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2007TED非洲大会专题

根与芽:播种希望

当年轻人开始身体力行,参与到创建美好未来的行动中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明天的希望了。
——珍·古道尔

09年给大家带来的第一个TED演讲是关于行动与希望的,演讲者是多年来一直从事黑猩猩研究的珍·古道尔博士(Jane Goodall)。演讲中提到的“根与芽”组织在中国大陆也有工作项目,各位TED粉丝可以登陆豆瓣“根与芽”小组查看更多信息。


珍·古道尔博士TED演讲视频

多年来,我走访了很多国家,见到了很多年轻人,但是他们似乎已经对未来失去了希望。我们似乎已经失去智慧,那些来自于大地的智慧(the wisdom from the indigenous people)。我不禁要问:为何我们会落到这个境地?你们是否认为我们这个无比聪明的大脑——这点可以从在TED大会上展现的各种科技上看出来——与我们的心灵之间,在谈及一些非科技的事物,谈及爱和同情心的时候,会存在着某种断裂?我与很多年轻人交谈,他们不是感到失望、漠然就是满腔愤怒,他们嘴边只是说:“我们这么想是因为你们已经吞噬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做什么也没有用了。“

我们确实已经吞噬了他们的未来:我有三个孙女,每当我看着她们的时候,就会想起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的所作所为确实是为今天的环境危机埋下了伏笔。

我决定要发起一个社区项目,名字叫“根与芽”,最初就是在坦桑尼亚成立的,现在已经发展到97个国家了。取这个名字是有象征意义的:根意味着一个稳固而扎实的基础,而芽虽然细小,但是为了争取到更多的阳光,它们力求冲破墙的界限——我们不妨把这样的一堵墙比作是所有我们留给后代的问题,包括环境问题和由此而带来的社会问题。

“根与芽”向世人传递着一种希望的信息,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年轻人是可以冲破这堵墙,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的。“根与芽”传递的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每个人每一天都可以身体力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我们在座的所可以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来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是,穷人们却不能作出这样的选择。因此,我们必须作出正确的抉择,以使穷人也能有更好的选择。

每一个“根与芽”的地方组织都会选择三个项目,根据地区分布的差异,各个地方项目组开展的活动会有所不同。现在,我们的志愿者来自不同的年龄阶层,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还有越来越多的成人在创建他们当地的“根与芽”项目。他们都意识到:我们人类所面临的诸多问题都是相互关联的,一环紧扣一环。

这三个项目分别是:

  • 帮助他们所在的社区——假如他们能力允许,还可以通过募集资金的形式帮助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们;
  • 帮助动物——不单单是指野生动物,还包括家养的宠物;
  • 帮助改善我们共有的环境。

贯穿于整个“根与芽”项目的就是一个信念:即我们要学会去追求一种与自我、家人、社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以及自然和谐统一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在这个地球上生活,再也没有第二个地球。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珍·古道尔在上海图书馆演讲的照片,由kafka4prez上传于2006年10月2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愿望到行动”之一: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

本周起,我们将推出“从愿望到行动”系列,为大家带来2005至2008年间的TED 大奖获得者的演讲,以及关于他们的TED 愿望(TED wish)的故事,敬请关注。

上周的“非洲畅想曲”系列也许大家看了还意犹未尽,我们今天为您介绍的这位 TED 大奖获得者也是一位非洲人士,他叫尼尔·图洛克(Neil Turok ),在南非出生和长大,后来到剑桥上大学。他和霍金教授一起从事宇宙物理研究,提出了关于宇宙起源的著名的霍金-图洛克瞬时理论(Hawking-Turok instanton theory )。最近,图洛克与普林斯顿大学的(Paul Steinhardt)一道,提出了宇宙旋转模型理论(a cyclic model for the universe)。

此外,图洛克也念念不忘生他育他的非洲,他想到那里的孩子虽然非常聪颖,但是没有好的老师和教育环境,于是就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全称African Institute Mathematician Scientists ,简写为AIMS),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图洛克告诉他在剑桥的科学家朋友,他们都表示非常乐意参与这样的项目,到非洲担任教员,从而确保 AIMS具有世界最优秀的师资。

AIMS采用互动性的教学模式,课堂上不再是单调乏味的”满堂灌“,而是结合生活实际的个案剖析以及实际问题的解决。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是如何发现自己的潜能,而非应试的能力。有很多学生会在实验室呆到半夜3点,第二天早上8点又起来学习。而半夜一点开讲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AIMS第一期的学员有48人,来自于非洲各地,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AIMS毕业的学生都继续攻读硕士或博士。

图洛克的TED愿望 (或曰我们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我们不但要让下一位爱因斯坦诞生于此,我们还要让下一位比尔· 盖茨、下一位塞盖尔·柏林,诞生在这里。这个愿望正在各方(尤其是TED社区)的帮助之下,一步步得以实现。未来五年,计划在非洲建立15所AIMS,每一所皆有所侧重,用科学这一共同的语言来跨越国界、文化上的差异。AIMS的课程计划也将添加诸如企业管理、政治学等内容。

很多非洲的政府也支持这个计划。但是,前路并非坦途。它需要非洲本地的科学家发挥主动性,当地的政府也要全力参与。AIMS的原则是什么?图洛克概括为四个英文单词: Relevant(切合实际), Innovative(富于创造性), Cost-effective(成本最低), HIgh quality(质量至上),四个单词的头字母凑起来就是一个RICH(富有),AIMS的目的是使非洲变得富有。

图洛克 TED 演讲视频

图洛克在演讲的最后强调,“非洲的未来寄托于那里的年轻而富于创造力的年轻人。我们只要为他们创造一个机会,使其潜力得以发现和发掘,就是为非洲美好的明天添砖加瓦。我们不久后就会看到这些年轻人为非洲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改变势必让人刮目。”

· 行动:下一个爱因斯坦

尼尔·图洛克的TED愿望在TED社区的帮助下,正在演变为更具体而实际的行动。现在一个名为“下一个爱因斯坦(Next Einstein)”的传播活动已经在线上线下展开。

2008年5月12日,“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正式宣布成立,来自AIMS的学生们讲述他们的故事、梦想,感谢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面这个视频是来自苏丹的AIMS学校的校友海达(Hide)在当天活动上的演讲。海达来自苏丹中部八口之家的家庭,她邂逅AIMS学校的与众不同。早些时候,她还在另外一所大学的数学系读书,有一天她捡到一张曾被同学拿着当扇子的纸头,发现这是AIMS的广告。离报名截止期只有三天了,她马上申请并被AIMS录取了。在AIMS学校里,她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由多元背景的人们组成的大家庭,老师不传授直接告诉你答案,但是传授你如何思考解决问题。她希望自己能够追求梦想。

“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发起同名的传播行动,致力寻求社会各界对AIMS学校的帮助。他们也设立的同名网站NextEinstein.org,收集了各类社会各界支持AIMS的最新消息。传播活动也同时在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照片分享网站Flickr和社交网站Facebook等Web2.0网站上展开。下面来自Flickr的照片展示了NextEinstein活动的生动景象。


NextEinstein的Flickr相册:普通浏览模式,幻灯片浏览模式

现在已经有福特基金会、诺基亚、巴克莱银行、剑桥大学、太阳微系统公司、谷歌基金会(Google.org)等机构赞助支持“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和AIMS。TED社区的行动力正逐渐帮助尼尔·图洛克将他的愿望变成现实。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来自Flickr。照片由 PhOtOnQuAnTiQuE上传于2008年7月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用途-禁止演绎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非洲畅想曲

本周我们在今日TED演讲栏目下简介了五个关于非洲主题的TED演讲。实际上,目前TED.com上的关于非洲的演讲有35个。今后我们将陆续介绍。今天先简要回顾本周发布的“今日TED演讲”,接着会介绍“非洲新纪元”这个TED演讲主题,同时介绍另外几个非洲主题的演讲者。

12月13日:非洲畅想曲(五):重建卢旺达

比尔·克林顿离开白宫以后,致力于非洲发展事务,在卢旺达开展“医保伙伴”项目。卢旺达在过去十五年里承受的苦难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深重,假如一种成本低廉的医保模式能够在那里推行,那么,这样的模式也能推广到全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克林顿在TED大会演讲时介绍了卢旺达“医保伙伴”项目的进展。他同时指出,在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很困难,虽然腐败问题大量存在。但是,能力缺乏(incapacity)比腐败来得更要命,一个有效运作的系统令项目事办功倍。

12月11日:非洲畅想曲(四):最古老的人类化石

泽雷·阿兰希格是一位考古学家,他率领的考古队伍于2000年12月在他的祖国埃塞俄比亚发现了现存最古老的幼童化石。该发现证明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这个假说。泽雷还向人们展示了史上的一个 TED 的含义:第一件石器(Technology)、第一件笛子(Entertainment),以及念珠(Design)。泽雷呼吁非洲人要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来看待非洲,要站起来,直面未来,以不愧于人类发源地这一称号。

12月10日:非洲畅想曲(三):行动起来,拯救非洲

奥瑞·奥科罗(Ory Okolloh)来自肯尼亚,她毕业于哈佛大学,现在是肯尼亚著名的博客作者以及社会活跃人士(activist)。奥科罗还讲到了她离开美国,毅然回到非洲,“以行动来拯救非洲”(take action, saving Africa)。她呼吁海外的非洲人也踏上这艘归航的船,用自己的智慧为建设自我的家园发光发热。她在TED大会演讲时展示了她女儿的照片,并表示,她希望女儿能够在非洲找到自己的未来。“现在,你的出身就决定了你的人生。我希望能改变这个现实。作为非洲人,我们有义务去为非洲的未来做点事情。”

12月9日: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

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在TED演讲中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

12月8日:非洲畅想曲(一):为什么外国对非洲提供经济援助是错的

西方媒体所呈现的非洲图景是不全面的。他们只知道非洲有内战、饥荒、疾病,却不知道非洲大陆有53个国家,内战仅发生在6个国家。一幅幅非洲大陆的悲凉画面只能博取人们的悲悯和同情心,却不能正确地反映非洲的全貌。人们一旦谈及非洲大陆的挑战,通常只会想到如何解决贫困、疾病、内战等问题,但是,在安德鲁·梅闻达(Andrew Mwenda)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视角。非洲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把握住希望。

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相册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

2007年6月,第一届TED非洲大会在坦桑尼亚召开,会议主题为“非洲新纪元”。来自非洲大陆以及全球的思想领袖汇聚一堂,共商协作大计。作为全球展开的活跃对话的一部分,TED非洲大会的演讲视频将陆续发表在TED.com上,演讲者包括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尤维恩·奈多(Euvin Naidoo)和威廉·坎库温巴(William Kamkwamba)等人。

早期的TED参与者为本次TED非洲大会奠定了基础,当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极力推广基于投资的全新援助模式时,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这位早期的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更宏观地看待“贸易 v.s.援助”。阿富汗前财政部长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鼓舞人心的演讲,则指出了失败国家从废墟中复苏的途径。伊可布·奎德(Iqbal Quadir) 在演讲中说新兴技术例如移动通讯技术既是基础设施,也是货币。

还有波诺(Bono),2005年TED大奖的获得者之一,是他的TED愿望演讲,启发了我们在非洲举办2007TED全球大会。

其他非洲主题演讲者介绍

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

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曾在2003年到2006年间担任尼日利亚的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她是该国担任两个职位的第一位女性。她现任世界银行的董事,以及Makeda基金的负责人。她致力于非洲变革事务。

演讲链接之、之

尤维恩·奈多(Euvin Naidoo)

南非投资银行家,美国南非商会(South Af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merica)主席兼CEO。这位从哈佛商学院走出的美籍非裔商界领袖曾在麦肯锡公司工作了四年,现在致力于推动投资非洲的投资银行业务。

演讲链接

威廉·坎库温巴(William Kamkwamba)

威廉·坎库温巴( William Kamkwamba) 是马拉维的一位年仅20岁的农家少年,但是,他却怀有一个美好而远大的理想,就是通过建风车,使得马拉维整个国家的人民都能用上电力。坎库温巴的事迹经由马拉维的一位叫Hartford Mchazime的教师的报导而在网上流传开来。在2007年6月的TED Africa(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大会上,Chris Anderson把他带到了大会会场,为现场2000多与会者讲述他的故事。

演讲链接、相关文章《马拉维少年的风车梦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

她在2001年时从洛克菲勒基金会、思科基金会以及其他私人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创建了聪明人基金(AcumenFund)。现在这个基金会管理超过 2000万美金的资金,用于投资于在非洲致力解决贫困问题的创业企业。她所提倡的这种基于投资回报的援助模式–通常被称为风险慈善(venture philanthropy)模式–与传统经济援助和传统风险投资形成鲜明对比。

演讲链接之、之

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

2002年6月至2004年12月期间,甘尼任阿富汗财政部长,为阿富汗获得了280亿美元国际援助承诺,并提高了过渡政府至关重要的可信度。离开政府后,他成为喀布尔大学(Kabul University)校长。

“失败国家”指的是一个国家无法控制其领土并为其国民提供安全保障,无法维持法治、推进人权和提供有效的治理,无法提供公共物品如经济增长、教育和保健等,政府在国家统治的众多决定性方面处于崩溃状态。

演讲链接

伊可布·奎德(Iqbal Quadir)

1997年,居住在美国纽约的孟加拉移民伊可布·奎德与小额贷款先锋格莱珉银行(GrameenBank,又译“乡村银行”)联合创办了格莱珉电话公司(GrameenPhone,又译“乡村电话公司”),这是一家无线通讯运营公司。乡村的妇女们利用小额贷款购买价值约 150 美元的定制手机套装,每个套装配备一块大容量电池。然后她们作为所在乡村的电话员开始工作,从接打电话的人那里收取小额佣金。

孟加拉国的前经济学教授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Yunus)因其创建的孟加拉乡村银行(也称格莱珉银行,GrameenBank)创新的小额袋款模式对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孟加拉国的卓越贡献而获得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演讲链接

波诺(Bono)

著名的U2乐队的主唱,他在2002年创办了著名的公益组织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债务、爱滋、贸易、非洲),致力于为非洲贫困事业做努力,他劝说富有国家削减非洲的债务,与贫困做斗争,推动平等贸易,并为艾滋病和疟疾的治疗机构筹集资金等。

2006年DATA与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合作推出”PRODUCT RED”品牌筹款计划,说服众多国际著名品牌分别推出了以(RED)为别名的独特产品品类,共同推广印有(RED)标志的产品。每销售一件(RED)相关产品,这些品牌即捐出10美元或产品利润的40%~50%不等给全球基金。截至2007 年9月,(RED)已捐出4500万美元给全球基金。”PRODUCT RED”开创了传统公益筹款的新模式。

波诺(Bono)是2005年TED大奖的三位获奖者之一。

2008年12月12日,波诺(Bono)在法国巴黎被诺贝尔奖授予2008年”和平大使”(ManOfPeace)称号,以表彰他在救助非洲贫困和疾病工作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演讲链接,TED愿望链接

题图照片

来自Flickr,TED 2007非洲大会的现场照片。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于2007年6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五):重建卢旺达

克林顿(Bill Clinton)这个名字大家相信不会陌生,但不知各位 TED 粉丝是否也知道克林顿还是2007年 TED 大奖的三位得奖人之一?我们今天就来重新认识一下这位充满魅力的实干家:

克林顿离开白宫以后,致力于非洲发展事务,受到了保罗·凡马斯(Paul Farmers)创建的“医保伙伴”(Partners in Health )的影响和启发,克林顿决定到卢旺达开展项目。他们之所以选择卢旺达,是考虑到那个国家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承受的苦难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深重,假如一种成本低廉的医保模式能够在卢旺达推行,那么,这样的模式也能推广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他们选择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作为试点。十八个月后,他们搞了一次项目进度评估,结果是,卢旺达政府对该项目非常满意,决定要将该计划在全国铺开。

在2007年的 TED 演讲上,克林顿提到了以下一些数据:

获得艾滋病治疗的人数从零增加到两千,也就是该地80%需要接受这种治疗的人口都得到了治疗,并且只有少于千分之四的患者获得治疗后需要继续服用药物,这个记录比美国本土的数字还要低;

43%的怀孕妇女通过我们的医保体系安全的生下了孩子;

40%需要结核病治疗的人都已经获得了治疗,而这个数字在十八个月以前是零;

开始了当地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疟疾治疗计划;

在种族大屠杀期间遭到毁坏的医院获得了翻新,添置了太阳能发电装置以及现代化的实验室,现在,那里每个月可以为325名患者提供治疗服务;此外,几乎所有的艾滋病患者都可以在家里得到治疗;

最重要的是,通过模仿“医保伙伴“的模式,可以将医保的成本降到最低,现在,在该项目的榜样作用之下,要是能够在全国推行,估计卢旺达将可以用5% – 6%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来实现全民医保的目标,相比之下,发达国家通常要花8% – 9% 由于搞医保,而美国则要花16%。

克林顿在演讲中还讲到:

很多人抱怨说,在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很困难,因为腐败问题大量存在。但是,我想说,能力缺乏(incapacity)比腐败来得更要命,并且还会滋长腐败的发生。我们现在有足够的金钱把抗艾滋病的药物分发到发展中国家,并且能够做到最大程度的节约成本。可是,虽然我们有这个资金,但是,我们在当地却找不到一个有效运作的系统,把这些东西分发到人们手中。

我们的基金会所做的,就是探索出一种能够适用于农村地区的一流的医疗保健体系模式,并且要让这样的模式在全世界所有的贫困地区都能得到推广。这样的模式要能够帮助人们抗御艾滋病、结核病、疟疾、传染性疾病、母婴死亡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常见的疾病。我们首先让这样的模式在卢旺达全国铺开,然后把这样的模式推广到其他地区。我们评判项目成败之指标有两个:一、是否能够有效的防御上述的疾病;二、当外国援助撤出以后,这样的模式能否延续(也就是说,要看开展这样的项目的成本是否足够低)。

多年来从事这样的活动给我一个启发,就是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系统。没有一个能够很好的运作的系统,诸位也不可能有机会坐在这里了。不管你的人生经历如何,不管你曾遇到过多少障碍,在最关键的时刻,你一定知道你的每一个行动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而在一个缺乏系统的社会里,要做任何事情都是很困难的。因为,没有系统的支撑,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如在打游击战,你不可能去搞医疗、教育、发展经济——什么也不行。

我们现在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像卢旺达这样一个曾经经历过种族大屠杀的国家,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取得不同种群间的和解,重整士气,给人民提供一流的医保服务,而只需很少额度的外部援助。这样的模式要是能够在更多地方推广开去,不是可以拯救很多的生命吗?

延伸阅读:

Dr. Paul Farmers talks about “Partners in Health” project in Haiti

William J. Clinton Foundation

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题图照片

左图:
来自Flickr上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照片。照片由cursedthing上传于2007年10月2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禁止演绎

右图:
来自Flickr上,一位在卢旺达Byuma省Muhazi湖上撑船的少年。照片由philyoo上传于2007年2月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四):最古老的人类化石

泽雷·阿兰希格(Zeresenay Alemseged)是一位考古学家,他率领的考古队伍于2000年12月在他的祖国埃塞俄比亚发现了现存最古老的幼童化石。该发现曾被 Nature, Science, Scientific American, New York Times 等报纸杂志报道,因为那个发现证明了人类起源于非洲 的这个假说。

泽雷还向人们展示了史上的一个 TED 的含义:出现于两百六十万前的第一件石器(Technology),出现于三万五千年前的第一件笛子(Entertainment),以及出现于七万五千 万年前的念珠(Design)。演讲最后,泽雷呼吁非洲人要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来看待非洲(a positive African atitude towards Africa),要站起来,直面未来,以不愧于人类发源地这一称号。

泽雷·阿兰希格 TED 演讲视频

延伸阅读:

《环球科学》杂志网站2006年9月26日文章《露西之女:330万年前人类化石出土》

很长时间以来,埃塞俄比亚边缘的那块贫瘠的土地都是人类学家乐于搜寻的地点。那里最出名的事件大概就是曾发现了“露西”,人类祖先南方古猿阿法种的一具320万岁的骨架。目前研究者们在一个叫做Dikika的地区做出了另一项难以置信的发现,该地距露西的发现地仅4公里。这是一具生活在距今33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阿法种儿童的骨架。包括露西在内,如此古老的人类遗骸中还不曾有过像这具骨架般完整的。作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儿童残骸,这具 Dikika化石提供了研究我们远古亲戚生长过程的一个珍贵机会。

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研究协会的人类学家Zeresenay Alemseged所带领的化石探寻队伍在1999年发现了这具属于一个3岁女孩的遗骸。被发现时,这具骨架的上半身大部分埋于砂岩中。 Alemseged花了五年时间移开了足够的水泥状物以露出骨架的主要部分,还有更多的骨头依然被沉积物覆盖。尽管如此,这具样本已经让我们拥有了探视这个物种的难得机会,大部分研究者认为人类所在的属-人属-即起源于该种。

全文请看这里。《环球科学》是享誉世界的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由电脑报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和Scientific American合作推出。

题图照片

左图:
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
来自Flickr。照片由babasteve上传于2008年10月1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三):行动起来,拯救非洲

今天是 World Human Rights Day,以下所选的这个 TED 演讲多少能照应这个主题,希望大家喜欢。

我们今天发布的 TED 演讲的主角奥瑞·奥科罗(Ory Okolloh) 来自肯尼亚,她毕业于哈佛大学,现在是肯尼亚著名的博客作者以及社会活跃人士(activist)。

以下是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n)关于奥科罗演讲的即场笔录的汉译:

奥瑞·奥科罗这么问:“形象之意义在哪里?”(what’s image got to do with it? )她说,在人们头脑中,非洲总是一个不光彩的图像,那里有的只是贫穷、腐败以及疾病。而作为一位在哈佛大学毕业的非洲人,人们不会想得到奥科罗会对于这样的图像特别敏感,并且将其看作是自己的事情。在 TED 非洲大会上,奥科罗说,“我尝过穷困的滋味,我知道催债的铃声是多么刺耳——日子好的时候,我们能吃得上鸡蛋和香肠,日子坏的时候,我们只有粥吃。” 她生活在一个庞大的家庭里,要积下来一点钱都很困难,但是,她父母还是决定要让她进私立的教会学校。几乎每一个学期,奥科罗都会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被逐出学校。”为什么他们不把我送到一间更便宜的学校去?那也太让我丢脸了。“

小学升初中,奥科罗报考了“肯尼亚高中”,那是一所国家级的高中,但是由于一分之差而与梦想失之交臂。她爸爸建议去跟女校长商量,看能否破格录取。“但是,我们只是一介草民,我父亲的姓表明了我们的身份的低下,那次,我们就被当作是尘土一样看待。我看着父亲被欺辱,再也没有把那更让我感到羞耻的了。”一些有关系的女孩就被获准到那个学校上学——那是最让你感到沮丧的一种腐败行为了。奥科罗由此立下誓言,“今生决不因任何事情而低下讨乞的头。”后来,那所学校后悔最初的决定,转而表示要接纳奥科罗为学生,奥科罗一口拒绝。

奥科罗2007年 TED 演讲视频

奥科罗的父亲因患艾滋病于1999年死亡。生前,他从未向任何人提及患病的事实,因为别人会以歧视的眼光看待患艾滋病的人士。“但我总归找到了这一点,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寻根究底的人。”通过调查,奥科罗发现其父亲身上带有一种 meningitis 病菌的变体。那是因患艾滋病而随机感染的,要治疗的话就得买一种叫 Diflucan 的药,那种药在美国是用来治疗酵母菌感染的,但是价格很贵,每一片要30美元。他有一位朋友经常去印度,朋友就帮他买回了正宗的药物,可是,钱很快用完了,他又病上了。他最后那次得病后仅仅一周即已撒手人间,那一次,家里人没能够从 ATM 机上提取到足够的治疗费用。

“请各位设想一下,假如以上所述就是你们所理解的关于我的全部故事,你们会怎么看我?是以一种悲悯的、伤神的眼光吗?这恰恰是人们看待非洲时的心态。假如你看不到我的另一面:博客作者、哈佛毕业的律师,那将是多么可怕。”

“作为非洲人,我们需要以一种更佳的方式来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其中一种工具就是博客,比如 Afrigator,一个非洲博客圈的门户。此外就是斯瓦希里版的维基百科,那是一个仅仅有五名贡献者的维基百科,其中四人是白人,另外一人就是 Ndesanjo Macha 。但是讲斯瓦希里语的人有五千万啊,来自非洲本土的贡献者怎么就不见一人?“为什么我们不去创造我们自己的内容?”


来自Flickr上的Afrigator团队的合影,从左到右分别是:Mike Stopforth, Justin Hartman, Stii Pretorius, Mark Forrester。

奥科罗还展示了一组非洲制作的广告。其中一张化妆品广告上面是 Gwenneth Paltrow(著名影星)的肖像,旁边有一行文字:“我来自非洲”。但奥科罗说,“那不算是非洲人”。然而,一味的责备是不够的,要想想我们自己能够采取一些怎样的行动。

奥科罗还讲到了她离开美国,毅然回到非洲,“以行动来拯救非洲”(take action, saving Africa)。她呼吁海外的非洲人也踏上这艘归航的船,用自己的智慧为建设自我的家园发光发热。现在,奥科罗的工作是 Enablis 公司的法律代表,那是一个位于南非的创业孵化器。此外,奥科罗还是肯尼亚的一名社会活跃人士(activist)。和肯尼亚的一些朋友一道,他们在搞一个叫 Mzalendo 的网站,通过该网站实现对肯尼亚议会的监督。他们做这个网站每个月的花费不到20美元,但是创意和汗水则是不可或缺的。正是靠着创意以及分享的力量,他们才能做得那么好。

奥科罗最后展示了她女儿的照片,并表示,她希望女儿能够在非洲找到自己的未来。“现在,你的出身就决定了你的人生。我希望能改变这个现实。作为非洲人,我们有义务去为非洲的未来做点事情。”

延伸阅读:

Kenyan Pundit, Ory Okolloh’s blog

Mzalendo: Eye on Kenyan Parliament

题图照片

左图:
来自Flickr上的Ory Okolloh在TED大会演讲现场照片。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于2007年6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右图:
来自Flickr上的Afrigator团队的合影,从左到右分别是:Mike Stopforth, Justin Hartman, Stii Pretorius, Mark Forrester。照片由Justin Hartman上传于2007年11月28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

这是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2007年 TED 非洲大会上发表的一个演讲,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

这个会议召开得非常适时,它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初最重要的一次会议。非洲国家的政府不可能举办这样的会议,欧盟也不会这么做。今天,非洲出现了“猎豹一代 ”(cheetah generation),他们不再消极地等待政府来采取行动,而是积极出击。非洲要实现自我救赎,还得依靠这样一代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

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可是,这样的资源并没有用来帮助非洲人民摆脱贫困。此即非洲人愤怒之所在。此外,我们看到很多组织、个人都想帮助非洲,可是,他们不明白。我说,不要帮非洲,因为那就有如一位盲人给迷路的人引路。非洲创造出来的财富有四成被转移到了国外(这是世行的统计数据)。非洲人手里拿着的要饭的碗都是漏水的,而很多人却在想往这个碗里面丢进更多的金钱。漏洞何在?曰腐败。单单是这一条,每一年就吃掉了 1480亿美元的财富。此外,每年流出非洲的资本总额为800亿美元,非洲每年用于粮食进口的金额为200亿美元。所有这些加起来,远远大于布莱尔所希望争取到的5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1960年代的时候,非洲不但能够实现粮食自给,还把剩余的粮食出口到国外。但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大家都知道是有某样东西在阻碍我们前进,不过,今天我们先向前迈进一步,一起看看下一个纪元(the next chapter)。这也是 TED 非洲大会意义之所在。我们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要帮助的到底是谁?是那里的人民,还是那里的政府?有一次,我在一个非洲人的在线论坛上发帖提问:1960年至今,非洲一共产生了204位国家领导人,你能够从中数出20位你认为是好的领导人来吗?我们甚至连20个名字也不能凑齐。这里可以反映出一个事实:大多数非洲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曾为其国家的人民谋福利。这些领导人不是出自殖民统治时期的走狗,就是出自气焰嚣张的精英,或者是假革命分子。而我们回顾非洲的过去,会发现,传统的非洲社群的领导模式完全不是这样的。

另一个关于非洲的误解是:那里的政府是关心民众疾苦,致力于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非洲有的是“吸血鬼状态“(vampire state),因为那样的政府只会把经济发展的动力从民间吸走。这些拥有权力的统治者通过吸食人民的骨髓而获得财富——这不是创造财富,这是“财富再分配 ”。

第三点必须澄明的事实是,假如我们要帮助非洲人,我们就需要知道他们在那里。非洲经济可以划分为三大部分:现代产业,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现代产业由国家精英掌控,而这个产业通常是跛脚的。非洲今日大部分的问题也是发生在这个产业里头。八成以上的发展援助都被丢进这个口袋里。而只有在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里头,你才能看得到真正的非洲人。假如你帮助非洲人民,你就直接来到非洲人民中间。要发展非洲,没有这两个产业的支撑,有如天方夜谭。

另外,传统的非洲是按族群居住在一起的:族群里要么没有首领,要是有的话,必然会有多重的监督防止滥用职权的发生。就是那些远古时期的非洲帝国,也是能够实现权力去中心化的。而今日的统治者去此亦可谓十万八千里。美国人说“我是”(I am)的时候,重音是落在“我”这个字上的。而在非洲,那里的人说“之所以说我是我,是因为我是我们的一员”(原话是:I am because we are,南非祖鲁语有一个词,叫 ubuntu,也是同样的意思——译者注)。而“我们”则代表了社群,农场归社群所有,社群自行决定该种什么,而根本无须听从首领的吩咐。作物有收成了,他们就拿到市场上卖,所得也归社群。概而言之,传统非洲是有市场经济的,早在殖民主义到来之前,那里已经有了很兴旺的市场。只不过是非洲的资本主义跟西方的资本主义的形式不一样而已。

我们可以通过鼓励加纳的草根阶层,让改变由社会的底层开始发生(to instigate change from within)。我相信,在“猎豹一代”的努力之下,我们可以从每一条村庄开始,实现非洲之复兴。

延伸阅读:

Africa Betrayed, a book by George Ayittey

Africa Unchained, A platform for analysing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issues and solutions raised by George Ayittey’s latest book ‘Africa Unchained’

George Ayittey in an interview with TED

阿耶提教授在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上的页面

题图照片:

左:阿耶提照片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猎豹照片来自Flickr,由etrusia_uk上传于2008年4月13日,原作者采用”创作共用“CC授权中的“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协议。

你可以使用这个短URL分享本文:http://tr.im/215p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一):为什么外国对非洲提供经济援助是错的

安德鲁·梅闻达(Andrew Mwenda)是乌干达的一名记者,他应邀到坦桑尼亚参加了2007年TED非洲大会,并发表了一个主题演讲,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非洲形象。以下是该演讲的简述:

西方媒体所呈现的非洲图景是不全面的。他们只知道非洲有内战、饥荒、疾病(当然这也是事实),却不知道非洲大陆有53个国家,而发生内战的仅仅是其中6个国家。非洲有大好的发展机会,但是西方媒体从来都不去报道这些事实。一幅幅非洲大陆的悲凉画面只能博取人们的悲悯和同情心,却不能正确地反映非洲的全貌。人们一旦谈及非洲大陆的挑战,通常只会想到如何解决贫困、疾病、内战等问题,但是,在梅闻达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视角。非洲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握住希望。

国际援助只看到建学校、医院、公路带来的实际好处,于是把这样的模式不断地进行复制。但是他们不懂得非洲各地所面临的实际困难是千差万别的。不同地区存在着不同的风俗、不同的技术水平、知识水平,这一切都被忽略了。


梅闻达 TED 演讲视频

一个政府要赢得认同,就应当积极办好学校,搞好医疗,而要做到这一切,政府需要纳税人的支持。但是,在非洲,很多国家是依赖国际援助机构,而不是本国人民。他们不是找乌干达、加纳、南非的企业家,而是直接找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因为这么做更省力。这样一来,来自市民阶层的创造热情得不到激发,而这样的政府却容易变得愈发腐败。国际援助事实上剥夺了非洲人作为公民的权利,因为那里的政府不再听从于自己的人民了,他们只听国际援助组织发号施令。

非洲国家之所以不能以一种更好的方式与世界其他国家交往,在于那里的体制架构和政策都非常糟糕(a poor institutional and policy framework)。所以说,外国参与非洲事务,应当是朝着建立更优的体制架构以及政策这方面去努力,去建立一种体制环境,让人民能发挥其潜力去创造财富,提升那里的经济增长能力。

那些生活在非洲的最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士却感到,做私人企业举步维艰。为什么?因为非洲的社会结构和政府的政策对企业家都是歧视的。而这样的事实迫使他们到政府去工作,可是这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

从1960年到2003年,非洲一共接受了六千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但是,非洲还是那么穷。那么,如此庞大的援助资金到底哪里去了?看看乌干达政府2006至2007财政年度的财政收支状况就知道了:

相关阅读:

Wikipedia 上面对梅闻达的简介

梅闻达创办的《独立报》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Africa is wrong.

关于乡村银行与对外援助的断想

题图照片

左:Andrew Mwenda照片来自Flickr,由VamPus上传于2008年5月13日,原作者采用创作共用CC授权中的“署名”协议。

右:masai market照片来自Flickr,由pnoid00上传于2007年11月7日,原作者采用”创作共用“CC授权中的“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