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India第九场简记:与你相伴

TEDIndia最后一场的主题定为“与你相伴”(Within You, Without You)。由TEDtoChina撰稿人王韫千与我们一起分享会议实况。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一连串激昂的鼓点拉开了整场演说的序幕,印度著名打击乐手斯瓦玛尼(Sivamani)带来了精彩的表演。斯瓦玛尼(Sivamani)是印度著名打击乐乐手,擅长演奏传统鼓、爵士鼓、非洲高脚鼓、杖鼓(即滴漏鼓)、康吉拉鼓(一种类似铃鼓的框鼓,在南印度音乐中使用,常与木丹加鼓一起合奏)等多种鼓类乐器。曾在2008年印度IPL锦标赛上演精彩鼓击表演。

斯瓦玛尼(Sivamani)曾为多部印度电影配乐,也参与进一些大型赛事的现场配乐。目前拥有自己的乐队Rhythm Asia。

斯瓦玛尼(Sivamani)通过结合多种打击乐器声音循环表现着一个主题:“水”——地球生灵万物的源头。不难想象,最后一场的演讲主题将深入事物本质,直达人们内心。邀请到的演讲者分别是印度画家,雕塑家巴拉(A. Balasubramaniam), 印度外事部部长塔鲁尔(Shashi Tharoor)和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His Holiness the Karmapa)。

对于巴拉本人而言,他更愿意被人们称作“艺术创造者”。其先后在印度,英国和奥地利等国学习。虽然身为本土艺术家,他的作品却能超越表现手法与地域的界限,并在法国,西班牙,日本等多个国家进行过展出。

巴拉深深地着迷于从现在到未来的转变,着迷于物体随时间流逝而留下的痕迹。他通过多种艺术形式来捕捉这些痕迹,比如他使用石膏等材料来描绘指纹的痕迹,太阳升落的痕迹以及火焰痕迹等等 。但是他提出了疑问:“这些痕迹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他的作品强调了所有的经验都具主观色彩且受限于特定的情景之中。“思想创造了意义,而意义又无法脱离思想”。巴拉和观众讨论了人类认知的局限性。随后他带领人们畅游于探讨有形与无形概念的作品间: 一尊由融化的半固态材料做成的半身雕像,一尊由不断产生新物质的材料做成的雕像,还有那些捕捉电,磁,光这些不可见物质痕迹的作品。看似无形,实则有形,我们生活的世界多么奥妙。

塔鲁尔是前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主要负责冷战后的和平维护工作。在联合国期间,他也担任过联合国秘书长的高级资深顾问。离开联合国后,他成为了Afras公司迪拜分公司的总裁,此外他还长期为新闻杂志撰写文章,其所著的11本书都荣获过奖项。

“未来在向我们招手,但我们将去向何方?” 塔鲁尔上台便将问题抛向了观众。“作为领导世界的国家应该具备怎样的能力?”不仅是人口实力,核实力,经济实力,还应该具备吸引它国的“软实力”。“你需要连通四方”。如今的印度已经是一个通讯迅捷的国家,渔民和农民都可以使用上手机。与此同时,印度也在向世界输出自己的文化(食品,电影等)。“帝国时代重返归来”, 塔鲁尔说道,“人们对印度的印象从苦行僧的国度发展成为数学天才和软件专家的国度。”他认为一个领导世界的国家能够讲出最棒的故事。在印度这样一个政治文化极其多元的国家中,人们不必总是保持一致,人们只需要在不一致的底线上达成共识。这就是如今飞速成长的印度。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是按照第十六世噶玛巴遗嘱及转世法则产生的灵童,于1992年在拉萨大昭寺梯度,1999年离开楚布寺,出走印度,现在在印度学习弘扬佛法。每年接见并指导从各第来的僧众。

伍金赤列多与观众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如何在七岁时被选为噶玛巴接班人,如何应对生活中突如其来的转变,还有如何找寻人与人间的心灵关照。当这个世界更加连通,人与人间的联系更加便捷时,我们不应该忘记更深层次的心灵沟通。伍金赤列多希望社会的发展不应该给人们带去额外的负担,而是应该不断改善人们最基本的生活方式。他说我们不应只关注外在的工艺与设计,更应关注自己内心的工艺设计。“让外在与内在的发展变得和谐一致,让外在获得的信息敲击我们的心灵。”

图片来源于TED的Flickr相册,由James Duncan Davidson拍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twitter上follow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