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非洲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 资本投资的慈善力量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关于耐心资本主义(patient capitalism)的TED演讲。从上周开始,原来周四专栏的组稿人李君(Li Jun)将担任“今日TED演讲”编辑部的协调人,负责统筹周一至周五的每日专栏。你现在可以发邮件至lijun at TEDtoChina dot com联络她。Thursday@TEDtoChina专栏将由这周开始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本文作者为来自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她是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一直以来,物品捐赠、金钱资助等都是慈善事业的主要形式。然而, 正如古话所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慈善组织认识到,教给贫穷者一技之长,或者帮助他们建立能够良性运转的企业是使其脱离贫困的更优方式。这种“可持续”的帮助形式不仅可以让贫穷地区走上自给自足的发展道路,也可以大大减轻非营利组织的负担,最重要的是,自食其力让受惠者有了自尊和自主权。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曾就职于华尔街的大通曼哈顿公司,却在八十年代放弃了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带着“拯救世界”的梦想来到非洲。几次碰壁之后,在卢旺达,贾桂琳听说了一个由20个当地妇女经营的糕点房,然而她到达那里发现,糕点房实质上不过是通过好心人的帮助勉强维持罢了。于是她开始和那些妇女一起建立真正独立运营的生意。她们把自制的油炸圈饼拿到市场上去卖。在此过程中,贾桂琳提供各种培训以使她们能够自己操作生意,并且注重倾听她们的声音,鼓励自主选择和独立决策。很快,这些妇女们就找到了自己的经营之道,获得了成功。

贾桂琳提到,这段经历教给她三件事:第一,自尊对于人类来说比财富更重要。第二,传统的公益资助形式永远无法解决贫穷问题。第三,市场本身也并不能解决问题,慈善事业的支持是必要条件。正是基于这样的反思,贾桂琳于2001年建立了非盈利组织聪明人基金(Acumen Fund). 她用长期资本投资(Patient Capital)的方式为传统公益与资本市场架起桥梁,以从根本上永久性地解决世界贫穷问题。几年以来,Acumen Fund从个人、公司以及各种组织集资,然后将这些资本投给为低收入者提供各种廉价服务的盈利或非营利组织。


TED.com: Jacqueline Novogratz on patient capitalism (已有全文简体汉译字幕)

ABE公司(Advanced Bio-Extracts Limited)就是 Acumen Fund曾经投资过的一个成功案例。有一种原产于远东地区的艾属植物,对于治疗肆虐非洲的疟疾非常有效。于是,几个非洲农民自发地研究在非洲种植这种植物,并成立ABE。经过多年的努力,在获得资本投资以及各种技术支持之后,ABE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它通过了世界水平质量检测,证明其所生产的艾属植物可以用来生产治疗疟疾的药物 Coartem。 ABE公司的成功运营不仅降低了生产Coartem的成本,有利于减缓非洲大陆的疟疾传播,而且也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改善了几万名百姓的生活。

另一个案例是生产高质量蚊帐的日本住友公司。基于社会责任感,他们提出为非洲人民生产蚊帐,通过防蚊虫的方式减少虐集的传播。在“A到Z公司” (A to Z Manufacturing Company)和美国埃克森石油公司 (Exxon) 的共同努力下,这一想法得以实施。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则购买了全部产品免费派发给非洲的孕妇及儿童。这样一来,蚊帐年产量很快达到八百万,并且为社会提供了五千个工作岗位。

然而,人们很快认识到,这种完全依赖联合国的模式难以长久,于是住友公司和Acumen Fund开始另辟蹊径。他们决定倾听市场的声音,看看买方出价可以达到多少。经过试验,市场给出了答案 — 在这个百分之八十的人日均生产力不到两美元的地方,大多数人愿意花一美元去购买蚊帐。尽管产品及销售的成本达到六美元,住友和Acumen Fund还是选择了以一美元的价格售卖蚊帐,因为这样一方面通过市场发配有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成本,而且独立运行使得这个项目具有了可持续性。更重要的是,购买,而不是免费得到蚊帐,使得受惠者享有自尊。

贾桂琳在这篇演说中提出的“让资本投资发挥慈善力量”的想法有许多创新之处。传统的公益提倡人们捐钱捐物,而贾桂琳从事慈善事业的初衷,在于利用自己丰富的经济知识和敏锐的商业眼光帮助贫困者建立能够独立运营的企业,使其真正实现可持续的自给自足。传统的经济学告诉我们,具有较大“正向外部性”(Positive Externality)的事业,往往因为获利空间小而不得不由政府或慈善机构承担,而在 Acumen Fund参与投资的众多企业中,许多都做到了兼顾社会利益与自身利益。截至到目前为止,Acumen Fund已经投资了26个蓬勃发展的企业,帮助了超过三千六百万百姓。

在当今中国社会,投资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然而,绝大多数的投资都集中在纯商业领域。贾桂琳的Acumen Fund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首先,投资于带有公益性质的企业意义非凡。虽然可能短期难以获得利润,但长期来看,这些企业潜力非常大 — 贫困地区物资匮乏,企业开发的产品往往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另外,当地劳动力成本也较低,住友公司就是很好的例子。因此,做好成本控制,加之多方帮助,这些企业也可以盈利。而且,其对于整个社会的正面效应不言而喻。因此,这样的投资非常有价值。第二,“授人以渔”的方式应该是今后慈善事业的趋势。因为唯有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并且让贫困地区的人民获得自尊及自主权,促进个人及全社会的发展。

相关链接

2009年5月8日:《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2009年9月15日:《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脱贫新视野

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Fund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x环球报道] 连线非洲–访谈TEDxYouthInspire

本期TEDtoChina访谈的受访对象为非洲大陆的TEDxYouthInspire会议的媒体协调人Sharon Brooks。从今年8月份开始,我们开始新的栏目“TEDtoChina访谈”,这个栏目将采访TED演讲的翻译者/校对者, 本地TEDx活动的组织者和演讲嘉宾,积极参与TED传播事务的粉丝,以及与TED演讲人有联系的相关人士。从本期开始,我们也将采访对象从本地TED粉丝社区拓展到全球TED粉丝社区。海外部分的采访将由新成立的TEDtoChina Global小组负责执行。这个小组主要有海外的志愿者组成,主要负责TEDtoChina英文网站的建设,以及和全球TED社区的联络。目前这个小组由刘佳(Jasmine Liu)负责,如果想要加入这个小组,请联络Global at TEDtoChina dot com。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他的自传《慢慢自由路》中曾这样写到:“当一个人才华横溢,又心存良善,就如同双剑合璧,将所向披靡。” 即将于2010年在加纳首都阿克拉举行的TEDxYouthInspire,选用这一句中的“A Good Head & A Good Heart”作为主题,将展示卓越的青年领袖如何在心灵诚实之上用激情创想为光明未来创造无限可能。

“A good head and a good heart are always a formidable combination.” – Nelson Mandela, former South African President, Long Walk to Freedom

TEDxYouthInspire会议策划人Raquel Wilson表示:“对于年轻人来说,认识到自己是本地和全球社区的领导者这个角色非常重要。”作为非洲大陆第一场专门面向年轻人的TEDx聚会,TEDxYouthInspire将提供一个绝佳的平台,让青年人分享他们的故事和经历,通过协作,激励他们把成功的社区改革实践推广到全球,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大家庭作出努力。

为期一天的会议,将免费向注册者开放,演讲人和与会者的年龄将限制在14至30岁之间。会议形式也将秉承TEDx的宗旨,邀请优秀的青年思想领袖,艺术家,科学家,和创业者,以时限18分钟的惯例讲述他们的人生故事。除此之外,现场还将举行艺术表演,并播放历届TED会议上的精选演说。

本期的TEDx环球报道,TEDtoChina以邮件的形式采访了TEDxYouthInspire的媒体协调人Sharon Brooks:

1.

TEDtoChina:
怎么会想起要办这样一个针对年轻人的TEDx会议?你们这个三人团队相互间是怎样认识的?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Sharon:
事情其实缘起自2009年的初夏。当时我们的策划人Raquel Wilson正在南非,为African Diaspora基金会从事青年问题和性别平等的咨询工作。有一次,她和朋友聊起要为南非青年人建立一个协作的平台,初步计划在位于南非东南部的海港城市伊丽莎白港举办一次青年艺术峰会。然而当调查工作进一步深入,他们发现南非年轻一代所取得的成绩真令人刮目相看。于是,他们继而想把这个艺术家峰会扩展成领袖峰会。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要采用怎样的会议形式才能真正实现年轻人之间的深度互动。非常巧,Raquel在那时发现了TEDx--这个恰好能符合非洲青年人需要的会议模式。

而与此同时,Raquel还在思考怎样才能把几个非洲国家的年轻人联结起来,让他们彼此鼓励,彼此成长。最初我们准备用即时传讯的流媒体技术,将埃塞俄比亚、南非和加纳三个国家的会场连通。不过经过三个月的努力,最终只有加纳的会场得以确定。原计划的三国峰会最后变为了一国,最遗憾的是,作为这个会议兴起点的南非最后被撂到了计划之外。

关于我们三人的相识和团队的组建,则归因于网络,因为当时 Raquel在网上发帖寻找协作伙伴。目前,我居住在美国洛杉矶,负责一间金融报纸的媒体事务。我们的另一位伙伴Worlali Senyo就来自加纳的阿克拉,他是一位调研分析师和科技会议策划人,目前负责TEDxYouthInspire的会场协调工作。

2.

TEDtoChina:
加纳首都阿克拉会不会成为TEDYouthInsipre的永久主办城市?

Sharon:
我之前提到加纳是我们最初计划的三国峰会中的主办国之一。当我们向三国可行的会场递交提案后,位于阿克拉的加纳-印度科菲安南信息与通信技术卓越中心(Ghana-India Kofi Annan Centre of Excellence in ICT (AITI-KACE))是最快给我们回应的。在加纳,年轻一代正在领导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技术变革。拥有一流硬件设施的AITI-KACE不仅能为教科研提供优质的活动场所,而且也是非洲信息与通信技术应用研究的桥头堡。因此,该中心作为我们的会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不过目前我们还不能肯定阿克拉会不会成为永久主办城市,因为我们更想把TEDxYouthInspire带到各个不同的地区去。或许在2011年,你会在美洲、亚洲、或澳大利亚发现我们的足迹。

3.

TEDtoChina:
你们计划多久举办一次这样的会议? 有没有草拟的时间表?如果有的话,你们是如何规划的?

Sharon:
目前还很难说,我们需要等到TEDcYouthInspire加纳会议的成功举办后,对其进行评估,才能为2010以后的会议做详尽安排。不过如果我们真能每年举办一次的话,我们希望运用协作工具和视频技术把几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组织到一起,就像是我们当初设想的一样。

4.

TEDtoChina:
目前会议演讲人方面有哪些安排?你们准备如何与会议参与者建立长期的关系,TEDxYouthInspire准备在听说--分享--行动这个过程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Sharon:
我们邀请的演讲人年龄都限制在30岁以下,而这其中有些还不到18岁。这个月底我们将开始逐步公布确定的演讲人名单。另外Raquel正在和一位开放空间技术(Open Space Technology)专家商谈如何为TEDxYouthInspire的参与者打造一个会后关爱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要在每一次会议举行后,为参与者提供相关的平台、指导和协助,以帮助他们能够继续交谈、彼此激励、并促成实践上的创新。

编者注:关于Sharon提到的开放空间技术(Open Space Technology),在思想和技术爆炸的现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下面附上一些资料,供感兴趣的朋友参考。

何谓开放空间?
革新的会议:混乱中自有创意
开放空间科技-引导者手册节选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by 余恺

是思想决定语言?还是语言决定思想?

这是我在教考研英语写作的时候,第一节课提的问题。大多数学生的回答,是思想决定语言,怎么想决定怎么说、怎么写。

暂且不谈这个问题本身存在非此即彼逻辑谬误。思想决定语言只是幻觉。实际上,往往是话语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再决定我们的语言。

例如,当我们在谈到非洲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在尼日利亚女作家Chimamanda Adichie题为《单向度叙事的危险》的TED演讲中,提到她在美国的遭遇:刚到美国读大学时,同宿舍的美国同学惊讶于她流利的英语,她哭笑不得,要知道尼日利亚的官方语言就是英语;美国同学想听听尼日利亚的部落音乐,Adichie欣然拿出一盘录音带,听了之后美国同学大为失望,原来非洲的部落音乐就是Mariah Carey的歌。

在尼日利亚内战结束的七年后,Adichie出生在当地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是一名管理人员。良好的家庭背景让Adichie自小就爱上了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其中大多数是英美文学。对阅读的热爱是很多作家的共同童年回忆,小Adichie七岁的时候开始模仿所读的故事写作,在她稚嫩笔触下的人物都是蓝眼睛、白皮肤,在雪中玩耍,喜欢吃苹果,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天气:“今天的阳光是多么宜人”。


TED.com: Chimamanda Adichie: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尽管尼日利亚从不下雪,人们喜欢吃热带水果比如芒果而不是来自温带的苹果,天气从来不是一个话题,而阳光从不宜人。是Adichie所阅读的英美童话中的语言塑造了小Adichie的思想。

Adichie长大后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还获得过麦克阿瑟天才奖。但在美国的遭遇让她意识到美国人心目中非洲的形象就是“美丽的风景、漂亮的动物、难以理解的人们、无休止的战争、极度的贫苦和艾滋病、无法自我表达、等待拯救、被白人拯救。”

而在美国的经历对Adichie的另一个影响是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非洲人,而在之前,她认为自己是尼日利亚人。在大学上课的时候,每当非洲被提及,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身上,不管提及的主题是纳米比亚还是埃及,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我能够给出解释。在美国人的心目中,非洲的国家线模糊一片。

美国人对非洲的想象是美国大众传媒的话语影响的结果。在美国主流的电影和电视系列中,非洲的影象被简单化、固定化和符号化。无论是《战争之王》还是《黑鹰坠落》中非洲连绵不断的战争、还是《迷失》中来自非洲的人物MrEko,都不断单向度地强化非洲的形象。诚如Adichie所言:“我不认为如果你可以通过看电影的方式了解非洲,比如从Leonardo DiCaprio的《血钻》中了解塞拉利昂。”

单向度描述单一化了人们的思想,让观者失去了全面的图景。而在麦克卢汉所言“媒体即信息”的时代,缺乏深度思考让人们甚少质疑和反思媒体的正确性。话语产生的同时伴随真理的产生,掌握话语的权力即意味着掌握产生真理的权杖。

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中引用马克思表述农民阶级的困境的语言描述西方语境中的阿拉伯世界,同样适合于在全球化语境中沉默的非洲人:“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或许从作家莫言不久前在法兰克福书展中的主题演讲的故事中可见端倪:

一百多年前,德国人占领山东。中国人传说,这些人没有膝盖,只要用竹竿捅倒,就再也爬不起来。另外,他们的舌头是分叉的。后来我带着几个德国留学生回乡,爷爷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说,原来德国人是有膝盖的,舌头也没分叉。我随即询问德国留学生,你们的祖辈对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是什么印象。德国朋友说不出来。我跟他们讲,自己曾在意大利看过一幅画像,里面的中国人住在树上,垂着长长的辫子,脸颊像鸟。

妖魔化话语的反面是虚幻的美好化。在2004年西班牙瓦伦西亚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批判话语分析学术大会上,来自西北师范大学的Liu Yongbin提交了一篇关于中国小学教育课本中的话语分析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Liu先生分析了中国小学1年级到6年级语文共12册303篇课文,归纳总结了五种话语模式:美丽的自然风光、伟大的文化和人民、勤劳和牺牲精神、幸福的生活,而处于话语中心体系的是对祖国的热爱。

按照本尼迪安德森的说法,所谓国家,就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国家的国民以文本话语和媒体话语的方式分享着共有的想象。而教育,无非是通过文本的学习,强化国民的身份认同。这本无可厚非。

刘老师在论文中提出的真正问题是: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中,贫富差异、生活的艰辛、社会的不公、腐败现象,与课本中所描述的美好存在巨大的落差。是否应该在教育中,渗入一些批判性的思维,对现实的描述,让孩子们在离开课堂,回到家里,面对生活的艰难,还有勇气和奋斗的决心,避免在课本话语所引导的美好想象与残酷现实的对比中对教育产生不信任进而孕育出犬儒的态度?

无论是负面简单化的话语或是过分的美好化的话语,背后都隐藏着权力的意志。法国理论大家福柯在穷尽毕生的精力研究现代社会中话语、知识、真理和权力之间的隐匿关系后,指出:“问题不在于改变人们的意识,即人们头脑中的东西,而是在于改变有关真理生产的制度、政治、经济规则。”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简介
2007TED非洲大会专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脱贫新视野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是一位实业家,我们之前也曾介绍过她的TED演讲。今天介绍的是她在2009年的TED大学演讲:

演讲视频:

Jacqueline Novogratz on escaping poverty

贾桂琳说,虽然她过去的20多年里一直在做脱贫相关的工作,但是,对于如何定义贫困这一问题,她依然感到十分困难。很多时候,一提及贫困,人们想到的就是金钱,比方说日均收入在一美元或两美元以下,我们就称之为贫困。但贾桂琳认为,收入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元素,而所谓贫困,更重要的是一种缺乏选择的状态、一种自由的缺乏。

她提到她在肯尼亚的一段经历。她和摄影师来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郊区的一个叫Mathare Valley的贫民窟,那是一块一英里长、0.2英里宽的地方,里面居住着50万贫民。他们世代居住在这个地方,通常是一间屋子里居住着八到十个人。那里盛行娼妓、暴力以及毒品。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还是通过各种商品买卖获得一定的收入,供他们的孩子上学念书。

贾桂琳说,她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叫简的女人,简的面容非常亲善,让贾桂琳感到非常震撼。简自述自己的故事,说她曾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上一名医生,另一个是成家立室。但是她的丈夫很早就抛弃了她,剩下她和她的孩子,她们回到了贫民窟的居室。简则通过提供性服务维持一家的生活。她坦言,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此带来的种种屈辱与不公正待遇。

到了2001年的时候,简的好朋友向她介绍了一个叫Jamii Bora的组织,该组织向穷人提供小额信贷,这为贾桂琳打开了一扇窗户。她用一年时间积蓄了50美金,而后向该组织提出贷款申请,她用贷款的钱买来一台缝纫机,并且从二手布料市场买来一些廉价的长袍,而后给它们加上花边等装饰,最后将改过的衣服卖出去。这些衣服的销售还相当不错,简也从中赚得一些金钱。现在,简每天可以赚得四美金,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不算贫困了,但她依然生活在那个贫民窟里,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世界。

后来,Acumen基金会以及其他一些组织为这些人提供贷款,帮助她们修建低成本的房子。当被问及入住新房子会否感到害怕时,简的回答是:“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我没有经历过?我是HIV病毒感染者。我经历过所有的这一切。我会失去什么吗?我会怀念那些暴力以及毒品吗?我会挂念没有隐私的日子吗?我会眷恋不知自己的孩子安危的日子吗?要是给我十分钟时间,我马上就能整理好行李,随时可以走人。”贾桂琳问简如今对于她当初的两个梦想有何新想法,简的回答是:“我当初想当医生,是因为我希望做一个可以服务社群,为他人带来疗救的人。而现在我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非常珍惜,我每周会有两天时间用来为艾滋病病人做咨询。我会对她们说,看,你们都还活着!既然你还活着,你就应当服务社会。”简虽非医生,但她给予他人的也许比医生开出的处方更为有意义,因为她在传递希望。

在演讲的最后,贾桂琳提到了当下的经济危机。她说,很多人在经济危机面前感到害怕,但假如像简这样生活在如此困难的地区的人都能有希望,那么简也许还能为我们所有人带来启示。她的故事告诉我们:贫困并不是意味着你就只能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因为当我们所在的系统发生故障时(比如如今的金融体系),恰恰是一个发明创新的良机。我们可以抓住这一良机,建立一些可以惠及全人类的服务以及产品。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为无数在水深火热中奋斗的人们提供更多的选择。贾桂琳相信,这恰恰也是尊严的开始。世界各地像简这样的人们为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启迪,我们都准备好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曼纽·扎:战时儿童的激情演唱

Emmanuel Jal 曾是一位战时儿童,后来被一位叫Emma McCune的英国救援人员拯救出来。他以音乐作为手段,唤起人们对苏丹战时儿童的关注,并发起倡议,希望更多人参与到苏丹教育事业中来,因为他相信,唯有教育,才能让苏丹真正走向和解与自由。

以下是Emmanuel Jal在TEDGlobal 2009上的演讲汉译稿,翻译:Tony Yet,演讲视频:http://www.ted.com/talks/emmanuel_jal_the_music_of_a_war_child.html

大家好,我叫Emmanuel Jal。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要讲述一个让人倍感痛楚的故事。我写了一本书,告知世人这一故事。我也四处游走,就像今天这样,讲述我的故事——这是一个艰难的旅程。而最容易的就是通过音乐来讲述这一故事。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战时儿童。

我之所以要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在我住的村子里,有一位老奶奶,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是,没有任何的报纸报道她的故事以及记述她的痛苦。还有一位年轻人,他希望给社会带来改变,但是他找不到一种方式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他不会写字,也没有互联网、Facebook, myspace或YouTube来帮助他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另外一个动力就是我自身的梦想,我经常听到死去的人的声音:“别放弃,要继续前进。”有的时候,我也曾想过放弃,因为我不知道这一旅程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我出生在最为动荡的年代,那时我的祖国正在经历一场战争。我那可爱的村子在战火中被烧光。我五岁那一年,亲眼看到我的姨妈被强奸,我母亲则被敌军绑架,而我的兄弟姐妹则被隔离。直到今天,我依然未能见到我父亲。每天看到人们相继死去,我母亲老是在哭。我就是在这样一种充满暴力的环境下长大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战时儿童。八岁那一年,我成为一名童子军。我不知道人们为何要打仗。我只记得自己小时候看到的那些残暴的景象,那些图景在我的脑海打下深深的烙印。我去到童军训练营的时候,我说,我要杀掉尽可能多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人。训练营的日子非常艰辛,但是我坚持下来,因为我希望为我的家人以及我的村子报仇。

可幸的是,情况现今有了改变。我找到了真相——杀害我们的不是穆斯林或阿拉伯人,而是那些坐在遥远的地方操控着整个局势的当政者,他们通过宗教信仰来挑拨离间,因为他们希望从我们这里获得石油、钻石、黄金以及土地。得知这一真相之后,我有两个选择,要么是继续怀恨在心,要么是抛弃仇恨。我选择原谅。今天,我会和穆斯林一起唱歌,我和他们跳舞。我们制作了一个片子,叫《战时儿童》,就是由穆斯林出资的。战争带给我的伤痛已经消失。

好,我的故事讲完了。接下来我希望带给大家一篇诗歌,名字叫《被迫犯罪》,那是我的专辑《战时儿童》里面的一首曲,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故事。那时我们没有食物,我不得不吃朋友的肉来维持生存。一开始我们有400人,最后生存下来的就只有16人。希望你们能够听得到我的心声。

我的梦想就是折磨,
我的声声哀鸣。
回荡在我耳边的,
是被杀害的朋友的叫喊,
Rua, Ruda 在我身边 死于饥饿
在暴力统治的森林,在战火燃烧的平原,
上帝能否听得到我的呼喊?
饥饿诱使我去吃腐烂的死人肉,
那是我死去的战友,
他曾给我以安慰,
我们曾一起到村里掠夺,
杀鸡、杀羊,
看到什么就宰什么。
我知道这样很粗暴,
但是我们需要食物,
战争迫使我们去以极端的方式来生存,
那是一种罪,但却是为了生存,
有时候,你失败了,才会成功。
不要放弃,不要低头。
七岁,我离开家门,手里拿起一支AK47,
睡觉的时候,我也是一只眼闭一只眼开,
随时躲避敌军的追捕。

我看到我的亲人在战火中死去,
但是我没有看到死人,
至少没有看到我杀害的人。
但我会沉思,
我不会沉沦,
机关枪在我的耳际如轰雷般响起。
我是年轻的孩子,孱弱的身体,
我永不会忘记,
将领高举的手和他的指令:不要退却,不要投降

我承担着这痛楚,
没有妈妈的战时儿童。
他们还在战场上拼搏,
我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我只知道去奋战,
就如一位爱国的战士。

我呼号,我反抗,
日日夜夜。
有时候,我不得不干坏事,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让好事变为可能。
我感觉我生活在梦境中,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算是一个人。

我们是达尔富尔的孩童
你们在电视上看到我们饥饿的肚皮
因为你们 我才坚持奋战

我就这样离家,
也不知何日可以回去,
我的家园被战火焚毁。
我所知道的音乐,
就是炮弹声以及枪击声。

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我也不再一一为之哭泣。
我问上苍,
我到这个世界是为什么?
为何我的同胞如此贫穷,
为何,为何?

别的孩子在阅读中学习,
我从战火中学习,
我吃过蚯蚓、老鼠、蛇,
任何活着的动物,
我都吃过。
我知道这是让人羞赧的事情,
但是我该谴责谁呢?

这就是我的故事。

(鼓掌)

谢谢大家。

音乐是使得我不断向前的动力。

音乐是拯救我的良方,它让我看到了天堂之所在。音乐带给我快乐,它让我看到了重新成为孩子的可能。我也能在舞步中感受音乐。音乐是唯一能够直接进入你的心灵的东西,它可以影响到你的心灵以及你的灵魂。它可以影响你的生活方式,甚至你自己也不会觉察。它可以让你从床上弹起,让你脚底生风,而一切都是无意识的。

我把音乐的这种力量跟爱的力量相提并论。爱是不会歧视的。就算你爱上了个青蛙,也不过如此。

我第一次发现音乐之魅力,那是当童子军的时候。我仇恨北部的人们,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恨他们的音乐。我们会跟随音乐的节拍起舞,有一次,来了一位阿拉伯歌手,他为我们唱歌。我们就在他的歌声中起舞。现在,我也是一位歌手,我深知音乐的力量。

我经历了一个艰苦的旅程。今天是第233天,这些天来我只吃晚餐,不吃早饭和午餐。。我在发起一场运动,名字叫《失去方有获得》(Lose to win.),我个人必须失去,唯有如此,我才能赢得这一场运动的胜利。我把我的早饭和午餐捐给一个我发起的慈善组织,我们希望在苏丹建一所学校。我这么做,在我家乡的人看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他们每天都只吃一餐。到了西方以后,我还是只吃一顿饭。而我家乡的孩子在听BBC或其他电台的时候,假如他们听到一个消息说我吃早饭了,那就表明他已经有足够的钱,为我们建造学校。我就告诉自己,我不要吃早饭。我本以为自己够出名的,可以在一个月之内筹得这笔资金。但是我错了。事实上,我们经历了232天,但是我对自己说,不要放弃。我们在Facebook, myspace上面建立了这一运动的论坛。各地的网友纷纷捐款,有的捐3美金,最少的捐了20美分。有人成功的在网上捐出了20美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一举动依然让我感动。

我坦白,我愿意为此而牺牲,这就是我眼里的教育之意义。我知道教育可以为我的同胞带来什么,它可以启迪一个人,给予人机会,使之可以生存。我的国家在几十年里一直裹足不前,我们依靠救援来获取粮食。你可以看到,20岁、30岁的人都依靠联合国的粮食救援维持生存。假如我们只是给他们粮食援助,无异于谋杀一整代人。假如你们真心要帮助我们,请给我们工具吧。为农民送去农具吧,那里有雨水,他们可以通过耕作获得食物。在非洲进行教育的投资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培养出一个能力强大的团体,这一团体可以推动一场革命。要知道,那些发动战争的老人迟早会死去。投资非洲的教育事业吧,那将彻底改变非洲。这就是我的呼唤。

为了完成这样的使命,我发起了一个叫GUA-非洲的组织,这一组织的任务就是帮助儿童重返校园,也有的上了大学。很多都曾经是战时儿童,也有其他我们认为值得支持的对象。我希望真的行动起来,与其他有共同理想的人一道,这就是我改变世界的计划。

我剩下的时间不多,我希望演唱一首歌,我希望大家可以站起来。我希望可以为一位英国救援人员Emma McCune歌唱一首,正是在她的帮助之下,我才得以来到这里。我唱这首歌,就是为了向大家展示一个改变的故事。她来到苏丹,深刻的感受到教育的价值。她说,要改变这里,最有效的办法是为这里的妇女和儿童提供教育,使得她们可以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卷起一场革命。她还从苏丹人民解放军那里救下了132个儿童,我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所以,此时此刻,我希望为Emma献上一首曲。你们准备好了吗?(观众:)准备好了!

(音乐)

让我们给Emma McCune以欢呼吧,
那是一天的下午,
我站在这里,
因为你救了我,
我为你的举动感到骄傲,
感谢你,
祝福你。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你也许在电视机前看到我,
看到我那饥饿的肚皮,
看到我眼里的苍蝇,
看到我那大大的头。
你看到了我,
我不过是其中一个饥饿的孩子,

感谢上帝派出这样一位天使来拯救我,
我现在有了生存的理由
我比任何人都懂得生命的价值
我终于有了机会站稳双脚
我要飞跃高山

我不是天使
但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天使
我要成为像Emma McCune那样的天使

那时的我,
就在饥饿与疾病的边缘挣扎,
我将会成为,
另一名不起眼的难民。
我站在这里,
因为有人在乎这一切,
我站在这里,
因为有人在乎这一切。
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Emma McCune,
他们乐意拯救一位孩子,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还记得我小时,不能读书不能写字;
现在我已长大,受了教育,
天空才是止境,无人将被此阻挡。
我祈祷这一天的到来,世界终于有了智慧,
给穷人以帮助,而不是互相对立。
不要空等政治家来解决一切,
因为那不会发生,
他们只会端坐在皇帝椅上,
畅饮香槟,
骗取百姓。

我是一位战时儿童,
但我也有我的尊严。

我想再次表白,
要不是Emma救了我,
我将成为非洲大陆的一具死尸。

站在后面的朋友听得到吗?
我们大声喊,为Emma欢呼吧!

好,再来!我马上要疯了!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我也许会因为饥饿或疾病而死去,
我也许会失去教育的机会,
成为一位普通的难民……

(鼓掌)

谢谢大家。是上帝的爱拯救了我这个孩子。

参考阅读:

Child soldiers: the Art and arts of healing: http://www.abc.net.au/rn/allinthemind/stories/2009/2582449.htm

Emmanuel Jal 个人网站:http://www.emmanueljal.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卡柏·卡迪尔:手机——战胜贫穷的利器

伊卡柏·卡迪尔(Iqbal Quadir)是一位来自孟加拉的企业家,他是乡村手机项目(GrameenPhone)的创始人。

富国过去60年都在向非洲发放经济援助款,但是这样的援助从总体上看,并没有解决贫穷的问题。《在增长的迷雾中求索》一书的作者曾在世行工作了20年,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发展中国家出现实质的经济增长。因为通过外国援助发展起来的发展中国家,大多难以依靠这样的模式去找到发展的道路。

那么为何事情会是这样子呢?欧洲的历史或可资借鉴。500年前,新技术的发明,为平民带来了巨大的力量,那时候的欧洲出现了很大下层民众与统治阶级的斗争。民众要求统治者去除架子,经过很长时间的谈判,才最终有了民主、资本主义等事物。


TEDTalk: Iqbal Quadir Fights Poverty with Technology

欧洲之所以在过去的一千年里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乃是因为统治阶层逐步走下神坛,而底层民众则获得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国富国穷》一书对此有详细的阐述)过去60年里,经济援助则恰恰带来了与此相反的后果。它只是给统治者以更大的权力,而底层的民众则往往被忽略了。接受发展援助的政府没有动力去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因为他们的钱是国外给的,几乎所有的产油国都是这种情况。政府富了,民众则还远远未能受惠。

基于这样的事实,卡迪尔认为,经济发展应当遵循这样的原则,即民有、民治、民享。假如普通的市民也能结成一张网,通过网络联系起来,也能使他们的生产效率得以提高,使得事情变得好起来。

这就是卡迪尔立论的背景。

当卡迪尔还是小孩的时候,有一次因为母亲生病,需要步行5个小时去到相邻的村子去找医生。后来他去了美国,在华尔街工作,每当计算机网络瘫痪的时候,都需要拿着一个软盘来回拷贝资料。当卡迪尔将这两者放在一起想的时候,他有了一个顿悟:连接即生产力(Connectivity is productivity)。手机本身也因此而成为了一种对抗贫穷的利器。试想一下,没有电话的年代,有多少人力物力和时间因为通讯工具之匮乏而被浪费(卡迪尔自身那个例子就是很好的说明)?

1997年,卡迪尔创立了乡村手机服务体系,为孟加拉8000万的农村居民提供电话服务。由于人与人之间通过电话可以非常方便地取得即时的联系,生产力也大大提高。亚当·斯密曾提出,专业分工之细化可以带来更高的生产效率。卡迪尔则认为,人与人之间有了连接(可以是通过交通工具,也可以是电话),才能相互间产生一种经济上的依赖,由此才有分工之细化,最后才有生产效率之提高。

很多人质疑,孟加拉的农民是否有能力购买手机这样的通讯工具。但卡迪尔认为,只要它是一个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的工具,农民就有能力去购买。他举了一个类比,就是很多美国人买车,都是借贷买的,但他们愿意这么做,因为汽车是一个能够提高效率的工具。同样,孟加拉的农民也可以这么做。

这一做法正是自下而上、通过技术来为社区带来改变的最深刻的例子。卡迪尔说,电话可以带来三重意义上的改变:其一,提供商业机会;其二,把乡村与整个世界取得联系;其三,久而久之,可以培养出一种企业家精神。

最后,卡迪尔用了一组对比来总结他的演讲:

这是一组非常有趣的对比,大家可以细细思考个中的内涵:

有些人以为:

政府需要为国民提供成本不是很高的基础服务;
政府需要为私营企业发放补贴;
穷人只能是接受捐助的一方;
很多服务穷人是用不起的;
穷人大多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做不了啥事;
穷国需要经济援助。

但事实上:

私营企业也能提供基础服务;
私营企业可以为国家库房增加收入;
穷人也是财富;
有了穷人的参与,基础服务的建设费用也能降低;
穷人非常好学,并且不轻易放弃;
通过建立企业制造的GNP远大于接受经济援助的数值。

这是一位智者总结出来的教训,也许你不一定完全认同,但至少值得我们去思考。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是TED策办人克里斯·安德森的妻子,她多次在TED大会上发表演讲,主要是谈及扶贫这一议题。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曾长时间在非洲工作,并且还是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Fund)之创始人。她在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上重点论及了她对非洲的热爱以及对于人们简单化的讨论非洲问题的憎恨。

Jacqueline Novogratz: Tackling Poverty with Patient Capital

她一开始的时候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年轻的时候,她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抱着一堆诗集以及一部吉他,她来到了非洲。在科特迪瓦,她决定自己要通过拯救非洲来拯救世界。但是她很快发现,非洲人并不需要别人去提供救援,尤其不愿看到像她那样的人。

后来她去了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她也学会了更多的东西。她去到一家由“妓女”开的面包店做事,去到那里跟面包店的人相处久了以后,她才发现,那些“妓女”其实更准确的说,是“没有结婚的母亲”,而我们称呼别人的方式本身,就能改变彼此之间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她发现面包店是一个慈善机构。她帮助那里的妇女学会迎合市场需求,制造出人们更愿意购买的产品。后来,那些妇女赚得的钱达到全国平均工资的四倍。

而这一过程本身也是一个营销的过程。贾桂琳讲述了她自己拿着普通塑料篮子站在街头卖甜甜圈的故事。跟她一起出来的女人会对她说,“有谁会从一个高大的白人女子那里买甜甜圈?”这时候,贾桂琳就教她身边的妇女去聆听市场需求,制造出新式的产品。她同时也学会了,“当一个人依靠救济生活的时候,他是很难说清楚自己需要点什么的。聆听不仅仅是等待,学会以更优的方式去问问题,这一点同样很重要。”

提到自身的一些感悟,贾桂琳作出了以下几点总结:

*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对于一个发展中的非洲而言,单单依靠经济援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单靠市场本身也不能解决问题。

贾桂琳创建的聪明人基金会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则:它是一个非盈利的投资性基金,筹集资本用于搞社会企业。聪明人基金会已经创造出了20个商业领域的两万个就业岗位,并且为数百万人提供服务。贾桂琳讲述了聪明人基金会的两个投资故事:

其中一个是肯尼亚高级生物提取公司,该公司主要是生产一种能够从中提取青蒿素的植物,用青蒿素可以有效的治疗疟疾。而非洲每一年因为疟疾就要蒙受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因此做这一件事是很有意义的。而种植这一植物的农民,则可以获得比种麦子高出四五倍的收益。这家生物提取公司是成功的,但是他们也遇到了财政上的危机,这时候,聪明人基金会就为他们提供紧急援助,帮助该公司度过难关。

聪明人基金会的另一个投资项目是A to Z Manufacturing,它是Sumitomo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他们专门生产蚊帐。这些蚊帐最初仅仅在东亚地区生产,该公司在非洲开展尝试,生产迎合非洲本地需要的蚊帐。现在(2007年的时候),每一年生产800亿套蚊帐,拥有5000名员工,并且90%的员工是女性。

但是这样一个商业模式还不是可持续的,因为它所有的产品都是卖给联合国的机构。假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其他机构不再继续购买蚊帐的话,他们的产品就不能卖出去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尝试直接把产品售给消费者。这些蚊帐的生产成本是6美金,运输成本是6美金,而市场调查则显示,人们只肯花1美金来买蚊帐。那么你是直接按1美金的价格买出去,这样就得付出高昂的补贴成本,还是直接将蚊帐派发出去?这些都是聪明人基金会正在寻思的问题,他们正在尝试把市场跟慈善结合起来,使之达到最佳的社会效果。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的文章,文中的超链接为编者所加。

压题图片来自Flickr photo
http://www.flickr.com/photos/hulagway/149537885/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佛朗科·萨其:诺莱坞的故事

佛朗科·萨其(Franco Sacchi)是一位意大利制片人,他拍摄了一部名为《这就是诺莱坞》的影片,记述了发生在非洲大陆的影视创新的故事。他因此被请到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现场,与众人分享他看到的非洲好莱坞——诺莱坞(Nollywood)的故事。

可能大家都知道好莱坞,也有少部分人知道宝莱坞,但是,知道诺莱坞的人可能就不多了。但事实上,尼日利亚的诺莱坞却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电影生产基地。单单是2006这一年,那里就诞生了2000部电影,有些统计认为,这一新兴的电影基地的价值在2.5亿美元。诺莱坞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就业机会,并且还在继续发展。但诺莱坞最为出众的一点,还是在于它完全是由底层自下而上的发展起来的,没有政府或外部的支持,经历了相当多的挫折,并且诺莱坞现象恰恰又出现在尼日利亚经济最困难的一个时期。

佛朗科·萨其说,他自己就是在非洲出生的,但是,他发现,当人们在谈论非洲的时候,似乎总是离不开几个固定的话题,比如贫困、饥荒等等。但普通民众的生活没有人去过问,也没有人去报道。后来,佛朗科有一次在报纸的财经版看到了一则关于诺莱坞的报道,感到非常振奋,于是就决定从电影入手,打破人们关于非洲的惯常思维(stereotype)。


Franco Sacchi on Nollywood

当佛朗科·萨其把自己做关于非洲诺莱坞这一纪录片的想法说给朋友听之后,他得到了正面的肯定。他的一位在《国家地理杂志》工作的同事对他说,“我在非洲拍了25年的影像,从未有其他地方能够带给我如此精彩的自然人文的风光。”

赫尔佐格曾经说过,我需要做电影,就像你们需要氧气一样。尼日利亚的制片人正因为做的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事情,因而他们能够把事情做得很好。佛朗科还谈到,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尼日利亚制片人不需别人教自己就通过摸索学会了这种低成本的制作模式,并且通过这样的模式拍摄出了非常成功的电影。

设想这么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上,生活之目的就是求得食物与安身之所,却没有其他的故事,没有炉边的谈话,没有神话传说,甚至没有小说。这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我认为,一个社区成功之关键,在于它有一班讲故事的人。我认为,尼日利亚的这些电影人本身就是这样一群人的代表。——佛朗科·萨其

压题照片来自Flickr photo
nigerian VCDs at kwako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埃里克·赫兹曼谈Ushahidi的故事

TED官方本周放出了一个来自TED University 2009的演讲,演讲人是Ushahidi.com 的创始人埃里克·赫兹曼(Erik Hersman)。


Erik Hersman: How texting and GoogleMaps helped Kenyans survive crisis

Ushahidi 是几位非洲程序员共同研发的,人们可以通过Ushahidi实时上传危机事件的动态,所有的动态消息都可以在Ushahidi的网上以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Google Map)呈现出来。Ushahidi 本身是一个开源软件及平台,通过这一平台,普通民众可以通过手机短信、电邮以及网络这几种方式,去报道发生在危机地区的最新动态。很多时候,在危机现场,媒体尚未到达,可是危机也许已经在不断的加剧了,在这种情况之下,Ushahidi这样的平台就显得非常有用了。在07年肯尼亚大选后发生的街头事件以及08年刚果东发生的暴力冲突这两次突发事件的过程中,当地民众通过手机短信息所报道的即时动态成为外界了解事态进展的一个很好的窗口。Ushahidi不但可以记录暴力发生的地方,还能记录发生在事件当地的和平行动。下面这个图就是很好的一个说明: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也曾经使用Ushahidi这一平台去跟踪08年底的加沙战争。今年印度大选期间,当地民间也使用Ushahidi这一工具去追踪和报道选举过程中发生的舞弊行为。Vote Report India就是由程序员、设计师、学者以及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组织搭建的,旨在促使此次选举走向公开透明。

感想:

08年四川发生地震的时候,极其需要危机管理系统,那时有人发现了一款叫Sahana的减灾信息管理系统,并且在IBM的帮助下,使得该系统在四川部署使用。像Ushahidi这样的系统,其实其应用范围远远不是局限于危机场合,在其他很多地方也能使用,这正是mashup的魅力之所在。

相关阅读:

Mr.6 关于Ushahidi的报道:http://mr6.cc/?p=3373

Jan Chipchase on our mobile phones | Video on TED.com

Erik Hersman的个人博客

AfriGadget:记录非洲本土的发明创造,《时代》周刊称,AfriGadget是2008年最优秀的50个网站之一

Swift: 另一个危机现场报道工具及平台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比尔·盖茨:走上慈善家之路

TED2009第一天的主题是“重启”(Rebooting),比尔·盖茨应邀到场发表了一个演讲,以下是该演讲的一个简述,编译自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的博客:

尽管盖茨参与的那场会议的主题是“重启”,但是,他并不打算讲关于计算机的东西(尽管人们一听到这个名字难免会生出这样的联想)。盖茨在TED大会现场给观众讲述了他参与慈善事业的故事。他首先提到儿童死亡的问题,1960年,全世界有1.1亿儿童出生,其中有2000万在五岁以前就走向死亡。五年前,全世界有1.3亿儿童出生,其中在幼年死亡的人数少于1000万,盖茨说,这是我们人类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期内取得的一个较大的进步。

盖茨关注的一个重点是发生在非洲的疟疾,这一疾病每一年造成了大量的儿童死亡。20世纪初的时候,疟疾也曾经是一种全球性的疾病,后来人们发现用奎宁可以治疗疟疾,到1970年的时候,这一疾病在温带地区基本被消灭。但是,非洲国家对此不加重视,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开展这样的项目。

盖茨在会场上散播了一些蚊子,他说,“没有理由仅仅是让穷人去体验被蚊子攻击的滋味……”。克里斯·安德森说,看来这场演讲的题目应该叫“盖茨向世界散发更多的臭虫”(Gates releases more bugs to the world)。我们知道,使用蚊帐以及喷洒药物可以防治蚊害。但是,在非洲做这样的事情必须是通过一种全面的、激进的方式,与地方政府以及科学家合作,才有可能真正解决问题。


比尔·盖茨的这个演讲现在已经可以在TED.com上看到。

盖茨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教育。他一直在想,如何才能让教师变得更优秀?盖茨指出,美国的基础教育正在变得越来越薄弱。中学的辍学率为30%,其中半数以上是少数族裔的子弟。假如一个人出生在穷人家庭,他/她能够完成大学学业的几率低于20%,相反,这些孩子更有可能走向监狱。

而教师队伍本身的质量也参差不齐,盖茨说,

一位顶级优秀的老师,可以让一个表现一般的班的成绩在一年之内提升10%,假如我们有的都是那样的教师,我们只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把美国孩子和亚洲孩子间的差距拉回来。要是给我们四年的时间,我们还能远远的把世界其他国家甩在后面呢。因此,我们要发掘出这样的老师并力加挽留。

盖茨特别提到KIPP教育项目,那个项目的学生96%以上都是穷人或弱势阶层的孩子,他们最后都能完成四年的大学学习。该项目之所以取得如此喜人的效果,跟严格的教师队伍建设与管理有关。他们会详细评估和分析每一位教师的教学,通过团队教学的模式让教师们相互学习,而这些都是大多数公立学校做不到的。

最后,盖茨被问到他的个人贡献时,他说,最近去了尼日利亚一趟,那里的小儿麻痹症又死灰复燃,但是,盖茨说,跟这样的疾病作斗争是很有趣的事情,就跟做软件一样有趣。

参考阅读:

比尔·盖茨的2009年度公开信
(2009 Annual Letter from Bill Gates)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由maveric2003上传于2006年11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