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音乐良友

如何真正”听”音乐?

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开幕式歌曲《耶路撒冷》很受赞许,有一幕是女打击乐手为主角的独奏,那是演奏艺术家Evelyn Glennie,她曾在TED大会上展示“听的艺术”,让大家听雨的声音,感受雪的声音。她是西方社會20世紀裡第一位全職的打擊樂獨奏家。

TED Quotes:“Music really is our daily medicine.”

Evelyn Glennie1965年生于苏格兰,她12岁失聪,但这没动摇她成为一名职业鼓手的决心。按理说,Evelyn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了。可是她的老师却更加固执。从她的老师那里,Evelyn学会了通过感觉声波振动的方法来学习演奏,并在老师的鼓励下很快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打击乐器。或许是因为这种不可动摇的信心与支持,Evelyn更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和充沛的创作热情。

打击乐器不只是架子鼓那样的节奏乐器,还包括众多能够表现丰富旋律的不同类型的乐器组成。如果不能听见声音,只能通过振动去触摸与感觉声音,那么要表现出旋律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Evelyn Glennie却证明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绝非不可能。通常,说贝多芬是天才的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理解了他的音乐的人;另一种人则是只听过贝9(d小调第九交响曲),而且还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就自称爱上了音乐。如果说贝多芬是在变聋以后才写出了贝9,那么这种“天才”的称号至少也包含了偏见与歧视。为什么一个聋人就不能写出天才的乐章?当然,从表面上看,如果一个音乐家是聋人,就如同一个演说家是哑巴一样。耳朵不好,对于一个想以音乐为生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1999年的《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我听到的第一张Evelyn Glennie的个人作品,从这里我对她那种近乎完美的表现和无限的想象力兴奋不已,同时,我也认为她的音乐完全能让那些听力正常的人感到震惊。

《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一张具有实验与探索精神的唱片,但是,这还只是一场更为奇幻的冒险之旅的帷幕。接下来,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纪录电影里,她和Fred Frith更是将即兴发挥到了化境。在《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的制作过程中,Evelyn使用了大量的东西方打击乐器和许多希奇古怪的自制乐器,其中甚至还有音乐盒、儿童玩具和中国的木鱼(经我统计至少有60件乐器)。有意思的是,唱片的制作完全是出于一个“临时”的想法,Evelyn希望做一张不同于以往的唱片,于是她带着她收藏的(几乎全世界的)乐器走进录音棚,在没有任何编排的情况下,一个人用五天时间就即兴完成了所有的音轨,然后由制作人Michael Brauer对母带进行加工,加入了合成器、采样、人声、键盘和鼓机等音效之后最终完成。对于一个乐手来说,我们不难看出,Evelyn Glennie所有的完美主义者的认真和艺术家的想象力,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她的投入与勤奋。

如果你认为打击乐手只是一个乐队的背景,或一个乐曲的节奏支架,那么在Evelyn Glennie的敲敲打打中,你会彻底怀疑或推翻这种说法,并轻而易举地就被她的音乐穿透。我要说的是,这种音乐不仅能进入你的身体,而且能在你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其中有27分35秒的“Land of Venden”是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呈现出一种戏剧化的景像,而且节奏和旋律的运用就如同印象派绘画一样异彩纷呈。“Battle Cry”经过重新混音之后有了Ambient Techno和big beat的感觉,不过这或许只是牛刀小试。不同于她的其他室内乐作品,如果说前作还过于谨慎与精确,那么《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就是对一种体系的反动(或者说是一场想象力的暴动)。

不可否认,媒体和大众在谈到Evelyn Glennie的时候更关心她的听力,对于她的音乐,人们多半是出于好奇。或许是因为她太希望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音乐上,所以尽其所能地专注于音乐。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她正在经历内心不断涌出的奇妙乐思,同时也因为外部世界的喧嚣而充满了矛盾。Evelyn只能借助感觉声音的振动来“听”音乐,因为高音与低音是由不同频率的振幅产生,为了区分这种微弱的振动,她就不得不以身体的不同部位来感受不同的声音频率——Evelyn用脸、脖劲和胸部来接收高音,低音则由腿脚来体会。身体即耳朵的延伸。可以说,她是以全身心来感受音乐的,而她的一切都与音乐息息相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因为爱,一切又怎么可能?

Evelyn Glennie曾多次指出,人们总是关心她的耳朵而忽视了她的音乐,她反感人们总是谈论音乐以外的事。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拉胡琴的孩子,他从小就双眼失明,虽说耳朵没什么问题,但是三番五次去报考音乐学院都被挡在门外。他的父亲急坏了,决定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学院的某某教授求求情,说是让孩子能有条出路,不然就只能像阿炳一样沦为“盲流”艺术家。结果,教授听了孩子的演奏,非常满意,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形象不佳”等问题,最终还是“爱莫能助”。在孩子和父亲极为迷茫之际,有一两位大叔大婶出来劝过他们,但是,这孩子非但没有放弃,反而被“逼”出了一颗坚决的死心。我知道,这孩子只是想让人们去听听他的音乐,但是人们却只在乎他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Evelyn和那个拉胡琴的孩子是相通的,只有他们才能相互理解与欣赏。但是,Evelyn最终让这个世界不再寂静,而那个孩子却被黑暗打垮了。

听音乐不仅仅是简单的声波振动耳膜的过程,应该不是听音乐,而是听心灵。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 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 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

Itay Talgam:指挥家与领导艺术

今天发布的是Tuesday@TEDtoChina专栏,本专栏将固定在周二时间发布多个自由撰稿人撰写的文章,为你介绍TED演讲。今天是来自贵阳的王丹烨的稿件《Itay Talgam:指挥家与领导艺术》,介绍的是Itay Talgam在2009年TEDGlobal大会上的演讲。

本文作者王丹烨是贵阳一中高二理科实验班的一名学生。从初二开始练习翻译,曾翻译过NYT、TIMES、ECO的文章,现为ECO TEAM的见习译员。初三时进入“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全国20强,高一通过PETS4级考试(口语满分)。进入高中以来,虽日日饱受理科的摧残,对翻译依旧是一往情深。希望能在TEDtoChina这个大舞台上尽力展现自己的风采。

雨果曾说过:“ 音乐表达的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却又不可能对其保持沉默的东西。”而指挥又是一门独特的艺术,一个指挥家要做的不仅是打拍子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他要把音乐的情感传达给乐队,传达给观众,让他们感受到其中的魅力。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以色列指挥家Itay Talgam的演讲,他的演讲也如一场美妙的音乐会。在介绍他的演讲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Itay Talgam.

Itay是世界著名指挥家,他出色的才能不仅被观众和批评家认可,以色列作曲家协会(Israel’s Composers Association)也曾因他对以色列音乐的推广所作出的贡献而授予他荣誉奖。Itay在国际上第一次崭露头角是在1987年。当时他是被伯恩斯坦选中,当时他指挥的是巴黎管弦乐团。自从那次成功的指挥后,他开始和世界上各大乐团合作。他是第一个和圣彼得堡爱乐乐团、莱比锡歌剧院合作的以色列指挥家。他的传奇不仅限于他在指挥方面的成就,他还是音乐大师项目(maestro program)的创始人。音乐大师项目是将指挥和音乐的智慧融于生活融于领导,这次他的TED演讲也与此相关。

Itay先给观众放了一段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的《拉德斯基进行曲》,他认为这是音乐会中表现和谐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接着,Itay给我们展示了20世纪5位指挥家的指挥片段。

演讲视频:

Itay Talgam: Lead Like Great Conductors

第一位是来自意大利的指挥家里卡多·穆蒂。在视频中,我们不难发现穆蒂的指挥风格独具特色。他非常严肃,仿佛是一个指挥官。他的手势传达的信息非常清楚,也非常强劲。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指挥的时候,他说:“因为我必须负责。”但是三年前,他却被卡斯卡拉歌剧院的700名员工炒了鱿鱼。他们的联名信中说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把我们看成乐器,而不是伙伴。”

第二位是约翰·施特劳斯。在他30岁的时候,他写了一本名为《指挥家十诫》(The Ten Commandments for Conductors)的书。其中第一条是:如果你在音乐会结束后大汗淋漓,你肯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If you sweat by the end of the concert it means that you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wrong.

)但是施特劳斯在指挥过程中,他还是在翻谱子,这并不是因为他记不住(乐曲是他谱的),而是他想传达一种“执行音乐”而不是诠释音乐的命令。这又是另一种形式的控制。

第三位是奥地利的卡拉扬。卡拉扬的指挥风格和穆蒂完全不同,这时Itay做了个小实验。当他按照穆蒂的指挥方式指挥观众时,观众能一起鼓掌,而按卡拉扬的方式时则不行。但是他补充到柏林爱乐乐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弹奏,这也就反映出了卡拉扬的指挥特色——他想让乐队的成员聆听对方。卡拉扬不告诉你该怎么做,这就无形当中产生了一种压力。

第四位是卡洛斯·克莱伯,也就是演讲开头的那位指挥家。他虽然也没有告诉演奏者该如何做,但是和卡拉扬的方式不同。他是给演奏者空间让他们自己诠释音乐,这就好比每个演奏者的精神上有个过山车推他们前进。他的指挥非常富有激情,但是他并不是在命令。他的指挥是在营造一种愉快、创造的氛围。他实际上也在控制,但是是在不同的层面。

第五位是伯恩斯坦。 在这段指挥中,他的表情很痛苦,这是由于乐曲本身很悲伤。但是他脸上的那种痛苦并不会让你目不忍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在享受。从他的脸上,你可以读到音乐。此时是演奏者,而不是指挥在叙述故事,完全反过来了。但是这难道不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吗?

最后放的是卡拉扬的指挥。也是Itay认为指挥和领导的最高境界,指挥片段中的没有任何指挥,完全在听乐队的演奏,时不时用表情来表示他的陶醉。这和“无为而治”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吧。

指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于无声中创造和谐,领导者又何尝不是呢?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twitter上follow我们。

TEDxBoston: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

今天发布的是在美国波士顿学习工作的朋友刘佳(Jasmine Liu)为大家带来的TEDxBoston报道。

波士顿是北美独立战争的起点,一条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由南自北蜿蜒,记录230多年前,普通波士顿人因追求民主而掀起的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革命。TEDx波士顿(TEDxBoston)也就建立在”革命“这两个对波士顿有特别意义的字眼之上。

在TEDx波士顿(TEDxBoston)网站上有这样一段文字:”当群人因‘尖峰创想’而围聚,为追求更美好未来的无限可能而付诸以行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那就是一场革命” (What happens when a group of people rally around a radical idea and set in motion unlimited possibilities for a brighter future? A Revolution.)这句话强调了几个很重要的东西:”尖峰创想”、”围聚”和”行动”。

TEDx波士顿于今年7月28日举行,有十几位演讲人到场,题材广泛,涉及音乐教育与创新,药品包装,新型养老院设计与改进老人看护,为非洲设计廉价照明,等等。这次刘佳为大家介绍El Sistema USA的故事,讲述阿布吕尔的TED愿望如何在美国梦想成真。

TEDxBoston专题报道
TEDxBoston专题报道由来自波士顿的TED粉丝刘佳(Jasmine Liu)负责策划与统筹。

刘佳(Jasmine Liu)是多语言本地化服务商CSOFT在美东地区的销售代表。她拥有整合营销传播硕士学位和中文学士学位,实习期间,曾在广告公司进行B2B行业的新媒体营销策划和调研,合译有《广告2.0》和《什么是社会化媒体》两本电子书。她目前居住在波士顿,热爱烘焙、摄影和旅行,撰写个人博客“佳佳溜世界”。

33年前,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个室内停车场里,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将十一个年轻人召集到一起排练音乐。对着这群年轻人,他说:“凭着这个乐器,你将改变世界。” 于是El Sistema就这样诞生了。 El Sistema的中文译名是委内瑞拉青少年乐团体系国家基金会”(西班牙文全称为 Fundació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Nacional de las Orquestas Juveniles e Infantiles de Venezuela,简称El Sistema)。它是一个遍及委内瑞拉全国的非盈利音乐教育体系,旨在通过音乐来改变年轻人,尤其是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的命运。阿布吕尔认为,音乐教育是防范青少年浪迹社会,进而走向吸毒、犯罪之路的有效途径。目前该乐团拥有102个少年乐团、55个儿童乐团以及270个音乐中心,每年吸引超过30万的委内瑞拉年轻人参与其中,而他们中间超过70%的人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些少儿乐团还获邀到世界各地(包括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演出,并得到广泛赞誉。

《时代》杂志曾这样写道,“El sistema 无疑是当今世界同类音乐教育项目中最成功的典范之一。” 它的绝妙之处,我想可以用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Placido Domingo)的观感来诠释:“我从未如此深受感动。这种感动不仅仅源自于现场那种无与伦比的气氛,El Sistema 培养出的音乐家的技艺真是令人折服。” 音乐是如此令人愉悦,可只有当它内涵动人的故事,背负时代和社会的使命,其影响力才足以上升到震憾、感化和能真正改变人类命运的层面。在TED大会上,阿布吕尔透过大屏幕对听众说:“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草拟一个年轻音乐家的培养计划,我们要挑选50位年轻的音乐苗子接受这样的训练,他们应当对艺术和社会正义抱有满腔热情。我希望他们能够把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关于El sistema的详细中文介绍已经有很多,请大家参阅文后的相关链接。

在今年7月28日举行的TEDxBoston会议上,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NEC)的Mark Churchill发表演讲,介绍了该学院的阿布吕尔研修项目(Abreu Fellows Program)。

波士顿是美国音乐教育的重镇之一,而最负盛名的当属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NEC)了。El Sistema模式在美国播下的第一个种子就是NEC的阿布吕尔研修项目(Abreu Fellows Program)。它着眼于“艺术”和“社会正义”, 招收愿意担当El Sistema大使并立志在委内瑞拉以外发展该项目的年轻有为的音乐家。该项目为期一年,全额免费并视申请人背景提供生活补助,毕业颁发研究生证书。

在这一年中,每位学生都将在波士顿和加拉加斯两个城市接受培训,课程和实习涉及领导力、传播学、文化学、行为管理、组织发展、筹款募捐、服务贫困高危青少年和社区。学生们将全面深入了解El Sistema模式的使命和音乐研习方法。除此之外,该项目还将通过学习、观摩和训练的方式教给学生成为教育型艺术家所需掌握的各项技能。具体说来,第一个学期(详细课程安排如下)先让学生全面接触委内瑞拉El Sistema和其在美国推广计划进行的各项事工,接着通过邀请音乐业界、音乐教育、儿童教育与发展、商业、科技和传播领域的专家进行专题讲座,展开高强度培训。第二个学期先是在委内瑞拉进行两个月的观摩学习,然后回到美国,在城市低收入少数族裔社区的艺术项目中或者受El Sistema模式启发的其他项目中展开一系列有指导的实习。毕业生将需要为El Sistema相关或类似项目服务至少一年,他们将成为不断扩大的阿尔布吕项目中的一员,培训其他的项目组织者和教师,并同时在身处的地区逐步发展适应各地需要的项目。


Youtube.com: Mark Churchill在TEDxBoston上的演讲视频

* El Sistema音乐教育理念和音乐教育史纵览
* El Sistema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推广概况
* 早期儿童音乐教育基要培训:基于El Sistema和以世界三大音乐教学法–柯达伊音乐教学法,铃木音乐教学法,和奥尔夫教学法–为代表的音乐教育体系
* 适龄管弦乐队的组建:El Sistema乐团培训材料和组建过程,指挥及特定乐器组的相关培训
* 儿童合唱团的培训、材料准备和指导
* 基础打击乐器技巧和打击乐器组团指导
* 弦乐器、木管乐器、铜管乐器和打击乐器类的针对性小组培训
* 钢琴和演唱类的针对性小组培训和伴奏
* 作词作曲基要和技巧
* 音乐理论和耳音培训方法
* 科技在音乐教育项目中的运用
* 乐器的采购、保养和存储
* 管理和组织领导学
* 领导力和沟通技巧基要
* 与学生家长和社区相处的关系学以及跨文化沟通
* 如何适应特定项目社区的情境
* 儿童发展和行为管理
* 应对高危青少年和社区
* 商业策略和筹划
* 合作伙伴关系的创建和管理(涉及对象包括公立学校、青少年或社区活动中心、市政当局和宗教团体)
* 市场营销和公共关系(涵盖网页和社交网站的运用)
* 项目治理(包括董事会的发展和管理)
* 筹款
* 财务管理
* 人力资源管理(包括招聘、薪资、福利和法律事宜)
* 非音乐类事务处理(包括交通事宜、课外作业辅导、课间餐准备等等)
* 个人时间管理和音乐活动安排

第一批2009/2010学年的项目受益人总共有十位。他们中有的是音乐界的翘楚:比方像本科一毕业就被印度加尔各答管弦乐团聘为音乐总监的 Jonathan Andrew Govias,曾在圣玛丽大学(St. Mary’s University)执教黑管八年之久并于最近在林肯艺术中心纽约爱乐主场为国际管乐交响乐团成立首演担任首席黑管的David Malek,曾担任危地马拉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打击乐手的Álvaro Rodas;获得哥伦比亚大学低音管音乐硕士,曾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实习,并在全美多家交响乐团演出过的Dantes Rameau;有的既有高深音乐造诣又有管理/商业背景:比方在西北大学获得音乐和经济学本科双学士,曾在欧美和亚洲游学工作,并服务于晨星泛欧亚基金 (Morningstar’s Pan European and Asian Fund)研究基架的Daniel Berkowitz;获得克利夫兰音乐学院中提琴演奏硕士,曾担任北卡罗来纳州交响乐团教育与社区发展总监的Kathryn Wyatt;有的担任音乐教师,比方Lorrie Heagy和Rebecca Levi;有的还只是刚本科毕业不久的学生,比方Christine Witkowski。虽然背景不同,年龄相异,但这一群对音乐执著,对儿童及青少年教育已经并且愿意继续付诸努力的人,因着El Sistema, 在2009年金秋,齐聚到红叶满城的波士顿,成为新英格兰音乐学院新学期最闪耀的明星。

有意思的是,在此项目的官方网站 elSistemaUSA.org上,不仅有每位学生的个人简介,而且有他们的个人博客链接。文字和影像记录下实践者的真切感受、思考和展望,透过互联网这一平台,促成与每一位对此项目感兴趣的人展开双向交流的可能,还有什么比这再合适的呢?

在中国,我们也有众多的音乐院校,但我们的专业音乐教育仍多属于中产阶级或者富人的专利。我们确实有很多可以推脱的理由,但为什么同样是发展中国家的委内瑞拉却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呢?有了El Sistema这样的例子,我们还可以思考的也许是中国的音乐人或者准音乐人能做什么。

如果在我们的人生追求里不会思量如何回馈社会,我们仍将长久的处在这样的两极分化里。我小时候在湖南农村长大,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大约1994年),有次来了一位据说是某某师范学校中文系毕业的语文代课老师(我们当时的老师大多学历不高,知识素养不够),她讲起课来不仅生动有趣而且极富感染力。在我的记忆里,她就像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天使般,给我又开了一扇朝向知识天空的窗。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是这样的一位音乐人,你愿意做这样的开窗人吗?如果你感动于阿尔布吕的追求,你愿意做出怎样的努力呢?你有怎样的专长,你有怎样可利用的资源,你能否通过线上线下去发现和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果你需要了解更多关于El Sistema或者其在新英格兰音乐学院项目的信息,却碍于语言的鸿沟,请你与TEDtoChina联络,我们会尽力提供协助。

东西方的音乐文化差异是如此之大,我相信El Sistema在中国的推广将有很多本地化的工作要做。我们欢迎你为TEDtoChina的创想--音乐良友:帮我把音乐带给中国乡村的孩子们-- “出谋划策,可以访问你身边熟悉中国基层音乐教育的朋友,可以帮助收集基层音乐教育现状的资料,可以构思具体的帮助措施,可以毛遂自荐,贡献你的专业技能。” 目前在多背一公斤的网站上,已经有好几位朋友对这个创想中的项目表示了兴趣,希望你能与我们一道,让这个愿望在2010年生根发芽。

相关链接

1. 豆瓣小组:委内瑞拉“音乐救助体系”El Sistema

2. 《一位美国乐团组织者对音乐救助系统的近距离观察》(中文英文

德鲁•麦克马内斯(Drew McManus)是音乐界内知名的策划人,一向积极从事非盈利性的艺术表演,他在美国各大音乐机构中任职,从事管理、策划、指导。他也是著名专栏 Adaptistration的长期撰稿人。2005年7月,他为Neo Classical撰写长篇报道《古典音乐的未来在委内瑞拉》,引起很大关注。虽然麦克马内斯先生因时间关系,仅仅只在委内瑞拉呆了四天,其观察也多流于表面,但文中以老资格的乐团组织者和策划人的视角,近距离观察“体系”,仍有一些有意思的地方。全文见豆瓣小组帖子

3.TED演讲汉译:《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4. TED故事:《人籁悉归天籁:委内瑞拉的天使

5. 《委内瑞拉:音乐改变命运

6. 《寇卫东:从杜达梅尔反思中国软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约翰·沃克:大师表演的今日重现

你能否想像,有一天可以用自己的耳朵聆听去聆听像格伦·古尔德(Glenn Gould), 赛罗尼斯·蒙克(Thelonious Monk)以及亚特·泰坦(Art Tatum)这些音乐大师的演奏,并且是保留了几乎所有的声乐效果?约翰·沃克(John Walker)的 Zenoh 公司之成立,就是希望实现这样的理想。且看约翰·沃克在2007年EG大会上的演讲


John Q. Walker: Re-creating great performances

通过精湛的软硬件技术,Zeoph公司成功的实现了对格伦·古尔德等钢琴大师的还原,观众听得到的不再是纯粹的数字录音(recording),而是“原版”的大师表演(performance)。区分录音与表演二者是关键。用沃克的话来说,就是需要有高清(high-resolution)的钢琴。大家看得到的那个钢琴,表面看与普通的钢琴并无二致,但事实上,里面包含了许多的声纳、光纤、微电脑等仪器。他们先是把实际的演出录成高清的数字格式,而后通过专业的软件去分析钢琴师手指的运动,在此基础之上复制出大师的表演。

相关链接

本站文章:《TED愿望◎音乐良友:帮我把音乐带给中国乡村的孩子们

本站文章:《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由amrufm上传于2008年9月6日,原作者选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埃里克·刘易斯:撼动爵士音乐之魂

他的演奏显然带有玩乐的成分,但同时他的认真也为我们展示了音乐之魂。
——Wynton Marsalis

经历了磨难(以及一种健康的愤怒),蜚声音乐界的钢琴师埃里克·刘易斯(Eric Lewis)正在努力推动爵士乐的下一波进化浪潮,那将会是古典蓝调、即兴演出与另类摇滚的有机融合。埃里克·刘易斯现已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支持,还有越来越多的粉丝,他那标志性的演奏风格正在引起音乐圈人士的关注。他在演奏的时候是全情投入的,他那狂暴的演出显然已经消弭了一些古老的禁忌:现在看来,像Miles Davis和Linkin Park那样的演出也不再那么出格了。

在发现自己对于流行音乐以及摇滚音乐的兴趣之前,刘易斯是爵士乐圈子里的当红人物,曾经与Elvin Jones, Roy Hargrove, Cassandra Wilson 以及 Wynton Marsalis 等爵士乐大师同台演出。后来,刘易斯还赢得了孟克国际爵士大赛(Thelonious Monk International Jazz Competition)金奖。

2009年2月,埃里克·刘易斯也被邀请来到了TED,我们也来看看他的精彩演出:


Eric Lewis: Striking chords to rock the jazz world

参考阅读:

埃里克·刘易斯与TED的访谈文字记录

MUSIC REVIEW | ERIC LEWIS; Interpreting ‘Beautiful Classics’ of an Alternative Kind

雅各布·图洛巴克:音乐视频何以动人

我们生活的环境里充斥着各种商业信息,为了保持心智的纯净,我们的学会了过滤大部分的此类噪音。那么,那些真正有意义的声音如何才能在众声喧哗中“脱颖而出”呢?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把沟通做好,就必须给读者留出足够的空间,让他们以一种理智的、个性化的方式去接收信息。


Jakob Trollback: Rethinking the music video

来自瑞典的雅各布·图洛巴克就是这样一位擅长于利用图像元素进行有效沟通的设计师,他创立了一家叫“Trollbäck +”的公司,为客户提供创意设计的方案。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大多认为图洛巴克的设计是正统的设计理念所不能接受的。但是,大胆的创意最终还是获得了认同,并且很多传媒以及影视界的重量级选手(包括CBS, AMC, HBO, TCM, TNT等)都邀请图洛巴克参与影像制作。曾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卡波特》就邀请了图洛巴克参与制作。

Trollbäck + Company的网站可以欣赏到很多他们制作的音乐视频作品,例如他们为TED会议制作的短片视频,用TED会议演讲人名字的英文字母,组成科技,娱乐和设计三个英文单词,请看这里的页面欣赏这个音乐视频。

参考链接

Trollbäck + Company
Trollbäck + Company的维基百科条目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由RossinaBossioB上传于2008年8月15日,原作者选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芙琳·格兰妮:用身体聆听音乐

打击乐演奏家伊芙琳·格兰妮(Evelyn Glennie)在12岁那年的时候被发现整个人失聪了,可是,这样的不幸并没有为格兰妮带来太大的打击。恰恰是这个不幸让她学会了从耳朵以外的感官去聆听音乐,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全职的女性打击乐演奏家。

格兰妮说,要是给你一份乐谱,你是不是会原原本本的照着上面所规定的节奏和节拍去演奏呢?事实上,乐谱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在不同的场景下,就应当因地制宜的去发挥。

”音乐,说白了,就是聆听。“这是伊芙琳·格兰妮的音乐老师跟格兰妮说的一句话。对于平常人而言,聆听一词也许就只意味着用耳朵去听。但是,对于格兰妮而言,听的意义就广得多了。她会用双手、双臂、脸颊、头颅、肚子、胸膛以及大腿——几乎是全身投入了——去聆听音乐。


Evelyn Glennie: How to listen to music with your whole body
伊芙琳·格兰妮的TED演讲视频:http://www.ted.com/talks/view/id/103

格兰妮还来了个即场演示,她用不同的力度去拿木棒,让观众聆听两种不同的音乐节奏。而即使是非常微小的音调上的差异,都可以通过手腕感受得到。格兰妮在学习音乐的时候,就是把她的双手贴在音乐厅的墙上,让乐器发出的声音通过墙壁进入到自己的感官系统,与音乐进行直接的对话。比起单纯用耳朵来听音乐,用这样的方式来聆听,可以更好的与声音发生联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用耳朵来聆听是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的,比如乐器的类别、打击木棒的类别、音乐厅的布局等等。

刚开始学习打鼓的时候,格兰妮的老师教会她拿木棒的方法之后,要求格兰妮把木棒拿开,先认认真真的去花几天时间去熟悉鼓本身。格兰妮发现,没有木棒反而使得她更加有兴趣去探求鼓的内在构造,她说:

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家,我做的一切都不是写在乐谱上的,这些东西不是可以从老师那里可以学得到的,甚至老师也不一定会谈到这样的东西。但正是当你抛开木棒,直接去用手去打鼓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并且你会越玩越起劲,恨不得把关于鼓的一切秘密都要吃个透。

格兰妮后来去参加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试演,但是,皇家音乐学院的人跟她说,“我们不能想象我们的乐团里有一名耳聋的音乐家会是什么样子的。“格兰妮并不认为对方是正确的。她争辩说,”假如你是因为那样的原因来判断是否接受一位新人,而不是根据演奏能力、对音乐的领悟能力以及对音乐创作之热爱,来作出判断的话,对于那些已经被你们吸收的音乐家,我看就需要重新来一番评估了。“皇家音乐学院允许格兰妮再一次试演。这次他们收了她。皇家音乐学院开此新风之后,英国其他的音乐学院再也没有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而拒绝优秀的音乐人才。很多富于音乐天赋的年轻人正是因此而走上了职业音乐家的道路。

· 当音乐家的其中一个好处是,你有非常大的空间去创造,或者说是一种流动的状态,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

从聆听音乐到创造音乐,格兰妮给现场观众做了一个实验。她让大家用拍打的方式分别作出“雷”、“雪”以及“雨”这三种声音。模拟出雷声那样的轰鸣很简单,但是怎么去模拟“雪”以及“雨”的声音呢?场上的观众都傻了:这是可能的事情吗?格兰妮说,你们怎么没有一个站起身来,试一下用你们的手去拍地板,或者试一试用你的手拍大腿?同理,当我们听音乐的时候,我们会以为所有的声音都是经由耳朵接收的,事实不是。

不知诸位TED粉丝是否也能从中感受到一种关于音乐的特殊的东西?

参考阅读:

伊芙琳·格兰妮的个人主页

Ben Zander on Music and Passion(强烈推荐,这个TED演讲足以改变你看待自己以及看待这个世界的态度)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 由pittaya上传于2007年12月4日,原作者采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拉克少儿乐团

我们前两周给大家介绍了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Jose Antonio Abreu)的TED演讲的中文介绍,荷塞·阿布吕尔的那个TED愿望相信必定触动了很多人的心。之后我们也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朝着这样的方向去努力。今天,我们发现,伊拉克有一位17岁的孩子也在准备搞一个伊拉克国家少儿乐团(National Youth Orchestra of Iraq,简写是 NYOI),这将会是伊拉克的第一家少儿乐团!我们不妨先看看这个视频:


My campaign and progress so far from Battlefronters on Vimeo.

片子中的那个孩子就是柷哈·苏坦(Zuhal Sultan),NYOI 行动的发起人。柷哈·苏坦6岁开始学钢琴,即使是在战火纷飞的时代,苏坦也坚持每天往返于家庭和学校,就是为了能够学好音乐。2003年伊战开始之后,苏坦的音乐老师也因为局势动荡而离开了当地,但是苏坦学习音乐的那股热情却丝毫不减。于是她决定在家里自学。在苏坦自学的日子里,她时不时得到一位叫Reiko Aizawa 的日本裔钢琴家的网上指导。现在,苏坦被邀请来到了英国参加一次正式的音乐演出,她还带来了一份心愿(也许说使命更合适),那就是希望得到全世界各地的音乐家的协助,把伊拉克少儿乐团建起来。

(前几天的《泰晤士报》对此有一个详细的报道,大家可以点击进去查看一下。)

Music for a change
Zuhal Sultan

I’ve heard so much positive feedback from lots of people explaining how listening to live music have given them big hopes for a better future, therefore their mindset started changing and that’s exactly what we really need; bad news, explosions, dead people, etc. is all that we hear and see in the media here in Iraq.

My campaign

I’m campaigning to set up the National Youth Orchestra of Iraq. I have found lots of young people who want to get involved, but I need help finding web-tutors for each of my orchestra members, as we don’t have enough music teachers in Iraq. I want to put on annual summer schools where the orchestra gets to rehearse and then we hope to tour around our country and abroad.

相关链接:

Music for a Chang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托德·马克欧弗:你我皆可成为作曲家

本周的“今日TED演讲”将介绍以音乐为主题的TED演讲。这个系列的名称为“音乐良友”。

音乐可以改变你的人生,它可以改变你与人交流的方式,改变你的身体,以及改变你的心智。
--托德·马克欧弗(Tod Machover

只要有合适的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创作出最原创、最优美、最能打动人心的音乐。
--托德·马克欧弗(Tod Machover

音乐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或者说,在电子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是否可以重新定义音乐以及音乐创作?来自MIT媒体实验室的托德·马克欧弗(Tod Machover)将会告诉你,这是有可能的,并且他们已经在这条探索的道路上走得很远了。

Tod Machover & Dan Ellsey: Releasing the music in your head

我们都知道,音乐的感染力是很大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充当一个听众的角色,假如我们都能当演奏者呢?假如我们都能自行创作音乐呢?托德·马克欧弗认为,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做,使自己成为音乐的一分子,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托德·马克欧弗和他在MIT媒体实验室的同事搞了多个这样的项目:

舞动的音乐(Active Music

超管弦乐器(Hyperinstruments)

工程师们把电脑和传感器植入乐器当中,经过专业的演奏家(如马友友)多次的演奏之后,乐器本身就学会了演奏者的表演方式。并且可以根据演奏者的表情变化来进行曲调的重新组合,从而产生出优美却从未被演奏过的旋律。

大脑剧院(Brain Opera

那实际上就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乐团,有一百多个乐器,并且任何年龄以及乐理教养层次的人都可以参与演奏。你只需要用手去触摸一些特殊的按钮,或者直接用你的体态语言来控制大部分的声音,项目刚宣布说要搞测试,即引来了当地许多好奇的市民。现在,在这一装置被永久安置在维也纳。

吉他英雄(Guitar Hero

玩具交响乐(TOY Symphony

托德·马克欧弗开发了一个叫 Hyperscore 的音乐创作软件,你只需要在电脑上用不同的颜色描绘出各种不同的线条,电脑就能将其翻译成为音乐,而假如一位职业的音乐演奏家要想看看这段音乐的谱子,电脑也能立马生成。正是借由这样的方式,Hyperscore 帮助很多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或没有机会)弹奏乐器的人实现了演奏音乐的愿望。

音乐、心智与健康(Music, Mind and Health)

关于这一话题,心理学家奥利佛·萨克斯(Oliver Sachs)写的《音乐之爱》一书有详细的叙述。我们从生活体验中也能发现,那些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他们即使已经把自己、家人等等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但是他们最不容易忘记的是音乐。一听到自己喜欢的音乐,他们往往会变得兴奋起来,家人也能借音乐这个途径来唤醒病人的一些别的记忆。另外,有些人经历过中风后会失去言语交谈的能力,这时,音乐往往能帮助人们恢复此方面的能力。它也能帮助帕金森病患者恢复行动能力。此外,患有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等其他疾病的病人也能从音乐中获得帮助。

图斯伯里医院音乐治疗项目(Tewksbury Hospital)

MIT媒体实验室与图斯伯里医院开展合作,把 Hyperscore 带到医院,让那些因为身体或精神上的疾病而不能直接演奏音乐的病人也能来一番真实的音乐体验。

能不能创造出这样一个乐器,使得它可以适应我个人的习惯?比方说,让这个乐器可以用某种我感觉很方便的方式来演奏?托德·马克欧弗认为,这就是交互界面之未来,也是乐器的未来以及音乐的未来。


“大家好!我叫丹·埃尔瑟(Dan Ellsey)“,今年34岁,我患有脑瘫。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音乐,能够使用(Hyperscore)这样的软件来演奏音乐,我感到很高兴。“

托德·马克欧弗从图斯伯里医院把丹·埃尔瑟请到了TED大会现场,丹·埃尔瑟运用他的面部表情加上 Hyperscore ,谱写出了一曲优美的调子,并且现场演奏给观众看。

看到丹·埃尔瑟的这个演出,我一开始简直是感到不可思议。但沉下心来一想,这不正是我们一直在渴求的那种音乐带给人的力量吗?假如像丹·埃尔瑟这样的残疾人士都能做出如此漂亮的演出,你我还有理由说什么东西是不可能的吗?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 由Orange Beard上传于2006年1月28日,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愿望◎音乐良友:帮我把音乐带给中国乡村的孩子们

本周我们发布了2篇TED愿望演讲全文。来自委内瑞拉的音乐家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José Antonio Abreu)的TED愿望是《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原文很感人,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阿布吕尔的精彩发言:

---------------

1.

“自孩时起,我便渴望成为一名音乐家。感谢上帝,我做到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支持,包括我的老师,家人和社区。我一直希望,所有委内瑞拉的孩子们可以和我有一样的机会。就是因为这样的愿望,我内心产生了要让古典音乐扎根在我的国家,让所有人都能接触到古典音乐。”

2.

“孩子:在这里,没有阶层的区别,没有白人和黑人的差别,也没有贫穷和富裕的差别。这里很简单,只要你有天赋,只要有才能,只要你有愿望,那就一起参加,和我们一起,共同创造音乐。”

3.

“我们在乐团成员间建立团结,互爱的氛围,通过各种方式,培养他们的自尊,铸造他们的价值观,审美观,而所有的这些,都和音乐有关。”

4.

“当孩子一旦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家来说是那么重要,他会开始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提高自己,他会对自己,以及自己的社区有了更美好的希望;同时,他也会对这个社会,对经济发展有了期望。所有的这一切,都会成为整个社会,积极的因素和活力。”

5.

“我们希望不再把艺术作为一种奢侈品,艺术也不再是社会精英的专属品;艺术是为这个社会服务的,是为所有穷苦的人服务的,是为孩子们,为病痛的人,为脆弱的人们,为了那些追求正义和清白的人服务的!”

6.

“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草拟一个年轻音乐家的培养计划,我们要挑选50位年轻的音乐苗子接受这样的训练,他们应当对艺术和社会正义抱有满腔热情。我希望他们能够把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以及其他国家。”

-------------

每年的TED愿望公布之后,TED大会的组织者除了颁发10万美金奖金给TED大奖获得者履行愿望,也动员各界力量,来协助大奖获得者实现愿望。我们也在思考,我们能以何种方式来参与TED愿望的达成。

换句话说,我们能为这件事情——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来中国——做些什么?我们的县级城市,以及乡村儿童他们现在的音乐乃至艺术教育现状如何?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艺术不是一种奢侈品,艺术也不再是社会精英的专属品;艺术是为这个社会服务的,是为所有穷苦的人服务的。” 没有错,艺术不应该只是大城市儿童的专利,中小城市和乡村的儿童也有这样的权利。

我们团队在内部讨论之后,希望开展一个以“音乐良友”为主题的宣传传播活动,鼓励和号召更多的人来关注中小城市及乡村的音乐教育。具体的形式和做法,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计划。我们目前对这个现状知之甚少,我们想许多人对这个现状同样知之甚少。我们希望通过一段时间之后,能有更多的人更了解这个现状。这些了解,会为将来改善现状奠定良好的基础。

我们邀请大家一起来参与这个“音乐良友”传播计划的设计,构思和推行。大家可以出谋划策,可以访问你身边熟悉中国基层音乐教育的朋友,可以帮助收集基层音乐教育现状的资料,可以构思具体的帮助措施,可以毛遂自荐,贡献你的专业技能。

大家有具体的建议,请回复邮件到tedtochina at gmail dot com这个邮件地址。欢迎转载和宣传这篇稿件。

题图照片:
来自多背一公斤图片档案库。

参考阅读: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艺术治疗:你所不了解的职业培训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从愿望到行动”之二:从前有一所学校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