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ARS Electronica

[TED大奖] 2010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混沌世界的那点事

1951年,MIT数学家John Nash首次提出了Hack这个词,代表第三方在未经系统拥有者,设计者或者管理者的允许下,对程序进行重新设计或修改。从此,这个备受争议的词走向了世界各个角落。
60年后,2010年的奥地利电子艺术大奖最佳数字社区的金奖也授予世界最著名的骇客社区之一–混沌计算机俱乐部(Chaos Computer Club)。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这个混沌世界的三两件事。

混世降生

1981年,32岁的程序员沃·荷兰(Wau Holland)在柏林成立了混沌计算机俱乐部(Chaos Computer Club),成为了年轻人朝圣的场所。纵横交错的电缆将一部部电脑、电话与调制解调器连接在一起,年轻人整夜在计算机上鼓捣,累了就倒地而睡。沃还在门口布置了警卫和金属探测器,以防当局的骚扰。很多人把俱乐部视作一个无害的持不同政见者团体。

在当时东德西德尚未合并,美国苏联对峙气氛下,骇客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许多略为年长的德国人认为,这是青年人利用新的技术反对社会的粗鄙行径,然而,当时备受尊敬的沃为CCC制定了组织宣言:“不计年龄,性别,种族或者社会价值取向差异,(CCC)成为所有渴望实现信息自由流通的人类的大家庭”。简而言之,CCC秉持的骇客准则便是让政府信息透明化,信息自由流动,实现人们沟通表达的基本权利。
时至今日,CCC已经在德语通用的多个国家拥有超过4000名的成员,成为世界性最大规模的骇客组织之一。

惊世于混乱

CCC渐渐为世人所熟知是在80~90年代多起惊动德国国内和世界的举动。
二战后的西德,政府机构邮政局,金融行业等都在推行各种新技术,这些强大的数据库包含了详细的个人信息,然而,信息管理者对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却缺乏足够的防范意识。于是,沃与其他的CCC成员便想要通过侵入汉堡银行系统打破这种狂妄自欺的态度。
他的招数很简单:俱乐部设法偷到了银行在该系统中的识别码和口令,然后使用一台自动拨号机不停地从银行往俱乐部中拨打电话请求信息服务,把费用记在银行账单上。一夜下来,CCC成功地将近10万美元从银行账户转到自己的名下。
第二天,沃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公布了他们的恶作剧,并将这笔钱完璧归赵。这使刚刚起步的俱乐部立刻声名大振。西德人开始相信,他们的银行账户并非所称的那样坚不可摧。

1989年,全世界第一起互联网间谍案又一次将CCC推上了聚光灯之下。
这次并非创办人沃的主意,而是一群和CCC有着较疏离关系的骇客们,梦想成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骇客,并将闯入美国军事机构的网络当作是项功成名就的绝佳机会。由于当时苏联的网络技术远没有美国或德国发达,这群骇客们于是想到了将美国军事系统的源代码卖给苏联人,达到强强制衡的效果。他们称之为“平衡计划”。
然而,苏联人对于普通的公共信息代码没有兴趣,他们希望骇客们侵入系统,取得重要的科研资料,例如外星人,火箭,导弹等等。当时美国的一位科学家发现了互联网的异常活动,并通知了警方,于是,在一场引蛇出洞的行动中,几位骇客们被捕了。

尽管沃对于这次涉及政治的侵入行动非常恼火,CCC这样一群天赋异禀的少年却无疑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在此后的多年里,CCC不断对公共信息的安全性提出一次又一次的公然挑战。1996年,CCC的成员破解微软的ActiveX技术,将个人信息存入另一数据库中。1998年4月,CCC的成员又成功地克隆了GSM芯片卡,破解了当时许多GSM芯片使用的加码编程。
这些行动不断提醒人们科技并非完美,人的创造力才是无穷无尽的,而如何善用这种力量却还像迷雾清晨,有点模糊,有点迷乱。

混沌中向前

2001年,为了庆祝CCC成立20周年,成员们成员们完成了一个代号为Blinkenlights的照明装置项目,将位于柏林的Haus des Lehrers改装成为一个巨大的显示屏。随后,另一个代号为Arcade的计划将巴黎的一栋建筑改装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显示屏。
明年,CCC又将迈入第30个年头,虽然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纪,CCC仍然不脱少年勇往直前的闯劲。
2008年3月,CCC买下并公开发布了德国内阁部长Wolfgang Schäuble的指纹,同时,他们还教导大众如何利用错误的指纹信息来误导指纹识别器,以此抗议在德国日渐普遍的电子生物识别设备,例如电子护照等。
同年8月,为了让在北京采访奥运的各国记者可以在网络世界畅行无阻,CCC设计出了软件,希望透过计算机间的连结,让GFW无从封锁。这种模糊策略并非首创,而是美国海军发展出来的一项技术。
CCC在接受英国卫报的访问中称,这项计划的主要目的在唤起民众认知,为每个人争取自由使用互联网信息的权利。

作为一个完全依靠民间力量而生存,壮大的组织,CCC不仅缔造了一个骇客欢乐盛会的乐土,更身先士卒在混沌中努力寻找秩序和准则。每年,CCC都会在欧洲大陆举办最大规模的骇客代表大会(Chaos Communication Congress),约有近4500人出席参加。每4年,CCC还会举办混沌信息沟通户外营(Chaos Communication Camp),让世界各地的骇客们能在自然怀抱中畅所欲言。
除此之外,CCC拥有自主的季度刊物“数据弹射”(Data catapult),以及一个月度的广播节目,名为“混沌电台”,该节目在2个小时内点评不同的科技和政治热点,在德国本地电台和其他部分国家,地区可以收听。
混沌并非总是无序,在混沌中也可以突破传统,开启新视野,祝愿CCC在未来许多个30年凝聚更多力量,开创崭新的混序。

另:在本次2010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大赛中,TEDtoChina也从332个项目中脱颖而出,和另外11个项目获得了数字社区单元的荣誉奖,在此向广大关心我们,支持我们的朋友表示再次感谢,愿在大家的爱护下,TEDtoChina也能成长为参天大树。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延伸阅读:

奥地利电子艺术大奖介绍
混沌沟通代表大会(Chaos Communication Congress)介绍
混沌沟通户外营(Chaos Communication Camp)过往活动介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尖峰盘点] Dorkbot:当用电做离奇事儿的人们聚集在一起

Tony发布在《奇客探险记——TEDtoChina周年记事》中谈到了Geek聚会的话题:

世界各地的geek都会自发的组织各种各样有趣的活动,比如FooCamp, BarCamp, Maker Faire, Dorkbot, Burning Man等,不一而足。很多非常棒的创意也就是在玩的过程中诞生出来的。著名的MIT媒体实验室就是让学生在玩的过程中学习的(也难怪MIT出身的Nicolas Negroponte会设计出一款专门供孩子玩的电脑)。不过,西方国家的人们懂得玩的“度”,并且善于挖掘“玩”字背后的意义,这一点咱们还有待认真学习哩。

今天我们在尖峰盘点栏目中,介绍一下Dorkbot,在周日13日的下午,第一次的上海Dorkbot活动将在新单位举行,请有兴趣的朋友参加。

Dorkbot是什么?

Dorkbot(http://dorkbot.org)是全球性非盈利性质的电子艺术相关人士的聚会活动。这个活动的口号“用电做离奇事儿的人”(people doing strange things with electricity)鲜明地揭示了这个活动的宗旨。

Dorkbot由哥伦比亚大学电脑音乐中心的Douglas Repetto于2000年在纽约发起,随后按照志愿者组织的模式推广到全球80个多个城市。参与各地Dorkbot的人群包括艺术家(声音、影像、电影、动画等等),设计师,工程师,学生,科学家以及其他用电创新的人们。根据当地社区成员的兴趣和需求,每个dorkbot活动展现不同的形态。全部的活动都由当地社区的志愿者组织,并由当地的相关机构提供赞助。请参考Wikipedia中的条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Dorkbot

Douglas Repetto在2008年接受Pixelache 2008活动组织者的访谈时谈到了Dorkbot的一些特色:

1.活动频率:某些城市每月都举行当地的Dorkbot,而有些城市则好几年则组织一次。每次组织活动都有大量的幕后工作要做,对于小型城市来说,要找到足够的演讲人也比较困难。

2.地点: 对于中小城镇的Dorkbot活动组织者来说,或许可以考虑和邻近城市的同好一起组织Dorkbot活动,而且Dorkbot活动可以在不同的城市旅行,由多个城市的志愿者组成一个团队,这个月在这个城市举办,下个月在另外一个城市举办。

3.场所:Dorkbot的目标是为当地社区带来一个轻松愉快的交流环境。大学,画廊,剧院,博物馆,联合办公空间等等都可以举办Dorkbot活动。当然,最理想的是每次都在一个固定地点举行Dorkbot活动。

4. 设备:为了更好的交流,当地场所的设备包括投影仪,麦克风,互联网接入。当然最好有笔记本电脑,以便于演示。

5. 费用:Dorkbot是非盈利导向的活动,它向参与者免费开放。有些Dorkbot活动在现场销售啤酒或其他食物,以此冲抵一些活动组织成本。dorkbot.org为各地的dorkbot组织者提供免费的网络空间,电子邮件列表等等,减少当地的dorkbot组织者管理活动的成本。

6. 活动形式:Dorkbot活动形式相当随意和轻松,通常每次活动包括2-3个时间长度为20-30分钟的演示或演讲,有时也包括参与者时间较短的即兴快速演讲。当地的组织者可以决定采取何种特别的形式,可以经过几次的尝试来发现什么样的形式比较有趣,又适合当地的受众。最重要的是,Dorkbot是非正式的活动,如果把它搞成太正式化了,可能就失去它的原意。

一般而言dorkbot的主要目的是营造一个轻松友好的环境,让参与者们能够介绍并讨论自 己的作品;将来自不同领域,但却有相同兴趣的人们聚到一起;给大家思想碰撞的机会,给每个人看到奇思妙想的机会,看看我们身边的人们又用电做了什么新鲜事 情。dorkbot绝不是正式的艺术家访谈或讲座,而是一场新鲜想法的轻松聚会。

Dorkbot在北京

DorkbotBJ(http://dorkbot.org/dorkbotbj)已经在北京举行了2次。第2次的DorkbotBJ于2009年8月7日在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1号人济山庄C座1003室举行。

在第2次的北京Dorkbot活动中,来自四川音乐学院的白小墨和李琨将聊一下maxmsp和 vvvv 的应用,同时还有首都师范大学新媒体的老师 温京博谈他的创作。出生在中国沈阳,14岁移民美国洛杉矶的视觉艺术家James Cui(又名VJ飛德) 正在制作一种叫FaderTouch的可以在背投触摸屏上进行视觉艺术创作的 合成软件,在第2次Dorkbot 北京的活动中,James向大家演示他的声控视觉合成器以及他的AVdrum。

北京Dorkbot活动组织者联络方式如下:

活动网站:http://dorkbot.org/dorkbotbj/
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dorkbotbj/
Flickr相册:http://www.flickr.com/photos/41644289@N04/

Dorkbot在上海

上海首次dorkbot活动将于2009年12月13日举行。上海首次dorkbot活动将会有三位主讲人。

Isaac Leung是一个身在香港和美国的艺术家,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的博士生以及Videotage(一个香港媒体艺术团体)的董事会成员。Isaac将会谈论他硕士毕业论文的研究结果“酷异的性玩具:非标准化性征和无性别躯体的重新组合”

殷歌丽(奥地利)是一位翻译家和编辑。同时也是一个中国项目的管理人,她和很多人一起在维也纳为Ars Electronica电子艺术大奖工作。殷歌丽将会介绍有关电子艺术大奖(一个涉及艺术,科技和社会的年度重要奖项)。TEDtoChina以前也在《尖峰盘点》栏目里做过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和“八十一天环游地球” (80+1)。

Thomas Charvériat是巴塞罗那Montcada5和上海island6 Arts Center(两个致力于支持新锐艺术家的项目)的负责人和创始人。Thomas同时也管理island6Lab 六岛;它是包括青年的人才,工程师,志愿者在内,一个致力于发展艺术家群体未来福利的技术平台。

这次的活动免费向公众开放,请感兴趣的朋友关注如下信息。

你可以在以下网站获取相关机构的信息
http://www.cityu.edu.hk/scm/ ,
http://www.videotage.org.hk/ ,
http://www.aec.at/
http://www.island6.org/
关于全球Dorkbot: http://dorkbot.org/

时间:12月13号,星期天,下午2点
地址:“新单位”联合办公空间,中国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727号映巷创意工场4号楼4楼C座(靠近延安西路)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80+1天,一场环游地球的虚拟旅行

上次我们曾经在“尖峰盘点”中介绍过奥地利电子艺术节,这次我们带来一个相关活动“八十一天环游地球”(80plus1.org)。

“八十一天环游地球” (80+1)是一个全球协作的混合媒介艺术创作和实践活动,它由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奥钢联集团公司和“林兹2009:欧洲文化艺术之都”联合主办,旨在通过连线林兹与全球二十个城市,以现场比特艺术作品,来展示和探索网络如何改变我们对物理距离的认知,启迪我们重新思考位置、联系和未来等多元的话题。

◎ 八十一天,二十个城市,八十次停留

这个活动在2008年开始策划,邀请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和科学家提交创作方案:如何用新颖的方式,实时地将位于不同物理地点的人与人、人与自然连接在一起。这个活动计划以林兹为一端,以全球另外的二十个城市为另一端,在八十一天中,通过跨越物理距离的连接,展开二十个话题的全球性讨论。不论是形式,或者是内涵,这个活动都极具先锋精神。

“今日想得出的事,在不远的未来必能成为现实。” 儒勒·凡尔纳如果活到今天,一定不会对人类周游世界的能力感到吃惊。1872 年,这位科幻小说始祖在其著名的 《八十天环游地球》里将福克这个英国绅士发配到了全球各地;2009 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将联手奥钢联集团公司,为林兹这座城市展开环球旅程――不过这次将是通过光纤电缆和卫星在全球信息社会中的一次虚拟旅程。

这个活动的组织策划达一年之久,各地方案的提交期限为2008年10月31日,获选名单公布于2008年11月30日。每件入选作品将获得组委会的1万欧元(约9.3万元人民币)的制作费,并且必须在2009年6月前制作完成。

中国的艺术团体八股歌创作的《吹–把北京的空气吹到林兹》从全世界42个国家中的295个方案中选出,将作为“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的”美食”主题在北京和林兹同步展出,展出时间自09年6月24日至6月30日。《吹–把北京的空气吹到林兹》是一个基于互联网实现的跨地球的互动装置作品。这个作品是让在北京”天下盐”川菜馆用餐的食客对着一个”吹”传感器吹气,通过互联网,把这个食客吹的气流发送到远在奥地利林兹的展览现场,吹动林兹的观众,并让林兹的观众在现场闻到由北京吹出来的麻辣烫的味道。

类似这样的作品在整个“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中还有很多。在整个活动中,全球二十个城市的入选作品,将在当地城市和林兹同步展出。这二十个地点的选择非常特别,它们都与未来有着直接的关系:未来要么肇始于此,要么崩坏于斯。活动组委会为每一个地点设计了主题,例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或基因工程,并通过新闻学、艺术或科学手法探究有关未来的根本性问题,了解全球化、网络化世界的最新状况。艺术家和科学家所创作的入选作品根据他们所选择的主题,安排在对应的城市进行。

◎ 现场比特,全球联线

当艺术家和科学家在当地城市举行艺术作品表演的同时,这些作品的动态将实时通过网络传输到林兹。全新改造后的奥地利电子艺术中心,是这个环球虚拟旅行的中央节点。来自各地的信息和报道,将在此聚合,并通过先进的软件、硬件技术以视觉形式呈现。位于林兹的中央广场的全景大屏幕将持续滚动展现这些信息和数据,广场上的人们可以通过这扇“世界之窗”与全球各地的朋友邂逅、沟通,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全球性会话。

在第81天,组委会将在林兹举办一场研讨会,与所有参与者一起回顾这80天的奇异历程,总结和分享这次实验所带来的经验、启迪和创作成果。

有趣的是这个活动的方案征集要求:《现场比特:探索实时连接性的艺术》。活动组委会在开展活动方案征集时说,“我们要连接的是林兹和即将选定的其他地点。我们的目的在于探索并扩张相隔较远的族群之间的实质性的交流。” 每项提交的方案必须满足一项要求即“现场比特”所喻意的通过任何数量、任何模式的网络系统传递实时数字信息。

组委会对“现场比特”的定义是:任何给人以“实时感”的连线系统。这里的关键在于整个系统不可有明显的延迟感。该定义在不同的应用中会有不同的定义。对于游戏或互动系统而言,可接受的最大延迟时间可能只有十分之一秒;对于语音或文字聊天系统而言,这一上限或许是一秒;对于声音和图像的传输而言,则或许可以容忍长达一分钟的延迟。如果某一个连线系统的延滞超过了一分钟,或许就不再符合“实时”的定义。

组委会除了要求作品必须符合“现场比特”的定义之外,还鼓励创作者在此基础上添加“鲜活比特”和“罐装比特”成分。“鲜活比特”指的是任何往复通讯时间不超过一天的连线系统,例如非实时的数据下载过程。这个概念适用于以大流量、低成本的数据交换为基础的创作,此外也照顾到了处于不同时区的节点间的通讯。“罐装比特”则指任何通过实体方式—如DVD或硬盘—传递的数据。实体运输还可以包括非数据的实体物件,如乐器与易腐坏的物品等。

◎ 多样化的全球议题

“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选取了二十个全球议题,这些议题看起来与TED大会的议题也颇为契合。下面是这个活动的时间表,每周的活动围绕1-2个议题展开。第一周到第六周的活动主题如下:

第一周的主题为:幸福(Happiness),教育 (Education);
第二周的主题为:美食(Food),水资源 (Water);
第三周的主题为:市场(Markets),美食 (Food);
第四周的主题为:成长(Growth),迁徙 (Migration);
第五周的主题为:交通 (Traffic),气候改变(Climate Change);
第六周的主题为:生物多样性(Biological Diversity),气候多样性(Cultural Diversity)

第七周到第十周的活动主题如下:

第七周:遗产(Heritage), 和平共处(Coexistence)
第八周:人口老龄化(Aging), 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
第九周:社会进步(Progress), 废物回收利用(Recycling)
第十周:身份识别(Identity)
第十一周:探索(Exploration)

“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已经将在6月17日开始,9月5日结束。请关注官方网站www.80plus1.org, 他们的RSS订阅地址为:http://feeds2.feedburner.com/80plus1,地址为http://twitter.com/80plus1

我们也将关注这个活动的进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撰写关于该活动的稿件,投稿给我们,我们将开设专栏来发表关于该活动的稿件。如果稿件积累足够多,我们也将开设独立的子网站来支持该项目在中文网络圈的传播。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尖峰盘点: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

本周我们介绍了(Golan Levin),2000年,他在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运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研发的数字声音视觉环境组件,创作了混合影音的作品《涂鸦》,引发全场震撼。此后,编辑也发现,用管子创造新式生命的荷兰艺术家西奥·詹生(Theo Jansen)也把他的作品带到了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的现场。

这些发现促使我们开设了“尖峰盘点”这一新栏目,今后将在这个栏目中介绍TED演讲人经常出没的同类活动,也将介绍与TED精神和风格相似的活动和机构。这一次为大家介绍于欧洲美丽古城林兹(Linz)举办的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同时,也提醒大家,2009年的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报名截至日期已经延迟至3月18日。有兴趣的朋友请抓紧时间报名。


Flickr上的林兹夜景视频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是一个国际顶尖的科技艺术家在一起竞技、交流的盛会。自1979年在林兹创立以来,每年都在那里举办。很多人都认为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是世界上科技艺术的最高展会。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展示了世界科技艺术的最新发展。它密切关注着艺术,科技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这三者间的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宗旨是展示一些对人类社会产生,或者可能产生重大、长期影响的艺术和科技。同时,奥地利电子艺术节也致力于研究、发展和普及科技艺术。

成立30年以来,奥地利电子艺术节不断地在发展,改变:1987开始颁发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1996年成立了未来艺术实验室(Ars Electronica Futurelab)。现在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已经成为一个研究、发展和展示数字艺术和媒体文化的国际平台。

这个平台包括四个部分:

1. 艺术节(Ars Electronica Festival),即原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年会。

艺术节每年都有一个主题,最近几年的主题是:

2005 混杂–活在一个吊诡的年代(HYBRID – Living in a paradox )
2006 简约–复杂的艺术(SIMPLICITY – the art of complexity )
2007 隐私的终结–欢迎来到一个无畏的新世代(GOODBYE PRIVACY – Welcome to the Brave New )
2008 新文化经济–知识产权的局限(A NEW CULTURAL ECONOMY – The Limi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2. 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电子艺术大奖经常被称作“电子艺术的奥斯卡奖”(Oscar of computer art)。这个大奖下设如下的几个分类。

电脑动画/ 电影/ 视觉特效(Computer Animation / Film / VFX )
奖励艺术和科学领域内的独立创作,以及电影、广告和娱乐业中的高端商业制作。该单元对于艺术原创性与技术成就同样重视。

互动艺术(Interactive Art)
涵盖从装置到行为的一切互动作品。主要评判标准包括互动元素在开发和设计上的艺术品质,以及作品内容与互动性。

数字音乐(Digital Musics)
包含各种当代数字声音制作,此外也包括综合了声音与其他媒介的作品、电脑音乐、电子原音音乐、实验音乐,以及声音装置。

混杂艺术(Hybrid Art)
专为今日媒体艺术领域的混合、跨学科实践所设。该单元强调对不同媒介以及类别的融合,并从中生成新的艺术表达形式。

数字社群(Digital Communities)
旨在奖励具有创造性和艺术性的线上社群,关注互联网在社会以及艺术层面造成的广泛影响,以及社交软件、隐在电脑、移动通讯以及无线网络领域的最新发展。该类别对全球各地试图利用数字技术完善社会、承担社会责任的各类项目(社会、文化、艺术)、倡议组织和群体开放。

U19自由计算 (U19-Freestyle Computing)
U19自由计算是奥地利最大的面向青少年的电脑竞赛。她自1998年起成为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组成部分。这项竞赛鼓励青少年运用电脑创作和设计各类作品。

“未来创想” 艺术科技特别奖([The Next Idea] Art and Technology Grant
这个奖金为7,500欧元的奖项,用来奖励具有远见富有创新的艺术科技创作者。只要年龄超过19岁,拥有尚未制作成型的艺术概念的创作者,均可以申请这个奖项。获奖者除了奖金外,还有机会在未来艺术实验室(Ars Electronica Futurelab)学习3个月。

媒体·艺术·研究奖(Media·Art·Research Award)
电子艺术大奖专门设立了一项研究项目,以5000欧元(约5.2万人民币)的金额奖励一部以互动艺术形态为主体的杰出理论著作,旨在促进对于媒体艺术形态的学术研究。该奖项2007为Florian Cramer,2008年的获奖者为Arjen Mulder

电子艺术大奖是对数字媒体领域中的创新与先锋精神最重要的认可之一。每年有来自超过七十个国家的国际级艺术家参与电子艺术大奖,令它成为当代媒体艺术走向的晴雨表。自1987年以来,向大奖提交的艺术作品总数已达37,542件,2008年,大奖的奖金金额总数高达11.5万欧元(合约121万人民币),为全球数字艺术奖项之最。

维基百科赢得了2004年度电子艺术大奖数码社区分类的唯一金奖。值得中国人骄傲的是,多背一公斤赢得了2008年度电子艺术大奖数码社区分类的唯一金奖


香港Keith Lam的作品“左左右右馬力歐”获得2008年该奖项互动艺术组荣誉提名奖。

3. 奥地利电子艺术中心(Ars Electronica Center)

这个中心是一个博物馆,是一个“未来艺术的博物馆”(Ars Electronica Center – Museum of the future)。这个博物馆主要收藏的是数码艺术和媒体艺术的优秀作品。这个中心现在也成为一个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活动中心。

4. 未来艺术实验室(Ars Electronica Futurelab)

这是一个结合艺术,科技和社会的跨学科研究项目。这个实验室向世人展示了艺术和科技是可以如何相互促进的。这个实验室里也有大量艺术和工程的展品。

相关链接: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官方网站 http://www.aec.at

电子艺术大奖2008年中文网页

2008年评委Isaac Mao文章: 《PRIX Ars Electronica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国际大奖赛

2007年电子艺术大奖交互艺术类别获奖者Bernie Lubell的演讲(中文)

香港Keith Lam获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荣誉提名奖作品“左左右右馬力歐

插图照片:

本文插图照片选用Flickr上标注CC协议的照片,自上而下作者分别为:AlexhealingPablosanzMagrolinoLarifon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