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George Ayittey

加纳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

在前几天的“今日TED演讲”栏目中,我们以《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为题介绍了加纳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在TED2007非洲大会上的演讲。今天在“TED人物志”栏目中再次介绍这位演讲者。


图1: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TED大会上演讲

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观察到非洲的未来取决于“河马一代”和“猎豹一代”之间的角逐。河马一代,自满贪婪的官僚,他们于腐化中沉沦。猎豹一代,快速行动,具有创业家精神的领袖和志在重建非洲的公民。


图2:著名的U2乐队的主唱波诺(Bono)和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TED非洲大会上

加纳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多年来一直在呼吁抵制腐败和自满。他相信比起其他问题而言,腐败是许多非洲国家陷入困境的根源。乔治·阿耶提把非洲的政府称为“吸血鬼政府“(vampire states),因为他们把经济发展的动力从民间吸走。

他的书《锁不住的非洲》(Africa Unchained)非常有影响力,已经在非洲激起一轮乐观而积极行动的新浪潮,尤其是在非洲博客圈,他提出的概念“猎豹 v.s. 河马”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


图3:波诺(Bono)也是著名的DATA公益组织的创始人,他拿着乔治·阿耶提的书《锁不住的非洲》

他说“猎豹一代”是非洲人的新生力量,他们牢牢把自己的未来攥在手中,不再等待政府来救济。与此相比,“河马一代”则懒于理睬关于殖民主义的抱怨,根本不去改变现状。

乔治·阿耶提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任教的著名经济学家。


图4:波诺(Bono)曾获得2005年TED大奖,他在请乔治·阿耶提在书上签名

延伸阅读:

TED.com上的乔治·阿耶提页面

豆瓣上的豆列:《TED思想库–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专辑

乔治·阿耶提在美国大学的官方个人页面

插图照片

图1:
来自乔治·阿耶提的个人主页

图2-4:
来自Flickr(图2,图3,图4),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

这是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2007年 TED 非洲大会上发表的一个演讲,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

这个会议召开得非常适时,它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初最重要的一次会议。非洲国家的政府不可能举办这样的会议,欧盟也不会这么做。今天,非洲出现了“猎豹一代 ”(cheetah generation),他们不再消极地等待政府来采取行动,而是积极出击。非洲要实现自我救赎,还得依靠这样一代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

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可是,这样的资源并没有用来帮助非洲人民摆脱贫困。此即非洲人愤怒之所在。此外,我们看到很多组织、个人都想帮助非洲,可是,他们不明白。我说,不要帮非洲,因为那就有如一位盲人给迷路的人引路。非洲创造出来的财富有四成被转移到了国外(这是世行的统计数据)。非洲人手里拿着的要饭的碗都是漏水的,而很多人却在想往这个碗里面丢进更多的金钱。漏洞何在?曰腐败。单单是这一条,每一年就吃掉了 1480亿美元的财富。此外,每年流出非洲的资本总额为800亿美元,非洲每年用于粮食进口的金额为200亿美元。所有这些加起来,远远大于布莱尔所希望争取到的5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1960年代的时候,非洲不但能够实现粮食自给,还把剩余的粮食出口到国外。但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大家都知道是有某样东西在阻碍我们前进,不过,今天我们先向前迈进一步,一起看看下一个纪元(the next chapter)。这也是 TED 非洲大会意义之所在。我们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要帮助的到底是谁?是那里的人民,还是那里的政府?有一次,我在一个非洲人的在线论坛上发帖提问:1960年至今,非洲一共产生了204位国家领导人,你能够从中数出20位你认为是好的领导人来吗?我们甚至连20个名字也不能凑齐。这里可以反映出一个事实:大多数非洲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曾为其国家的人民谋福利。这些领导人不是出自殖民统治时期的走狗,就是出自气焰嚣张的精英,或者是假革命分子。而我们回顾非洲的过去,会发现,传统的非洲社群的领导模式完全不是这样的。

另一个关于非洲的误解是:那里的政府是关心民众疾苦,致力于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非洲有的是“吸血鬼状态“(vampire state),因为那样的政府只会把经济发展的动力从民间吸走。这些拥有权力的统治者通过吸食人民的骨髓而获得财富——这不是创造财富,这是“财富再分配 ”。

第三点必须澄明的事实是,假如我们要帮助非洲人,我们就需要知道他们在那里。非洲经济可以划分为三大部分:现代产业,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现代产业由国家精英掌控,而这个产业通常是跛脚的。非洲今日大部分的问题也是发生在这个产业里头。八成以上的发展援助都被丢进这个口袋里。而只有在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里头,你才能看得到真正的非洲人。假如你帮助非洲人民,你就直接来到非洲人民中间。要发展非洲,没有这两个产业的支撑,有如天方夜谭。

另外,传统的非洲是按族群居住在一起的:族群里要么没有首领,要是有的话,必然会有多重的监督防止滥用职权的发生。就是那些远古时期的非洲帝国,也是能够实现权力去中心化的。而今日的统治者去此亦可谓十万八千里。美国人说“我是”(I am)的时候,重音是落在“我”这个字上的。而在非洲,那里的人说“之所以说我是我,是因为我是我们的一员”(原话是:I am because we are,南非祖鲁语有一个词,叫 ubuntu,也是同样的意思——译者注)。而“我们”则代表了社群,农场归社群所有,社群自行决定该种什么,而根本无须听从首领的吩咐。作物有收成了,他们就拿到市场上卖,所得也归社群。概而言之,传统非洲是有市场经济的,早在殖民主义到来之前,那里已经有了很兴旺的市场。只不过是非洲的资本主义跟西方的资本主义的形式不一样而已。

我们可以通过鼓励加纳的草根阶层,让改变由社会的底层开始发生(to instigate change from within)。我相信,在“猎豹一代”的努力之下,我们可以从每一条村庄开始,实现非洲之复兴。

延伸阅读:

Africa Betrayed, a book by George Ayittey

Africa Unchained, A platform for analysing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issues and solutions raised by George Ayittey’s latest book ‘Africa Unchained’

George Ayittey in an interview with TED

阿耶提教授在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上的页面

题图照片:

左:阿耶提照片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猎豹照片来自Flickr,由etrusia_uk上传于2008年4月13日,原作者采用”创作共用“CC授权中的“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协议。

你可以使用这个短URL分享本文:http://tr.im/215p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