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学相遇社区:让科学走向大众

TED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聚会,在这里,你可以见到各种有趣的人,有搞“第六感”研究的、做深海探险的、以个人事业作为赌注专门去探索外星智慧的……他们之所以被邀请到TED,不单是因为他们在研究上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做法可以给别人以启发,即使他们做的是最偏门的研究,但是,只要其思路是创新的,不也同样值得学习吗?我们说,让TED进课堂,就是要把这样的故事带给学生。

我们本周曾介绍过娜利尼·纳德卡妮(Nalini Nadkarni)的TED演讲,她从事的是对森林植被的研究,但她不是呆在实验室里,而是经常驻扎到森林中间,去观察、去发现。经过多年的研究,娜利尼发现,那些生长在树木身上的苔藓其实跟大树是存在着一种共生关系的,一旦把苔藓摘走了,大树也会性命难保。但是,那些做园艺生意的人可不管这么多(在美国西北部太平洋沿岸地带,有一个相当成熟的产业体系,就是专门去森林里挖苔藓,而后卖给花卉商家),他们还是继续到森林里去偷苔藓。这种现象娜利尼看着也心疼,并迫使她想出更好的办法,在不伤害森林的前提下,实现苔藓的供给。作为一位科学家,她能够想到的最佳的办法就是搞人工培植。而要是能够找到一些人帮助她做这事情,那就非常好了。于是,娜利尼想到了监狱里的囚犯,这些人整天都没有机会接触大自然、同时他们有大量的空闲时间、种苔藓也不需什么利器,这不是很好的一个搭配吗?于是,娜利尼发起了“监狱苔藓计划”。参与该计划的囚犯都非常积极,他们认真的学习,仔细的分辨不同种类的苔藓,通过尝试寻找最佳的培植方法。后来,娜利尼还把研讨课(seminar)带到了监狱,给囚犯讲授关于可持续发展的知识。不但是单纯的授课,她们还在监狱成功的搞了多个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如有机花园、雨水收集、蜜蜂养殖等。当地政府看到这个计划产出了非常好的成果,也决定要向别的监狱推广。国家地理杂志的David Braun在他的博客上报道说,有一位参与了“监狱苔藓计划”的囚犯出狱后还报读了内华达大学的微生物博士项目,并在2008年的美国生态协会年度会议上发表了他在狱中做出的研究成果。……你还能想到比这更 cool 的事情吗?

娜利尼提到的另外一点是,学术圈的人士大多自我封闭,只关心自己领域之内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不能让科学家与音乐家合作?或者让 Al Gore 和摇滚乐队走到一起,说不定还能编写出最能让你感动的音乐?在今天这个危机时刻,科学界的人士需要把目光放到自身的学术以外的世界,而学术圈以外的人士,也可以尝试把触角伸到科学界里头,从中获得灵感与启发。娜利尼所在的 Evergreen State College 就是在此方面做得很好的一个范例。

TED.com 上面还有很多此类的演讲,都能从不同的角度给人以启发,比如恐龙学家 Paul Sereno 的这个演讲:


Paul Sereno: What can fossils teach us?

Paul Sereno说,他自己是从(在学校的)失败开始走上科学家之路的:他所在的中学给了他不及格的成绩,那里的老师认为他不是好学生。但 Paul 发现自己喜欢画画,而在绘画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想象,同样,没有想象,你怎能通过一堆化石构建出一个恐龙的骨架出来?要成为一位科学家,第一步是想象一下成为科学家的样子(envision yourself being a scientist),而后,你才去学习相关的技能,经过长期的训练,你才能成为科学家。要让孩子对科学发生兴趣是很容易的,但是,要鼓励他们成为科学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他在芝加哥搞了一个同时汇集了学校、博物馆、动物园等特征的科教馆(详情可以参见Project Exploration的网站),就是为了帮助孩子——特别是那些在学校里被认为是“不中用”的那些学生——走上科学家的道路。

TED进课堂,也许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启发。

参考阅读:

Slow-growing Moss Project Helps Prisoners Do Their Time

国家地理百年纪念,雨林顶探险家,1998 (优酷)

把树顶的秘密带到地面——八种参与的方式(TED.com)

HELP国际保护大象项目:一个旨在提倡保护大象的教育项目,让学校里的孩子也能认识到那些处境艰难的动物的命运,并提供帮助;项目简介

Project Exploration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当科学相遇社区:让科学走向大众》上的2个想法

  1. 科学不仅仅是一种思想,而且是一个庞大的产业,若要将科学跟艺术、生产实践联系起来,的确需要跟多的学科交叉。而科学家及其相关人员也有必要为年轻或幼小一代生产出更多更好玩、好看和好用的产品来,在寓教于乐中学习。我们需要更多完善的植物园、动物园或者博物馆,让更多的人,特别是孩子走进去学习,慢慢的进入到素质教育中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