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自杀生还者的沉默

JD Schramm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沟通专家和企业家,在史丹佛商学院担任管理课程讲师,教导有效沟通方面的理论和实践课程。在史丹佛大学,他领导开发并推出掌握沟通机制的课程,帮助商学研究所学生增进谈话和写作方面的掌握能力。

他说,“我藉着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桥梁、启发伟大的志向、激励心灵的成长及对生命的热情,勉励自己与他人构筑梦想。”

JD Schramm

即便如此睿智的一位职业人士,仍然会有想不开的时候,他在TED Active的活动上分享了一个特别的故事:

从外表看来,约翰各方面都很顺利。他刚刚签了一个合约,以6位数价格卖掉了他在纽约仅仅买了五年的公寓;他硕士毕业的母校才刚提供他一份教职,这份教职不仅意味着一份薪水,也代表多年来头一次福利。然而,即使所有事情看起来都很顺利,约翰仍然在挣扎中,与他的成瘾和无法挣脱的忧郁斗争。

2003年6月11日夜晚,他爬上了曼哈顿大桥栏杆的边缘,纵身一跃,跳入了变化莫测的河水中。奇怪的是,不,奇迹般的是,他生还了。这一跳摔碎了他的右臂,使他所有肋骨都断了,还刺穿了他的肺。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地漂流着,沿着东河向下漂流,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进入了Staten岛渡轮的水道。渡轮上的乘客听见他痛苦的叫喊,通知了船长,船长通知了海岸警卫队,警卫队把约翰打捞上来,送到Bellevue医院。

事实上,这正是故事的开始。因为当约翰决心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之后,先是身体上,然后是情感上,接着是精神上,他发现很难找到能帮助像他这样尝试过自杀的人的资源。

研究显示,在试图自杀的20个人中,19个会失败;但这些失败的人,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成功的可能性是前次的37倍。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处于风险中的人群,能帮助他们的资源极少。这么一来,当这些人试图重新开始人生的时候,因为对于自杀的忌讳,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这使得像约翰这样的人更加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情况。

我对约翰的故事非常了解,因为我就是这个约翰,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起我曾经历的这段经历。在2006年失去一位亲爱的老师,及去年失去一位好友,都是因为自杀的缘故之后,还有去年参加TEDActive会议的鼓励,使我意识到,我必须从沉默中走出来,突破我自己的忌讳,来谈论这个值得传播的观点。那就是这些做出艰难决定,开始重新生活的人们,需要更多的支持资源以及我们的帮助。

就像Trevor计划(致力于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等自杀防治的照护计划)所说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一切都会越变越好。今天我选择站起来分享,就是为了鼓励你们,敦促你们。如果你曾经考虑过,或尝试过自杀,或你认识尝试这么做的人,不妨谈谈这个问题,寻求帮助。这是一个值得进行的对话,一个值得散播的观点。

结语:维基百科的自杀率,显示中国的自杀率排名在近年来攀升相当高。

这是一群高危人士,但往往得不到足够帮助,如果有谁正试图自杀,请说出来,说给家人、同学、朋友、甚至不妨说给陌生人,或者“主页钧”,从心理和精神上寻求帮助,在他/她周围的人不要沉默,这会孤立他们,在关键时刻,唯有周边的帮助,才能让他们重获新生。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