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TED故事

如何真正”听”音乐?

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开幕式歌曲《耶路撒冷》很受赞许,有一幕是女打击乐手为主角的独奏,那是演奏艺术家Evelyn Glennie,她曾在TED大会上展示“听的艺术”,让大家听雨的声音,感受雪的声音。她是西方社會20世紀裡第一位全職的打擊樂獨奏家。

TED Quotes:“Music really is our daily medicine.”

Evelyn Glennie1965年生于苏格兰,她12岁失聪,但这没动摇她成为一名职业鼓手的决心。按理说,Evelyn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了。可是她的老师却更加固执。从她的老师那里,Evelyn学会了通过感觉声波振动的方法来学习演奏,并在老师的鼓励下很快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打击乐器。或许是因为这种不可动摇的信心与支持,Evelyn更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和充沛的创作热情。

打击乐器不只是架子鼓那样的节奏乐器,还包括众多能够表现丰富旋律的不同类型的乐器组成。如果不能听见声音,只能通过振动去触摸与感觉声音,那么要表现出旋律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Evelyn Glennie却证明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绝非不可能。通常,说贝多芬是天才的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理解了他的音乐的人;另一种人则是只听过贝9(d小调第九交响曲),而且还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就自称爱上了音乐。如果说贝多芬是在变聋以后才写出了贝9,那么这种“天才”的称号至少也包含了偏见与歧视。为什么一个聋人就不能写出天才的乐章?当然,从表面上看,如果一个音乐家是聋人,就如同一个演说家是哑巴一样。耳朵不好,对于一个想以音乐为生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1999年的《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我听到的第一张Evelyn Glennie的个人作品,从这里我对她那种近乎完美的表现和无限的想象力兴奋不已,同时,我也认为她的音乐完全能让那些听力正常的人感到震惊。

《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一张具有实验与探索精神的唱片,但是,这还只是一场更为奇幻的冒险之旅的帷幕。接下来,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纪录电影里,她和Fred Frith更是将即兴发挥到了化境。在《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的制作过程中,Evelyn使用了大量的东西方打击乐器和许多希奇古怪的自制乐器,其中甚至还有音乐盒、儿童玩具和中国的木鱼(经我统计至少有60件乐器)。有意思的是,唱片的制作完全是出于一个“临时”的想法,Evelyn希望做一张不同于以往的唱片,于是她带着她收藏的(几乎全世界的)乐器走进录音棚,在没有任何编排的情况下,一个人用五天时间就即兴完成了所有的音轨,然后由制作人Michael Brauer对母带进行加工,加入了合成器、采样、人声、键盘和鼓机等音效之后最终完成。对于一个乐手来说,我们不难看出,Evelyn Glennie所有的完美主义者的认真和艺术家的想象力,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她的投入与勤奋。

如果你认为打击乐手只是一个乐队的背景,或一个乐曲的节奏支架,那么在Evelyn Glennie的敲敲打打中,你会彻底怀疑或推翻这种说法,并轻而易举地就被她的音乐穿透。我要说的是,这种音乐不仅能进入你的身体,而且能在你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其中有27分35秒的“Land of Venden”是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呈现出一种戏剧化的景像,而且节奏和旋律的运用就如同印象派绘画一样异彩纷呈。“Battle Cry”经过重新混音之后有了Ambient Techno和big beat的感觉,不过这或许只是牛刀小试。不同于她的其他室内乐作品,如果说前作还过于谨慎与精确,那么《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就是对一种体系的反动(或者说是一场想象力的暴动)。

不可否认,媒体和大众在谈到Evelyn Glennie的时候更关心她的听力,对于她的音乐,人们多半是出于好奇。或许是因为她太希望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音乐上,所以尽其所能地专注于音乐。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她正在经历内心不断涌出的奇妙乐思,同时也因为外部世界的喧嚣而充满了矛盾。Evelyn只能借助感觉声音的振动来“听”音乐,因为高音与低音是由不同频率的振幅产生,为了区分这种微弱的振动,她就不得不以身体的不同部位来感受不同的声音频率——Evelyn用脸、脖劲和胸部来接收高音,低音则由腿脚来体会。身体即耳朵的延伸。可以说,她是以全身心来感受音乐的,而她的一切都与音乐息息相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因为爱,一切又怎么可能?

Evelyn Glennie曾多次指出,人们总是关心她的耳朵而忽视了她的音乐,她反感人们总是谈论音乐以外的事。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拉胡琴的孩子,他从小就双眼失明,虽说耳朵没什么问题,但是三番五次去报考音乐学院都被挡在门外。他的父亲急坏了,决定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学院的某某教授求求情,说是让孩子能有条出路,不然就只能像阿炳一样沦为“盲流”艺术家。结果,教授听了孩子的演奏,非常满意,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形象不佳”等问题,最终还是“爱莫能助”。在孩子和父亲极为迷茫之际,有一两位大叔大婶出来劝过他们,但是,这孩子非但没有放弃,反而被“逼”出了一颗坚决的死心。我知道,这孩子只是想让人们去听听他的音乐,但是人们却只在乎他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Evelyn和那个拉胡琴的孩子是相通的,只有他们才能相互理解与欣赏。但是,Evelyn最终让这个世界不再寂静,而那个孩子却被黑暗打垮了。

听音乐不仅仅是简单的声波振动耳膜的过程,应该不是听音乐,而是听心灵。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 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 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

恐怖组织招募新手的5步骤

巴基斯坦裔纪录片工作者夏明·欧白德·奇诺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她在2010年以纪录片“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孩子们”(Pakistan: Children of the Taliban)赢得艾美奖,这是她在TED演讲的一个话题:恐怖分子如何说服孩子成为一名人体炸弹。

chinoy

 

恐怖袭击试图摧垮人们的信念,而使用儿童作为人体炸弹则是这个噩梦最令人发指的时刻。

这个演讲短小,但震憾心灵,她说恐怖分子培养新人的手段有以下几个步骤:

1.获得贫苦阶层支持,将孩子纳入到自己的教育体系;
2.思想灌输:禁止孩子读报、听广播和接触其他资讯;
3.学习憎恨:从小培养憎恨式教育;
4.鼓励奉献:殉教和牺牲者是光荣的英雄;
5.使之愤怒:妖魔化的宣传


视频中提及这套模式的五个步骤,无一不是针对人性而设计的,失去自由、自主的人性是虚弱的,而当你看到这个愚民、洗脑的过程是否会不寒而栗??

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最卑鄙的懦夫行径,这个时候往往也能彰显人性的光辉。我们看到无论是波士顿还是伊拉克,当恐怖袭击发生后,在现场救助的不仅仅是警察,更有路人和平民。尤其此次波士顿有很多现场媒体,我们能看到志愿者、运动员、路人纷纷出手互相援助,尤其网络的声音,在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上很多善良的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短短几小时数千户附近居民就在网络上自发填表,形成一份愿意提供住处的列表。

当你看到恐怖袭击、看到有组织的迫害,当你看暴力、愚顽、偏狭、或者性别地域歧视、厌恶、仇恨、无知……,直视它们,在心中有个信念:善良的人们比你们多得多。

作者 @Lawrence治钧   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清明再思:I want__ before I die

Candy Chang居住在新奥尔良市。她把她社区里的一栋废弃房屋改造成一块巨大的黑板。她在这块黑板上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在死之前,我 想……”邻居们则填上了各种或是惊奇、或是辛酸、亦或是风趣的答案。这块巨型黑板则成为他们社区里的一块明镜。下面是其演讲的部分内容,希望能在清明节提醒大家思考。

Candy-Chang

我住在新奥尔良,2009年,我失去了一个我挚爱的人,她的名字叫琼,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她死得很突然,没有人预料到,然后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这件事让我对自己拥有的时光怀着深切敬意,并且促使我思考生命——有真正意义的东西。但我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这种心态,我觉得人们太容易被日复一日的琐碎困住,而忘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我在一些朋友帮助下把一个房子一面墙做成了一个巨型黑板,我在上面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 “在死之前,我想??” 所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捡起一根粉笔,在公共场合里留下一些他们人生的痕迹,来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愿望。我并不知道该从这个实验里期待些什么,但是第二天,整个墙壁都被填满了,而且不断有人添加新的答案,比如:“在死之前,我想为我的海盗行为接受审判”, “在死之前,我想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在死之前,我想在上百万的观众面前唱歌” “在死之前,我想种一棵树” “在死之前,我想过隐居的生活” “在死之前,我想再抱她一次” “在死之前,我想成为某个人的骑士” “在死之前,我想要做完全真实的自己”。

before-i-die-3-copy

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与他人的联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努力坚持自我,铭记人生的短暂与生命的脆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要。 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谈论死亡,甚至没有勇气去思考死亡,但是我意识到,为死亡做心理准备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事情之一——思考死亡能够让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更清醒的认识。

公共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到底什么对我们是真正重要的,无论是对个人来说或者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有了更多的方式来分享我们的希望、恐惧和经历,我们身边的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更美好的地方 更帮助我们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TED演讲我在TEDtoChina上发布了若干次,每次都能引起大家的热议,但然后呐?然后就是又回到日复一日的琐碎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也列出一些微博网友的评论:

剪刀手庄庄不知道不知道,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Cherished0以前就有说过我要是得了绝症了会怎么办吧。哈哈,那时候就说果断跟家人朋友道别,借些钱就走起,先去你去过的地方,感受你当时的感觉。然后一起去新的地方。

@ConquerUrself:Before I die I want to,更全面更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并为它做一件小事

minimichele:To be with my family

Kay大树微博达人:死亡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探讨的课题,看完这段演讲,让我想到可以换一个单词,然后我们这么问问目前的(工作中)自己。

画下天籁微博达人:生命中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年纪不同追求不一,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小时候放学会路过一家香气四溢的面包店,于是那时的他就在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吃很多面包。”哈哈!小梦想也有大意义呀!在生命终结前,完满自己想做的那些部分吧!

QTLeung微博达人:I want to realize the dream deep inside my heart since I was just a little kid.

Glory加多寶died after my parent/

我是未来的rizi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一起去旅行Joybefore i die. i want to travel all around the world

@此女人是小女人: 刚开始看到这题目的时候还真没想出来。 Before I die,I want to cherish the time..

Penguline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everyone living with dignity.

请叫我每日C是个非常爱命的人,但是又不害怕死亡。那里有我想念的人。活着,是不愿爱我的人伤心绝望。死去,大概才真是种解脱

SshanFind my lover

… … ….

我翻遍差不过1000条转发和评论,有不同答案,但没有人说我要成为千万富豪之类的,那为什么等大家一开始生活就停止了思考?

您想好您的答案了吗?请分享给其他人。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Twitter:Lawrenceyeah

打破自杀生还者的沉默

JD Schramm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沟通专家和企业家,在史丹佛商学院担任管理课程讲师,教导有效沟通方面的理论和实践课程。在史丹佛大学,他领导开发并推出掌握沟通机制的课程,帮助商学研究所学生增进谈话和写作方面的掌握能力。

他说,“我藉着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桥梁、启发伟大的志向、激励心灵的成长及对生命的热情,勉励自己与他人构筑梦想。”

JD Schramm

即便如此睿智的一位职业人士,仍然会有想不开的时候,他在TED Active的活动上分享了一个特别的故事:

从外表看来,约翰各方面都很顺利。他刚刚签了一个合约,以6位数价格卖掉了他在纽约仅仅买了五年的公寓;他硕士毕业的母校才刚提供他一份教职,这份教职不仅意味着一份薪水,也代表多年来头一次福利。然而,即使所有事情看起来都很顺利,约翰仍然在挣扎中,与他的成瘾和无法挣脱的忧郁斗争。

2003年6月11日夜晚,他爬上了曼哈顿大桥栏杆的边缘,纵身一跃,跳入了变化莫测的河水中。奇怪的是,不,奇迹般的是,他生还了。这一跳摔碎了他的右臂,使他所有肋骨都断了,还刺穿了他的肺。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地漂流着,沿着东河向下漂流,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进入了Staten岛渡轮的水道。渡轮上的乘客听见他痛苦的叫喊,通知了船长,船长通知了海岸警卫队,警卫队把约翰打捞上来,送到Bellevue医院。

事实上,这正是故事的开始。因为当约翰决心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之后,先是身体上,然后是情感上,接着是精神上,他发现很难找到能帮助像他这样尝试过自杀的人的资源。

研究显示,在试图自杀的20个人中,19个会失败;但这些失败的人,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成功的可能性是前次的37倍。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处于风险中的人群,能帮助他们的资源极少。这么一来,当这些人试图重新开始人生的时候,因为对于自杀的忌讳,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这使得像约翰这样的人更加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情况。

我对约翰的故事非常了解,因为我就是这个约翰,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起我曾经历的这段经历。在2006年失去一位亲爱的老师,及去年失去一位好友,都是因为自杀的缘故之后,还有去年参加TEDActive会议的鼓励,使我意识到,我必须从沉默中走出来,突破我自己的忌讳,来谈论这个值得传播的观点。那就是这些做出艰难决定,开始重新生活的人们,需要更多的支持资源以及我们的帮助。

就像Trevor计划(致力于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等自杀防治的照护计划)所说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一切都会越变越好。今天我选择站起来分享,就是为了鼓励你们,敦促你们。如果你曾经考虑过,或尝试过自杀,或你认识尝试这么做的人,不妨谈谈这个问题,寻求帮助。这是一个值得进行的对话,一个值得散播的观点。

结语:维基百科的自杀率,显示中国的自杀率排名在近年来攀升相当高。

这是一群高危人士,但往往得不到足够帮助,如果有谁正试图自杀,请说出来,说给家人、同学、朋友、甚至不妨说给陌生人,或者“主页钧”,从心理和精神上寻求帮助,在他/她周围的人不要沉默,这会孤立他们,在关键时刻,唯有周边的帮助,才能让他们重获新生。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Big Brother, I am here!

哈桑是大学教授,但FBI错误地把他列入监视名单,并扣押他,质问他6个月前的某天具体在干嘛?这哥们打开智能手机,展示当天以及前前后后几天的时刻表, 精确到分钟,并解释每个细节。当时虽然解除怀疑,可他很是不爽,就开始自己独特的报复计划——持续给FBI打电话写邮件——自己在哪、在干嘛——一种无终 结日期的独特的行为艺术,他还不过瘾,后来干脆建了自曝网站把每个时刻都拍下来,宾馆、房间号、床、火车站、菜谱、吃饭、上厕所等等等等,无论大小细节,统统上传网上,几年内已经记录了数万的图片,为了更好 地记录地址,他还将随身的GPS数据导入Google地图,很容易就能看到他在哪里。他认为最好的保护隐私的方法就是公开它,让行为暴漏在阳光下。

下面就是他的演讲中文译文。

 

大家好,我是哈桑,我是个艺术家,通常当我介绍自己说是艺术家的时候,他们看着我说:“你画画吗?” 或者“你在什么媒体行业工作?” 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关于工作的方法,而非具体的一个学科分支或者具体的技术部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几年前我遇到点小麻烦,下面就给各位讲讲。

2002年6月19日在底特律机场,我刚从一个海外展会回到美国,我回来的时候一个FBI特工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问了我很多问题—— “你去哪儿了?干了些什么?接触过什么人?为什么去那儿?谁给你的行程付钱?”——都是这样的细节,他突然地问我:“9月12号你去哪儿了?” 我们大部分人被问道“你9月12号去哪儿了”这类的问题或者其他日子都会说“我不记得了,让我查查看。”

我就拿出我的掌上电脑说:“让我查查9月12号的行程” 我查了——10点到10点半,我付了储藏室账单;10点半到12点,见了我一个叫朱迪思的研究生;12点到下午3点,上了入门课;下午3点到6点,上了高级课。“11号你去哪儿了?” “10号呢?” “29号那天你在哪儿?” “30号那天在哪儿?” “10月5号你在哪儿?” 我们一共读了大约6个月的行程,我估计他没料到我有这么详细的行程纪录,还好我这么做了,否则我穿起囚服来可不怎么好看。(笑声)

他问:“那你租的那个储藏室都放什么了?” 那是在弗罗里达的坦帕,我说:“有在佛罗里达用不上的冬衣,放不进屋子的家具,整理的旧货杂物,因为我是个整理狂。” 他很迷惑地看着我说:“没炸药?” (笑声) 我说:“当然没有,我敢保证没有炸药,要是有的话,我肯定会记得的。” 他还是有点迷惑。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和我谈上几句,就会发现我不是个恐怖分子。我们坐在那儿,经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反复问讯。他说:“我掌握足够信息了。我会把这个移交给坦帕办公室,是他们搞的麻烦。他们会接手负责。”

后来我回到家,手机响了,一个人跟我介绍说他是坦帕的一个FBI。我在坦帕前前后后间断地待了有6个月。另外你们知道吗,在美国你是不能拍联邦大楼的照片的,但是谷歌做到了,所以得谢谢谷歌的同志们 (掌声) 我有很多时间泡在了这栋楼里,回答这些问题: “你是否曾目击或参与过任何可能危害美国或其他国家的活动?” 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得考虑心里状态,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能决定生死的人他们一连问了我九个测谎问题——

一个是… 第一个是“你的名字是哈桑吗?” “是的。” “我们是在弗罗里达吗?” “是的。” “今天是星期二吗?” “是的” 因为得让你回答判断问题,接下来当然就是: “你属于任何可能危害美国的组织吗?” 我在大学教书 (笑声) 我说,“你可能得直接问问我的同事了。” 他们说:“好吧,先不管我们的讨论的 你是否属于任何想要危害美国的组织?” 我说不

在这样的6个月 和9个测谎问题后 他们说“一切都没有问题” 我说“没错,这正是我这么久以来一直告诉你们的, 我知道一切都没有问题。” 他们很奇怪的看着我 我说“我经常旅行” 这是我跟FBI说的 我想“只希望在全国范围都搞清楚这件事 不然又得再来这一套。” 这是我真正担心的 他说:“你要有什么麻烦,给我打个电话-我们会搞定的。”

自那以后,去哪儿我都会打电话告诉FBI 我告诉他们“嗨,我要出发啦,这是我的航班,3月12号西北航空去西雅图之类的。几周以后,我会再打电话告诉他们,并不是我被强制这么做,而是我选择这么做只是想告诉他们 “我可没想搞什么小动作” (笑声)。 “我可不想让你们觉得我准备逃命了,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让你们有所准备” 于是我就一直一直这样做。然后电话变成电子邮件,电子邮件变的越来越长… 附插图,还有旅游贴士,接着我建了个这样的网站,TrackingTransience.net 让我们看看这个.

我是在2003年设计了它:能追踪我的特定时刻行程,我给手机程序写了代码。你们不是要监视我吗,没问题,我监视我自己,好了吧,你们不用浪费精力浪费资源,我帮你都干了。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思考,他们还知道我的什么信息?他们应该知道我的飞行纪录吧,于是我决定把所有的飞行纪录都放上去.你看,Delta1252 从堪萨斯城飞往亚特兰大,这是我在飞机上吃的几餐,这是在Delta 719,从肯尼迪机场飞往旧金山.看吧,他们不让你把这个(刀子)带上飞机,但是他们在飞机上给你这个(笑声).这是些我去过的机场,因为我喜欢机场.这是肯尼迪机场.

这些是我去过购物的一些商店 因为他们需要知道这些。这是我买的鸭酱,这是10月15日,在达利市的牧场路99号,在一家韩国超市买泡菜,因为我喜欢泡菜。在那儿我还买了一些蟹,在埃默里维尔的西夫韦买了点猪肠,还有洗衣剂,在西奥克兰买的洗衣剂,腌海蜇皮,这是在东布伦瑞克的18号路上的香港超市。如果你查看我的银行纪录,会看到这些5月9日,我从巴列霍的西夫韦加了14.79美元的油。

有时候信息量很大。这是我在旧金山的旧公寓。这是1月22日,我能说出同行的人,地点,因为我就得做到这样,我得告诉FBI他们每一个细节。我花很多时间在路上,有多个数据库,还有成千上万的照片。我这个网站上有四万六千张照片,FBI看过全部照片- 至少我相信他们都看过。有时候没什么信息,只是张空床,有时候很多文字信息但没有图片信息;有时候是加利福利亚,也有我最喜欢的三明治点,越南三明治。

每隔一会儿我就纪录下我的生活,每隔一会儿我就拍照片。都是拿iPhone拍的,直接传到我的服务器上,服务器进行后台操作,并分类排放。如果你去我的网站,都是大量的这样的信息 而且这不是个用户友好的界面,可以说用户不友好。原因之一,也是使用不便的之一是 网站的一切,你得费力查看。我把所有的信息放上去,意味着我告诉你了我的一切,但是尽管我把这一切完全公开,我仍然过着非常匿名的隐私的生活,你知道我的很少。因此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在这个一切被分类、一切被归档、一切被纪录的时代里,没有必要删除信息,这也是保护隐私的方法

当所有信息都暴露的时候你怎么办?你得控制它,如果我直接给你信息,这跟你尝试获取信息片段是非常不同的方式。还有个有趣的是,特工们运作的产业是基于信息的产品,或者说FBI他们的信息具有价值的原因是因为别人没有办法获取它。当我去掉中间环节,直接将信息提供给你,FBI拥有的信息就毫无用处了,这就使他们贬值了。这从个人层面来说这是纯粹是象征性的,但是如果3亿美国人都这么做的话我们就得完全重新设计情报系统,因为如果每个人都分享信息的话情报系统就瘫痪了。我们实际上在接近这样的状态。

当我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人们看着我说 “你干嘛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哪儿干什么?” “你干吗要把照片都传上去?” 这还是人们没开始用推特的时候。现在7.5亿人在修改状态,或给别人打招呼,某种程度上说我很高兴我完全过时了。我还在做这个项目,但完全过时了因为你们都在这么做,这是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虽然我们也许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创造自己的档案。

我的一些朋友总说 “你太疑心病了,干吗总做这些? 因为没人在看你没人会在乎你的。” 我做的一件事是仔细的通过服务器查看浏览日志,我得看看谁在监视我。我找到了这些部分样本,仅仅是这些片段,你可以看见国土安全部喜欢造访这里,国土安全部、还有国家安全局也来过。我实际上搬到了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我和他们住同一条街,中央情报安全局、总统办公室。不明白他们问什么来,不过他们来了 我想他们可能喜欢艺术,很高兴我们有那个领域的赞助人。

那么非常感谢 谢谢你们。(掌声)

知名的《连线》杂志这么点评他:”He figures the day is coming when so many people shove so much personal data online that it will put Big Brother out of business.”twitter, facebook, 4sq已经大行其道了,演讲人所提到的巨量个人状态会越来越多,信息梳理问题会更严重,这同样也是保护隐私的方法。

治愈911:寻找宽恕,友谊的母亲们

“9.11”已经过去十年了,在那场浩劫中,数以千计的人们丧失了他们的亲朋好友,陷入了极度的悲痛。菲利丝是一位美国公民,她的儿子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中丧生;而穆斯林人阿仪莎,她的儿子因涉嫌在此次袭击中犯案,被判处无期徒刑。在2010年的TEDWomen讲台上,这两位母亲同台出席,是什么让她们走到一起?并让她们结下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友谊?经历了这场浩劫后的她们,又做出了哪些改变?“9.11”十周年,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两位伟大母亲的故事。

【丧子之痛 * 菲莉丝·罗德里格斯 的经历】

当知道自己的孩子在一场完全无法预料的事件中遇难,这让哪位母亲、哪个家庭都会感到难以承受的悲痛。菲莉丝的孩子在这次事件中遇难,她和她的家庭也同样感到巨大的震惊与悲痛。然而她们并无报复之心,可是政府在事件后的几周宣布将密谋这次袭击的恐怖分子判以死刑。  当菲莉丝在媒体上看到阿仪莎,一位儿子被指控为制造这次事件的恐怖分子的母亲,她感到这位母亲是如此勇敢而且坚强。因为当人们听到她的孩子遇难时,她立即得到了同情;而人们看到这位儿子被指控的母亲时,她却没有得到同情。从身为母亲的角度,她们承受着同样的痛苦。因此菲莉丝希望通过人权组织找到这些受害者的家属。

【丧子之痛 * 阿仪莎·瓦非 的经历】

911事发后,阿仪莎也找到了人权组织,她希望能够和那些受害者的父母取得联系。阿仪莎由此认识了菲莉丝。两位母亲从眼神中便体会到彼此遭受到的巨大的悲痛。阿仪莎14岁就结了婚。15岁时失去了第一个孩子,16岁失去了第二个孩子。所以这个孩子对她意味着太多。阿仪莎陷入深深的悲痛中,她说:我的儿子就像被活埋了一样,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不知道他是否被虐待过,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

【女性的光芒】

善良而且勇敢的阿仪莎最终站在这个讲台分享她的经历,她说:

我之所以决定讲述我的故事,是希望我的痛苦能对其他妇女有些正面的帮助。 为了所有的妇女,所有赐予生命的母亲, 你们可以恢复, 你们可以改变。 这取决于我们妇女, 因为我们是女人, 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孩子。 我们一定要联手起来 一起做一些事。 这事不是为了反对妇女, 这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妇女, 为了我们的孩子们。 我反对暴力,反对恐怖主义。 我去学校和那些年轻的穆斯林女孩交谈, 帮助他们了解在年少时不要接受违背她们意志的婚姻。 如果我能拯救一个年轻的女孩,从而避免她们过早结婚而像我一样遭受这么多, 起码这就是好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站在你们面前。

【了解那些和你不同的人,感受宽容与平等】

在她们相见的那次聚会上,她们都很紧张,既担心一些极端的爱国主义者,又迫切盼望了解对方。但当她们还未介绍彼此认识时,就已经哭着相互抱在了一起。阿仪莎讲到:“我不知道我的儿子是有罪还是无辜的, 但是我想告诉你们我有多么抱歉对于那些发生在你们家庭里的事。 我知道这是很痛苦, 同时我以为,如果有人犯罪的话,那人应该被公平的对待和定罪。”这样的沟通方式,让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同身受,冰释前嫌。

由于不同的文化、环境和经历,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们不曾了解的人,和我们与众不同的人。菲莉丝说,她在阿仪莎身上学到很多,尤其是宽容。阿仪莎说:我们要尝试着了解其他人、其他事, 你要变得大度, 同时你的心境也必须变得宽容, 你的想法必须变得大度。 你要学会宽恕。 你不得不与暴力作斗争。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会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平等尊重其他人。

“9·11”事件本身无疑是令人悲痛的, 然而在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十周年,我们从中看到的不再只是悲伤与怜悯。此次事件中萌生的坚强与新的生命力,更是值得令人尊敬与推崇的。这种力量不仅包括对亲朋好友的逝去的祭奠与释怀,更包括对缅怀过后的信心与宽容,因为信心与宽容不仅可以消除自己的悲观心态,更能带给朋友,甚至你所无法想象的更多人温暖,支持和力量,让人们在漫长人生的旅途上忘却悲痛,抬头感受生活的美好。

【作者介绍】

唐菲(Fay)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主修国际经济与贸易。目前在一家美国传播咨询公司任职, 为全球财经类企业客户在亚太区提供行之有效和富于创新的公关传播项目,其中主要包括品牌形象建设、企业社会责任,危机处理及政府公关活动等。唐菲从 2010年加入TEDtoChina任自由撰稿人,认同TED的主旨Ideas worth spreading,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将全球多元的创新理念分享给中国的社会各界精英,以推进中西创新思想交流与碰撞。唐菲是一个热爱旅游、美食、电影 与绘画的北京人,非典型环保主义者。作者微博

责任编辑:冯超

TED带给我们什么?

想象一下,在星空下,在旷野上,或者是在湖边,在餐桌上,你与其他朋友一起看TED演讲,而后聊天,探讨一些你们认为重要的问题——这个,其实就是非常棒的TED体验。

一些对理想有追求、希望做出某些改变的人走到一起,他们去了解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而后再相互探讨这样的变化对本地社区有何借鉴意义,甚而是请到在本地做出某些改变行动的人到现场去分享他们的故事——这就是TEDx最典型的一个写照。

上周我写过一篇文章,介绍来自埃及、巴勒斯坦、柬埔寨以及肯尼亚等国家的TEDx活动。这些国家和地区平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也许不是因为战争就是饥荒,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在那些地方,同样也有一些执着的追逐梦想的人

TED演讲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是,通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志同道合者。今年3月的TED大会上有一个关于发明开源乡村基础机械的演讲,上传到TED.com之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并且讲者Marcin Jakubowski的这一计划也获得来自全球各地将近300人的支持!这个演讲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个人的力量,更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无限可能。(Marcin Jakubowski是一位核聚变物理方面的Ph.D, 毕业后因为找不到对口的工作,跑到农村去耕田,并且因为工厂制作的农具坏了而无法使用,就自己摸索着开始制造农具。他的愿望是制造出一套开源的农具,让最底层的人们也能实现自力更生,而无需依赖大型企业和石油。)

假如你有关注互联网,相信一定看过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的两个TED演讲,他09年的时候就讲到了开放数据可以带来的好处,之后一年,全球各地的政府和民间人士都非常踊跃的参与到这一开放数据运动当中。到2010年的TED演讲上,Tim就非常高兴的展示了各地程序员利用开放数据所做的各种非常精彩的mashup, 并且说,这个运动才刚开始。

假如你有看过上面两个TED演讲,我相信必然会有所启发。也许你不是工程师或程序员,但起码你看到了新的可能。也许这样的可能不会马上给你的生活带来改变,但假如你愿意走出自己的专业领域,去跟其他领域的人交流看法,说不定在跟搞经济的人谈话的时候,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所带来的新的经济机遇,也许跟搞NGO的人聊天时,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是加强政府透明度以及提升民众参与的一个很好的办法;也许你们会聊到能源问题,也许会聊到农村问题,这都是可以的,并且越发散越好——当然,假如最后有个行动的落脚点,那就最好了。

而通常在TEDx活动上,你最有可能遇到跟你有共同话题的人。好的TEDx不一定需要牛人参加,大家坐到一起看TED演讲就可以了。看完演讲后大家可以围绕共同关心的话题开展讨论,而这个才是最核心的体验。

TED演讲的前沿性是国内目前极少讲座可以与之相比的——最先进的科技以及思想动态几乎都能在TED的舞台上见到其踪影——它以讲故事的形式,把一些好的idea带给你,并且最多只占用你18分钟,但很多时候那已足以让你窥一斑而知全豹。假如你希望登堂入室更多更深入的去了解,也可以借由Google的帮助,上网或到图书馆去了解更多。

我看过的TED演讲有几百个,其中半数以上的TED演讲都改变了我对某个东西或者是对自己的看法,并且它们让我看到了很重要的一个趋势: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此做点什么。虽然有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有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以及效率低下的政府机构,但是,我们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很多积极的故事暴力正在减少、人们重新发现社区的价值、社会创新、我们都能做出改变,不管是亿万富豪还是草芥平民

重要的是,要找到你的部落。假如没有办法找到,那就创建一个。以十二分热情去追逐你的想法吧,现在就开始

行为经济学之父丹尼尔·卡尼曼即将登场TED2010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Edu@TEDtoChina教育内容开发组协调人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

余恺
Edu@TEDtoChina教育内容开发组协调人

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之前工学硕士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现为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讲师;读研之时起担任广州新东方国内考试部讲师,编著关于英语考试备考策略著作三本;以Muhammad Yunus,Malcolm Gladwell, Jan Chipchase, Howard Moskowitz为榜样,期望让世界变得更有意思一点;杂乱无章地从事社会文化、消费者科学、食品新技术、生物动力学、英语应试策略、英语教育研究,相信知识应该是无边界地圆融。

联络方式:Edu at TEDtoChina dot com

2009年7月-8月号的《哈佛商业评论》刊登了杜克大学行为经济学教授丹·艾瑞里(Dan Ariely)的一篇文章,题为《理性经济学的终结》。在这篇文章中,丹·艾瑞里教授认为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彻底地动摇了经典经济学中的两条金科玉律:人通常会做出理性的决策和被称为“看不见的手”的市场可以自动调整市场失衡情况。

面对一片狼藉的全球经济,连格林斯潘都不得不承认“错误地低估了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自私程度”,而Dan Ariley干脆说:“是时候终结基于理性人假设的经济学了!”

什么是基于理性人假设的经济学?

举个简单的例子:

选定一组实验者,让他们每个人都猜一个数字,必须是1到100之间的整数。条件是谁最接近所有实验者所猜数字的平均值的三分之一谁就赢。

问题是:你猜哪个数字?

如果这是一道IQ题,答案会是:1。

因为如果每个人在开始的时候都随机的猜数字,那么所有人的平均值大约是50(即基于正态分布的1~100之间的均值);那么我猜50的三分之一,即大约猜17就会赢;但是,如果别人也是这样想的话,那么他们都会猜17;而如果所有人都是17,那么我应该猜17的三分之一,也就是6;但是如果别人也是这样想的话…….

因此,最终的结果是唯一的最小数:1。

这就是所谓的具有“无穷理性的”经济人假说。

可是,现实生活中并非到处都是类似美剧Big Bang Theory中Sheldon似的超级无穷理性人,普通人所拥有的更多的是“有限理性”。

演讲简述:09年3月24日 《丹·艾瑞里:人们为何会作弊

2008年EG Conference演讲:09年12月22日《丹•艾瑞里: 直觉为何总是不断地欺骗着我们?

但是丹·艾瑞里干脆地说:“从根本上来说,人是非理性的,是受到潜意识中认知的偏差所影响的。”这一观点正是行为经济学的基石。

TED Blog上的一篇文章中,Dan Ariely不无嘲讽地说:“2008年对行为经济学来说是个好年头。”

中国人民大学的董志勇教授是国内较早对行为经济学进行研究的专家之一,他认为:“行为经济学的重点是研究人的行为,借助心理学分析方法,为理性的经济分析提供忽视已久的心理基石,还原人性中某些非理性本质,而这一目的的是实现是通过心理学的可控实验设计获得。”

而正是为什么每次行为经济学家们的演讲总是充满一些有趣的心理学实验。如果看过丹·艾瑞里的TED演讲,一定会对他在麻省理工所做的《经济学人》杂志征订广告实验和欧洲各国器官捐赠意愿研究的分析印象深刻。


Sendhil Mullainathan: Solving social problems with a nudge

行为经济学家的研究领域并不仅限于经济行为的分析。例如在2009TED印度大会上,来自哈佛大学经济系的行为经济学家Sendhil Mullainathan教授就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研究如何解决棘手的社会问题,包括如何降低由痢疾引发的儿童死亡,如何预防糖尿病所导致的失明和如何推广太阳能电池技术。

又如TED红人之一的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撞上快乐》的作者丹·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教授则是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研究幸福,研究的方法与行为经济学的取径也有相似之处。丹·吉尔伯特的研究是基于人的未来幸福的错误预估的角度分析人的快乐与痛苦。而这一理论的来源则是被认为是行为经济学之父的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的理论。


TED.com: Dan Gilbert asks, Why are we happy?

2005年TED演讲简介:《丹·吉尔伯特:有限理性选择》2009年9月17日
2004年TED演讲简介:《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2009年1月12日

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丹尼尔·卡尼曼1934年出生于以色列,于2002年与佛农·史密斯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的理由是“把心理学成果与经济学研究有效结合,从而解释了人类在不确定条件下如何作出判断。” 心理学研究出身的丹尼尔·卡尼曼正是通过基于心理学的经济行为研究,成为了行为经济学的先驱。

有意思的是,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并非唯一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非经济学家”,比如09年的得主Elinor Ostrom,诺奖史上第一位女性获奖者的博士学位是政治科学。

丹尼尔·卡尼曼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同事则是以数学家的身份在1994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名数学家的名字叫约翰·纳什(John Nash)。没错,就是奥斯卡获奖电影《美丽心灵》男主角的原型。而普林斯顿大学现有的三名诺贝尔奖获得中,只有一位是科班经济学出身:2008年的获奖者保罗克·鲁格曼。

在历数了丹尼尔·卡尼曼教授的众多有趣的渊源后,是否对这位传奇的行为经济学/心理学家充满了好奇?

2010年第一场TED演讲的主讲人就是丹尼尔·卡尼曼教授,2月10日美国时间上午11点,让我们共同期待。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TED为什么提供免费视频?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TED为什么提供免费视频?》

by 余恺

凡是参加过学术会议或类似于学术会议的高端会议的人们,都会感触于所谓参会费的昂贵。会议的参会费用多少往往随会议本身性质不同与档次高低而费用有所差异,比如在香港大学举办的全球华人保健食品大会的参会费要1500港币,而明年在南非举行的世界食品科学技术大会的国际代表参会费用折合成人民币则要差不多5300元;而在剑桥大学举行的跨学科社会科学大会的费用也差不多,要550美元。

这些比起参加TED的费用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明年7月在牛津大学举办的TED Global大会的参会费用,如果是早起的鸟儿(early bird,即在较早时间报名者)要交4500美元;晚于2010年2月21日报名者的参会费用则要5200美元;而2月份在美国长滩举行的TED2010的参会费用更是达到了6000美元,现在已经全部售完了。

想省点钱又能第一时间感受TED 2010的气氛?

可以参加TED Active,在棕榈泉同步直播的TED2010,费用也要3750美元。

难怪TED的官网上要专门加入一条解释“为什么TED不是精英主义了”,单从参会费用上看,TED就很精英主义。

可是,当TED把所有的会议内容都会在稍后的时间放在线上,提供免费下载观看,为什么还能保持如此之昂贵的票价?

《连线》杂志的主编,在TED上以“技术的长尾”为题演讲的“长尾理论”之父Chris Anderson在最近的一本著作《免费》中就提出了这一问题:“如果一个门槛很高的会议能够在线观看,如何还能保持极高的票价?”(Chris Anderson, 2009: p134-p.135)

Chris Anderson所说门槛很高的会议,正是指TED。

按照Chris给出的解释,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在线浏览会议内容和在现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在现场可以在走廊过道上与演讲者进行交流;此外,还有先睹为快的感觉。

第二个原因则是“随着对门票需求的与日俱增,参会人数也同样在增加。”按照Chris在书中给出的数据,自1998年以来,参加TED的人数每年平均增加10%。

如果各位有留意不同年份的TED演讲视频,较早的年份比如2004年的TED视频,片头部分是“1000人齐集加州的Montery”,而从演讲的视频中也可以看到举办会议的剧场规模较小。

而在2009年的视频中,明显可以看出剧场人数的增加,那是因为“在2009年挪到了加州南部的一个剧院举行,因为它的容量是原来会场的两倍”。

有意思的是,人数增加的同时,参会费用也在增加。

如果1999-2001年间参加TED的话,费用是在3000美元左右。而到了2006年,费用就已经增长到了4400美元。现在的6000美元的价格则是在2007年时所飙升到的价位,足足比1999年涨了一倍的价钱。

TED正是在2006-2007年间开始提供视频的免费下载与在线观看的。按照经济学第一课的说法,价格是由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关系所决定,TED免费的结果是扩大了需求。

除了Chris Anderson所提及的两点原因之外,TED的免费策略还有其他好处。

首先的好处是影响力的增加。到2009年为止,TED下载与在线观看的人次达到了5000万人次;而随着TED开放翻译项目的启动,由于语言障碍所造成的樊篱被打破,观看的人数肯定会呈几何级数的增加。在注意力经济的信息时代,“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背后的原因在于更多人的关注意味着更高的价值。

而影响力增加所带来的好处数不胜数。

最直接的好处是广告赞助商的费用增加,TED的每个视频都有诸如IBM, GE,诺基亚等巨头的广告,越多人关注TED,这部分获得的收益将会越高。

其次的好处是在与其他会议的竞争中占得优势。在美国同类的会议有不少,比如Pop Tech!。但是如果参加了TED之后,再参加其他同类会议的可能性就降低了。而面对选择时,通过免费传播而产生的品牌效应与信任将使TED成为被选择的对象。

按照Chris Anderson的说法,“在传统市场中,如果有三个竞争对手,排名第一的公司将获得60%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公司将获得30%,而排名第三的公司只能获得5%。而在网络效应较为突出的市场中,这一比例更接近95%,5%和0。网络效应往往会造成力量的聚集。”


TEDIndia会议现场照片,第八场“成长之道”。

TED网站上不断更新的TED演讲正是维持进而扩大网络聚集力量的动力,这也许可以解释在TED官网上最新推出的Best of Web栏目,通过收集如Steve Jobs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经典致辞网上非TED来源演讲,可以保持现已收获的巨大注意力。

而第三点的好处在于邀请演讲人的分量。“由于TED不对演讲人付费,因此现场观众的素质便非常重要。”TED的负责人Chris Anderson(与前文提及的Chris Anderson同名)就曾这样解释为什么TED要收如此高昂的参会费。

如果TED有全球性的影响力,演讲人就算不用付钱,也将非常乐意来TED进行演讲。因为他们头脑中的模因(Meme)将会在TED的平台上获得更为广泛的传播,而更重要的是,TED的线上观众们,往往正是这些讲者希望寻找到的目标听众,能轻易产生共振的群体。

或许TED免费传播最重要的一点,借用Chris Anderson在《免费》一书中对维基百科所破坏的百科全书市场价值及所创造的难以衡量的巨大价值的描述,正是“大幅度地增加我们无法衡量的价值(我们的知识)”(p.150-151)。

TED免费的真正价值正在与其创造的一种无法衡量的价值。

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例。我总是很信奉一句话,“You are who you meet。”

在2004年我读研一的时候,我的硕士生导师胡卓炎教授带我到香港理工大学参加了一个功能性食品国际会议,那天最后的一场讲座是由George Halpern博士主讲的题为The Case of Pleasure。正是那一场讲座让我对所读的专业有了彻底的重新认识,进而改变了我往后的道路。

而在08年所看到的TED上Malcolm Glawell所讲述的Howard Moskowitz的故事,则是另一次启蒙的体验,那是一个让我两天之内看了十多次的演讲,还有TED上的诺基亚日本研发中心的人类行为学家Jan Chipchase的演讲。正是这两个演讲,让我清晰了未来五年的方向。

就像TED上发生的最传奇的故事之一,瑞典的一名大学教授Hans Rosling在TED上演示了他发明的一个有趣的动态统计软件。在同一年的大会上的两名演讲人看了Hans Rosling的演讲后,就决定把他的软件买下来。

这两名演讲人是Google的创始人Page和Brin。

我们所遇上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改变着我们;而能够发现彻底地改变我们的人,则是种难得的幸运。

发现的意思,就是找到先前不知道不知道的存在;遇上不知道不认识的人;而正是这样的难以定量描述的发现和相遇,成为TED免费之后,我们所增加的一种未知的却定是注定的可能性,而这或许是TED免费于我们最大的价值。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by 余恺

是思想决定语言?还是语言决定思想?

这是我在教考研英语写作的时候,第一节课提的问题。大多数学生的回答,是思想决定语言,怎么想决定怎么说、怎么写。

暂且不谈这个问题本身存在非此即彼逻辑谬误。思想决定语言只是幻觉。实际上,往往是话语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再决定我们的语言。

例如,当我们在谈到非洲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在尼日利亚女作家Chimamanda Adichie题为《单向度叙事的危险》的TED演讲中,提到她在美国的遭遇:刚到美国读大学时,同宿舍的美国同学惊讶于她流利的英语,她哭笑不得,要知道尼日利亚的官方语言就是英语;美国同学想听听尼日利亚的部落音乐,Adichie欣然拿出一盘录音带,听了之后美国同学大为失望,原来非洲的部落音乐就是Mariah Carey的歌。

在尼日利亚内战结束的七年后,Adichie出生在当地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是一名管理人员。良好的家庭背景让Adichie自小就爱上了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其中大多数是英美文学。对阅读的热爱是很多作家的共同童年回忆,小Adichie七岁的时候开始模仿所读的故事写作,在她稚嫩笔触下的人物都是蓝眼睛、白皮肤,在雪中玩耍,喜欢吃苹果,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天气:“今天的阳光是多么宜人”。


TED.com: Chimamanda Adichie: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尽管尼日利亚从不下雪,人们喜欢吃热带水果比如芒果而不是来自温带的苹果,天气从来不是一个话题,而阳光从不宜人。是Adichie所阅读的英美童话中的语言塑造了小Adichie的思想。

Adichie长大后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还获得过麦克阿瑟天才奖。但在美国的遭遇让她意识到美国人心目中非洲的形象就是“美丽的风景、漂亮的动物、难以理解的人们、无休止的战争、极度的贫苦和艾滋病、无法自我表达、等待拯救、被白人拯救。”

而在美国的经历对Adichie的另一个影响是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非洲人,而在之前,她认为自己是尼日利亚人。在大学上课的时候,每当非洲被提及,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身上,不管提及的主题是纳米比亚还是埃及,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我能够给出解释。在美国人的心目中,非洲的国家线模糊一片。

美国人对非洲的想象是美国大众传媒的话语影响的结果。在美国主流的电影和电视系列中,非洲的影象被简单化、固定化和符号化。无论是《战争之王》还是《黑鹰坠落》中非洲连绵不断的战争、还是《迷失》中来自非洲的人物MrEko,都不断单向度地强化非洲的形象。诚如Adichie所言:“我不认为如果你可以通过看电影的方式了解非洲,比如从Leonardo DiCaprio的《血钻》中了解塞拉利昂。”

单向度描述单一化了人们的思想,让观者失去了全面的图景。而在麦克卢汉所言“媒体即信息”的时代,缺乏深度思考让人们甚少质疑和反思媒体的正确性。话语产生的同时伴随真理的产生,掌握话语的权力即意味着掌握产生真理的权杖。

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中引用马克思表述农民阶级的困境的语言描述西方语境中的阿拉伯世界,同样适合于在全球化语境中沉默的非洲人:“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或许从作家莫言不久前在法兰克福书展中的主题演讲的故事中可见端倪:

一百多年前,德国人占领山东。中国人传说,这些人没有膝盖,只要用竹竿捅倒,就再也爬不起来。另外,他们的舌头是分叉的。后来我带着几个德国留学生回乡,爷爷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说,原来德国人是有膝盖的,舌头也没分叉。我随即询问德国留学生,你们的祖辈对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是什么印象。德国朋友说不出来。我跟他们讲,自己曾在意大利看过一幅画像,里面的中国人住在树上,垂着长长的辫子,脸颊像鸟。

妖魔化话语的反面是虚幻的美好化。在2004年西班牙瓦伦西亚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批判话语分析学术大会上,来自西北师范大学的Liu Yongbin提交了一篇关于中国小学教育课本中的话语分析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Liu先生分析了中国小学1年级到6年级语文共12册303篇课文,归纳总结了五种话语模式:美丽的自然风光、伟大的文化和人民、勤劳和牺牲精神、幸福的生活,而处于话语中心体系的是对祖国的热爱。

按照本尼迪安德森的说法,所谓国家,就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国家的国民以文本话语和媒体话语的方式分享着共有的想象。而教育,无非是通过文本的学习,强化国民的身份认同。这本无可厚非。

刘老师在论文中提出的真正问题是: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中,贫富差异、生活的艰辛、社会的不公、腐败现象,与课本中所描述的美好存在巨大的落差。是否应该在教育中,渗入一些批判性的思维,对现实的描述,让孩子们在离开课堂,回到家里,面对生活的艰难,还有勇气和奋斗的决心,避免在课本话语所引导的美好想象与残酷现实的对比中对教育产生不信任进而孕育出犬儒的态度?

无论是负面简单化的话语或是过分的美好化的话语,背后都隐藏着权力的意志。法国理论大家福柯在穷尽毕生的精力研究现代社会中话语、知识、真理和权力之间的隐匿关系后,指出:“问题不在于改变人们的意识,即人们头脑中的东西,而是在于改变有关真理生产的制度、政治、经济规则。”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简介
2007TED非洲大会专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