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不寻常的艺术

清明再思:I want__ before I die

Candy Chang居住在新奥尔良市。她把她社区里的一栋废弃房屋改造成一块巨大的黑板。她在这块黑板上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在死之前,我 想……”邻居们则填上了各种或是惊奇、或是辛酸、亦或是风趣的答案。这块巨型黑板则成为他们社区里的一块明镜。下面是其演讲的部分内容,希望能在清明节提醒大家思考。

Candy-Chang

我住在新奥尔良,2009年,我失去了一个我挚爱的人,她的名字叫琼,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她死得很突然,没有人预料到,然后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这件事让我对自己拥有的时光怀着深切敬意,并且促使我思考生命——有真正意义的东西。但我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这种心态,我觉得人们太容易被日复一日的琐碎困住,而忘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我在一些朋友帮助下把一个房子一面墙做成了一个巨型黑板,我在上面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 “在死之前,我想??” 所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捡起一根粉笔,在公共场合里留下一些他们人生的痕迹,来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愿望。我并不知道该从这个实验里期待些什么,但是第二天,整个墙壁都被填满了,而且不断有人添加新的答案,比如:“在死之前,我想为我的海盗行为接受审判”, “在死之前,我想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在死之前,我想在上百万的观众面前唱歌” “在死之前,我想种一棵树” “在死之前,我想过隐居的生活” “在死之前,我想再抱她一次” “在死之前,我想成为某个人的骑士” “在死之前,我想要做完全真实的自己”。

before-i-die-3-copy

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与他人的联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努力坚持自我,铭记人生的短暂与生命的脆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要。 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谈论死亡,甚至没有勇气去思考死亡,但是我意识到,为死亡做心理准备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事情之一——思考死亡能够让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更清醒的认识。

公共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到底什么对我们是真正重要的,无论是对个人来说或者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有了更多的方式来分享我们的希望、恐惧和经历,我们身边的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更美好的地方 更帮助我们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TED演讲我在TEDtoChina上发布了若干次,每次都能引起大家的热议,但然后呐?然后就是又回到日复一日的琐碎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也列出一些微博网友的评论:

剪刀手庄庄不知道不知道,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Cherished0以前就有说过我要是得了绝症了会怎么办吧。哈哈,那时候就说果断跟家人朋友道别,借些钱就走起,先去你去过的地方,感受你当时的感觉。然后一起去新的地方。

@ConquerUrself:Before I die I want to,更全面更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并为它做一件小事

minimichele:To be with my family

Kay大树微博达人:死亡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探讨的课题,看完这段演讲,让我想到可以换一个单词,然后我们这么问问目前的(工作中)自己。

画下天籁微博达人:生命中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年纪不同追求不一,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小时候放学会路过一家香气四溢的面包店,于是那时的他就在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吃很多面包。”哈哈!小梦想也有大意义呀!在生命终结前,完满自己想做的那些部分吧!

QTLeung微博达人:I want to realize the dream deep inside my heart since I was just a little kid.

Glory加多寶died after my parent/

我是未来的rizi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一起去旅行Joybefore i die. i want to travel all around the world

@此女人是小女人: 刚开始看到这题目的时候还真没想出来。 Before I die,I want to cherish the time..

Penguline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everyone living with dignity.

请叫我每日C是个非常爱命的人,但是又不害怕死亡。那里有我想念的人。活着,是不愿爱我的人伤心绝望。死去,大概才真是种解脱

SshanFind my lover

… … ….

我翻遍差不过1000条转发和评论,有不同答案,但没有人说我要成为千万富豪之类的,那为什么等大家一开始生活就停止了思考?

您想好您的答案了吗?请分享给其他人。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Twitter:Lawrenceyeah

约翰•里夫斯: 用表情符号讲个故事

Unconventional Explanation独特的解释

  • Unconventional Explanation将更多给予你关于一个问题最独特的解释。当我们面对一个重大议题的时候,如果能从另一个角度去解释和理解它,那么我们将会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

本文作者:Winnie Shi

  TED向来不缺令人心潮澎湃或回味无穷的思想大餐,而这篇里夫斯用表情符号演绎的不足4分钟的小故事却更像一盘精致的餐后小点,着实展现了TED选材中轻松活泼的一面。
  随着短信与网上聊天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在简短对话后面用简单的符号组成表情发给对方。Emoticon(emotion+icon)这个复合单词便是这样产生的。特别是最近如搜狗等输入法功能的日益完善,就连如笔者这种原来懒于多发一个标点的人,如今也会时不时地挑选一个表情加在短信末尾,以表达我当时真切的心情状态。但是,无论你能够多么娴熟地运用表情符号,你也一定没有见过像里夫斯那样可以把表情符号组成一段话,再编成一个幽默浪漫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的。
  情人节马上就要来到,或许用表情符号编成一段表白词也是一种不错的求爱方式哦。只不过对方是否能会意就要看你的解释了:P

【演讲者介绍】
  约翰•里夫斯既写诗,又写故事,是TED演讲台上的常客。他喜欢写儿时的回忆、成长的体验,写爱的得到与失去。他创作的具有3D效果的《圣诞立体礼物》(The Christmas Pop-Up Present)为无数儿童送上了不一样的圣诞惊喜。如今,他与以色列模特Bar Rafaeli联手主持一档旅游节目“Ironic Iconic America”,介绍美国的流行文化与时尚潮流。

【故事内容译文】
  故事的开始,这是一个男生, 而这是梳着马尾辫的路人。 这是故事发生的地点。 这是发生的时间。 这是一个录音磁带,被放在了女孩录音机里。 女孩每天都携带着它。 这并不是女孩想要复古。 她只是喜欢特有的音乐用特有的方式播出。 看她姿态优雅,非常引人注目。 那是因为她常跳舞。 现在他,一个男孩,看到了所有这些,不禁想到: 说真的,老天,我的机会是多少啊?
  他本可以说:“哦,我的天啊!” 或者“我爱你。” “我在大笑。” “我想给你个拥抱。” 但他最后竟然说──── “我想在马克杯上手绘你的肖像。”
  放一只螃蟹进去。 加点水。 七种不同的盐。 他想说他突发奇想,想站在大陆上, 向海洋乞讨, 他说:你看上去,就像个美人鱼,但是你走路的时候,又象华尔兹一样优美。" 而女孩说:“啥?” 男孩回答说:“是的,我知道,我知道的。 我的心跳在莫斯代码中代表着不合时宜。 至少,它看上去是这样的。我有的时候像高中三年级的拉拉队队长────常讲脏话、突然安静、只懂得简单的押韵。
  但是现在,和你说话,我感觉自己甚至不是一个男孩了。 我是一只猴子。 把飞吻献给一只蝴蝶。但我还是建议你和我见个面。 第一次,渐渐的,直到很多次。 我在想明天中午在第5街和第42街的十字路口的西南角, 但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你,直到你的到来,不管你梳马尾辫,还是不梳。 见鬼,还是只要马尾辫吧。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我有一只铅笔,你可以借用。 你也可以记在你的手机里。” 但是,女孩,没有让步,也没有微笑,也没有不满。 她只是说:”不了,谢谢你。 你知道吗?(我不需要写下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阿尔瓦尔·巴拉苏巴马廉:关于存在与消失的艺术

阿尔瓦尔·巴拉苏巴马廉(Alwar Balasubramaniam)是印度的雕塑艺术家。他的作品主题主要表现的是那些易于被忽略,不可见的以及不可表达的事物。他的作品也因此充满了很多哲学意味,就像他这次的演讲,可以引发很多思考。通常来说,因为我们的感知有限,因此我们不可能认识所有的事物。而为了更可能的认识事物,我们更应该去关注那些没有留下痕迹的事物。正如我们看见别人走路留下的足印,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去分析这些足印的话,我们将一无所获。因为真实的旅行是发生在这些足印之间的,足印只是意味着流失的时间。

TED.Com: Alwar Balasubramaniam: Art of substance and absence

他的很多作品表现了他追逐事物发展的痕迹。他追逐着人的痕迹,指纹和足印的痕迹,甚至火焰和阳光的痕迹。而为了能感知看不见的事物,他使用了一种叫做odonil的空气清新剂,它可以将固体转化为蒸汽。他用这种材料雕刻了一系列作品,所有的作品在几个月后都转化为蒸汽,几个月前还存在的雕塑作品已经消失。但他觉得,这种汽化并不代表事物的消亡和灭绝,而是让这些事物重新与环境融为一体。雕塑通常都将材料聚合在一起,但是却从来没有将材料还回世界。然而,他又做了一系列相反的物体,这个被称为《出现的天使》的作品,实际上是将普通材料所做成的天使塑像放入odonil固体内部,15~20天后,因为odonil的汽化,天使的面容渐渐出现。

他的另一系列作品也包括对光、重力以及电的感知。为了让雕塑实现对空间的感知,他雕塑了三件作品,第一件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它投射出影子;第二件是影子的影子,它将不可见的世界引入可见的世界中;第三件是影子的影子的影子。

我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他是今年的TEDGlobal Fellow, 他叫Joey Ellis。他是一位在北京工作的美国雕塑艺术家。2009年,他成为第一名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美国留学生。他的艺术理念是,以局外人的角度,用当地的材料以及制作工序产生艺术中的新观念。与阿尔瓦尔的看法相似,他觉得身为在中国的局外人,有很多限制以及界限,但是在这些界限之间,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

阿尔瓦尔认为,我们真正应该去探索的是人所留下的足印之间的东西,因为那才代表着真实的行程;Joey认为,我们应该去探索所有界限之间的可能性,就像中国古老的七巧板游戏,它有7片不同的形状,但是却有六百万种拼凑方式组成不同的形状。雕塑艺术的本质就是让所有凌乱的材料通过人的创造力实现新的重生,而这种重生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而与阿尔瓦尔用odonil制作消失的雕塑相似的是,Joey曾经使用来自黄河,长江和印度恒河的水,让它们结成冰,并雕刻出100个小孩,于2009年的夏天在地坛展出。它所体现的主题是全球变暖。所有的冰在一个月之后也都融化和消失。

Wedne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程涵(Ellen Cheng)

Ellen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的工作。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如今更着迷于TED。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她曾经组织过TEDtoChina在北京的活动,并计划在北京发起更多TED相关的活动。

联系方式: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默斯.德米特里: 查尔斯和蕾·伊默斯的设计天才

伊默斯.德米特里(Eames Demetrios)是Kymaerica和Kcymaerxthaere的创始人,一个用三维立体来诠释另类世界历史。他也是传奇色彩的设计搭档查尔斯和蕾.伊默斯的孙子。具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团队查尔斯和蕾.伊默斯制作了电影、房屋、书籍和二十世纪中期经典的现代家具椅子等等。他们的孙子伊默斯.德米特里向大家展示难得一见的电影和录像档案,生动地、深情地纪念他们的创造之旅。

本文作者:Angelia2041王佳

王佳(Angelia), TED粉丝,关心社交互联网带来的变革, 环保和企业社会责任。她相信互联网信息化已经把不同地域的人们联系得更紧密,彼此分享和因地制宜地创新创造。全球视野,本土应用。Think Global, Act Local. 大家同是一家人。

查尔斯和蕾.伊默斯是一个团队,也是一对夫妇。提到他们的作品, 大多数人会想到家具– 尤其是椅子。 先谈谈Big Top,这其实是为他们的小丑学校做的教程视频。 当人们还不觉得家具会发展得兴盛的时候,

他们自己也曾扮演过小丑的角色。他们喜欢尝试新鲜东西。 还有他们为莫斯科世界博览会做的视频的字幕:这是我们的土地。 它包含很多反差。 有粗糙亦有平坦之处。 有些地方寒冷。 有些地方炎热。 有的地方暴雨不断。 有的地方旱灾严重。 但人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而且和在俄罗斯的人们一样, 他们聚集到城镇和城市里来。 这是他们生活的一瞥。当时它在七个屏幕上同时放映,有200英尺宽。 而且那时正处在冷战的高峰期。 尼克松与克鲁晓夫的“厨房辩论” 就在离放映厅50英尺的地方举行。这部片子是由“共性/大同”开头的。查尔斯叙述的第一句是: “俄罗斯上空的星光同样洒在美利坚的土地上,从空中看,我们的城市十分相像。” 查尔斯和蕾总是在事物中寻找人性的相通性或者共性。


他们俩当时相信人的思维可以一下子接受这么多图像,因为重要的是在看这些图像时寻找某一刻的顿悟。他们也总是在制作一些模型。 他们总是在尝试新鲜事物。 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设计的整体视角, 把设计当成生活技能,而不是职业技能的态度。 这就像有孩子的人总是希望孩子学习点音乐。但并不是要孩子成为博诺(U2乐队主唱)或特蕾西.查普曼。 而是要让孩子的头脑和思考中有音乐的概念。设计也是一样,也得成为这样。
现在我们来谈谈伊默斯家具中的代表性作品。提起家具,大家都说设计者扮演的角色本质上就像一个盼着招待客人的、热情的主人。现在看到的都是模型,有的是次品。不过我认为在设计这个领域不存在次品。 只是一次次尝试的产品,为的是越做越好。它们之中有些的确会成为糟糕的椅子。 有些却看起来挺不错,人们会说“咦,他们怎么没试试这一个?” 这种动手操作的、反反复复的过程很像传统文化中的地方设计和民俗设计。这 也是现代主义和传统设计中的相似之处。 当我们考虑接下来20-30年究竟做什么时, 这是个真正的共同出发点。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 通常人们提到“设计”, 他们想说的其实是“时尚风格”。 而我在这里谈的是纯粹的“设计”。 目标只是个中枢, 是“过程”与“系统”之间的中枢。
这小短片的内容是关于伊默斯的休息室椅子。 对查尔斯和蕾来说 设计的过程从不止于生产, 而是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永远在尝试做得更好。 就像比尔.克林顿谈到卢旺达的卫生诊所时说的一样, 创造一个是不够的, 必须创造一个不断进步的系统使之越来越完善。
这把椅子比较有名。之前的版本有个“X”形的底座。 查尔斯和蕾却喜欢这把H的实用底座,因为它更好。 他们还为军队和战士设计了一个模压制的胶合板藤木条,他们从中受益匪浅。他们还设计了房子和塑料椅都是在1949年做的。查 尔斯和蕾并不是为了时尚而时尚。 他们从不会说:“我们的款式是曲线,我们把房子做成曲线的吧。” 也不会说:“我们的风格是格子,我们把椅子做成格子的吧。” 他们关注的是需求。 他们试图解决设计上的问题。 查尔斯曾经说:“你越有设计风格, 越说明你没有解决设计上的问题。” 虽然这句引言有点残酷。
再来看”Powers of Ten” 影片, 它好就好在涉及到人们所说的“尺度”。 每个人展现尺度的方式都不同。 举个例子,E.O.威尔逊喜欢看蚂蚁,当然也想多了解蚂蚁,他有意识地从尺度这方面去看蚂蚁。你们现在看到的是蚂蚁这个小东西。仅仅把参照系改变,它就展现了这么多东西,后来他甚至获得TED大奖
人们始终在制作模型。 我觉得原因之一是他们没有把理解派上用场。 我感觉我的家庭很幸运。 因为我们是倒过来先理解再设计的。 设计不是别的, 是总体生活的一部分, 是生活质量的一部分。
这还附有我母亲五岁时外公写给她的信。这虽是简单的两句话,但我外公却用形象的图像,字母,谐音,双关语的图片等等来表达 “我看见很多火车,而且坐了一趟。 我希望你在派对上度过了美好时光。”这的的确确是种享受乐趣。
我的一个项目叫做Kymaerica流纹岩音频。它就像另一个宇宙把风景环境都重新展示。 这些青铜饰板为各世界中的事件赋予荣誉。但最酷的事情是:我 们常把视觉环境看成无法避免的, 其实不然。日本人完全可能首先发现蒙特利公园。 我们完全可能产生在十万年前。 很多事情很有意思。这是长凳博物馆, 他们有供人收藏的卡片。 还有其他有趣的东西。 你就好像陷入了Kymaerica流纹岩音频的纹理之中, 例如伟大的道路修建文化Tahatchabe。 一个叫信长的人, 被称作日本的哥伦布。
这里是克莱恩布鲁克院校,我有个惊喜给你们, 这是查尔斯制作的第一部影片。影片是关于玛雅.格莱特尔,著名陶瓷艺术家,也是在克莱恩布鲁克的老师。 影片是为1939年教师展览而制。 无声电影,非常简单,只是刚开始,但熟能生巧。
最厉害的是查尔斯做这部影片的同时,也在做这把橙色的有机椅。 查尔斯和蕾自始至终 都有宽大的视野、顾及整体的视野。 这并不是说“我们做了椅子,很成功, 现在我们来做电影吧。” 一切都是他们看待世界的一部分,这才是真正强大的地方。 对所有人来说,当你们把设计向前推进时, 它并不只关乎一件事。 而在于你如何处理问题,在这一点上, 设计、商务和这个世界之间都有巨大的、美丽的共通之处。 “信息时代之后将是选择时代。” 我真的相信我们就处在那样的时代。 设计不再只属于设计师了,它是个过程,不是风格。 所以伟大的思想都需要实际地解决关键问题。

Wedne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Ellen Cheng

Ellen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的工作。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如今更着迷于TED。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她曾经组织过TEDtoChina在北京的活动,并计划在北京发起更多TED相关的活动。

联系方式: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玛丽安·班茨: 设计的内在之美

玛丽安·班茨(Marian Bantjes)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设计师,她以亮丽而充满创意的装饰字体和有机字体设计享誉国际。在此之前,她只是温哥华某普通代理处工作的设计从业人员。她从2003年结束了常规的职业生涯,开始重新定义自我的生活。知名设计师施德明称班茨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富有创造力的字体设计师。” 从演讲中可以看出,班茨不仅可以活在自己的艺术空间,也对通过艺术、通过传递灵感而改变社会充满热情。

或许相比于TED舞台上那些改变世界的演讲,那些提升人们生活感知的想法,以及那些发现科学技术的演示,停留在视觉艺术领域的设计师的贡献相对渺小。但是,玛丽安·班茨则认为,视觉艺术带来的不只是美学上的享受,真正富有想象力的视觉艺术对于这个社会极度重要。因为在视觉艺术中,人们可以找到最精致的快乐,最奇妙的想法,并能重新发掘出内心的好奇心。

Marian Bantjes: Intricate beauty by design

班茨不但设计平面作品,如为英国《卫报》设计的插图,她也在不同的材质当中寻找灵感。她可以从特别日常的生活用品,比如白糖,通心粉以及锡箔中设计出精良的作品。她也介绍了自己从2007年开始的情人节项目,从最开始的手绘图片,奇妙的情书,到将废弃的圣诞贺卡激光切割的剪纸图案。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设计,使周围的人能开始去思考和探索。

她也指出,每个人都面临生存的困境,并在商业社会中沉浮。但是,金钱不能构成生命最本真的意义。对于她来说,生命的意义在于与她一起共事之人,她所工作的环境,以及追随她作品的观众。因为她希望,她的作品能为大众所知,并能激发更多人的灵感和探索。因为灵感是相互影响(cross-pollinating)的,其他人汲取灵感后,可以将这些东西转变为另外的东西。然而,由于这些影响不可量化,而人们只是倾向于低估这些影响,所以人们一直低估社会中不可衡量的事物。但是,我们的社会却亟需来自各个领域和各个学科的灵感,来保持我们自身想象力在生命的轨道上流动及生长。

而这也正是她的愿景。她希望自己不是保持僵化的独立性,在私人空间从事清高而冷漠的艺术生涯。她希望自己在这个充斥着各种商业元素的公共空间,让自己的作品为更多的人所知,并能从中有所得。她的作品可以成为一个剧作家,或者小说家,或者科学家的灵感,而这些人的灵感又可以去促成医生或者慈善家的灵感。而社会的创造力就在这个时刻开始展现出活力。

本文作者:Ellen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的工作。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如今更着迷于TED。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她曾经组织过TEDtoChina在北京的活动,并计划在北京发起更多TED相关的活动。联系方式: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比雅可·因戈尔:三个建筑故事

比雅可·因戈尔(Bjarke Ingels)是年轻的丹麦建筑师。他的设计总是将观赏性与实用性结为一体,而背后的设计哲学则是将冲突的理念互相融合。建筑设计史上有两种观念,一种是远离现实的乌托邦式,另一种是服从现实的实用性式。而因戈尔的主张则是两者相互妥协的第三条道路,一种实用性的乌托邦式的建筑范式,它将社会性、经济性与环境性合为一体。

在这篇演讲中,因戈尔通过描述自己最主要的三件建筑作品,讲述了建筑师通过自我调整自我发挥,以适应世界的变化,并且尝试着去改变这个混乱的世界的故事。

在建筑界中,一个流行的词语即是“革命(revolution)”。建筑设计师们通过追求着设计作品的革命性,以对现有秩序的反叛,来伸张自己的个性与理念。可是,因戈尔却认为,事物是逐渐演化(evolution)的,人们应当通过自我调整和发挥来适应世界的变化。一个建筑作品可以同时具备很强的观赏性和功能性,两者看似不可调和,实际上可以相互妥协。

他首先列举了自己的一个作品,位于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那的国家图书馆(Astana National Library)。这是一个旋转的塔与周边城市的融合创意,其中的外部公共空间扩展到罗马西班牙式的台阶,而内部公共空间则是图书馆。这个作品被誉为自然与城市相融合的典范。因戈尔认为,在这个多元文化的时代,观点与时代之间会不断呈现出摩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需要的答案也不同,因此,建筑的生态应呈现出多样化。

他讲述了自己所从事的三个建筑设计案例。第一个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丹麦馆。最初,他试图把丹麦和中国联系起来,但却发现这两个国家似乎少有相似之处。直到他发现了自行车的相关性。上海30年前大规模使用自行车,现在很少用;而丹麦政府在当前却大力推行使用自行车。因此,他为上海捐赠了1000辆自行车。除此之外,考虑到丹麦的水很清澈,他通过从丹麦返回中国的空船,将一百万升港口的水从哥本哈根运到了上海。他也将哥本哈根海港的小美人鱼雕像放进了世博馆。

第二个是使他蜚声世界的设计作品,被称为“深山住宅“(Bjerget: mountain dwelling)的公寓。他将原本是平房的建筑改造成倾斜状,安置上斜角电梯。他还将停车场的正面打孔,做成自然通风。由于这个项目呈一座巨大的山的景象,因此,他们请来日本喜马拉雅摄影师拍摄了一张珠峰照,把整个楼变成了3000平米的艺术作品。整个房子变成一个绿色花园。并且,落在屋顶上的雨水将会被收集起来,通过一个自动灌溉系统来维护这种花园景观。

最后一个是阿塞拜疆的项目。他将在首都巴库城外的奇拉岛(Zira Island)上重新创造出阿塞拜疆七座名山的形态。他对阿塞拜疆的七座大山进行采样,把这些山放到岛上去,并将中间围城如纽约中央公园般的绿色山谷。由于奇拉岛现在仍是一个荒岛,他便把整个岛设计成一个生态系统,利用风能驱动海水淡化工厂,并利用水的热效应来加热和冷却建筑。所有的多余的淡水和废水都被有机地过滤到园林景观,由此逐渐将荒漠岛屿改变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不断地变迁,并且文化与文化之间呈现越来越多的融合与冲突。因戈尔选择了调和冲突的方式。这对于处于传统与现代交界中的中国,也具有极大的启示性。我们的现代建筑多显张狂,而传统建筑也需要保持自己的韵律。因戈尔的故事说明,我们也可以去调和彼此。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三栏目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菲利普·斯达克:深入思考设计  

菲利普·斯达克( Philippe Starck )是世界最负盛名的设计师之一,他的作品几乎涵盖了现代人生活中所涉及的一切,从宏伟壮观的纽约RoyaltonParamount饭店,到香港半岛酒店别具一格的Felix餐厅,从风格迥异的果汁压榨机到造型奇异的牙刷,他的创意一次次地让世人惊叹。他的设计中毫无故弄玄虚的高雅,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围绕着社会真实的需要。

今天的这篇演讲正如他的设计一样,充满了孩童般的烂漫与真诚。这篇演讲似乎丝毫无关乎设计。而斯达克正是在设计一些最简单的牙刷和椅子当中,从一个更深的角度思考着设计,并由此探求设计的使命以及生命存在的意义。

菲利普·斯达克的设计理念与很多著名的设计师不同。美国工业设计的鼻祖雷蒙德·洛威(Raymond Loewy)在上个世纪50 年代创始了媚俗设计(cynical design)的概念,他的名言是“丑物卖不好”(la laideur se vend mal),认为设计只是营销的武器。后来,设计界又出现了自恋设计(narcissistic design),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设计师相互设计给对方看。但是,斯达克的观点却是,设计物品不是为了物品本身,而是为了某个结果,为了人类的利益,为了要用它的人。

他开始追溯人类演进的历史。人类历史的核心在于物种的突变(mutation)。正是因为这些不断的突变,我们才能从四十亿年前的微生物转变为现在的人类。而这份关于突变的故事是属于我们自己这一代人的故事,这份故事唯美,浪漫,像一首诗一样讲述着我们的充满力量的生命。

这部有关人类的故事充满着智慧。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有视觉上的任务,我们需要抬高我们的视角。因为当我们的视角愈来愈高的时候,我们会看得越远,而对于我们突变的故事就更重要。就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人物一样,他们将视角放在浩瀚的星空或者远古的历史,放在深邃的哲学或者世界的迷思当中。而我们,也需要让我们的视角延伸于当下之外。

而这部人类的故事本身处于一种循环当中,有起有落,有文明也有野蛮。在文明的时代,我们有时间去思考,去谈及艺术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有的时候,我们却落入野蛮和阴影中。在这个时候,一切艺术的事物显得多余,因为这个时候占据主角的应该是政治以及战争。

所以,我们必须去努力完成我们的故事,让我们的文明写满了爱情,进步等等美好的事物。而我们的后代也需要继续创造新的故事、新的诗歌以及新的浪漫。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是我们必须要求我们的后代去发明属于自己的故事,发明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诗歌。

斯达克告诉我们的是,或许在过去,人类的演进仅仅意味着一种物质力量,我们跌跌撞撞地完成了四十亿年的突变和演进;但现在,这种更进一步的演进除了物质力量以外,还需要我们的同理心。我们的进步需要靠每一个人做出改变,需要我们在那种演进的物质力量之外,真正地去拥抱对全人类的同情心这种精神的力量。 这正如他最后所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试图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Then there are people like me, who try to deserve to exist)。”

本文作者:Ellen Cheng。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三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拉格夫·K K:艺术家的五次生命

拉格夫·K K(Raghave K K)是出生于印度班加罗尔的画家,他的演讲真实,诚恳,并且极富感染力。他对世界的看法以及他所有的经历都依照自己的内心。他用自己的画笔讲述着自己的生活,而让我们的心随着他的画笔一起跳跃。 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人生的起落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对生活保持热情,并且有勇气去踏上新的旅程。

他从他在学校的作画开始讲述。小学二年级的他临摹米开朗基罗作品的半身像被发现,被校长批评。但却因为在九年级的时候画学校老师的漫画肖像而称为学校的英雄。直到后来他退学,他开始专职画卡通画。他为任何人任何事作画,为生日,为结婚,为离婚。而他也在画画当中变得更自然纯真,并且创办了一所绘画学校。 而后来,一个姻缘巧合的机会,他得以为当时的印度总理画了一幅漫画肖像,并由此得名,为很多名人作画。但却因为911的一幅画招致上百封愤怒的邮件。拉格夫因此退出了美国的卡通画家组织。由此,他明白了艺术的责任。

一位意大利出生的画家给了他画油画的灵感,那位画家将他引入了更深入的有关艺术和生命的思考。他开始尝试油画,并由此开始了新的生命旅程。当他画舞蹈家的时候,就跟着他们学跳舞,并结识了弗拉门戈舞者Pepe Linares。但他又发现,虽然画中人在跳舞,但他的画本身不能跳舞。凌晨两点的时候,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在他朋友的身上作画,并让她们跳舞,由此他赋予了他的画以生命。 后来,拉格夫开始与不同的人展开合作,并且在合作的过程中开始尝试涉及服装设计。

拉格夫也提到了自己的婚礼。他坦言自己的婚礼是一个艺术展览,所有的人,包括时装设计师,装置艺术家,模特化妆师,珠宝设计师都来帮助装扮婚礼。他和妻子相爱,因此婚后一段时间特别幸福。但后来不幸地是,妻子的重病以及家庭的负担让拉格夫的人生观变得阴暗,并开始探索人性的黑暗。他的作品也开始转向自传性质。

直到后来,他有了自己孩子,发现了生命新的起点。他搬到了纽约,并且绘画风格也由此改变,作品更加异想天开。他也希望将自己对艺术的热情去感染更多的人。他的画不断地在挑战着生命的不确定性,而生命的不确定性也在不断地给他的画更多的灵感。拉格夫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只要对生活充满热爱和激情,每个人都能发现美,发现爱。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设计,传统报纸存亡之曙光

“2043年春季的某一天,美国一位读者把最后一张报纸扔进了垃圾桶—从此,报纸就消失了。”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菲利普·迈耶,在他的新书里《正在消失的报纸:如何拯救信息时代的报业》的这个预测,在报业界引起轩然大波。传统报纸从黑白时代走到彩色版面,中间还要面对来自着无线广播,电视等诸多媒介的竞争,不但没有消亡,反而是艰难地延续着它的生命周期。而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成熟,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的灵活和多元化,传统报业真的被逼到走向消亡的边缘了吗?

来自波兰的报纸设计师加塞克·优特古(Jacek Utko)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他对报纸的设计,拯救了传统报纸衰败的命运。如今,人们可以看到报纸正以全新质感焕发生机。

TED.comJacek Utko designs to save newspapers该视频已有中文翻译

伴随着多方媒体形式的夹击,人们对报纸未来的看法似乎越来越趋向于消极层面,塞克·优特古分析道,你必须为购买报纸掏钱,得为期间涉及的环保环节买单,定位不准的报纸还会令人心生厌烦。的确,不仅报纸的容量局限于版式大小,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一叠纸,而且出版的内容交付到读者手上时往往难以确保其时效性及价值性。抛开怀旧情结和个人偏爱习惯不说,未来报纸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刚刚涉及报业美编工作的优特古对这样的夕阳产业也是显得非常的沮丧,报纸无非就是承载文字消息的物理媒介,尽管有时会配上图片。人们会怀疑一板一眼的报纸怎能呈现设计美感,苦于这点的优古特在一次观看马戏团表演时意外找到了灵感,他将手头上的报纸进行重新设计,一份一份来。新的报纸呈现给读者的不再是干巴巴的文字消息和那么几幅图片,读者通过视觉感官接受到的,是设计师的诠释世界的想法概念,是独特的充满活力的思维。从接收文字到接收概念的升华,给报纸的内容注入全线生机。正如优特古所说的,我们打造的不是报纸,不是杂志,而是海报。先前从事于建筑业的他还大胆地将功能与形式( function and form)的建筑概念融入报纸设计中,这样一来报纸改变的不仅是外观,连整份报纸的质感都改变了。

来自东欧各国的设计奖项肯定的了优特古的业绩,而报纸销量的上升也让那些认为传统报纸在苟延残喘的人奉上一记有力的反击。最后优特古在总结自己成功“挽救”报纸经历中学习到的亮点:

第一,设计改变的不单是产品、工作流程,甚至能拯救公司;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谋事在人,成事也可以在人。放飞灵感和想象力,下定决心去做,每个人都可以成功。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Jacek Utko Home page
在TED2009年上对Jacek Utko介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麦拉·卡尔曼:插画人生

今天周一专栏为大家带来美国插画家麦拉.卡尔曼(Maira Kalman)在TED2007大会上的演讲。麦拉.卡尔曼是美国插画家,作家和设计师,曾为《纽约客》设计杂志封面, 并著有系列儿童插画书。她曾在纽约时报开设名为“不确定的原则”的专栏博客。2009年初,她开设了以纪录美国民主为主的全新专栏博客,名为“通向幸福之路”。她的本人就如同她的插图一样精彩,智慧,偶尔还有些让人愉悦的不着边际。

作者:龚钦
本文的作者为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龚钦。她向往能背上背包,去很多不同的地方看看,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三年前,龚钦高中毕业来到澳洲学习,对于国内和国外不同的教育方式颇有感触。很高兴能知道TED,看到这么多人在为梦想而努力着,是件很振奋人心的事情。此前她发表的文章为《全美首位黑人女宇航员梅·杰米森博士:科学与艺术并非对立面》。

我一直在想这次大会上这场“化繁为简”的环节到底包括什么。我想大概是让人们保持简单的头脑,当然是用最具说服性的语言传递出来。我只想搞明白出两件最简单的事情,如何活着,如何死去,仅此而已。这就是我每天所尝试去干的全部事情。当然,我也忙于准备一日三餐,必要时吼一吼我的孩子们,这些平常的事,让我感到真实的存在感。

我出生便注定是个爱做白日梦的小孩。我的父母将他们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对付我那个姐姐身上,我被忽视了,这很棒,因为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幻想。就这样,我一路幻想着自己的路,我在1967年被纽约大学录取。这一年,我遇到了一个企图炸毁数学教书楼的男子,随后我不可自拔地开始写些蹩脚的诗歌给他,还为他编织毛衣。

当他从古巴回来,我发现自己真得很厌恶自己的写作,那些糟糕透顶的华丽辞藻,但我还是想讲故事,他人的,自己的故事。然后,我就成了一名插画家,画我周围的一切。我和他有了我们的工作室,我们把它命名为M& Company。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这并不重要,在我们的工作室中没有约束,没有恐惧。我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就是天天做白日梦,搞出一些荒诞的想法。幸运的是,随着一个个有相同白日梦情结的人员加入,我们有了自己的团队,可以共同合作。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可以做我自己,一个梦想家。

我时而为成人画图,时而为孩子们画图,我想自己可能还不太成熟,而且我觉得这是真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听不懂这场大会上95%的内容,我把那些不理解的东西画下来,它们将会成为我书中的一部分。我勇敢地面对一切未知的可能性,然后去寻找新的可能。为孩子们写书看似是件简单的活,确实,你需要将一个故事浓缩在32页内,你需要讲你确实想说给孩子们听的东西,还需要吸引他们。还好,我写的书都是有益于大人和小孩的。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大人书还是小孩书,那些插图所要表达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TED.com:Maira Kalman: The illustrated woman

你们看这副插图,当Andrew Gatz走进房门的时候,我突然向他大叫,“快坐下!”于是,就有了这幅插图。背景里的Bertoia椅子是我最喜爱的一把椅子。我就是这样喜欢把所有我爱的东西混杂在一起,成人与孩子间的对话可以在不同层面上发生,产生各式各样的小幽默。我不喜欢情节,开头,高潮,结尾,它们让我感到害怕。我的人生总是偶然随意,有时还会让我心生困惑,但我喜欢这样。

这幅插画里描绘的是我们在威尼斯时住的房间。当时我梦想着我能够穿着这件华美的绿色睡衣,向窗外眺望,这该多美呀。我就把它画在了这个故事里,这个故事实际上是个字母表,不过我为它平添了点新的含义。曾经我是多么幸运,遇见了这个坐在床边的男子,虽然我略去了他的头发,其实他的头发本来就所剩无几。和他在一起,使我有力量去做些很有意义的事。我为《纽约客》做封面插画,有几次那些封面插画都是偶然促成的,不过效果却意向不到得好。我从来想不到我生活的路会怎样走,而这也恰是生活美丽的部分。

这是Cape Cod,一个带给我很多灵感的地方。在一个卖旧书的院子里,我随手拿起了这本《风格的要素》——这本我在学校时压根没注意过的书,我带着它坐进咖啡店里。当我真正阅读它之后,才发现它是本真正的好书。我意识到,它需要一些插画为它增色。我去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同意了并且给了我全部的自由权,这真是太棒了,我为它画了大约56幅插画.

《纽约时报》邀请我写一个专栏,并且告诉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东西。所以我开始做了一个名为“不确定的原则”的专栏,意思是,比如我不知道海森堡(Heisenberg,德国物理学家)是谁,但我知道我可以撇下那些,这就是不确定原则。我问他们,“我有多大一块版面?”他们说。“你知道网络是无限的。”但是,第一次下手画图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胆怯,“我怎么能告诉你我心中所有的想法呢?简直无从下手,于是这只倒霉古代巨鸟就成了开头。”我讲了些它的事情,它是如何灭绝的,然后讲到了斯宾诺沙(Spinoza,荷兰哲学家)和他开始寻找“幸福”的理性解释的故事。

麦拉用幽默的笔触记录了身边点滴的小事,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不在乎是否要尽在计划之中,偶有偏差,偶有惊喜,也是一种别样的人生风景;也不在乎有多美丽,只在乎有无发现美得眼睛,一路不停行走,有了心灵的碰撞,也是才是旅行,或者活着的意义。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纽约时报专栏: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