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集体智慧

马特•里德利: 让思想彼此交配吧

《理智的乐观者》一书的作者Matt Ridley(马特•里德利)集作家和商人身份于一身。他认为,纵观历史,人类进步是不同思想相互碰撞而产生新火花的过程。在2010年TEDGlobal大会上,他强调:真正重要的不是个人智慧,而是集体智慧。

撰稿人介绍
Miya

Miya,厦大学生一枚。兴趣广泛,总在折腾。着迷于这世上无以言说的美丽。。

当代的人们看这世界,就像看比萨斜塔——倾斜的、危险的、快要崩溃的。安宁从未真正来临,有的只是威胁,人在这样的生活面前不得不怀抱巨大的焦虑。

“70年代初,当我还在哈佛念书的时候”,Matt Ridley回忆当时的状况,“人口爆炸无法停止,全球性的大饥荒不可避免,由化学物质引发的癌症极大地威胁人的寿命,酸雨破坏森林……未来很严峻。”

但带着这所有的问题人们还是走到了现在。与此同时,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全世界每个人的平均收入翻了三番,人均寿命上升了30%,儿童死亡率为之前的三分之一,总人口翻了一倍。

这是不是非常令人惊奇?我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Matt展示了一柄大约在50万年前亚洲直立人造的阿舍利手斧,一只鼠标。它们几乎有一样的形状尺寸,因为都是凭着人手的大小来设计的。不同的是,直立人制造的是一个可以使用一百万年的工具,3万代人用的手斧都是一个样子的。而鼠标,现在的这个造型放在5年后就过时了。还有一个区别是,手斧只是由一种物质制成,而鼠标是由金属、塑料等好几种物质组合而成,换句话说,它是多种概念的结合。

再来想想我们的身体。身体也是一个结合体,数以万计的细胞:皮肤细胞、脑细胞、肝细胞……这种结合体又靠有性生殖来进化。对一个无性生殖的物种来讲,如果在不同的个体中出现了不同的突变,那么在下一代中只有更好的那个得以被保留。而对有性生殖的物种来说,个体遗传了这所有的突变是可能的。“性”让个体有可能受益于物种基因库的革新,而不是牢牢抓着血统不放。

正如“性”之于生物进化,在文化发展中起着相似作用的是交换。这是只有人类才能做到的,动物不行,亚当斯密就说过,“狗从不会跟别的狗公平地交换骨头”。它们也有文化——“无性文化”,但它不会发展,不会积累,不会相互吸收容纳。原因就是这当中没有思想的交换。

交换是怎么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的呢?Matt 在这里引述了大卫•李嘉图的一则故事。亚当造一柄矛要花四小时,造一柄斧头要花三小时,而奥兹分别要花费一小时和两小时。显而易见奥兹效率更高,他不需要亚当的帮助。但是设想一下,如果奥兹负责造两柄矛,亚当负责两柄斧头,完成后他们交换,那么各自都能节省一小时的工作量。而且他们造得越多,节省得就越多。因为做得越多,亚当就越擅长造斧头,奥兹造矛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交换只会给两人带来更多的利益,省下来的时间可以用来满足别的需求。这就是其好处所在。

再看那个斧头和鼠标的例子,试着问这样的问题:“谁制造了它们?又是为了谁呢?”那柄石斧是自己给自己造的,但是鼠标的制造却牵扯到了很多人:从种咖啡的农民、钻油的工人,到厂里的装配工,成千上万的人为我,一个消费者,制造了一只鼠标。这就是人类社会运行的样子。正是因为我们都在为彼此工作,我们可以通过专业化和交换来提高彼此的生活水平。

那么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最早出现的社会分工,Matt猜测,应该是劳力的性别分配。就拿哈札人来说,女人知道要挖树根来向男人交换肉,她所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挖到更多的树根用以交换。而男人知道他没有做这件事的必要,他只需要捕获到大的足够可以分享的疣猪。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群体间的交换应该可以上溯到十万年前。你可以在8-12万年前的非洲找到证据:黑曜石和玉在埃塞俄比亚的土地上行进了很长的距离,在阿尔及利亚,贝壳从地中海行进了125公里。

如果人类丧失了这种交换和专业化的能力,一切会变得怎么样呢?答案是,科技进程会受阻放慢,甚至倒退。塔斯马尼亚就是一个例证。一万年前,随着海平面的上升,塔斯马尼亚成为了一个小岛。居住在岛上的人们放弃了制造捕鱼工具和衣服的技能,因为区区四千多人口并不足以保持这些技术的专业化分工局面。塔斯马尼亚完全与世隔绝。保存现在所有的,一万年后,我们可以造出一模一样的岛屿、人群。

除了对制造者和受益者留存疑虑,我们或许还想追问:“是谁知道制造的技术呢?”石斧的制造者自然知道怎么造出一柄石斧,但鼠标的任何一个参与制造者都不能。鼠标公司的总裁只知道怎么运营一个公司。同样的,流水线上的工人无法知道怎么把油钻出来,要怎么处理塑料。每一个人都知道一点点,但都不清楚全局。在人类社会中,通过交换和专业化,我们形成了一种技能——去做我们不理解的事。这跟语言不一样。通过语言我们可以交换意见以便理解彼此,但是在技术方面,我们实际上做的是超出我们能力的。

在Matt看来,关于智商的争论很荒唐。个体的聪明程度对一个社会来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多大程度上人们可以彼此交流观点与合作。这相当于提出了一个“集体大脑”的概念。每一个人只是网络里的一个节点,是大脑里的神经元。观点在这里发生中转、相遇、交换,技术的进步就这样一字节一字节地进行着。虽然在未来,还会有灾难,有战争,有坏的事情,但是随着思想交换的能力飞速发展,技术会一直进步,人类的生活水平会不断提高。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理智的乐观者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