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India第八场简记: 成长之道

第八场演讲的主题是“成长之道”(Learning to Learn),由TEDtoChina的撰稿人Zachary Zhao为大家带来现场的报道。

赵林(Zachary Lin Zhao) TED开放翻译计划专栏(OTP@TEDtoChina.com)主持人,TED译者。

赵林(Zachary Lin Zhao)是美国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学生,主修经济学和心理学。童年在中国,少年在新加坡,成年在美国。对王菲痴狂,对TED着迷。最大的梦想是踏访每一个国家。短期的生活目标包括学好网球、搞好学业、办好TCTC – TED Chinese Translators’ Coalition. 联络方式:OTP at TEDtoChina dot com

做为本届TEDIndia的倒数第二场演讲,受邀的演讲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印度版芝麻街的创始人Sashwati Banerjee、商业顾问C.K. Prahalad、眼科人士Thulasiraj Ravilla、教育家Kiran Bir Sethi、行政领导Matthew Spacie以及剧作家Eve Ensler。

Sashwati Banerjee首先为大家带来了“芝麻街”的问候。身为风靡全球的卡通片,“芝麻街”可谓是世界上最长的街道了。而作为印度版“芝麻街”Galli Galli Sim Sim的创始人,Banerjee和她可爱的布偶们希望将快乐带给数以百万的孩童们,让孩子们在学中玩、玩中学。印度版的“芝麻街”虽然是参考美国原版,但却完全由印度本土的教育家、研究者和剧作家尽享创作,目的就在于更好地呈现印度社会以及文化上的需求与多样化。

Banerjee正式演讲之前,观众们有幸观看了一段Galli Galli Sim Sim中两位玩偶主角Googly和Chamki之间的有趣对话。Banerjee问道:我们应该如何利用电视等传播媒体来帮助那些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儿童呢?印度的1.28亿学龄前儿童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五分之四的学龄前儿童处于社会的边缘,正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对他们的教育产生社会范围的改变。 Banerjee对新型媒体的潜能极为着迷,她认为社会网络和移动科技要比卫星电视更有能力、更为快速地填补穷苦儿童和富裕儿童之间的教育鸿沟。

商业顾问C.K. Prahalad专研于商业与创新,研究范围横贯世界各个角落,纵贯社会各个阶层。Prahalad现任教于密西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曾为许多世界级顶尖公司的管理层担当过顾问。他的专长在于研究企业策略,以及在多元化的跨国性大企业中,高层管理的价值与作用。

在本次演讲中,Prahalad问道:我们应该如何将信息转变为领悟,将领悟转变为行动?在Prahalad看来,学习的本质在于人们的推理方式:两个人可以从同样的信息中推理出不同的领悟来。因此,我们可以通过理解并且改变人们推理的方式,来提高人们学习的过程。各个组织必须对这些推理方式有所了解,否则将产生组织范围内的“学习障碍”。一旦这种组织范围内的“学习障碍”产生,各个组织将会犯下各种错误:错把当前的利润当作是领导能力的真实反映,不情愿去面对自己产业能力上的匮乏。我们如何通过击垮促成这些“学习障碍”的权力结构呢?Prahalad认为科技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新的沟通技术带来新的分析问题的可能、新的与客户交流的方式。我们正面临着独特的历史时刻──越来越对的人通过各项科技来接触新的信息,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将学习的过程民主化。

Thulasiraj Ravilla是印度亚拉文眼科医院(Lions Aravind Institute of Community Ophthalmology)的执行官。亚拉文眼科医院是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单位。创造了“大规模、高质量、低成本”的眼科医疗模式。2005年,医院门诊量达163万多,手术超过22万例,其中白内障手术达16万多例,为世界之最。

演讲中,Ravilla问道:“失明就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常常忘记,失明不仅仅夺去了患者的视力,也夺去了他们的尊严和地位。但事实上,大部分的失明病例都是可以避免的。他详细地为大家讲解了亚拉文眼科系统的成立过程。这个系统其实是受到了麦当劳的启发:如果可以将眼科治疗“分店化”,将同样的质量方法应用到不同的地区去,便可以在全国的范围内解决失明的问题。同时,加入这个体系的壁垒也必须被移除,让眼科治疗中心更加贴近民众,并且通过“电子化”让检测过程更加快捷高效。这个系统也同时利用卫星传播技术,将专业的眼科技术传递到偏远的小村庄里。但问题是:一旦有了如此高效的系统,我们要如何来应对激增的需求,尤其是当眼科医师的数量不够充足时?

Ravilla向大家展示了一些眼科中心的视频,医生们有时不得不在同个手术室的两个手术台上交替工作,一个病人在接受术前准备的同时另一个病人正在接受手术。他希望可以将他的这个系统应用到全球各地──包括美国。演讲结束后,全场起立为Ravilla鼓掌!

教育家Kiran Sethi是艾哈迈达巴德 (Ahmedabad)河畔学校(Riverside School)的创办者,她致力于城市的改造,希望将城市建设成更适合孩子们生长的地方。

在这次演讲中,她告诉我们:“即使是在猪流感盛行的当下,‘传染’这个词仍旧是个好词,因为欢乐也是具有传染性的。”她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感染上“我可以!” 这个疾病。她向大家展示了一些河畔学校的日常教学模式──帮助孩子们提高自信心,让他们觉得他们是改变世界的栋梁之材。通过让孩子们意识到学习的必要性,让他们掌握自主学习的能力,河畔学校给予孩子们教导他人、甚至是教导他们父母的可能性。河畔教学中对于学生参与公共服务的要求看似与主流教学不相吻合,但数据表明河畔学校的学生们在数学、科学和英文方面都要比其他学生表现的出色。全场再次起立为Sethi鼓掌。

Matthew Spacie是非营利性组织“魔法巴士”(Magic Bus)的领导者,致力于通过体育运动来帮助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孩子们。他曾在2002年的时候获颁Ashoka学术奖金,并在2007年的时候被授予英女皇勋章,嘉奖其对儿童福利所做出的贡献。

在演讲中,Spacie和大家分享了一场简单的橄榄球比赛是如何帮助一群问题少年远离街头、远离毒品的。事后,他将这个简单的比赛扩展成了一个全方位的计划,并通过此计划,改变了我们帮助个人脱离贫困的方式。通过赋予孩子们归属感和自信心,他们懂得了如何为自己的生活做出更明智的决定──并且为社会的稳定发展作出贡献。全场再次起立为Spacie鼓掌。

Eve Ensler是惊世骇俗的话剧《阴道独白(Vagina Monologues)》的剧作者。自从1997年由作者本人在纽约独自出演并获得美国奥比奖后,迅速风靡世界,被译成超过25种语言,在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剧院、学校甚至社区里演出。从1998年起,《阴道独白》的上演掀起了国际性民间女权主义浪潮“V日运动” (V-Day)———原本是西方传统的情人节(Valentine’s Day)的2月14日,被赋予崭新含义———V代表Victory over violence (战胜暴力),Valentine(情人节)和Vagina(阴道)。

在演讲中,Ensler呼吁大家拥抱自己的“女性自我”──人人都有这样的一个自我,但社会文化的权力结构却压迫着这个自我。她认为,做一个女生是如此强而有力的事情,以致于我们告诫自己不要成为其中的一员。她带领大家前往刚果,去目睹那里野蛮战斗下长期被强奸的女性。她带领大家回到她的童年,去体会她父亲性虐待她所带来的痛楚──她也意识到真是她的哭声揭露了她父亲的兽性。她认为我们的教育模式是个悲剧──男孩从小就被告诫要学会冷漠、无情、铁石心肠。而女孩子们则是一直受到压迫、被当作道具来对待,并且要学会要如何取悦他人。女孩们需要成为教育者、称为楷模。。女性的命运与整个人类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女性克服困难的能力是难以置信的,正因此,我们全人类都应该从这种能力中汲取经验。演讲结尾,Ensler深情地为大家带了一篇名为“我是一个有情感的生物”的演讲。全场起立为Ensler鼓掌。

最后上场的是年仅16岁的Babar Ali。小小年纪的他在自己的村庄里建立了一所学校。他和TED的创办者Chris Anderson以及TED Fellow Mohammed Tauheed(作为翻译者)同登舞台,进行了一段简短的观众问答。

图片来源于TED的Flickr相册,由James Duncan Davidson拍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twitter上follow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