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照片,障显人性

在零八年即将结束之际,我们为大家带来最后一期的“从愿望到行动”系列报道。摄影师詹姆斯·纳特威(James Nachtwey)是2007年的TED大奖获得者之一,他的TED愿望,利用他的摄影机,提高全世界对耐药性结核病(XDR-TB)的认识(这种病曾被“无国界医生组织”评为2007年最被遗忘的十大人道危机之一),并展示数字时代新闻摄影的力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的拍摄是秘密进行的。

这个愿望发展成为XDR-TB传播活动,在TED社区的帮助下,2008年10月3日,纳特威的50多张照片,以重磅炸弹的姿态向全球发布。世界各地50多个城市街头的大屏幕,包括纽约林肯中心、伦敦国家剧院,连续播放;同日出版的《时代》周刊用8个页码刊登这组照片。该活动的详情可以参考2008年10月20日出版的总第500期《三联生活周刊》文章《一位摄影师与50张瘟疫的面孔》。

本文将回顾主人公纳特威(James Nachtwey)的个人经历,从其经历中可进一步感受为何他提出这样的TED愿望。

相信不少人看过以纳特威为主角的记录片《战地摄影师》(你还没看过?马上去弄个来看看!不过建议不要去看那个中文字幕,因为翻译得比较失败),也多少对于其人有点认识吧。在此,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他自己以及其他人是怎么评价战地摄影师这个角色的:


纳特威在07年TED演讲

纳特威在演讲中提到:

从那个时代(纳特威是在越战的时代成长的——译注)走过来,我深深的意识到,信息的自由流通对于一个自由、有活力的社会的形成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媒体也是一种商业行为,因此它要延续下去的话,就得将自身建设成为一种成功的商业。但是,在市场与记者的职业责任感之间必须有一个平衡点。社会问题唯有通过媒体的曝光才有可能获得解决。更进一步讲,媒体行业提供的是一种服务,而这样的服务同时也是一种察觉(awareness)。并不是每一个新闻故事都是为了卖出去的,我们也有给予的时刻。这正是我想追随的记者的道路。当我亲眼目睹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我意识到战地摄影也有可能帮助我们寻找正确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决定要以摄影师作为我的职业,唯有这样,我才有可能成为一名战地摄影师。而我本能的意识到,发自战地的照片本身,就是一种反战的宣言。

2003年,纳特威拍摄的照片在德国展出,法兰克福汇报曾就此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么写的:

苏珊·桑塔格在她的一本新书里面写道,同情心是一种变幻不居的情感,不见诸于实际行动,就会转瞬即逝。但是,人们在纳特威身上从未看到过同情心消失的半点痕迹。纳特威的照片传递着一种比单纯的纪实报道更深刻的力量,这些照片通过唤起人们的自我认知来呼唤同情心的觉醒。“那就是你!”谁敢说哪一天自己的孩子、亲戚和朋友不会成为照片里面的人?一切都有可能。人们看过这个展览后会觉得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变得不再那么坚固了。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因为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几天前,纳特威在伊拉克的一个警察哨所外受伤了,由于伤得很厉害,他住进了美军的军事医院。这次展览我们看不到纳特威的身影,但是照片本身就足以障显一切。

当我们在观看《战地摄影师》这部记录片时,也许还有更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思考,让我们在新一年到来之际,抽出一点时间,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也抽出一点时间,去关心身边以及远方的人。

愿2009世界和平!

相关链接

TED演讲汉译:《战地摄影师心语

詹姆斯·纳特威个人网站:http://www.jamesnachtwey.com

XDR-TB传播活动专题网站www.xdrtb.org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詹姆斯·纳特威(James Nachtwey)个人网站上的一幅摄影作品。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透过照片,障显人性》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