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TED演讲

诗朗诵:时至今日——致受欺凌者

Poetry has a way of putting life into perspective, and this one most definitely did.This poem To This Day moved me to tears. 当你看完这个TED演讲,你会说:我爱上了诗歌!

当TED演讲人名单上出现谢恩·科伊赞Shane Koyczan的名字,我没想起来是谁,可一看到人就想起来了——这不是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上朗诵诗的那胖子嘛?!当时这位来自西北特区的诗人在台上声情并茂朗读代表加拿大精义的诗作《we are more》,给世人留下很深印象。

这次在TED演讲台上朗诵的【To This Day】来自他的反欺凌项目To This Day

To this Day

谢恩幼年被父母离弃,祖母将其拉扯大,童年期间因身体胖,同学给他起了外号”Pork Chop”,并饱受同学欺凌,在十几岁时他自己成为了欺凌同学的一个”学校小霸王”,而这正是他曾经最讨厌的形象。这些经的阴影一直伴随着他。

在2011年他完成了To This Day的朗读诗歌,而后他不断收到大量来信和反馈,被欺凌者诉说自己在学校的遭遇,甚至成年后留下的心灵阴影。

To This Day by Shane Koyczan

为唤起更多人对欺凌现象的关注,Shane邀请跟多人参与To This Day反欺凌项目。2013年2月以他诗作为蓝本,86位动画设计师以众包模式集体创作了一个动画视频。在网站VimeoToThisDay项目上你能看到以20秒为单位的各个视频小段。
这段视频在Youtube发布后引起强烈凡响,大量青少年和成人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2013年他获TED邀请再度演绎这个作品。下面这是他在TED舞台上再度演绎这首饱含感情的诗朗诵。

心理学上儿童欺凌会形成心理阴影,严重增加日后成年患心理抑郁疾病几率。这个我本人可以证明:我和Shane的体形一样都是胖子(小时候是,现在还是,改不了了),在从小学到大学各个阶段获得不同外号胖子、老肥、猪兄等等等等,甚至我的地理老师也曾经说”瞧你那样子…长得跟土豆似的”… 这些都没什么,关键是在各个时期都有这样善良又恶毒的提醒:老肥,你对女孩子没有任何杀伤力…..我擦啊!这些曾经是我长期自卑的根源之一。

欺凌通常发生在儿童青少年之间,但也可发生在成年人(如老师)和儿童青少年之间。这里不仅仅是起绰号,也有口头和行为上的侮辱、小团伙的排斥欺侮,轻者给人留下心灵创伤,重者引发恶性事件。这个应当引起教育者和家庭的关注。

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because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We stem from a root planted in the belief that we are not what we were called. We are not abandoned cars stalled out and sitting empty on some highway, and if in some way we are, don’t worry. We only got out to walk and get gas. We are graduating members from the class of We Made It, not the faded echoes of voices crying out, “Names will never hurt me.” Of course they did. But our lives will only ever always continue to be a balancing act that has less to do with pain and more to do with beauty.小时候他们叫我胖子,老肥,看完这个,我TM爱上了诗歌:To This Day 致被欺凌者 http://t.cn/zYC7vqY http://t.cn/zHkRnDf 这一首反欺凌行为的诗朗诵,“时至今日”短片迅速感染了无数观众。在#TED 舞台上他再演绎这诗歌  无论是这个动画还是演讲都好棒!我爱上了诗歌!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coz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下面的诗文转载自To This Day 项目
When I was a kid
I used to think that pork chops and karate chops
were the same thing
I thought they were both pork chops
and because my grandmother thought it was cute
and because they were my favourite
she let me keep doing it

not really a big deal

one day
before I realized fat kids are not designed to climb trees
I fell out of a tree
and bruised the right side of my body

I didn’t want to tell my grandmother about it
because I was afraid I’d get in trouble
for playing somewhere that I shouldn’t have been

a few days later the gym teacher noticed the bruise
and I got sent to the principal’s office
from there I was sent to another small room
with a really nice lady
who asked me all kinds of questions
about my life at home

I saw no reason to lie
as far as I was concerned
life was pretty good
I told her “whenever I’m sad
my grandmother gives me karate chops”

this led to a full scale investigation
and I was removed from the house for three days
until they finally decided to ask how I got the bruises

news of this silly little story quickly spread through the school
and I earned my first nickname

pork chop

to this day
I hate pork chops

I’m not the only kid
who grew up this way
surrounded by people who used to say
that rhyme about sticks and stones
as if broken bones
hurt more than the names we got called
and we got called them all
so we grew up believing no one
would ever fall in love with us
that we’d be lonely forever
that we’d never meet someone
to make us feel like the sun
was something they built for us
in their tool shed
so broken heart strings bled the blues
as we tried to empty ourselves
so we would feel nothing
don’t tell me that hurts less than a broken bone
that an ingrown life
is something surgeons can cut away
that there’s no way for it to metastasize

it does

she was eight years old
our first day of grade three
when she got called ugly
we both got moved to the back of the class
so we would stop get bombarded by spit balls
but the school halls were a battleground
where we found ourselves outnumbered day after wretched day
we used to stay inside for recess
because outside was worse
outside we’d have to rehearse running away
or learn to stay still like statues giving no clues that we were there
in grade five they taped a sign to her desk
that read beware of dog

to this day
despite a loving husband
she doesn’t think she’s beautiful
because of a birthmark
that takes up a little less than half of her face
kids used to say she looks like a wrong answer
that someone tried to erase
but couldn’t quite get the job done
and they’ll never understand
that she’s raising two kids
whose definition of beauty
begins with the word mom
because they see her heart
before they see her skin
that she’s only ever always been amazing

he was a broken branch
grafted onto a different family tree
adopted
but not because his parents opted for a different destiny
he was three when he became a mixed drink
of one part left alone
and two parts tragedy
started therapy in 8th grade
had a personality made up of tests and pills
lived like the uphills were mountains
and the downhills were cliffs
four fifths suicidal
a tidal wave of anti depressants
and an adolescence of being called popper
one part because of the pills
and ninety nine parts because of the cruelty
he tried to kill himself in grade ten
when a kid who still had his mom and dad
had the audacity to tell him “get over it” as if depression
is something that can be remedied
by any of the contents found in a first aid kit

to this day
he is a stick on TNT lit from both ends
could describe to you in detail the way the sky bends
in the moments before it’s about to fall
and despite an army of friends
who all call him an inspiration
he remains a conversation piece between people
who can’t understand
sometimes becoming drug free
has less to do with addiction
and more to do with sanity

we weren’t the only kids who grew up this way
to this day
kids are still being called names
the classics were
hey stupid
hey spaz
seems like each school has an arsenal of names
getting updated every year
and if a kid breaks in a school
and no one around chooses to hear
do they make a sound?
are they just the background noise
of a soundtrack stuck on repeat
when people say things like
kids can be cruel?
every school was a big top circus tent
and the pecking order went
from acrobats to lion tamers
from clowns to carnies
all of these were miles ahead of who we were
we were freaks
lobster claw boys and bearded ladies
oddities
juggling depression and loneliness playing solitaire spin the bottle
trying to kiss the wounded parts of ourselves and heal
but at night
while the others slept
we kept walking the tightrope
it was practice
and yeah
some of us fell

but I want to tell them
that all of this shit
is just debris
leftover when we finally decide to smash all the things we thought
we used to be
and if you can’t see anything beautiful about yourself
get a better mirror
look a little closer
stare a little longer
because there’s something inside you
that made you keep trying
despite everyone who told you to quit
you built a cast around your broken heart
and signed it yourself
you signed it
“they were wrong”
because maybe you didn’t belong to a group or a click
maybe they decided to pick you last for basketball or everything
maybe you used to bring bruises and broken teeth
to show and tell but never told
because how can you hold your ground
if everyone around you wants to bury you beneath it
you have to believe that they were wrong

they have to be wrong

why else would we still be here?
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because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we stem from a root planted in the belief
that we are not what we were called we are not abandoned cars stalled out and sitting empty on a highway
and if in some way we are
don’t worry
we only got out to walk and get gas
we are graduating members from the class of
fuck off we made it
not the faded echoes of voices crying out
names will never hurt me

of course
they did

but our lives will only ever always
continue to be
a balancing act
that has less to do with pain.

作者是TEDtoChina 微博主页钧,其个人微博:Lawrence治钧 现为国内顶级互动创意广告公司策略总监,业余时间负责TEDtoChina

 

重新定义词典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大家是否听说过这个单词?

或者说,你在翻字典的时候见过它吗?(观众先是沉默,然后是报以紧张的微笑)啊,跟我想象的一样。那么,你们认识下面这个词吗?

所 谓Lexicography,就是编写词典这 一门活计的意思。请注意我们用词是很讲究严谨的,我们用“编写”这个词,是因为词典不是从某块花岗岩或某块巨 石上雕刻出来的。它是有许许多多的细小的碎片组成的。都是些零散的——D-I-S-C-R-E-T-E(英文零散的一语的拼写)——碎片。而这些碎片都是 词语。

好吧,让我谈谈当词典编撰人有何好处,比如你有机会获邀参加TED 的会议。除此而外,你可以跟人们说一些很有趣的词,比如“lexicographical”(词典的).“lexicographical” 这个词遵循 着一个很有趣的读音规律,即扬扬抑格步(double dactyl). 好了,只要我一说出“double dactyl“这个词,我想你们必然已经坐立不安了吧。可是,你们知不知道,’lexicographical’ 这个单词跟’higgledy- piggledy’ (杂乱无章的) 是同样的词拥有同样的读音规则?不是吗?那可是一个很有趣的词哟,我还经常把它挂在嘴边呢。可是,当词典编撰人有一个不妙的地方,就是人们通常不会把他们 的词典看成是温暖的、可爱的、可亲的一个形象。

你说对吗?好像没有人会抱住字典不放。可是在人们心目中,词典的形象通常是:

在此我向大家声明,我可没有一个词典家专用的哨子。可是人们会认为我的工作就是像照片中的警察那样,给“好”的词语放行,把“坏”的词语驱逐出境。

但 是我不愿做交通警察。首先,我不穿制服。其次,要判断哪些词是好的,哪些是坏的,这可不容易,何况那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而假如你的工作既不轻松又不有 趣,你会想方设法不去做。那么,有没有什么比喻可以适用于我的这一职业呢?我会把我比作一位渔夫,把网撒到英语的浩瀚大海里,时不时打捞起一些令人欣喜的 珍奇。

但是,为何人们会希望我去当交警,而事实上我更愿意当渔夫?这我得归咎于英女王。为什么?首先,责备女王,因为这样很滑稽。其次,我要责备她,因为英文词典从她那时到现在几乎没有怎么变过。

维多利亚女王假如生活在今天,她看到的词典跟几百年前的几乎一样,除了F-word (猥亵语的通称),可是在美国从1965年开始,字典里就收录了这一类词。

好了,大家认识照片里头的那个家伙吗?

那是维多利亚女王时期,詹姆斯·穆勒,《牛津英语词典》的第一位主编。唉,我没有他那顶可爱的博士帽,还真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顶。我们谈及现代词典,很多时候都离不开穆勒。而假如我们有谁会把照片中的那位带着帽子的穆勒当作现代的象征的话,他肯定有问题了。

好了,很多人现在在谈论电脑。有了电脑又如何?事实上,我个人酷爱电脑——我是说,我是天生的geek女,要是有谁不让我用Google Book Search (Google图书搜索),我会绝食抗议!可是电脑不过是加快了编词典的速度罢了。最终的产品还是没有变。我们今天见到的字典就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设计,加 上一点点的现代元素。不过是蒸汽导火索,或者电动自行车而已。我们给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设计安上了引擎,仅此而已。底层的设计还是没变。

那么在线词典有如何?它们肯定不一样吧?看,这是网络版的《牛津英语词典》,是最好的在线词典之一。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单词:

‘Erinaceous’, 它的意思是属于刺猬族,或带有刺猬的特性。这个词很有用哦!你们看屏幕,在线词典不过是把纸质的词典放到屏幕上。它是平面的,你看看在展开了所有的可展开 按钮后,几乎没有其他外部链接。所以说,跟纸质的词典没多大差异,你找不到什么可以点击的地方嘛。

此外,纸质词典有的毛病在线词典几乎都有,出了搜索功能以外。可是虽然搜索变得容易了,但翻阅纸质词典时那种“奇遇” (serendipity) 就不存在了。所谓“奇遇”,是指当你费劲心思还是找不到想找的东西时,你偶然间发现了别的东西。好——

大家不妨想想,我们遇到的是一个火腿与屁股的难题。有人听说过这个难题吗?一位女生正准备给家人做火腿,于是把羊的屁股切下,扔掉。她看着好好的羊腿想, 那家伙多好啊,我怎么会把它扔掉?可是妈妈平时就这么做的呀。她去问妈妈,做羊肉火腿为何要把屁股切掉?妈妈说,我也不知道,可我妈一直都这么做的!于是 她们找到奶奶,奶奶说,唉,“那是因为我的锅太小罢。”(笑声)

所以说不是有“好”词语与“坏”词语之分别,而是我们的锅太小了。大家应该都知道烤羊肉火腿是非常美味的,没有任何理由把羊屁股扔掉啊。所谓的“坏”单词 ——大家想想,要是你想在地图上找出某个地方,却翻来覆去找不到,你会说,那是一本糟糕的地图。而要是他们在路上发现了某家没标记在导游手册上的夜总会或 酒吧,他们肯定会说,“这一定是好地方,可不在导游手册上都找不着哩。”可是当人们翻词典查阅某个单词,发现字典里查不到,于是会认为他们碰上了一个“坏 ”的单词。为何人们会这么想?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找到的字典不是好字典啊。为什么你要因为自家的锅太小而抱怨买来的羊腿太大了?你不可能再去买一只更小点 的羊腿嘛。而英语更是如此,其大无边,哪能变小?

羊腿与羊屁股的难题给我们的启示是难以理解的、背离常理的:纸是单词的敌人。为何这么说?我自己很喜欢书,真的很喜欢,我甚至把书当成最好的朋友。可是纸 质的书不是最理想的做词典的 材料。你们是不是在想,嗨,有人要没收我那可爱的纸质词典了!不是的,人们还是会继续使用纸质的词典。就像我们有了汽车,并以 此作为主要的交通工具之后,我们也不会把马儿灭掉一样。所以,未来还是会有纸质的词典,可是它们将不再是词典的唯一的载体,新兴的词典也不会以纸张的形式 出现。

让我们打个比方。比方说你受到了某种人为的牵制——这样的牵制会导致你会歪曲的视角来看世界。

大 家想想,要是生物学家只研究那些人们看上去会发出赞叹的动物,又会如何?在搞研究之前要事先确定这只动物是不是能在美感上令我们愉悦,然后只把那些招人喜 爱的动物列入研究的范围?那样的话我们也许会对充满魅力的巨型动物研究得甚为深入,而对于别的知之甚少。这种心态会出问题的。

我认为我们要研究所有的单词,因为……

应用一些非常微不足道的词汇你可以表达非常漂亮的意思。词典更 类似于材料科学。我们研究的是你用来遣词造句、行文演讲的材料的抗冲击能力。于是平时人们 会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个词是确实存在的?”我这么说吧,假如我们承认词语是我们表达思想的工具,那怎么可以说螺丝刀就会比锤子好?又凭什么认为大锤子就 比小锤子好?它们都不过是适合于某种工作的工具罢。

人们问我,这个词是真实存在的吗?好吧,看过小孩子书的人都知道,只要你爱某种东西,它就是真的。要是你爱某个单词,那就在谈话的时候用它吧,这样子它才 是真实的。字典收录了某个单词不过是一种人为的区分而已,它不能使一个单词变得比另一个更加真实。而要是你爱某个单词,它就会变成真实的存在。

所以说,假如我们不去为疏导交通而烦恼,超越了纸张,不花过多的心思用于监控,而集中精力去解释,我们可以把英语比作美丽的魔比尔。

当你伸手去碰魔比尔 (Calder mobile) 上任意部分的时候,魔比尔就动起来了——就像你在一个新的场合用一个词一样,那个词就有了新的意蕴了,你把它变活了!你没有打碎这魔比尔呀,只不过让它转到一个新的地方而已,而新的处女地也许同样美丽。

好了,别再去想交通警察的事了,因为在每一个路口最多只能有一个交警,否则司机们都不知怎么走了。但我们不是要做交警,或者说,我们只是向过往的车辆表示欢迎。此时,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好 了,做事情的时候请求别人帮忙通常会事半功倍。何况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大家知道国会图书馆有1千7百万册的藏书,其中一半是英文书。假如这些书当中每 10本有1本里面包含有1个尚未收入英文词典的单词,那么所有的加起来就会是两本“未删节”的词典的容量。还有,我发现在我读过 的每一本书里都有一个不在词典里的单词,比如“un-dictionaried”. 好,还有报纸呢?

图书馆里的报纸的存档最早是在1759年。从那时至今加起来有5千8百多万页的报纸,假如每一百页这样的报纸里有一个单词不在词典的话,这些不在词典里的 单词加起来比整部OED还要多,也就是50多万个单词。这确实是很多。还没包括杂志和博客呢——每个星期我在BoingBoing 上看到的新单词就比我在《新闻周刊》或《时代周刊》看到的还要多。因为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嘛。

以上说的还未包括一词多义呢。就如 “set” 这个单词,它可以是一只獾的洞穴,可以是17世纪人们穿的轮状皱领上的褶裥,还可以是指称各种不同的技术特征,要知道在OED里这个小词竟有33种语意。 你们猜这对我意味什么?那就犹如一个周五的下午,有人要上酒吧,此时他遇上了一位专门管词汇使用的词汇警察,跟他说“各种不同的技术特征”。

所以说面对如此之多的词语,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而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请求别人来帮忙,这不是难事。要知道词典不是火箭科学。看,我给你们看一些词语和数字:

这实际上是一个图像化的解释。假如把字典比作英语语言的地图,那么上面这些亮点是我们认识的地方,而黑暗的地方是指我们尚未知晓的地方。假如所有美语单词都在那上面,我们其实知之甚少,甚至于连语言的形状如何都不知道。

假如这是美国英语的地图的话,我们对佛罗里达稍有了解,但是却没有加利福尼亚了!我们丢了加利福尼亚了!我们对于美国英语就是这么无知,甚至是不知加州的丢失,连地图上这个空缺都不知道。

好了,我再说一遍,词典不 是火箭科学。或者就算它是火箭科学吧,你今天可以看到许多业余的爱好者也在搞这玩意。——事实上要找到新的单词并不困难。许多 科学领域到在邀请业余爱好者帮忙,他们还真有几手呢!比如有个叫eBird 的组织,他们由非专业的爱好者组成,他们把自己录下来的观鸟视频传到网上,鸟类学家则由此跟踪鸟的数量、迁徙等状况。

有个叫麦克·奥斯 的家伙,他住在英国,是一家电镀公司的主管。可他却是太空中140多颗彗星的发现者,为了表彰其贡献,太空署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颗彗星呢。他不借助望远 镜,只是从美国太空署的SOHO卫星那里下载了一些数据,然后就从中发现了这么多的彗星。而假如他可以这么做,为何我们不能呢?

这就扯到互联网了。互联网是一个收集新单词的好地方,因为那里有各种有助于发现新单词的工具,尽管你们不一定知道。互联网就是由词语和热情组成的。而这两样恰恰是词典的精髓,你说这不是好事情吗?

事实上现在网上已经有不少此类的专门收录新词语的网站,可是它们还不够科学。它们只是显示某个单词,而不理会其语境:从哪儿来的?谁用过?有报纸用过吗?在哪本书上见过吗?

单词就有如古迹遗骸,不明来历的古物就不是考古,那不过是一件好看的玩意罢了。而一个没有语境的单词就像一朵摘下来的花,虽然可以看看,可很快就会凋谢。

从演讲开始至今我都在讲“这部字典”, 而不是“某部字典”,是因为人们会用“这部字典”来指代这个语言。这是一种以局部指称整体的用法 (synecdochically) ——像我这样认识synecdochically这类词的人有一个癖好,就是要千方百计找个合适的时机来使用这样的单词。当你用部分指称整体 的时候,比如用字典指代语言,用美国国旗指代美国,你就可以用synecdochically这个词,可以说整个演讲就是为了让我有借口说 synecdochically——要是给你造成不便,还请体谅。可话说回来,我们倒是有可能把字典变成语言本身,想想看,假如我们的锅足够大,我们就能 把所有的单词都放到里面,把所有的意义都放进去。可不是人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吗?字典不单是语言的象征,还可以是语言的整体。

所以,我有个愿望,就是让我的刚满七岁的儿子忘记我们延续了书百年的关于字典的印象。那是已死去的字典的形象。

这样的字典就 如胶卷录音带,那是一种由于缺乏实用性而已死亡的形式。人们现在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了。而假如我们能不分好坏,把所有的单词都放到字典里,那时 我们将有可能像科学家那样去描述我们的语言。把有关词语的好坏问题交给作家演说家们去考虑。假如我们真的做到了,我就可以以100%的精力来捕鱼,而不必 去当交警了。

谢谢大家。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Erin McKean的照片,由mriggen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由Jaboney上传于2007年2月1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书写人类探险史的新篇章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首先,我将给大家展示一下你们心中认为的最深的海底的世界(我们的探索计划还在进行当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去到海底的更深处。)自儒尔·凡尔纳一百年前在科 幻小说里第一次描述海底世界以来,我们对于这一神秘的世界的认识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科技的进步使得我们如今可以抵达这些一直不为人知、或以往仅仅存在人们 头脑想象里的世界。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沉到海面几千米之下,探寻美丽的洞穴,那里有其大无比的岩洞,置身其间,你可以放眼探视,几百米以内皆无任何障碍物干 扰你的视线。我们的探险队通常会在这样的地方呆上两三个月,一个队伍人数最少是二三十,最多为一百五十。我们挑选探险队员的要求尽管不如NASA 那样严格,但我们同样需要自信、律己、耐力以及有力的队员。但是我们同样重视队员的人际交往能力,特别是在如此偏远的地方工作,这样的要求显得更为要紧。

我 们的探险队经历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最艰巨的考验,屏幕上看到的不是你平时去的那种旅游景区的洞穴,我们把它称作2号洞穴,不是J-2。那时我们刚好来到洞口 两天。那种感觉就跟攀珠峰一般,不过是倒过来攀而已。不过我们还是得准备一些娱乐的节目,不然的话,在那样又冷又湿又暗的环境里,你会感到绝望。我要说明 一点,屏幕上看到的所有照片都经过处理使之产生光亮,它们原本都是完全黑暗的。去到离海底越近的地方,你越是要应对更加湍急的水流。那里也更为危险,可是 照片还不能显示其危险的程度,我们不妨先看一个短片,这个片子拍摄于1990年代末期:

[video @03:05]

这 里要补充一点。片中的探险者所用的装备已经过时,现在人们不再那么干了,除非是在拍电影的时候。虽说去年好莱坞推出了讲述海底世界的大片,可是我们的探险 队至今还未曾在海底见到过什么水怪之类的动物——至少没见过吃人的水底怪物。但是,置身远离尘世的海底的那种寂寞感很快就会把你笼罩起来。明年我将带领一 支国际探险队去到深达2600米的海底,那里和我们的出发地之间相隔3万米。我们计划在那里呆30天——还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这么做过。

要是落到那样的海底,正常情况下你会看到这样的洞穴:

这样的洞穴通常被称作“Terminal Siphon”,我记得这名字一来是因为我最喜爱的摇滚乐队也是这个名字,同时也因为在遇到这等极端的地方,我们不得不迫使自己发明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我 于是发明了很多用于海底探索的工具,比如这套用来海底供养装置,用它可以去到海面以下200米、水平方圆几千米的范围内进行探险。


这样的探险有点像太空人进行太空行走,但是你离你的探险船离得更远,且风险更大。这就使得你想方设法设计出一种更有效的海底保护系统。

这是《国家地理杂志》1998年做的一个短片:

[video @05:05]

这里我要指出,片中看到的所有的器械在1998年之前是不存在的,它们都是我们的工程师用两年的时间研发出来的,马上就用于实际的探索当中。



现在你看到的是一台名为“数字制图机”的仪器(digital wall mapper),它当时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海底绘制出了第一张三维的海谷地图。并且正是那台机器帮助我们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先前闻所未闻的世界。


看,这是木卫二的照片,科学家认为在木卫二的海洋底下最有可能探测到地球以外的生命存在的迹象。前几年有一部叫《深海异形》(Aliens of the Sea)的电影:

[video @06:15]

制片人有所不知的是在该片推出前的5个月,我所带领的一支探险队已经获得NASA的资助,开始建造一台自主水下載具(AUV)。

我们开发出来的AUV具有96个传感器,36台电脑附着其上,由10万行控制该机器自动作业的代码构成,还有10千克的 TNT 炸药和其他电子元件。(其名字是Team DepthX)


这是我们的目的地(墨西哥北部的Cenote Zacaton),那里是全世界最深的热液温泉,前人曾下探到水面以下292米的地方,那就是前人最好的成绩了。比那更深的地方还没有人去过。

我 们使用机器人DepthX进行机器人作业要解决两个问题:如何在水下进行机器人自动化作业?一台机器能像一位微生物学家那样做调查吗?我们那时是沿着墙游 走,一路上布下一些硫化物、HALAI等用于检验环境特征的化学物质。然后驱动机器人使之靠近墙沿,(因为那里最有可能有生物存在)观察墙体上是否发生有 趣的变化,要是看到了,就将其带到显微镜底下观察,如果过了显微镜这一关,我们就收集样品,可以是液体样品,也可以直接直接从墙上摘下固态样品。所有这一 切均由机器人自动完成,不需人手参与。

Team DepthX上真正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三维的导航系统,名为3D SLAM (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有了这样的装置,我们的探险船就能真正实现眼观八方,在获取周边地理信息的同时也能进行科学实验。

接下来我要展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进行的水下机器人全自动化探险计划。

[video  09:56]

今年五月,Team DepthX将首度下潜到Zacaton水面1000米以下的深海,假如我们运气还不错的话,我们将有望第一次直接由机器人发现海底细菌。



下一步,我们计划到南极洲进行探测。在那之后,假如NASA有意于继续资助我们的项目的话,我们可以在2016年发射去往木卫二的飞船,到了2019年,人类就有望首次看到地球以外的生物。

那么人类登月计划又如何呢?最近美国政府宣布要在2024年重新登月。那个计划要是成功的话,未来我们将有机会不定期的派遣科学家到月球去进行科学实验。到那时,我们人类将有可能实现建立月球基地的梦想。

可是,假如我们想在有生之年能有更多机会探访外太空的话,一些传统的观念必须得加以修正。接下来我要说到的几点可能会冒犯诸位,但是我还是请大家原谅,因为它们并非无稽之谈。

要想实现私人性质的经常性外太空探索,要解决三大难题:

一、往返地球与太空的飞船。Richard Brandson已经开发出了这样的机器。我在此呼吁,让你们的机器飞起来吧!

二、太空轨道装置,如太空酒店、太空实验室等

三、太空加油站,这是最为至关重要的。要是我们能够建成这样的太空加油站,它将对未来的太空船设计及太空探索计划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为了使大家明白我刚才讲的那番话的意思,我要跟大家介绍一下一些最基础的太空知识。

第一,在外太空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要以千克为单位计算。比方说,一瓶普通的纯净水在外太空要花上你一万美金。

第二,90%以上的太空船能源消耗来自于动力消耗,所以说,在外太空,你每按下一次“加速”的按钮,你都将为此烧掉大笔大笔的银子。

那 假如我们可以以10%的成本获得太空船的能源呢?我们已经知道在月球上有这样的地方,从那里获取能源可以将成本降低到原来的十四分之一。13年前,美国五 角大楼进行了一次鲜为外界所知的月球探测行动,并且在月球南端发现了强烈的氢的信号,该信号来源于Shackleton环形山。那个信号强度之大无比惊 人,唯一的解释是在那里的地底之下蕴藏有超过10万亿吨的水,它们以沉积物的形式存在,是上百万年来无数彗星撞击的结果。

要是我们真的想获取这一丰富的能量宝藏,并以此建成太空燃料仓的话,按照我们现阶段的科技水平还需应用空气动力学,可是这在月球上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得想办法超越这一局限,比如使用可充气装置。

还有,当你月球上返回的时候,你会受到轨道动力学的制约。此时你有两种选择,或者是乘坐燃料火箭;又或者,你可以直接潜入大气平流层,并且准确的计算好角度,使得你可以直接回到太空船。历史上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它确实十分危险,却远比迪斯尼的游戏好玩多了。

传 统的探月理论是,出发前要携带充足的能源,以防不测。假如按照这样的逻辑的进行月球探索的话,单单是燃料的费用就将高达10亿美金。可是,假如你只携带单 程所需的燃料去月球的话……(有观众笑)这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不过,要是你真的有这个勇气,这样一支先遣部队完全有可能在月球上进行能源开采作 业,并建立月球能量基地。那时,你就可以自豪的向世人宣告“我们在外太空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人们错误的认为,没有20年的时间、没有一万亿的资金,在外太空不能有什么作为。这是错的。7年后,我们将可以在Shackleton建立太空探测基地进行能源开采,那时你会明白人们过去的理解是错误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十分令人振奋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有的是幻想,也有的是金钱。一旦我们在太空建立起燃料仓,我们人类的太空探索将为此而掀开新的一页。

这需要我们以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心态来研究问题。我们要商界的参与,真正去实践一次太空“刘易斯&克拉克“探险计划,去到Shackleton进行勘探,并由此建立起月球经济。

每当人们讨论太空探索,都只会纠缠于模棱两可的措辞、目的、时间。今天,我想在TED大会上宣布:我希望能够领导这样一次探险。(鼓掌)

只要有适合的资金支持,这样的计划可以在7年内实现。有勇气与我一道的,将有可能青史留名,和历史上无数勇敢的探索者一道,为后人所铭记。

历史上,我们曾勇于探索,开创出人类美丽的新篇章。而我们现代人似乎久已忘记那样的历史。我们今天又到了一个历史的岔道上,唯有勇士才能继续书写人类新的诗篇。

100年前,Ernest Shackleton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寻人

旅途艰险
无金钱之鼓励
极度寒冷
长达数月的漆黑一片
危险无处不在
莫测归途
设若成功
花环和荣誉“


今日,我在此宣布,我决意去月球进行一次商业性的探险,到那里寻找到能源,建立太空燃料仓,完成前人未竟的使命,以此书写人类太空探险的新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