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Dan Gilbert

丹·吉尔伯特:有限理性选择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在2005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最为人知的研究在于人类“预测偏差”领域。 在提及幸福的时候,从经验出发,人们往往会提示,注重现在。然而,人类先天的缺陷,注定了,我们时时刻刻在想像未来。当人们想像未来,往往会与实际情况发生一些偏差。研究幸福的心理学家,将这类偏差,称之为“预测偏差”。

在他的《撞上快乐》(Stumbling on Happiness)一书中,用美式幽默阐述了他对这方面的研究,吉尔伯特曾在2004年的TED大会上同观众一起分享他的研究心得(请参考1月12日文章《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而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他为大家带来了最新的心理学研究,并旁征博引统计学、经济学的相关知识,告诉我们,我们所做的一些选择并非完全出于理性。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诚然,在物质并不匮乏的年代,我们每天需要面对无数选择,不管是投资、职业生涯、结婚生子,都需要我们做出决定。哪怕是在星巴克买大杯拿铁还是中杯美式,都会让人犹豫几秒钟。我们以为自己的选择往往是经过理性判断的结果,但吉尔伯特告诉我们,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吉尔伯特教授引用荷兰数学家丹尼尔·伯努利(Daniel Bernoulli)在1738年提出的概率期望值悖论,我们的期望值其实可以由两个简单的变量计算得出:成功的概率乘以成功的价值。伯努利假定只要我们可以估计出这两个变量并将它们相乘,我们就可以精确判断自己的行动。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两个变量却不见得那么容易估计。人们往往无法正确判断成功的概率和成功的价值。

在判断概率时,吉尔伯特教授发现,人们通常会用最快想到的事物发生的概率作为基准。比如当被要求分别估计龙卷风、烟火、气喘、溺水导致意外死亡的人数数量时,龙卷风和烟火成了众矢之的。这是因为我们在媒体上经常会看到类似的新闻,却很少见到死于气喘或者溺水的消息。因此,当被问及相关问题时,我们很容易马上联想到新闻里常说的龙卷风和烟火,对这两个成因产生高估。而事实上,正是因为死于气喘和溺水的案例司空见惯,媒体才没有报道它们。

吉尔伯特教授举了购买彩票的例子来进一步说明他的观点。经济学家将购买彩票比作愚蠢的税收,因为彩票中奖的概率极低,购买彩票就相当于你将钱直接冲下马桶,而后者还不需要去商店掏钱买。然而很多人都喜爱彩票。吉尔伯特教授认为这是由于我们在媒体上看见很多彩票中奖人,电视、报纸到处充斥着的得奖的消息。吉尔伯特教授计算得出,如果每采访一名中奖人的同时,电视台都对未中奖的人进行一段30秒的采访,那么需要花上9年半的时间才能听完上一次彩票摇奖中一百万落选者说“我?没中奖。”。假设你确实花了9年半时间不间断地收看这样的采访,那么在30秒采访后当你看到有人说“我中奖了”的时候,你会出门购买彩票的几率将变得非常低。


TED.com: Dan Gilbert on our mistaken expectations

吉尔伯特教授认为,导致错误判断的另一原因是我们经常将眼下面临的选择项和过去做比较,或者和其他可能性做比较,因此错误判断了事物的价值。

比如你打算去看戏,但到了戏院却发现,弄丢了一张价值20美金的戏票。很多人会觉得自己很倒霉,不愿掏钱再买一张票。而若是你还没来得及购买戏票,在去戏院的路上弄丢了20美金,你往往愿意再掏出20美金购买一张戏票。觉得那弄丢的20美金和享受一场戏剧表演毫无关系。会出现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判断结果,是因为我们习惯将现在和过去进行比较,在这里也就是将现在没票和以前有票做出比较,从而不顾当下最佳选择——再买一张票。

很多零售商已经深谙此道。比如在一家贩卖8美金、27美金和33美金不同规格的酒的商店内,人们通常会购买价格适中的27美金的酒。商店若是在33美金酒的边上放一瓶价格非常昂贵的酒,那瓶33美金的酒就会立即热销起来。在和高价酒的比较中,33美金的酒变得价格适中,人们非常乐意购买。然而当我们把这瓶酒带回家,就不再存在这样的比较了——我们并不见得就做出了理智的购买选择。

而当这个比较的问题和时间交错的时候,就变得更为复杂了。人们总是认为,多获得一些比少获得一些好,现在获得比将来获得好。而一旦这两者无法同时实现,或出现矛盾,就会使抉择变得困难,需要进行平衡。

吉尔伯特教授认为,会发生这些问题的原因还在于我们大脑的进化和我们的生存环境并不相符。大脑是为品性相近、寿命较短、选择不多、视吃饭和交配为首要任务的小团队的个体服务的。而显然,如今的社会基本上不具备以上特点。“伯努利的小公式教会我们如何在一个不由自然界任意摆布的世界中思考,”吉尔伯特教授总结道,“我们是这个星球上迄今为止唯一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生物,我们没有捕食者,我们是物理环境的掌控人。使一些物种灭绝的原因对我们已经不是威胁了。唯一一个可能摧毁我们的因素就是我们自己的抉择。如果1万年以后我们不再存在,那么应该是因为我们没有好好使用这位年轻荷兰学者在1738年送给世人的礼物,是因为我们低估了未来痛楚发生的概率,高估了现时愉悦的价值。”

演讲结束后,吉尔伯特教授当场回答了三位观众的提问,其中,后来在2008年和2009年两度登上TED演讲台的企业家杰·沃克(Jay Walker)向他提出了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问题:

经济学家们总是津津乐道人们购买乐于彩票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但我质疑你是否正犯了同你认为这些人犯的一样的错误,也就是关于价值的错误估计。我曾经访问过大约1000多名彩票购买者,从而发现购买彩票的价值并不完全在于中奖。而你却认为这是唯一价值。普通的彩票购买者一年平均购买150张彩票,他们知道自己的中奖概率很小,但他们仍然购买。为什么呢?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愚蠢,而是因为对于中奖的期待释放了大脑中的血清素,在直到知道自己没有中奖前,让他们感觉良好。或者这么说,用一美金的价格,他们获得了比将钱冲下马桶好得多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你是无法在冲马桶中获得的。经济学家趋向于用他们的视角来观察世界:那不过是一群愚蠢的人。而结果是,很多人认为经济学家才是愚蠢的人。至少我们可以成功登月是因为我们没有听那些经济学家的话。

沃克的提问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而吉尔伯特教授也做出了精彩的回答。“这个问题很好。期望中奖产生的快乐是否等值于没有中奖后的失落尚待我们研究。但请记得,那些没有购买彩票的人在第二天也并没有感觉糟糕,基本他们在抽奖时也没感到兴奋。我并不赞同人们知道他们不会中奖。我认为他们觉得不可能,但仍然可能发生,这才是为什么他们喜欢买彩票胜过把钱冲入马桶。当然我也看到了你的论点:不会中奖却还购买彩票也能产生一些好处。我想我们有很多理由不去听信经济学家,但对我来说,这不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也有同样的疑惑,那么吉尔伯特教授的简单回答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沃克逻辑缜密的思考和提问精神,也是我们在收看收听TED演讲时值得学习的。我们也曾经介绍过《杰·沃克的私人图书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一下。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

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是一位心理学家,他写过一本书专门讲述快乐之道,书名为《撞上快乐》,在2004年TED大会上,吉尔伯特与观众分享了他的一些研究心得。

人体的大脑里头的前额叶皮质拥有一种模拟(simulation)的功能,这点跟飞行员参与模拟飞行很相似。而这一特征跟直立行走、语言一样,是进化的伟大的产物,也是人类所特有的。吉尔伯特邀请我们做一个实验,试想一下,要是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为买彩票中奖,并且是三亿美金的大奖,另一种情况是不幸因为发生车祸而变成残疾了。你会选哪个?相必大家不加思考就会选择前者,尽管我们不一定有那样的切身体验,但是我们的大脑可以把那样的场景模拟出来。而一年之后呢,是彩票中奖的人还是意外致残的人活得更快乐?数据显示,两者的快乐程度几乎等同。

吉尔伯特告诉我们说,人脑的模拟器具有一种“影响力偏见”(impact bias),但事实上,不管你竞选成败与否、考试成功与否、比赛胜败与否,这些都不会对你的快乐感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最近的研究还表明,即使是发生了人生当中最重大的创伤,假如那是发生在三个月以前的,那么那件事对于你今日的快乐感几乎不会发生影响。

这是为什么?吉尔伯特说,因为快乐也可以人工合成(Happiness can be synthesized),每个人都有一种心理免疫的系统(psychological immune system),那是一种通常不为自我所知觉的认知系统,该系统可以帮助人们改变对世界的看法,进而也让自己活得更好。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人工合成快乐,但是我们却一直以为快乐是一种需要苦苦追寻的东西。

吉尔伯特接着给我们讲述了四个故事。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吉姆·莱特(Jim Wright),他曾经是众议院主席,后来因为一桩黑幕交易事件被迫下台。但是,几十年后,莱特说,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活得更好,不管是从身体上说,还是从精神上说。

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默里斯·比克汉(Moreese Bickham),他是因为一项错误的判决而在监狱里坐了37年的牢,直到他78岁的时候通过DNA检测确认无罪才被释放。出狱后,比克汉说,那是一种极为光彩的体验。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哈里·朗格曼(Harry S Langerman)的,他早年在《纽约时报》读到一篇关于一家汉堡包小店(那是麦当劳兄弟开的店)的故事,看出了潜在的市场,就萌发了开加盟店的事情,问哥哥借钱,被断然拒绝。六个月以后,另一位美国人刚好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并马上行动,于是成为了一时的巨富。

最后一个故事讲的是比特·贝司特(Pete Best),他是甲壳虫乐队早期的一位鼓手,后来因故退出了甲壳虫乐队。1994年的时候,他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的时候说,我现在很幸福,要是那时候留在甲壳虫,我今天还不一定会活得这么快乐呢。

吉尔伯特 TED 演讲视频

好了,快乐的秘诀是什么?让我们总结一下:

1、积聚财富、权力与威望,然后甩掉这些东西。

2、坐穿牢底

3、帮助别人赚取大笔的金钱

4、千万不要加入甲壳虫乐队

不过大家想必不会对这样的论调报以赞赏的目光,因为我们认为人工合成的快乐的质量比不上自然的快乐。

那么,这两种快乐之间有何区别?

自然的快乐,简单的说就是“在想要某物的时候,得到那样东西”;而人工合成的快乐,则是“在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时,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

为什么人们会鄙视前者?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考虑马上能得出答案。试想一下,要是光顾商场的都是一些天天坐禅念道的和尚,那么这商店岂不是要关门啦,因为和尚通常不需要什么东西啊!

吉尔伯特表示,人工合成的快乐与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快乐的质量是均等的。他跟我们讲述了他做的一个实验,他拿出六幅莫奈的油画(印刷品),让受试者按照个人对画的喜爱程度为其排序。而后受试者被告知说,他们可以在三号和四号之间选择一个带回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假如我们叫受试者对同样的六幅画排序,你会发现,原来的三号已经跑到二号的位置上去了,而原来的四号则落到五号的位置上了。“我得到的就是更漂亮的,我得不到的,肯定是很糟糕的。”这就是快乐的人工合成。为了进一步证实这样的判断,吉尔伯特又邀请一些健忘症患者做同样的实验。结果显示,健忘症患者也是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即认为自己拿到的那幅画比没拿到的更漂亮,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拿到那幅画了(不要忘记他们患有健忘症,很容易遗忘发生在几分钟以前或半小时前的事情)。

事实表明,自由选择是自然快乐的朋友,但它却是人工合成快乐的敌人。当我们无从选择的时候,我们的心理免疫系统的工作效能是最高的。

最后,吉尔伯特讲到了另一个实验,那是关于让摄影课的学生在两张自己冲印出来的很漂亮的照片之间选择一个自己保留,另一个上交给老师的故事。实验分为两组,其中一组被告知必须当机立断作出选择,因为老师说上交的照片半小时后就要送往总部。而另一组则有四天时间来选到底保留哪一张照片。结果是后者四天后依然没能作出选择,即使是勉强作出一个选择,对于自己所选也不完全满意,自己也因此而闷闷不乐。而第一组学生则对于自己拿到的照片喜爱有加。

吉尔伯特接着又对一班哈佛大学的学生进行同样的实验,让他们自己选:a) 不可逆转的选择;b) 可逆转的选择。结果是66%的学生选择了后者,也就是说选择了痛苦。

亚当·斯密在他的《道德情操论》里面写到:

人生中的悲剧与无序之源,似乎皆来源于人们过高地评估某种时局,诚然,某些时局确实更值得人们追求,但是,不管这种追求有多大的合理性,我们都不可因这种痴情的追求而打破谨慎、公正的法则,亦不可破坏我们未来的心境。因为假如我们真的那么做,我们必有一天会忆及当日的愚味,或者是因自己曾经的偏私而感到后悔。

没错,生活中确实存在着某些事物比别的事物更具价值,我们确实应该追求那些价值更高的东西。
但是,假如我们过分看重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时,我们就有可能面临危险。

当我们的追求不是无节制的时候,我们可以生活得快乐;当我们的追求变得无节制的时候,我们会生活得很痛苦、甚至会去偷窃、伤害他人,甚至是牺牲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当我们的畏惧局限在有限的空间里的时候,我们会行事谨慎、三思而后行;当我们的畏惧失去节制并无限扩张的时候,我们会变得鲁莽大意、胆小如鼠。

吉尔伯特最后用一句话来概括整个演讲,那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期望与担忧在一定程度上都夸大其实,我们自己可以生产出我们所不懈追求的那样东西,假如我们选择去体验真实的话。”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丹·吉尔伯特在Pop!Tech 2007大会上演讲的照片,由KK+上传于2008年7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sean_hickin上传于2008年8月8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