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ir Ken Robinson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编辑的话:

这是自由撰稿人高志伟在介绍完肯·罗宾逊的TED演讲之后写的一份感想,讲述了他对于演讲里提到的一些教育理念的思考。我们也欢迎其他朋友向我们投稿,就您特别感喜欢的TED演讲写写您的感想,而后发给我们,我们会择优选登。——Tony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TED演讲有感

一、隐喻

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像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
— 肯•罗宾逊爵士

隐喻是帮助我们理解事物的方法。它将一种新的我们不熟悉的事物和一种我们已经熟知的东西进行类比来告诉我们如何认识新的事物。在软件领域著名的《代码大全》中,阐述了自软件诞生以来的各种对于软件开发的隐喻。写作,作物种植,建筑一直到工具箱的隐喻,帮助着人们不断深入地认识软件开发这一新生的领域。其中作物种植的隐喻与肯•罗宾逊爵士所提出的农业模式颇为相似。爵士将现在的教育模式隐喻为工厂模式,流水线式的快餐培养使我们离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越来越远。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的原因。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理解教育呢?爵士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隐喻,农业模式。我们应该像种庄稼一样培养人才,提供阳光和雨露,然后等待着收获的那一天。

这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哇,农业模式的人才培养方式,赋予孩子最大的自由,让他们充分享受阳光,最后茁壮成长。

二、需要打农药吗?

这也许是一个好的方式,是一个能培养创新的方式。可是庄稼除了需要阳光之外,是否还需要施肥、除草、打农药?对一个孩子来说,施什么样的肥合适呢?多少肥料合适呢?要不要在来点农药抵御病虫害?这其实是一个如何操作的问题。也许在短短的十八分钟里爵士没有时间告诉我们具体的操作方法。那如果你是一名教师呢,如何给予孩子阳光雨露,他们发生叛逆行为的时候是不是需要点农药呢?

三、成本

假设我们的教师足够优秀,理解了农业模式的精髓,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农药来预防,知道多少剂量的肥料是合适的。那么我们有足够的成本来支持这样庞大的工程吗?一名优秀的教师,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不断进步,才能知道每个学生的秉性,才能知道如何因材施教。那么一名优秀的教师可以承担多少个孩子的培养任务,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松土和施肥。简单的一个隐喻,并不能帮助我们走的很远。当然,隐喻是根本。

四、辨证施治

在中医中,核心的理念是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医生必须了解病人的身体状态,是自身一气独盛,还是荣卫之气与外界感应,才能开出相应的药方来调理病人的金木水火土,使之重归平衡,循环一体。西医则需要用各种量化指标来判定病人是出于健康或是病态,还是所谓的亚健康。

教育的状况也差不多。你不能用或者很难用量化的指标去评判一个人,所以你可以借鉴中医,爱因斯坦说过“大学的目的是培养一个平衡的人。”
很可惜的是,可以这样说,中医无理论,它是建立在无数的临床经验基础上的个人经验与悟性。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说法“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所以其实中国古代有大量的良医,不过很多方子,很多医术都失传了。这是题外话。但即使这样,合格的中医还是太少,再加上没有理论指导,大量的错方流传,也不足以保证我国古代的医疗卫生需求。

五、教育的目的

爵士说过,教育的目的绝不是爬上大学这个塔尖。那是什么呢?这让我想起我们自己,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好像也没有人能回答我。那么教育呢?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人生的目的和意义,至少我不知道。那么如何肯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培养医生?培养企业家?培养教授?爵士的回答很清楚,培养我们成为我们自己。可是,我们自己是谁?这又是另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六、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我认为这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所谓教育产业化,或者提出一个农业模式的隐喻,都不足以解决我们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这应该是一个全社会的责任。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每个人也都是老师。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用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帮助每个人成长,发现自我。而不是用一套量化指标来解决问题。这需要全社会的宽容性,需要引导人们明白什么是平衡,什么是教育中的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假如人人都有这样的意识,也许能解决成本问题,解决教育中面临的许多问题。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教育系统,归咎于教师。当整个社会都能像农民一样,我们才能迎来爵士所说的,人才的大丰收。

本文作者: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

肯•罗宾逊爵士(Sir Ken Robinson)是国际公认的开发创造力、人力资源方面的领导者。他和许多政府及国际组织世界500强公司共同工作,创立新的人才教育模式,开发创造力。今天带来的是他在2010年2月在TED会议上的演讲。这次依然是关于创造力的话题,一场危机,人力资源的危机。罗宾逊在演讲中阐述了现代教育系统存在的弊病,指出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把教育从目前的工业化模式转变为农业化模型,为每个人提供个性化教学, 为挖掘他们的潜质创造条件。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我们并没有利用好我们的天赋,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天赋。为什么?因为我们糟糕的教育。罗宾逊遇见过各种各样不喜欢自己工作的人,他们得不到任何的乐趣,只是忍受着乏味的工作,并期盼着周末快点到来。他也遇见许多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这已经不仅仅是工作,而是一种存在的方式。有许多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他们的工作,罗宾逊认为,教育是其中较为重要的因素。教育,以某种方式,使我们逐渐偏离了我们与生俱来的天赋。

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被埋的很深。你必须付出努力才能找到他们。教育本应该是建立一个适合每个人的环境,但通常的状况却不是这样。世界上的教育系统都在进行改革,但这已无多大裨益了,在一个已经存在缺陷的模型上进行改革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教育革命。

革命最大的困难在于摧毁人们已经达成共识的事物。林肯说过:“过去平静的教条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暴风骤雨。机遇处在高出,很难被够到,我们必须和机遇在一个平面上。因为我们碰到了新的情况,所以必须重新思考,重新开始行动,我们必须先释放自己,然后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罗宾逊非常喜欢这句话中的两点:不是上升到和(不断改变的)状况一样高,而是和它一起上升;释放自己。把自己从过去已经熟知的理念中释放出来,而不是紧紧抱着它们不放。

不少事情会被人们认为是理所当然。这里有个例子。25岁以上的人是在数字时代来临之前中成长起来的,通常我们都会戴着手表。而25岁以下的青年生活成长于数字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大多数数字设备上都可以看到时间。我20岁的女儿从来不戴手表,她说那是一个单功能设备。我狡辩说手表还能告诉我们日期,不是单功能的。

教育中通常有些东西迷惑了我们。比如,以线性的方式思考人生。许多TED的演讲者都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我们,生活并不是线性的。我们在生活的环境中探索自己的潜能,而我们的能力又影响着我们生活的环境。按照线性思维,我们认为必须按照一条路,做好每件事情,然后上大学,大学才是教育的顶峰。一个有趣的故事就是曾经有一个孩子,非常想当一名消防员,而他的老师当众取笑他的想法,认为他浪费了自己的天赋,他应该去上大学。但那位老师万万不会料到,后来这个学生成为了一名消防员,还救了那个老师的命。人类社会的发展依赖着多样化的天赋,而不仅仅是一种。

教育的另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多样性。我们的教育是快餐式的。快餐业保证质量的方法有二:一是标准化,二是定制化。这种方式使我们的灵魂变得空虚,就像快餐使我们的身体变得虚弱一样。罗宾逊认为我们必须认识到两点,一是人类的天赋有着巨大的多样性。吉他到了少年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英国著名吉他手)的手里会有巨大作用,而在罗宾逊手里,无论多努力都不会让它发出美妙的声音。

其次,天赋并不是一切,还需要激情。激情能使我们的精神和能量感到兴奋。如果你正在做一件你喜欢的事情,会觉得光阴飞逝。而如果相反,你会觉得五分钟如同一小时,因为这无法满足你的能量或者精神。

我们必须抛弃教育中的工业化模型,那种线性的批处理模式。教育应该借鉴农业。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相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教育并不应该像工业一样标准化一个解决方案,然后不断扩大规模。而应该是建立每个人自己的独特解决方案,当然,这需要个性化的课程的支持。

相关链接:

罗宾逊06年TED演讲:学校教育正在扼杀创造力

《让天赋自由》——罗宾逊写的关于创造力的书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