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TED演讲汉译(全文)

如何做好TEDtalks这样的顶级演讲?

最近,Chris Anderson 先生在《哈佛商业周刊》发表了名为《如何做顶尖级演讲》(“How to give a killer presentation”)的文章,从如何更好地叙述与表达想法,演讲形式、现场表现与多媒体应用等方面分享了30多年来作为TED 大会策展人的经验,并引用多个他在工作中接触到的事例。此文由TEDxNanjing 外事翻译部成员首度翻译,供大家学习参考,了解TED 筹备组的精神与思想,也欢迎喜爱思考的各位对本文内容及翻译进行交流,各平台宣传使用!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2d87330101epr5.html

Chris-Anderson-TED-007

如何做顶尖级演讲
By Chris Anderson
TEDxNanjing 翻译&校对 曾冉 胡雪妮

一年多前,我和一些同事们在去肯尼亚内罗毕的路途中遇到了一个12岁叫Richard Turere的马赛族男孩,他给我们讲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他家在一个开阔的国家公园边上,以蓄养家畜为生,然而有一个大麻烦就是得保护牲畜免受狮子的侵害,特别是在夜间。Richard发现在牧场放置灯泡并不能阻挡狮子,不过当他持着电筒巡查时,狮子就不靠近了。打小时候起,他就对电子器件无比痴迷,并通过例如拆卸父母的收音机来自学。运用这些经验,他设计了一个由太阳能板、汽车电池以及摩托车转向灯构成的灯光系统,可以依次开灯关灯,营造出一种运动感,他希望可以借此吓跑狮子。在他安装了灯光系统后,狮子再也没有攻击家畜了。之后不久,肯尼亚的其他村庄也开始安置Richard的“驱狮灯”。

这么鼓舞人心的故事十分值得通过TED大会让更多的观众来了解,然而表面看起来,Richard并不太可能成为TED讲者。他十分羞涩,英语也说的结结巴巴。一旦他尝试介绍述自己的发明就会变得语无伦次。坦白来说,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小孩站在1400个观众面前演讲,更何况这些观众已经习惯了听诸如Bill Gates、Ken Robinson爵士或Jill Bolte Taylor等大师级的演讲。

可是Richard的故事是如此引人入胜,我们太想邀请他了。在2013年大会举办的几个月前,我们和他一起准备提纲,寻找合适的切入点以及简洁且有逻辑性的叙事方式。得益于Richard的这个发明,他获得了肯尼亚顶尖学校的奖学金。借助申请奖学金的机会,他得以在真正的现场观众面前练习了几次演讲。关键的一点是他得能够建立足够的自信,从而闪耀出自己的个性。最终当他在长滩发表TED演讲时,你可以说他紧张,但紧张仅使他更加充满魅力——观众们全神贯注地聆听着他说的每一个词语,他们被Richard的每一个笑容感染。演讲结束时,回应他的是爆发般的欢呼与持续不断的掌声。

Richard Turere:我的一个与狮子和平共处的发明

在13岁男孩——Richard Turere所生活的马赛族,所有的牛畜都是极其重要的。但是狮子的袭击却变得越来越猖獗。 在这个短片里,通过鼓舞人心的演讲,你将会看到,这个年轻的发明家是如何利用他发明的太阳能方法安全地驱赶走捕食的狮子。


http://www.ted.com/talks/richard_turere_a_peace_treaty_with_the_lions.html

自三十年前第一届TED大会以来,跨越各领域的讲者如政治家、音乐家和电视演员在观众面前表现的要比不知名的学术家、科学家和作者更从容,后者中的一些在演讲时会感到极不自在。这么多年来我们探索出一套程序,帮助缺乏经验的讲者表达、演练并最终做出为人喜爱的演讲。这个程序一般在大会举办前九到六个月开始,包括不断修订讲稿、排练以及大量的微调。我们也一直在改进具体的方法——因为公众演讲艺术也随着时代变化而改变——但从公众的反馈来看,基本的一些方法是很有效果的:TED视频自2006年上线以来至今已被观看十亿多次。

基于这方面的经验,我相信要做一个好的演讲需要很多训练。在区区几小时内,演讲的内容和叙述方式就可以由混沌不清变得精彩动人。我们团队所专注的18分钟甚至更短形式的演讲经验,对其他演讲者也很有用,无论是做IPO路演的CEO,发布新产品的品牌经理,亦或寻求风头的创业者。

表达你的故事

除非你有值得一说的东西,不然你就做不了一个好的演讲。同时,对你想说的内容进行提炼和升华,并恰当地表达出来是准备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我们都知道人们很喜欢听故事,那些最引人入胜的叙述结构中有着大量的隐喻。当我想到要做一个扣人心弦的演讲,在我脑海中的是去带着观众踏上一段旅途。一个成功的演讲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人们由此看到不同的世界。

如果你把故事当作一段旅途,最重要的便是找出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想想观众们对你的故事可能已经有了哪些了解、他们有多关心它,以此找到合适的起点。若你高估了观众的知识储备或者对话题的兴趣,亦或你开始使用术语搞得太专业,你就失去观众了。最棒的演讲者会非常快速地介绍主题,解释他们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并说服观众相信他们也应该关注这个主题。

我在演讲者的初稿中发现的最大问题是会涵盖太多内容。你无法在一个演讲中去概括整个行业。如果你试图塞进所有你知道的东西,那就没时间去举出关键的细节了,而且你的演讲会因各种抽象的语言而晦涩难懂,从而会导致本身就懂的人能听得懂,而之前不懂的人就不知所云了。你需要举出具体的例子来使你的想法有血有肉充实起来。所以,把你的演讲局限在可以被解释清楚的范围内,并且尽可能举出例子使其生动。我们在筹备前期给讲者的反馈大多是建议他们不要太冲动,不要一心想把所有东西都纳入到一个短短的演讲,相反应当深入下去把内容细节化。不要告诉我们你研究的整个领域,要给我们分享你独一无二的贡献成果。

当然,过度阐述或者纠结于内容的意义也不可行。对这种情况有另一套补救的方法。记住观众们很聪明,让他们自己去找寻出一些意义,去各自归纳收获的结论。

很多顶级的演讲具有着侦探小说般松散的叙事结构。演讲者引出问题开始演讲,然后介绍寻求解决方法的过程,直到恍然大悟的一刻,这时观众自会看到这一切叙述的意义。

如果一个演讲失败了,大多数是因为讲者没有找到好的表达方法,错误估计了观众的兴趣点,或者忽略了故事本身。即使话题再重要,没有足够的叙述作为铺垫,反而偶然冒出一些武断的意见总会让人感到不爽。没有一个递进的过程,就不会感到自己有所收获。

我参与过一个能源会议,市长和前州长两人出席了一个座谈。市长的演讲大量罗列了他的城市开展的各种大型项目。这样的演讲如同吹嘘自诩,就像他再次选举所用的成绩单或者宣传广告。演讲很快变得无聊起来。而当州长开始演讲的时候,她并没有列出各种成就,相反的,她分享了一个想法理念。她虽然也叙述了执政期间的诸多趣事,不过那个理念则是核心,所有故事都是围绕这个理念而来,故事本身也说得到位而有趣。这个演讲相较而言则更令人有兴趣。市长的潜在台词看起来是在说他有多伟大,而州长的演讲却表达了“这儿有一个很了不起的启示,我们都能从中获益”。

一般来说,人们对关于组织或者机构的演讲并没有什么兴趣(除非他们是其中成员)。理念和故事吸引着我们,但机构组织使我们厌烦——因为他们和我们没太大关系。(商务人士特别需要注意:不要吹嘘你的公司,与其那样还不如告诉我们你的公司正在解决什么问题。)

决定你的演方式

一旦你想好怎么说故事了,就可以开始重点考虑具体的演讲方式。发表一个演讲有三个主要的途径:你可以照着手稿或提词器直接读;你可以记下演讲提纲来提示你要讲的具体内容而不是把整个演讲都记下来;或者你可以记住全部内容,当然这需要大量的排练预演,直到你最终能完全把控演讲内容。

我的建议是:别照着读,不要使用提词器。提词器通常会有一段距离,人们会知道你在照着读。并且一旦他们发现了,他们的注意力就会转移。突然你就与观众变得疏远,从而变得太官方。在TED我们一般不允许照着读的行为,虽然几年前有个例外,因为有个讲者坚持使用显示器。我们在观众席的后面设置了一个屏幕,希望观众不会注意到它。起先他讲的很自然。可没过多久他僵住了,当人们发现“我勒个去他在照读”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一种很糟糕的消极情绪在观众间传递。虽然他的演讲内容很精彩,得到的评分却很低。

我们很多最受欢迎的TED演讲都是脱稿的。如果你有充裕的时间做这样的准备,这其实会是最好的演讲方式。不过不要低估这项准备工作所需要的时间。TED上最令人难忘的一个讲者是Jill Bolte Taylor,一位得过中风的大脑研究员。她分享了自己在这八年的大脑恢复期间学到了什么。在仔细雕琢并一个人练习了数十小时后,她又在一个观众面前演练了十几次以保证她的演讲可以成功。

吉尔·伯特·泰勒的奇迹
吉尔伯特泰勒所拥有的研究机会不是每一位脑科学家都所希望拥有的:她有严重中风,并且观察到她大脑的功能–运动,语言,自我意识-一个接一个关闭。这真是令人惊讶的故事。

http://www.ted.com/talks/jill_bolte_taylor_s_powerful_stroke_of_insight.html

显然,不是每一个演讲都值得如此耗费时间准备。不过如果你决定脱稿,那你就要懂得学习曲线的大概形状是什么样子。大多数人都会经历一个“抓狂的低谷期”,此时他们并不能很好地脱稿演讲。如果他们在这个低谷期间做演讲,观众就会有所发觉。他们们演讲听起来会如同在背东西,或者在他们竭力回想该说什么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会放空或者上翻显得很尴尬。这样会造成演讲者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变得疏远。

想要走出这个低谷期很简单,只要充分进行排练,演讲的每一句话都将会吐露得如此自然。之后你就可以把准备的重点放在演讲内容的意义和真实性上了。不要慌,你能行。

不过如果你没有足够时间准备并渡过低谷期,那就别试了。用小卡片记下演讲要点吧。只要你知道每一个点该如何展开就够了。注意记住如何从一个要点过渡到另一个要点。

与此同时,你还要注意自己的语气。有些讲者倾向于较为权威、装逼、强硬或激烈的语气,可是谈话式的语气会听上去更令人舒服。别强求,莫装逼,做好自己就行。

如果成功的演讲是一趟旅途,那就不要在过程中惹恼你的旅伴。有些讲者表现的太过于自我。他们表现的特牛逼、人生特圆满,观众就会特无语。千万别这样。

端正台风

就那些毫无经验的演讲者而言,肢体表现是演讲中最难的一部分,不过人们却会太容易高估它的作用。用对措辞,说好故事,演讲的内容要比你站姿如何、看起来是否紧张更大程度地决定演讲能否成功。对台风而言,稍加注意就够了。

我们在早期排练时候发现的最常见的错误是人们会过于频繁地移动身体。他们会晃来晃去,或者把重心在两腿间不停移动。人们在紧张的时候常常不自觉的这样,但是如此容易分散观众的注意力,而且使演讲者看上去没有说服力。只要减少下半身的移动就可大大提高台风。不过也有人能够在演讲时在舞台上自如地走动,我们认为只要足够自然倒也无妨。但对于大部分人最好还是站定了就不要晃动,仅通过手部姿势来强调重点。

在台上最关键的肢体语言或许应该是眼神交流。在观众席里找五六位看起来顺眼的,在演讲时眼神盯着他们看。把他们当成你很久没见到老朋友,想象你正把他们带进你的工作中来。这样的眼神交流将变得不可思议的有效,它比其他任何方法都要对你的演讲有帮助。即使你没有时间充足做好准备,必须得照着稿子读,那么抬起头做一些眼神上的交流将会产生巨大的反响。

对无经验的演讲者而言,另一个大挑战就是紧张,不管是在台前还是台上。不同人应对紧张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很多讲者在演讲前会呆在观众席中,这方法很有效,因为听前面的演讲者演讲可以转移注意力并减少紧张。哈佛商学院的一位教授Amy Cuddy研究了怎样的姿势可以产生气场,她运用了我见过的最不同寻常的准备技巧。她建议讲者们在演讲前到周围大步走一走,站在高处,或伸展四肢,这些姿势都可以使你倍感自信。她自己上台前就是如此做的,而且她做的演讲精彩非凡。不过我认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上台前做一下深呼吸,这很有效果。

总的来说,人们太于担心自己会紧张。紧张不是病,观众们其实也期待看到你紧张,紧张是一种自然地身体反应,并且事实上能使你表现得更好:它给予你表现的力量,并保持你思维敏捷。稳住呼吸,一切都没问题的!

承认紧张也可以带来魅力。要大胆展示出你的脆弱,无论是紧张亦或是你的语音语调,真的都是赢得观众倾心的有力武器。出版过有关内向性格的书并在2012年TED大会上演讲的Susan Cain就特怕做演讲。你可以感觉到她的脆弱,这种感受让观众都为她加油——所有人在结束后都想拥抱她。努力使她美丽,也使她的演讲成为当年最受欢迎的一个。

苏珊·凯恩:内向性格的力量
在社交和外向性格备受推崇的文化中,成为内向的人可能会很难,这甚至是可耻的。但是,当你聆听苏珊·凯恩激情澎湃的演讲时,你会发现内向的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惊人的天赋和能力,这是值得鼓励和庆祝的。

http://www.ted.com/talks/susan_cain_the_power_of_introverts.html

恰当采用多媒体技术

在我们处理过的所有多媒体文件里,用的最多的应该就是幻灯片。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PPT的诀窍:保持简洁;不要把幻灯片做成演讲稿(如列出你所要讲的各点——这些最好写在你手中的小卡片里);不要大声重复读出幻灯片上的内容。除了可能出现类似于使用提词器时会出现的问题之外——比如“我勒个去她也在照读!”——往往只有最新鲜的信息才能调动人们的兴趣,人们不喜欢重复地看到和听到相同的信息。现在大家应该都很明白这点,但如果去各种公司看看,每天依然有人在演讲时犯这种错误。

许多顶尖的TED演讲者不用幻灯片,而且很多演讲内容也不需要它。如果你展示一些照片插图可以让话题更生动的话,那就用吧,否则至少对于演讲的某些部分来说就考虑不要用。如果你要使用幻灯片,PPT的替代品也是值得一试的。比如,TED的投资对象Prezi,这家公司的演示软件提供了一种聚焦追踪式的二维画面。与传统的平面图像切换方式相比,这个演示软件允许用户根据需要移动或者放大演示的画面。恰当地采用多媒体技术可以极大提高演讲的视觉冲击力并加深其内涵。

艺术家、建筑师、摄影师和设计家会更多地使用影像资料。幻灯片可以帮助讲者更好地表达、把握节奏并且能在讲者不得不使用专业用语时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艺术很难用言语去表达,用视觉来体验更好)。我看过一些艺术家或设计师的很棒的演讲,他们将幻灯片的图片设置为每15秒切换一次。我还看过演讲者跟随一段视频进行演讲。这可以帮助保证演讲连贯性和节奏。比如工业设计师Ross Lovegrove的TED视觉演讲,他使用了这些手段,带观众踏入了一段难忘的创造之旅。

Ross Lovegrove 分享有机设计
设计师 Ross Lovegrove 说明他的「无脂」设计哲学, 并赏析几件他的独特产品,包含 Ty Nant 水瓶及 Go 椅。

http://www.ted.com/talks/ross_lovegrove_shares_organic_designs.html

另一种创造性的表达方式或许是在演讲中适当地停顿,让作品自己去表现。动力学雕塑家Reuben Margolin使用此方法来感染他人。关键就在于不要想着“我正在演讲”,而是想着“我想要给观众一个关于我的作品的难忘体验”。艺术家和建筑师最可能搞杂的就是把他们的演讲用抽象概念化的语言来表现。

罗本·马格林: 用时光与木头雕成的浪
罗本·马格林是一个动态雕刻家, 他创作了一个个像波浪一样流动的作品。用接下来的九分钟陶醉,沉思在他那包含着数学与自然的艺术里。

http://www.ted.com/talks/reuben_margolin_sculpting_waves_in_wood_and_time.html

视频对很多讲者都很有用处。例如在一个关于乌鸦的智慧的TED演讲中,科学家播放了一个视频片段,展示了一只乌鸦弯出一个钩子勾出管子里的食物的过程——也就是说一只乌鸦创造工具的过程。这段视频比任何语言都更有说服力。

恰当地使用视频可以让演讲变得效果非凡,不过也有一些常犯的错误需要避免。视频剪辑需要足够短——如果长于1分钟,你就有可能要失去观众了。特别需注意的是,不要使用企业视频,这看起来像自我宣传或电视广告,观众早已看腻了。任何带背景音的视频都会让人倒胃口。而且无论如何,别放你自己被如CNN等采访的视频。我看过演讲者这么干过,真烂透了,没人会想要了解你的自大。观众已经在你面前听你现场演讲了,为什么还让他们同时到看你出现在新闻采访中?

整合起来

我们在演讲前至少六个月开始帮助演讲者准备他们的演讲内容,这样他们可以有充足的预演时间。我们希望讲者可以在活动一个月前定下最终的演讲。在最后的几周内他们预演的越多,最后的效果就越好。理想的情况下,他们会自己单独彩排,并且在一名观众前预演。

在其他人面前预演有一个问题,即听者会觉得自己有义务来提供反馈或者提出建设性的批评。不同人的反馈常常差异巨大甚至互相矛盾。这可能会让讲者不知所措甚至抓狂,所以挑选谁来观看预演并给出反馈尤为重要。总的来说,有丰富演讲经验的人能给出好的建议。

2011年我自己从中学到了很多。我的同事,TED Global活动的策划者Bruno Giussani指出即使我在TED里工作了九年,主持过各种大会,介绍过那么多演讲者,我却从未做过一个属于自己的TED演讲。所以他邀请我来做一次演讲,我接受了。

我感到了比预想还要大的压力。就算我花了那么多时间指导过别人如何构建故事框架,当换成自己的故事时,还是会变得很困难。我决定脱稿演讲,讲关于网络视频如何促进全球创新的话题,但这个过程很艰难:即便我花了那么多个小时,从同事那里得到各种建议,我还是感到有些措手无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我真的感觉自己可能要歇菜了。在登台的前一刻我依旧很紧张。不过之后一切都变得那么顺心如意。这次演讲肯定不算最棒的TED演讲之一,不过它还是得到了好评,我也扛过了这段巨大压力。

总之我亲身体会了我们的讲者在这30年里所挖掘出来的东西:演讲的成功取决于想法的质量、叙述表达的方式以及演讲者的感情。这和内容的实质有关,而不是演讲的风格或是绚烂的多媒体。一个演讲的表述很容易通过准备期间的指导和训练来完善,但故事和想法本身却不是能被训练出来的——演讲者心中必须要有货。如果你有要说的东西,你就可以做出很赞的演讲。不过如果没有一个中心思想,那你最好是别说了。拒绝演讲邀请,回去工作,等到你真正有值得分享的想法再来。

记住一点,做出好的演讲没有捷径可走。最令人难忘的演讲总是有大家前所未闻的新鲜东西。最糟糕的演讲则充满陈词滥调。所以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试图照搬我这里提供的各种建议,当然了,要了解这些建议的大体意思,但演讲内容终归还是要由你自己拟定,因为你知道你和你的想法与种不同的地方。发挥你的长处,做出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演讲。

—————————————–English Version——————————————–

How to Give a Killer Presentation

by Chris Anderson

A little more than a year ago, on a trip to Nairobi, Kenya, some colleagues and I met a 12-year-old Masai boy named Richard Turere, who told us a fascinating story. His family raises livestock on the edge of a vast national park, and one of the biggest challenges is protecting the animals from lions—especially at night. Richard had noticed that placing lamps in a field didn’t deter lion attacks, but when he walked the field with a torch, the lions stayed away. From a young age, he’d been interested in electronics, teaching himself by, for example, taking apart his parents’ radio. He used that experience to devise a system of lights that would turn on and off in sequence—using solar panels, a car battery, and a motorcycle indicator box—and thereby create a sense of movement that he hoped would scare off the lions. He installed the lights, and the lions stopped attacking. Soon villages elsewhere in Kenya began installing Richard’s “lion lights.”

The story was inspiring and worthy of the broader audience that our TED conference could offer, but on the surface, Richard seemed an unlikely candidate to give a TED Talk. He was painfully shy. His English was halting. When he tried to describe his invention, the sentences tumbled out incoherently. And frankly, it was hard to imagine a preteenager standing on a stage in front of 1,400 people accustomed to hearing from polished speakers such as Bill Gates, Sir Ken Robinson, and Jill Bolte Taylor.

But Richard’s story was so compelling that we invited him to speak. In the months before the 2013 conference, we worked with him to frame his story—to find the right place to begin, and to develop a succinct and logical arc of events. On the back of his invention Richard had won a scholarship to one of Kenya’s best schools, and there he had the chance to practice the talk several times in front of a live audience. It was critical that he build his confidence to the point where his personality could shine through. When he finally gave his talk at TED, in Long Beach, you could tell he was nervous, but that only made him more engaging—people were hanging on his every word. The confidence was there, and every time Richard smiled, the audience melted. When he finished, the response was instantaneous: a sustained standing ovation.

Since the first TED conference, 30 years ago, speakers have run the gamut from political figures, musicians, and TV personalities who are completely at ease before a crowd to lesser-known academics, scientists, and writers—some of whom feel deeply uncomfortable giving presentations. Over the years, we’ve sought to develop a process for helping inexperienced presenters to frame, practice, and deliver talks that people enjoy watching. It typically begins six to nine months before the event, and involves cycles of devising (and revising) a script, repeated rehearsals, and plenty of fine-tuning. We’re continually tweaking our approach—because the art of public speaking is evolving in real time—but judging by public response, our basic regimen works well: Since we began putting TED Talks online, in 2006, they’ve been viewed more than one billion times.

On the basis of this experience, I’m convinced that giving a good talk is highly coachable. In a matter of hours, a speaker’s content and delivery can be transformed from muddled to mesmerizing. And while my team’s experience has focused on TED’s 18-minutes-or-shorter format, the lessons we’ve learned are surely useful to other presenters—whether it’s a CEO doing an IPO road show, a brand manager unveiling a new product, or a start-up pitching to VCs.

Frame Your Story

There’s no way you can give a good talk unless you have something worth talking about. Conceptualizing and framing what you want to say is the most vital part of preparation.

Find the Perfect Mix of Data and Narrative

 

We all know that humans are wired to listen to stories, and metaphors abound for the narrative structures that work best to engage people. When I think about compelling presentations, I think about taking an audience on a journey. A successful talk is a little miracle—people see the world differently afterward.

 

If you frame the talk as a journey, the biggest decisions are figuring out where to start and where to end. To find the right place to start, consider what people in the audience already know about your subject—and how much they care about it. If you assume they have more knowledge or interest than they do, or if you start using jargon or get too technical, you’ll lose them. The most engaging speakers do a superb job of very quickly introducing the topic, explaining why they care so deeply about it, and convincing the audience members that they should, too.

The biggest problem I see in first drafts of presentations is that they try to cover too much ground. You can’t summarize an entire career in a single talk. If you try to cram in everything you know, you won’t have time to include key details, and your talk will disappear into abstract language that may make sense if your listeners are familiar with the subject matter but will be completely opaque if they’re new to it. You need specific examples to flesh out your ideas. So limit the scope of your talk to that which can be explained, and brought to life with examples, in the available time. Much of the early feedback we give aims to correct the impulse to sweep too broadly. Instead, go deeper. Give more detail. Don’t tell us about your entire field of study—tell us about your unique contribution.

Of course, it can be just as damaging to overexplain or painstakingly draw out the implications of a talk. And there the remedy is different: Remember that the people in the audience are intelligent. Let them figure some things out for themselves. Let them draw their own conclusions.

Many of the best talks have a narrative structure that loosely follows a detective story. The speaker starts out by presenting a problem and then describes the search for a solution. There’s an “aha” moment, and the audience’s perspective shifts in a meaningful way.

If a talk fails, it’s almost always because the speaker didn’t frame it correctly, misjudged the audience’s level of interest, or neglected to tell a story. Even if the topic is important, random pontification without narrative is always deeply unsatisfying. There’s no progression, and you don’t feel that you’re learning.

I was at an energy conference recently where two people—a city mayor and a former governor—gave back-to-back talks. The mayor’s talk was essentially a list of impressive projects his city had undertaken. It came off as boasting, like a report card or an advertisement for his reelection. It quickly got boring. When the governor spoke, she didn’t list achievements; instead, she shared an idea. Yes, she recounted anecdotes from her time in office, but the idea was central—and the stories explanatory or illustrative (and also funny). It was so much more interesting. The mayor’s underlying point seemed to be how great he was, while the governor’s message was “Here’s a compelling idea that would benefit us all.”

As a general rule, people are not very interested in talks about organizations or institutions (unless they’re members of them). Ideas and stories fascinate us; organizations bore us—they’re much harder to relate to. (Businesspeople especially take note: Don’t boast about your company; rather, tell us about the problem you’re solving.)

Plan Your Delivery

Once you’ve got the framing down, it’s time to focus on your delivery. There are three main ways to deliver a talk. You can read it directly off a script or a teleprompter. You can develop a set of bullet points that map out what you’re going to say in each section rather than scripting the whole thing word for word. Or you can memorize your talk, which entails rehearsing it to the point where you internalize every word—verbatim.

My advice: Don’t read it, and don’t use a teleprompter. It’s usually just too distancing—people will know you’re reading. And as soon as they sense it, the way they receive your talk will shift. Suddenly your intimate connection evaporates, and everything feels a lot more formal. We generally outlaw reading approaches of any kind at TED, though we made an exception a few years ago for a man who insisted on using a monitor. We set up a screen at the back of the auditorium, in the hope that the audience wouldn’t notice it. At first he spoke naturally. But soon he stiffened up, and you could see this horrible sinking feeling pass through the audience as people realized, “Oh, no, he’s reading to us!” The words were great, but the talk got poor ratings

Many of our best and most popular TED Talks have been memorized word for word. If you’re giving an important talk and you have the time to do this, it’s the best way to go. But don’t underestimate the work involved. One of our most memorable speakers was Jill Bolte Taylor, a brain researcher who had suffered a stroke. She talked about what she learned during the eight years it took her to recover. After crafting her story and undertaking many hours of solo practice, she rehearsed her talk dozens of times in front of an audience to be sure she had it down.

Obviously, not every presentation is worth that kind of investment of time. But if you do decide to memorize your talk, be aware that there’s a predictable arc to the learning curve. Most people go through what I call the “valley of awkwardness,” where they haven’t quite memorized the talk. If they give the talk while stuck in that valley, the audience will sense it. Their words will sound recited, or there will be painful moments where they stare into the middle distance, or cast their eyes upward, as they struggle to remember their lines. This creates distance between the speaker and the audience.

Getting past this point is simple, fortunately. It’s just a matter of rehearsing enough times that the flow of words becomes second nature. Then you can focus on delivering the talk with meaning and authenticity. Don’t worry—you’ll get there.

But if you don’t have time to learn a speech thoroughly and get past that awkward valley, don’t try. Go with bullet points on note cards. As long as you know what you want to say for each one, you’ll be fine. Focus on remembering the transitions from one bullet point to the next.

Also pay attention to your tone. Some speakers may want to come across as authoritative or wise or powerful or passionate, but it’s usually much better to just sound conversational. Don’t force it. Don’t orate. Just be you.

If a successful talk is a journey, make sure you don’t start to annoy your travel companions along the way. Some speakers project too much ego. They sound condescending or full of themselves, and the audience shuts down. Don’t let that happen.

Develop Stage Presence

For inexperienced speakers, the physical act of being onstage can be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of giving a presentation—but people tend to overestimate its importance. Getting the words, story, and substance right is a much bigger determinant of success or failure than how you stand or whether you’re visibly nervous. And when it comes to stage presence, a little coaching can go a long way.

The biggest mistake we see in early rehearsals is that people move their bodies too much. They sway from side to side, or shift their weight from one leg to the other. People do this naturally when they’re nervous, but it’s distracting and makes the speaker seem weak. Simply getting a person to keep his or her lower body motionless can dramatically improve stage presence.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are able to walk around a stage during a presentation, and that’s fine if it comes naturally. But the vast majority are better off standing still and relying on hand gestures for emphasis.

Perhaps the most important physical act onstage is making eye contact. Find five or six friendly-looking people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audience and look them in the eye as you speak. Think of them as friends you haven’t seen in a year, whom you’re bringing up to date on your work. That eye contact is incredibly powerful, and it will do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to help your talk land. Even if you don’t have time to prepare fully and have to read from a script, looking up and making eye contact will make a huge difference.

Another big hurdle for inexperienced speakers is nervousness—both in advance of the talk and while they’re onstage. People deal with this in different ways. Many speakers stay out in the audience until the moment they go on; this can work well, because keeping your mind engaged in the earlier speakers can distract you and limit nervousness. Amy Cuddy, 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ofessor who studies how certain body poses can affect power, utilized one of the more unusual preparation techniques I’ve seen. She recommends that people spend time before a talk striding around, standing tall, and extending their bodies; these poses make you feel more powerful. It’s what she did before going onstage, and she delivered a phenomenal talk. But I think the single best advice is simply to breathe deeply before you go onstage. It works.

In general, people worry too much about nervousness. Nerves are not a disaster. The audienceexpects you to be nervous. It’s a natural body response that can actually improve your performance: It gives you energy to perform and keeps your mind sharp. Just keep breathing, and you’ll be fine.

 

Acknowledging nervousness can also create engagement. Showing your vulnerability, whether through nerves or tone of voice, i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ways to win over an audience, provided it is authentic. Susan Cain, who wrote a book about introverts and spoke at our 2012 conference, was terrified about giving her talk. You could feel her fragility onstage, and it created this dynamic where the audience was rooting for her—everybody wanted to hug her afterward. The fact that we knew she was fighting to keep herself up there made it beautiful, and it was the most popular talk that year.

Plan the Multimedia

With so much technology at our disposal, it may feel almost mandatory to use, at a minimum, presentation slides. By now most people have heard the advice about PowerPoint: Keep it simple; don’t use a slide deck as a substitute for notes (by, say, listing the bullet points you’ll discuss—those are best put on note cards); and don’t repeat out loud words that are on the slide. Not only is reciting slides a variation of the teleprompter problem—“Oh, no, she’s reading to us, too!”—but information is interesting only once, and hearing and seeing the same words feels repetitive. That advice may seem universal by now, but go into any company and you’ll see presenters violating it every day.

Many of the best TED speakers don’t use slides at all, and many talks don’t require them. If you have photographs or illustrations that make the topic come alive, then yes, show them. If not, consider doing without, at least for some parts of the presentation. And if you’re going to use slides, it’s worth exploring alternatives to PowerPoint. For instance, TED has invested in the company Prezi, which makes presentation software that offers a camera’s-eye view of a two-dimensional landscape. Instead of a flat sequence of images, you can move around the landscape and zoom in to it if need be. Used properly, such techniques can dramatically boost the visual punch of a talk and enhance its meaning.

Artists, architects, photographers, and designers have the best opportunity to use visuals. Slides can help frame and pace a talk and help speakers avoid getting lost in jargon or overly intellectual language. (Art can be hard to talk about—better to experience it visually.) I’ve seen great presentations in which the artist or designer put slides on an automatic timer so that the image changed every 15 seconds. I’ve also seen presenters give a talk accompanied by video, speaking along to it. That can help sustain momentum. The industrial designer Ross Lovegrove’s highly visual TED Talk, for instance, used this technique to bring the audience along on a remarkable creative journey.

Another approach creative types might consider is to build silence into their talks, and just let the work speak for itself. The kinetic sculptor Reuben Margolin used that approach to powerful effect. The idea is not to think “I’m giving a talk.” Instead, think “I want to give this audience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my work.” The single worst thing artists and architects can do is to retreat into abstract or conceptual language.

Video has obvious uses for many speakers. In a TED Talk about the intelligence of crows, for instance, the scientist showed a clip of a crow bending a hook to fish a piece of food out of a tube—essentially creating a tool. It illustrated his point far better than anything he could have said.

Used well, video can be very effective, but there are common mistakes that should be avoided. A clip needs to be short—if it’s more than 60 seconds, you risk losing people. Don’t use videos—particularly corporate ones—that sound self-promotional or like infomercials; people are conditioned to tune those out. Anything with a soundtrack can be dangerously off-putting. And whatever you do, don’t show a clip of yourself being interviewed on, say, CNN. I’ve seen speakers do this, and it’s a really bad idea—no one wants to go along with you on your ego trip. The people in your audience are already listening to you live; why would they want to simultaneously watch your talking-head clip on a screen?

Putting It Together

We start helping speakers prepare their talks six months (or more) in advance so that they’ll have plenty of time to practice. We want people’s talks to be in final form at least a month before the event. The more practice they can do in the final weeks, the better off they’ll be. Ideally, they’ll practice the talk on their own and in front of an audience.

The tricky part about rehearsing a presentation in front of other people is that they will feel obligated to offer feedback and constructive criticism. Often the feedback from different people will vary or directly conflict. This can be confusing or even paralyzing, which is why it’s important to be choosy about the people you use as a test audience, and whom you invite to offer feedback. In general, the more experience a person has as a presenter, the better the criticism he or she can offer.

I learned many of these lessons myself in 2011. My colleague Bruno Giussani, who curates our TEDGlobal event, pointed out that although I’d worked at TED for nine years, served as the emcee at our conferences, and introduced many of the speakers, I’d never actually given a TED Talk myself. So he invited me to give one, and I accepted.

It was more stressful than I’d expected. Even though I spend time helping others frame their stories, framing my own in a way that felt compelling was difficult. I decided to memorize my presentation, which was about how web video powers global innovation, and that was really hard: Even though I was putting in a lot of hours, and getting sound advice from my colleagues, I definitely hit a point where I didn’t quite have it down and began to doubt I ever would. I really thought I might bomb. I was nervous right up until the moment I took the stage. But it ended up going fine. It’s definitely not one of the all-time great TED Talks, but it got a positive reaction—and I survived the stress of going through it.

Ultimately I learned firsthand what our speakers have been discovering for three decades: Presentations rise or fall on the quality of the idea, the narrative, and the passion of the speaker. It’s about substance, not speaking style or multimedia pyrotechnics. It’s fairly easy to “coach out” the problems in a talk, but there’s no way to “coach in” the basic story—the presenter has to have the raw material. If you have something to say, you can build a great talk. But if the central theme isn’t there, you’re better off not speaking. Decline the invitation. Go back to work, and wait until you have a compelling idea that’s really worth sharing.

10 Ways to Ruin a Presentation

As hard as it may be to give a great talk, it’s really easy to blow it. Here are some common mistakes that TED advises its speakers to avoid.

1. Take a really long time to explain what your talk is about.
2. Speak slowly and dramatically. Why talk when you can orate?
3. Make sure you subtly let everyone know how important you are.
4. Refer to your book repeatedly. Even better, quote yourself from it.
5. Cram your slides with numerous text bullet points and multiple fonts.
6. Use lots of unexplained technical jargon to make yourself sound smart.
7. Speak at great length about the history of your organization and its glorious achievements.
8. Don’t bother rehearsing to check how long your talk is running.
9. Sound as if you’re reciting your talk from memory.
10. Never, ever make eye contact with anyone in the audience.

 

The singl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remember is that there is no one good way to do a talk. The most memorable talks offer something fresh, something no one has seen before. The worst ones are those that feel formulaic. So do not on any account try to emulate every piece of advice I’ve offered here. Take the bulk of it on board, sure. But make the talk your own. You know what’s distinctive about you and your idea. Play to your strengths and give a talk that is truly authentic to you.

能持久的意志力是成功关键

  • 丘吉尔说:成功的秘诀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 股神”巴菲特成功的秘诀:耐力胜过脑力
  • 朱熹:立志不坚,终不济事。
  • 毛泽东:苟有恒,何必三更起五更眠;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
  • …….

这样的名言警句我年青时背过不少,但回头想想,什么也没有坚持下来什么,除了每天看两三个TED演讲坚持了多年,并通过TEDtoChina分享给更多人,算来现在也有一千多个演讲了,从个人开拓视野,思考新知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成功。

关于意志力、持久心对于『成功』的影响大多是一两句的泛泛而谈,很少有人从心理学或者统计学上做深入研究。在2013年的TED教育专题上Angela Lee就分享了她在这方面的研究。

AngelaPhoto

Angela在27岁时辞去很悲催的管理咨询工作,转而到纽约公立学校教七年级数学。她发现最好和最差学生的差异并不仅仅是智商,坚韧的性格起很大作用,几年的教学经验使她相信:我们的教育所需要的是一种对学生、对学习更好的理解—— 从动机的角度、 从心理的角度去理解,而不仅仅是智商单一的维度。后来Angela继续她的心理学博士学习,研究儿童与成人在各种艰巨挑战中的表现,看谁会成功?为什么会成功?

她和研究团队去西点军校,尝试预测哪些学员能通过军事训练,哪些会放弃;去看全国拼字比赛,预测哪些孩子能在比赛中笑到最后;研究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工作的新教师,预测哪些教师能坚持这份职业,预测哪些教师教出的学生成绩的提高最为显著;她和公司合作预测哪些销售人员能保住饭碗?谁能赚最多钱?… …在不同的背景下,她发现意志力指标是观测重点,而非社交能力、美丽的外貌、健康的身体,更不是智商。

意志力是什么?是面对长远目标时的热情和毅力,是有耐力的表现,是日复一日依然对未来坚信不已——不只是这周、 不只是这个月,而是年复一年地用心、努力工作来实现所坚信的那个未来。意志力是将生活看作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

Angela在芝加哥公立学校研究意志力时请数以千计高中生填写关于意志力的问卷,然后等了大约一年多看看谁会毕业。结果发现,意志力越坚定的孩子毕业的可能性明显越高,而家庭收入,标准化测验的分数等指标则的相关性则没那么强。她的调查资料非常清楚地揭示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人并不能坚持到底。事实上,意志力通常与才华无关,有时甚至成反比。

意志力不仅仅对学校学生重要,创业者、普通员工任何人都很重要。在我组织TEDx活动时认识很多NGO从业者、创业者、艺术家、成功企业家等,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和他们的访谈中,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不懈的坚持、强大的意志力让他们成为与众不同的、脱颖而出的一群人。

意志力如此重要,如何锻炼加强这种性格要素?科学界对于如何锻炼意志力知之甚少。家长经常问老师 “如何锻炼孩子们的意志力? 我怎么教会孩子坚实的职业道德? 怎样才能让他们有长远的动力?” 这个没人能回答,如果哪位家长来问我,我会反问:您为人父母,你有意志力嘛?您能给孩子做个意志力的榜样吗?我相信父母是培养孩子意志力的第一责任人。

关于锻炼孩子们的意志, 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理论斯坦福大学Carol Dweck教授的“成长型思维模式”理论,这个理论相信学习的能力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由于你的努力发生变化。当孩子们在学习大脑的相关知识,以及大脑在面对挑战时会怎样变化和成长时,他们更有可能在失败时继续坚持,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永远会失败。

这个TED演讲人Angela也令人钦佩,她在研究学生意志力项目上坚持多年,看看她其中跨越一年的高中生毕业项目就知道,她有不懈的意志,做研究也需要这样的耐力,这个是我们很多研究人员缺乏的。

意志力决定你的未来。Grit is sticking with your future — day in, day out, not just for the week, not just for the month, but for years — and working really hard to make that future a reality 不懈的意志,我缺,我太缺了!我是反面教材。

TEDtoChina微信

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墙内墙外——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Lawrence治钧Director@TEDtoChina 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为生,过去几年来业余时间化身@TEDtoChina主页君在微博、微信、Twitter上分享TED演讲。个人在推特上有些特别粉丝,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影星Tom Course、英国唐宁街10号、韩国青瓦台、澳大利亚总理等等都是他的粉丝….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发私信致以亲切的问候…

Bill Gates谈教育——教师评估系统

Bill Gates先生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教育体制的改革,他和夫人领导的盖茨基金会在不遗余力地探索如何将教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准。这个是Bill Gates现在在2013年TED教育周的演讲,他认为针对教师的评估系统将有助于提升教育质量。

0a0df8ae49896dfc634c70373ce09f059f1a5f21_389x292

教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职业,这个职业需要听到反馈才可能有不断自我发展和提升。通常我们得不到系统的反馈。超过98%的老师得到的反馈通常只有一个词:满意。 这样就永远也不可能变得更好。我们怎么知道谁是最好的?国际上还没有一个通行的评估老师教学质量的标准,现在各个学校都在改进评估教师的方式,但是实际上帮助不大,反馈的信息对提高教师工作水平帮助有限。

Bill Gates引用了2009年经合组织做过的一项测验,在中学生阅读水平方面美国连前十都没能进入,美国和冰岛以及波兰并列排名第15名,其中前11个国家的教育体系有教师评估系统。Bill Gates觉得这方面美国大大落后于其他国家。

上海在这个排名里表现最好,参加测试的5000位15岁学生表现很好,在阅读、数学以及科学等方面整体排名第一, Bill Gates相信上海能有这种令人惊讶的成功关键之一就在于,他们帮助教师不断自我发展的方式,如他们确保年轻的教师有机会看到资深教师授课,他们每周都有让老师聚在一起并讨论哪些教学方法比较有用,他们甚至要求每位老师观察他的同事并给他们反馈信息。

作者按:经合组织 (OECD) 每三年都会在世界范围内实施学生能力国际评价项目,旨在衡量一个国家的教育系统在培养学生应对全球知识经济挑战方面的表现。 2009年约5100名15岁上海学生首次参加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衡量其阅读、理化和数学能力,上海和几个亚洲地区参与者的成绩超过了美国和大部分西欧国家。这令国际教育界震惊,也引起不少争论。有人相信中国教育正在快速地赶上和超过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也有人提出这不是中国的整体评估,仅仅是在上海、香港和澳门等区域性样本测试;也有人指出这是中国学生突出的应试能力起了作用,算不得什么。我个人觉得这代表的是中国的基础教育良好,不是高等教育,更不代表整个中国教育体制的全貌。

好的老师能帮助学生取得的巨大进步。在教师这个职业中,有的老师教学质量和效率远远超过其他老师。因此教育系统需要一个向好教师看齐的评估系统。这样一个系统会是什么样子的?盖茨基金会和美国各个校区的3000多名老师合作开展了一个叫“有效教育方式”(MET)的项目。盖茨基金派出观察员观看老师在教学中的录像,并且评估他们所做的一系列事情。比如:他们有没有向学生提问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他们有没有找到多种方式来解释一个概念?也请学生做问卷调查,比如: “你的老师是否知道整个班级听懂了一堂课?” “你是否学会了改正错误?”

374254_10151454191611961_2022580253_n

这样的调查结果令人满意。 首先,在这些评测中表现很好的老师所教出来的学生也更好。这说明MET设计的问题是对的。 其次,参与这个项目的老师们认为这些录像以及向学生发放的调查问卷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它们指明了教师们能够改进的具体环节。

梳理出一位老师在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只是第一步,还应该给他们采取措施的工具,以改善自己教学的方式。建立一个完整的能给予老师反馈以及自我发展手段的系统不容易,需要教师的普遍认同,也需要大量的投入。 盖茨基金会估计会花费50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这仅仅是教育体系支付教师工资的2%。

盖茨先生和其基金会在全球各国的教育和慈善领域的努力是非常令人钦佩的。他对于改善教育、提高教师评估方法下了不少功夫,有的项目是令人吃惊的,比如“情绪手镯”项目。他斥资110万美元购买皮肤电流反应测试手镯,这种手镯能捕捉到学生佩戴者的在听课时的情绪变化,用来调查老师的课是否能让他们产生兴趣。 “情绪手镯”能测量皮肤的导电性,皮肤导电性会随着水分含量的变化而变化。而汗腺是由神经系统控制,因此皮肤导电性可以作为情绪反应的一种依据。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有趣的geek试验。

盖茨先生认为不应以资历和学历而应以教育成果来评定教师,他主张发展出一个系统来促进老师的工作能力,我个人也觉得这是必须的,但如何量化是个大问题。在不同的国家,比如中国和美国,对于教师的教育成果有不同的定义,放在一个大的范畴来讲,教育是的目的是什么?这才是个大问题

教育是个大问题,关乎国运福祉。无论中美,对于此问题,都应如同Gill Gates所说:I want to admit that I am an optimist. Any tough problem, I think it can be solved.

—————————————————————————————-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微信/Twitter、Facebook @TEDtoChina 加入我们的讨论TEDtoChina微信

作者:  Global Digital Marketer / Director of @TEDtoChina 维护 @TEDxShanghai @BullishChina @Maoyushi @ChinaHour

如何真正”听”音乐?

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开幕式歌曲《耶路撒冷》很受赞许,有一幕是女打击乐手为主角的独奏,那是演奏艺术家Evelyn Glennie,她曾在TED大会上展示“听的艺术”,让大家听雨的声音,感受雪的声音。她是西方社會20世紀裡第一位全職的打擊樂獨奏家。

TED Quotes:“Music really is our daily medicine.”

Evelyn Glennie1965年生于苏格兰,她12岁失聪,但这没动摇她成为一名职业鼓手的决心。按理说,Evelyn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了。可是她的老师却更加固执。从她的老师那里,Evelyn学会了通过感觉声波振动的方法来学习演奏,并在老师的鼓励下很快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打击乐器。或许是因为这种不可动摇的信心与支持,Evelyn更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和充沛的创作热情。

打击乐器不只是架子鼓那样的节奏乐器,还包括众多能够表现丰富旋律的不同类型的乐器组成。如果不能听见声音,只能通过振动去触摸与感觉声音,那么要表现出旋律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Evelyn Glennie却证明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绝非不可能。通常,说贝多芬是天才的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理解了他的音乐的人;另一种人则是只听过贝9(d小调第九交响曲),而且还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就自称爱上了音乐。如果说贝多芬是在变聋以后才写出了贝9,那么这种“天才”的称号至少也包含了偏见与歧视。为什么一个聋人就不能写出天才的乐章?当然,从表面上看,如果一个音乐家是聋人,就如同一个演说家是哑巴一样。耳朵不好,对于一个想以音乐为生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1999年的《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我听到的第一张Evelyn Glennie的个人作品,从这里我对她那种近乎完美的表现和无限的想象力兴奋不已,同时,我也认为她的音乐完全能让那些听力正常的人感到震惊。

《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一张具有实验与探索精神的唱片,但是,这还只是一场更为奇幻的冒险之旅的帷幕。接下来,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纪录电影里,她和Fred Frith更是将即兴发挥到了化境。在《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的制作过程中,Evelyn使用了大量的东西方打击乐器和许多希奇古怪的自制乐器,其中甚至还有音乐盒、儿童玩具和中国的木鱼(经我统计至少有60件乐器)。有意思的是,唱片的制作完全是出于一个“临时”的想法,Evelyn希望做一张不同于以往的唱片,于是她带着她收藏的(几乎全世界的)乐器走进录音棚,在没有任何编排的情况下,一个人用五天时间就即兴完成了所有的音轨,然后由制作人Michael Brauer对母带进行加工,加入了合成器、采样、人声、键盘和鼓机等音效之后最终完成。对于一个乐手来说,我们不难看出,Evelyn Glennie所有的完美主义者的认真和艺术家的想象力,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她的投入与勤奋。

如果你认为打击乐手只是一个乐队的背景,或一个乐曲的节奏支架,那么在Evelyn Glennie的敲敲打打中,你会彻底怀疑或推翻这种说法,并轻而易举地就被她的音乐穿透。我要说的是,这种音乐不仅能进入你的身体,而且能在你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其中有27分35秒的“Land of Venden”是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呈现出一种戏剧化的景像,而且节奏和旋律的运用就如同印象派绘画一样异彩纷呈。“Battle Cry”经过重新混音之后有了Ambient Techno和big beat的感觉,不过这或许只是牛刀小试。不同于她的其他室内乐作品,如果说前作还过于谨慎与精确,那么《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就是对一种体系的反动(或者说是一场想象力的暴动)。

不可否认,媒体和大众在谈到Evelyn Glennie的时候更关心她的听力,对于她的音乐,人们多半是出于好奇。或许是因为她太希望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音乐上,所以尽其所能地专注于音乐。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她正在经历内心不断涌出的奇妙乐思,同时也因为外部世界的喧嚣而充满了矛盾。Evelyn只能借助感觉声音的振动来“听”音乐,因为高音与低音是由不同频率的振幅产生,为了区分这种微弱的振动,她就不得不以身体的不同部位来感受不同的声音频率——Evelyn用脸、脖劲和胸部来接收高音,低音则由腿脚来体会。身体即耳朵的延伸。可以说,她是以全身心来感受音乐的,而她的一切都与音乐息息相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因为爱,一切又怎么可能?

Evelyn Glennie曾多次指出,人们总是关心她的耳朵而忽视了她的音乐,她反感人们总是谈论音乐以外的事。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拉胡琴的孩子,他从小就双眼失明,虽说耳朵没什么问题,但是三番五次去报考音乐学院都被挡在门外。他的父亲急坏了,决定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学院的某某教授求求情,说是让孩子能有条出路,不然就只能像阿炳一样沦为“盲流”艺术家。结果,教授听了孩子的演奏,非常满意,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形象不佳”等问题,最终还是“爱莫能助”。在孩子和父亲极为迷茫之际,有一两位大叔大婶出来劝过他们,但是,这孩子非但没有放弃,反而被“逼”出了一颗坚决的死心。我知道,这孩子只是想让人们去听听他的音乐,但是人们却只在乎他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Evelyn和那个拉胡琴的孩子是相通的,只有他们才能相互理解与欣赏。但是,Evelyn最终让这个世界不再寂静,而那个孩子却被黑暗打垮了。

听音乐不仅仅是简单的声波振动耳膜的过程,应该不是听音乐,而是听心灵。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 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 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

文明地对暴力说不

还记得过去发生过的打砸抢事件吗?这种事情会不会再发生在我们身边?为什么会发生?我们曾经分享过一篇魔鬼的诞生:津巴多的路西法效应 今天分享一篇关于非暴力的演讲,同时请自问:当我们这个国家四处弥漫着暴戾气氛时,身为这个社会中一员,我们应扮演什么角色?

TEDxSanMigueldeAllende(墨西哥小城圣米盖尔的TEDx活动)演讲人艾米拉诺游学海外,通晓法语、英语、西班牙语,是哈佛经济学博士,为一家天使投资公司工作。因其父曾任墨西哥总统,他在演讲前强调自己是关心时事的公民,和”前总统之子”没有关系。演讲中他号召人民不要逃避,不要害怕,要勇敢地团结起来——以和平的方式面对现状,沉默不能带来任何改变,文明地对暴力说不。这是TED官方首次选发的非英语语言TEDx演讲,对我们有教育意义。因为演讲本身比较有说服力,直接列出演讲,就不再联想演绎了。

———————————————————————————————————————————-

他在演讲中说:总有一些事实是人们不想听到的,事实总会使许多人胆战心惊,同样事实也令犯罪组织成员感到紧张。

墨西哥正面临大问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没有人会反驳。有分歧的地方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泽塔斯集团贩毒组织、还是政府?是 腐败,贫困,还是其他方面?这些都不是根本问题。

我们的问题首先在于,大多数墨西哥人认为我们自己是社会现状的受害者。我们确实是一个满是受害者的国家:在历史上我们一直是受害者,受到某些事或某 些人的残害,我们曾受西班牙人的侵略,受法国人侵略,曾是Don Porfirio的受害者,曾是革命制度党(PRI)的受害者,现在是泽塔贩毒集团、犯罪团体和绑架者的受害者… …停下来!等一下!要是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所在呢?那些使自己沦为受害者的事情都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我们总在扮演受害者!我们必须睁开眼睛,只有当我们 不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只有当我们不再扮演受害者,我们的国家就能得到彻头彻尾的改变!
这个社会,我们必须从各种现象的受害者转变成一个富有责任感、民 众参与度高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才能够实实在在地把握国家的未来。

人民对暴力的反应程度由弱到强会有四个层次。

人民对暴力程度最弱的第一层反应视若罔闻、无动于衷。

当今墨西哥社会大多数人都在回避现实。我们国家像一个人得了重病,却假装自己得的是感冒,以为过一会就好了。事实上墨西哥患的是癌症。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医治,国家便会病入膏肓。我们必须将墨西哥社会对现状的无动于衷,转变为让国民认清现状。

民众对现状反应的第二个层次恐惧。认清事实会产生恐惧,看到目前问题的严重性。然而恐惧总比无动于衷好——恐惧才会让我们不得不采取行动。现在墨西哥有很多人都感到恐惧,我们都非常害怕。

想象一下墨西哥的街道因为暴力而变得不安全,于是人们就躲在家里,这样能让街道变得更安全还是更危险?当然更危险!这样街道就会变得更荒凉,更危 险。结果我们就更不愿意出门,使街道进一步变得更加荒凉,更加危险,于是我们就更不敢出门了。全体国民都陷入了这个恶性循环,不敢出门,贪生怕死,在家里 比在大街上还要担惊受怕。

想战胜恐惧,我们必须把墨西哥全体社会成员推向第三个层面——采取实际行动。

我们必须战胜自己的恐惧,收回失去的街道、城市与街区。对于许多人而言,行动中总伴随着愤怒。我们的恐惧容易变成愤怒。他们说:“我忍无可忍了,我们要马上采取行动。”

最近有组敏感数据:2010年以来墨西哥发生了35起当众使用私刑的案件,而以前类似案件每年仅有一两起。现在几乎每周都会发生一起。这说明这个社 会已经陷入绝望,人们自己成为了执法者。尽管采取行动胜过无动于衷,但是以暴制暴的行为,只不过是让暴力看上去更冠冕堂皇而已。如果我对你施暴,你以暴力 回击,你也成为了施暴的一份子。你不过是让我的暴力看起来更合理了。

民众采取行动固然重要,但我们仍然必须让所有处于恐惧与愤怒的民众走向第四层面—非暴力行动。

这样的行动是和平的,相互合作的。但决不是被动的,它是坚决的,有效的,非暴力的。

在墨西哥出现过这样的例子:两年前在加莱阿纳市的一位居民被绑架了,他叫艾里克(Eric),他的兄弟本杰名和朱利安,集结了当地所有居民,共同商 讨最佳解决措施。交赎金?抄家伙找绑匪算帐?还是找政府帮忙?最后,本杰名和朱利安决定,采取最好的办法就是组织社区中的所有人共同行动。他们动员了当地 社区所有人,让这些人集体去市中央公园组织了一场大规模静坐。他们给绑匪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们要赎金,就来拿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们一直等在那 里,七天之后,艾里克被释放回家。这个例子证明了一个有组织的社会所拥有的力量。当然犯罪分子也会做出回应。2009年7月,本杰名被谋杀了。但朱利安 (Julian Le Baron)没有放弃,一整年,他都在动员各社区进行各种运动。这一整年有人悬赏要他的项上人头,而他的斗争没有停息,继续组织运动,继续做动员。

这个国家不乏英雄事迹,如果千千万万的朱利安团结到一起,墨西哥今天会是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而这些英雄就在那里,他们只需要把手举起来。

生于 斯,长于斯。在成长过程中,我学会了热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任何一个踏足这片土地的人——不仅是墨西哥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这个国家。我去过很多地方, 而那些地方的人都没有墨西哥人的热情。我们在支持国家足球队时的热情、我们在支援受灾人民时表现出的热情,比如1985年的大地震和今年发生的大洪水。从 儿时起我们唱国歌时就饱含热情,我们用一个儿童的心唱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战士“。

我认为,侮辱一个墨西哥人最恶劣的方式就是侮辱他的母亲,母亲在 人一生中处在最神圣地位。墨西哥就是我们的母亲,而现在她在召唤她的子民。我们正面临着近期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刻。我们的母亲墨西哥就在我们眼前遭人凌 辱。我们该怎么办?大敌当前,每个公民心中的战士在哪里?

历史上最伟大的人民权力运动英雄圣雄甘地说(Mohandas Gandhi):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欲变世界,先变其身。 我们呼唤甘地们,我们需要甘地们,我们需要热爱墨西哥的英雄儿女们,我们放声召唤每一位真正的墨西哥人加入这场斗争。只有这样我们所热爱的墨西哥的一切, 各种节目、市场、餐馆、饭店、龙舌兰酒、流浪艺人、小夜曲、旅馆、死日者、圣米格尔护城、喜悦、热情、斗争、以及让我们成为墨西哥人的一切事物,才不会从 世界上消失。我们面临的是极其强大的敌人,但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他们可以杀死一个人,谁都可以杀我,杀你,或者你们。但是,谁也杀不死墨西哥人真正的精 神。我们的斗争是必胜的,但我们必须进行战斗。

两千年前古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说过:舍义取生实为大恶,莫为苟活而放弃生命存在的意义!(*)
——————————————————————————————————————–——
演讲最后一句引用诗人尤维纳利斯原文是:Considera que el mayor de los pecados es preferir la mera existencia a una existencia con honor. Y cuidado, de por preservar la vida a perder las razones mismas de vivir.-Juvenal/网友@歪歪应 提供了一个参考版本:保命大概是最大的过错,为生命而丧失整个生命的根基。

TED官网中文译法不是很准确,译者应该是翻译自英文”Count it the greatest sin to prefer life to honor, and for the sake of living to lose what makes life worth living”版本。事实上这句话英文版本比较像英文版的《孟子·告子上》中一句: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者也。两句 英文句型句意类似。

————————————————————————————————-

作者按:演讲人艾米拉诺生于1976年,其父曾于1988-1994年任墨西哥总统,属于我们定义的官二代,但其父后来被迫流亡海外,颠沛流离,而他一位叔叔锒铛入狱,另一位叔叔在2004年被暴力谋杀。这一系列事件对于其个人成长影响自然非同一般,这段TEDx演讲在墨西哥引发轰动。我在2011年曾经在微博上分享过,大家反响也很强,其中网友@田AlexAndrA田 有一句点睛的评论: The best TEDTalk I have watched. Makes so much sense. Change all “Mexican” to “Chinese” and you will know why I got chills all over….

恐怖组织招募新手的5步骤

巴基斯坦裔纪录片工作者夏明·欧白德·奇诺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她在2010年以纪录片“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孩子们”(Pakistan: Children of the Taliban)赢得艾美奖,这是她在TED演讲的一个话题:恐怖分子如何说服孩子成为一名人体炸弹。

chinoy

 

恐怖袭击试图摧垮人们的信念,而使用儿童作为人体炸弹则是这个噩梦最令人发指的时刻。

这个演讲短小,但震憾心灵,她说恐怖分子培养新人的手段有以下几个步骤:

1.获得贫苦阶层支持,将孩子纳入到自己的教育体系;
2.思想灌输:禁止孩子读报、听广播和接触其他资讯;
3.学习憎恨:从小培养憎恨式教育;
4.鼓励奉献:殉教和牺牲者是光荣的英雄;
5.使之愤怒:妖魔化的宣传


视频中提及这套模式的五个步骤,无一不是针对人性而设计的,失去自由、自主的人性是虚弱的,而当你看到这个愚民、洗脑的过程是否会不寒而栗??

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最卑鄙的懦夫行径,这个时候往往也能彰显人性的光辉。我们看到无论是波士顿还是伊拉克,当恐怖袭击发生后,在现场救助的不仅仅是警察,更有路人和平民。尤其此次波士顿有很多现场媒体,我们能看到志愿者、运动员、路人纷纷出手互相援助,尤其网络的声音,在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上很多善良的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短短几小时数千户附近居民就在网络上自发填表,形成一份愿意提供住处的列表。

当你看到恐怖袭击、看到有组织的迫害,当你看暴力、愚顽、偏狭、或者性别地域歧视、厌恶、仇恨、无知……,直视它们,在心中有个信念:善良的人们比你们多得多。

作者 @Lawrence治钧   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清明再思:I want__ before I die

Candy Chang居住在新奥尔良市。她把她社区里的一栋废弃房屋改造成一块巨大的黑板。她在这块黑板上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在死之前,我 想……”邻居们则填上了各种或是惊奇、或是辛酸、亦或是风趣的答案。这块巨型黑板则成为他们社区里的一块明镜。下面是其演讲的部分内容,希望能在清明节提醒大家思考。

Candy-Chang

我住在新奥尔良,2009年,我失去了一个我挚爱的人,她的名字叫琼,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她死得很突然,没有人预料到,然后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这件事让我对自己拥有的时光怀着深切敬意,并且促使我思考生命——有真正意义的东西。但我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这种心态,我觉得人们太容易被日复一日的琐碎困住,而忘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我在一些朋友帮助下把一个房子一面墙做成了一个巨型黑板,我在上面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 “在死之前,我想??” 所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捡起一根粉笔,在公共场合里留下一些他们人生的痕迹,来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愿望。我并不知道该从这个实验里期待些什么,但是第二天,整个墙壁都被填满了,而且不断有人添加新的答案,比如:“在死之前,我想为我的海盗行为接受审判”, “在死之前,我想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在死之前,我想在上百万的观众面前唱歌” “在死之前,我想种一棵树” “在死之前,我想过隐居的生活” “在死之前,我想再抱她一次” “在死之前,我想成为某个人的骑士” “在死之前,我想要做完全真实的自己”。

before-i-die-3-copy

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与他人的联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努力坚持自我,铭记人生的短暂与生命的脆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要。 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谈论死亡,甚至没有勇气去思考死亡,但是我意识到,为死亡做心理准备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事情之一——思考死亡能够让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更清醒的认识。

公共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到底什么对我们是真正重要的,无论是对个人来说或者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有了更多的方式来分享我们的希望、恐惧和经历,我们身边的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更美好的地方 更帮助我们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TED演讲我在TEDtoChina上发布了若干次,每次都能引起大家的热议,但然后呐?然后就是又回到日复一日的琐碎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也列出一些微博网友的评论:

剪刀手庄庄不知道不知道,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Cherished0以前就有说过我要是得了绝症了会怎么办吧。哈哈,那时候就说果断跟家人朋友道别,借些钱就走起,先去你去过的地方,感受你当时的感觉。然后一起去新的地方。

@ConquerUrself:Before I die I want to,更全面更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并为它做一件小事

minimichele:To be with my family

Kay大树微博达人:死亡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探讨的课题,看完这段演讲,让我想到可以换一个单词,然后我们这么问问目前的(工作中)自己。

画下天籁微博达人:生命中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年纪不同追求不一,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小时候放学会路过一家香气四溢的面包店,于是那时的他就在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吃很多面包。”哈哈!小梦想也有大意义呀!在生命终结前,完满自己想做的那些部分吧!

QTLeung微博达人:I want to realize the dream deep inside my heart since I was just a little kid.

Glory加多寶died after my parent/

我是未来的rizi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一起去旅行Joybefore i die. i want to travel all around the world

@此女人是小女人: 刚开始看到这题目的时候还真没想出来。 Before I die,I want to cherish the time..

Penguline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everyone living with dignity.

请叫我每日C是个非常爱命的人,但是又不害怕死亡。那里有我想念的人。活着,是不愿爱我的人伤心绝望。死去,大概才真是种解脱

SshanFind my lover

… … ….

我翻遍差不过1000条转发和评论,有不同答案,但没有人说我要成为千万富豪之类的,那为什么等大家一开始生活就停止了思考?

您想好您的答案了吗?请分享给其他人。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Twitter:Lawrenceyeah

TEDtalk:想成功?睡好觉!

据说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另说是每年三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国际精神卫生和神经科学基金会主办的全球睡眠和健康计划发起了这项全球性的活动,此项活动的重点在于引起人们对睡眠重要性和睡眠质量的关注。

所以,今天特别推荐和睡眠相关的TED演讲。

演讲人Aranna Huffington希腊人,80年代移民美国,是Huffington Post的联合创始人,2005年创办网站时就内置大量web2.o元素,并引领一批崛起的新媒体网站,赫芬顿邮报打出了“第一份互联网报纸”的口号,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仍有能力积攒超高人气,并积极引入风险投资,并购其他网站。随着网络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形成了激烈竞争的格局,赫芬顿邮报作为具有代表性的新闻博客网站典型体现了网络新媒体的特性及发展状况,在2011年,被美国在线以3亿1千5百万美元收购。

Arianna Huffington

她的经历是美国梦的典型代表,不论是红毯还是社交场合她都是亮点人物。她是如何成功的?她在TED讲台分享了她的成功秘笈:睡好!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有效的睡眠提高工作效率和幸福指数 — 以及做出更英明的决策。

 

我的绝妙想法实际上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却能够激发层出不穷的绝妙创意这些想法雪藏于酣睡时我们的大脑中。那么如何用我的想法使之释放呢?睡觉!

 (笑声)(掌声)

 在座的各位女士都是最优秀的人。在座的各位女士也都饱受睡眠不足的折磨。我不辍的思索睡眠的价值。两年半以前,我因过度劳累而晕倒。头撞在了桌子上,下颌骨也骨折了,我的右眼缝了5针。而后我便开始重新探索睡眠的价值。在这个过称中,我深入研究,与医学博士,科学家们会面,那么我今天想告诉大家想要变的更加高效,更有激情,生活更加有趣请保持睡眠充足。

 我们女性将要在这场新的革命中新的女权主义争议中,引领潮流。我们就是要一路睡到制高点,没错,睡!

 (笑声)(掌声)

因为很不幸地,对男士们来说,睡眠不足成了男子汉气概的象征。我最近和一位男士一起吃晚餐他和我吹嘘前一晚只睡了4个小时。其实我想对他说不过还是没说出口我想要说的是,“你知道吗?要是你能多睡一个小时,那今晚的谈话会比现在有趣的多。”
 

现在有一种睡眠不足叫做“虚荣心作祟”。尤其是在华盛顿这里,如果你想预约一顿早餐,比如,“八点钟怎么样?”他们会说,“八点钟对我来说太晚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在和你见面之前先打上一局网球再打几个电话会议。”那么他们会认为这样意味着他们是如此的忙碌和高效,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当前世界,我们有十分精明的领导者在商界,金融界,政界,他们却做了许多糟糕的决定。因此高智商并不是成为一个好领导者的唯一先决条件,因为领导力的秘诀在于能具有超乎常人的预见力。但是事实上我们却为此受到太多次的教训。

事实上,我觉得如果雷曼兄弟换成雷曼兄妹的话,那么他们还不至于破产倒闭。(掌声)因为当所有的男士们在忙着像机器一样一刻不停的连轴转时,也许有一位女士会注意到将要来临的危机,因为她会从七个半小时或者八个小时的睡眠中醒来并对全局形势透彻于心。

因此当我们面临当今生活中的重重危机时,在个人层面上睡个好觉对我们有利,在我们生活中,睡个好觉能够带给我们欢愉,感激,和高效,它也对我们的职业发展有利,同时睡个好觉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因此我极力建议各位合上双眼发掘深藏于我们思维中的妙思,停止机器般运转的身体并发现睡眠的魔力。

啥也不说了,想成功,现在开始,国际睡眠日,洗洗睡吧!

作者:Lawrence治钧 Twitter 现为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脆弱之道——布琳布朗的“脆弱心经”

在晦暗无明的心碎时刻,我们总被告知不要脆弱;在耻辱与苦痛的挣扎中,我们痛恨和否定的是自己的脆弱;在绝望和恐惧交织的紧缩和炙热中,我们最希望毁弃的往往是自己的脆弱。

图片来自Blogger

然而,在布琳•布朗(Brené Brown看来,“脆弱(Vulnerability)是耻辱和恐惧的根源,是我们为自我价值而挣扎的根源,但它同时又是欢乐、创造性、归属感、爱的源泉。”而我们面对脆弱的最佳途径,不是麻痹、否定与排斥,而是感受它、感恩它、接纳它、与它共存。

在2010年的TEDxHuston中,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社会工作学教授布琳布朗做了这个关于脆弱的震撼人心的演讲。仅仅二十分钟的演讲,却涵盖了关系、勇气、归属感、自我价值感等诸多一直令人类困惑和不断探索的心理议题。

作为一名社会科学的工作者,布朗有着丰富的研究经验,她同时也是多本畅销书的作者,如《不完美的恩赐:放掉我们所设想的自我,拥舞真实的自己》(2010)《我原以为这就是我:关于完美主义、不完满和力量的真相》(2007)等。在研究有关关系(Connection)的课题的过程中,布朗发现人们常常有一种担心我不值得交往的心态和害怕断绝关系的恐惧,她决定一探究竟这背后的心理因素。

抽丝剥茧般地,布朗一步步把我们引向演讲的主题。恐惧与担忧的底端,她发现,是耻辱。耻辱感的背后,是“我不够好”的心态——我不够富有,我不够美,我不够高,我不够智慧,我不够有权势,我不够有魅力,所以我不值得交往。而支撑这种心态的,她认为,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脆弱”。

其实,关于这种脆弱,我们并不陌生。我们随时都会面临这种“刻骨铭心的脆弱”。在布朗收到的一百多条回复中,人们给出了无数生活中面临脆弱的例子:被别人拒绝;想约某人出来;等待医生的答复;被公司解雇……而在《当生命陷落时》(When Things Fall Apart)里,佩马•丘卓(Pema Chödrön)把这种脆弱的状态描述成“事情摇摆不定,什么都不对劲”的“边陲地带”。某个初春,当她的先生毫无预警地告诉她他有外遇要同她离婚时,她的现实世界突然瓦解。她瞬间陷进那种脆弱的状态,“毯子从脚下抽走,找不到立足点,伤痛开始浮现”。

然而,在这种动摇与破碎的时刻,我们应对脆弱的方式,布朗尖锐地指出,却是麻痹它。她发现,人们通常麻痹脆弱的三种方式是:麻痹情感,把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定和追求完美。

“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这是恐惧,这是失望,我不想要这些情感。”可矛盾的是,在拒绝这些负面情感的同时,我们事实上也把喜悦、感恩、幸福的感受拒之门外,因为我们麻痹的是自己的内心。有双眼不懂得凝视,有双耳不懂得倾听,有嘴却不懂得交流,有一颗心却已无法感受。我们为自己镀上厚厚的甲胄,用千军万马把自己护卫起来。美国一位旅行者在旅居老挝的时候,曾经这样精确地描绘自己当时的这般心境:“我学会了如何在坚硬面前保护自己;然而不自知地,我同时也学会了在柔软与本该简单的事物面前防卫自己。”
而把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定,是我们麻痹脆弱的另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直接体现在了宗教与政治上。布朗认为,宗教已经从一种信仰变成了一种确定。我们对自己无法证实的事情却是这样言之凿凿,因为这使我们感到从此有了坚实的根基与消除恐惧的利器。而政治“对话已经荡然无存,有的仅仅是指责”,所有人的立场都是如此坚定,坚定地维护着自己所确定的一切。这种确定,使我们从来不能够容忍异己,使我们不断嗔恨。外界的混乱与动荡,正是我们内心混乱与恐惧的投射。

而追求完美,也许是我们最根深蒂固的麻痹模式。我们希望自己看上去是完美的,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把屁股上的赘肉挪到脸上”;我们给自己涂抹上厚厚的面具,在眼睛上开刀、鼻子上开刀、胸部开刀,只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像电视上那个也是到处开刀的人。接下来,我们追求的是完美的学历、完美的收入、完美的社交、完美的伴侣。然而,最危险的,在布朗眼里,是我们想要自己的孩子也变得完美。我们需要他“五年级可以进网球队,七年级稳进耶鲁”,他也许一生都在因为无法达到完美的目标、有人比自己更完美而苦苦挣扎、懊恼沮丧。

我们生活在一个脆弱的世界里,我们又该如何面对内心的脆弱与艰涩?布朗给出了四点直入人心的建议。首先,“卸下我们的面具,让我们被看见,深入地被看见,即便是脆弱的一面。”其次,“全心全意地去爱,尽管没有任何担保。”第三,“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快乐,哪怕是在最恐惧的时候。哪怕我们怀疑我能不能爱得这么深。”最后,相信我们自己已经足够完满。这会使我们停止抱怨,开始倾听。

零星言语,却难做到。生命时常令我们动弹不得,面目全非。然而,我们还是可以让自己深深地相信,我们将愈来愈能够升起足够的勇气来面对我们的脆弱和困境。那位习惯于保持冷静与钝感的美国旅行者终于在一位淳朴和不设防的老挝卖裙女前卸下了她厚厚的防护,她写道:“这一次我终于得以哭泣,是很用力的失声痛哭,似乎这样就可以弥补那些我不曾流过泪的岁月。”而佩马•丘卓在那一年春天的河边拾起一块石头,向她的先生砸去之后,度过了她生命中“痛苦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有快乐的一天”的黑夜,终于再度体悟到了觉醒的清新与开放,发现了无所依恃的伟大。

脆弱与勇气实质是一体两面的,真正的勇气并不是你已成为一个无所畏惧的战士,而是你能够在当下全然地接纳你的脆弱,直视你内心的脆弱。其实正视脆弱正是一种回归内心的道路,只有回归最原始的那个柔软地带,才能找到我们得以一路向前的力量源泉。

理查德·威尔金森:经济不平等如何危害社会

本文是TEDtalks演讲中文译文。

演讲人理查德·威尔金森认为收入差距巨大的社会通常是有问题的。理查德·威尔金森用硬数据制作了一系列关于经济失衡的图表,并列举了当贫富差距过大时,我们社会出现的问题,包括:健康、寿命、甚至基本价值观(比如互信)。

你们都应该知道我要讲的事实。 我认为不平等能够引起社会分裂和腐化,这种情况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就存在了。 不同的是我们现在可以找出证据, 我们可以通过比较社会的不平等程度,来了解不平等导致的影响。 我将给你们展示一些数据 并解释为什么 那些数据确实存在关联。

但是首先,来看看我们的命有多苦。 (笑声) 我想以一个 矛盾开始我的演讲。 这张图显示了我们的平均寿命相对于国民总收入的关系—— 后者衡量的是国家的平均富裕程度。 你们可以看看右侧的那些国家, 像挪威和美国, 它们的富裕程度是以色列、希腊、葡萄牙这些左侧的国家的两倍。 但这并没有影响它们国民的平均寿命。 没有相互关联的迹象。 但是如果我们去了解社会内部, 就能发现在它们整个社会内部 有很大的健康状况差异。 这张图展示的,依然是平均寿命。

这些都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小镇—— 最穷的在右侧,最富的在左侧。 穷人和其他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甚至是那些刚好在顶端之下的人, 他们的健康状况 都比在顶端的人要差。 所以收入在我们的社会中 意味非常, 但在不同社会间的的比较并没有意义。 那个矛盾的解释 就是,在我们社会中, 我们看的是相对收入 或者说社会地位、身份—— 就是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小。 一旦你有了那种想法, 你就应该马上想到: 如果差距扩大会发生什么? 要是缩小差距呢? 扩大或是减小收入差距会怎么样呢?

这就是我马上要告诉你们的。 我没有使用任何假设的数据。 我的数据来自联合国—— 和世界银行的数据一样—— 是关于这些富有、发达市场的 民主国家间的收入差距的。 我们用的方法, 简单易懂,并且你们可以下载, 就是比较每个国家的前 20% 与后 20% 的收入差距。 你们可以看到左侧的国家都比较平等—— 日本、芬兰、挪威、瑞典—— 他们的前 20% 的富裕程度大概是后 20% 的 3.5 到 4 倍。 但是在比较不平等的另外一侧—— 英国、葡萄牙、美国、新加坡—— 收入差距要大一倍。 按这种比较方式,我们国家(英国)的不平等程度是 另外一些同样成功的民主市场的两倍。

接下来我将会展示这对我们社会有什么影响。 我们针对社会内部差异产生的问题收集了数据, 这类问题在社会最底层 更加的普遍。 国际上可供比较的数据包括平均寿命、 儿童的数学和语文成绩、 婴儿死亡率、自杀率、 监狱人口比例、少女早孕率、 互信程度、 肥胖、心理疾病—— 这些病都符合标准的诊断分类 包括毒瘾和酒瘾—— 以及社会流动率。 我们把所有这些都归到一个系数里。 他们都被平均加权。 一个国家的分数就是这些因子平均得到的。 你可以看到,这些分数是 与刚才我展示过的不平等比较相关的, 我将反复展示这些数据。 越是不平等的国家 在各种社会问题上 表现得就越差。 关联性非常强。 但是如果你看同样的 健康和社会问题 与人均国民收入以及 国民总收入的指数的比较, 那你就什么也不会发现, 再没有相关性了。

我们有一点担心 人们可能会想 我们是挑选特定的问题以迎合我们的理论 然后人为的制造证据。 所以我们也在《英国医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关于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福利指数的论文。 它包含 40 个不同的部分, 来自他人的总结。 它包括儿童是否能与父母交谈, 家中是否有图书, 免疫率有多少,以及学校是否存在欺辱现象。 所有都包括进去了。 这就是该指数与同样的不平等程度的关系。 在越不平等的社会,儿童的表现就越差。 关系及其显著。 但是再一次, 如果你看的是儿童福利 与人均国民收入的关系, 你将一无所获。 没有关联的迹象。

我目前向你们展示的所有数据所揭示的 都是同一样的东西。 我们社会的平均福利 再也不是取决于 国民收入和经济增长。 它们在较穷的国家非常重要, 但是对于富裕的发达国家来说却并非如此。 而我们之间的差异 以及我们相对于他人的位置 如今看来非常重要。 下面我将为大家展示我们指数的一些分部。 这是相互信任指数。 指的是同意大多数人都可信 的人数比例。 这是来自“世界价值观调查”的数据。 可以看到,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大约有 15% 的人 感觉他们能相信他人。 但是在更加平等的社会, 这一比例上升到了 60% 或 65%。 如果再看社区活动参与度 或者是社会资本的评估, 都有非常相似的关联 与不平等紧密相关。

我要说,我们重复了这项工作两次。 第一次针对的是这些富裕发达国家, 我们之后更换了测试对象, 对美国 50 个州重复了这个测试—— 调查同样的问题: 是否那些越是不平等的州 在所有这些评估上就做得越差? 这是联邦政府在一项一般社会调查中得出的相互信任 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非常相似的散点分布 在相似的信任程度范围上。 同样的事情还在继续。 基本上我们发现 几乎所有在国际调查中反映出来的与互信有关的因素 也同样反映在我们分别调查的 50 个州里面。 这并非巧合。

这张图是心理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通过随机采样 采用相同的诊断采访方式 搜集数据 使得我们能够比较每个社会的 心理疾病率。 这是上一年患有任意一种 心理疾病人口的比率。 它的范围是从 8% 直到 24% 多—— 这表明整个社会 患有心理疾病的比例是其它社会的 3 倍。 同样的,这些都与不平等有着紧密的联系。

这张图是犯罪率。 红点表示美国各州, 蓝三角表示加拿大各省。 但是看看它们的数量差异。 谋杀率从每一百万 15 起 直到 150 起。 这是监狱囚犯的比率。 这是 10 倍的差距, 指数函数会放大这差距。 但监禁人数的变化范围 是从 40 到 400。 犯罪 并非这一关系的主要原因。 在一些地方,犯罪可以解释一部分原因。 但是更多的是严厉的审判, 或者说更苛刻的审判。 社会越是不平等 就越倾向于保留死刑。 这张图是儿童高中辍学状况。 同样,差距很大。 如果我们讨论社会人才的选拔, 就会发现这种差距的危害非常严重。

这张图是社会流动率。 实际上是基于收入的 流动率计算。 基本上,它所追问的是: 是否富爸爸有富孩子穷爸爸有穷孩子, 或者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爸爸的收入更加的重要—— 比如说英国、美国。 而在北欧, 爸爸的收入就不那么重要。 那里有更多的社会阶层流动。 正如我们常说的—— 我知道这里有很多美国听众—— 如果美国人想要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他们应该去丹麦。

(笑声)

(掌声)

我已经展示过的在这里用斜体字标记。 我还可以展示一些其它的问题。 那些问题都更普遍存在 于社会梯度的底层。 但是社会梯度存在着无穷的问题, 这些问题在不平等的国家显得更糟—— 不仅仅是一点点糟, 而是什么都要差到 2 倍 10 倍。 想想花费, 人力成本的花费。

我想回到这张先前展示过的图 我们把所有都结合起来 为了说明两点。 第一,通过一张复一张的图表, 我们发现那些表现较差的国家, 无论什么, 都似乎是那些更不平等的国家, 但是那些表现得好的 似乎都是北欧和日本。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 普遍社会紊乱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不仅仅是一两件事出了问题, 而是几乎所有事。

这张图上我想指出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 就是,如果你看看底部, 瑞士和日本, 他们在所有方面都显示出他们是非常不同的国家。 妇女的地位, 他们对小家庭的坚守程度, 在富裕发达的国家之中, 是在两个极端。 但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不同就是 他们如何实现较大平等的。 瑞典在收入上有很大的差异, 但它用税收、 国家福利、 慷慨的救济等等来缩小差距。 日本则相当不同。 首先日本税前工资差距比较小。 它的税收较低。 它的福利也比较少。 而对美国各州的研究中, 我们发现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些州表现好是通过再分配, 而另外有一些州表现好 是因为税前收入差距小。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 如何实现较大的平等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实现这种平等。

我不是在说完全的平等, 我说的都是确实存在于富裕发达市场民主国家的。 关于这个图,另外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 不仅仅是穷人 会受不平等的影响。 约翰·多恩(英国诗人)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我们能够比较 每一个社会阶层的人在 平等程度或多或少的不同国家的行为。 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张图是婴儿死亡率。 根据英国一般社会经济分类记录, 一些瑞典人非常仁慈的归类了很多婴儿死亡。 这是一种不符合时代的 基于父亲职位的分类, 所以单身母亲自成一组数据。 但是我们看所谓的“社会低级阶层”, 那是无需技术的手工工作。 中间是需要技术的手工工作, 再到高级非手工工作, 一直高到专业工作—— 医生、律师、 大公司的经理。

这里可以看出瑞典比英国做得好, 在每一个社会阶层上都做得更好。 最大的差异出现在社会的底层。 但即使是在顶端, 生活在一个较平等的社会 都有一些优势。 我们展示了 5 组不同的数据 包括了美国和国际的教育结果 以及健康状况。 似乎总体而言—— 较为平等的社会在社会底层展示出的差异最明显, 但在社会上层也同样会有一些优势。

我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我认为我是在展示和讨论不平等对社会心理的影响。 更多的是关注优越感和自卑感, 被重视和被看不起, 被尊重和被贬低。 当然,那些由于 身份地位的竞争而产生的感觉 促动了社会消费主义的前进。 但它同样也导致了地位的不确保性。 我们更担心的是别人如何评判和看待我们, 我们是否显得有吸引力、聪明、 或是诸如此类。 社会价值评价增强了 对这些社会价值评价的恐惧。

有趣的是, 社会心理学领域一些类似的工作也在同样进行着: 一些人查阅了 208 项不同的研究; 在研究中,志愿者被邀请到 一个心理试验中心 然后测试他们的压力霍尔蒙以及 他们执行压力任务时的反应。 在这观察中, 科学家感兴趣是 哪一种压力 最能提高体内皮质醇, 最重要的压力霍尔蒙的水平。 结果正是 那些包括社会评价威胁的任务—— 威胁到自尊和社会地位的任务—— 这些任务中他人能负面评价你的表现。 这些压力 在压力生理学上 有非常特别的效果。

目前我们已经接受了批评。 当然,有些人不喜欢这个, 也有人发现这个很出人意料。 然而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们 当人们批评我们挑拣数据时,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我们有一个无条件的规定 如果我们的数据源包含所观测国家的数据, 那么我们就将其纳入分析。 我们的数据源决定 数据是否有效, 而不是我们。 否则就会产生偏差。

其它国家呢? 学术同行审查的期刊中, 有 200 项研究是关于健康与 收入和平等的关系的。 这并没有局限于这里的这些国家, 暗藏着一个很简单的证明。 同样的国家 同样的不平等测量方法, 问题一个接一个。 我们为什么不控制其它的因素呢? 我已经向大家展示了人均国民收入 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当然,另外有人在文献中应用了更为复杂的方法 在实验中排除了贫困、教育 等因素。

因果关系如何呢? 相关性本身并不能证明因果联系。 我们花了相当的时间。 确实,人们对我们这些结果的因果联系 有很好的了解。 我们对富裕发达国家 长期保持健康的驱动因素的理解中 最大的改变就是 来自社会的长期压力对免疫力 以及心血管系统的影响 有多重要 或者比如说,暴力在较不平等的国家 变得越来越普遍的原因 就是因为人们对自己被瞧不起非常敏感。

我要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应该解决税后以及 税前的一系列问题。 我们应该限制收入, 遏制顶端的奖金收入文化。 我认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让我们的领导们 对员工负责。 我最后想要总结的 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减少我们的收入差距来 提高我们的真实的生活质量。 这样的话,我们会发现我们突然就解决了 整个社会的社会心理健康问题, 那真是棒极了。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