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ingularity

雷·库兹韦尔: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

雷·库兹韦尔( Ray Kurzweil )是在语音,文本和音频技术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工程师。同时,他也是杰出的思想家和未来学家,对技术发展、生物学的局限和人类的未来有着深刻的见解。库兹韦尔在其2005年的未来学著作《奇点临近》中提出: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纳米技术和生物科技快速发展,人类社会、商业和文化会将发生一次深刻的变革。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突破会使超级计算机变得比人更为聪明,奇点—即超级计算机智能超越人类智慧的那一刻终将到来。2009年,基于这一思想的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在硅谷成立,把世界上引领技术进步的思想家们汇聚到一起,通过加强交叉型学习培养他们成为未来领袖,以应对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库兹韦尔在2005年TED大会上的演讲,指出人类出现以来所有技术发展都是以指数增长,并将此概念引入生物进化和宇宙诞生以来的变化中,同时也带领大家展望了未来。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库兹韦尔一开场就说自己对科技的希望和危机都有兴趣。如果我们可以把落在地球上0.03%的太阳光转化成能源,就能满足人类到2030年的能源需求。我们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因为现在的太阳能电池板成本高、效率低、又太笨重。至少在理论上,纳米工程设计展示了自己轻量化、廉价、高效的潜力,持续满足人类的能源需求。纳米燃料电池代表了一种关键的趋势—分散化。将集中式的核电站供电方式直接分散在需要能源的地方就地生产,而这将高效,更安全。

音乐家和社会活动家波诺曾说过,我们第一次拥有了解决疾病和贫困这两大由来已久的问题的工具。1990年,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有5亿人生活在贫困中,现在已减少到2亿,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该数字在2011年将会减少到2千万以下。库兹韦尔同意波诺的观点,认为我们确实有潜力征服疾病和贫穷。

库兹韦尔对技术的加速发展有浓厚的兴趣。他认为,大多数技术发明失败的原因并不在于研发本身,而在于时机。不具备所有的促成因素就意味着时机不成熟。

所以,库兹韦尔开始研究科技的发展趋势,并构建数学模型描述技术在不同时间点上的发展状况。Ray的研究小组不能回答你3年后Google股票的价格,但是他们能回答你在2010年的时候MIPS(每秒百万条指令)计算能力的价成本,或者2012年对一对DNA进行测序的花费,或者是2014年通过无线连接发送一兆字节数据的成本。

一条平滑的指数曲线能反应性能价格比,容量价格比,带宽价格比。这不只是对一些经验的总结,也提供了技术按照指数模式发展的理论依据。然而,很多人仍使用今天的工具,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以线性方式思考解决问题的方式,而没有考虑到指数增长这一因素。

比如说基因组工程,当初很多人持强烈的怀疑态度,认为这是一个漫长而不切实际的项目,不可能按照预定的15年期限完成。但是指数增长的性质是一旦度过了拐点,就会呈爆炸式增长。我们用了15年对HIV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而对SARS病毒仅用了31天。

在接下来的演讲中,库兹韦尔指出了指数增长这一现象的普遍性。根据库兹韦尔的模型,人们接纳新鲜创意的速度,每十年翻一番。我们用了半个世纪接受了电话,这是第一种虚拟现实技术;而接受手机只用了将近八年。电视,收音机,电话都在十年左右被接受了,比较近的技术如个人电脑,网络,手机的接受进程都少于十年。技术发展与生物进化一样,都是一个加速过程。进化的不同阶段之间会相互作用,在一个阶段建立一种能力,然后在这种能力的基础上发展到下一个阶段。

生物进化的最初阶段,也就是DNA的进化,持续了几十亿年之久。然后,在DNA这样的信息处理骨干的基础上开始了下一阶段的进化。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所有动物的身体进化过程,仅用了一千万年,这是200倍的加速。接下来,动物在身体进化的基础上继续进化,发展出了认知能力。这是进化过程的本性。人类便是在认知功能和一些独特的生理构造(比如适合抓握物体的手指)的结合中进化而来的,所以人类有强大的操纵环境的能力,更好的协调能力,并且可以利用我们的智力改变世界,发展技术。

但是无论如何,人类的进化也用了好几十万年。人类这个物种的诞生,是用来创造下一个阶段的,人类是技术进化的第一步。人类用了几万年时间,发明石器,火,轮子这些工具,之后我们总是使用上一代的技术来开启下一个时代。我们用纸和笔设计设计出了计算机,而现在我们正在使用计算机。技术的进化不断加速。

有人怀疑库兹韦尔的研究成果,但是这其实是因为每个人认知的不同,比如对于农业发展的起点时间、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持续了多长时间,都是有争议的。但是,不难看到一个清晰的趋势,即加速的进化过程。

每一个发展的小阶段都会有穷途末路的时候,这个时候另一个阶段便会从旧样式中诞生并继续指数式的发展。比如信息技术。先是真空管越来越小,直到不可能造得再小。晶体管便诞生了,继续不断地变小。摩尔定律也可能在2022年终结,但是这不是计算能力指数增长的终结。现在的芯片是平面的,而我们是在三维世界中生活的,三维芯片将开启新的阶段。

因为这个指数曲线太平滑了,所以这个结果好像是在实验室理想条件下得出的。但这其实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混沌行为。例如,各国相互之间控诉产品倾销等一系列市场问题,国家之间会相互作用。如同我们不能预测气体中一个分子的行为,却可以利用热力学知识精确预知气体的属性一样,我们不能够预测单个项目的结果,但可以预测未来技术的发展进程。

接下来,库兹韦尔谈到了信息技术在生物领域的应用。例如,通过RNA干扰进行基因治疗正成为基因治疗的强大工具;在染色体上改变基因可治疗肺动脉高压症,这一技术的成本也越来越低。在通信领域,通信技术的性能,带宽,容量等许多特征值都呈现指数增长,因特网的性能发展也同样如此。此外,技术微型化的趋势也不例外。可能在未来有这样一幅图景,科学家制造了分子级的机器人,放到人体里,起到诊断和治疗作用。这些技术已经有很了多动物实验,正在向人体实验发展。

目前,价值1000美金的计算能力可能介于昆虫和老鼠的智力之间,也许在2020年1000美金就能制造与人类智力相当的计算能力。这是硬件能力,那么软件呢?对大脑的扫描能力正在以每年两倍的速度增长。新一代的扫描工具可以看到神经纤维及其实时处理信号的过程。
Ray预测到2029年,我们将完成人脑逆向工程。到时,价值1000美金的计算能力将会比人类大脑强大的多。纳米机器人将会首先在医学和健康领域得到应用,包括清洁环境,提供能源。纳米机器人也将会走进我们的大脑,和我们的生物神经进行交互。

所以,不要再使用线性思维来想象科技的发展了,用指数思维来看待科技发展的加速进程。无论是纳米技术还是人工智能都将会飞速发展,走进我们的生活。

21世纪20年代,我们能使用纳米技术以低廉的成本制造我们需要的一切强大技术。但这些技术不光能增强我们的希望,也能带我们进入地狱。所以,我们要利用这些技术来做正确的事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TED演讲

雷·库兹韦尔创立“奇点大学”

比尔·乔伊反思科技进步

阿伦·凯谈创见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