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NEXT 未来——TEDxNanjing2013 年度大会

TEDxNanjing 是一个聚会的名称,每年秋季举行,邀请技术、娱乐、设计、人文等领域最杰出的人物,通过故事的形式,分享他们独特 的创意、概念与想法,激发思考与行动,被称之为“18分钟的超级头脑盛宴”(因为每位嘉宾的分享时间不超过18分钟)。2013年9月15日我们将在南京 紫峰大厦举办今年的年会”NEXT”,探讨我们及我们所处世界的未来,它将怎样到来,并激发人们的思考与行动。

TEDxNanjing

主题:NEXT(未来)

我们这里所说的未来,并不侧重指一个虚幻、不可捉摸,不可确定的图景;而是指一个藉由我们的努力可以创造、影响、改变的将来。

环节与嘉宾:

 Session 1: How to Make the Change 如何作出改变?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create it.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是创造未来。在过去的10年间,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如何去改变世界,塑造新的未来?

许榕生:中国第一代的黑客、网民;中国信息安全实验室首席科学家,1993年他负责开通中国第一条互联网专线,连通北京与斯坦福大学,将Internet引入中国,被外媒称做“中国互联网之父”,如果说这是他带给我们的第一件礼物,那么下一件(NextGift) 礼物是…

邓飞:《凤凰周刊》记者,社会活动家,他用社交网络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最终促使中国政府出台政策,投入200亿人民币改善乡村儿童的饮食与营养。下一站(NextStation),他将去向何方;未来,将如何使用自己的生命?

杨曜睿:中国最早上市的社交网络人人网联合发起人,目前是阿瓦隆矿机的生产商,这是一种可以根据算法,挖掘总储量约为10亿美金的下一代货币(NextCurrency) 比特币的机器,而这种货币并不经由政府、银行发售,却可以与美元、黄金、人民币自由兑换,并在市场上流通。

 

Session 2: Story of this Land 这片土地 关于南京,与中国,这片土地上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故事。

陈卫新:《中国室内设计年鉴》主编,观筑历史建筑文化研究院院长。著名室内建筑师、空间设计师。废弃的印刷厂在他努力下成为“随园书坊”;空旷的地下停车场被变为中国最美丽的独立书店“先锋书店”,他将与我们分享如何更新建筑与城市,在新旧的冲突中寻求别样的未来。

黄梵:诗人,小说家。著有诗集《南京哀歌》、诗合集《Original》、长篇小说《第十一诫》等。这一个世纪过去,华人中的大多数,已从技术和皮相上完成与国际的接轨,但却缘何依然是一颗封闭与古老灵魂?文学、语言和表达是如何影响进化和未来……

 Session 3: Your Idea, Your Action 创意与行动

你,是未来的希望,同样“你”的观念、想法、实践,决定性地影响着未来的面貌;这一环节的嘉宾将由听众中产生。

2013.9.15,TEDxNanjing 2013 年度聚会”NEXT 未来”,十余位往届嘉宾将与观众同席,小提琴作曲家,睿智博学的医生,平面设计师,作家,文理双科的教授,青年社会活动家,将与我们共同分享这一头脑盛宴,开启通向未来的门扉。

报名地址: TEDxNanjing   友情提示:因成本问题,本次TEDxNanjing采取线上购票方式

如何真正”听”音乐?

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开幕式歌曲《耶路撒冷》很受赞许,有一幕是女打击乐手为主角的独奏,那是演奏艺术家Evelyn Glennie,她曾在TED大会上展示“听的艺术”,让大家听雨的声音,感受雪的声音。她是西方社會20世紀裡第一位全職的打擊樂獨奏家。

TED Quotes:“Music really is our daily medicine.”

Evelyn Glennie1965年生于苏格兰,她12岁失聪,但这没动摇她成为一名职业鼓手的决心。按理说,Evelyn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了。可是她的老师却更加固执。从她的老师那里,Evelyn学会了通过感觉声波振动的方法来学习演奏,并在老师的鼓励下很快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打击乐器。或许是因为这种不可动摇的信心与支持,Evelyn更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和充沛的创作热情。

打击乐器不只是架子鼓那样的节奏乐器,还包括众多能够表现丰富旋律的不同类型的乐器组成。如果不能听见声音,只能通过振动去触摸与感觉声音,那么要表现出旋律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Evelyn Glennie却证明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绝非不可能。通常,说贝多芬是天才的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理解了他的音乐的人;另一种人则是只听过贝9(d小调第九交响曲),而且还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就自称爱上了音乐。如果说贝多芬是在变聋以后才写出了贝9,那么这种“天才”的称号至少也包含了偏见与歧视。为什么一个聋人就不能写出天才的乐章?当然,从表面上看,如果一个音乐家是聋人,就如同一个演说家是哑巴一样。耳朵不好,对于一个想以音乐为生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1999年的《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我听到的第一张Evelyn Glennie的个人作品,从这里我对她那种近乎完美的表现和无限的想象力兴奋不已,同时,我也认为她的音乐完全能让那些听力正常的人感到震惊。

《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一张具有实验与探索精神的唱片,但是,这还只是一场更为奇幻的冒险之旅的帷幕。接下来,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纪录电影里,她和Fred Frith更是将即兴发挥到了化境。在《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的制作过程中,Evelyn使用了大量的东西方打击乐器和许多希奇古怪的自制乐器,其中甚至还有音乐盒、儿童玩具和中国的木鱼(经我统计至少有60件乐器)。有意思的是,唱片的制作完全是出于一个“临时”的想法,Evelyn希望做一张不同于以往的唱片,于是她带着她收藏的(几乎全世界的)乐器走进录音棚,在没有任何编排的情况下,一个人用五天时间就即兴完成了所有的音轨,然后由制作人Michael Brauer对母带进行加工,加入了合成器、采样、人声、键盘和鼓机等音效之后最终完成。对于一个乐手来说,我们不难看出,Evelyn Glennie所有的完美主义者的认真和艺术家的想象力,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她的投入与勤奋。

如果你认为打击乐手只是一个乐队的背景,或一个乐曲的节奏支架,那么在Evelyn Glennie的敲敲打打中,你会彻底怀疑或推翻这种说法,并轻而易举地就被她的音乐穿透。我要说的是,这种音乐不仅能进入你的身体,而且能在你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其中有27分35秒的“Land of Venden”是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呈现出一种戏剧化的景像,而且节奏和旋律的运用就如同印象派绘画一样异彩纷呈。“Battle Cry”经过重新混音之后有了Ambient Techno和big beat的感觉,不过这或许只是牛刀小试。不同于她的其他室内乐作品,如果说前作还过于谨慎与精确,那么《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就是对一种体系的反动(或者说是一场想象力的暴动)。

不可否认,媒体和大众在谈到Evelyn Glennie的时候更关心她的听力,对于她的音乐,人们多半是出于好奇。或许是因为她太希望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音乐上,所以尽其所能地专注于音乐。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她正在经历内心不断涌出的奇妙乐思,同时也因为外部世界的喧嚣而充满了矛盾。Evelyn只能借助感觉声音的振动来“听”音乐,因为高音与低音是由不同频率的振幅产生,为了区分这种微弱的振动,她就不得不以身体的不同部位来感受不同的声音频率——Evelyn用脸、脖劲和胸部来接收高音,低音则由腿脚来体会。身体即耳朵的延伸。可以说,她是以全身心来感受音乐的,而她的一切都与音乐息息相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因为爱,一切又怎么可能?

Evelyn Glennie曾多次指出,人们总是关心她的耳朵而忽视了她的音乐,她反感人们总是谈论音乐以外的事。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拉胡琴的孩子,他从小就双眼失明,虽说耳朵没什么问题,但是三番五次去报考音乐学院都被挡在门外。他的父亲急坏了,决定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学院的某某教授求求情,说是让孩子能有条出路,不然就只能像阿炳一样沦为“盲流”艺术家。结果,教授听了孩子的演奏,非常满意,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形象不佳”等问题,最终还是“爱莫能助”。在孩子和父亲极为迷茫之际,有一两位大叔大婶出来劝过他们,但是,这孩子非但没有放弃,反而被“逼”出了一颗坚决的死心。我知道,这孩子只是想让人们去听听他的音乐,但是人们却只在乎他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Evelyn和那个拉胡琴的孩子是相通的,只有他们才能相互理解与欣赏。但是,Evelyn最终让这个世界不再寂静,而那个孩子却被黑暗打垮了。

听音乐不仅仅是简单的声波振动耳膜的过程,应该不是听音乐,而是听心灵。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 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 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

2012年9月9日沪穗TEDx双城记活动预告

2012年9月9日,广州和上海将同时举行TEDx活动:TEDxGuangzhou2012TEDxPeopleSquare 。无论你是在大会现场观看,还是在其他城市远程关注,我们期待这双城TEDx 大会能激励大家对自己的生活和选择、对世界的探索和看法有更丰富的理解,并能身体力行来构筑一个美好的未来。

继续阅读2012年9月9日沪穗TEDx双城记活动预告

让孩子做点危险的事情?

暑假是孩子们快乐期,也是家长们的唠叨期,“危险的地儿不要去,危险的事情不要去做”,类似的千叮咛万嘱咐是少不了的。计算机科学家吉佛•图利则对 儿童暑期玩乐有不同的见解。他是“东敲西打探索训练营”的创始人,乐意帮助孩子去实现各种稀奇古怪的暑期项目。比如,鼓励孩子们做“50件危险的事”,他 在TED演讲中分享了其中的五件“危险”的事。

吉佛•图利认为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里,关于儿童安全方面的准则制定得越来越严格,比如在塑料袋上要求印上令人窒息的安 全警告,超市塑料袋上也不例外,咖啡杯上也印有“防液体烫伤”这样的安全警示。对那些十岁以下的孩子们而言,人们似乎认为所有东西都是锋利的,是危险的。 当我们把所有的角都磨圆,让一切锋利的物体都消失殆尽,孩子们反而会更容易受伤。这种趋势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所以,他推荐家长们让孩子去做五件危险的事情:

第一件事:使用火。火是自然界中最基本的元素,学会如何控制它是每一个孩子都会经历的过程。这是我们人类第一次真正能够控制大自然界万千神秘事物之一,去接触和体验才能揭开这些神秘的面纱。

通过玩火,孩子们可以学到关于火的一些最基本的知识,以及关于进气、燃烧、排气等基本相关知识,这是三个最基本的火的自然原理,只有掌握了这些基本知识,我们才能更好的利用火,他们一定能够学到在智力玩具“大探险家”中所学不到的知识。

第二件事—使用刀。刀是宇宙间的第一万能工具,可以当铲子用,可以当撬子用,可以当成螺丝起子,当然,它首先是一把有危险的利刃。在很多文化中,牙牙学语的小孩就有小刀玩,因纽特人的小孩会刀切鲸鱼油脂,中国一些少数民族也是从小刀不离身。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工具培养出一种自我引伸意识。你只需要定下几个非常简单的规定,如不要把刀口对向自己的身体,保持刀的锋利,不要对它施加强力等等。这些规定都很易于孩子们理解和掌握。

 

但是,孩子还是不免会用小刀伤到自己。吉佛•图利说:我的腿上至今还留着被刀刺伤的疤痕,但毕竟是孩子嘛,伤口很快就会愈合了。(大叔这句话太狠,夏令营很难再招生了,另外,笔者对于孩子玩刀部分持保留意见)

第三件事:扔长矛游戏。我们的大脑天生就懂得如何进行投掷,研究表明练习投掷可以刺激额叶和顶叶,这又与视觉灵敏度、三维感知能力,以及结构性解决问题能力相关,因此它在培养孩子们想象技巧和预知能力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投掷是分析技巧和物理技巧的结合,对于全身性的锻炼非常有好处。这种具有目标性的活动对孩子们注意力的集中大有裨益。因此,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活动。

第四件事—拆解家电和旧玩具。 家里摆放着再平常不过的洗碗机的内部其实是一个有趣的世界。当你准备扔掉一件旧家电的时候,千万要手下留情,记得和孩子们一起拆解这些旧家电。即便你对这些零件一无所知,但是动动脑筋,想想每个零件是干什么用的,这本身已是对孩子们很好的锻炼。

Old Radio

通过这样的锻炼,孩子们可以形成这样一种意识,就是不论机器的内部构造多么复杂,他们都可以把它拆解开,他们能够从知晓每个零件的功能开始,慢慢弄清楚整个机器的原理。这是一种对于可知性、领悟力的锻炼,可以提升动脑和动手能力,满足好奇心,这提高探知未知事物的能力。

第五件事—冒险打破一些法规。除了安全准则之外还有很多法律,这些法律试图限制我们和外界事物之间的互动。比如数码媒体播放器就是一个好例子:在ITunes上买一首歌,把歌转成CD, 然后把CD在电脑上转成MP3,再在这台电脑上播放MP3. 诸如此类来回鼓捣,都会是一种尝试,当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你可能触犯了版权法律。从法律角度来说,美国唱片工业联合会可以对你进行指控。对孩子们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教训——有些法律是人们无意之中触犯的,这些法律应该得到解释,人们才能知晓。

对于那些不愿意触犯法律的人而言,可以带着孩子一起驾车。对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成长阶段。孩子们想到车内享受驾驶的乐趣,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条条框框的世界里,应该让孩子们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找一块空地,确保没有障碍物,在这样的一块地方让孩子们享受驾驶的乐趣。父母可以确保这是安全的,并且对于整个家庭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乐趣,这种场景也是在很多电影里可以看到的。

对于孩子的自由空间各家长会有不同认识

演讲时间不多,吉佛•图利只分享了5个孩子要尝试的危险事情,在他的书里还有更多,比如他会鼓励二年级的小朋友们去接触一些电动工具等。对于他的演讲,有很多不同看法,在TED网站视频下就很多有意思的点评,其中一个父亲说:”…教儿子扔标枪?算了吧,我儿子会朝我扔,或者扔向狗狗,或者朝邻居家的房子……”, 也有家长抱怨:“关于开车,我儿子如果不再偷我的车钥匙,那我就谢天谢地了,对我儿子来说,爬树,有门不走跳窗而出之类的真不算是事儿… …”,父母眼里的“调皮捣蛋多动症的孩子们”已经带来不少麻烦了,可不能再纵然了。对于中国的父母来说,要吐槽的估计会更多。这些孩子就不要再鼓励做危险的尝试了。

其实从这个演讲引申出来一个话题:overparenting 过度养育问题。现在更多的孩子们甚至于大学生都成了“易碎品”,家长们给孩子制造各种各样人墙,自以为把风险排除了,其实是把生活挡在外面,这样的孩子们倾向于胆小、保守、缺乏冒险精神,成了温室里的花朵,是揪着妈妈不敢撒手的吉娃娃,父母对于危险的过度担心让孩子失去了探险的乐趣。

试错是有意义的

让孩子做危险的事情,这个标题看上去有些惊心,但这个演讲的主旨实际上是关于安全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面临各种风险,但防堵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正确的引导才是重要和必要的。我们对什么是安全的界定变得越来越严苛,同时,我们也切断了让孩子们与外在世界相处的宝贵机会。尽管我们所做的努力和意图是好的,但孩子们终究必须学会如何去应付各种各样环境下的所谓危险的事。要让孩子有创造力、有活力、有自信、对周遭环境有控制能力,就要放手让孩子做一些大人认为“危险”的事情,温室里的小花总是经不起风雨的。

危险和安全,这是个度的问题,该如何掌握这个度,牵涉到很多因素,每个孩子的特性不同,父母的家教育理念不同,家庭背景各异,自然各得其法,对于父母来说,要清楚的明白,养育的目的是引导小孩走向独立,请让孩子生活得像你小时候一样,请松松绑,让孩子获得情感和心智的自由

 

 

作者:

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微博主页君

 

TEDtalks: 杰米 海伍德:我弟弟激发出的好点子

这个TED演讲视频背后的故事非常令人动容。演讲人杰米是MIT工程师,其弟患肌萎缩重病后他建立了一个特别的网络社区(同病相连网),用数据的形式分享病友的故事。这个演讲里有兄弟情深,能看到数据化医疗保健的新尝试,能感受到网络社区建设的力量,更重要的,通过分享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再次融入社区,重新认识生命的意义。编辑@Lawrence治钧

继续阅读TEDtalks: 杰米 海伍德:我弟弟激发出的好点子

TED视频:失败是成功之母

这个TED演讲原文是Trial, error and the God complex,前面两个词的基本意思是:试验,失误或失败,最后一个词比较难翻译,字面上是上帝复杂性,但是根据万维百科,这是一个特定的术语。根据讲演的意思我理解God是说全能的化身或神或上帝,上帝的能力理所当然比一般人都高一筹,比普通人都有能力和聪明,上帝的正确性是凡人望尘莫及的。根据全文的意思,我想中文的成语:失败是成功之母,勉强对其思路,即一切所谓成功都是在试探和失败之后才摸索出来的,但是我还是不满意这个翻译,只能是勉强。

这个TED讲演的题目分析非常深刻,有独特的见解,我被其所阐述的逻辑思维和哲理所深深打动。这一视频的要点是一方面不要回避失败,不要因为失败而认为没有能力,那些侥幸所谓的成功可能并不是值得炫耀的;另一方面,不要担心失败或害怕失败,更不要误以为失败是一种耻辱,也许我们所经历的失败将是成功的曙光,正是我们经历的失败才会给我们启迪,给我们走向成功指明更为清晰的方向。

我个人认为翻译之中有许多不正之处。也许正如该讲演所说,将一个翻译完完全全地正确翻译出来是并不是一个权威性的答案,但是我们通过试验和努力,我们可以向正 确方向靠近。下面是我整理的视频字幕:

试验,失败和权威的固执

这是二战期间,一个德国集中营,这个人,阿奇·卡克伦,是战俘也是一名医生,他面临到一个问题,他所看护的人们正在承受病痛和衰弱的煎熬。阿奇不明白是怎 么回事。这种症状是皮肤下面出现一种可怕水肿。他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种感染,还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他不知道怎样提供治疗。 他工作环境是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人们常常在战争期间做非常可怕的事情。德国集中营的守卫在无聊的时候。他们会对着集中营随意扫射来寻求开心。特别是有一 次,一个守卫朝犯人的厕所里扔了枚手榴弹,里面满是犯人。守卫辩解说他当时听到了可疑的笑声。阿奇·卡克伦,作为集中营的医生,是第一个进去处理惨状的 人。注意,阿奇自己当时也受着这种疾病的困扰。

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但是阿奇·卡克伦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他已经将维生素C带到了集中营,现在他又想办法从黑市上弄到了 一些马麦。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问马麦是什么,马麦是英国人喜欢吃的早餐面包酱,它看上去象天然油,味道很怪很浓,但重要的是,它含有丰富的维他命B12。于是阿奇就把他的病人平分成两组人。他给其中的一半维他命C。 他给另一半维他命B12。 他非常小心谨慎把他的结果记录在一个练习簿上。 几天以后结果显然表明,不管是什么病因,马麦都能帮助治愈这种疾病。

所以阿奇·卡克伦跑去跟管理集中营的德国人说。你想象一下那一刻,不要以为他是这张照片的样子,你想象一下当时的这个家伙,淡黄色大胡子,一头刺眼的红 发。他好久没有修面,有点象比利·康诺利那个样子。卡克伦开始数落那些德国人,带着苏格兰口音,其实他讲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只是带点苏格兰口音,他对他们 说:他无法理解能够为世界带来席勒和歌德的德国文化怎么可以容忍如此的野蛮。 他发了一通牢骚然后就回到了他的住处,倒头哭泣。因为他认为这个状况无可救药。 但是另一个年轻的德国医生,拿起了阿奇·卡克伦的练习簿 对他的同僚说 “这个证据是不用质疑的 “如果我们不给犯人提供维生素,这是战争犯罪”。 第二天早上,含维他命B12的物资被送到了集中营,犯人开始恢复。

我现在跟你们讲这个故事,不是因为我认为阿奇·卡克伦无能,阿奇·卡克伦事实上本来就是无法解决问题。我跟你说这个故事也不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在制定社会制度方面应该更小心地随机抽样试验,当然这样做,我个人认为,结果可能会是更好。 我告诉你这个故事,是因为阿奇·卡克伦的一生,都在与一种苦恼做斗争。 而且他认识到这是一种折磨个人和残蚀社会的东西。 他为它取了个名字,他把它称为:权威的固执。现在我可以很容易来描述权威固执的症状,它的症状是:无论问题多么复杂 你还是认为你的答案一个完全正确的不可挑剔的解决答案。

阿奇·卡克伦是个医生,他周围有许多医生,他们都为权威的固执所苦恼。我是一名经济学家,不是一名医生。但是我和我的同行也为权威的固执之感到苦恼。在我 看来,我们所选举的政治家,面临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他们自以为自己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实际上也遇到这个问题。我们这个世界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我们 想像能力。

让我来给你们一个例子,你们想象一下,现在如果站在你们面前的不是我,而是汉斯·罗斯林在展示他的图表,你们知道汉斯:TED的米克·贾格尔(笑声),他 给你们展示了这些神奇的数据,神奇的动画,这些都很出色,很棒的研究结果。但是对于汉斯的研究:想一下,不是那些已经展示的,而是想一下那些没有被展示的 东西。的确,汉斯的研究结果包括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口,寿命,就这些。每个国家三个数据,就这么三个数据,我认为三个数据可以说什么都不是。

请看一下这张图(屏幕显示一图形)。这张图是物理学家塞萨尔·伊达尔戈制作的。他在麻省理工工作,你对这个图也许一个字也不懂,它的解释原理是这样的:塞 萨尔用数据库跟踪搜索5000个不同产品的数据,他用网络分析的技术,提取数据进行分析,并用图表来表示不同产品间的关系,那是非常非常好的工作,展示了 所有这些互相的关系和链接,我想这些对理解经济是怎样增长,也许是极其有用的,是一杰作。塞萨尔和我试着想要给纽约时代杂志写一篇稿子描述这个工作,我们 发现,塞萨尔的研究成果太精彩了,仅仅纽约时代杂志的文章是难以描述得清楚的。

五千个产品,这实际上是太微小了。想象我们来数一下塞萨尔·伊达尔戈数据库中的产品目录,这里只有五千种产品。你可以想象如果每一秒钟听到一个产品种类的 名字,大约用这段讲演的时间,你可以数完5000个产品。现在如果你再想象去数在沃尔玛销售的各种产品,那有10万多种, 那大概需要一天才能数完。如果你想象去数在主要经济体中销售的每种不同的特殊产品和服务,比如,东京, 伦敦,或者纽约,在爱丁堡就更难了,因为你得数所有的威士忌和格子呢绒。如果你要数在纽约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那就有100亿种 你得数上317年。这就是我们创造的复杂的经济体。而我这只是在这里数数烤面包机而已。我没想去解决中东问题。所以问题的复杂性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我再举 一个例子,我们大脑发展的过程中,就涉及了300多种产品和服务 你需要五分钟才能数完这些产品。

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的复杂性,这也许也是为什么我们发现权威得固执是多么地具有挑战性。我们只能退一步说:“我们可以来画一个图, 我们可以贴一些图表, 我们知道这是怎么运作的。” 实际上我们不知道,也远远不知道答案。 我不是要在这里传递一个虚无主义的信息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在复杂的世界里解决问题。我们显然是可以做一些事的,但是我们需要用一种谦卑的态度来解决问题。要抛弃“权威的固执”的态度,而是用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 我们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如果你给我举一个典型的复杂系统例子,我就能证明这个系统是如何在试验和失败中不断演进的。

这里有一个例子,这个婴儿就是通过一系列试验和失败而产生的结果。我知道这个说法很模糊,也许我应该这么说,这个婴儿是一个人的身体:他是演变的结果。 什么是演变? 经历了几百万年的变种和选择,变种和选择,试验和失败,试验和失败,这不只是生物系统,而是在试验和失败中缔造的神奇。你可以在产业中看到同样的例子。

比如你要生产清洁剂,你是联合利华 你要在利物浦旁边的一家工厂生产清洁剂。你怎么做呢?你有这么一大池子的液体清洁剂,你用高压将它压过一个喷嘴。你制造了清洁剂喷雾。喷雾干燥后就成了粉 末,掉在地板上,你将它铲起,放入一个纸板盒子里,你到超市去卖,你可以赚好多钱。你怎么设计喷嘴呢?这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如果你视为这是一个权威的固 执,你就成了小上帝 你会发现自己是个数学家,物理学家,是一个懂得液体动态的专家,需要计算管口的最佳设计方案。联合利华这么做了,但是失败了,因为这个太复杂了,即使是这 样的问题,也许有一个复杂的权威答案。

但是遗传学家史蒂文琼斯教授讲述了联合利华其实是怎样解决了这个问题:试验和失败,改变和选择。你拿一个管口,你随机地做出10个不同的管口,你测试这 10个管口,你把最好的那个保留下来;你再拿这个做为基础再做10种不同的管口,你再测试这10种,然后你把最好的保留下来;你再这个基础上测试10种, 如此下去,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出来的了吧?经过45轮测试后,你们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喷嘴管口。这个看上去有点象国际象棋棋子,工作起来绝对高效。我们不知 道为什么它那么高效,根本不知道,当你不再认为这是权威的固执,而是通过一系列的尝试,采用一个系统的办法来决定什么方式行,什么方式不行,结果问题就解 决了。

这个过程就是试验和失败的过程。事实上这是成功研究的一个很大的共性。我们听过很多经济运作的理论,美国的经济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经济体,它是怎么变成世 界上最好的经济体的呢?我可以给你很多事实和数字。关于美国的经济,但是我想最突出的是这样一个特点:每年10%的美国企业会消失,这是很高的失败率,这 个商业的失败率比美国人的死亡率还要高。因此美国商业的演化发展能力必定比10%要高得多。美国商业演变发展到了完美的顶端,结果把我们都变成他们的试验 宠物 (笑声)。当然他们还没有这么做,但是这种试验和失败的过程,解释了这巨大的差异,证明了西方经济的出色的表现。这种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因为你让一些特别聪 明的人掌管了一切,这是是从试验和失败中得来的。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 我反复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人有时跟我说:“提姆,这不是很显然么,很显然试验和失败很重要,很显然尝试很重要,你为什么到处讲这个显然的事情呢?”

Tim Harford
我说,好啊,你认为这个很显然是吗?只有当学校开始告诉孩子们,有时有些问题不总是有正确答案的时候,我才承认这是明显的。不要再给学生们一大堆问题,每 个问题都只有一个答案,在老师的桌子背后的角落里总是站着 一个知道所有答案的权威。如果你找不到答案,你不是懒惰就是愚蠢。当学校全都停止这么做时,我愿意承认试验和失败显然是好的答案。当政客们站出来竞选公职 时,他们说:“我想改变我们的健康系统,我想治理我们的教育体系,我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有许多想法,我们会试验这些想法。我们可能失败,如果失败我们 会再尝试其它的想法,直到我们发现有效的办法,然后在那个基础上继续建设,抛弃那些无效的做法。” 当政治家是这样进行竞选活动,更重要的是,象你我这样的选举人,都愿意投票给这样的政治家,那么我就承认,测试和失败得方式是显然有效的解决问题方法,到 那时, 我会对你们说:谢谢。

(掌声)

直到那个时候,我会继续讨论测试和失败这个话题 和为什么我们需要抛弃“权威的固执”。因为我们很难承认我们自己错误,这不是件舒服的事。阿奇·卡克伦和其他人一样理解这一点。他做了一个试验 那是在二战多年之后,他想要试验心脏病人应该在哪里得到最好的康复,是应该在医院里的特殊护理室里呢,还是在家里。所有心脏科医生都想要把他拒之门外,他们肯定这已经是一个权威的答案,他们认为医院才是病人康复的地方,他们觉得做任何试验都是 不合乎情理的。

尽管如此,阿奇得到了试验的许可,他进行了他的试验。试验进行了一段之后,他召集了一个同行会议,在圆桌讨论会上, 他说:“先生们, 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 这些数据在统计学上并不十分充足,但是我们有了一些数据。结果表明你们是正确的,我是错的。让心脏病人在家康复是危险的,他们应该留在医院里。” 这引起了一片吵嚷,医生们开始拍桌子说:“我们一直说,阿奇,你这样做是不合乎情理的,你用你的临床试验在杀人,你应该现在就停止。 马上停止。” 阿奇等这一阵大声的吵嚷安静下来后,他说:“先生们,真是很有意思,因为当我给你们看结果的时候,我互换了这两行资料。其实结果证明你们的医院在杀人,病人应该在家恢复。你们还想让我停止试验呢,还是希望等我们得到更确切的结果呢?” 会议室如风滚草卷过一般,开始安静下来。

阿奇十分清楚如果他站在会议室里这么说他会感觉更好:“ 在我的领域小小世界里,我是主宰的上帝,我精通所有这一切,我不希望有人挑战我的观点。我不需要有人来测试我的结论。” 但是他却选择了他所做的试验。简单地定下法则结论,自然感到更自在些。 阿奇十分清楚不确定性,失败,被挑战的感觉不是很爽的。现在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说这是件容易的事情,这非常困难,这是个痛苦的过程。

自从我开始讨论和研究这个话题,在我脑海里一直环绕着这么一个故事。战争结束不久,一个日本数学家,谷山丰,他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测:谷山-志村猜想。结 果几十年后,这一猜测为证明费马最后定理奠定了基础,它和费马最后定理是同等的。你证明了一个,就证明了另一个,但是它当时只是一个猜想。谷山丰试了一遍 又一遍,但是他不能证明它是正确的。1958年他刚刚过了30岁后,谷山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朋友志村五郎,曾和他一起进行研究数学。几十年后回顾谷 山丰的生平时说 “他不是一个很仔细的人。作为一个数学家,他犯了很多错误,但是他所犯的错误都是在正确方向进一步接近答案。我想效仿他,但是我发现,能朝好的方向犯错,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谢谢.

本文转自@茶树油客  的博客 ,略有编辑。

生活的高度

大气层是有不同的层次,各个层次的风向各不相同。若改变热气球的轨道就必须要改变高度,调整到另一个大气层中。生活也如斯,面对突然的改变,要坚持原来的方向,就要改变生活中的高度,这意味着提高到另一个哲学精神层面上。

社会化生产

社会化生产是一个业已发生的事实,而非转瞬即逝的时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它将主导我们的经济走向转型。这一切都源于互联网的出现。社会关系以及社会化交流作为一种经济现象正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

意志力是什么?是面对长远目标时的热情和毅力,是有耐力的表现,是日复一日依然对未来坚信不已——不只是这周、 不只是这个月,而是年复一年地用心、努力工作来实现所坚信的那个未来。意志力是将生活看作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