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约恩·隆伯格:排序解决问题的方案,而不是问题本身

比约恩·隆伯格(Bjorn Lomborg) 是来自丹麦的一位政治经济学家,他也是《环境保护怀疑论者》(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一书的作者。该书通过统计学的视角对公众关心的空气、森林、水、能源等环境问题进行解剖,提出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即到底我们在新闻媒介里经常听到的那些“迫在眉睫”的环境问题是否真的如媒体所描述的那样严峻和迫切?

以下是比约恩·隆伯格TED演讲的全文翻译,译者是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孟澜婷。

演讲视频: http://tr.im/Ab03
中文翻译:孟澜婷
校对:Tony Yet

我想要谈的东西确实是,世界面临的大问题。我不会谈《环境保护怀疑论者》这本书,也许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我今天将会谈谈什么事世界的大问题。 并且在我谈之前,我想请你们每一位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来,因为我将要请你们帮我看看如何来应对这些问题。所以拿出你们的笔还有纸来。主旨是,世界面临着很多的问题,我将仅仅列出其中的一些,有8亿人在忍受着饥饿,有10亿的人缺乏干净的饮用水,20亿没有卫生设施,有上百万的人死于艾滋病,这些例子不胜枚举,大约有20亿的人们受到了气候变暖的严重影响。诸如此类的例子很多,现在又很多很多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全部解决他们。但是我们没有,我们实际上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并且如果我们没做到,我想,我们需要反问下自己,就像经济衰退一样。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真的需要问自己,哪一个问题应该被我们最先解决?这也正是我想要问你们的问题。


Bjorn Lomberg Sets Global Priorities

假设我们有500亿美元,可以用于未来4年里做有益于世界的事,我们应该把钱花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举出当今世界面临的十大挑战。我将简要的说说,他们是气候变化,传染病,冲突,教育,财政不稳定,集权和腐败,营养不良和饥饿,人口迁移,卫生问题和水,贸易补贴和壁垒。我相信有很多种解决这些世界大问题的方法。而最明显可能问题的问题就是:哪些是你们认为的大事?我们应该从何而起解决这些问题?但是,这样的问题恰恰是最不明智的提问,这也恰恰是我一月份在达沃斯经济年会上被问及的一个问题。这样的问题只能诱导人们去关注问题本身,可是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都将死去,而我们没有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对吧?所以关键不在于给问题排序,而在于给解决问题的方法排序。那将会是,说的复杂些,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法京都议定书到传染病的解决,可能是健康诊所,蚊帐,再到冲突的解决比如联合国维和部队等等。

我希望你们尝试用30秒时间——我知道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写下来你认为可能是一些优先考虑的,而这当然也是经济变得邪恶的地方,放下那些我们不应该首先做的事情,哪些应该被排在列表的底端。请你们用30秒钟,你可以和邻座的人商量然后定下来在应对世界性的大问题时,哪些是最优先的解决方法,哪些是最后的解决方法。而这一过程最精彩的部分是-当然我指的是我所喜欢的部分就是现在-我仅仅有18分钟的世界,而我已经把相当大一部分时间给了你们。我希望能让你们思考一下这一过程。这也正是我们过去做的,我也强烈鼓励你们这样做,并且待会我们还会有相应的讨论。 想想我们是如何排序的,当然,你们要问问自己,为什么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排序名单?一个原因是划分优先顺序是极其让人难受的,没有人想要做这个。当然,每个组织都喜欢能在这样一个名单的顶部,但是每个组织也会讨厌没有在名单的顶部。 因为这个名单上有更多的非第一,很有道理的是第一们不希望出这样一个名单。

联合国已经成立了60多年了,但我们却从未列出一个关于所有我们能在世界范围内做的大事的单子,也没说过这些大事中的哪些是我们应该先做的。因此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对决定排列过优先顺序,当然我们还在排序着,如果仅仅是含蓄地做着,这可不是好的。 犹如我们实际做过了排序并且愿意谈论它。 所以我真正想说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这样一种情况我们有着很多选择,也有很多很多我们能做的事。但是我们却没有价格,尺寸等概念。我们从未有过一个理念。想象你去一个餐厅,然后拿到一张大的菜单,但你却完全不知道价钱,比如你点了比萨,却不知道它的价钱。它可能是一美元,可能是一千美元,它可能是适合全家享用的比萨,也可能是一个单人份的比萨,是不是呢?我们很想弄清楚这些事情,这也是哥本哈根共识试图做的事,尝试将这些问题标上价格。

我们请了30位世界最好的经济学家,3位分别是各个时代最优秀的。我们让这三位世界最优秀的经济学家写下关于气候变化,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我们将花费多少?而可能的收益是什么?对于传染病也一样,三位顶尖的学者说道:我们能做什么呢?将会花费多少呢?结果会是什么呢?诸如此类。2004年5月,8位世界顶尖的经济学家,其中3位获得过诺贝尔奖,在哥本哈根召开了会议。我们将他们成为梦之队B,这是剑桥大学特别的称谓。 我则叫他们真正的马德里经济学,这在欧洲很有效,但在这里似乎不是很奏效。 而这些经济学家做的就是列出这样的一个单子。

当然你会问:为什么是经济学家呢?我很开心你问了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关键是如果你想了解营养不良的事,你应该咨询营养学的专家。如果你想了解气候的问题,你应该咨询气候学家。但是如果你想知道在这两个问题中,你应该最先解决哪一个,你当然不能只问其中一方面的专家,因为这不是他们擅长的,这是经济学家做的。经济学家对事物排序,从某种方式上来说,他们决定我们应该先做什么,然后做什么。因此,这就是他们得出的名单,我很愿意和你们分享,当然你们能在网站上查询到,我们在随后也会展开更多的讨论。他们列出了这样一个单子,并称他们为糟糕的项目。如果你投资一美元,回收的不到一美元,那么这就是失败的项目。同样有好项目,和非常好的项目,当然我们应该首先做非常好的项目。

我将从序列的后面往前来说,这样的话,我们将会以好项目收尾。这些是差的项目:

你们看到,这一名单的底端是气候变化,而这激怒了不少人。也许这也是人们认为我不该再回来了的一个理由。 我想谈谈这个,因为它确实让人十分好奇,为什么是这样呢?这也是我回来的原因,因为这也许就是我们和你写下的单子产生分歧的事情之一。他们列出这样一个单子的原因可以说是,京都议定书不仅仅是一个差劲的决议,因为它非常低效。这并不是说全球变暖没有在发生,这也不是说全球变暖不是一个大问题。 他们主要呈现给我们的是,所有微观经济学模型结果的平均值都表明,如果每个人都同意京都议定书,将花费1500亿美元每年,这是一笔非常大数的钱。这是我们每年给予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援助资金的2到3倍。但是,这仅仅带来很少的好处。 所有模型得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就是按照京都议定书来做,到了2100年,只能使得全球变暖的到来延后6年,比方说模型上的孟加拉在2100年会遇到大洪灾,这下子洪水可能到2106年才到,这只是很少的好处,但是不多。 因此我们的理念是,我们将大量的钱花在只能给我们带来极少好处的事情上,比如说:联合国估计,仅用750亿美元一年,我们就可以解决所有全球主要的基本问题。我们能为每一位地球人提供干净的饮用水,基本的卫生保健,还有教育。因此我们不得不问自己,我们是花两倍的钱去做很少好处的事还是花一半的钱做有巨大好处的事?这正是为什么有差项目,并不是指如果我们有所有的钱,我们不想去做,也不是说我们什么时候不去做,而仅仅是因为这不是我们的第一优先选择。失败了的项目我认为有:对传染病来说,按大规模医保工程是一个失败的项目。简单来说大规模健康服务是件好事,也带来了很多益处。但是它却非常非常的费钱。再一次,它告诉我们的是突然之间我们开始考虑问题的两面性。如果你看看那些好的项目,很多比如公共卫生,水资源保护等项目。但另一方面呢,公共卫生,水资源都极度地重要,但是他们都要花费大量的基础设施。我想向你们展示4个最优的选择,这也至少是我们在谈论怎么样解决世界性问题时应该最先处理的选择。

排名第四位的是,对抗疟疾。每年都有上十亿的人受到疟疾的影响,每个受影响的国家都要花费其GDP的相当比例用于对抗这一疾病。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4年里,投资300亿美元,我们可以把疟疾感染个案降低一半。我们可以避免5000人死亡,但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们能避免每年上十亿的人们受感染。我们可以大大提高他们解决其他需要解决的问题的能力,当然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也包括解决全球变暖。第三个最优的选择是自由贸易。一般地,模型表明如果我们能够自由贸易,特别是在美国和欧洲消减补贴,全球经济增长将接近惊人的数字,大约每年24000亿美元,其中的一半可以用来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因此,关键是我们实际上可以使2000到3000万人很快的脱贫用2到5年,这是我们能做的第三件最好的事情。第二件最好的事情可能是关注营养不良。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营养不良。存在一个非常廉价的应对营养不良的方法,微量营养素的缺乏。总的来说,约一半的世界人口缺乏维生素C,钙以及维生素A。如果我们投资120亿美元,我们可以对这个问题有很好的解决效果。这可能是我们能做的第二项最佳投资。

而最佳的项目可能是,致力于解决艾滋病。基本上来说,如果我们在未来的8年里投资270亿美元,我们将可以避免2800万例新的艾滋病病例。怎么做呢?我们致力应对艾滋病有两种非常不同的方法,一种是治疗,另一种是预防。最理想的是,我们两者都做。但是在一个我们一件都没做,或者说做的不是很好的世界里,我们至少要问问自己,我们应该在哪里先投资呢?治疗远远比预防更昂贵。所以通过投资在预防方面,我们能做更多。基本上来说,对于我们花费的钱,我们在预防上取得的收益是在治疗上收益的十倍。因此,我们首先应该致力于预防而不是治疗。而这也促使我们思考我们的优先排序。我想请你们看看你们的单子,然后告诉我你是不是和我们的名单一致或者接近?

当然,其中一件事又是气候变化了,我发现很多人们觉得非常非常不幸地我们应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确实应该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不为别的,就因为它是如此大的一个问题。但是,我们不是要解决全部的问题,世界上有很多的问题,我想让大家清楚的是如果我们要致力于解决问题,我们应该致力于那些正确的项目上面,那些能为我们带来很多好处而不是一点点好处的项目。并且我觉得呢,Thomas Schelling是我们团队中的一员,他就解释的很好,人们可能忘记的一件事就是一百年后,人们会变得更加富有了,即使是联合国最悲观的假想,也预测在2100年发展中国家的每个人可能会和我们今天一样富有。而更可能的事,他们会比我们现在富2到4倍,当然了,我们也会更有钱。但是我想说的是,当在2100年谈论拯救或者帮助孟加拉人民的时候,我们并非在谈论贫穷的孟加拉人,我们实际上是在讨论富有的荷兰人。因此重点在于我们是情愿花费大量的钱帮助上百个富裕的荷兰人,还是想帮助真正的穷人,现在住在孟加拉的穷人,他们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且我们能用很少很少的钱就能帮助他们。 或者按照Schelling的说法,假设你非常有钱,甚至可以肯定到那时候你们都会非常有钱,想象在2100年一个富有的中国人,一个富有的玻利维亚人,或者一个富有的刚果人,回想起2005年,并感叹地说道:真奇怪,在气候变化中,为什么他们如此多地关心帮我一点,却很少关心帮助我的祖父还有曾祖父。所以我想这确实告诉我们为什么需要排好优先顺序,并且不同于我们通常看待这一问题的方式。当然了,这主要是气候变化也有积极的一面,一天又一天,看起来还不错对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会是一部好的电影,我也非常想看的。但是我可不期望着Emmerich让Brad Pitt在他的下部电影中,在坦桑尼亚挖铁轨或者其他。这不太可能成为一部好的电影,对吧?所以在很多方面,我认为哥本哈根共识以及全部关于优先排列的讨论是关于烦人的问题的辩护,所以应该确保我们意识到不是使我们感觉好,也不是做事来吸引最多的媒体关注,而是在于做我们能做的最好的地方,这也有反对其重要性的。我在设法或者说我们在设法做出选择。

的确我们应该做所有的事情,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我非常赞同我们应该做所有的事,但是事实并非这样。在1970年,发达国家决定在发展中国家投入相当于现在两倍的投资。而从那时起,我们的援助就减半了。因此看起来并非是我们正处在解决所有重大问题的道路上,比如智者也提到的伊拉克战争。你知道,我们花费了上千亿美元在这场战争上,为什么我们不把钱花在能为世界带来好处的事情上呢?我非常支持这一观点,如果你们其中的某位能够劝服布什那样做,那很好。但关键依然是如果有了另外一笔上千万美元的钱,我们仍然想要用最好的方式来花费它们,不是吗?因此真正的问题在于认真地想想哪些是优先选择,简单来说“这真的是我们得到的正确的列表吗?”你知道,当你咨询世界最好的经济学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你在咨询那些上了年纪的美国白种老人们,而他们一般也不会打破通常看待世界的方式。

因此,我们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80位年轻人来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挑选他们的只有两个要求,一是他们必须是大学生,二是他们要会说英语。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于发展中国家。他们都有着相同点,那就是能够远远地跳出讨论的界限来思考,并且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是,他们的名单竟然如出一辙。营养不良,传染病排在单子的顶端,而气候变化在最低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次相同的实验,并且参与者也都是有着相似点的大学生们。他们都得出了非常相似的名单。而这让我更加疯狂地相信在我们的前方确实有着一条道路,可以让我们开始思考什么是优先选择,并且什么是世界性的重要的事。当然了,如果在理想世界里,我们当然愿意每件事都做。但是当我们不能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应开始思考我们应该从何处开始。

我将哥本哈根共识视为一个过程,我们在2004年形成了这一共识,并且我们希望能使更多的人在2008年,2012年接收到更好的信息,并且为世界制定出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并且开始思考政治混乱问题,也开始思考,就是说,让我们不要做那些高投入低回收和那些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的事情。而是在现在来做那些能给我们带来巨大利益并且花费极少的伟大的事情。在结束的时候,你可以不同意我们关于如何正确排序的讨论,但是坦诚地来说,如果存在我们能做的事情以及我们不能做的事情,如果我们对于一些事情过度担心,我们将会最终以担心其他的事情结束。所以我希望这能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优先选择,并且思考如何才能为世界做出更好的工作。

相关链接:

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 在线阅读

哥本哈根共识中心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