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Hans Rosling

汉斯•罗斯林谈世界人口增长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是一名统计学家,他早年在非洲发现了一种因饥饿而引发的麻痹症,现在他注重于经济与社会的宏观发展。目前,他正深入了解人们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他认为“发展中国家”正在快速地向“西方国家”即“发达国家”转变。同时他也认为人们对于“发展中国家”与“西方国家”的惯有观念也应该有所转变。

撰稿人介绍
赵磊
赵磊是蛋奶素食者,相信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喜欢发现平常的东西中不平凡的一面。他喜欢TED的演讲,对于能够坚持自己理想并去实现它的人十分敬佩,也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的人。他认为TED不仅提供新的理念,而且为新理念的实现提供了现实的土壤。每次听TED的演讲,他都会觉得自己与世界都能变得更加美好,也因此他乐于帮助传播TED的理念。

在此次演讲中,他探讨了世界人口增长问题。首先,他使用宜家的箱子模型来解释人口增长。每个箱子代表10亿人口,蓝色箱子表示“西方国家”,绿色箱子表示“发展中国家”;而箱子前的交通工具则表明了人口的经济状况——飞机代表“优”,汽车代表“良”,自行车代表“中”,鞋子代表“差”。

汉斯首先向我们展示了1960年世界人口为30亿时的景象。此时1个蓝色箱子处于“良”,2个重叠的绿色箱子处于“差”,这表示:在西方国家,10亿人口,人们的身体健康、教育良好、生活富裕,而且大多是小型家庭模式,他们的生活目标是买一辆车;然而在“发展中国家”,20亿人口,人们还在温饱线上挣扎,他们的生活目标是买一双好鞋。“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如今,2010年的世界人口与1960年相比增加了40亿。这增加的40亿人口大多在“发展中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西方国家”的生活水平提升到“优”,他们的梦想是飞到遥远的地方度假;“发展中国家”中也出现了“新兴国家”,这里面有10亿人的生活水准达到了过去“西方国家”的水平;和1960年不同,新增人口中有30亿处于“中”,他们的生活目标是买一辆自行车,然后再买一辆摩托车;然而,还有20亿人口的经济状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这样,1个蓝色箱子处于“优”,1个绿色箱子处于“良”,3个绿色箱子处于“中”,2个绿色箱子处于“差”。最富的“西方国家”和最穷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异变大了,但是中间不再存在鸿沟。


TED.com:Hans Rosling:global population growth

那么将来会发生什么呢?2050年,“西方国家”增长缓慢,最终将被一些“新兴国家”赶上;如果新能源技术得到广泛运用,其他“新兴国家”的30亿人口也能买得起车;最穷的20亿人口因为没有采取“计划生育”措施,人口将增长到40亿,除非能摆脱贫困、得到良好教育、提高儿童存活率,他们才能买得起自行车和手机,过上“中”的生活。而只有消除了处于“差”的人口,世界人口才会停止增长。最终,1个蓝色箱子和1个绿色箱子将处于“优”,3个绿色箱子处于“良”,4个绿色箱子处于“中”。

最后,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用他最擅长的Gapminder数据可视化技术来演示世界人口变化。可视化的数据图上显示的每个气泡都表示一个国家,气泡的大小则反应了人口的多寡;不同的洲用颜色区分,黄色表示美洲、深蓝表示非洲、棕色表示欧洲、绿色表示中东、浅蓝表示南亚、红色表示东亚。纵轴表示平均每个妇女生育数,横轴表示儿童存活率。

我们看到,1960年时,“西方国家”处于图的右下方,特征为高儿童存活率和小型家庭模式;剩下的多彩“发展中国家”则位于图的左上方,儿童存活率低,家庭人口多。随着时间的变化,大部分气泡开始向前移动,这是因为教育的普及和医疗技术的发展使得儿童存活率开始提高,随着“计划生育”的实行,妇女生育数减少,气泡又开始向下移。2008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加入了“西方国家”的行列,处于图的右下方,但是还是有最穷的20亿人口处于左上方。这20亿人口的儿童存活率低,但是他们的出生率很高,即使出生6个只能存活4个,过一代后,人口就会增倍。所以,为了阻止世界人口继续增长,就要不断提高儿童存活率,至少达到90%。这也是盖茨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各种救援组织和各个国家的政府正在做的事,而且成效显著。如果保持下去,世界人口就可稳定在90亿。

这个梦想能不能实现呢?汉斯说他既不是乐观主义者,也不是悲观主义者,而是可行主义者(possibilist),这意味着抛弃情感因素,理性地分析世界。通过发展绿色科技、消除贫困、建立全球政府,让我们得以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和上面的2050的预测不同,汉斯认为最终将有1个蓝色箱子和2个绿色箱子将处于“优”,3个绿色箱子处于“良”,3个绿色箱子处于“中”。“西方国家”不再孤单,在新世界里,它的角色是“奠基者”。

相关链接:

Gapminder
盖茨基金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数据可视化透视世界发展状况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早年在非洲调查那里的饥饿状况,后来回到瑞典的大学教书。有一次上课,他拿出五组国家的名字,让学生比较每一组里哪个国家的儿童死亡率更高。 结果学生得回答正确率还不到50%,这使罗斯林感觉到,学生不是因为无知(ignorance)而出错,而是因为种种长期根植于心中的成见(pre-conceived ideas)。他问学生,“你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图景?”他们回答说,“不就是我们和他们吗?我们就是西方世界,他们就是第三世界。”再追问第三世界的含义,他们说,第三世界就是人均寿命短,家庭成员多。而西方国家刚好相反。但这是不是事实?经验告诉罗斯林事实并非如此。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在2006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于是罗斯林决定让数据来说明问题。很多人会觉得数据是无聊的东西,但是,罗斯林则认为我们可以从数据里头解读出许多信息,而可视化的数据(data visualization)则是走向数据分析的重要一步:

罗斯林开发出一个叫 Gap Minder 的软件,该软件可按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展现数据变化:

比如,以下图片展示了1969以及2003年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人口出生率与年均寿命的关系:


(图中横轴为出生率,纵轴为年均寿命,圆圈的大小代表国家人口大小,最大的红色圆圈代表中国)

从这样的互动性的演示中,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出不同国家在过去四十年里的发展状况。西方人对第三世界长期存在误读,通过这样的图表,也许他们更能看清现今世界发展的实态。

相关链接:

演讲视频链接

Gap Minder软件网站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的blog

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史蒂芬·列维特(Steven D. Levitt)评论Gap Minder的贴子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