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TED

诗朗诵:时至今日——致受欺凌者

Poetry has a way of putting life into perspective, and this one most definitely did.This poem To This Day moved me to tears. 当你看完这个TED演讲,你会说:我爱上了诗歌!

当TED演讲人名单上出现谢恩·科伊赞Shane Koyczan的名字,我没想起来是谁,可一看到人就想起来了——这不是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上朗诵诗的那胖子嘛?!当时这位来自西北特区的诗人在台上声情并茂朗读代表加拿大精义的诗作《we are more》,给世人留下很深印象。

这次在TED演讲台上朗诵的【To This Day】来自他的反欺凌项目To This Day

To this Day

谢恩幼年被父母离弃,祖母将其拉扯大,童年期间因身体胖,同学给他起了外号”Pork Chop”,并饱受同学欺凌,在十几岁时他自己成为了欺凌同学的一个”学校小霸王”,而这正是他曾经最讨厌的形象。这些经的阴影一直伴随着他。

在2011年他完成了To This Day的朗读诗歌,而后他不断收到大量来信和反馈,被欺凌者诉说自己在学校的遭遇,甚至成年后留下的心灵阴影。

To This Day by Shane Koyczan

为唤起更多人对欺凌现象的关注,Shane邀请跟多人参与To This Day反欺凌项目。2013年2月以他诗作为蓝本,86位动画设计师以众包模式集体创作了一个动画视频。在网站VimeoToThisDay项目上你能看到以20秒为单位的各个视频小段。
这段视频在Youtube发布后引起强烈凡响,大量青少年和成人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2013年他获TED邀请再度演绎这个作品。下面这是他在TED舞台上再度演绎这首饱含感情的诗朗诵。

心理学上儿童欺凌会形成心理阴影,严重增加日后成年患心理抑郁疾病几率。这个我本人可以证明:我和Shane的体形一样都是胖子(小时候是,现在还是,改不了了),在从小学到大学各个阶段获得不同外号胖子、老肥、猪兄等等等等,甚至我的地理老师也曾经说”瞧你那样子…长得跟土豆似的”… 这些都没什么,关键是在各个时期都有这样善良又恶毒的提醒:老肥,你对女孩子没有任何杀伤力…..我擦啊!这些曾经是我长期自卑的根源之一。

欺凌通常发生在儿童青少年之间,但也可发生在成年人(如老师)和儿童青少年之间。这里不仅仅是起绰号,也有口头和行为上的侮辱、小团伙的排斥欺侮,轻者给人留下心灵创伤,重者引发恶性事件。这个应当引起教育者和家庭的关注。

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because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We stem from a root planted in the belief that we are not what we were called. We are not abandoned cars stalled out and sitting empty on some highway, and if in some way we are, don’t worry. We only got out to walk and get gas. We are graduating members from the class of We Made It, not the faded echoes of voices crying out, “Names will never hurt me.” Of course they did. But our lives will only ever always continue to be a balancing act that has less to do with pain and more to do with beauty.小时候他们叫我胖子,老肥,看完这个,我TM爱上了诗歌:To This Day 致被欺凌者 http://t.cn/zYC7vqY http://t.cn/zHkRnDf 这一首反欺凌行为的诗朗诵,“时至今日”短片迅速感染了无数观众。在#TED 舞台上他再演绎这诗歌  无论是这个动画还是演讲都好棒!我爱上了诗歌!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coz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下面的诗文转载自To This Day 项目
When I was a kid
I used to think that pork chops and karate chops
were the same thing
I thought they were both pork chops
and because my grandmother thought it was cute
and because they were my favourite
she let me keep doing it

not really a big deal

one day
before I realized fat kids are not designed to climb trees
I fell out of a tree
and bruised the right side of my body

I didn’t want to tell my grandmother about it
because I was afraid I’d get in trouble
for playing somewhere that I shouldn’t have been

a few days later the gym teacher noticed the bruise
and I got sent to the principal’s office
from there I was sent to another small room
with a really nice lady
who asked me all kinds of questions
about my life at home

I saw no reason to lie
as far as I was concerned
life was pretty good
I told her “whenever I’m sad
my grandmother gives me karate chops”

this led to a full scale investigation
and I was removed from the house for three days
until they finally decided to ask how I got the bruises

news of this silly little story quickly spread through the school
and I earned my first nickname

pork chop

to this day
I hate pork chops

I’m not the only kid
who grew up this way
surrounded by people who used to say
that rhyme about sticks and stones
as if broken bones
hurt more than the names we got called
and we got called them all
so we grew up believing no one
would ever fall in love with us
that we’d be lonely forever
that we’d never meet someone
to make us feel like the sun
was something they built for us
in their tool shed
so broken heart strings bled the blues
as we tried to empty ourselves
so we would feel nothing
don’t tell me that hurts less than a broken bone
that an ingrown life
is something surgeons can cut away
that there’s no way for it to metastasize

it does

she was eight years old
our first day of grade three
when she got called ugly
we both got moved to the back of the class
so we would stop get bombarded by spit balls
but the school halls were a battleground
where we found ourselves outnumbered day after wretched day
we used to stay inside for recess
because outside was worse
outside we’d have to rehearse running away
or learn to stay still like statues giving no clues that we were there
in grade five they taped a sign to her desk
that read beware of dog

to this day
despite a loving husband
she doesn’t think she’s beautiful
because of a birthmark
that takes up a little less than half of her face
kids used to say she looks like a wrong answer
that someone tried to erase
but couldn’t quite get the job done
and they’ll never understand
that she’s raising two kids
whose definition of beauty
begins with the word mom
because they see her heart
before they see her skin
that she’s only ever always been amazing

he was a broken branch
grafted onto a different family tree
adopted
but not because his parents opted for a different destiny
he was three when he became a mixed drink
of one part left alone
and two parts tragedy
started therapy in 8th grade
had a personality made up of tests and pills
lived like the uphills were mountains
and the downhills were cliffs
four fifths suicidal
a tidal wave of anti depressants
and an adolescence of being called popper
one part because of the pills
and ninety nine parts because of the cruelty
he tried to kill himself in grade ten
when a kid who still had his mom and dad
had the audacity to tell him “get over it” as if depression
is something that can be remedied
by any of the contents found in a first aid kit

to this day
he is a stick on TNT lit from both ends
could describe to you in detail the way the sky bends
in the moments before it’s about to fall
and despite an army of friends
who all call him an inspiration
he remains a conversation piece between people
who can’t understand
sometimes becoming drug free
has less to do with addiction
and more to do with sanity

we weren’t the only kids who grew up this way
to this day
kids are still being called names
the classics were
hey stupid
hey spaz
seems like each school has an arsenal of names
getting updated every year
and if a kid breaks in a school
and no one around chooses to hear
do they make a sound?
are they just the background noise
of a soundtrack stuck on repeat
when people say things like
kids can be cruel?
every school was a big top circus tent
and the pecking order went
from acrobats to lion tamers
from clowns to carnies
all of these were miles ahead of who we were
we were freaks
lobster claw boys and bearded ladies
oddities
juggling depression and loneliness playing solitaire spin the bottle
trying to kiss the wounded parts of ourselves and heal
but at night
while the others slept
we kept walking the tightrope
it was practice
and yeah
some of us fell

but I want to tell them
that all of this shit
is just debris
leftover when we finally decide to smash all the things we thought
we used to be
and if you can’t see anything beautiful about yourself
get a better mirror
look a little closer
stare a little longer
because there’s something inside you
that made you keep trying
despite everyone who told you to quit
you built a cast around your broken heart
and signed it yourself
you signed it
“they were wrong”
because maybe you didn’t belong to a group or a click
maybe they decided to pick you last for basketball or everything
maybe you used to bring bruises and broken teeth
to show and tell but never told
because how can you hold your ground
if everyone around you wants to bury you beneath it
you have to believe that they were wrong

they have to be wrong

why else would we still be here?
we grew up learning to cheer on the underdog
because we see ourselves in them
we stem from a root planted in the belief
that we are not what we were called we are not abandoned cars stalled out and sitting empty on a highway
and if in some way we are
don’t worry
we only got out to walk and get gas
we are graduating members from the class of
fuck off we made it
not the faded echoes of voices crying out
names will never hurt me

of course
they did

but our lives will only ever always
continue to be
a balancing act
that has less to do with pain.

作者是TEDtoChina 微博主页钧,其个人微博:Lawrence治钧 现为国内顶级互动创意广告公司策略总监,业余时间负责TEDtoChina

 

学术创新的教育影响学生

我们如何去教育个性迥异的学生?

在美国有这么个学校,无论是艺术、人文、科学还是工程类院系,这个学校招入校的学生并不一定是佼佼者,而是有色人种或那些常被忽视的人群,这个学校 帮助大量非洲裔学生、拉丁裔学生和低收入家庭学生成为世界顶尖的科技和工程人才——UMBC——我一下就记住这个大学的缩写名字,因为它的校长曾经开玩笑 说”我们大学的缩写UMBC可以被翻译成You Must Be Chinese”,这就是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这个校长是弗里曼·洛堡斯基(Freeman A. Hrabowski, III)。

有人音译他的名字费里曼,但我觉得这失去Freeman英文名字的意义。Freeman发起了“Meyerhoff Scholars”教育计划,旨在帮助有潜力的少数族裔学生掌握必要技能,攻读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学位,从而培养出大量取得这些领域博士学位的非裔美 国学生。他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非裔美国人优质教育总统顾问委员会主席,并已经赢得了无数的奖项和认可,其中包括被 “时代”杂志评为2012年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Freeman还被马州华盛顿少数族裔公司协会授予“年度远见卓识奖”。

Freeman的背景故事应该从他上一代人说起。他的母亲在种族歧视严重的南部小镇长大,小时候做女佣,但很喜欢泡图书馆自学,后来成为数学教师, 她重视Freeman的教育,向儿子灌输对知识的热爱、对教育力量的理解。Freeman自小酷爱数学,喜欢阅读,成绩很好,都是A,当老师在课堂上宣布 “作业有10道题目”的时候,他会大喊“再来10道!”—— 这小子讨人厌吧,我小时候班里哪个尖子生敢这么嚣张,放学我也得修理他。那时小小的Freeman就开始纠结一个问题:我们怎样让更多的孩子喜欢学习?

小时候Freeman不愿去教堂的,喜欢躲在最后一排做数学题,一次他听到一个男人说 “如果我们的孩子们能够参与到伯明翰的和平示威游行中来,那么我们就能够向全美国人民宣告,就连小孩子都能辨别出其中的对错,而我们的孩子们有多么想要得 到最好的教育” ,这一下触动到Freeman, 别人告诉他说演讲人就是马丁·路德·金博士,回家后他斩钉截铁要求“我要去参加游行!我想去,我想要成为他们的一员。”而父母却坚决不同意。

Image 5-28-13 at 5.56 PM

Freeman那是才12岁,他和父母争辩:“知道么,作为父母你们言行不一。你们让我去教堂,让我去听演讲, 当这个人号召我去参与的时候,你们却说‘不行’。” 这个场景是不是太熟悉了?我们父母经常为自己和孩子制定不同的标准,我们期望孩子按照我们的说法成长,我们告诉他们要勇敢、要真诚、要有爱、坚强、要言行 一致,但却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将我们成人的孱弱、虚伪、圆滑、懒惰、贪婪曝露给孩子。

还好,Freeman的父母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整晚都在哭泣着为Freeman担心和祈祷,虽然他参加游行有危险,可最终父母的内心战胜了胆怯, 允许12岁的Freeman参加游行。小孩子Freeman很高兴,开始想像自己游行时被狼狗追咬,被高压水枪冲的画面,他也突然有害怕了,从这段经历中 Freeman学到一个道理:有时候有些人满怀勇气去做一件事情,或许并不表示他真的有那样的勇气,他只是相信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一定要去做!

这次游行的结果是Freeman被关了5天监狱,马丁·路德·金博士拜访Freeman的父母,称赞说 “你们的孩子今天所做必将会影响到尚未出生的下一代”。和马丁.路德.金一起战斗过经历让Freeman受益匪浅,他不但深受民权运动影响,成为儿童领袖,而且这也启迪他让他在教育之路上走得非常远。

Freeman从小就明白自己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接受更好的教育,有很多新的课本,学校不仅拥有好的老师,还能拥有足够的教育资源。现在三分 之二的美国人是在1963年之后出生的,多数人通过电影、电视或书籍知道当年伯明翰少年游行或许跟看电影《林肯》的感觉差不多——历史太遥远了。从这个表达诉求的游行中现代的年青人能学到什么?Freeman在TED演讲台上总结:最重要的是学生能有教育的主动性,他们学习的热情可以被启发出来——渴望学习,并且热衷提出自己的问题。

Freeman和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入狱,而同年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UMBC)创办,现在Freeman负责领导该校的事务。这所学校 的创办意义重大是因为马里兰州属于南方州(美国南方的种族歧视更严重)实际上,这是当时全美第一所自创办之日就没有进行种族限制的大学,黑人学生、白人学 生和其他肤色学生都在此求学,这是一场持续了50年的实验,目的是希望大学乃至国家拥有这样一种教育体系,让学生不分背景成分的人来此求学,学习如何与人 合作、如何领导团队学会相互帮助。
UMBC大学从60年代开始在艺术、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发力,培养了大量的人文和法律人才,大量的艺术家,和演艺事业的佼佼者,学校现在重视非洲和 拉丁裔等少数种群学生在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的努力 。Freeman坦承在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所有的美国民族都表现的不尽如人意。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UMBC采用四种办法来帮助这些弱勢学生提高。

法宝一:提高期望。Freeman强调努力才有成功,他说:我不管你有多聪明,或自己自己觉得自己多聪明, “聪明”在这里仅仅表示你准备好去学习。你要有兴趣学习新东西,这让你兴奋,让你提出高质量的问题。他举例:诺贝尔奖得主 I. I. Rabi 小时候住在纽约,其他家长问孩子: “今天在学校学了什么新东西?” 而他的犹太裔妈妈问的就不一样: “Izzy,今天你有提出有质量的问题么?” 所以“高期望值”需要兴趣作为支撑,需要鼓励年轻人的好奇心,学生变得更加主动地从学校这里寻找帮助,而不仅仅是为了通过考试拿到学位,而是更进一步的追 求更高的目标。这里我想要着重谈谈这句:It’s hard work t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 don’t care how smart you are or how smart you think you are. Smart simply means you’re ready to learn.因为我从小愚钝,从小学到大学从来没被划在聪明学生的圈子里,班主任给好学生吃小灶从没我的份儿!可Freeman让我看到how to make difference.

法宝二:分数不是唯一。分数是很重要,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Freeman鼓励学生建立自己的圈子,在科学和工 程领域竞争非常残酷,学生没有获得团队合作方面的教育,而教育者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结合起来,让他们相互了解,建立信任,相互支持,学习如何提出有质量的问 题,以及如何清晰的阐述概念。自己拿到高分是一回事,能帮助他人做得更好是另外一回事,这种责任感对于整个世界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所以让学生之间建立联 系,这点非常重要。啊!这个让我想到我们TEDtoChina的志愿者们,自己看大量TED和其他的海外课程,开拓视野,同时,利用个人的盈余时间和盈余 技能将自己所看、所想分享给跟多需要这些ideas的朋友们——自己能从不同角度看世界是一回事,能帮助其他人看世界,是另一回事!——forgive me,时刻不忘做广告 :)

法宝三:依靠专业人士培养专业人士。术业有专攻,在艺术领域艺术家培养出新的艺术家,在社会科学领域也是如此, 这是通用法则,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也一样。学生需要在科学家的带动下充满热情开始相关的工作。他举例,有一年巴尔的摩下了很大的暴风雪,一名科学家在暴 风雪刚过去就跑回实验室工作,而他所有的学生都坚持呆在实验室,他们自带干粮,把实验室挤满了,他们把这些工作视为生命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作业而已,他 们知道他们在研究的是艾滋病防治,他们醉心于创造新蛋白质的过程,每个人都非常专注,没有什么场景比这更美好的。在此,很想吐槽国内大学… … 算了,行政干预教学的事情太多了,都知道,不说也罢。

法宝四:当你已经给了他们高度期望,已经建立了学生圈子,已经有专业人士培养,你需要找到乐于跟学生交流的老师,教员用心观察学生的表现,用心去识别谁在用心听,谁又在开小差,并且愿意和学生一起解决问题。

FreemanHrabowski_2013-embed

在UMBC大学这套作法实实在在起了作用。UMBC也响应重新设计课程,改革了化学专业、物理专业,现在正在尝试改革人文和社科专业,太多这些专业 的学生觉得课程无聊了,他们不愿意干坐在那里听别人讲课,他们需要参与其中。比如改革化学课程,UMBC强调合作的重要性,不是死板的传授理论,而是让学 生自己去挑战这些理论,鼓励他们利用所掌握的技术解决生物科技公司遇到的实际问题,越来越多的课程正在按照这样的方式改革。这称为学术创新

UMBC也在改革师范教育和IT女性培养计划(从2000年至今计算机专业女学生比例已经下降了79%),大学建立学生之间的联系,鼓励女学生、少 数裔学生以及所有的学生跟教员一起工作,让教员指导他们,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学生的自我意识,他们心中的梦想和价值将会改变世界,这才真真叫人激动!

Freeman在12岁时被关在伯明翰监狱时可没想到一个伯明翰的黑人小P孩竟然有一天成为一所拥有来自150个国家学生的大学的校长,这所学校的学生并不满足于混个文凭,他们热爱学习,他们享受做到最好,他为这些学生自豪,因为这些学生有能力改变世界。

亚里士多德说:“优秀绝不会出自偶然,优秀是强烈的动机、不懈的努力和智慧的共同结果,它体现了所有选项中最具智慧的一个。” 接下来他的的话更令人震撼不已“决定你命运的,不是机会,而是选择。” 不是机遇,而是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命运、梦想和价值。

Excellence is never an accident, It is the result of high intention, sincere effort and intelligent execution. It represents the wisest option among many alternatives. Choice, not chance, determines your destiny, dreams and values。

文章转自博客 Lawrence.im

—————————————————————————————————–

TEDtoChina微信

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墙内墙外——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Lawrence治钧Director@TEDtoChina 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为生,过去几年来业余时间化身@TEDtoChina主页君在微博、微信、Twitter上分享TED演讲。个人在推特上有些特别粉丝,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影星汤姆克鲁斯、英国唐宁街10号、韩国青瓦台、澳大利亚总理等等都是他的粉丝….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发私信致以亲切的问候…

能持久的意志力是成功关键

  • 丘吉尔说:成功的秘诀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 股神”巴菲特成功的秘诀:耐力胜过脑力
  • 朱熹:立志不坚,终不济事。
  • 毛泽东:苟有恒,何必三更起五更眠;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
  • …….

这样的名言警句我年青时背过不少,但回头想想,什么也没有坚持下来什么,除了每天看两三个TED演讲坚持了多年,并通过TEDtoChina分享给更多人,算来现在也有一千多个演讲了,从个人开拓视野,思考新知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成功。

关于意志力、持久心对于『成功』的影响大多是一两句的泛泛而谈,很少有人从心理学或者统计学上做深入研究。在2013年的TED教育专题上Angela Lee就分享了她在这方面的研究。

AngelaPhoto

Angela在27岁时辞去很悲催的管理咨询工作,转而到纽约公立学校教七年级数学。她发现最好和最差学生的差异并不仅仅是智商,坚韧的性格起很大作用,几年的教学经验使她相信:我们的教育所需要的是一种对学生、对学习更好的理解—— 从动机的角度、 从心理的角度去理解,而不仅仅是智商单一的维度。后来Angela继续她的心理学博士学习,研究儿童与成人在各种艰巨挑战中的表现,看谁会成功?为什么会成功?

她和研究团队去西点军校,尝试预测哪些学员能通过军事训练,哪些会放弃;去看全国拼字比赛,预测哪些孩子能在比赛中笑到最后;研究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工作的新教师,预测哪些教师能坚持这份职业,预测哪些教师教出的学生成绩的提高最为显著;她和公司合作预测哪些销售人员能保住饭碗?谁能赚最多钱?… …在不同的背景下,她发现意志力指标是观测重点,而非社交能力、美丽的外貌、健康的身体,更不是智商。

意志力是什么?是面对长远目标时的热情和毅力,是有耐力的表现,是日复一日依然对未来坚信不已——不只是这周、 不只是这个月,而是年复一年地用心、努力工作来实现所坚信的那个未来。意志力是将生活看作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

Angela在芝加哥公立学校研究意志力时请数以千计高中生填写关于意志力的问卷,然后等了大约一年多看看谁会毕业。结果发现,意志力越坚定的孩子毕业的可能性明显越高,而家庭收入,标准化测验的分数等指标则的相关性则没那么强。她的调查资料非常清楚地揭示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人并不能坚持到底。事实上,意志力通常与才华无关,有时甚至成反比。

意志力不仅仅对学校学生重要,创业者、普通员工任何人都很重要。在我组织TEDx活动时认识很多NGO从业者、创业者、艺术家、成功企业家等,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和他们的访谈中,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不懈的坚持、强大的意志力让他们成为与众不同的、脱颖而出的一群人。

意志力如此重要,如何锻炼加强这种性格要素?科学界对于如何锻炼意志力知之甚少。家长经常问老师 “如何锻炼孩子们的意志力? 我怎么教会孩子坚实的职业道德? 怎样才能让他们有长远的动力?” 这个没人能回答,如果哪位家长来问我,我会反问:您为人父母,你有意志力嘛?您能给孩子做个意志力的榜样吗?我相信父母是培养孩子意志力的第一责任人。

关于锻炼孩子们的意志, 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理论斯坦福大学Carol Dweck教授的“成长型思维模式”理论,这个理论相信学习的能力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由于你的努力发生变化。当孩子们在学习大脑的相关知识,以及大脑在面对挑战时会怎样变化和成长时,他们更有可能在失败时继续坚持,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永远会失败。

这个TED演讲人Angela也令人钦佩,她在研究学生意志力项目上坚持多年,看看她其中跨越一年的高中生毕业项目就知道,她有不懈的意志,做研究也需要这样的耐力,这个是我们很多研究人员缺乏的。

意志力决定你的未来。Grit is sticking with your future — day in, day out, not just for the week, not just for the month, but for years — and working really hard to make that future a reality 不懈的意志,我缺,我太缺了!我是反面教材。

TEDtoChina微信

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墙内墙外——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Lawrence治钧Director@TEDtoChina 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为生,过去几年来业余时间化身@TEDtoChina主页君在微博、微信、Twitter上分享TED演讲。个人在推特上有些特别粉丝,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影星Tom Course、英国唐宁街10号、韩国青瓦台、澳大利亚总理等等都是他的粉丝….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发私信致以亲切的问候…

Meg Jay: 二十岁是不是可以挥霍的光阴

5天内,超过60万次浏览量的最新TED演讲“二十岁一去不再来”激起了世界各地的热烈讨论。Meg Jay身为临床心理治疗师,专门为20多岁的青年人提供各种咨询服务,她说:“当我还在念Ph.D.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位病人,一个26岁的女生向我倾诉她 的爱情困惑。对于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来说,这也是再常见不过的了,所以我很自然地就陷入了附和的状态,随着她说,’三十岁会是新的二十岁’。事实也确实如 此,事业发展,家庭建立, 甚至死亡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二十多岁花不完的就是时间,为爱情困惑下显得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Meg的导师可不这么认为,他告诫Meg,“如果二十多岁的女孩难以走出错误的恋爱关系,那么很有可能日后她将进入错误的婚姻。”

二十岁,常常被挂在嘴边的青春,常常被称为“再不疯狂就老了”的甜蜜光阴,在临床心理学来说又是人成长定性的重要时段,这十年将为日后几十年的职业 和家庭树立了方向。许多人活到三十岁,四十岁感慨希望更早得到的人生智慧在Meg看来完全可以告知刚刚起步的青年人,因为那些所谓功成名就的人通常都在 35岁左右迈入人生最关键的阶段,而二十多岁正是打基础的重要时间,人的大脑或者身体成熟度都在这段时间达到最高值。如果说孩童5岁前是智力开发的重要时 刻,那么20多岁则是成人后发展的重要基石。

Meg说,“要想获得成功,首先要有个计划,其次你要活得足够长看到计划实现。而那些以为二十多岁就是用来虚掷光阴的人正在消耗他们有所建树的时间 成本,为了不投契的恋人苦恼,为了小事纠结,直到站在三十岁的门槛,猛然醒悟自己的未来还一片迷茫,身边人都安定下来,为了和大家保持一致,于是赶紧抓住 身边的一个人结婚就好像大家在玩抢板凳的游戏。”

二十多岁的人,常常困惑自己没有“身份定位”,好像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又没有足够的资历去担当任何事。

二十多岁的人,常常抱怨或者感叹:家庭出身无法选择。

二十多岁的人,看别人的生活都很精彩,看自己的生活乏然无味。

Meg说:“第一,我常告诉二十多岁的男孩女孩,不要为你究竟是谁而烦恼,开始思考你可以是谁,并且去赚那些说明你是谁的资本。现在就是最好的尝试 时机,不管是海外实习,还是创业,或者做公益。第二,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感情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可是社会中许多机会是从弱关系开始的,不要把自己封锁 在小圈子里,走出去你才会对自己的经历有更多的认识。第三,记住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家庭。你的婚姻就是未来几十年的家庭,就算你要到三十岁结婚,现在选择和 什么样的人交往也是至关重要的。简而言之,二十岁是不能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

这段关于20岁青年人如何看待人生的演讲引起了许多TED粉丝的讨论,来自TEDx组织团队的David Webber就说:Meg指出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青年人需要及早意识到积累经验和眼界,无论是20岁还是30岁,都是有利自己发展的重要事。”

还有人说:“小时候在一家杂货店打工的时候遇到的同事可以分成两类人:一类是想赚点小钱的学生,另一类是不满生活际遇的成年人。那些成年人虽然觉得 自己有很高远的梦想,却发现被现实绑住了手脚。而那些成年人之所以难以抽身就是因为他们20岁选择了这一行,他们以为这只是暂时的,可是却没能离开过。”

作为一位就要迈入30的20多岁青年人,小编也深刻感受到所谓成长,所谓积累,因人而异,却不因时代而不同。纵使每个人生长的环境不同,可利用的资源不一,只要尝试,仍然有不少的道路积累自己的“身份资本(Identity Capital)”,今天的你,做了什么吗?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TEDxTheGardenBridge

—————————————————————————————————————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8CM不定期有福利:)

 

 

 

一个摄影师的大数据项目

TED舞台上的演讲人背后有很多故事,比如Rick Smolan,从知名摄影师到利用众包的方式制作图画册,再到科技公司才谈论的大数据项目,他的个人经历诠释了这个道理:能跨界才是高手。

Rick Smolan是著名的摄影师和出版人,曾担任《国家地理》杂志、《时代》杂志、《生活》杂志 Newsweek(新闻周刊)》和《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以及《财富》杂志摄影师,也曾经多次出现在TED和TEDx舞台上,这是他在2007年TED讲述一个难忘的故事:一个韩国美军遗留的混血小女孩儿,一张宿命般的照片和一段跌宕的领养传奇。

他录制有【Creative Inspirations】(创意启示)课程,被大量拥趸奉为经典创意教程。他的团队Against All Odds Productions聚集了一批有创意的摄影师,专门设计与执行大规模的全球集体创作计划,运用先进科技来汇集众多引人入胜的故事,比如全球水资源危 机、网络对文明的影响、以及人类如何学习自我疗愈等等,制作了多本畅销图册。如《America 24/7》,《24 Hours in Cyberspace(24小时网络生存空间)》,以及《Blue Planet Run(蓝色星球长跑)》《大数据的人类面孔》等。因其良好的创意和这些成功的众包项目,【财富】杂志曾经描述Against All Odds Productions为「全美最酷的企业之一」(one of the coolest companies in America)。

Smolan经常采用的众包模式充分体现了网络时代合作项目的特点,把图册的编写变成了一项全球参与的实验性项目。

“生命中的一天”(A Day in the Life)系列联合了多个国家的百位摄影师,在日本、中国、俄罗斯、夏威夷、西班牙的协作者在同一24小时内拍出地方的影像。这个想法最初提出来的时候, 没人看好,被很多出版商拒绝了,但结果这个项目成了世界上最畅销的摄影作品,销售总数已经超过了5亿册。

在他的诸多项目中,他和太多跨领域专家都有深层交流,所以当他跨领域研究大数据项目时,并不令人吃惊。对于大数据他有这样的一个类比:“你想象一下:假如你出生以后就一直用一只眼睛看世界,现在科学家帮助你能够睁开第二只眼睛来看世界,你看到的东西不仅仅 是两 只眼睛所看到的信息,而且是两只眼睛的图像会叠加,为你产生了立体感。 其实这样的描述直接让人想起一个大数据应用的新产品——刚刚面世的Google眼镜,大数据的威力不仅仅是信息量的增加,而是由于这些信息的叠加,可以为你提供新的角度。

人类现在手上所有信息中的90%实际上是在过去两年间才产生出来的,由此我们就可以想象数据产生的速度以及它的加速度是多么的快。今天提供信息、产 生信息并不仅仅是由人类产生,很多情况下是由各种各样的设备产生,而且这些设备之间相互可以进行交流,大量新旧、重叠、关联的数据能帮助我们以新的方式理 解这个世界,以及发掘我们自身。测量和收集信息的成本大幅下降,甚至可以是免费的。

他的大数据项目的最初想法源于 Rick和谷歌、苹果、EBAY, Facebook等互联网界的交流。因为这些家伙们总谈论“大数据”。他就问他们什么是大数据,他得到不同的答案。有人说就是现在数据的量非常大,以至于 你个人的电脑都放不下这么多数据了。也有人说,大数据不仅仅是数据流量或者数据量的大小,而更多的是不同数据组重叠进行交互,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它们之 间一些潜在的规律。Yahoo的CEO梅丽莎给他打了一个比方:大数据实际上就像我们这个星球正在发育一种它自己的神经系统,每一个人都可以为这个神经系 统贡献各种各样的数据和信息,而大数据的发展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星球正在逐步的醒来。Rick为帮助更多人理解这个概念,就组织了这个特别的项目:“The Human Face of Big Data”,以此激发大家对大数据的讨论。

这个项目以8天的“测量我们的世界”活动开始,项目邀请全球各地人们通过一个手机APP实时 地分享和对比他们的生活。APP中设计的问题涵盖广泛,包括梦想、兴趣以及对家庭、睡眠、信任、爱情和运气等方面的看法,比如:如你有机会改变自己孩子的 DNA,你希望下面几种改变中?是改变他的寿命还是改变他的免疫系统,改变他的外表还是改变他的智力;这个国家的男性平均都会选择哪一项,女性会选择哪一 项,20岁到30岁的在家里是老大的男性会选择哪一类,养宠物的人会选择哪一类,等等,在数据对比中通过过滤标准来挖掘一些引人深思的问题。最终统计学家 和分析人员会来分析,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来看一看这一周世界发生了什么情况,以此启发就实时收集、分析和视觉化大数据的思考。

这项目还包括在纽约、新加坡和伦敦同时举行“指挥控制中心”大型活动,对参与者所搜集到的资料进行分析、视觉化、以及解读;也和TEDYouth团队协作共 同推出面向各地学生的“数据侦探”计划,通过来搜集数据分析学生们的观点、想法、忧虑、喜好和信念,进行比较后,参与者能够找到他们自己的数字化生活的映象。


最终,这个项目内容形成这本新书《大数据的人类面孔》,它包括图片、文章和设计师资讯的数字图片影册,并快递给一万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士,包括来自30多国家领袖、财富500强企业CEO、以及诺贝尔奖得主、体育界娱乐界明星等。

人们的生活中的每一时刻,从出生到死亡,都在被数字化记录并永久保留在海量的数据库中。作为一种全新的资产类别,大数据无论对商业企业、学术还是政府部门都 有重大的价值,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并不在于这些统计数字是如何精确,而在于使人们认识到大数据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世界的方式,透过分析所收集的数 据,人类就可感知、测量、理解和影响人类生存方式, 巨量信息带来了非同寻常的知识革命,延展我们的神经系统,并希望各个阶层能进一步思考大数据时代对商业和个体意味什么。

本文部分内容和图片由Amplify Fest和Rick Smolan本人的访谈提供。Amplify Festival 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创新科技思想论坛,每2年举办一次,2013年6月Rick会作为演讲人分享他对于大数据带给企业和人类社会的启迪。

作者:Lawrence治钧

恐怖组织招募新手的5步骤

巴基斯坦裔纪录片工作者夏明·欧白德·奇诺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她在2010年以纪录片“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孩子们”(Pakistan: Children of the Taliban)赢得艾美奖,这是她在TED演讲的一个话题:恐怖分子如何说服孩子成为一名人体炸弹。

chinoy

 

恐怖袭击试图摧垮人们的信念,而使用儿童作为人体炸弹则是这个噩梦最令人发指的时刻。

这个演讲短小,但震憾心灵,她说恐怖分子培养新人的手段有以下几个步骤:

1.获得贫苦阶层支持,将孩子纳入到自己的教育体系;
2.思想灌输:禁止孩子读报、听广播和接触其他资讯;
3.学习憎恨:从小培养憎恨式教育;
4.鼓励奉献:殉教和牺牲者是光荣的英雄;
5.使之愤怒:妖魔化的宣传


视频中提及这套模式的五个步骤,无一不是针对人性而设计的,失去自由、自主的人性是虚弱的,而当你看到这个愚民、洗脑的过程是否会不寒而栗??

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最卑鄙的懦夫行径,这个时候往往也能彰显人性的光辉。我们看到无论是波士顿还是伊拉克,当恐怖袭击发生后,在现场救助的不仅仅是警察,更有路人和平民。尤其此次波士顿有很多现场媒体,我们能看到志愿者、运动员、路人纷纷出手互相援助,尤其网络的声音,在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上很多善良的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短短几小时数千户附近居民就在网络上自发填表,形成一份愿意提供住处的列表。

当你看到恐怖袭击、看到有组织的迫害,当你看暴力、愚顽、偏狭、或者性别地域歧视、厌恶、仇恨、无知……,直视它们,在心中有个信念:善良的人们比你们多得多。

作者 @Lawrence治钧   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清明再思:I want__ before I die

Candy Chang居住在新奥尔良市。她把她社区里的一栋废弃房屋改造成一块巨大的黑板。她在这块黑板上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在死之前,我 想……”邻居们则填上了各种或是惊奇、或是辛酸、亦或是风趣的答案。这块巨型黑板则成为他们社区里的一块明镜。下面是其演讲的部分内容,希望能在清明节提醒大家思考。

Candy-Chang

我住在新奥尔良,2009年,我失去了一个我挚爱的人,她的名字叫琼,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她死得很突然,没有人预料到,然后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这件事让我对自己拥有的时光怀着深切敬意,并且促使我思考生命——有真正意义的东西。但我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这种心态,我觉得人们太容易被日复一日的琐碎困住,而忘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我在一些朋友帮助下把一个房子一面墙做成了一个巨型黑板,我在上面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 “在死之前,我想??” 所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捡起一根粉笔,在公共场合里留下一些他们人生的痕迹,来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愿望。我并不知道该从这个实验里期待些什么,但是第二天,整个墙壁都被填满了,而且不断有人添加新的答案,比如:“在死之前,我想为我的海盗行为接受审判”, “在死之前,我想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在死之前,我想在上百万的观众面前唱歌” “在死之前,我想种一棵树” “在死之前,我想过隐居的生活” “在死之前,我想再抱她一次” “在死之前,我想成为某个人的骑士” “在死之前,我想要做完全真实的自己”。

before-i-die-3-copy

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与他人的联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努力坚持自我,铭记人生的短暂与生命的脆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要。 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谈论死亡,甚至没有勇气去思考死亡,但是我意识到,为死亡做心理准备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事情之一——思考死亡能够让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更清醒的认识。

公共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到底什么对我们是真正重要的,无论是对个人来说或者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有了更多的方式来分享我们的希望、恐惧和经历,我们身边的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更美好的地方 更帮助我们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TED演讲我在TEDtoChina上发布了若干次,每次都能引起大家的热议,但然后呐?然后就是又回到日复一日的琐碎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也列出一些微博网友的评论:

剪刀手庄庄不知道不知道,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Cherished0以前就有说过我要是得了绝症了会怎么办吧。哈哈,那时候就说果断跟家人朋友道别,借些钱就走起,先去你去过的地方,感受你当时的感觉。然后一起去新的地方。

@ConquerUrself:Before I die I want to,更全面更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并为它做一件小事

minimichele:To be with my family

Kay大树微博达人:死亡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探讨的课题,看完这段演讲,让我想到可以换一个单词,然后我们这么问问目前的(工作中)自己。

画下天籁微博达人:生命中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年纪不同追求不一,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小时候放学会路过一家香气四溢的面包店,于是那时的他就在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吃很多面包。”哈哈!小梦想也有大意义呀!在生命终结前,完满自己想做的那些部分吧!

QTLeung微博达人:I want to realize the dream deep inside my heart since I was just a little kid.

Glory加多寶died after my parent/

我是未来的rizi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一起去旅行Joybefore i die. i want to travel all around the world

@此女人是小女人: 刚开始看到这题目的时候还真没想出来。 Before I die,I want to cherish the time..

Penguline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everyone living with dignity.

请叫我每日C是个非常爱命的人,但是又不害怕死亡。那里有我想念的人。活着,是不愿爱我的人伤心绝望。死去,大概才真是种解脱

SshanFind my lover

… … ….

我翻遍差不过1000条转发和评论,有不同答案,但没有人说我要成为千万富豪之类的,那为什么等大家一开始生活就停止了思考?

您想好您的答案了吗?请分享给其他人。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Twitter:Lawrenceyeah

Dan Pallotta:我们对慈善的理解大错特错

关于Dan Pallotta

Dan Pallotta今年才42岁,可是似乎已经经历过几个人生了——歌手、作家、创业家、人道主义活动家。如果你还不熟悉他,这么说吧,这个人神奇地集“离经叛道“的行为和深切的人性关怀为一身,不按常理出牌,不被很多人认可,可是他交出的成绩单,又不得不让很多人佩服。

20年前,还在哈佛大学上学时,他就组织了35个学生,骑自行车横穿美国大陆,为乐施会筹款8万美元;后来他首创了以”挑战自我,为善因筹款“为核心的系列活动,如为支持乳腺癌研究,60英里3日暴走(近100公里),为支持艾滋病治疗的骑行活动等,参与者们一边挑战自己的体力极限,一边为他们所支持的善因筹款。在短短9年之间,他的公司通过这些活动,为非营利机构筹集了近6亿美元的非限定性捐款。通过事件活动营销,进行慈善募款并不新鲜,但Dan Pallotta借助高超的营销和运营,以及对参与者心态的精准把握,把参与者的数量、体验和募款的战绩,都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的公司,Pallotta Teamworks是个专门为非营利机构筹款的营利性公司;2002年,他们正处于巅峰时,被爆公司的运营成本高达40%,而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募集款项,而他个人也因为领取约35万美元的薪酬,成为众矢之的。赞助商、客户扛不住压力,急流撤出。他的公司,一夜倒闭,声名俱裂。他并没有一蹶不振,2004年成立了新公司Advertising for Humanity,东山再起。他的这些经历被收入哈佛商学院案例,而他本人也是哈佛商业评论网撰写博客专栏。

2013年TED年会上的演讲

Pallotta很早就开始用商业方式去达成非营利机构的目标。时隔多年,慈善资本主义这样的词听起来似乎已经没那么刺耳了。可是,在刚结束的2013年TED大会上,Dan Pallotta的18分钟,依然有语惊四座之效:我们一直被灌输、一直很推崇的那些慈善观念,其实是大错特错!这些观念,对于慈善事业的发展,百害无益!

庞大的社会问题与弱小的非营利部门

Dan先抛出一个问题,商业领域创造的财富和实现的创新大举推进了人类进步,现在还有不少人鼓吹商业和政府部门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有社会企业来接手了。2013.03.20-Percentage-of-GDP

那么,非营利部门究竟有没有意义? 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有二: 无论经济怎么发展,无论出于怎样的原因,总有10%甚至更多的人,是被排挤在社会财富之外,没法保证基本的生活;同时,即使是社会企业,它仍然是需要市场的。而事实是,很多生活的品质和生命的期望,根本没法完全用金钱量化或者通过商品来实现的。他用残疾人的需求来举例,除了基本生活,他们还期望得到欢乐,得到同情,得到关爱。这些正是慈善存在的意义,也是非营利部门不可或缺的原因。

那既然如此,非营利部门的现状又如何呢?捐款规模小得可怜,只占到GDP的2%,而更要命的是,这个2%的“市场份额”,40年没变过;再看很多投入多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社会问题,譬如乳腺癌的研究、消除贫困,究竟改善了多少呢? 一边是势不可挡的社会问题,一边是弱不禁风的非营利部门,实在很可悲。

观念桎梏5宗罪

 为什么商业领域轰轰烈烈蓬蓬勃勃,而非营利部门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存在这么久,却一直”停滞不前“呢? Dan一针见血的指出,目前的现状,是我们陈旧(甚至可以说虚伪的)观念一手造成的,我们习惯用双重标准来看待商业部门和非营利部门。这些双重标准体现在5个方面:

一、薪酬:

商业部门的信条是,你创造的价值越大,那你就挣得越多,而这一段,在非营利部门却是不可行的。你向青少年售卖暴力游戏挣个5000万美元,没人会拦你,而且你还会荣登”连线“杂志的封面;而在非营利部门,如果你的机构在帮助疟疾患儿,你想要挣个50万,想得美,等着被骂成”寄生虫“吧。

2013.03.20-Compensation-Gap

这种观点,表面看来充满道义;事实上危害非常严重。商业部门和非营利部门收入的差别不是一点点大。商业周刊曾经做过一个调查,斯坦福商学院MBA,毕业10年后,平均年龄38岁,平均年薪(含奖金)40万美元,相比之下,一个医疗健康领域非营利组织的CEO ,只能挣到23万,而一个致力于减少饥饿的非营利组织的CEO,挣得更少,只有8万。很多人愿意为自己热衷的公益事业做贡献,可是有多少人能够或者愿意年复一年地承担如此巨大的经济牺牲呢?而颇具嘲讽意义的是,这些高薪的企业高管,每年即使拿出10万捐赠给非营利组织,享受5万税收优惠后,他们每年还能比非营利机构的CEO多挣25万,而且还能落个”慈善家“的美名,堂堂皇皇的进入非营利组织的理事会,大摇大摆的指挥那些苦命的CEO。有了如此名利双收的好事,那些聪明无比、原本可以为改变这个世界做出极大贡献的人,当然会蜂拥至商业部门,你还指望非营利部门能壮大?

二、广告和营销:

在商业部门,广告促销是天经地义,市场推广费用,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而在非营利部门,捐款怎么可以用来做广告呢? 没门!(除非有公司愿意免费做广告!)那么是不是非营利部门做营销本来就没必要呢?绝非如此!Dan以自己筹划的AIDS为例,5年里,18万余人参与,共募集了近6亿美元。他们能够触及这么多人群,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强大的广告攻势,他们在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登整版,在电台、电视台黄金时段大肆做广告。Dan问,试想一下,如果你就只是在洗衣房散个小传单发个小广告,能召集到多少人呢?连“市场”都不让做,怎么能指望非营利机构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呢?

三、为创收的新创想承担风险

如果迪斯尼砸下2亿美金拍个电影,打了水漂,没人会上告到司法部;可是,如果你的社区贫民百万募款活动,在12个月内没有产生75%的”收益“,你连人品都会被质疑。与其做得越多,错得越狠,大家都墨守成规,没人愿意尝试募款新方式。你扼杀创新时,也扼杀了新的募款渠道,也遏制了机构乃至整个部门的成长。

四、时间:

亚马逊(Amazon)成立后,6年没有盈利,可是投资者们也舍得着眼长远,等他们一步步构建基础设施,打好基础;在非营利部门,想要花6年时间去创建一个大梦想?等着上十字架吧。

五、盈利:

资本有追逐利润的天性,而非营利部门的盈利,不能用于分红,直接影响就是没有资本愿意来投入,没法实现资本流转增值的滚雪球效应。商业领域能轻松锁定万亿资本,扩张发展,而非营利部门却是渴求资本而不可得。

总而言之,由于这些观念上的桎梏,非营利部门吸引不了优秀人才,无法利用市场手段进行推广宣传,吸引新”客户“,不敢进行新尝试,没有时间去打基础去犯错误,也没有交易市场来扩大资本规模,就这样的状况,你还指望非营利部门能有怎样的发展? 数据说话吧。1970-2009之间的30年里,年收入翻越5000万美元的企业有46,136家;非营利机构?区区可数的144家。

2013.03.20-50-million-revenue-barrier

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创新?

商业领域革新不断,这些保守而矛盾的思想从何而来呢? Dan把它归咎于新教徒的传统。400年前,当新教徒远涉大西洋,来到这片新大陆,一方面他们想要实现其宗教理想,另一方面,他们又迫切希望在这块新大陆上创造积累新财富。于是这构成了一组矛盾,钱赚的越多,罪孽就越深重,于是行善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种忏悔的方式。既然是因为”赚钱“而生的忏悔,那怎么还能让慈善继续”赚钱“呢?

在这种思想的引导下,他们关注善款里究竟有多少比例是“直接做了善事”,也因此对运营费用产生了很大的误解,甚至对非营利机构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很多人把”支持善业“和运营支出二分对立,如果运营支出多了,那么支持善业的资金就少了,因此运营支出是负面的。由此,很多机构不得不尽量压低运营费用,而这是以机构发展为代价的。事实上,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运营支出。如果运营支出,能够帮助非营利机构把饼做得更大,吸引更多的资金,那不是更好吗?募款费用是绝好的例子,因为募款支出有极大潜力实现直接增收。以他自己的经历为例,他们以5万美元作为风险资本,启动”为艾滋骑行“的募款活动,9年里,在扣除一切募款支出后,他们一共募集了1亿零8百万美元,让启动资本翻了1982倍;而在为乳腺癌研究进行的募款活动中,短短5年里,他们让35万美元的筹款费用翻了554倍,募集了近2亿美元。Dan随之问了一个非常有力度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真心关注乳腺癌问题的慈善家,你是会找来全世界最好的研究专家,给她35万美元做研究,还是给她的筹款部门35万美元,让他们把它变为1亿9千4百万美元,让这个专家全心做研究?

大家习惯性认为筹款费用不能超过预算的5%,一旦破了5%的界,好像这个机构问题就大了。Dan曾经处在这个问题的暴风眼中,有过切身之痛。2002年,他的公司正在巅峰,一年就募集了7100万美元;而同时,他们也被盯上,被指责运营费用高达40%,追求扩张,过于费力去取悦客户,片面追求活动的新奇刺激感。他的客户顶不住压力,终止了合同,他的公司一夜倒闭。随后,他的客户延续类似的活动,而募款规模却直线下降了84%。

2013.03.20-Overhead-low Dan认为,这种做法是用道德绑架了俭省。大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整个的饼有多大? 一个是运营支出只有5%,收入只有71元的烘焙义卖活动,一个是运营支出占40%, 营收却高达7100万的企业,你觉得哪个的贡献大?

反思过往,Dan倡议,现在是重新检省先人遗产和过失的时候了,是该考虑我们应该为后人留下什么遗产的时候了。他很形象的说,当我们这一代退去的时候,我们的墓志铭不该是”我们为慈善机构省了很多运营支出!“ ,而应该是,”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

Dan最后总结道,如果我们能有勇气和胸怀改变这些观念,发展出一个壮大的非营利部门,发挥它的真正作用,这才是真正的社会创新。

后记

Dan Pallotta的观点,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作者在商学院就读时,他曾作为嘉宾,来到我们的课堂上。即使在波士顿这样一个以开放闻名的城市,即使是一群年轻而激进的MBA学生,在课后,仍然有不少同学摇头。我们曾有过一番小范围的热烈争论。最后,起初站反方的同学开始承认他的观点在本质上其实并非不能接受,可是他的行为太极端,触痛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线。

Dan Pallotta的这些观点,在他2010年出版的Uncharitable一书里,有很详细的阐述,其中专门有一章讲述运营成本。国内受”零成本“怪圈困扰的同志们,也许能在他的辩驳中,找到些启发。2012年底,Dan Pallotta出了一本新书,Charity Case,也可学习。

原文转自:善天下 http://www.gpcommon.org/ch/?p=124 编者引用时有若干字符改动。微博:善天下-G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