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El Sistema

[TED大奖] 众人助航,音乐扬帆

去年12月,阿布吕尔研修项目的学员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第一学期的学习,接下来的2个月,他们将前往委内瑞拉,在El Sistema完成他们最后的学习研究。

虽然相隔千里,同样一批热爱生活,执着音乐,勇于奉献的朋友们也在中国撒下了音乐的种子,今天的TED大奖专栏采访了来自北京的“音乐之帆“执行总监陈倩,听她和我们分享这一年来的音乐之旅。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1.

TEDtoChina:
当初是什么样的经历触动才建立了”音乐之帆“?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呢?

陈倩:
2009年1月份,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乐团来到中国国家大剧院演出,令人无比的振奋。当我们得知所有的乐团成员都来自曾经孤独、贫苦的流浪或边缘儿童时,根本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我的导师柴亮先生(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研室主任教授)以及他的朋友郭勇先生跟我聊到想要在中国做一个这样的项目时,我们简直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2009年2月21日我们在很多朋友的支持下,于北京前门23号举行了“音乐之帆启动仪式“,那次活动时我们什么都没有,就是和请来的朋友聊了一下我们的想法,于是得到了第一笔资助。

取名“音乐之帆“,英文名”Wings of Music“,就是希望能用音乐去touch贫苦少儿的心灵,使他们有自信,有勇气,有爱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美妙的人生,我们想,音乐应该能够帮到他们这些。

2.

TEDtoChina:
目前项目发展的状况如何?有什么最让您印象深刻的故事?

陈倩:
音乐之帆在得到第一笔善款后一个月之后就将乐器送到了孩子们手中,2009年4月开始上课,目前我们共资助了60余名儿童,成立了一支少儿交响乐团。目前成员全部来自农民工子女,也就是流动儿童。

2009年6月音乐之帆第一次登台亮相,虽然水平有限,但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2009年10月参加壹基金典范工程盛典演出,2009年10月获得“中国60希望梦想“。2009年11月参加国际学校交流演出。

2009年12月参加“时尚先生颁奖”并获选年度公益奖。2009年12月参加北京首都倒计时活动。


柴亮
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研室主任、世界著名小提琴家、音乐之帆少儿资助项目创始人

刚刚启动的时候,我们希望孩子们借助学习古典音乐能够有心灵上的温暖,获得自信,在教授他们的过程中,我们体会到了更多的东西。最初他们有机会学习的时候很开心,但因为学习音乐本身是一件要吃苦的事情,所以中间他们部分人就有退出的打算,理由是耽误学习了。虽然很伤心但是我们愿意尊重他们的意愿。一星期之后,所有要退出的孩子都写回了申请书给我们,因为他们觉得在别人练琴的时候自己却放弃了,说明自己没有韧性,没有坚持,在学习音乐这件事上失败了,所以他们现在想回来。
学习音乐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与自我抗争的过程,一方面你无法抗拒音乐给你带来的种种美好与希望,另一方面学习的过程确实很艰难的,所以能否坚持,就是一个挑战。

事实上,所有音乐之帆的儿童现在学习成绩都提高了,学校的前三名都在音乐之帆!因此我们现在的定位,就是“演奏与奋斗!”

3.

TEDtoChina:
“音乐之帆” 的长远发展方向是什么?是否会延伸到其他城市,或者不同的儿童人群等?

陈倩:
2009年,音乐之帆共资助贫困儿童60余名,他们全部来自农民工子女。

2010年“音乐之帆”计划资助200名儿童,除招收农民工子女外,还计划面向社会招收部分其他来源的贫困儿童,并为他们分别成立弦乐团、合唱团、打击乐团、管乐团。2010年有可能同时在上海展开资助,目前还在讨论当中。

我们希望音乐之帆能成为一个几十年甚至是百年的项目,尽我们最大的能力去帮组更多的贫苦儿童.因为音乐教育有特殊性,往往需要长期性,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扩大资助范围,但目前还是想脚踏实地的把眼前事情做好.

4.

TEDtoChina:
目前你们的资源主要来自于哪里?资金方面,例如公益基金或者慈善团体?人力方面,例如专业的音乐机构或团体?

陈倩:
资金主要来源于社会捐助,目前我们是挂靠在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所有的音乐教师全部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目前都任职于国内各大艺术团体或音乐学院。

5.

TEDtoChina:
在目前的项目运作中,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陈倩:
我们很希望能得到一些委内瑞拉救助体系的相关经验。

在学生的组织管理方面,我们目前的第一支乐团是在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我们给学校老师一定资助,让他们来帮我们管理学员。但是今年我们想扩大资助范围,就是除了农民工子女,我们还想资助社会其他贫困儿童,可能会在管理上面对很多难题。
资金扶持方面目前还好,为保证质量我们没有过快的扩大规模,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支持。

教材方面,我们设计了一套新的教学体系,但就少儿管弦乐团可演奏的曲目来讲,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资料。以下是我们特别希望能得到的宝贵经验:

希望能学习El Sistema音乐教育理念和音乐教育史纵览
El Sistema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推广概况
早期儿童音乐教育基要培训:基于El Sistema和以世界三大音乐教学法–柯达伊音乐教学法,铃木音乐教学法,和奥尔夫教学法–为代表的音乐教育体系
适龄管弦乐队的组建:El Sistema乐团培训材料和组建过程,指挥及特定乐器组的相关培训
儿童合唱团的培训、材料准备和指导
基础打击乐器技巧和打击乐器组团指导
弦乐器、木管乐器、铜管乐器和打击乐器类的针对性小组培训
钢琴和演唱类的针对性小组培训和伴奏
作词作曲基要和技巧
音乐理论和耳音培训方法
科技在音乐教育项目中的运用
乐器的采购、保养和存储
管理和组织领导学* 领导力和沟通技巧基要
与学生家长和社区相处的关系学以及跨文化沟通
如何适应特定项目社区的情境
儿童发展和行为管理
应对高危青少年和社区
商业策略和筹划
合作伙伴关系的创建和管理(涉及对象包括公立学校、青少年或社区活动中心、市政当局和宗教团体)
市场营销和公共关系(涵盖网页和社交网站的运用)
项目治理(包括董事会的发展和管理)
筹款
财务管理
人力资源管理(包括招聘、薪资、福利和法律事宜)
非音乐类事务处理(包括交通事宜、课外作业辅导、课间餐准备等等)
个人时间管理和音乐活动安排

6.

TEDtoChina:
作为有经验的社会公益团体,对有心投入公益活动的朋友们,您有什么建议吗?

陈倩:
建议还不敢说。从音乐之帆少儿资助项目成立以来,得到了大家的很多支持和帮助。在做这件事的时候虽然劳苦不堪,但一直心存感恩。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尽善尽美,但是有像TEDtoChina这样的团体这样支持帮助我们,相信所有的困难都可以克服的!

在与“音乐之帆”的访谈中,陈老师着重指出希望以音乐来救助更多的贫苦儿童,通过乐团的训练,告诉孩子要充满信心,不断与生活战斗,做一个自强自立的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你也是热爱音乐,热爱生活的同道中人,欢迎你和TED大奖专栏联系,让我们一起用音乐来播种这个国家的美好未来!

(本文照片选自音乐之帆网站及博客)

延伸阅读:

“音乐之帆”官方网站www.WingsOfMusic.org

“音乐之帆”新浪博客

[TED大奖] El Sistema美国阿布吕尔研修项目近期动态

TEDxBoston: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

TED演讲汉译:《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大奖] El Sistema美国阿布吕尔研修项目近期动态

TED大奖专栏现在由TEDtoChina团队新成员Yvette Wang主持,她也将参与TEDtoChina营销部门的组建。如果你有任何关于TED大奖的想法和意见,可以通过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邮件地址联络到她。

编者按: 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José Antonio Abreu)在一次访谈中说到:“从委内瑞拉开始,我们要让每个人,都能唱歌跳舞,传播到世界,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爱唱歌跳舞,这个世界,会因此而改变。”

这位阿布吕尔先生,便是2009年TED大奖获奖者之一,曾经的委內瑞拉文化部长、国会议员、经济学家和业余的音乐家。在10月的TED故事栏目中,余恺为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他在1975年成立的「Social Action for Music」组织(西班牙文全名: The Fundació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de Orquesta Juvenil e Infantil de Venezuela),历经33年,已在全国建立了172个音乐中心,超过30万儿童得以接触音乐,大部分都是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还有不少残障儿童。这些曾经游走在社会边缘的孩子,通过音乐又重新找到了生命的阳光。

在去年芬兰的赫而辛基节上,来自委内瑞拉的西蒙‧波利瓦青年交响乐团(Simón Bolívar Youth Orchestra of Venezuela)受到众人瞩目的焦点,以音乐教育闻名于世的芬兰,盛赞“委内瑞拉为当今古典音乐新的奇迹之国”。而这只巡演各地,激起一波又一波惊叹的青年交响乐团便是由El Sistema的孩子组成。

阿布吕尔先生在接受芬兰媒体访问时说道:“当孩子们开始演奏,音乐就是一道光芒,首先映照在贫穷的家庭里,然后是他们的邻居,然后是整个群体!……然后整个委内瑞拉会一起唱歌,跳舞,然后是南美,然后是全世界。”

如今,这个政治动荡,经济落后的国家孕育出来的音乐奇迹正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传开,英国,德国,美国等都在开始尝试将委内瑞拉的模式应用在本土边缘化地区。

10月中,TED联合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正式展开了Abreu Fellows Program,10名来个不同背景,文化的音乐学生将通过为期一年的波士顿及加拉加斯(委内瑞拉首都)的学习访问,了解El Sistema的运作流程,并将在毕业后回到各自的社区,将“音乐创造人生”的精神传递开去。 详情请看刘佳撰写的文章《TEDxBoston: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

在上个星期,年轻的Fellows来到了美国Baltimore,访问巴尔的摩交响乐团创办一年有余的ORCHkids program。这是项为幼稚园到小学二年级学生设立的课后学习音乐计划,主要服务当地处于弱势群体,缺乏关爱的家庭。从最初寥寥几十名孩童的班级到如今超过180多人的欢腾校园,ORCHkids项目不仅让更多的孩子能接触到乐器,更是让他们感受到美与关爱。“孩童是先以美感,来感受这个世界,然后才是知识…如果他无法得到机会创造并体验美感,那是剥夺他成长和发展的权利。”(阿布吕尔说)


ORCHkids项目的标志。

在ORCHkids的官网短片上,我们可以看到孩子们排着长队,仰首期盼着拿到自己心爱的乐器,围坐一堂,好奇地拨弄着琴弦,兴高采烈地挥着棒子击打水桶。。。也许旋律还很简单,也许技巧还很笨拙,但这些孩子已经找到了积极生活的力量。

结束Baltimore的访问后,Fellows还将去认识,考察更多因El Sistema兴起的民间项目,和杰出的音乐大师交流感悟体会,为将来的社区建设收集一手资料。如果你也有兴趣传播El Sistema的精神,不妨一起来看看Fellows的博客和他们的个人简介吧。

Abreu Fellows 2009-2010
Daniel Berkowitz:http://abreudb.wordpress.com/
Jonathan Govias:http://abreufellow.wordpress.com/
Lorrie Heagy:http://juneaumusicmatters.blogspot.com/
Rebecca Levi:http://www.rebeccalevi.blogspot.com/
David Malek:个人简介
Dantes Rameau:http://www.dantesrameau.blogspot.com/
Alvaro Rodas:http://alvarofrodas.blogspot.com/
Stanford Thompson:http://firedupwithmusic.blogspot.com/
Christine Witkowski:http://cwabreufellows.wordpress.com/
Katie Wyatt:http://durhamelsistema.blogspot.com/

延伸阅读:

懂西班牙语的朋友可以来看看El Sistema传递世界(http://www.elsistema.org/)的项目官网

余恺撰写的TED故事 《人籁悉归天籁:委内瑞拉的天使

刘佳撰写的文章《TEDxBoston: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

了解更多关于Baltimore ORCHkids计划

芬兰音乐季刊Finnish Music Quarterly (介绍芬兰的音乐教育和文化): http://www.fmq.fi/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