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非理性

猴子经济学:对非理性行为的追根溯源

为什么人类总是作出一些非理性的决定?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 Laurie Santos(劳里• 桑托斯)试图通过观察我们的灵长类亲戚去寻找人类非理性的根源。她在2010 TEDGlobal大会上展示的一系列巧妙的实验视频显示,原来猴子也懂经济学,而且具有人们原本以为人类才特有的弱点,与人们一样会做出愚蠢的决定。

撰稿人介绍:
马凯泽

毕业于广东外国语大学,了解宗教,尤其是佛教、基督教,也关注世界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他喜欢音乐、电影,武术、瑜珈、舞蹈等肢体艺术。2009年12月5日他参加TEDxGuangzhou时,深受演讲人朱平提到“志者筑之,应者趋之”的口号所感染,继而作为自由撰稿人加入了TEDtoChina。

Laurie Santos(劳里• 桑托斯)是一名认知心理学家,她来自耶鲁大学比较认知试验室(Comparative Cognition Laboratory,简称CapLab)。这个试验室云集心理学、灵长类学和神经生物学的专家,通过研究狐猴、卷尾猴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来了解人类心理与思想的进化根源。《发现》杂志的Linda Marsa这样总结她的研究成果:

通过一系列突破性的试验,桑托斯在灵长类动物身上发现了诸如贮藏、盗窃和竞争这样的类人行为。通过对于灵长类动物心理活动的研究,她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证明它们具备复杂的感知、推理和计算能力。

桑托斯及其同僚研究灵长类动物如何了解并对自然环境里的物体进行分类。例如,物体的某个部分不明了时,猴子还是能感知其整体。他们的试验也试图证明灵长类动物有触感能力,可以感知其他个体的感受。

桑托斯不仅研究灵长类动物有正面意义的类人属性,例如工具使用能力、利他主义倾向,也研究非理性的类人属性,例如嫉妒、沮丧、对于他人意图的猜测、不科学的决策举动等。

此外,她还将灵长类动物置于模拟市场环境中进行实验。由于灵长类动物与人类有相似性,她通过试验猴子在模拟市场中的非理性举动来试图了解人类的非理性心理。

桑托斯和她的团队给猴子派发可换取食物的硬币,然后教它们使用。一系列巧妙设计的“猴子模拟市场试验”表明,猴子也懂经济学。而且,我们会犯的一些错误,猴子也会。例如,当某种食物变得便宜时,猴子在试验中表现出过度消费的类人属性。

CapLab的试验表明,人类的非理性举动可以在我们的灵长类亲戚那儿找到根源。这样看来,我们的非理性举动显得无法根治。

这是个坏消息,但是好消息是人类是极其聪明的物种。我们在战胜我们的缺陷方面卓有成效。没有翅膀,我们制造出飞机;近视了,我们可以有眼镜的帮助而不用只依靠我们近视的眼球……

加缪曾说过:唯一一种拒绝做自己的物种便是人。桑托斯告诉我们,只有在我们承认我们的缺陷的过程中,我们才有可能战胜它们。对于缺陷,我们不要把它当作是不可战胜的,而是要认识它、接受它,然后试着运用人类的智慧去修正它。

相关链接:

丹•艾瑞里: 直觉为何总是不断地欺骗着我们?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India 行记:成为一个非理性的人

TEDIndia会议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TED带给世界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信息?

从这次的大会演讲人简介中,我们可以看出,很多人干的都是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比如 Sunita Krishnan,她带领了印度的反性奴隶运动(anti-sex-trafficking),以无限宽广的爱心与同理心接纳曾经的受害者,让这些人重新走入社会,重新赢得自信;又比如 Eve Ensler,她是著名的《阴道独白》剧目的作者,为争取女性权益不断的进行抗争;还有斯坦福大學设计学院(Stanford dschool)的Banny Banerjee则带领他的学生,通过跨学科的组合,发明出了极为廉价但方便实用的婴儿护套,让无数的婴孩有望因此而得到更好的照顾。

Tony 与 Eve Ensler 的合影

这些人都是很平凡的个体,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对于很多人产生了意义,为他人带来了关爱、尊严与幸福。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因为他们特别聪明?特别能干、吃苦?特别富于远景?我认为都不是。他们是非理性的一群人,这就是我想到的答案。

记得之前在跟蜀晨创始人Leon Chen聊天,谈到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的时候,他提到了著名的剧作家萧伯纳的一句话:

理性的人调整自己适应世界,非理性的人却执意让世界来适应他。所以,一切进步都倚赖于非理性的人。
(“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one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

在可持续发展和企业社会责任领域驰名国际的专家约翰•艾尔金顿(John Elkington)曾出版了一部论述社会企业家的书,就是以《非理性的人的力量》(The Power Of Unreasonable People,又译为:《不可理喻者的力量:社会企业家如何创造市场并改变世界》)。中外对话网站曾在2008年4月发布了约翰•艾尔金顿的一篇短文,谈及同样的话题。

非理性的人不仅仅局限于社会企业家的范畴,任何不满足于自我的现状,勇于为自我设定挑战,敢于将自我的发展与社会图景紧密联系起来的人,都是非理性的人。

在中国的大地上,人们过去几十年似乎都在追求理性,其特点之一就是标准化规范化。但一统化的模子造出来的也往往是一统化的个体。个体的声音往往被忽视,也难言创新了。而“非理性”的 声音则几乎被当成是异端。但事实上,历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往往就是一些不守常规的人,一些非理性的人。提出日心说的那位物理学家是非理性的,提出种族平等的那位民权运动领袖也是非理性的,提出小额贷款的那位经济学家也是非理性的,但即使是在无数的嘲讽面前,他们还是切切实实的去行动了,这才是“非理性”行动者的本色。

有个叫“非理性机构”(Unreasonable Institute)的组织,他们专门招一些自认为非理性的人,让他们把满脑子雄心勃勃的想法说出来,写出来,做出来,还提供专业的辅导。其本质就是一个对社会企业家的陶冶和锻炼的过程,通过这一过程,让那些“非理性的人”看到他们的“非理性”想法的合理之处之所在,并且帮助其想办法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要看看非理性之梦想的例子吗?TED本身就是极佳的一个范例。你看那些曾在TED的舞台上做过演讲的人,他们几乎都是因为对现状有不满,并且尝试寻找创新的办法去解决的人。这样的梦你我都曾拥有,只是,他们往往比常人更加“不理性”,但最后往往他们比普通人走得更远。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