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X Prize

X大奖:漏油大作战

6月28日,在华盛顿举办了又一场TEDx聚会,而这次的主题便是笼罩美国,乃至世界的石油泄漏危机。在这次聚会上,许多再生能源的专家,海洋学家聚集一堂,包括TED大奖得主Sylvia Earle,探险家Philippe Cousteau,BP传媒主管和受到此次漏油影响的居民等。

就在聚会之前的两周,一行摄影师,环保组织团体来到出事的海域,花了2周时间整理,拍摄了许多的一手资料,用于TEDxOilspill上的分享和探讨。
其中一个被广泛讨论的问题便是:目前在受灾海岸线上已经有许多不同的环保团体,组织和科学家,许多都是致力于保护某种生物的生存发展,他们的勘察往往是孤立的,小型的,而研究结果也是针对于某一个领域,缺乏整体的对于漏油事件的长期,短期生态影响。而在本次会议上,海洋生态保护中心MERI提出将成立独立研究小组,全面评估受灾海域的变化。

另一方面,为了激发更多的个体用创新的方式拯救海洋,X PRIZE也在会议上宣布成立百万美金的专项奖金,用于资助任何能打破救灾瓶颈的方法。
X PRIZE是专门通过设立专项奖励机制以鼓励,支持解决各类社会问题的公益机构,这种激励模式不仅可以很好地带动私营机构的主动性,也能激发创业者的激情,公立团体的兴趣。
到目前为止,X PRIZE已经设立过4项挑战奖金,分别是Ansari载人航天项目,Archon基因组研究项目,民间探月Google Lunar项目,环保车赛Progressive Automotive项目。而在明年,第一架商用载人航天Virgin Galactic有望首度启航!

在人类历史上,因为奖励机制而促成的社会创新或是变革早已是屡见不鲜了,最著名的奖项之一便是奥泰格奖,奖金2.5万美元由酒店业巨子雷蒙德奥泰格提供给第一人飞行往返纽约和巴黎站。 1927年,查尔斯林赢得了此笔奖金,并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名人。
在没有政府支持,没有立即的利润回报情况下,奥泰格奖的设立不仅仅成就了一个名人,更促成了9个企图跨越大西洋的行动。 而这9个团队为了争取这笔2.5万美金的奖金,累计花费40万美元,并且催生了今天的2500亿美元的航空业。
作为这一思想的继承者,X PRIZE希望通过本次Oil spill的大奖设立,寻找到更有效地消除油污,拯救海洋生物的方式方法,具体的奖项细则也将在未来几周内宣布。

不仅是墨西哥湾的漏油威胁着当地生态的稳定,其实许多其他的国家和人民同样面对着漏油后艰苦的生活环境。包括:尼日利亚,埃及,新加坡,秘鲁,委内瑞拉,美国犹他州等等,我们期望着,因为X PRIZE的支持,我们能找到更有效的方式来修护我们共同的海洋,共同的家园!

有兴趣参与到本次挑战中的朋友们,也可以联系Francis Beland (francis@xprize.org)以了解更多信息。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延伸阅读:
TEDxOilspill大会的部分照片
X PRIZE Foundation介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彼得·戴尔曼迪斯:X大奖之愿景

REVOLUTION THROUGH COMPETITION.

Peter Diamandis 是一位企业家,更是一位颇具先见能力的企业家。他创立了X大奖(X-Prize),通过巨额大奖作为激励手段,促成科技、医疗、脱贫、教育等方面的创新。


Creating radical breakthroughs for the benefit of humanity: Peter Diamandis on our next giant leap

Peter Diamandis 的个人格言是: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去创造未来。“他所做的一切,正是这句格言的现实印证。

小孩子的时候,彼得既已梦想能够把人带上太空,他说,这是他一生的使命。他把太空比作是一个超级市场,而地球则不过是其中的一块面包。太空带给人们的资源以及各种希望是无限的,因而我们有一种道德上的义务去探索太空——哪怕这仅仅是为了在地球之外找到另外一个适合生命的地方。

人类探索太空是出于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好奇心。美国太空署为何那么积极的要搞火星研究?彼得说,就是因为人们看到了1997年从火星表面发回来的几张照片,激起人们的好奇,所以才不断的有人去支持这样的项目,去发掘照片背后的秘密。

另外一个原因是恐惧。彼得说,美国之所以在上个世纪60年代搞登月计划,也是因为与苏联军备竞赛的时候有一种恐惧的心理。还有对陨石的探索,也是出于恐惧——毕竟与陨石撞地球而引致世界末日的悲剧相比,探索陨石的所花费的金钱还是非常值得的。

最后一个原因是对财富的追求。要知道,外太空所蕴藏的矿物财富实在是太丰富了,这也成为不少人投身太空探索的理由。

彼得追忆说,阿波罗登月计划是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探险项目。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懂得太空技术,但肯尼迪说,让我们把人送上月球吧!于是说干就干,参与阿波罗项目的很多是年轻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仅仅是26岁。凭着一股大无畏的精神,他们用了八年的时间成功的把人送上了月球。

但是,依靠政府是不可能实现载人太空飞行的,因为每一次的发射所花费的金钱高达10亿美元。于是,私人太空探索就走进前台。

彼得经营的太空探险公司(Space Adventures)曾两次以高价(二千万美金)将旅客送上太空。这个时代,钱对于很多企业家而言已经不是大问题。另外,太空飞行的技术也成熟到了可以安全搭载个人太空旅行的地步。但是,有没有可能将太空旅行的机票再降低一点呢?经过简单的物理推算(详见下图),可以知道,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之下,将人发射到太空所需的费用仅为100美元!

也就是说,从物理的角度来讲,实现低成本的太空飞行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必须得有一个市场去驱动这样的研究。依靠政府或传统的航空公司不行,因为他们搞研发的钱不会放在这一块。在这一背景之下,彼得创造了Ansari X PRIZE——通过竞赛来促成技术创新。

Ansari X PRIZE的要求是这样的:飞船需要能够把三位乘客带到100公里的太空,实现往返,回到地面两周后再次升天。来自七个国家的26支队伍参加了这次的比赛,最终的赢家是SpaceShipOne,他们成功的实现了两次来回飞行,赢得了Ansari X 大奖。该飞行器还被放到了航空与太空博物馆(Air and Space Museum),就放在圣路易斯号以及莱特兄弟的飞行器旁边。

彼得称,到了08年的时候,低轨道太空飞行的机票价格将可以降到两万五千美元。这必将燃起太空旅行以及太空探索的新热潮。

最后,彼得谈到了X Prize。他说,当你把一美元捐给NGO,其产出可能只有50美分,将这一美元捐给某个对口的项目,其产出可能是两到三美元,而假如将其用于某个比赛,其回报有可能是50美元。这绝对是相当有价值的投资。彼得创立的X Prize机构,就是希望通过竞赛,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鼓励人们去探索新的技术、新的技能与方法,并解决一些紧要的社会问题。而赞助这一项目的企业,从长期来看,则可获得相应的公众认同,也间接创造了社会价值。

X Prize的意义在于,它给人们带来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即某个X Prize所奖励的项目必然是好项目——毕竟其奖金有一千万美元啊——于是那些锐于创新、敢于开拓的勇士就会冲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也不管前途多么艰难。

到现在为止,X Prize已经在多个领域全面开花结果,包括载人太空飞行、基因组研究、能源、教育以及全球发展等多个领域。而让X Prize取得成功的至关重要的元素,在彼得看来,还是人类在危机面前那样勇于探索的精神。

参考阅读:

Why X Prize Works: http://www.xprize.org/about/x-priz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