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曼纽·扎:战时儿童的激情演唱

Emmanuel Jal 曾是一位战时儿童,后来被一位叫Emma McCune的英国救援人员拯救出来。他以音乐作为手段,唤起人们对苏丹战时儿童的关注,并发起倡议,希望更多人参与到苏丹教育事业中来,因为他相信,唯有教育,才能让苏丹真正走向和解与自由。

以下是Emmanuel Jal在TEDGlobal 2009上的演讲汉译稿,翻译:Tony Yet,演讲视频:http://www.ted.com/talks/emmanuel_jal_the_music_of_a_war_child.html

大家好,我叫Emmanuel Jal。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要讲述一个让人倍感痛楚的故事。我写了一本书,告知世人这一故事。我也四处游走,就像今天这样,讲述我的故事——这是一个艰难的旅程。而最容易的就是通过音乐来讲述这一故事。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战时儿童。

我之所以要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在我住的村子里,有一位老奶奶,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是,没有任何的报纸报道她的故事以及记述她的痛苦。还有一位年轻人,他希望给社会带来改变,但是他找不到一种方式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他不会写字,也没有互联网、Facebook, myspace或YouTube来帮助他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另外一个动力就是我自身的梦想,我经常听到死去的人的声音:“别放弃,要继续前进。”有的时候,我也曾想过放弃,因为我不知道这一旅程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我出生在最为动荡的年代,那时我的祖国正在经历一场战争。我那可爱的村子在战火中被烧光。我五岁那一年,亲眼看到我的姨妈被强奸,我母亲则被敌军绑架,而我的兄弟姐妹则被隔离。直到今天,我依然未能见到我父亲。每天看到人们相继死去,我母亲老是在哭。我就是在这样一种充满暴力的环境下长大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战时儿童。八岁那一年,我成为一名童子军。我不知道人们为何要打仗。我只记得自己小时候看到的那些残暴的景象,那些图景在我的脑海打下深深的烙印。我去到童军训练营的时候,我说,我要杀掉尽可能多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人。训练营的日子非常艰辛,但是我坚持下来,因为我希望为我的家人以及我的村子报仇。

可幸的是,情况现今有了改变。我找到了真相——杀害我们的不是穆斯林或阿拉伯人,而是那些坐在遥远的地方操控着整个局势的当政者,他们通过宗教信仰来挑拨离间,因为他们希望从我们这里获得石油、钻石、黄金以及土地。得知这一真相之后,我有两个选择,要么是继续怀恨在心,要么是抛弃仇恨。我选择原谅。今天,我会和穆斯林一起唱歌,我和他们跳舞。我们制作了一个片子,叫《战时儿童》,就是由穆斯林出资的。战争带给我的伤痛已经消失。

好,我的故事讲完了。接下来我希望带给大家一篇诗歌,名字叫《被迫犯罪》,那是我的专辑《战时儿童》里面的一首曲,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故事。那时我们没有食物,我不得不吃朋友的肉来维持生存。一开始我们有400人,最后生存下来的就只有16人。希望你们能够听得到我的心声。

我的梦想就是折磨,
我的声声哀鸣。
回荡在我耳边的,
是被杀害的朋友的叫喊,
Rua, Ruda 在我身边 死于饥饿
在暴力统治的森林,在战火燃烧的平原,
上帝能否听得到我的呼喊?
饥饿诱使我去吃腐烂的死人肉,
那是我死去的战友,
他曾给我以安慰,
我们曾一起到村里掠夺,
杀鸡、杀羊,
看到什么就宰什么。
我知道这样很粗暴,
但是我们需要食物,
战争迫使我们去以极端的方式来生存,
那是一种罪,但却是为了生存,
有时候,你失败了,才会成功。
不要放弃,不要低头。
七岁,我离开家门,手里拿起一支AK47,
睡觉的时候,我也是一只眼闭一只眼开,
随时躲避敌军的追捕。

我看到我的亲人在战火中死去,
但是我没有看到死人,
至少没有看到我杀害的人。
但我会沉思,
我不会沉沦,
机关枪在我的耳际如轰雷般响起。
我是年轻的孩子,孱弱的身体,
我永不会忘记,
将领高举的手和他的指令:不要退却,不要投降

我承担着这痛楚,
没有妈妈的战时儿童。
他们还在战场上拼搏,
我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我只知道去奋战,
就如一位爱国的战士。

我呼号,我反抗,
日日夜夜。
有时候,我不得不干坏事,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让好事变为可能。
我感觉我生活在梦境中,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算是一个人。

我们是达尔富尔的孩童
你们在电视上看到我们饥饿的肚皮
因为你们 我才坚持奋战

我就这样离家,
也不知何日可以回去,
我的家园被战火焚毁。
我所知道的音乐,
就是炮弹声以及枪击声。

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我也不再一一为之哭泣。
我问上苍,
我到这个世界是为什么?
为何我的同胞如此贫穷,
为何,为何?

别的孩子在阅读中学习,
我从战火中学习,
我吃过蚯蚓、老鼠、蛇,
任何活着的动物,
我都吃过。
我知道这是让人羞赧的事情,
但是我该谴责谁呢?

这就是我的故事。

(鼓掌)

谢谢大家。

音乐是使得我不断向前的动力。

音乐是拯救我的良方,它让我看到了天堂之所在。音乐带给我快乐,它让我看到了重新成为孩子的可能。我也能在舞步中感受音乐。音乐是唯一能够直接进入你的心灵的东西,它可以影响到你的心灵以及你的灵魂。它可以影响你的生活方式,甚至你自己也不会觉察。它可以让你从床上弹起,让你脚底生风,而一切都是无意识的。

我把音乐的这种力量跟爱的力量相提并论。爱是不会歧视的。就算你爱上了个青蛙,也不过如此。

我第一次发现音乐之魅力,那是当童子军的时候。我仇恨北部的人们,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恨他们的音乐。我们会跟随音乐的节拍起舞,有一次,来了一位阿拉伯歌手,他为我们唱歌。我们就在他的歌声中起舞。现在,我也是一位歌手,我深知音乐的力量。

我经历了一个艰苦的旅程。今天是第233天,这些天来我只吃晚餐,不吃早饭和午餐。。我在发起一场运动,名字叫《失去方有获得》(Lose to win.),我个人必须失去,唯有如此,我才能赢得这一场运动的胜利。我把我的早饭和午餐捐给一个我发起的慈善组织,我们希望在苏丹建一所学校。我这么做,在我家乡的人看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他们每天都只吃一餐。到了西方以后,我还是只吃一顿饭。而我家乡的孩子在听BBC或其他电台的时候,假如他们听到一个消息说我吃早饭了,那就表明他已经有足够的钱,为我们建造学校。我就告诉自己,我不要吃早饭。我本以为自己够出名的,可以在一个月之内筹得这笔资金。但是我错了。事实上,我们经历了232天,但是我对自己说,不要放弃。我们在Facebook, myspace上面建立了这一运动的论坛。各地的网友纷纷捐款,有的捐3美金,最少的捐了20美分。有人成功的在网上捐出了20美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一举动依然让我感动。

我坦白,我愿意为此而牺牲,这就是我眼里的教育之意义。我知道教育可以为我的同胞带来什么,它可以启迪一个人,给予人机会,使之可以生存。我的国家在几十年里一直裹足不前,我们依靠救援来获取粮食。你可以看到,20岁、30岁的人都依靠联合国的粮食救援维持生存。假如我们只是给他们粮食援助,无异于谋杀一整代人。假如你们真心要帮助我们,请给我们工具吧。为农民送去农具吧,那里有雨水,他们可以通过耕作获得食物。在非洲进行教育的投资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培养出一个能力强大的团体,这一团体可以推动一场革命。要知道,那些发动战争的老人迟早会死去。投资非洲的教育事业吧,那将彻底改变非洲。这就是我的呼唤。

为了完成这样的使命,我发起了一个叫GUA-非洲的组织,这一组织的任务就是帮助儿童重返校园,也有的上了大学。很多都曾经是战时儿童,也有其他我们认为值得支持的对象。我希望真的行动起来,与其他有共同理想的人一道,这就是我改变世界的计划。

我剩下的时间不多,我希望演唱一首歌,我希望大家可以站起来。我希望可以为一位英国救援人员Emma McCune歌唱一首,正是在她的帮助之下,我才得以来到这里。我唱这首歌,就是为了向大家展示一个改变的故事。她来到苏丹,深刻的感受到教育的价值。她说,要改变这里,最有效的办法是为这里的妇女和儿童提供教育,使得她们可以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卷起一场革命。她还从苏丹人民解放军那里救下了132个儿童,我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所以,此时此刻,我希望为Emma献上一首曲。你们准备好了吗?(观众:)准备好了!

(音乐)

让我们给Emma McCune以欢呼吧,
那是一天的下午,
我站在这里,
因为你救了我,
我为你的举动感到骄傲,
感谢你,
祝福你。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你也许在电视机前看到我,
看到我那饥饿的肚皮,
看到我眼里的苍蝇,
看到我那大大的头。
你看到了我,
我不过是其中一个饥饿的孩子,

感谢上帝派出这样一位天使来拯救我,
我现在有了生存的理由
我比任何人都懂得生命的价值
我终于有了机会站稳双脚
我要飞跃高山

我不是天使
但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天使
我要成为像Emma McCune那样的天使

那时的我,
就在饥饿与疾病的边缘挣扎,
我将会成为,
另一名不起眼的难民。
我站在这里,
因为有人在乎这一切,
我站在这里,
因为有人在乎这一切。
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Emma McCune,
他们乐意拯救一位孩子,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还记得我小时,不能读书不能写字;
现在我已长大,受了教育,
天空才是止境,无人将被此阻挡。
我祈祷这一天的到来,世界终于有了智慧,
给穷人以帮助,而不是互相对立。
不要空等政治家来解决一切,
因为那不会发生,
他们只会端坐在皇帝椅上,
畅饮香槟,
骗取百姓。

我是一位战时儿童,
但我也有我的尊严。

我想再次表白,
要不是Emma救了我,
我将成为非洲大陆的一具死尸。

站在后面的朋友听得到吗?
我们大声喊,为Emma欢呼吧!

好,再来!我马上要疯了!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是否成为另一个饥饿的难民?
如果Emma不曾拯救我,我将会是在哪里?

我也许会因为饥饿或疾病而死去,
我也许会失去教育的机会,
成为一位普通的难民……

(鼓掌)

谢谢大家。是上帝的爱拯救了我这个孩子。

参考阅读:

Child soldiers: the Art and arts of healing: http://www.abc.net.au/rn/allinthemind/stories/2009/2582449.htm

Emmanuel Jal 个人网站:http://www.emmanueljal.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曼纽·扎:战时儿童的激情演唱》有10个想法

  1. 一場令人感動的演說。

    演講者有一個無法想像的悲慘童年,假如他成為一個恐怖份子,對敵人採取自殺攻擊、綁架…等等行動,其實是可以理解的,正所謂「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非常幸運的,教育,讓他走向了正途。他明白憎恨、報復,只會傷害更多的人,並不能改變過去,更不能挽回家人的生命。武器可以保護家鄉,但只能收到非常短暫的成效,無法永遠阻止敵人,而且往往被濫用。

    給醫療、給食物,可以為這個國家暫時止血,但人民還是永遠處於需要幫助的狀態,好比農場飼養鴨子,牠們永遠還是鴨子,不會變成人。更何況,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組織,能永遠無限制的供給。

    「不要給食物,給我們工具。」這是相當重要的覺醒,蘇丹這個國家不能永遠倚靠外援,必須學習自給自足。

    唯有教育,才能根本改善問題。讓人民有能力站起來,人民站起來了,國家就不會倒。

    他以自己的方式:音樂,來撫癒人民受傷的心靈,並喚起世界的注意。他們需要教育,不只是食物!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句話,其實是演講者的一句歌詞,深深的打動了我:

    “不要空等政治家來解決一切,因為那不會發生,他們只會端坐在皇帝椅上,暢飲香檳,欺騙百姓。”

    路,是要自己走出來的,而不是等待別人;不要奢望政客、或是公司高層良心發現,他們只關心自己的利益。

  2. 天使一样的Emma,指出了拯救的方法。暴力、复仇、政治、财富…都不是,是上帝的爱、是原谅、是教育。

  3. 真是非常令人感动!感谢TED为我们提供如此感人的演讲!我想,我也已经受到深刻地教育。谢谢伊曼纽·扎,谢谢TED!Love you!

  4. 为农民送去农具吧,那里有雨水,他们可以通过耕作获得食物。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时,竟止不住眼泪

  5. 为农民送去农具吧,那里有雨水,他们可以通过耕作获得食物。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时,竟止不住眼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