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Ethan Zuckerman

伊凡·佐克曼: 聆听全球之声

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现在是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关注主流媒体与新媒体新闻导向性,以及人们如何能善加利用媒体技术。伊凡也长期活跃于TED之上,之前我们为大家介绍过由他参与创办的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并简介过他的《TED引入社会化翻译》,此次他在刚于牛津结束的2010 TED全球大会上继续了这一话题。

伊凡谈起了前阵子世界杯时发生的事情。他在Twitter上看见一句上镜频率很高的话: “cala a boca, Galvao”,但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的一位巴西朋友告诉他Galvao是巴西当地一种濒临灭绝的鹦鹉,还说现在如果在Twitter上推这句话,那么就能捐赠10美分来救助这个稀少而美丽的物种。

这看似合理的解释只是伊凡的朋友的玩笑话。在葡萄牙语里,这句话意为“闭上你的嘴巴,Galvao”。而Galvao则代指巴西环球电视台的体育主持人Galvao Bueno。由于该主持人主持风格了无生趣,使得球迷们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个让他闭嘴的活动。这个活动大获成功,这句话也因此在Twitter上连续两周蝉联榜首位置。

这件事情让伊凡意识到在Twitter空间里集聚着大量的巴西民众。事实是,约有11%的巴西民众都使用Twitter, 远远超过了英、美国家使用Twitter的人数比例。而据Twitter网站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24%的Twitter美国用户都是非裔美国人。

如果我们在来看看Twitter上面的各式热门话题,我们会发现,其实不同的话题只是在各自的圈子里红火着。比如白人们都在讨论着漏油事件,而黑人们都在讨论着野餐聚会。换句话说,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在接触我们已经熟悉或认识的人们,而不去接触更多的人们。

这与我们最初对互联网的期待背道而驰。按照我们初始的设想,互联网应该能够打破文化障碍,将人们都置于同一个平台上,共享同一种行为方式。

伊凡认为我们似乎只看到了全球化所需的基础硬件设施而忽略了其它。我们看到的是,通过扩展国际航线可以更容易地到达不同的国家,通过互联网宽带可以更容易地知道世界各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看看世界上真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会发现,当越来越多的地方被相互连结起来时,有些地方却被切断了联系。


TED.com:Ethan Zuckerman: Listening to Global Voices

伊凡认为我们的媒介正在走向全球化的反面。以美国为例,晚间国际新闻比例从上世纪70年代的35%-40%下降到如今只有12%-15%,这样一来,我们对整个世界的了解也会随之片面化。即使一些精英媒体也只是有选择性地报道个别国家的新闻而并非聚焦于全球新闻。在这一方面,即使如Wiki等一些新媒体做的也不是很好,其信息量还是侧重于北美及西欧国家。

伊凡称他所处的国家具有一种想象中的世界主义,以为自己连结起了全球,却未能真正地去解决全球性的问题。所以伊凡在2004年参与创办的全球之声在线网站就是为了应对目前媒体的局限性问题。虽然单凭一个网站本身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但至少它带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启发。伊凡意识到独立媒体的渠道是十分多元的,但它们需要很多的工作量,还需要很多的鼓励支持。他提到了在马达加斯加的一个学习英语与计算机的俱乐部竟然逐渐发展成了一个让人们发出独立声音与想法的媒介。其次就是语言的障碍。尽管现在如谷歌等在线网络翻译工具都能即时进行语言转换,它们的翻译质量还是抵不过人工翻译。伊凡所期待的是有朝一日可以有大量的人力在后台进行语言支持。他提到了如今在中国拥有15万志愿翻译的译言网,这些译者每天从英语主流媒体中选取自己感兴趣的新闻报道进行翻译,并与读者分享。我们不妨期待一下,谁将成为英语国家的译言网呢?最后,伊凡又提到,即使我们有心去找寻英语国家的译言网,我们也不见得能够轻松搜索到它。道理很简单,我们通常所有的资源都是来自那些和我们习性相同的朋友那里,也许我们有时需要跳出常规交际圈。他提到了全球之声在线网站中东地区的编辑Amira,Amira也许正在干着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活,一方面她要协调来自中东地区不同国家的网友间可能的矛盾,一方面她也需要了解怎么样的话题会吸引全球目光。这样具有全球视野与本地智慧的人,也许可以带领你跳出你的常规轨道。这样的人们通常被称为桥梁式人物。

此外, 伊凡还建议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善加利用自己的兴趣与特长去了解世界。也许你爱好体育,音乐,食物,或是文学写作,你都可以在这个世界的其它角落找到你的爱好,去体会它的另一番滋味。

总之,仅凭个人的想法要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的是更完善的媒体,网络,教育系统以及移民政策。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去联结更广阔的世界,怎样普及人工翻译,怎样支持那些文化桥梁式的人物,以及怎样通过自身去了解别的世界。

相关链接:

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尖峰盘点] 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尖峰盘点] 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上周我们曾经在《[粉丝行动] 海地大地震,参与援助的45种方式!»中转载了来自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 Online)的一篇稿件。本周Monday@TEDtoChina专栏也介绍了《沙沙维基尼:投资独立媒体》中关于独立媒体的稿件。这次在尖峰盘点栏目中为大家介绍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 Online)这个非赢利的全球性公民新闻网站。

这个项目由丽贝卡٠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和Ethan Zuckerman(请见我们的早期报道《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联合创办,他们在2004年12月参加哈佛大学伯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举办的一场研讨会时萌发了这个想法,此后陆续由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并注册成了非赢利实体机构,举办了数场志愿者工作会议。现在该网站拥有全职的工作团队,包括项目总监和编辑团队,此外,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组成了庞大的撰稿队伍,在多语言志愿者的努力下,这个网站也由原来的英语发展为多种语言版本。志愿者不仅用英语来报道公民新闻,也用母语来翻译其它语言的公民新闻。

这个网站也是TED.com的blog上链接的必看网站之一。今天我们全文转载丽贝卡٠麦康瑞写的《全球之声,五年纪事》一文。该网站使用“署名”的CC协议。

《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作者:丽贝卡٠麦康瑞
中文简体译者:Leonard
原文地址:英文,中文译文

全球之声发声计划负责人David Sasaki撰文回顾全球之声五年发展历程,五年前的12月,David横越美国,从加州前往波士顿哈佛大学,参与有关全球博客的一日工作坊,这场活动就是一段脑力激荡过程,而活动名称即为「全球之声」。各位今日所见的网站,源于我和Ethan Zuckerman筹办工作坊的博客,我们的目标若简而言之,即讨论「如何使用博客工具,才能帮助不同国家人民产生更直接、更有意义的对话」。这场工作坊亦附属于网络与社会研讨会之中,由哈佛大学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主办,开放社会研究所则慷慨地提供经费,让我们能邀请世界各地博客前来,我们将活动讯息张贴在网络上,David和其他人也主动前来参加,真是感谢老天!

我在会议后不久写下这篇文章,Ethan也在活动隔天撰文记录,我们当时并未拟定全球架构的具体计划,甚至还没有想出一个明确方案,与会者同意建立维基页面以分享资讯、网络聊天室以举办线上会议、收集与会者及所谓「桥梁博客」的博客轮播内容,我们并不确定未来会如何发展。

不过有件事显而易见,全球逐渐出现大量价值观相仿的博客,如与会者Jeff Ooi所言,我们应该「串连各点」,为这个社群建立平台。会议后几个礼拜内,不少与会者运用维基页面,希望写下这个社群的共有价值观,最后完成了全球之声宣言,以下是宣言全文,且今日全球之声各项工作与活动,仍源于这些基本价值:

我们相信言论自由:这包括自由表达、书写与自由聆听、阅读的权利。我们希望普及并促进表达与沟通工具的使用。

最终,我们希望任何有愿望表达的人都能够自由表达和书写。任何人都能够聆听他人的声音,阅读他人的文字。

感谢这些新工具的出现,发表言论的权利已不再被那些拥有出版设施的人所专有,政府也不再能限制想法与阻碍交流。如今,任何人皆拥有表达思想与自由的能力,任何人都可以向全世界述说他个人的故事。

我们希望将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人联合起来。我们希望加深彼此的理解,促进共同协作。

我们相信直接与他人沟通的力量。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联系是个人。这种联系是强力的。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直接交流是重要的。这种交流是一个自由公义的社会所必须的,它亦是一个社群繁荣与稳定的基石。它对于我们人类的文明是通用的。

这里皆是一个个独立个人的声音。但是我们亦可以发现我们的共同目标。我们希望一同协作以达成这些目标。我们发誓尊重并维护彼此。我们发誓教导彼此互相学习、互相聆听。

我们是全球之声。

我们今日拥有很棒的跨国团队,主持与经营全球之声不同计划,但全球之声的核心仍是无数志工,愿意在繁忙的工作、研究及家庭生活中拨出时间,协助建立更开放、更多人参与的全球公共论述。

包括本站的关于全球之声常见问题等许多页面,各位都能找到详细说明,以瞭解全球之声如何运作,以及如何发展出发声计划倡议计划多语言翻译计划等项目,我们也整理全球之声获媒体报导的记录;自2004年创立以来,我们陆续于伦敦(2005)德里2006)及布达佩斯2008)召开实体会议,预计于2010年再次集会(时间与地点即将公布)。

我和Ethan在2006年为《Nieman Reports》杂志撰文,希望说明全球之声与新闻业之间的关系,David也有一篇很精彩的文章,解释为何发声、倡议与翻译皆为必要工作,才能让人民克服发言、倾听与对话的障碍。

世界各地都有许多人不满,认为全球英语主流媒体时常忽略他们的国家,或只报忧不报喜,或只强化刻板印象,他们很重视全球之声这个平台,希望藉此将故事和观点传达给更多全球读者;也有许多人不满国内媒体忽视世界多数地区消息,或是刻意偏颇以符合本国政府的世界观,故他们相信若将全球之声的报导翻译为本地语言,即可帮助国内民众瞭解世界;也有些人努力帮助他人,将故事或消息运用新科技传达给世人;还有些人关注世界言论审查及迫害问题,因为依据联合国人权宣言第19条,这些民众只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普世权利。

许多人总在争议博客算不算是记者,抑或网络对新闻业有何意义,全球之声社群并不受这些纷扰左右,也不与人争辩论网络是否能成为全球民主化力量,我们只想卷起袖子,认真面对一项更实质的课题:如何填补全球公共论述缺口,以及尽力改善全球媒体不平衡、不平等、不公义等现象,无论各位如何定义这项工作,我们深信这种作为有其价值,亦能带来改变。

我们感谢诸多组织认同这些成果,愿意赞助这些工作,我们与许多新闻组织建立联系,他们也时常寻求全球之声协助报导,无论各位如何看待全球之声的内容,这个网站确实提供宝贵资讯与创新观点,因此路透社愿意在全球之声创立初始的前三年,提供重要支持,许多新闻组织亦持续与全球之声编辑合作,亦不时联络志工进行访问。我们不能断言全球之声彻底改变全球媒体,但我们相信藉由这些努力,让全球媒体看到许多原本受人忽视的故事,也在许多重大国际新闻事件中提供不同观点,这项成就本身便已有其价值。

更令人惊喜之处,在于全球之声改变了编辑、志工与社群成员的生活,一群具有天份、温暖与表达能力的人在此找到成就感、全球认同与社群之声,透过这个链接,各位可以了解发声计划如何将更多元声音加入国内外对话之中,以及这个过程对个人及社群有何意义,若想认识这些卓越的志愿者,请浏览并阅读这些博客档案

全球之声与世界许多博客社群并无正式往来,至多只是不时连结或翻译部分内容,但也促进诸多社群发展,例如Ethan最近与年轻的吉尔吉斯博客Bektour Iskender聊天,结果令他非常惊讶,原来我们的工作对中亚地区已产生影响。

当全球媒体环境变得更民主、更开放、更多人参与一些,我们并不确定会带来什么改变,在2004年的全球之声会议中,伊朗博客 Hossein Derakhshan希望藉由网络公共媒体蔓延,能让社会更加民主,也让政府更没有理由发动战争,这位在网络上又名Hoder的博客至今遭伊朗政府囚禁超过一年,我们也不确定伊朗与西方民众增加联系之后,能否影响美国要不要出兵伊朗。Evgeny Morozov等作家指出,人们早期认为网络能带动民主化,但现在独裁政权亦开始瞭解,如何使用网络以巩固政权、镇压异议,在许多国家内,网络圈皆笼罩在受人操弄的言论、谎言及仇恨;Clay ShirkyPatrick Meier等人则仍保持乐观;也有些人认为世界多数民众都面临更迫切的生存问题,故全球之声或其他努力实际上与这些人无关。

Ory Okolloh创办了相当成功的公民报导平台Ushahidi(链接1,链接2),她在五年前曾有段言论,至今仍值得再度深思,我当时的记录是:

肯亚博客Ory Okolloh并不期待非洲短期内因博客而转变,在非洲众多问题中,缩短数字鸿沟恐怕不在优先事项中,不过她相信对少数在写博客的非洲人而言,博客确实很重要,她表示:「非洲年轻人没有机会发声,我们在政坛或其他场域,都没有表达自己的空间,我认为博客能让年轻人建立自己的空间,我不觉得博客能改变政治或左右选举结果,但确实能培养出过往无法发展的社群。」

无论在本地或国内外,网络公民媒体都在培养新型社群,在肯亚与世界各地价值观相似的博客社群之间,全球之声已形成一道松散的联系。

全球之声一方面试图影响传统新闻报导模式,另一方面也希望建立全球论述平台与相关公民社群,使用网络不是为了排除人性,而是强化人性,我们相信个人抉择或行动能带来改变,网络最终究竟会产生正反效果,取决于我们是否对未来负责并有所行动,依据核心人性价值,建立跨文化、跨语言社群的特定计画,只是朝此方向迈进的一小步。

相关链接

沙沙维基尼:投资独立媒体

Ethan Zuckerman《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乔纳森·齐特林:互联网是一个动词

TED演讲主题:合作新时代

照片说明

本文所选用的4张照片,来自2008年的全球之声工作会议。第1张照片作者为Joi Ito,他是“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CEO。第2-4张照片选自georgiap拍摄的全球之声2008会议相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这次的“TED周边》TED人物志” 栏目,我们向大家介绍一位活跃的TED人Ethan Zuckerman,同时也推荐Ethan Zuckerman原著由罗佳岿翻译的长文《TED引入社会化翻译》给大家。

◎ 活跃TED人Ethan Zuckerman

如果你是我们的老读者,想必对Ethan Zuckerman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他长期关注TED,在今年的2009 TED大会上,他在现场通过twitter直播TED会议,并即使在blog上报道会议现状,我们在制作TED 2009大会专题时,也采用他的blog报道为主要的参考来源。Ethan Zuckerman也长期关注非洲话题,我们在制作非洲专题时,也援引了许多他的报道。


Ethan Zuckerman在演讲

早些时候,他与朋友联合创办了虚拟主机服务公司Tripod。在2000年-2004年期间,他和朋友创立非营利机构Geekcorps, 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促成发达国家的Geek和发展中国家的Geek的沟通和协作,尤其是创业家Geek。

目前他是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The 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 at Harvard Law School)的访问学者。他的主要活动项目和研究兴趣包括:

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 ,他和丽贝卡٠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共同创办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活跃桥博客的社区,在探索通过网络社会化协作平衡传统媒体机构的新闻垄断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全球注意力鸿沟(Global Attention Gap) 的研究,他通过Global Attention Profiles这一项目研究媒体巨头报道富国甚于穷国这一现象。

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博客blog运动。他对于博客blog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参与全球对话抱有浓厚兴趣,在此方面的一个实践项目是BlogAfrica,  这个网站一方面向非洲人传授有关博客blog的知识,另一方面也聚合非洲本地博客们bloggers发表的内容。

数字民主(Digital Democracy)方面的研究。他也从事数字民主方面的研究,并在哈佛法学院参与该领域的教学工作。


Ethan Zuckerman的blog (http://www.ethanzuckerman.com/blog/)

◎ 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在《TED引入社会化翻译》一文中,Ethan Zuckerman介绍了TED开放翻译计划,并结合Global Voice和TED的经验,对社会化翻译进行了分析。以下摘录自罗佳岿发表于译言网站的译文

-------

…TED开源翻译项目。它很有用,允许“社会化翻译”TED视频。这个项目显示了现在网络上社会化翻译的状态,而且我觉得从这个项目里我们能得到很多启示,并且对那些希望让这个巴别塔式的多语种网络更容易理解的人们,对那些在思索网络协作的人们来说,这个项目也是很值得思考的。

我知道很多人认为翻译可能就和开发Linux设备驱动一样,有必要为之,但绝非会心向往之。我希望能让大家明白,翻译是帮助互联网发挥潜力的关键因素之一,并且希望能让大家和我一样感受到这个新工具、新道路带来的兴奋,哪怕大家的兴奋程度只有我的十分之一。

-------

… 翻译被认为是有难度又耗时,且价格昂贵的活动。通常专业的翻译收费为一个单词20美分到20美分不等,按市场价,翻译这篇博文可能需要500美元。随着Google等搜索引擎融入功能强大翻译系统,机器翻译的的成本已从很低降至免费。但机器翻译的结果却差强人意,而且容易遗失复杂文本中的细微差别。我们很少会阅读由机器翻译过来的博客,就算博客里包含我们感兴趣并关注的话题,因为那种阅读体验太糟糕了。

但是翻译可能不是那么困难,那么昂贵。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和鼓励,翻译可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那些聪明的人会来做免费翻译。这种想法给了Global Voices灵感,Global Voice发布了Lingua项目,通过我们的这个项目,Global Voice上的内容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2006年,我们发现一个台湾的博主 Portnoy Zheng在将Global Voice翻译成中文,并且邀请其他译者加入。

“社会化翻译”就是不需要金钱的鼓励、出于社区的认同和感谢来翻译世界各地的网络信息。让所有的读者能更加广泛的阅读网络,在各种运动的推动下,“社会化翻译”已成为到达这目标的主要途径。

-------

…TED翻译计划基于dotsub,并且增加了一些很有用的特性,我们在Global Voice里一些工作也给了他们在招募、组织、奖励译者方面一些启发。现在登陆TED网站,你可以根据字幕语言选择视频,比如从32个有西班牙语字幕的视频中选一个,或观看唯一的一个有吉尔吉斯斯坦语的视频。

…最吸引我的是有多少视频是有志愿者翻译的:最先发布的300个翻译里有200个是由志愿者翻译的,并且June告诉我还有450个由志愿者在排队等着翻译,这些翻译很快就会发布。June计算过,如果TED为这些翻译付费的话,正在进行的650个翻译的大约需要50万美元。当然对于这笔费用,TED翻译项目的主要赞助方Nokia完全能够支付。June估算将所有TED视频翻译成40种语言的费用将超过1300万美元,而要完成TED真正的目标———将所有TED视频翻译成300种语言,这个费用将超过1亿元。如果没有社会化翻译,这种规模的任务不可能完成。

-------

为什么人们排着队义免费翻译TED视频呢?June和TED开发的这个体系突出显示了一些在社会化翻译中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如果内容有趣,翻译也是有趣的。没有人会去排队义务翻译联合国的内部备忘录…
-选择权很重要。在Global Voice,我们没有试图翻译所有的文章,我们让译者们自己选择他们感兴趣的文章…
-对译者价值的认同。在TED网站里,译者是网页上最被突显的人内容之一:点击译者或校对者的名字,就能看到一个突显贡献者照片的网页,她的贡献得到认同…
-社区很重要。我们的译者和我们的作者一样,都有内部的交流体系,他们分担任务,互相帮助,从总体上形成一个稳固的社区…
– 不是只有(直接)给钱才能算做奖励。对于那些贡献最多的译者,Global Voice会资助他们参加年会。如果TED能找到资金,我相信他们也会这么做…

-------

…对于TED的这个项目,我真的非常激动,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这样的计划我们已经在Global Voice里在实施,能看到一个自己尊敬和仰慕的组织也开始实施并推进这个计划,真是太好了。两个星期前,June和我在纽约喝咖啡,她告诉我很多志愿者的翻译比专业翻译机构翻译的都好,我非常高兴,当即就给她打了满分。我觉着这意义重大:源于自豪感、社区支持和兴趣的翻译作品能比仅仅为了报酬而做的翻译要出色。

第二个让我惊喜的原因是,TED的运作范围非常广泛,TED引入社会化翻译项目,就是向全世界试图解决语言问题的组织和项目发出了一个讯号,因为一直以来翻译都是困难且昂贵的,大多数组织都是简单的选择放弃,除非必须这么做。

互联网非常巨大,且在不断扩大,说着数百种语言的人们在不断的添加着内容。维基百科有超过200种语言的版本,还有一些专家估算,互联网的中文内容数量与英语内容一样多。如果不能找到一种可量度的、便宜的翻译方法,那么我们面对将是一个每天都在不断增长、但我们能理解的内容却不断减少的互联网。如果我们不能找到更好的翻译方法,还认为比起实际情况,自己的开放和互联程度更广泛,那就是在愚弄自己。

社会化翻译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仅通过社会化翻译也不完全解决问题。但他却是伟大的第一步。TED开发的这个出色的工具,以及让这种方案在全世界受到瞩目,这就是TED真正值得我们庆贺的地方,他们致力于体现互联的价值,并且以此为基础,将这种价值传播给全世界。

-------

感谢互联网,感谢译言,感谢罗佳岿,让我们可以在这么快的时间看到Ethan Zuckerman这篇精彩的文章。昨天我们才看到这篇原文,今天就看到它的中文。罗佳岿的这次翻译,本身就是Ethan Zuckerman文章论点的实例验证。

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朋友,加入社会化翻译的行列,每个人都可以是一座桥。

参考阅读:

南方周末:[网络观察]“你是一座桥吗?”

CNBlog.org: Webridge群组翻译Blog调查

照片来源
Ethan Zuckerman相片来自Flickr,由lepetitmusee发表于2008年10月2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