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majora carter

生态创业者?从三个故事说起

Majora Carter可不简单,她出生于美国底层的一个黑人家庭,所在的社区又脏又乱,发病率与失业率只升不降。当时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借助大学教育逃离家乡,为了节省开销,她依然与父母住在一起,这时她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社区,决心留下来为它做一些抗争。于是就有了Sustainable South Bronx,这个项目又在全美各处被复制,接下来又有了Majora Carter Group,旨在用商业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在2006年的TED大会上,Majora Carter就发表过非常精彩的演说,这一次的TED,她从三个故事说起。

第一个是关于蜂蜜护肤品的。Branda雇佣狱友进行蜜蜂饲养与蜂蜜采集,再将之加工成天然的护肤品,其市场营销人员都是狱友,Branda的这个项目还对他们进行诸如愤怒管理的培训,在他们出狱以后帮他们推荐工作。效果是显著的:监狱重返率从66%下降到了4%。

第二个是校园绿地项目。洛杉矶政府决定投25个亿来进行校园基础设施的建设,2个亿是用来铺水泥沥青路的。Andy一行人觉得洛城的用水用电本来就是个问题,把沥青路换成种树种草的会更好。他们用经验数据说服了洛城政府弄了2000万平方英尺的绿地,结果这样既省了电又储了水,同时也增加了绿化管理的就业率。

最后一例是煤矿山变风能站。Judy家几代都是煤窑主,但她觉得开采不可再生的煤矿对当地的环境污染特别大、居民的发病率因此会上升。于是她决定建造风能站,虽然回报周期长,但风能清洁,一旦建成就可永久使用,当地的居民也会在新能源的技术上更有优势,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不幸的是,Judy自己患了肺癌去世了。

其实,Majora Carter带来的这三则故事就是利用“商业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例子,通常我们称之为社会企业,那些先行的社会企业家们是非常敏锐的观察家,又是实干的行动者。社会在发展的同时也有一些问题,各种环境问题、失业率、劳务公平问题……Majora说,我们应该从小处着手,从我们身边的社区行动,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再将之推广到更多的地方。因为个人的加总就是社会,各个社会的加总就是整个世界。
在中国,继尤努斯因格莱珉银行获诺奖、金融风暴导致NGO断奶,各大慈善机构都在讨论如何“社会企业”化,如何让自己的运营更加“可持续”化。想让帮助真正有效,那就得“授人以渔、助人自助”,实现帮助对象的自我可持续。可是NGO们自己持续生存都有问题,帮助他人又从何谈起。近年来,在中国也兴起了很多类似的企业。比如说做教育小额货款的齐放网(Calvin在2010年TEDxShanghai有分享),比如混合型环保公司Greennovate(Mihela在2009年TEDxShanghai),比如做西藏牦牛纺织品的Shokay……它们不单纯着眼于盈利,而是站在更高的角度考虑整个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亨利福特在他的自传中写到:“给予别人是容易的,难的是如何使得给予不再被人们所需要,要使给予成为不需要之物,我们就要看到被给予者贫困的原因”。是的,我们要用创新的思维构建可持续的商业发展模式,一步一步地消除这些问题。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有投票权,我们在商场里选购怎样的商品?我们如何支配自己的业余时间?参与怎样的活动?这日常的选择是每个人握着的最有力量的“民主”。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