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利尼·纳德卡妮:救救树冠

娜利尼·纳德卡妮(Nalini Nadkarni)是一位专门研究树冠的专家。她非常喜欢爬树,并且是那些很高大的树。她在哥斯达黎加研究树冠,并且以爬树作为业余的乐趣。

娜利尼懂得树冠与树的根部二者之间的巨大差别,后者是清凉的,长期保持稳定,并且大部分时间是空荡荡的,也非常的黑。相比之下,树冠就热闹多了,那里有如一个开阔的运动场,你可以在树冠上发现很多不同种类的生物。娜利尼的丈夫则是一位从事蚂蚁研究的专业人士,他告诉她说,在我们今天已经做出分类的10万种蚂蚁种类当中,有4千种是只生活在树冠上的。娜利尼的丈夫还用自己家人的名字来为他发现的几个蚂蚁种类命名。

但是,娜利尼的科学兴趣却是在于附生植物,那些依靠雾和雨来获得养料的植物。这些附生植物主要是苔藓,可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它们也能帮助大树培育出其所需的部分土壤呢。而当研究员把这样的附生植物拿走以后,她们就能够跟踪到这些物种的生长情况。事实是,前后需要25年的时间,才能使得树木所需的土壤重新长起来。


Nalini Nadkarni: Unveiling the beautiful, fragile world of rainforest treetop ecosystems

树冠对于涵养碳元素特别有效,但是,近些年来,各地的森林都在遭受灭绝的挑战,因为干花卉那一行的人需要苔藓。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娜利尼觉得自己需要采取行动,并尝试了各种办法去唤醒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她成立了“国际树冠网络”(International Canopy Network),那是一个NGO,她希望此举能够为保护森林的生存做点有益的事情。

“国际树冠网络”在保护森林方面所采取的一些做法独具创新价值,比如说,娜利尼做了一系列的“树冠芭比娃娃”,就是给芭比娃娃穿上人们爬树时的那套服饰,还在芭比娃娃手上塞进一本关于树冠保护的小书。娜利尼还做了一个叫“树冠汇流”的项目,把艺术家请到森林里来,让他们在大自然的浸润之下充分施展自己的创意。Bruce Chao 的雕塑以及Capacitor 舞蹈团的Biome就是在森林里做出来的。

不过,也许娜利尼做得最出色的一件事情就是人工培植苔藓(因为花卉业需要这东西,但不能继续随意到树林里去挖,否则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森林走向死亡)。她与华盛顿州监狱里的囚犯合作,教会他们怎么去种苔藓,而囚犯们也非常乐意学习,还学得很认真。后来,她们还在监狱里做了多个关于科学以及可持续发展的课程,既调动了闲置的社会资源,有能增进森林保护,此何乐而不为?

参考阅读:

TED blog: Nalini Nadkarni: 8 ways to bring the treetops to the world below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