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何为快乐

何为快乐

尼尔·帕斯里查:快乐的3A诀窍

Rethinking Life感悟人生

  • Rethinking Life将与你一起探讨关乎一个人最本身的话题,在这个专栏中,我们将为你带来有关人生和幸福等终极问题的思考

      记得在去年夏天,我陪我妈在病房做化疗,她脸上总布满了阴霾,话语也沉得让人心疼。那段时日是她生命的谷底,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命就会嚓地一声崩裂,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心也变得坚硬而脆弱。
      这时,我们恰好在电视上看到有个外国人开了个快乐博客,把每天开心的糗事记录下来,举的例子有“内急,在忍不住之前终于找到了厕所”、“上班迟到,结果发现是星期天”,妈笑得前仰后合的,也开始留心每天那些开心的小事。
      后来才知道,这个博客的主人就是Neil Pasricha。


      
      在经历了婚姻失败、好友离丧之后,他决定收藏生命中快乐的时刻,而随着博客的成长,他的幸福也被装得满满当当。什么是快乐,很简单,Neil说他的秘诀就是3个A。
      
      一、态度(ATTITUDE)。生命有起有伏有涨有落,因为生活的导演憎恶墨守成规与循规蹈矩,所以你唯一可以预知的就是生活是不可以被预知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短短的一生我们会经历动人心魄、美得让人无法呼吸的时刻,也会也让人迷茫无助不知所措的的低谷,可能上一秒在天堂憧憬着永恒,下一秒就被抛落到地狱绝望孤独……但你总有两个选择,一是一蹶不振,从此消沉;二则是清理干净心情,扫出阴霾,打开心窗拥抱阳光,向未来出发。
      
      二、感知(AWARENESS)。大英课本里有这样一句话,去看吧,就好像你从未看到过;去感受吧,好像这是最后一次(to see things as if you’ve never seen them before, to feel things as if you will never feel it again.)这样的感知就是三岁小孩世界,他们总是那么好奇,用雪亮的眼睛打量着这个偌大的世界,每天都用新鲜的视角来打破原有的规则,阳光怎么会是暖的呢?猫儿为什么不长成狗狗的样子?妈妈的手摸起来好舒服……小孩子用手掌触过、目光扫过的地方都是有趣的,永不厌倦。想想我们好久没有耐心地等一朵花开了?好久没有花点时间慢慢地、细细地咀嚼过米饭了,还品得出饭里面甜甜的味道吗?你心中的那个三岁的小孩去哪儿了?
      
      三、真诚(AUTHENTICITY)。对自己真诚,对他们真诚。做自己、全方位接受自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一样”的确有点吓人,但事实是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况且生命这么短暂,为什么要花自己的时间来重复别人的生活呢?为什么不追随自己的心,去想去的地方,说想说的话,做一直想做的事情,流露自己的真实情感,深深地爱、感激?做自己的人更真诚、更坦荡、更睿智。
      
      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我们有感情有爱还可以表达;我们有绝美的艺术、建筑、诗歌、音乐;我们有发达的科技,并且还在不断地拓展着人类的想象力。生活是多么美好,这个星球上有那么多的东西等着我们去爱去体验。生命的长度是我们不能掌控的,但生命的宽度与厚度,我们倚着对生活的爱认真挖掘。为这些,我们总是感恩,总是好奇,总是真诚。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超级分享:从日记到公共艺术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设计行业的鬼才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相信热爱设计的TED粉丝都听说过这个名字。《艺术与设计》杂志2005年7月号就曾发表过一个对施德明的专访(该文的题目是《平面设计的终极关怀——专访施德明》)。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找来看看。

这里我们先看看施德明的个人简历:

STEFAN SAGMEISTER(施德明),奥地利裔美籍设计师,曾于香港奥美等广告公司任职。纽约施德明设计公司创意总监,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AGI会员,纽约库珀艺术联合学校教授,现还任教于纽约视觉艺术学校研究生部。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在当今平面设计领域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设计作品曾荣获美国格林美奖项。

施氏于1993年在纽约创立设计公司 Sagmeister Inc.,为 Aerosmith、The Guggenheim 博物馆、HBO电视台、the Rolling Stones及Time Warner等多家着名公司设计品牌、图像及包装等。其公司的作品曾于世界各地,包括苏黎世、维也纳、纽约、柏林、东京、大阪、布拉格、科隆和首尔展出。施氏的作品充分流露其幽默的性格及对简约主义的追求。美国 American Institute of Graphic Arts (AIGA),音乐人David Byrne及Lou Reed与施氏的长期合作关系,正显示他们认同施氏于平面设计方面的代表性及影响力。施氏在1999年所设计的AIGA海报,在自己的身体刻上字句,手法创新兼前卫,成为九十年代平面设计的经典。

施氏现于纽约School of Visual Art进修学院任教及获纽约The Cooper Union School of Art委任为Frank Stanton学院的教授。 在创立Sagmeister Inc.公司之前,施氏曾在纽约着名的平面设计工作室M&Co与已故平面设计师 Tibor Kalman一起工作。 90年代初,施氏加入了Leo Burnett,分别在奥地利及香港两地工作。施氏屡获国际设计殊荣,亦曾获五次提名美国格林美奖项,2005年终凭Talking Heads 的包装盒设计取得殊荣。

2008年施德明TED大会演讲

在2008年的 TED 大会上,施德明告诉观众说,他活到现在就学会了21样东西,但是,他把这学到的东西都做成艺术品了,我们且看看他学到了什么:

Helping other people helps me
助人也是助己。

Having guts always works out for me
大胆做事总令我受益。

Thinking life will be better in the future is stupid. I have to live now.
愚蠢之人想着明日更好,而我要活在当下。

Starting a charity is surprisingly easy.
行善乃举手之劳。

Being not truthful works against me.
口是心非不是我的作风。

Everything I do always comes back to me.
我将为我的所作所为负责。(想起《无间道》中的那句台词了吗?)

Assuming is stifling.
傲慢令人窒息。

Drugs feel great in the beginning and become a drag later on.
毒品开始要你兴奋,最后要你沉伦。

Over time I get used to everything and start taking for granted.
随着时间流失,我适应每件事情,并开始习以为常。

Money does not make me happy.
金钱没有使我快乐。

Traveling alone is helpful for a new perspective on life.
独自旅行有助于带来生命中的新视角。

Keeping a diary supports personal development.
写日记助益个人发展。

Trying to look good limits my life.
试图看上去不错限制了我的生命。

Material luxuries are best enjoyed in small doses.
奢侈品少用为妙。

Worrying solves nothing.
忧虑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Complaining is silly. Either act or forget.
与其愚蠢地抱怨,不如行动或忘却。

Actually doing the things I set out to do increases my overall level of satisfaction.
实际上,进行我已经开始做的事情增强我的满意程度水平。

Everybody thinks they are right.
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正确的。

Low expectations are a good strategy.
低预期是个好战略。

Whatever I want to explore professionally, its best to try it out for myself first.
无论我想要发展任何职业技能,最好是我自己先试试看。

Everybody who is honest is interesting.
诚实的人引人注目。

这二十一条人生感悟实际上是施德明从他的日记中摘抄出来的句子,并以创新的手法来进行视觉设计表现,转变为公共艺术。这些作品除了以现场形式在公共空间实施之外,还在事后收集整理,出版成书籍,以及在各地举行专题展览。

Youtube上的这个视频演示了施德明的书Things I have learned in my life so far

施德明也为这个创作活动(Things I have learned in my life so far)设立了专题网站(http://thingsihavelearnedinmylife.com),鼓励网友投稿,分享他们创作的生活感悟。


Flickr上的一个关于此创作活动的相册(幻灯片浏览模式,相册浏览模式)

相关链接:

施德明在贝尔格莱德》(中文)

施德明著作《我从人生中所学到的》书籍中文介绍。

施德明作品:7200根香蕉

题图照片:

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题图照片为Flickr上的照片,内容是Money does not make me happy设计作品,由lomodeedee上传于2008年6月18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生涯抉择:人生之意义

托尼·罗宾逊(Tony Robbins)是著名的励志大师,他写的励志书以及在世界各地所作的演讲激励了无数人。这一次,他被请到了TED现场:

以下是罗宾逊2006年TED演讲的简述。

你曾否问过自己,什么是我一切行动的目的(What is your motive for action)?罗宾逊相信,发自于内在的驱动力是世间最为重要的一样东西,“情感是生命之源动力”(Emotion is the force of life)。

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由两样东西来驱动,其一为成就感,即把梦想变为现实,包括事业、家庭、身体等;另外一样东西是满足感(art of fulfillment),这一点与他人的关怀以及自我的贡献有关。罗宾逊说,个人抉择是最终决定力量(decision is the ultimate power)。很多时候我们做问卷调查,询问人们是什么因素阻碍了他们取得成功,人们的回答通常是:没有时间、金钱、技术、管理(甚至是没有得到高等法院的支持——戈尔的回答)。但是,罗宾逊告诉我们说,这些都不是起着决定性意义的因素。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不是资源(resource),而是灵活的心智(resourcefulness)。“假如你真的是富于创造力、机灵十足、活力四射,你难道还要担心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吗?即便你没有金钱,但是只要你的志向是坚定的,凭着你那股创意,你总能够找到一条出路。这才是最能起决定作用的资源。”
抉择会改变我们的命运,而真正起作用的是三种抉择:你要关注点什么?关注那样东西有何意义?我要采取怎样的行动?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必然会在自己的心底里考虑在此刻要关注什么东西,我们选择去关注某样东西,我们必然会对其赋予某种意义。而由此产生的意义则会进而催生出情感。我们要问问自己,这是开端,还是结局?我这么做是会得到鼓励还是惩罚?又或者是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赌局?情感又可以进而酝酿出我们的行动。

罗宾逊在此提到Google草创之初的故事,一开始的时候,Google的两个创始人只是打算把自己研发的技术卖出去,而后来他们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试想一下,这两种选择的结果会是多么不一样!还有环法自行车大赛的七冠王阿姆斯特朗的故事:阿姆斯特朗在参加环法比赛之前得了癌症,但是,他并没有选择退缩,而是勇敢的面对。正是这种情感上的健康(emotional fitness)让阿姆斯特朗成为了众人的榜样。

罗宾逊TED演讲视频

接着,罗宾逊提到了人类的六大需要(注意,这些不是什么目标或愿望,而是人类共有的欲望):

一是确定性(certainty),每个人都希望在生活中能够获得一定的确定性,只有当我们获得了确定性之后,我们才能避免伤痛,至少是活得舒适一点。不同的人获得确定性的方式不尽一样,但是,当我们获得确定性之后,我们都会感到生活的乏味,于是我们又去追求——

二是不确定性(Uncertainty)
,这也是人类的共性,正如英谚所言:多样性是生活的调味品(Vareity is the spice of life.)

三是生命之意义(Significance)
,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变现得与众不同,或者是比别人赚得更多的钱,或者是过一种精神上的超越生活,甚至是在自己的身上描画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文身,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而假如一个人没有身份地位金钱,他要去实现自己的意义,可以想象,最快的办法是实施暴力行为。去实现自己的意义是人类内在的一种欲望,而除非我们内心的认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否则暴力作为一种实现自我意义的手段还将不断的上演。

四是关怀与爱(Connection and Love),这一点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尽管有些人选择的是爱情,有些人选择的是关怀,选择亲近自然,或者选择祈祷。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得到关怀与爱。

上述四者是个人层次的欲望,而真正决定一个人的人生意义的是以下二者:

五是发展(Growth),不管是爱情、事业还是其他任何东西,我们都希望看到发展,否则的话我们会感到非常痛苦。而说到我们渴求发展的原因,罗宾逊个人认为,在于——

六是贡献(Contribution)
,生命之价值不在于自我,而在于奉献,这点很多人都懂得。罗宾逊说,尼葛罗庞蒂搞OLPC项目,乃是因为他看到了一种奉献自我的可能,而不仅仅是一种智慧的体现。罗宾逊还叙说了他个人的故事,就他还是一个11岁的孩子时,到了过感恩节的时候,家里很穷,有邻居送来食物,罗宾逊的父亲不肯接受,认为那是一种羞耻。而罗宾逊本人则更看重食物本身的价值(填铇肚子),也从邻居的这种行为当中感受到了他人的关爱。到了他17岁的时候,就决定去做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他用自己赚的钱既给自家带来了感恩节大餐,也给另外一户人家送上了食物。以后每一年罗宾逊都继续这么做,并且不断扩大援助的规模。后来还与朋友一道搞了个基金会,单单是2005年一年的圣诞等大型节日期间,该基金会就给全世界两百万人送上了食物。

至此,我们要问问自己:我是更喜欢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更期望获得生命之意义还是期望获得关爱?不同的选择会引导我们走到不同的方向上去。而不同的方向也许就会决定你的一生。

而另外一样很重要的工具就是地图,那个位于我们大脑里面的地图。它可以引导我们探寻人生的道路。有些人会选择奋不顾身去救人,而另外一些人则可能会选择杀戮,两者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意义。之所以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选择,是因为他们头脑里面的那个地图是不一样的。

最后一点就是情感,你能在生死关头依然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吗?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许才是最后决定你的人生之走向的关键因素。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托尼·罗宾逊在TED 2006大会上演讲的照片,由kev/null上传于2006年2月2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Zunami上传于2007年9月2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生活方式:慢活主义

我们对于快节奏的生活是如此崇拜,以致于我们忽视了这种生活方式给我们的健康、饮食、工作、人际关系以及环境所带来的种种坏处。——卡尔·欧诺黑

卡尔‧欧诺黑(Carl Honore)是畅销书《慢活》In Praise of Slowness)的作者,他提倡的慢活主义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在这经济不景气的日子里,我们似乎更有理由选择慢活

以下是卡尔‧欧诺黑2005年 TED 演讲的一个概述。

现代工业社会每个人都想慢下来,但是他们却希望通过最快的方式达至这样的目的。

欧诺黑说,他当初决定要做关于慢活的研究也是出于偶然。一天晚上,他给临睡觉的孩子念故事书里的故事,但是,那时候的他只是将其当成是一桩程式化的任务,在讲故事的时候还不断的出现情节的跳跃,他孩子听了觉得不爽,父子俩就吵起来了。第二天,他坐飞机出差,在飞机上,他干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那里想。他反思这样的生活。下飞机以后,他决定要搞一个关于慢活的研究,去发掘个中的奥妙。

其实,快节奏的生活是在工业化之后才出现的,而“时间就是金钱”的箴言又被大众套用到商业竞争的领域,人们慢慢的产生一种追求快节奏的心态。但是,这种线性化的时间观念却非是一种人类社会的常态,因为很多地方的人把时间看作是一个圈子,是可以往复循环的。

卡尔‧欧诺黑 TED 演讲视频

欧诺黑接着提到慢餐运动(Slow Food)、慢活运动(Slow City)、慢药运动(Slow medicine)、慢做爱运动(Slow Sex)以及慢工作运动(Slow Work),分别叙说了各自的发展历史,以及放慢节奏为我们带来的实际好处。另外,欧诺黑也指出,不单是成人追求快节奏,连孩子也在被迫接受快节奏的童年(大量的功课以及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于是也有人在搞“禁止给低于13岁的孩子布置作业“的行动,而来自苏格兰的数据显示,没有功课负担的孩子的数学成绩反而提高了!

那么,为何我们会去追求快节奏?欧诺黑分析说,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因为追求快节奏的时候,我们的肾上腺素分泌会增加,给我们带来快感;二是因为文化禁忌,就是说,我们的整个工业文化只推崇那些勤恳工作的人,而把稍微慢一点点的人套以“懒虫”一类的标签。事实上,“慢”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在高速公路驾车,当然不宜过慢。但是,在与家人共餐时、在工作时,我们何尝不可以慢下来,细细分享每一刻甜蜜时光,或者仔细思索,看工作上的某个问题是否有更优的解决办法,而不是草率的作出抉择?

编辑补注: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在他写的《瓦尔登湖》一书里有这么一句话,相信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我到林中去,因为我希望谨慎地生活,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卡尔‧欧诺黑在Pop!Tech 2007大会上演讲的照片,由KK+上传于2008年7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nickwheeleroz上传于2007年9月2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道德矩阵:自由与保守

乔纳森·海德(Jonathan Haidt)是美国佛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他曾写过多本关于社会道德的书,以下是海德2008年 TED 演讲的简述。

海德说我们这个社会主要是由两种人构成:自由主义者(liberals)与保守主义者(conservatives),但是,我们却发现,这两者之间很难相互理解对方。自由主义者比保守主义者更加乐意接受新事物,而保守主义者则通常更愿意遵守已有的规则法制。海德在 TED 大会现场做了一个观众调查,结果发现承认自己是自由主义者的观众占了绝大多数。这意味着什么?海德说这表明在参加 TED 大会的观众中间缺少一种道德上的多元性(moral diversity),而这恰恰是我们得以更好的理解整个社会所必需的。要是一群人都共享一种信念,那么他们就变成一个队伍,就更无益于开放性思维(open-minded thinking)了。

我们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不是一块白板(blank slate),而是已经预载了一套关于这个世界的观点。Gary Marcus 对白板一语给出一个非常鲜明的定义:

大脑的初始组织并不会过份的依赖于经验……造化为我们提供了第一份草稿,随着经验的积累,那份草稿才得以修 正……”内建“并不意味着不可变换,而是指”先于经验的组织“。

海德 TED 演讲视频

海德接着指出,他和他的同事经过研究,发现有五种东西是预载到我们人脑的草稿当中的(海德将此称作是道德的五个支柱):伤害/关爱、公平/互惠、群聚/忠诚、权力/尊敬、纯洁/圣洁。

海德收集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关于上述五种道德观念的民意调查结果,经过分析发现,人们对于伤害/关爱、公平/互惠这两种观点的看法是没有很大的分歧的,人类社会中关于道德的辩论更多的是关于群聚、权力以及纯洁这三者的。

那么是什么使得这三者成为道德议题?海德认为,以下这几幅画(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足以概括个中道理:

在第一幅画描绘的是创世之初的情景,一切都非常美好,秩序井然,人与动物皆恪守着各自的法则。

在第二幅画,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变得越来越自由了,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有点类似于1960年代)。

而到了第三幅画,我们则看到了一个地狱般的图景,就有点像1970年代了。

这几幅画体现出一个永恒的规律,即秩序总是会瓦解的,亦即我们所说的“社会熵”(social entropy)。

但是,如何消解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之间的分歧?海德概括说,自由主义者拥抱多元、质疑权力、不愿法律介入到对身体的规管。他们为弱者说话,希望看到改变与公义,哪怕这样做会带来混乱。而保守主义者则主张维护制度与传统,他们希望保持社会的稳定,哪怕这样做会牺牲社会最底层的利益。正如 Edmund Burke 所说,“对人的限制,与赋予人们的自由一样,都应当被看作是人的基本权利。“从这里可以看出,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两者对于社会进步都是有贡献的,因此,我们就有可能走出道德的矩阵。

事实上,东方的传统哲学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阴”和“阳”是相互统一的。

“”

在印度教里头,毗湿奴(主张维护现状)和湿婆(主张改变现状)可以同时长在一个身躯之上。

禅宗三祖僧璨也说过:“欲得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

说到这里,海德向观众提出一个挑战:你们是否也能做到对事物不作对与错的判断,进而走出道德的矩阵?在最后总结的时候,海德说,我们的心智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它在根本上会把我们团结成群体,也会在不同的群体之间制造隔膜,进而模糊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看不到真相。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莽撞的跟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一方说“你是错的,我是对的”。我们很多时候要作出某个决定都需要改变别人的某些看法,一个更优的策略是先认识我们是谁,了解一下道德心理学的一些常识,就是我们总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然后,走出迷阵,去想一想僧璨说的话,那是走向道德谦诚(moral humility)的第一步,也唯有如此你才能走出自我固执(self righteousness)的圈子。而 TED 存在之使命也在于把那种对真理的认同以及积极行动的态度转化为对我们大家都有利的东西。

相关阅读:

史蒂芬·平克谈白板理论

道德心理学与关于宗教的误解(乔纳森·海德的一篇论文)

题图照片:

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iDanSimpson上传于2008年5月2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

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是一位心理学家,他写过一本书专门讲述快乐之道,书名为《撞上快乐》,在2004年TED大会上,吉尔伯特与观众分享了他的一些研究心得。

人体的大脑里头的前额叶皮质拥有一种模拟(simulation)的功能,这点跟飞行员参与模拟飞行很相似。而这一特征跟直立行走、语言一样,是进化的伟大的产物,也是人类所特有的。吉尔伯特邀请我们做一个实验,试想一下,要是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为买彩票中奖,并且是三亿美金的大奖,另一种情况是不幸因为发生车祸而变成残疾了。你会选哪个?相必大家不加思考就会选择前者,尽管我们不一定有那样的切身体验,但是我们的大脑可以把那样的场景模拟出来。而一年之后呢,是彩票中奖的人还是意外致残的人活得更快乐?数据显示,两者的快乐程度几乎等同。

吉尔伯特告诉我们说,人脑的模拟器具有一种“影响力偏见”(impact bias),但事实上,不管你竞选成败与否、考试成功与否、比赛胜败与否,这些都不会对你的快乐感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最近的研究还表明,即使是发生了人生当中最重大的创伤,假如那是发生在三个月以前的,那么那件事对于你今日的快乐感几乎不会发生影响。

这是为什么?吉尔伯特说,因为快乐也可以人工合成(Happiness can be synthesized),每个人都有一种心理免疫的系统(psychological immune system),那是一种通常不为自我所知觉的认知系统,该系统可以帮助人们改变对世界的看法,进而也让自己活得更好。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人工合成快乐,但是我们却一直以为快乐是一种需要苦苦追寻的东西。

吉尔伯特接着给我们讲述了四个故事。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吉姆·莱特(Jim Wright),他曾经是众议院主席,后来因为一桩黑幕交易事件被迫下台。但是,几十年后,莱特说,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活得更好,不管是从身体上说,还是从精神上说。

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默里斯·比克汉(Moreese Bickham),他是因为一项错误的判决而在监狱里坐了37年的牢,直到他78岁的时候通过DNA检测确认无罪才被释放。出狱后,比克汉说,那是一种极为光彩的体验。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哈里·朗格曼(Harry S Langerman)的,他早年在《纽约时报》读到一篇关于一家汉堡包小店(那是麦当劳兄弟开的店)的故事,看出了潜在的市场,就萌发了开加盟店的事情,问哥哥借钱,被断然拒绝。六个月以后,另一位美国人刚好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并马上行动,于是成为了一时的巨富。

最后一个故事讲的是比特·贝司特(Pete Best),他是甲壳虫乐队早期的一位鼓手,后来因故退出了甲壳虫乐队。1994年的时候,他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的时候说,我现在很幸福,要是那时候留在甲壳虫,我今天还不一定会活得这么快乐呢。

吉尔伯特 TED 演讲视频

好了,快乐的秘诀是什么?让我们总结一下:

1、积聚财富、权力与威望,然后甩掉这些东西。

2、坐穿牢底

3、帮助别人赚取大笔的金钱

4、千万不要加入甲壳虫乐队

不过大家想必不会对这样的论调报以赞赏的目光,因为我们认为人工合成的快乐的质量比不上自然的快乐。

那么,这两种快乐之间有何区别?

自然的快乐,简单的说就是“在想要某物的时候,得到那样东西”;而人工合成的快乐,则是“在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时,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

为什么人们会鄙视前者?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考虑马上能得出答案。试想一下,要是光顾商场的都是一些天天坐禅念道的和尚,那么这商店岂不是要关门啦,因为和尚通常不需要什么东西啊!

吉尔伯特表示,人工合成的快乐与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快乐的质量是均等的。他跟我们讲述了他做的一个实验,他拿出六幅莫奈的油画(印刷品),让受试者按照个人对画的喜爱程度为其排序。而后受试者被告知说,他们可以在三号和四号之间选择一个带回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假如我们叫受试者对同样的六幅画排序,你会发现,原来的三号已经跑到二号的位置上去了,而原来的四号则落到五号的位置上了。“我得到的就是更漂亮的,我得不到的,肯定是很糟糕的。”这就是快乐的人工合成。为了进一步证实这样的判断,吉尔伯特又邀请一些健忘症患者做同样的实验。结果显示,健忘症患者也是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即认为自己拿到的那幅画比没拿到的更漂亮,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拿到那幅画了(不要忘记他们患有健忘症,很容易遗忘发生在几分钟以前或半小时前的事情)。

事实表明,自由选择是自然快乐的朋友,但它却是人工合成快乐的敌人。当我们无从选择的时候,我们的心理免疫系统的工作效能是最高的。

最后,吉尔伯特讲到了另一个实验,那是关于让摄影课的学生在两张自己冲印出来的很漂亮的照片之间选择一个自己保留,另一个上交给老师的故事。实验分为两组,其中一组被告知必须当机立断作出选择,因为老师说上交的照片半小时后就要送往总部。而另一组则有四天时间来选到底保留哪一张照片。结果是后者四天后依然没能作出选择,即使是勉强作出一个选择,对于自己所选也不完全满意,自己也因此而闷闷不乐。而第一组学生则对于自己拿到的照片喜爱有加。

吉尔伯特接着又对一班哈佛大学的学生进行同样的实验,让他们自己选:a) 不可逆转的选择;b) 可逆转的选择。结果是66%的学生选择了后者,也就是说选择了痛苦。

亚当·斯密在他的《道德情操论》里面写到:

人生中的悲剧与无序之源,似乎皆来源于人们过高地评估某种时局,诚然,某些时局确实更值得人们追求,但是,不管这种追求有多大的合理性,我们都不可因这种痴情的追求而打破谨慎、公正的法则,亦不可破坏我们未来的心境。因为假如我们真的那么做,我们必有一天会忆及当日的愚味,或者是因自己曾经的偏私而感到后悔。

没错,生活中确实存在着某些事物比别的事物更具价值,我们确实应该追求那些价值更高的东西。
但是,假如我们过分看重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时,我们就有可能面临危险。

当我们的追求不是无节制的时候,我们可以生活得快乐;当我们的追求变得无节制的时候,我们会生活得很痛苦、甚至会去偷窃、伤害他人,甚至是牺牲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当我们的畏惧局限在有限的空间里的时候,我们会行事谨慎、三思而后行;当我们的畏惧失去节制并无限扩张的时候,我们会变得鲁莽大意、胆小如鼠。

吉尔伯特最后用一句话来概括整个演讲,那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期望与担忧在一定程度上都夸大其实,我们自己可以生产出我们所不懈追求的那样东西,假如我们选择去体验真实的话。”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丹·吉尔伯特在Pop!Tech 2007大会上演讲的照片,由KK+上传于2008年7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sean_hickin上传于2008年8月8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幸福是一面镜子吗?

一年之计在于春,本周我们开始“何为快乐”这个系列,介绍一些关于快乐和幸福的TED演讲视频,祝愿大家在2009年里有一个美好的开始。本周我们也开始在哪吒iNeZha的广告平台上投放TEDtoChina.com的文字宣传广告,这对我们来说,也算是新年里一个美好的开始。

本周发表的“今日TED演讲”如下:

1月5日:《心灵修炼:通向幸福之路》 2004年TED大奖演讲者: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
1月6日:《消费行为:选择之困境》 2005年TED大奖获得者: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
1月7日:《标杆人生:重新定义名利》 2006年TED大奖获得者:里克·沃伦(Rick Warren)
1月8日:《众口难调:重新定义酱料》 2004年TED大会演讲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
1月9日:《幸福奥秘:积极的心理学》2004年TED大会演讲者:马丁·赛林格曼(Martin E.P. Seligman)

此外,我们在《TED周边:有章可循的快乐之道》中介绍了国内专注于积极心理学探讨的专业群组blog幸福课(www.xingfuke.net),以及他们开发的小工具幸福帐本,同时以摘要形式介绍了十种运用品味技巧的方法:“与人分享、记忆快门、自我激励、增进感知、向下比较、全神贯注、行为表达、即逝感知、盘点幸运、避免扫兴”。

我们也在豆瓣网站上创建了一个新的豆列《TED思想库–“何为快乐”专辑》,用来收藏“何为快乐”系列TED演讲者的著作,这样,大家看完TED演讲之后,如果觉得不过瘾,可以继续阅读他们的书籍。

这次的题图照片是镜像,你必须拿着镜子来照这个贴子,才能看到“happiness幸福”这个字样。如果直接选用原始图片,“忽然一周”那个区域会把“happiness幸福”给挡住了,而“peace和平”的字样则会题图的视觉焦点。所以,我们的编辑做了点小手脚,将原始图片镜像了一下。不是我们不热爱“和平” 啊:)每个人幸福了,世界也就和平了。

然后,就有了本周回顾的这个标题《幸福是一面镜子吗?》幸福是不是当我们看着它的时候,就看到我们自己呢?当我们不理睬它的时候,它也就不存在了?!镜子一直在那里,或许时有时无的是镜子中的自己。幸福或许真的像镜子那样,它一直在那里,只是我们不曾动手去寻找,用心去体验。

题图照片:

题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Leo Reynolds上传于2005年3月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幸福奥秘:积极的心理学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丁·赛林格曼(Martin E.P. Seligman)是积极心理学理论的创始人。在1997年就任APA主席后,他提出了”积极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这一思想,在这之后,积极心理学逐渐发展成为主流的心理学理论。赛林格曼也创立了一家叫做Reflective Happiness, LLC的公司,推广各类积极心理学的产品,例如书籍、培训、测试、在线测试等等各类服务。

赛林格曼是2004年TED大会的演讲者之一,他回顾了心理学的发展,并指出为何积极心理学为何应运而生。他也在演讲中指出了三种境界的幸福生活:“第一种是快乐的生活(pleasant life),你在其中拥有尽可能多的积极情绪。第二种是参与的生活(life of engagement),当你工作、哺育、恋爱、休闲时,你觉得时间停止,亚里士多德说的就是这种生活。第三种是有意义的生活(meaningful life)”。

本文是赛林格曼演讲的完整汉译,由红猪(专栏链接)翻译,原文首发于科学松鼠会网站。

TED演讲汉译系列:《积极的心理学,积极的人生》

演讲人英文简介(TED网站,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链接
TED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科学松鼠会链接

我在美国心理学会当主席的时候,电视台的人想要教我如何面对媒体。我在CNN做了一期节目,我在节目里说的话可以概括今天要讲的主题:我们应当保持乐观的第十一个理由。Discover的编辑告诉了我们前十个,我来告诉各位第十一个。

CNN的人来找我,对我说:“Seligman教授,能不能跟我们说说心理学的现状?我们想要知道一下您的看法。”我说“那好啊。”他们说:“但有一点,这可是CNN,您只能说一句警句。”

“那么,我可以说几个字呢?”

“一个。”

摄像开拍,主持人问:Seligman教授,心理学的现状如何?

我:好。

主持人:卡,卡,这可不行,您得把警句说长点。

我:这次能说几个字?

主持人:嗯,两个吧……Seligman博士,心理学的现状如何?

我:不好。

主持人:我跟您说博士,我们知道您对我们这种媒体不适应,您还是说句真正的警句吧,这次可以说三个字……Seligman教授,心理学的现状如何?

我:不够好。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想谈谈心理学为什么好?为什么不好?在未来十年里如何可能变得足够好?同时我也想谈谈技术、娱乐和设计,因为我觉得这几项活动的现状和心理学的现状十分相似。

赛林格曼演讲视频(YouTube链接,TED.com链接

· 心理学的现状

好了,我为什么说心理学的现状还好呢?因为过去六十多年里,心理学建立起了一个疾病模型。十年之前,我在飞机上向邻座进行自我介绍,说到我是干什么的时候,他们就退避三舍,因为他们觉得心理学的目标就是发现你哪里出了问题,并找出谁是疯子。现在,当我说到我是干什么的时候,人们却对我趋之若鹜。国家卫生研究所对心理研究投入了300亿,这些投入产生了什么效果呢?六十年前,所有的失调都无法治疗。而现在,十四种失调能够治疗,其中的两种能够治愈。另外一方面,我们发展出了一种科学,一种关于精神疾病的科学。我们现在能够对模糊的疾病类别进行精确测量,比如抑郁症和酒精依赖。我们提出了精神疾病的分类,还能够理解精神疾病的前因后果。我们能追踪一个人群的变化,比如在基因上对精神分裂症易感的人群,并找出基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我们能够用实验方法分离出导致精神疾病的变量。最好的是成就,是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发明了药物疗法和心理疗法。其结果就是,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在过去六十年的发展,能让痛苦者减轻痛苦。我觉得这很棒,我为此感到骄傲。

那么,心理学的现状不好在什么地方呢?上述发展产生了三个后果:第一个和道德有关,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把人看作罪犯和病人。我们一度认为人在疾病面前无能为力,忘记了人们还可以做选择、做决定,并承担责任。这是第一个代价。第二个代价,是我们忽略了在座的诸位。我们忽略了对正常人生活的改善,忽略了如何让比较正常的人们过得更快乐、更充实、更有成就。“天才”成了一个肮脏的字眼,没人去研究天才了。疾病模型存在的第三问题,是我们急于帮助困于疾患的人,急于修补损伤,我们从没想过怎样才能人们变得更快乐,怎样进行积极干预。这些就是不好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Nancy Etcoff,Dan Gilbert和我会去研究我称作“积极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的这个领域。

· 积极心理学的目标

积极心理学有三个目标:一是心理学不仅要关注人的弱点,同样要关注人的长处;二是心理学不仅要关注如何修复损伤,还要关注如何给人力量;三是心理学不仅要让普通人生活得充实,还要让有天赋的人获得成就。在过去十年里,我们见证了一门新科学的诞生,一门让生活值得一过的科学,那就是积极心理学。我们发现,不同形式的幸福感原来是可以测量的。各位有空可以去上一下authentichappiness.org,做一下整套幸福感量表,你们可以看看自己在积极情绪、幸福感、和涌动体验(flow)方面的得分,并和其他数万人进行对比。我们提出了和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DSM)相反的标准。我们发现,积极状态中的因果关系是可以加以确定的、幸福感是由左右脑半球活动之间的关系决定的。

我的一生都在帮助痛苦的人,我一度想知道痛苦的人和其他人之间有什么不同。大约六年之前,我开始探索非常幸福的人和其他人之间有什么不同。结果发现,他们并没有特别虔诚、身材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富有,他们和别人不同的一点,是他们特别合群。他们不会在周六早晨去参加研讨会(众笑),他们不花时间独处,其中的每一个都处在一段恋情中,每一个都很多朋友。但是,注意了,这只是相关数据,不是因果关系。而且他们的幸福都是好莱坞式的幸福,即开怀大笑式的幸福。我待会就会告诉你们,这是不够的。人们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已经发现了一百二十来种号称能使人幸福的干预手段。我们做了一番研究,试图确定何种手段能使人获得持续的幸福。除了把病人治好、让痛苦的人不再痛苦之外,心理学还应该具有使人幸福的目标。

· 三种境界的幸福生活

我不大用“幸福”这个词,我觉得该把它替换成适合提问解答的术语。在我看来,总共存在三种不同的幸福生活。第一种是快乐的生活(pleasant life),你在其中拥有尽可能多的积极情绪。第二种是参与的生活(life of engagement),当你工作、哺育、恋爱、休闲时,你觉得时间停止,亚里士多德说的就是这种生活。第三种是有意义的生活(meaningful life)。我想分别谈谈这三种生活,谈谈我们对它们知道些什么。

第一种是快乐的生活。你在这种生活里尽量找乐子,获取尽可能多的积极情绪;为此你需要掌握增加快乐的技巧。然而快乐的生活有三点缺陷,这就是为什么积极心理学不是快乐学、不只研究如何取乐。第一点缺陷:快乐的生活,也就是对积极情绪的体验,看来是可以遗传的。就快乐而言,遗传起了百分之五十的作用,并且快乐的状态很难更改。第二点缺陷:人们很快会对积极情绪产生适应。快乐就像法国香草冰淇淋,第一次品尝是百分之百的美味,六次之后,滋味全无。第三点缺陷就是我刚才说的难以更改了。

下面就要谈谈第二种幸福生活了。我想说说我朋友Len。他的例子告诉我们:幸福不仅仅是积极情绪,不仅仅是寻欢作乐。三十岁的时候,Len在生活中的三个领域中的两个非常成功。第一个领域是工作,他是个期权交易商,二十五岁时就已经身价百万,还拥有自己的期权交易公司。第二个领域是玩乐,他是位全国桥牌冠军。但在第三个领域,也就是爱情方面,Len却一败涂地。原因在于Len是个缺乏激情的人(底下的科学家发出会意的笑声),性格很内向。Len和美国女性约会时,对方都会说他没意思,说他没有积极情绪,还叫他滚蛋。Len很有钱,请得起最好的心理医生,医生花了五年时间,试图发掘将积极情绪压抑在他心底的性创伤,但结果什么性创伤都没有找到。Len在积极情绪(positive affectivity)方面处于人群中的末百分之五。我们能说Len不幸福吗?我认为不能。我觉得在我认识的人当中,Len属于最幸福的那群。这是因为Len和各位一样,很擅于获得涌动体验。他早上九点去美国证券交易所上班时,就觉得时间停止了;桥牌巡回赛开始时,他同样觉得时间停止。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涌动”了。涌动和快乐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快乐的时候,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快乐;可是Len昨天跟我说,在涌动体验中,你什么都感觉不到,你觉得时间停止,心无旁鹜,而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好生活”的特征。获得涌动的诀窍,就是了解你自己还有什么未被发挥的长处。在我们的网站上还有个量表,能测量你在五个方面的长处。知道结果之后,你就可以重新设计自己的生活,以尽可能多地发挥自己的长处。重新设计的方面包括工作、恋爱、玩乐、交友、和哺育。你从中获得的好处并非欢笑,而是获得更大的专注。

好了。第一条路径是积极情绪,第二条路径是涌动体验。第三条路径呢,就是意义了,这是幸福感中最可敬的方面。意义和涌动有相似之处,它包含了几点要素:了解你的长处在哪里;使用你的长处,投身于超出个人的事业。

· 有效的积极干预方法

刚才谈了三种生活:快乐的生活,参与的生活,和有意义的生活。我们目前研究的问题是: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持续改变这三种生活?答案看来是肯定的,下面我就给各位看几个例子。我们的研究很严格,用的方法和药物测试相同。我们对被试进行了随机分配,对安慰剂效应进行了控制,对不同的干预方式进行了长期研究。

我们发现了几种有效的干预方法:当我们指导人们如何获得快乐的生活时,我们发现,有效的方法是运用留意技巧(mindfulness skills)和品位技巧(savoring skills)来为自己设计美好的一天。我们可以证明,被试生活中的快乐感确实增强了。

另一种干预方法是感恩拜访(Gratitude visit),希望各位能跟我一起做:闭上双眼,回忆一下在你的生活中造成巨大转变、使你的人生得到改善、而你又没有认真感谢过的那个人,必须是个仍然健在的人。好了,现在请睁眼,相信各位心目中都有这样一个人吧。诸位的任务是给那个人写一封300字的感谢信,然后给对方打个电话,问他你能否登门拜访,别告诉他原因,见面时,你对他念出这封信,在场的人都会感动到哭。一周后、一个月、三个月之后,双方都变得更快乐、不再抑郁了。

还有一种干预方法是长处约会(strengths date),我们让伴侣说出各自的长处,接着我们设计一个晚间约会,让他们各自的长处都能在其中得到施展,我们发现,这样的约会能让双方的关系变得牢固。

“快乐对慈善”(Fun vs Philanthropy)也是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对在座各位不大适用,因为你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投身慈善了。而我教的本科生和我的委托人还不了解这点,于是我让他们做些协助他人的事,再做些快乐的事,然后比较两种活动后的感受,他们发现,取乐所获得的乐趣很快消退,但帮助他们所获得的乐趣持续了下去。

积极干预的例子说到这里。下面我们谈谈人们的生活满意度。我们想知道对快乐、参与、和意义的追求各自在生活满意度中起到什么作用,于是我们对上千人进行了调查。结果出人意料,我们发现,对快乐的追求几乎不起什么作用。对意义的追求起的作用最大。对参与的追求同样起很大作用。当你对某事有参与感,也获得了意义感,快乐就如锦上添花。如果你在生活中同时获得了三者,你就拥有了充实的人生,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如果你没有获得三者,你的人生就是空虚的,那么整体就小于部分之和了。在企业中,生产效率是否是参与、意义、和快乐的函数?同样,健康是否是三者的函数?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 设计、技术和娱乐能增强全世界人类的幸福感

Chirs说,最后演讲的人能对他听到的内容做一番总结,很高兴我能有这个机会。在我看来,心理学所面临的问题,和技术、娱乐、以及设计所面临的问题是相似的。我们都知道,技术、娱乐、和设计可以用作毁灭性目的。我们还知道,三者能用来减轻痛苦。顺便说一句,减轻痛苦和建立幸福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三十年前,我刚做治疗师,那时候,我觉得只要能让病人不再抑郁、不再焦虑、不再愤怒,那么,我就能使他们幸福。事实并非如此,最佳疗效是让病人归零,他们的内心变得空虚。我后来发现,获得幸福生活的技巧,也就是获得快乐、参与、和意义的技巧,与减轻病患痛苦的技巧并不相同。我相信,技术、娱乐、和设计方面也是一样。人类社会的这三种动力能用来增加幸福感,增加积极情绪,人们也确实在这样使用它们。然而,如果各位像我这样分析幸福,不仅仅着眼于快乐,同时也看到涌动体验和意义感,那么设计、技术、和娱乐也能用来增强生活中的这两个方面。

总而言之,我们应当保持乐观的第十一个理由,就是我相信,设计、技术和娱乐能增强全世界人类的幸福感。如果技术能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内能帮助人们获得快乐的生活、参与的生活、和有意义的生活,那么,它就是足够好的。如果娱乐也能起到这三个作用,那么,它就是足够好的。如果设计能起到这三个作用,那么,它就是足够好的。谢谢各位。

题图照片:

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tanakawho上传于2007年4月1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众口难调:重新定义酱料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是畅销书 Blink(《瞬间抉择》(又译:《决断2秒间》)和The Tipping Point(《引爆流行》,又译《引爆点》)的作者,他的很多文章也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格拉德威尔关于天才的研究的新书 Outliers 于08年11月上市,也获得了好评

格拉德威尔是2004年TED大会的演讲者之一,他的演讲题目是《我们能从意大利面酱料中学到什么》(What we can learn from spaghetti sauce)。这个演讲讲述了心理物理学家霍华德和意大利面酱料的故事,揭示了日常生活中的快乐之道。以下是这个TED演讲的简述。

这个演讲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心理物理学家(psychophysicist),他叫霍华德。格拉德威尔认为,霍华德的贡献是非常值得称道的,因为他彻底改变了人们对酱料(这里是指伴着意大利面吃的那种酱)的认识,为所有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人带来了快乐。

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百事可乐公司要推出一款健康可乐(diet pepsi),他们先调配好一组甜度不同的可乐,其甜度介乎8-12,然后请来了包括 霍华德 在内的专家参与品尝。但是,结果发现,在8-12这个区间里头几乎每一个点上都有人喜欢,实验宣告失败。霍华德 为此感到闷闷不乐。后来,有一天他在吃午饭的时候,忽然来了灵感,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搞口味试验,要的不是一款口味,而是一组口味啊!

于是他四处去宣传自己的这个想法,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后来,他亲自跑到美国各大城市去做关于酱料的口味试验,他按照不同的口味做出了45种配方,请来了很多市民参与实验。回去后他整理数据,他不是去寻求某一个最佳的口味,而是尝试去把不同的口味分组。结果发现,美国人喜爱的口味主要包括:淡、辣、杂。但是,当时的市场上只有前面两种,第三种基本没有,但是,它却代表了三分之一人口的口味。这时,一家酱料公司找上门来,霍华德 告诉对方这个秘密。酱料公司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市场,马上行动,结果不出霍华德所料,那家酱料公司推出的杂酱迅速占领市场。霍华德的判断是正确的。

格拉德威尔 TED 演讲视频

格拉德威尔最后总结出这个故事的寓意:

一、心里想到的,嘴上就是说不出。(The mind doesn’t know what the tongue wants.)

二、口味无优劣之分,不同的口味可以迎合不同的需求。

三、二十世纪是追求多元化的世纪,在科技领域是如此,在食品领域也是如此,而霍华德正是这场多元化革命的倡导者。

延伸阅读:

《三联生活周刊》:格拉德威尔的成功学研究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Pop!Tech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mrjoro上传于2005年11月2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标杆人生:重新定义名利

里克·沃伦(Rick Warren)是一位基督教的牧师,他是畅销书《标杆人生》的作者。该书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在四个月内售出一百四十万本,总销量已突破2200万本。

《标杆人生》一书的成功为沃伦带来了巨大的名声与财富。沃伦在2006应邀到TED 大会发表了一个演讲,为观众叙说了自己的心声。

首先沃伦回答了他为何会当牧师这个问题。他说,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到某种事物之上(Everybody is betting their life on something),25年前,他刚好信奉了耶稣基督,于是就当上了一名牧师。沃伦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三种层次的人生:生存(survival)层次、成就(success)层次以及精神(spiritual)层次。

有一次沃伦被问及为何要参与保护地球环境的行动,他回答说,难道我们不应当尽我们之所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环境,让我们的后代过上更好的日子吗?提问的人说我们没有这个义务,并称这和鸭子也没有这样的义务一个道理。沃伦就反问道,但你不是一只鸭子啊?这不是一个关乎宗教信仰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乎一个人如何判断自己的生存状况的问题,也就是与一个人的世界观相关的问题。



里克·沃伦 TED 演讲视频


在《标杆人生》变成畅销书之后,沃伦决定做五件事情
:一、卖书所得的版税不留给自己;二、不再从教会领工资;三、将先前领到的工资悉数返还;四、创立一个基金会,支持慈善事业;五、以逐年递增的方式把自己的收入捐出去。沃伦多次提到,优质的人生不在于物质的占有,亦不在于外表的美或感官的美,而在于存在之真与多做善事。

生命之重要性不在于地位,不在于金钱,而在于奉献自我,服务社会。一个人的名望越大,他/她就更应当为弱者说话,帮助弱者发出自己的声音。此即沃伦所讲的操持(stewardship),对自己手里的财富与名声的操持。

最后,沃伦向在场的观众提出这么一个挑战:“你们都是有地位、有名望的人,你们能否运用这些资源来使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All About You God上传于2006年2月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darkpatato上传于2007年2月1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