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Philippe Starck

菲利普·斯达克:深入思考设计  

菲利普·斯达克( Philippe Starck )是世界最负盛名的设计师之一,他的作品几乎涵盖了现代人生活中所涉及的一切,从宏伟壮观的纽约RoyaltonParamount饭店,到香港半岛酒店别具一格的Felix餐厅,从风格迥异的果汁压榨机到造型奇异的牙刷,他的创意一次次地让世人惊叹。他的设计中毫无故弄玄虚的高雅,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围绕着社会真实的需要。

今天的这篇演讲正如他的设计一样,充满了孩童般的烂漫与真诚。这篇演讲似乎丝毫无关乎设计。而斯达克正是在设计一些最简单的牙刷和椅子当中,从一个更深的角度思考着设计,并由此探求设计的使命以及生命存在的意义。

菲利普·斯达克的设计理念与很多著名的设计师不同。美国工业设计的鼻祖雷蒙德·洛威(Raymond Loewy)在上个世纪50 年代创始了媚俗设计(cynical design)的概念,他的名言是“丑物卖不好”(la laideur se vend mal),认为设计只是营销的武器。后来,设计界又出现了自恋设计(narcissistic design),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设计师相互设计给对方看。但是,斯达克的观点却是,设计物品不是为了物品本身,而是为了某个结果,为了人类的利益,为了要用它的人。

他开始追溯人类演进的历史。人类历史的核心在于物种的突变(mutation)。正是因为这些不断的突变,我们才能从四十亿年前的微生物转变为现在的人类。而这份关于突变的故事是属于我们自己这一代人的故事,这份故事唯美,浪漫,像一首诗一样讲述着我们的充满力量的生命。

这部有关人类的故事充满着智慧。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有视觉上的任务,我们需要抬高我们的视角。因为当我们的视角愈来愈高的时候,我们会看得越远,而对于我们突变的故事就更重要。就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人物一样,他们将视角放在浩瀚的星空或者远古的历史,放在深邃的哲学或者世界的迷思当中。而我们,也需要让我们的视角延伸于当下之外。

而这部人类的故事本身处于一种循环当中,有起有落,有文明也有野蛮。在文明的时代,我们有时间去思考,去谈及艺术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有的时候,我们却落入野蛮和阴影中。在这个时候,一切艺术的事物显得多余,因为这个时候占据主角的应该是政治以及战争。

所以,我们必须去努力完成我们的故事,让我们的文明写满了爱情,进步等等美好的事物。而我们的后代也需要继续创造新的故事、新的诗歌以及新的浪漫。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是我们必须要求我们的后代去发明属于自己的故事,发明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诗歌。

斯达克告诉我们的是,或许在过去,人类的演进仅仅意味着一种物质力量,我们跌跌撞撞地完成了四十亿年的突变和演进;但现在,这种更进一步的演进除了物质力量以外,还需要我们的同理心。我们的进步需要靠每一个人做出改变,需要我们在那种演进的物质力量之外,真正地去拥抱对全人类的同情心这种精神的力量。 这正如他最后所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试图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Then there are people like me, who try to deserve to exist)。”

本文作者:Ellen Cheng。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三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