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hukla bose

Shukla Bose:教育点亮人生

今天的演讲为TEDIndia大会上Shukla Bose女士带来的改善印度教育故事。

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简介
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提到公益学校,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如今社会,成功企业家、慈善基金会等等都把贫困助学作为一种行善的主要方式。然而这些公益学校的质量往往难以与城市孩子所得到的教育质量相比。印度慈善家、Parikrma项目的创立者Shukla Bose女士则另辟蹊径 ——为贫民窟的孩子建精品学校。

TED.com:Shukla Bose: Teaching one child at a time

在印度,两亿14岁以下儿童失学,一亿儿童上学但却仍旧无法阅读。因此,当Bose女士决定投身教育时,许多人都问她,“打算要招多少学生” “有多大规模”。而她的回答令人出乎意料——“一次做好一个孩子 (One child at a time)”。“我们要给孩子教育,并且一直把他送入大学,让他有更好的生活,以及 一份有价值的工作。”Bose女士如是说。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六年来,Parikrma学校坚持英语教学,坚持选择印度难度最大的ICSE课程体系,并从麻省理工、斯坦福、伯克利等名校聘请教授。许多人怀疑,贫民窟里的孩子是否能够适应这样的教育方式,然而,这些孩子却表现得异常出色,在各项比赛中为学校赢回了奖牌。截至目前为止,Parikrma项目共有四所小学和一所中学。而不久之前,更有印度精英学校的学生希望加入这些“贫民学校”。

我想,如果不选择这条“精品”道路,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失学儿童获得基础教育的机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和回报。Bose女士的选择注定Parikrma学校不可能在短期内遍地开花,但得到救助的孩子的生活却可以有实质性的改变。中国的希望小学不在少数,但有城市中市立小学的孩子愿意主动去读希望小学吗?因此,我们所希冀的“教育平等”其实并没有随着参差不齐的捐赠学校的建立而达到。“质”与“量”在一定阶段内不可避免得互相冲突,而只有经济基础的全面改善才有可能达到两者的同步提升。Parikrma坚持的精品教育或许真的可以造就未来社会的中间力量,到那时这些孩子们是不是能够反哺社会,创立更多的Parkrma,从而使人们在“量”上同样看到希望?

而抛开这一切,当教育回归原本时,我想教育并不只是为了教育,并不只是为了让孩子们懂得算数、能够识字,而是为了能够点亮每一个个体的生命,这或许也是我们在这个项目、这群孩上最希望看到的东西。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Kiran Bir Sethi teaches kids to take ch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