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Jun He发布的文章

手机未来的形态变化

费边·黑默特(Fabian Hemmert)毕业于比勒费尔德大学,现于TU Berlin攻读博士学位,更多详情可登陆其个人网站fabianhemmert.com。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 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 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在iphone之前,手机就是手机,发短信打电话的移动设备,在iphone之后,手机就是iphone,一切皆有可能的移动设备。这句话也许有些夸张,可iphone的确改变了人们对手机的整体定义,除了它是握在手上这一特征不能改变,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多少呢?在未来,手机到底可以向那些方向进展呢?这就是费边·黑默特带给我们的奇妙演讲的主题。

费边·黑默特首先提到了他的博士论文主题:how can we make digital content graspable?(我们如何让数位内容可掌控呢?),他陈述道,未来社会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生活着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我们创造的数位世界,如何联系这两个世界是未来的一大课题。接着,他又提到iphone的可触屏幕和Wii的感应功能给我们指出了一条可操作的道路,也就是数位世界的实体化。

费边·黑默特以手机为载体,提出了数位世界实体化的三个方案,分别是重力感知,形状感知和手机感情化。第一方案是出发点是手对重心变化的敏锐度,通过对手机结构的改造,达到让手确切感知手机重心变化的目标。它有两个简单的应用体现,一个是你在使用google地图时,重力感知可以让你感受到你手指触摸点的变化,另一个应用是通过这个方案,你可以不看屏幕就了解你在导航仪中位置的变化,不管是左转还是右转。第二方案是让手机的形状可改变,其中一个奇怪的应用是它可以随着你看得书的厚度决定手机的厚度,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实用的个性化应用,比如手机可以进行梯形变化以方便你阅读手机展示的内容,或是让手机可以自动产生容易放置的形状。第三个方案出发点相当好-让手机富有人类的感情,当你的手机接到女友的电话时,它会兴奋起来,而你需要爱抚来让它平静下来,不过,真的有人想伺候第二个女友吗?

最后,费边·黑默特阐述了他的观点,也就是未来趋势是人类越来越科技化,但科技也需要越来越人性化。

Fabian Hemmert: the Shape shifting Future of the Mobile Phone

费边·黑默特的三个方案的确让人眼前一亮,在人们为各种抽象的远离生活的科技趋势侃侃而谈时,他为生活中的科技提供了可探索的方向。同时,他关注的点也非常有意思,虽然已经有许多的研究人员提出了如何更有效的联系数位世界和现实世界,但他却关注了这种联系的表现形式,也就是用什么的媒介和方式来进行这种联系。不仅仅是手机,若是能对这种“联系的表现形式”进行深入的探索,我们可以改变的还有很多。

链接:

谭乐:读心的耳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迪米塔尔• 萨塞罗夫: 我们是怎么发现成百的类地行星的

天文学家迪米塔尔·萨塞罗夫(Dimitar Sasselov)是“开普勒计划”的主要参与者,“开普勒计划”正式开始于2009年3月5日,它的主要空间任务是搜寻类地行星,而萨塞罗夫和同事们就是通过搜寻类地行星和相关研究来解答一个全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也就是“ 除了人类,在宇宙内是否存在着其他的生命体”?今天,萨塞罗夫将通过短短的18分钟告诉我们其中的进展。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萨塞罗夫开场讲了一件和天文学似乎有关而又无关的新闻事件,在2010年5月22日,在波兰的弗龙堡,人们对天文学家哥白尼进行了重埋,重埋并不是简单的事情,按照当时的习俗,哥白尼是和14个陌生人埋在一起的,而最后人们是通过生物学手段挑出了哥白尼的部分进行了重葬,冥冥中天文学和生物学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

接着,萨塞罗夫根据哥白尼的“日心说”引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既然地球不是唯一的,那么还有多少类似地球的行星呢?既然有那么多的行星,人类到底是不是孤独的存在呢?萨塞罗夫认为,在哥白尼后的400年间,虽然科技进步的很快,但这些问题都没有被很好的解答,但是,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发射也许将改变这个状况。

萨塞罗夫接着解释了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有别于之前类似项目之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舍弃了哈伯的宽视角,四年中,它会日以继夜的工作来收集各种关于“凌日现象”的数据。其中,所谓的凌日现象是在某一角度上,行星将和恒星重叠,并慢慢从“恒星上爬过”,天文学家可以通过开普勒传回的拍摄照片来分析那些行星的大小,轨道和轨道周期等等参数,从而从众多的行星候选者当中选出符合类似于地球和适合生命起源的行星们。

萨塞罗夫解释说这样的工作只是初步的准备工作,他们接下来的研究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知道这些行星候选者的位置,分析他们的行星条件,从而推测出在银河系中类似地球的行星有接近一亿个,而开普勒太空望眼镜的伟大贡献就是在接下来的2年内,它可以初步定义60个符合条件的行星。而第二个方面是解答生物学的一个疑问:“如果在其他星球上有生物的话,他们是否会和地球的生物一样呢?是否重力原理也适用呢?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证实。

迪米塔尔·萨塞罗夫的演说风格相比起其他领域专家的略显得沉闷,但他的主题并没有因此显得逊色。从古至今,人们在寂静的夜晚总会遥望天空而猜想,我们从那里来,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在其他地方是否存在着和我们一样的生物,我们是否是孤单的存在?过去,人们用美丽的神话故事们来解答这一切,但这不是一切,“萨塞罗夫们”继承了哥白尼的梦想,现在,他们已经发现了上百个类似于地球的行星,未来,有更多可能。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谭乐:读心的耳机

谭乐(Tan le)女士是爱默提公司(Emotiv Systems的联合创始人,她的研究项目专注于如何使用脑电波来控制电子设备和电子传媒。这次演讲谭乐就展示了她的展示了她的团队成果,通过一个头戴式耳机和一个应用程序,使用者可以通过大脑电波来控制虚拟物品甚至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曾几何时,我们那么幻想过,向哆拉A梦借颗药丸,吃了后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就随便想一想,窗帘就拉牢了,门就关了,连中饭都能自动就送到了嘴边,那样的生活是如此的惬意。现如今,谭乐女士带着她的Emotiv System的耳机在TED的舞台上告诉我们,这并不是幻想。

谭乐女士在演讲的一开始就讲到,传统地人机互动有太多的局限性,人和机器只能通过各种指令交流,而人类交流的真正核心却被忽视了,比起简单的指令,人的表情和人的肢体语言才是决定对话最终结果的重要因素。所以,如何让电脑能根据人类的表情和情感去做出相对应的反馈及去理解脑电波的含义呢?谭乐女士认为这并不简单。原因一是复杂的大脑侦查演算法,人的大脑是由十亿个活跃的神经元组成的,而大脑的表层有很多的褶皱,犹如每一个的指纹一样,每一个人的大脑是不一样,其复杂的结构给分析讯息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谭乐的团队通过创造一种新的算法使得获取的信息更接近讯息的源头来减少误差。原因二是复杂而昂贵的仪器,传统的仪器需要导电的胶或是浆糊来固定电机,不仅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准备程序上,也容易对头皮产生伤害,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个仪器价值上百万美金,而Emotiv Systems的耳机却只需要几百美金。

为了证明其科技项目的现场效果,谭乐女士邀请了另一位TED演讲人Evan Grant来示范这个仪器。耳机拥有14个电极,不需要任何物质来固定,同时因为是无线的,所以使用人可以自由活动。演示的内容是如何通过意念来操作虚拟的物件,其基本流程是,首先使用者保持放松,让机器产生一个账号,来记录使用者的电波基准线。如果使用者要进行一个动作,比如说是拉的话,首先他要选择拉这个选项,接着花费不到8秒的时间让电脑记录下使用者如何用意念思考“拉”,当记录完成后,只要使用者用意念表达“拉”这个动作,电脑中的虚拟物品便会被拉动。同样的,Evan对虚拟物体做出“消失”也是应用于同样的原理。

这项科技并不仅仅这些奇妙的展示效果,它也可以应用生活中的个个领域。有了它,操作游戏角色可以通过面部表情,你可以通过意念来改变游戏世界的背景。有了它,你可以更自如地享受家庭生活,用意念来关窗帘,用意念来开灯关灯。又或是用它来改变弱势群体的生活质量,比如谭乐女士在演讲时放映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个轮椅使用者用他的面部表情来控制轮椅的转弯和前进,眨下眼镜,轮椅就转弯,保持微笑,轮椅就前进,是不是很神奇呢?

打开我们尘封已久的想象力,用意念做事,还有多少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呢?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米切尔.乔基姆:别造房子了,让我们种房子吧

米切尔.乔基姆是一位知名的生态设计和城市设计的专家。他是TerrefugeTerreform One的联合创始人。他的项目Fab Tree Hab曾在知名博物馆MoMA展出并被广泛地报道,颠覆了大多数人对于建筑的传统印象,并给出了一个天马行空地 城市规划和绿色建筑的解决方案。今天他的演讲讲述的是他在生态建筑领域研究的进展和成果。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演讲一开始,米切尔.乔基姆就提出: 为什么我们说我们要种房子呢?因为我们可以的。种房子并不是科幻小说中的故事,通过回溯传统和科技实践,米切尔.乔基姆试图证明他的构想和研究并不是天方夜谭。 

首先,米切尔.乔基姆介绍园艺中的编织术,从2500年前开始,人类就学会了通过对植物的人工干预来制造出符合人类期望的植物样式,比如嫁接法可以把不同的物质嫁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殊的整体。而米切尔.乔基姆的研究项目-Fab Tree Hab的雏形就是对传统编织术的现代演绎,它通过计算机数控(CNC)技术制造了骨架作用的脚手架,并将植物的幼苗编织成特定的符合建筑要求的几何形状,最终达到建筑就是环境,建筑就是景观的要求。 

接着,米切尔.乔基姆阐述了他的伟大构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拥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建筑,前期我们只需要花费7-8年时间来培育一个村庄,然后一切就都是绿色的了,自然环境和人类生存空间将融为一体,我们对于城市和乡村的定义也将完全改变,大家都生活在规模大小不同的Fab Tree Hab里,如同阿凡达中纳美星人一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米切尔.乔基姆不仅仅试图将植物和建筑结合,还尝试了生物肉(体外试管培育)和建筑的结合,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Brookly作了一个实验,实验中他们提取了猪的细胞质基质并应用于工业。于是,在成功后,他们开始用试管制造的生物纤维来制作一个肉屋,听起来有点吓人是吧。肉屋的结构都源于生物结构,比如用脂肪多的细胞来做隔热层,用毛质物质来挡风和用括约肌做门窗。事实上,他们已经做出了看起来有点丑的肉屋了,并在布拉格进行了展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尼斯.洪(Dennis Hong):我的七种机器人

机器人是好莱坞科幻片的常用题材。电影中机器人力大无穷,能像人一样思考,能和人交流,还能变形。现在的技术自然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今天,来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丹尼斯·洪给我们介绍他的团队研发的7款极酷的机器人。

丹尼斯·洪的实验室名叫RoMeLa(Robotics and Mechanisms Laboratory)。他们专注于机器人的研究并赢得了众多荣誉:DARwIn队是2007年机器人足球世界杯上唯一一支有资格进入类人组比赛的美国队;Victor Tango(丹尼斯·洪是领导人之一)获得了DARPA Urban Challenge(无人驾驶汽车比赛)的第三名,得到了50万美金的奖金。丹尼斯·洪多才多艺。他不仅是一个顶尖的科学家,也是美食厨师和魔术师。

在演讲中,丹尼斯·洪逐一介绍了在他的带领下所研发的各种机器人。有像极了科幻片中的怪物的STriDER,它有三条腿,走路时用两条腿做支撑,第三条腿从两条支撑腿间向前迈。IMPASS是一个用幅条行进的机器人,它可用激光和摄像头侦测前面障碍物的情况,然后相应地伸缩幅条,使机器人能越过障碍。CLIMBeR能爬山。MARS是六条腿的蜘蛛形状的机器人,它能根据地面的质地的变化自动地调整行走的方式,更神奇的是,它还能在键盘上打字。还有能像人一样踢球的DARwIn,等等。

丹尼斯·洪为什么能做出那么多酷的东西?在演讲的最后,丹尼斯·洪总结了5个秘决。第一,建立自己的点子库。创新其实是在大量积累的基础上产生的。第二,头脑风暴。丹尼斯·洪强调说,在头脑风暴中,不要批评任何人的任何观点。当参加头脑风暴的人的想法被否定,下次他再有什么想法,就比较难鼓起勇气讲出来。而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可能就这样给埋没了。第三,从教育中得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丹尼斯·洪说,就像蝙蝠侠有很多武器一样,科学家的武器就是微积分、牛顿定律等知识。第四,努力工作。第五,玩得开心。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把它做好。丹尼斯·洪的学生们常常工作到凌晨,因为兴趣在驱动着他们。

Dennis Hong: My seven species of robot

相关链接:

RoMeLa网站对他们的机器人的介绍

RoboCup Soccer 2010机器人世界杯决赛视频 视频的文字简介中有介绍到RoMeLa的DARwin-LC.

DARwin-LC的视频

China wins robot World Cup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亚当·赛多斯奇制造音乐的“病毒视频”

“病毒视频”就是在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你传给我,我传给你,就像病毒一样。亚当·赛多斯奇为“OK Go”乐队制作了一个音乐视频,视频中是一个Rube Goldberg机器。这个视频在Youtube上被观看了超过5000万次。什么是Rube Goldberg机器?

Rube Goldberg机器就是用一连串复杂的动作完成一个简单的功能的机器。说白了就是一个“用高射炮来打蚊子”的机器,由Rube Goldberg发明。Rube Goldberge是一个卡通画家、雕塑家、画家、工程师和发明家。在1948年,因为他的政治漫画,他获得了普利策奖。你可能没听过Rube Goldberg机器,但你很有可能看到本田Accord的这个获奖广告

亚当·赛多斯奇在TED上介绍了他为“OK GO”乐队制作的音乐视频――“This Too Shall Pass”。他们对这个视频有十个要求,比较好玩的是:要够乱,机器发出的声音要成为音乐的一部分,机器要与音乐同步,时间要卡得准。最后,整个MV要用一个镜头拍摄完成。完成这个MV之后,亚当·赛多斯奇甚至还从中领悟到了人生的哲理。他把音乐、机器和生命联系在了一起。

Adam Sadowsky engineers a viral music video

使用搜索引擎搜“Rube Goldberg machine”,你还能找到更多这样的视频。在亚当·赛多斯奇的Syyn实验室的网站上的Projects栏目中,你能找到更多亚当·赛多斯奇的作品。他致力于把技术和艺术融合在一起,这些作品很好玩!

说到了这,我不得不提一下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之一,Discovery频道的流言终结者(Mythbusters)。节目中的几个主持人用实验来验证流传坊间的流言,比如,沉船是否会把你一起吸到海底?流言破解。真的能够使用狙击枪射进另一个狙击手的瞄准镜里吗?有此可能,但必须为旧式瞄准镜。单凭人类的声音能否震碎玻璃?流言证实。屁是否可燃?流言证实。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期他们验证阿波罗计划是骗局吗?他们甚至得到了NASA的支持,在NASA的实验室时做实验。结果是,流言破解。这个节目把科学和娱乐完美结合。虽然有时他们的实验方法并不严谨,但他们激发了观众的求知欲和对科学的热爱。关于此节目的链接在下面。

相关链接:

流言终结者官网

流言终结者主持人Adam Savage主页

流言终结者主持人Jamie Hyneman主页

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美国历史最久、最大的国家实验室)的Rube Goldberg机器竞赛主页:这里面有一些Rube Goldberg机器的视频

Rube Goldberg的主页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约翰•昂德科夫勒讲述用户界面的未来

在之前的今日演讲,我们介绍过来自MIT、卡内基梅隆大学等科研机构的研究者开发的人机交互作品,这些作品都非常好玩。好东西不嫌多,在2010年TED大会上,MIT的约翰·昂德科夫勒演示了一种新的用户界面。演讲完之后,比尔·盖茨在台下问道,“这东西何时能变成产品?”

半年前,普拉纳夫在TED上说,他的“第六感”的灵感来自于好莱坞的电影《少数派报告》,而约翰·昂德科夫勒就是《少数派报告》幕后的智囊团。约翰·昂德科夫勒和其他科学家一起为斯皮尔伯格描述出了未来的景象,影片中的人机交互就源自他的G-Speak系统的理念。

在演讲中,约翰·昂德科夫勒从革命性的Macintosh开始谈起,简单地介绍了用户界面的发展。他提醒我们,操作系统其实也是用户界面,它是机器和人通讯过程中的一环。然后,他介绍了一直以来从事的研究,即让计算机能够理解空间,让用户能像操纵现实世界的事物一样操纵虚拟世界中的东西。接着,他开始演示他的最新成果。这个系统用多面巨大的显示屏组成,用户戴上特制的手套后,可以用手势对系统进行六度的控制,即上下左右前后。手势相对于鼠标和键盘的优势在于,手势的变换能发出更多控制指令,更加直观,更加贴近真实环境。这个系统不仅改变了人与计算机的交互方式,也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方式。

John Underkoffler points to the future of UI

约翰·昂德科夫勒创立了一家叫oblong的公司,致力于把他的成果从实验室带向大众应用。在他们的网站上,你还可以看到更多类似的演示。(By the way,在一个演示中,有梁朝伟的电影的片断。)使用G-Speak系统时,用户要戴上有传感器的手套,而在普拉纳夫的“第六感”中,用户只要戴上彩色指套。但因为图像处理技术的限制,普拉纳夫的“第六感”绝不可能有G-Speak的处理速度和精度。约翰·昂德科夫勒预计,在几年之后,大家就可以看到不用戴手套的G-Speak了。

普拉纳夫和约翰·昂德科夫勒都来自MIT Media Lab。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很多个TED演讲的演讲人来自这个实验室。MIT Media Lab由MIT的教授Nicholas Negroponte和MIT的前校长Jerome Wiesner在1985年创建。现有教师和研究人员28人,有硕士生和博士生139人,08-09年的研究经费大约是2500万美元。MIT Media Lab的研究者参与了著名的“100美元笔记本”计划,为这款笔记本设计了廉价的显示器。在他们网站的researchhights栏目中,我们可以看到更多有趣的研究项目。叫做Bokode的标签可以代替条形码,更加神奇的是,它可以用于游戏机的定位。叫做“豆腐(TOFU)”机器人非常可爱。

相关链接:

HCI Bibliography :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Resources

华盛顿大学用户接口技术实验室

康奈尔大学人机交互实验室

斯坦福大学人机交互实验室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佩里畅想电子游戏

即使你不痴迷于电子游戏,你也一定玩过。80后所经历的是“小霸王”的卡带机时代,90后所经历的是PC机、PS等的时代。今天,大卫·佩里(David Perry)给我们讲述电子游戏的昨天、今天、明天,以及游戏玩家眼中的世界。

大卫·佩里从小就开始了游戏的开发,那时的计算机甚至只有1K的内存。至今,大卫·佩里已经开发了许多广为人知的游戏,如改编自电影的终结者和黑客帝国。同时,他也为许多知名企业制作游戏,如迪斯尼、七喜、麦当劳和华纳兄弟。

在演讲的开始,他讲述了自己是怎样开始游戏开发的。拿到了一台计算机和一本手册,就开始照着手册开始编程。进入程序和游戏的世界,可以避开当时混乱的社会。一路走来,大卫·佩里的游戏史也是计算机的发展史。游戏的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趋近于真实,得益于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游戏进化的趋势让我们敢于想像一个美好的游戏产业的未来,那时,虚拟世界可以“以假乱真”,玩家会在游戏中融入真感情,会为游戏哭,会为游戏笑。演讲的最后是一个游戏玩家制作的短片,在TED上首发。在短片中,这位玩家描述了自己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意乱情迷”。

David Perry on videogames

前段时间写了一篇人机交互的文章。人机交互最终的追求就是自然,这也是游戏所追求的。所以,人机交互是游戏体验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这篇文章,想想这样的技术可以怎么应用在游戏中,让游戏可以更真实、更自然。

相关链接:

David Perry on Wikipedia
Video Game on Wikipedia
BOOK: David Perry on Game Design: A Brainstorming ToolBox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09年夏天,他因为一次巨烈的情绪波动,决定赴美读博。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治·戴森讲述计算机的诞生

你眼前的计算机从何而来?我们每天都使用计算机,可对这个堪称20世纪最伟大发明之一的电子设备的由来却知之甚少。今天,身为科学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的乔治·戴森(George Dyson)为我们讲述计算机的诞生。

乔治·戴森的父亲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退休前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教授。他可能是没有获得博士学位却在高等学术机构中任教的最著名的例子之一。乔治·戴森在充满学术气息的环境中经历了信息时代的发展,他在世界学术的中心近距离地感受了那些划时代的发明与发现。

在演讲中,乔治·戴森首先提到了“曼哈顿计划”。冯·诺伊曼在搞完原子弹之后说,他要搞一些比炸弹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计算机。乔治·戴森介绍了比我们所熟知的“第一台计算机”ENIAC更早的机器,即MANIC。在演讲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巨大原始硬盘,巨大的原始内存……在我们眼中,这些科学家都是严肃的冷冰冰的怪人。可是,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工作日志里看到他们的涂鸦,看到他们调侃的语言。这些日志还记录了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老鼠爬进了机器里。看看演讲吧,里面还有一些不太被人们记得的但对计算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的人的故事。

George Dyson at the birth of the computer

图灵机冯·诺伊曼结构是计算机诞生的两个重要的基石(顺便说一句,阿兰·图灵先生是一个同性恋)。在这里,我介绍几个好玩的模拟器,通过玩这些模拟器,大家可以非常直观地了解他们是什么东西。这些模拟器的页面上都有说明,大家照着玩就行了。是图灵机的一个模拟器。是冯·诺伊曼结构的模拟器。是Edsac的一个模拟器,你可以下载并安装它。它的界面和1949-1951年的Edsac是一模一样的,你可以用这个模拟器感受一下当年使用那机器的感觉。Edsac是世界上第一台执行常规计算服务的存储程序计算机,在剑桥大学设计并制造,在1949年5月6号执行了第一次运算。

相关链接:

乔治·戴森的父亲弗里曼·戴森的主页

Charles Babbage Institute

Computer Revolution 这里有非常多好玩的东西,你可以看到听到很多音视频的记录。比如可以听到二战期间截取到的用Enigma发送的密电的音频。又比如,这里介绍了一个制作打孔卡片(早期计算机的输入)的网站,你可以制作下面这样的打孔卡片。


Alan Turing Home page

The History of Computing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09年夏天,他因为一次巨烈的情绪波动,决定赴美读博。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强尼·李演示超酷的Wii遥控手柄改造

今天要介绍的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一个胖子博士的人机交互系统的演示。这是我所看的第一个TED演讲,也是最喜欢的演讲之一。这个系统便宜、简单、可靠,并且非常好玩。

这个胖子叫强尼·李(Johnny Chung Lee),现在在微软工作,负责Xbox360的Project Natal(网站上有段演示,蛮好玩的) 的研究工作。在进入微软之前,他在卡耐基梅隆大学人机交互学院(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Institute)读博。他在TED介绍的就是他在卡耐基梅隆大学时所做的工作。他改装了任天堂公司的Wii游戏机的遥控手柄(Wiimote),实现了可触摸交互式白板和3D观看器。他所用到的东西即便宜又容易获得,并且非常有趣。如果大家愿意,可以从他的网站上下载相应的软件,在自己的家里或办公室里使用他的作品(当然,你得有台Wii)。他希望这样的实现方式能让更多的人接近科技。

任天堂的Wii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产品。它的遥控手柄Wiimote使用户能通过自己的身体动作控制游戏中的人物,比如,像真实的网球运动员一样挥动手臂击球,而不是用手指按下手柄上的方向键。Wiimote上主要有三轴加速度传感器和红外摄像芯片,与Wiimote搭配的传感器棒(Sensor Bar)上有红外发射器,通过这些设备的相互协作,游戏机系统可得知玩家动作的方向和力道。如果想要了解更多关于Wiimote的技术,可以看这里

强尼·李在演讲中首先演示了电子白板。当时市面上的交互式的电子白板,售价极高,而强尼·李通过Wii改装而来的电子白板,成本只会增加5美金。他的系统原理如下图:

用户可以使用红外笔在投影布上做画或做笔记。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功能!在学校或公司里,演讲者可以一边向听众们展示PPT,一边手握红外笔在PPT上画上附加内容,而不是用鼠标来画出拙劣的图形。另外,这个系统也可以实现近年来时髦的多点操作,使用多支红外笔,便可同时操作。

强尼·李第二个演示的是3D观看器。它的原理和交互白板差不多,只是红外发光管装到了眼镜上。当检测到眼镜的位置后,系统会调整显示器中的画面内容,让观看者觉得眼前物体是三维的物体一样。3D观看器模拟了全息图像,比《阿凡达》的效果还要酷一些。因为,要是你在电影院里走动,你看到的都只是影片中物体的同一个面。比如画面中是阿凡达面朝你站着,你走到哪他都还是面朝你,你看到的一直是他的正面。而《阿凡达》如果使用了强尼·李的3D演示器的技术,当你朝左或朝右走的时候,你会看到原来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阿凡达的尾巴。

快来看看强尼·李的演示吧!


Johnny Lee demos Wii Remote hacks

强尼·李在“投影仪+红外传感”这个组合上做了很多工作。事实上,他的博士论文(这里还有一些好玩的视频)就是关于可靠且易用的交互式投影设备的,这个设备有位置发现和追踪的功能。他的网站上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值得一看。比如,在下面这幅图中,仓库的工作人员把投影仪朝向货物,货物的表面就会出现货物的属性。

如果看过普拉纳夫“第六感”的读者可能会发现,“第六感”和强尼·李的作品之间有相似之处,他们都使用了投影来进行交互(如果你看了强尼·李的网站,你会发现他们的更多相似之处)。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第六感”使用常见的摄像头捕获戴有色套的手指的图像,通过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分析的方法来找色套的位置,从而控制系统。第六感的优点大家都已经说了很多了,这里就说一下它的缺点吧。使用计算机视觉分析的方法容易受光线的影响而降低识别率,并且,当背景中有与指尖的色套颜色相近的物体时,识别系统难以将指尖和背景区分开。另外,要实现对图像的实时处理需要成本较高的处理器。而强尼·李使用的是带红外发光管的笔,这种方法的可靠性要高许多,并且成本要低很多。

微型投影仪越来越普及,有人预计微型投影仪在几年内将成为手机的标准配置。到时,大家就可以更好地和朋友分享手机中的内容。如果再加上强尼·李的低成本交互式白板技术,分享的体验将更加愉快。你可以把PPT投影在墙上或桌上,投影区同时也是一块白板,你可以客户在任何地方开小型会议。

科学家们一直在追求自然的人机交互――把人与机器之间的交互变得像人与人之间的交互一样。人们的表情、动作、话语等交互方式所包含的信息量和传输速度是键盘和鼠标没法比拟的,总有一天键盘和鼠标是要被抛弃的。人机交互技术的发展让更多的人接近科技、感受科技、热爱科技,这也正是强尼·李所希望的。谁不喜欢好玩的东西呢?

与人机交互相关的几个好玩的TED演讲:

杰夫·汉演示突破性的触摸屏(Jeff Han demos his breakthrough touchscreen)
安那得·安格拉瓦拉演示BumpTop(Anand Agarawala demos BumpTop)
戴卫·马利尔演示Sifttable(
David Merrill demos Siftables)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09年夏天,他因为一次巨烈的情绪波动,决定赴美读博。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