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饮食

珍妮弗·8·李:谁是左将军——北美中餐的历史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TED讲演。有人问了,“能多有意思?” 下面的段落会展开讲解这个讲演的精彩之处,一开始笔者只想提出一点,那就是本次讲演者的名字就很值得玩味:Jennifer 8. Lee。你没有看错,她的名字里面有个数字! 她是华裔美国人,Lee是她的的姓氏“李”的拉丁字母转写,Jennifer是英语国家很常用的一个女生名字,“Jennifer 8. Lee”这样的“名-中间名-姓”的书写方式也是英语国家的惯例,所以到现在为止这个名字只能说这是典型的英文名字;“8.”这样的书写方式和位置表明它是“中间名”,按照英语国家的约定俗成,中间名如果要缩写的话,因该是采“中间名首字母.”的方式,这里的“8.” 却不是任何英文名字的缩写,就是数字,取意于中国人所赋予数字“8”的含义,这样的名字是“美国的名字”,与“中国”有些关联,但终究是产生于并属于“美国”的。而这其实就是Jennifer 8. Lee想要传达的主要意思。

世界上的各个角落几乎都有华人,其中有很多都是开中餐馆的,北美当然也不例外。在美国有多少中餐馆呢?把美国的最多的几个快餐连锁店“麦当劳”,“肯德基”,“温蒂汉堡”和“汉堡王”的数量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中餐馆的数量多。

餐馆不仅仅是吃饭的地方,而中餐馆其实也在美国历史上见证和扮演了很多重要的角色。历史上有名的“古巴导弹危机”就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叫做“北宫”(Yenching Palace)的中餐馆解决的,当时肯尼迪和赫鲁晓夫双方派出的代表就在那里见了面,从而避免了“冷战”演变成为新的世界大战,可惜的是这个中餐馆据说已经歇业了。美国总统林肯是在一个剧场被刺杀的,但昔日的剧场的位置上却是一家中餐馆,名叫“Work ‘N Roll”。中餐也随着美国人的脚步他入太空,美国太空人的菜单里就有北美中餐的代表菜“咕噜肉”。美国食物的一个典型象征是“苹果派”,但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来了,“美国人吃苹果派的次数和吃中餐的次数那一个更多呢?”在场美国人会心的一笑无疑给出了答案。

如果你去北美的中餐馆吃过,你会发现很多菜并不像是传统的中国菜,还有很多更是闻所未闻,比如“牛肉加西兰花(Beef and Broccoli)“,“蛋卷(Egg Rolls,与国内的不一样,非甜食)”,“左公鸡(General Tso’s Chicken)”,“幸运签语饼(Fortune Cookies)”和“杂碎(Chop Suey,肉丝炒菜丝,给国内的意思不一样)”。

北美中餐馆区别于世界上其他地方中餐馆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饭后所送的”幸运签语饼”,也就是一个脆脆的,甜甜的饼干,中间夹着一张写有关于“祝福或者哲理”的话的纸条。但是,把”幸运签语饼”带到中国,没有人知道这是干什么的?这种饼干是从哪里来的呢?简单的说,“幸运签语饼”来自日本,起源于日本京都,当年由日本移民带进美国。但为什么“幸运签语饼“成为了中餐馆而非日本餐馆的保留项目了呢?同样简单的回答就是,二战的时候,美国把日裔居民都管进了集中营,而这个时期,中餐馆却开始采用“幸运签语饼,久而久之,竟成为中餐馆的一大象征。这种饼干源自日本,被华人发扬光大,被所有美国人消费的东西当然完完全全就是美国的。

北美中餐的另一代表”左公鸡“是带有甜味的炸鸡,很符合美国人的口味。这道菜是彭长贵在台湾所创,借名于”左宗棠“,后来在美国发扬光大。考虑到这道菜已经逐渐向美国人的口味靠拢,不难理解,这道创新湘菜为什么在左宗棠的故乡湖南得不到认同,而更好笑的是,原创者彭长贵已经认不出这个菜了。而另一道菜,”牛肉加西兰花“中的西兰花更是来源于意大利,中国开始进口和食用西兰花,都晚于北美中餐馆中这道菜的诞生。

北美中餐的历史是华人的北美移民史的一部分。19世纪时,第一批中国人来到美国,当时梳着辫子的中国人被认为是奇怪的,没有美国人热衷中餐。事实上,当时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人吃狗,不吃狗的话,也是吃猫的,要不然就是老鼠,当年的《纽约时报》曾有一篇文章,题为《中国人吃老鼠吗?》很多美国人认为吃东西不一样,导致人性也不一样,吃大米的华人会将吃肉的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拉下来,因此华人应该被排斥进入美国,一系列的包括饮食习惯等方面的对华人的偏见导致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于1882年诞生,并且一直维持到二战后期,当日本人轰炸了珍珠港,美国和中国成为反法西斯战争中的盟友时才结束。其性质之恶劣单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排华法案》是美国历史上通过的唯一一部针对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歧视性移民排斥法律。

其实我们上面提到的中餐,应该叫做美式中餐,它存在于美国的各个地方,前面我们提过太空,而实际上位于南极洲的美国麦克默多科学考察站的星期一晚上是吃中餐的。而世界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中餐,法式中餐,意大利式中餐,英式中餐,西印度群岛中餐,牙买加式中餐,中东式中餐,马来西亚中餐,印度中餐,韩式中餐,日式中餐和秘鲁中餐,等等,它们都有各自独特的特点。

大集团作业的快餐业,比如麦当劳,十年间将炸鸡块引入到美国几乎所有人的生活;而当初由日本京都的小店所制作的“幸运签语饼”却通过自发的形式成为北美中餐馆的象征。正是这些大或小的行为决定了我们今天的饮食,以及从之拓展开来的历史。

文中提到的相关菜式的维基简介:

Cuban Missile Crisis

Fortune Cookies

左公鸡

本文作者:张朝杰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并且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大奖] 来自克里斯•安德森的信,2010年TED大奖得主揭晓

又到一年的尾声,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这是一个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好日子,2010年的TED大奖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创办正值5周年的大奖又有什么样的惊喜要带给我们?今天我们和大家一起分享来自TED掌舵人克里斯•安德森的一封信,为2010年的大奖活动暖一暖身。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在TED大奖成立初始,TED社区承诺为每位获奖者提供10万美金的支持和1年的项目支持。在过去的5年中,15个公益项目在TED舞台上冉冉升起,然而就像许多稚嫩的生命,初始的几年仍然需要许多的关怀和爱护。因此,今年的TED大奖会将原来的3位获奖者改为1位获奖者,从而保证其他仍需要TED支持的项目能得到有力的帮助而顺利进行。

而今年的这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获奖者,就是英国知名的大厨,杰米•奥利弗(Jamie Oliver)。和所有其他的得奖者一样,杰米将获得10万美金的奖励,并在2月10日的年会上首次宣布他的TED愿望。

TED大奖网站的公告页面
http://www.tedprize.org/jamie-oliver/
12月21日TED的blog上的公告
http://blog.ted.com/2009/12/ted_prize_winne_4.php

究竟什么样的魅力令这位大厨获得英国民众的追捧,并摘得TED的桂冠?这里,我们为大家简单介绍下杰米的故事。

一个创新的主厨

幼年的杰米患有阅读困难症,学业一直不顺。于是在16岁时,他进入西敏寺饮食学院(Westminster Catering College),开始学习厨艺。1996年,当他在伦敦的the River Café任职时,被电视制作人发掘,开始录制《原味主厨奥利弗》(The Naked Chef)。
1998和1999年的两集原味主厨为他赢得了广泛的好评,目前他已经录制了12部电视系列片,在130个国家播放,出版了10多本饮食书籍,翻译成29种语言,已在56个国家售出两千四百万本。他的书籍成为了英国出口量最大的商品之一。


杰米•奥利弗,照片来源于维基百科,该照片采用“署名”的CC协议

是什么令这位主厨如此受人欢迎?

在英文原意中”Naked Chef”一直被误会为裸体厨师。然而杰米所要强调的是,裸体食物,最原汁原味的烹饪方法来呈现食物特有的味道。凭借着精湛的厨艺和在电视中出色的表现,奥利弗被前英国首相布莱尔邀请,负责掌勺今年4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于是,今年各国领导人的桌前不再是奢华的酒会而是田园的家庭派对。

一个社区的领导者

成名之后的杰米也热心社区公益事业,不忘授人以渔,帮助弱势群体。2002年,杰米在伦敦开设了一家名为「Fifteen」(十五)的慈善餐厅,并在那里训练了15名下层的贫穷青年,年龄介乎18-24岁之间,通过培训他们的厨艺,使他们有机会谋生开创自己的生活。2003年,英国女王更授予杰米英帝国员佐勋章(MBE)。


阿姆斯特丹的「Fifteen」餐厅,照片来自flickr,由Bert Kommerij拍摄

如今,这样的主题餐厅已经在全球的范围内蓬勃生长。阿姆斯特丹的「Fifteen」餐厅于2004年底已经开业。位于康瓦耳和墨尔本的「Fifteen」餐厅也于2006年开始营业。

一个未来的前瞻者

身为3个孩子的父亲,杰米更是一位关注儿童健康,社会未来的前瞻者。2005年,他在伦敦积极推广校园健康饮食运动,呼吁家长向“垃圾食品”宣战,还游说政府增加拨款改善学校伙食。为了现身说法,他接管了伦敦南部城市格林尼治的学校食堂,并就地制作系列电视节目“杰米的校园晚餐”,向学生们宣传健康饮食理念。

由于奥利弗的努力,终于引起英国政府的重视,前首相布莱尔责令成立专门机构,专项拨款10亿美金用于改革学校伙食,为在校学生提供健康的午餐。

事实上,人类社会的飞速进步和扩张不仅威胁到生态环境的平衡,也影响着人类自身的平衡。越来越多的肥胖综合症,越来越多的富贵病都慢慢变成隐形杀手。当我们努力在沙漠中点化绿洲的同时,也要记得在我们的心中种下健康的种子。而这,也许便是杰米想要真正实现的吧。

扩展阅读:

1. Jamie Oliver的生平介绍(维基百科英文条目,中文条目)
2. Jamie Oliver的官方网站,介绍了许多健康饮食的贴士
3. Jamie Oliver的校园饮食运动 ()
4. Jamie Oliver的畅销书籍和影视作品 (豆瓣搜索结果)
5. Fifteen Foundation 以“十五慈善餐厅”为核心的十五基金会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世界是肥的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世界是肥的》

by 余恺

大约在两年前,在位于瑞士洛桑的雀巢研发中心全球总部面试一项奖学金。面试后,参与面试者都获得了一份礼品包,其中包括一本由《自然(Nature)》杂志出版的《自然洞察(Nature Insight)》专刊,主题是《肥胖症与糖尿病》,由雀巢研发中心资助出版。

雀巢-肥胖症与糖尿病看上去似乎是对奇怪的组合。雀巢是世界最大的食品公司,在《财富》杂志世界500强的榜单上2009年的排名在第48位,而按《财富》的业务分类上,雀巢是一间食品公司。

如果看了TED上Dean Ornish博士关于饮食与疾病的演讲后,这种关联便不奇怪了。实际上,在雀巢首席执行官Paul Bulcke的领导下,雀巢的战略定位和自身定义已经变成一间“营养和健康”(Nutrition, Health and Wellness)公司。而雀巢研发在心血管疾病与糖尿病研究的投入,正是由于饮食与疾病之间的密切关系。也正是由于这种投入,《财富》杂志预言到2050年,雀巢将因为在营养和健康方面的研发收益而成为世界十强。

《财富》杂志预言的信心基础源于全球正面临的一场关于饮食与健康的挑战。2008年,北卡罗来纳州纳大学全球营养教授Barry Popkin出版了一本著作,题目是《世界是肥的》(The World is Fat)。书名仿拟了弗里德曼畅销全球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在英语中,fat是个具有巨大修辞张力的单词,曾经读过一本关于脂肪研究的学术专著,题目翻译成中文是《作为一种物质的脂肪》,英文原名是:“As a Matter of Fat”。


TED.com: 《Dean Ornish: 世界的致命饮食

《世界是肥的》是Barry Popkin教授把其理论从学术圈中扩展至大众读者群的一次尝试。早在2002年,Barry Popkin就曾联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Caballero教授出版了一本学术专著《营养转型》(Nutrition transition)。而《世界是肥的》则是走面向非专业人士的畅销书路线。食品、健康与营养的主题一直是畅销书榜上的座上客,像纽约大学营养学教授Marion Nestle出版的《食品政治》(Food Politics)、康奈尔大学食品心理学教授Brian Wansink的《瞎吃》(Mindless Eating),还有《快餐帝国》(Fast Food Nation)都是经典的食品畅销书籍。毕竟“民以食为天”,按照某老报人的说法:“能成为报纸头条的莫过于四大话题:性、犯罪、金钱与食品。”

在美国市场上食品与营养话题的书籍畅销的社会大背景是美国人肥胖症占人口比例的逐年飙升(Dean Ornish的讲座中有一个经典的数据展示,该图表的更新版本在美国疾控中心主页可以看到:http://www.cdc.gov/obesity/data/trends.html)。肥胖的定义是指营养学中的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超过30,体重指数的计算方法是以体重的千克数除以身高平方(米为单位)。按照BMI超过30的肥胖定义,2008年,美国就有32个州肥胖的人数超过总人口比例的25%,其中有6个州肥胖人口比例超过了30%。换言之,每四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是肥胖。

因为人种的不同,中国采用的超重标准与美国的标准不一样:只要BMI指数超过28就是肥胖。在一份小样本调查的数据中,中国男性在1989-2004年间的肥胖人数增加了两倍,而肥胖的女性人数增加了一倍。据华盛顿大学的Tsung O. Cheng的估算,2006年中国肥胖的人数超过9000万,而到了2015年,将达到2亿。按美国中情局的说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肥胖国,仅次于美国。而按照中国的庞大的人口基数,我们很快就将重演08年奥运的一幕:超越美国,登上世界之巅。

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Barry Popkin教授在02年曾经与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合作研究中国的收入增长与膳食结构变化的关系,研究结论是收入提高对膳食结构有负面影响,而这种影响对穷人尤为显著。结合对世界各地发展中国家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健康与营养数据分析,Popkin提出了著名的“营养转型理论”:随着中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超重的现象伴随着食用不健康食品的数量增长变得日益普遍。

随着经济发展和收入增长,食品的相对价格将会下降,人们的购买力增强让他们可以购买更多食物,包括更高热量、更高脂肪和含更丰富动物蛋白的食物,例如快餐食品。美国式的快餐食品一直被认为是不健康食品的典型,造成肥胖率上升的元凶。当被称为“快餐国度”(fast food nation)的美国成为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模板时,所产生的文化资本延伸到食物的领域,使汉堡包和炸薯条成为了发展中国家人们心中现代化的象征。

2004年,美国人Spurlock决定做一个实验,并且把实验过程用纪录片的方式拍摄下来。这个实验有三个结果:让麦当劳很恐慌,让Spurlock进了医院,还有让他获得了奥斯卡的小金人。他的实验很简单:连续30天,每日三餐都吃麦当劳。在实验过程中,每天摄入的热量相当于9.26个巨无霸汉堡,一个月后,32岁的Spurlock体重增加了11.1公斤,胆固醇水平增加了230。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超大号的我(Supersize me)》。

三年后,杭州举行的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年会上,中国农大的教授胡小松在演讲中评论了Spurlock的壮举:“这不能说明什么,世界上没有垃圾的食品,只有垃圾的食法。”尽管胡小松教授是肯德基中国的食品安全特约专家,从利益冲突的角度而言他的话让人有所怀疑,但无疑他说得有理。

或许肥胖问题的更本源原因或许是现代人所处的 “麦当劳化的社会”。“麦当劳化的社会” 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社会学教授George Ritzer根据德国社会学巨匠马克斯韦伯的理性理论演绎的当代版本:麦当劳化社会的特点是效率、可计算性、可预测性和控制。巨无霸汉堡背后的逻辑是一种工具理性的算计:怎样用更少的钱吃更多?

点餐的过程实际上是一次理性选择的搏斗,计算着选择的成本和收益之间的关系:我点了这菜,如果不好吃怎么办?怪不得点菜点得好的人通常在餐桌上受到崇高的赞誉。为了解决点菜过程的纠结和挽救因为伤神的菜单阅读过程而牺牲的脑细胞,伟大的人类发明了终极点餐方式:自助餐。

自助餐的内核正是风清扬式的独孤九剑的精髓:无招胜有招,不点胜过点。点菜说白了,是一门放弃的艺术,成败关键不在于你吃到了什么,而是在于对于没有点上的菜式美味程度的想象。而任何一场自助餐都是一场理性的极大胜利:一定要尽力把付的钱吃回来,所有的东西都要尝一下。在Pizza Hut餐厅果盘自助沙拉的现场所看到的餐盘上水果堆砌的复杂程度不亚于一栋高层建筑。

极端理性算计的结果就是Ritzer教授所说的“高度理性的最终指向就是非理性。”每顿自助餐心理胜利的背后是未来一段日子的心理愧疚,从这种意义而言,自助餐就是“自助残”。

康奈尔大学食品心理学教授、“鬼才”Brian Wansink曾经在《国际肥胖研究》上发表过一篇论文,研究健康食品究竟是否会真的会降低热量的摄入。研究发现,食用健康的橄榄油的实验组比食用不健康的黄油的实验组的脂肪的摄入量更高(36.6% vs.31.0%),热量摄入也更高(167.2J vs. 138.3J)。背后的逻辑简单而理性:健康的食品就要多吃一点。

难怪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吃得太多所导致肥胖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其可能引发的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慢性长期疾病,以及这些疾病对医疗保健系统所造成的压力。2008年,Barry Popkin教授在《健康事务(Health Affair)》上发表了题为《中国的营养转型是否会造成医疗保健系统的重压并减慢经济的增长?(Will China’s Nutrition Transition Overwhelm Its Health Care System and Slow Its Economic Growth?)》的论文,在文中提出了一个对国人而言严峻的问题:由于超重所带来的疾病的费用占整个经济的4%-8%。而对穷人问题将更严重:他们有钱吃,但没有钱治疗因吃所带来的疾病。

或许要解决营养转型所带来的社会挑战,仅仅从食品和营养的角度入手还没法找到问题的根源。在二战期间,伟大的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接受了美国政府委托的一项任务:由于战时全球的食物供应严重不足,美国必须为盟国出口更多的食物,意味着要减少美国人的食物供应,但必须维持一定的营养水平。由Mead领导的食品政策委员会提出的方式是从文化的深层角度改变美国人对食物的认知,让他们接受富含蛋白质但在饮食文化中被定义为不可食用的动物内脏。

时隔半个世纪之后,当Brian Wanink教授被委任为美国农业部营养政策与推广中心主任一职,负责编撰2010膳食指南的时候,他提出了要解决美国的肥胖问题,减少过度的热量摄入,需要重拾Mead的智慧,从社会文化的角度重构美国人的饮食行为。

我们要对抗的并不是快餐,而是快餐背后的“麦当劳化社会”所表征的唯理性与效率至上的铁笼,一个由教育制度、社会文化和物质至上所塑造的铁笼。1986年,意大利人Petrini开始推行慢餐运动(Slow Food Movement),迄今已传遍整个地球村。慢餐运动的真正意义,是让我们重拾米兰昆德拉所言的“失传了慢的乐趣”,重新享受美食的本身的快乐,而不是在自助餐馆把老板吃穷的欲望成为动力。我们从出娘胎就爱糖,我们的大脑大部分都是脂肪,这是进化给我们的礼物,让我们可以在曾经以丛林法则主导的世界中生存下来,从生物学意义而言我们无法抵抗;但当技术革命给我们以让人出神的速度,可以更快地获得更多的脂肪、更多的糖和更多的热量,显然我们身体的进化还没有准备好。结果是这个世界在变快、变平的同时,还在变肥。

相关链接:

《世界是肥的》Amazon页面(The World is Fat)。

世界是肥的(值得看的文章)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Dean Ornish: 世界的致命饮食

今天的Tuesday@TEDtoChina专栏,发布一篇TED演讲全文翻译,谈论的话题是饮食习惯与健康的关系。别再为艾滋病、癌症和禽流感过度忧虑了。心血管疾病每年致死的人数比其他疾病加起来的还要多,而这大部分都是可以预防的。Dean Ornish医生将会解释如何通过改变饮食习惯从而挽救我们的生命。

TED.com: 《Dean Ornish: 世界的致命饮食

翻译:Zhongming LIN
校对:Zachary Zhao

尽管所有对于艾滋病和禽流感的忧虑都是合理的—— 稍后我们将会听到 优秀的Brilliant医生的演讲—— 我想要说的是另一种流行疾病, 也就是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 这些疾病对于至少95%的人而言, 都是可以通过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 而完全预防的。

而目前的情况是 疾病的全球化正在发生, 人们开始以我们一样的方式吃饭、生活以及死亡。 举例来说,在一代人的时间内, 亚洲人患心脏病、肥胖症以及糖尿病 的比率即从最低的群体之一攀升至最高。 而在非洲大多数国家, 心血管疾病致死的人数与HIV和艾滋病 致死的人数相同。 因此这是一个关键的机遇, 我们不得不作出重要的改变, 这个改变能够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并在全球范围内实践 预防医学。

心脑血管疾病致死的人数超过了 其他疾病致死人数的总和, 不仅仅在我们国家,而且是在全球范围之内, 对于几乎所有人而言,这是完全可以预防的。 而这不仅仅是可以预防的, 而且实际上是可治愈的。在过去约29年里, 我们可以证实,仅仅是通过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 我们使用了非常昂高科技、昂贵和顶尖的手段 来证实这些 简单、低科技和低成本的预防措施 作用是如此之大。 我们使用了动脉造影,一年前后还使用了 心脏PET扫描。

我们几个月前还证明了——我们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 该成果首次显示出你可以通过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 来阻止前列腺癌的恶化, 肿瘤生长衰退或抑制 的比例达到70%, 与此相对应的是, 控制组的比例仅为9%。 这里的核磁共振光谱显示, 肿瘤生长活动为红色, 你可以看到这在一年之后就消失了。

此外,现在出现的还有肥胖症的流行, 这占到了成人的2/3和儿童的15%。 真正令我担忧的是在过去的10年里, 肥胖症的患病比例上升了70%, 而这可能将首次出我们下一代的孩子们的寿命将会短于我们。 这很让人痛心,但又是可以预防的。 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选举结果, 这是按州统计的肥胖症的人数, 从85、86、87年开始—— 数字来源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网站——现在是88、89、90、91年—— 又是一个新的组别——92、93、94、95、96年, 到97、98、99、2000、2001年—— 情况越来越糟糕,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在退化。

对于这些我们能做些什么?嗯,你知道, 我们所发现的能够阻止心脏病与癌症的饮食就是亚洲饮食。 但是现在亚洲人开始像我们一样饮食, 这也是他们开始像我们患一样的病 的原因。 我一直与许多大的食品公司合作, 他们能够使吃更健康的食物变得 有趣、性感、时尚、口感好以及方便。 例如——我担任麦当劳、 百事可乐、康尼格拉、Safeway超市的顾问委员会主席, 稍后还将担任德尔蒙特的,他们也正在 发现这是项好生意。 你可以在麦当劳看到的沙拉就是这项工作的成果—— 他们开始提供亚洲沙拉。 在百事可乐公司,3/2的收入增加来自 他们更好的食品。

而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 我们可以将购买药物的资源解放出来, 而将这些资源用到真正需要的治疗艾滋病、HIV、疟疾以及预防禽流感之中。感谢各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twitter上follow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