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下)

春节前我们发布了拉里·布利连的SKOLL演讲汉译的第一部分,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该演讲汉译的第二部分:

历史上,人类在危难面前不是退缩,而是积极的去找寻应对的策略。只要看看诺贝尔奖的名单我们将可以知道,我们曾经走到类似的危难关头。因为害怕,因为不作为,我们差点被点了死穴。这时,你们当中有人站起来,开始思考(核)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并组建了一个相应的组织来应对危机。还有“无国界医生”,关注危难救援。还有巴拉迪(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还有尤尼斯(乡村银行的发起人)。而我自己则亲眼见证了地球上最后一起天花感染个案。我们今年也许还将见证最后一宗小儿麻痹的个案,去年,全世界加起来只有2000个感染个案。明年,我们也许还将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毒(guinea worm),20年前,世界上有三万五千个感染的个案,去年的统计数字是三百五十万。

对了,我们今天还看到了一种新型的疾病,它跟病菌型流行病不一样。它的名字叫“暴富综合症”(Sudden Wealth Syndrome)。我们看到很多走在科技前沿的年轻人感染上这种“病”,但是,他们不像自己的父辈那样等到临死才创立一个基金会。这些人把自己的金钱、资源以及心智投入到创建更美好的社会的进程当中。相信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比那更能让人感到乐观。

我们还有别的原因保持乐观:1960年代的时候,各种运动此起彼伏,我们都感到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都相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会诞生于我们的手上。我正是那个时代的人,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就是要创造一个没有仇恨、没有暴力、没有偏见的世界。今天,我们又看到了另一场运动正在蓬勃展开,那就是拯救地球的运动,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运动的序幕已经拉开。就在五天前,来自经济界的一班活跃分子联合一道,阻止在得克萨斯州修建一家燃煤的发电厂,理由是那样做会破坏环境。六个月之前,又是一班经济界的活跃人士与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联合一道,审议通过了 AB32法案,那是在环保历史上最有深远意义的一部法律。而阿尔·戈尔则以见证者的身份在参众两院发表关于气候变暖的演讲。此外,我们还惊讶的发现,许多宗教界人士也开始意识到全球变暖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有四千间教堂加入到了拯救地球的运动中来。这为我们保持乐观提供了十分有力的基石。而欧洲的“202020”计划(到2020年,碳排放数量要下降20%)则更是一个让人振奋的计划,它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之曙光。今年4月14日,美国会有上千名志愿者自发的走上街头表示支持关于气候变暖的立法。到今年7月7日,还会有一场环球演唱会(Live Earth),也是关于这个话题的。从这些个案中,我们确实能够感受到一种乐观的情绪。

但是,这并不能表明人们意识到气候变暖会对穷人以及弱势群体带来最大的冲击。它只是表明人们现在已经开始走出自我的利益圈子,这仅仅是第一步。另外,我也看到,很多基金会,比如CARE、洛克菲勒基金会、惠普基金会、Mercy Corps以及Google基金会都开始行动,他们不单关心气候变暖所带来的直接影响,还关心由此给穷人和弱势群体所带来的深层影响。

最后我想讲述一下我自己的故事。我并不是从医学院毕业后直接跑去当医生的。我当年曾经在喜马拉雅山的一家寺庙里住了一段时间,并且在那里遇到了一位睿智的师傅。有一天,师傅对我说,“孩子,你不要继续呆在寺庙里了,你有一件使命,就是去加入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消除天花的行动中去。

在20世纪,全球总计有五亿人死于天花。这一数字比历史上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还有大,比任何其他传染性疾病引致的死亡都要厉害。单单是1967年那一年,全世界就有两百万人死于天花——那可不是一个仅仅见于史册的疾病啊!而要根除天花,我们需要一支由联合国指派的最庞大的队伍,用两年时间走遍印度全国各地,在一亿两千万人当中逐一寻找天花的个案。

而就在我们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在一个叫塔坦纳加(Tatanagar)的小村庄,由于临近村子的人到那里找工作,他们刚好在唯一的天花遗留地感染上了这一病毒,把病毒带到塔坦纳加,使得塔坦纳加成为史上“最邪恶”的天花输出地。这些感染者于是走上了返家之路。一路上,病毒又迅速传播到其他十个国家。于是,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展根除天花的行动。

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取得了根除天花这一战役的胜利。大家看到的这个图片上的小女孩就是最后一名天花病毒携带者。当我们看到病毒从小女孩的喉咙中咳出体外,又被太阳杀死的时候,我们见证了伟大的一刻:历史上最惨烈的恐怖终于被消灭。这样的经历怎能不令人感到乐观?而最重要的是,在那场战役中,我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战士携手合作、并肩作战——而不是相互敌对——我们又怎能不对未来感到乐观?!

相关链接:

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

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上)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月3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cuellar上传于2007年1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