我们应当帮助部落的成员向前迈进。

戴维认为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部落,无论是在学校,在单位,甚至是在驾照办理处都能找到各式各样的部落,而这些部落并非都相同,之所以不同的原因是因为文化的差异。每个部落都要经历5个阶段的发展,那现在我们来看看这5个阶段是什么。

第一个阶段是“生活糟透了”,这是最低级的阶段。处于这个阶段的人对事物都持有仇恨敌对的态度,戴维在这给出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杀案凶手赵承熙的图片。获取和禁锢的文化是第一阶段的根源。

第二个阶段是“我的生活遭透了”,这时戴维不乏幽默,拿自己领驾照来开涮。

第三个阶段是“我太棒了”。生活中大多数人都处于这个阶段,潜台词就是“我太棒了,但是你不是!”戴维说了个小故事,虽说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但是确实让人深思。一次在电梯中,戴维听到这么一段谈话。医生A问医生B说:“你看到我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文章了吗?”医生B说:“没有。但是那一定很棒,恭喜你啊。”这时医生A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第四个阶段就是“我们做得很好”,它比第三个阶段进了一步,在一个部落中的人们能相互影响,让彼此都更进一步。处于第四个阶段的部落可以做很多伟大的事——很多优秀的企业(比如Zappos)也是有这样的文化,但是第四个阶段还不是最高境界。

第五个阶段是“生活太棒了”,这时屏幕上显示出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一幅图片,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正是因为构建了一个第五个阶段的部落,号召了人们的参与才让南非远离了种族隔离的阴影。

只有2%的部落还在第一阶段,25%的部落在第二阶段,48%的部落在第三阶段(包括马丁·路德·金在内),大约22%部落在第四阶段,2%的部落在第五个阶段。而第五个阶段的部落能改变世界。接着戴维告诉我们怎样进入更高一个阶段,演讲的最后屏幕上留下了这么一个问题:

We all form tribes, will yours change the world?

我们都能形成部落,你们的部落能改变世界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部落2.0; 领袖2.0; 变革2.0

在8月24日-30日这周,我们发布了五篇稿件,其中包括两篇关于TEDx的报道。

8月25日: 《苏珊·萨维奇朗波:倭黑猩猩的故事

什么是人?动物学家Susan Savage-Rumbaugh对倭黑猩猩的研究也许会给你打开另一扇窗户。倭黑猩猩“会语言”,会使用和制造工具,也有人那样的七情六欲——人类的进化历程是否可以在倭黑猩猩的身上觅得踪影?

8月25日:《TEDx活动快报:TEDxPedition is coming

TEDx 活动在国内已经举办了两次,未来的几个月,在厦门、北京、上海等地还将陆续有一些地方TEDx活动出炉。在即将到来的9月,还会有一个名为TEDxPedition的系列TEDx活动。TEDxPedition,顾名思义,乃 TEDx + expedition,用活动组织者,Suchen(蜀晨)之创始人 Leon Chen 的话来说,就是通过远征+思想交流的形式来认识中国,了解神舟大地上所在环保与可持续发展的领域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8月27日:《菲利普·津巴度:时间维度

菲利普·津巴度(Philip Zimbardo)是当代著名的心理学家,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他做了一个关于时间维度(time perspective)的短演讲。津巴度教授指出,世界上很多问题都是因为问题的双方所处的时间维度不一样,假如大家能认识到这一点,很多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

8月27日:《赛斯•高汀:一呼百应的部落营销》

创业家、营销学家、作家赛斯•高汀是TED的常客,他最近出版于2008年的新作《部落》讨论的不是营销话题,而是数字时代领导力的变革。该书阐述,部落是由一个领袖和一种理念引导而连结一起的一群人,一个部落能够最为有效地带来一些持久而实质性的变化。他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分享了他的部落概念。我们认为他所讨论的部落概念,更像是一个新的营销概念。本文也将基于这样的角度来介绍他的2009年TED大会关于部落概念的演讲。

8月29日:《TEDxBoston报道: 约翰•霍夫曼为阿茲海默症患者鼓起希望

TEDx波士顿于今年6月28日举行。波士顿是北美独立战争的起点,一条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由南自北蜿蜒,记录230多年前,普通波士顿人因追求民主而掀起的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革命。TEDx波士顿(TEDxBoston)也就建立在”革命“这两个字眼之上。这次刘佳为大家介绍HBO的约翰•霍夫曼(John Hoffman)的演讲。来自HBO的约翰•霍夫曼(John Hoffman)分享的是他在父亲因罹患阿滋海默症(Alzheimer)过世后,如何通过有影响力的娱乐电视台向公众传播该疾病的医学进展和真人真事,以鼓励公众心存希望的故事。

赛斯•高汀重新诠释了部落这个古老的概念,在互联网时代,大多数没有大量资源的人,如今也可以加入改变世界的行列中,只要我们心中有坚定的信念和愿景,网络就会帮助我们找到并联系足够多的志同道合者,我们的信念和愿景可以带领大家去我们想要去的地方。他说,你可以巴拉克•奥巴马为例,也可以以Tom’s Shoes的Blake Mycoskie为例。互联网意味着地理不那么重要了,因此,如果你能够找到1000名,或5000名或50000名想要进行某种改变的人,可以把他们连接起来,给他们指一条路,他们就会跟随你。你可以用那个部落,那群人来进行有意义的改变。

TEDx波士顿(TEDxBoston)网站上有这样一段文字:”当群人因‘尖峰创想’而围聚,为追求更美好未来的无限可能而付诸以行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那就是一场革命” (What happens when a group of people rally around a radical idea and set in motion unlimited possibilities for a brighter future? A Revolution.)这句话强调了几个很重要的东西:”尖峰创想”、”围聚”和”行动”。

这不仅仅是一个Web2.0的时代,也是部落2.0的时代,领袖2.0的时代,变革2.0的时代。如果说这些他们的故事离我们有些远的话,那么,Suchen(蜀晨)就在用实际行动演绎同样的故事。

Suchen(蜀晨)的全称是Sustainable Chinese Enterprise(中国可持续发展企业),这是一个由海外留学生创立的组织,旨在寻找全球尤其是中国最具创新力和热情的精英,为他们提供展示自我、发展自我、实现自我的机遇,共同为经济与环境和谐发展提供强大而持久的动力,为世界可持续的繁荣发展作出贡献。

Suchen(蜀晨)发起的TEDxpedition活动,结合该组织的使命和TEDx的精神,通过新颖的远征形式,连续在北京、西安、成都和香港四地举办以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TEDx演讲活动,掀开中国TEDx活动的新一页。

doubanclaimc2b438fdbca60d04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赛斯•高汀:一呼百应的部落营销

今天发布的是TEDtoChina团队新成员Li Jun的稿件,讲述的是营销大师赛斯•高汀(Seth Godin)2009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创业家、营销学家、作家赛斯•高汀(Seth Godin)是TED的常客,TEDtoChina曾在2月14日对他做过简短介绍。早在20多年前,《商业周刊》的玛丽•肯兹(Mary Kuntz)就评价他为“信息时代终极创业者”,说他是一个“以想法作为一技之长的人”。赛斯·高汀是市场营销领域的著名作家,他的著作包括《喷嚏营销》、《许可营销》、《紫牛》、《免费力量大》、《小即是大》等,这些书籍都是畅销书。他最近出版于2008年的新作《部落》(Tribes:We Need You to Lead Us)出版于2008年,讨论的不是营销话题,而是数字时代领导力的变革。该书阐述,部落(Tribes)是由一个领袖和一种理念引导而连结一起的一群人,一个部落能够最为有效地带来一些持久而实质性的变化。

虽然赛斯认为《部落》(Tribes)该书讨论的是领导力的变革,然而,我们认为他所讨论的部落概念,更像是一个新的营销概念。本文也将基于这样的角度来介绍他的2009年TED大会关于部落概念的演讲。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和协调。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在2009年的TED演讲台上,赛斯指出,人们总是希望可以改变生活,改变一切。他回顾了历来人们改变世界的方式:工厂、广告、部落。

在工厂盛行的年代,如果你有一间高效率工厂,就可以实现改变。比如汽车大亨哈利•福特(Harry Ford)就是这么做的。只要你有足够便宜的劳动力和足够快的机器,就可以取得成功。然而,如今我们早已用尽了这两样资源。

第二种方式是广告,尤其是电视广告。电视广告是一种大众营销手段,只需要一般的想法即可,因为广告是要向普通大众传播的。如果你有一位大牌代言人,广告经常出现在电视台里,并且购买了足够的广告时间,就可以取得成功。赛斯认为,和募款、竞选一样,电视广告通过催眠受众来传播想法。而这种催眠手法已经失效了。

赛斯进而提出,我们应当使用新的营销手段传播想法,也就是他所发明的“部落营销”概念。不需要金钱、不需要杠杆广告系统,而是通过领导来实现改变世界。

“部落营销”的关键在于领导,以及联系众人和想法。互联网对物理距离的颠覆性改变,更是催化了这一模式。营销者所需做的,不过是将大家联系起来。而人们,尤其是边缘人士,渴望获得联系,找到同道中人。和过往组织形态不同的是,部落虽然以领袖为中心,却是一种相对民主的架构,并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人加入部落,追随者对领袖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值得改变的事情,然后用一种类部落的方式传播该想法,让它壮大起来,成为一次运动。”赛斯举了微软公司和苹果公司的例子,这两间公司的掌门人除了年纪相同,几乎没有一点共同之处。但他们用各自的方法召集起一群员工,形成一个部落,进行各自的科技创新。赛斯还建议Amazon可以对图书阅览器Kindle进行一些改进,使作者、读者能在Kindle上留言并阅读他人留言,将素昧平生的众人联系起来,形成部落,让作者可以在部落里传播自己的想法。我们也许对于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和web 2.0下各抒己见的平行结构非常熟悉,“部落营销”的不同之处在于,既有领导又有成员。早期的各类话题BBS、SNS社区托管Ning、豆瓣网以及大量SNS网站,虽然拥有如部落一般强大的用户群,但缺乏部落领袖。若是借鉴“部落营销”,在各自的平台上应该可以做一些广告以外的新尝试。


Seth Godin on the Tribes We Lead

赛斯认为,我们并不需要为所有人创造产品和运动,我们只需要为我们的想法和行动找到1000个真正的粉丝。实际上,赛斯谈到1000名真正的粉丝这个话题,是受到凯文•凯利1,000 True Fans这篇文章的启发。每个创造者,包括但不限于独立艺术家,发明家和小型制造商,社会企业家,创意传播者,只需要找到1000名真正的粉丝,就可以撬动这个市场。如果你每天吸引1名粉丝,你需要的时间是3年。真正的挑战在于,你必须直接和这1000名粉丝联系,保持紧密的沟通,而不是和他们保持距离,试图让他们对你顶礼膜拜。

“只需找到拥护该想法的人,而不是要求人人都成为追随者。”赛斯将人分为意欲领导他人、改变常规的“异端者”和半睡半醒、听从指示的“梦游者”。“异端者”并不需要每一个“梦游者”都加入到他的组织之中,只需要一些认为现状不合常规,希望有所改变,并渴望被联系的人们。

赛斯举了我个人非常欣赏的企业Zappos为例。Zappos是美国一间网上鞋店,但在CEO谢家华(Tony Hsieh)的领导下,销售总额从2000年的160万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0亿多美元,并于今年7月底被Amazon由8.4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Zappos的成功并不在于它卖的鞋子有多好或者多便宜,它开创了建立在成熟商业模式上的全新互联网购物体验,同一些花哨的web 2.0网站相比,卖鞋可能无法获得用户的眼前一亮,但却可以通过优质的客户服务,得到用户口袋里的真金白银。塞斯坦言,“谢家华并不是在经营一家鞋店。Zappos也不是一间鞋店那么简单。Zappos是独一无二的,它将喜欢鞋子的人们聚集起来,让这些人在这里热烈讨论,将重视用户体验的人们联系起来,形成部落,从中赚取一分一厘。这样的策略可以用于如卖鞋这样平凡无奇的事情上,也可以运用于诸如推翻政权这样的复杂事情中。”

值得一提的是,Zappos的员工工资并不高,但他们非常热爱公司,离职率很低,并且具有自发的服务意识和创新精神。我想,谢家华不仅将顾客,也将员工聚拢在了部落之中。Zappos的成功和它拥有一批出色的员工是分不开的。尤其对于服务业来说,个体员工的素质往往是留住客户的重要原因。当下,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将“团队”放在首要位置,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往往并非如此。不仅是营销,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将,“部落营销”也是非常值得借鉴的。

赛斯向TED观众提了三个问题。1. 你让谁感到不安?如果你不能使任何人感到不安,那么你就没有改变现状; 2. 你将谁联系起来?其实很多人正在等待被联系; 3. 你在领导谁?应当关注的并不是你所搭建的机制,而是你所领导的人,这才是改变得以实现的主要因素。

“你并不需要获得他人允许才能领导他们。万一你需要一个理由,那么就是我们都在等你告诉我们何去何从。”赛斯指出了领导者的共同之处:

1.挑战现状
这是首当其冲的特征。

2.建立文化
正如海盗独特的旗帜和眼罩一样,领导者应当创造出鲜明的部落特征。不管是一种秘密语言,还是一次长达7秒的握手,领袖应当建立起一种判别“自己人”的方式。

3.具有好奇心
领袖对于部落成员、部落外的成员都充满好奇。他们喜欢提问。

4.将人们联系起来
你知道人们最渴望什么吗?他们渴望被他人想念。而部落领袖可以做到这一点。

5.并不需要领袖魅力
部落领袖通常都具有与众不同的魅力。但这种魅力并不见得是天生的,而是在领导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6.投身其中
部落领袖应当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业、部落和部落成员之中。

演讲末了,塞斯希望观众用24小时创造一次运动,一种可以改变现状的运动。“开始做吧,现在就做,我们需要它!”

那么,就请你也着手组建自己的部落吧。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