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畅想曲(五):重建卢旺达

克林顿(Bill Clinton)这个名字大家相信不会陌生,但不知各位 TED 粉丝是否也知道克林顿还是2007年 TED 大奖的三位得奖人之一?我们今天就来重新认识一下这位充满魅力的实干家:

克林顿离开白宫以后,致力于非洲发展事务,受到了保罗·凡马斯(Paul Farmers)创建的“医保伙伴”(Partners in Health )的影响和启发,克林顿决定到卢旺达开展项目。他们之所以选择卢旺达,是考虑到那个国家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承受的苦难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深重,假如一种成本低廉的医保模式能够在卢旺达推行,那么,这样的模式也能推广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他们选择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作为试点。十八个月后,他们搞了一次项目进度评估,结果是,卢旺达政府对该项目非常满意,决定要将该计划在全国铺开。

在2007年的 TED 演讲上,克林顿提到了以下一些数据:

获得艾滋病治疗的人数从零增加到两千,也就是该地80%需要接受这种治疗的人口都得到了治疗,并且只有少于千分之四的患者获得治疗后需要继续服用药物,这个记录比美国本土的数字还要低;

43%的怀孕妇女通过我们的医保体系安全的生下了孩子;

40%需要结核病治疗的人都已经获得了治疗,而这个数字在十八个月以前是零;

开始了当地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疟疾治疗计划;

在种族大屠杀期间遭到毁坏的医院获得了翻新,添置了太阳能发电装置以及现代化的实验室,现在,那里每个月可以为325名患者提供治疗服务;此外,几乎所有的艾滋病患者都可以在家里得到治疗;

最重要的是,通过模仿“医保伙伴“的模式,可以将医保的成本降到最低,现在,在该项目的榜样作用之下,要是能够在全国推行,估计卢旺达将可以用5% – 6%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来实现全民医保的目标,相比之下,发达国家通常要花8% – 9% 由于搞医保,而美国则要花16%。

克林顿在演讲中还讲到:

很多人抱怨说,在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很困难,因为腐败问题大量存在。但是,我想说,能力缺乏(incapacity)比腐败来得更要命,并且还会滋长腐败的发生。我们现在有足够的金钱把抗艾滋病的药物分发到发展中国家,并且能够做到最大程度的节约成本。可是,虽然我们有这个资金,但是,我们在当地却找不到一个有效运作的系统,把这些东西分发到人们手中。

我们的基金会所做的,就是探索出一种能够适用于农村地区的一流的医疗保健体系模式,并且要让这样的模式在全世界所有的贫困地区都能得到推广。这样的模式要能够帮助人们抗御艾滋病、结核病、疟疾、传染性疾病、母婴死亡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常见的疾病。我们首先让这样的模式在卢旺达全国铺开,然后把这样的模式推广到其他地区。我们评判项目成败之指标有两个:一、是否能够有效的防御上述的疾病;二、当外国援助撤出以后,这样的模式能否延续(也就是说,要看开展这样的项目的成本是否足够低)。

多年来从事这样的活动给我一个启发,就是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系统。没有一个能够很好的运作的系统,诸位也不可能有机会坐在这里了。不管你的人生经历如何,不管你曾遇到过多少障碍,在最关键的时刻,你一定知道你的每一个行动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而在一个缺乏系统的社会里,要做任何事情都是很困难的。因为,没有系统的支撑,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如在打游击战,你不可能去搞医疗、教育、发展经济——什么也不行。

我们现在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像卢旺达这样一个曾经经历过种族大屠杀的国家,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取得不同种群间的和解,重整士气,给人民提供一流的医保服务,而只需很少额度的外部援助。这样的模式要是能够在更多地方推广开去,不是可以拯救很多的生命吗?

延伸阅读:

Dr. Paul Farmers talks about “Partners in Health” project in Haiti

William J. Clinton Foundation

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题图照片

左图:
来自Flickr上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照片。照片由cursedthing上传于2007年10月2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禁止演绎

右图:
来自Flickr上,一位在卢旺达Byuma省Muhazi湖上撑船的少年。照片由philyoo上传于2007年2月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五):重建卢旺达》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