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穆利斯:为实验喝彩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关于实验科学的演讲。。本文作者为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孟澜婷。她来自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是金融和英语双学位,现在是国际金融专业的硕士。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并且不断挑战自我来发掘自己潜能。她在无意中发现了TED,深深地被其所吸引,从中受益匪浅,从而开始做TEDtoChina的推广工作。我希望能有更多的TED粉丝加入分享TED思想的行列,推动中国智库的建设,促进中国的进步。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卡里·穆利斯(Kary Mullis)因发现通过聚合酶链反应复制DNA链的方法,即PCR(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技术,荣获1993年诺贝尔化学奖。这一技术推动了20世纪90年代生物化学革命。穆利斯对科学有着与生俱来的一种感应力,他要是想对一个东西探个究竟,就会做个实验来搞清楚原理。在TED大会上,他用幽默的语言,为观众们讲述了实验和科学的起源,以及他是如何开展科学工作的。

穆利斯先带大家回顾了发生在17世纪科学界的一些故事。在17世纪的英国,人们就已经开始在酒吧里面谈论哲学、宗教等问题了。那时没电视机,看不了足球赛,人们很可能为一些话题,比如罗伯特·波义耳(Robert Boyle)发明的真空泵(即吸尘器的前身)是否妥当之类的,涌上街头,扭打起来。

波义耳是查理二世的朋友,周末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平日里他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科学家。他发明了一种可以把内部空气抽完的仪器。一开始他并不知道空气究竟有什么作用,反正抽完气体后,关在仪器里面的鸟就死掉了。于是他便给这玩意儿取名“真空”。

但麻烦接踵而至。牧师禁止他造这个仪器,因为上帝无处不在,而“真空”仪器里面什么也没有,也就意味着没有上帝。这可万万要不得!而波义耳对此毫不在乎。这很快便引起了人们的广泛讨论。


TED.com: Kary Mullis celebrates the experiment

当时的皇帝查理二世坐不住了。他可不想因为人们谈宗教科学,而使自己步父亲的后尘,被送上断头台。于是,他出钱为这些科学家们成立了英国皇家学会,任何人都能出席,只要西装革履、不谈论宗教即可。科学家可以在台上展示自己的实验,必须阐述自己的机器是怎样运作的、会产生什么。要让所有的人都实实在在地看到,而不是假大空地说些虚幻的东西。

这样,到了17世纪中叶,实验科学渐渐被分离出来。在此之前,科学一直同宗教、哲学、数学纠结在一起,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在这之后的350年里,科学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就是实验科学的起源。

接着穆利斯就为大家介绍了他和科学的邂逅。他为大家讲述自己小时候如何花6个月在自家车库后造了一个火箭,还把青蛙送上了天的故事。他打趣道,自己颇为庆幸当年的大胆无畏,若是听从别人的话,或者请求政府的批准的话,那只飞上天的青蛙就可能会丧命了。

穆利斯继而表示,科学家的形象总是令人感到神秘和古怪,猜测他们整天躲在象牙塔里,拿着试管做些荒谬的事。这一形象,直到二战后开始有了改变。二战得以进行,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科学的力量。科学家们发明了更大火力的枪支、药品、炸弹等。不过,也有一些人从中看到了商机,科学家地位骤升,很多人也开始为了谋钱而从事科学,所以不要指望他们总是说实话。

通过故事,穆利斯告诫大家,在从事科学工作的过程中,如果你有了一个点子,不要盲从权威。权威很多时候给你的答案都是“不行”,而你应该走到实验室自己去搞个明白。“每个人是通过自己看到、触到、感觉到、或者听到的东西来认识现实的。”当然,你要诚实,不能编造结果,否则后果会很糟糕。

穆利斯说自己一旦“有了点子就会立刻冲回实验室去,即使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他也同别人进行学术讨论,但他从不盲从。对穆利斯来说,正是那种天生的诚实和好奇心不断驱动着自己进行科学工作。

接着,穆利斯提到了全球变暖问题。每年都有关于论证地球在变暖的大会召开,但穆利斯的观点是,根据50多年的记录,气温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升高。平均气温可能上升了一点点,这也是因为气象站的夜间气温上升了一小点。

对这一说法,穆利斯的解释是,城市内具有地平线效应,建筑物白天都会变热,到了晚上还会存有余热。因此,气温也就跟着上升了。所有NASA的记录和建在城外的气象站的数据都表明,白天的气温实际上是没变的,只是夜间的气温升高了,这就导致整体气温有了上升,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穆利斯驳斥了瑞典人斯文•阿累尼乌斯(Sven Arrhenius)关于气温上升的说法,并且引出了《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两篇论文,论证了一直以来我们关于全球变暖问题的彻底错误。NASA的科学家们研究了近20年,穆利斯坚信他们的研究是相当有道理的。

在穆利斯眼中,地球是巨大、神秘、精彩的,人类对地球还不甚了解。而地球有它自己的一套机制在运转,有的时候人们过度担心。当然,确实存在全球变暖、臭氧空洞这样有争议的问题,但是如果你对它们感兴趣,就应该从细节着手,自己来确认、研究,而非听从那群试图从中牟利的骗子们的话。

最后,穆利斯提起了10件可能造成毁灭的事情。其中,他认为最可能发生也是他唯一认同的一个就是行星撞地球。所以他提醒人们应该小心行星,而不是其他一些无稽之谈。

姑且不论穆利斯关于全球变暖的说法是否确凿,但他钻研科学、追求真理的精神就已足以让TEDster们受益良多了。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卡里·穆利斯:为实验喝彩》上的5个想法

  1. “卡里·穆利斯(Kary Mullis)因发现通过聚合酶链反应复制DNA链的方法,即PRC技术,荣获1993年诺贝尔化学奖。”
    —————————————————————————————————————-
    PolymeraseChainReaction, PCR

  2. 卡里·穆利斯(Kary Mullis)因发现通过聚合酶链反应复制DNA链的方法,即定量PCR(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技术,荣获1993年诺贝尔化学奖。
    ———————————————————————————————————-
    定量PCR:Quantitativ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Q-PCR

  3. “Kary received a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in 1993, for his invention of th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PCR). The process, which Kary Mullis conceptualized in 1983, is hailed as one of the monumental scientific technique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from :www.karymullis.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