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Jan Chipchase

杨·吉普切斯:手机就是新生活

杨·吉普切斯(Jan Chipchase)是诺基亚公司的一位研究员,他的任务是研究人们与手机之间发生的各种互动关系。更准确的说,吉普切斯现在的研究重点是挖掘未来的几十亿手机用户这一市场。联合国于2004年的时候,曾公布一个统计数字,说全世界的文盲人数为7.9亿(当年的地球人口数为63亿)。要知道 ,文盲的人士不会读,也不会写,他们更需要有一种方式去标识出他们的联系人,否则的话要打电话也不知打给谁。吉普切斯发现,文盲人士都有一套非常精妙的代理系统(the art of delegation),通过这样的中介,他们才能实现与他人的沟通。

吉普切斯说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在乌干达,那里有一条很偏僻的村子,村里只有一台电话,就设在该村的电话亭里。而那仅有的一台电话很多时候就是一本很普通的手机。到大城市打工的人要寄钱回家,他们就给那个电话亭打电话,而后通过为村子里的电话充值这样的方式,把钱寄到家人手中——家人拿到的不是全部,因为他们要向电话亭支付10-20%的手续费。这样一来,任何一部手机都可能变成一台ATM机器,使得那些边远地区的居民也能享受得到最基本的银行服务。吉普切斯坦言说,哪怕他费尽心思,也没办法设计出一种如此切合当地实际的移动银行的模式。没错,除了这种手机银行以外,还有格莱珉银行等其他银行模式,后者与前者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手机银行是没有一个控制中心的,在任何有手机的地方都可以实现。


Jan Chipchase on our mobile phones

作为一位人类学家,吉普切斯非常注重观察生活。他从散布在印度、中国等地的街头手机再生作坊,到设计别致的内裤,到没有门牌号只有电话号码的乡间房舍,谈到了关于设计、身份认同(identity)等问题。对于世界上30亿人来说,他们的身份是移动的,以往那种固定的身份认同的思维已经是过时了。

吉普切斯演讲的题目是“联系与后果”(connections & consequences),说到底其实就是在探究一个问题:到了地球上人人都能通过一种方便并且人性化的方式,超越时间空间的局限的时候,会带来什么后果?

吉普切斯认为答案包含了四点:

一、观念传播更快(the immediacy of ideas)

TED本身是关于大想法(big idea)的,但在吉普切斯看来,衡量大想法的标尺也在发生改变。假如你希望你的想法有足够大的影响力,你就需要把全世界的人都考虑进来。

二、随时随地把握世间万物(the immediacy of objects)

随着象手机银行这一类的东西越来越普遍,并且手机的体积在不断的变小,而功能则变得越来越广,未来,手机将遍及世界,而许多事物也将因为手机的传播而传播开去。设想一下60多亿人都使用手机,那将会是怎样一副图景。

三、民间创意也是大企业学习的对象(conversation)

即使诺基亚在生产手机的时候做得再精细,民间总会有人能够破解出大厂家的制作秘密,并且按照他们本地区的需要去生产更符合需求的手机(换而言之,就是指山寨手机)。即使诺基亚的实力再强大,他们也是有做得不够细的地方,这时候,精明的设计师就会寻找某种途径,去与这类山寨厂家进行对话,进而改进自己的设计模式。

四、学会聆听(ability to listen)

吉普切斯提到的最后一点就是去接受这样的转变,并且学会聆听。未来的日子里,会有另外30亿人通过手机与世界取得联系。这些人期待找到对话的空间,而手机设计师就必须倾听他们的声音。TED本身也是要接受这样的机遇,学会聆听。

压题图片
来自Flickr photo,原作者(nutmeg)选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