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Joy Liu发布的文章

TEDxNYED: 戴维·威利(David Wiley)谈开放教育

今年的3月5日至10日,全世界迎来了第一个开放教育周(Open Education Week),其后的催生力是蓬勃发展的“开放教育运动”的(Open Education Movement)全球大潮,这也让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了“开放教育”(Open Education)这个新名词。

对其最好的诠释应该是来自于David Wiley 在TEDxNYED的演讲。David是全美最大的教会大学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教学心理学与技术的副教授,“平世界知识(Flat World Knowledge)”首席官员和犹他开放高中(Open High School of Utah)的创办者。他认为教育的精神内核应该是教育资源的开放与共享,“教育不是免疫(Education is not immune)”,“开放是进行教育事业的唯一方式(Openness is the only means of doing education)”。在他眼里,只有能与最多的学生进行最广泛与深刻的分享的教育者才能称得上是真正成功的教育者。

我们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正在发生着广泛而深刻的变革的伟大时代,一个随时都有暗流涌动星火迸发的伟大时代。这个时代的伟大来源于新科技与互联网的变革。互联网所带来的变革直接深入到了我们思想的交流与共享,耳闻目睹的“经济全球化”背后,还有一个更强大的“思想全球化”,一个好的理念可以让全世界共享。伟大的互联网技术和媒介,使我们得以分享“开放教育”的理念,同时也让教育资源的共享不仅成为了需求,更成为了趋势。

在David眼里,互联网的技术革命是继一千年前发明印刷术后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传播媒介的变革。我们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共享时代”,处于其中的开放教育的核心内容便是“开放教育资源”(OER,Open Education Resources的共享,这一点在开放教育周体现得尤为明显。

TEDxNYED - David Wiley

在开放教育周中,美国的田纳西课程中心(Tennessee Curriculum Center)正在建立一个提供动态互动的网络学习教育社区的数字化平台,发展协助教师设立标准课程的综合教育工具,他们的使命是为二十一世纪的学习建立一个内容广阔的动态教学社区。

在非洲,非洲虚拟大学(African Virtual University)的“开放教育资源入口”( The OER portal, OER@AVU)正建设得如火如荼。由非洲十个国家的十二所大学联合建设共享教育资源的OER Portal,拥有包括数学、物理、化学、教育技术等学科在内的219个模块的完全免费共享的教育资源,并鼓励非洲内外的学者们进行资源贡献,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他们的资源,从而推动非洲的经济和教育的发展。

在中国,Creative Commons项目主管和新浪教育频道的总监等在新浪微博开展访谈节目,讨论开放教育周、Creative Commons和开放课程等相关话题。

在韩国,CCKorea举办沙龙“你好,世界!”,与全世界的朋友共同庆祝开放教育周,并将组织非正式的小组论坛,讨论在“开放世界”中学习的变化。

在日本,Yasutaka Kageyama 举行网络研讨会,探讨如何设计你的终身学习生涯。

在波兰的华沙,一系列关于开放文化与共享的工作坊正向不同年龄的人群开放。

此外,还有更多大大小小的讨论、工作坊、网络在线研讨会、项目、演讲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热烈而紧致地进行着。人们倾听着他人的智慧,分享着自己的故事,享用着免费丰盈的资源,同时也把自己的资源同他人共享。

共享时代的到来,使我们迎来了全球开放教育运动的浪潮,这是教育的“新浪潮”,是教与学的全球变革。开放教育资源的共享,不仅推动着教育的发展,也使我们在分享中学会了不再封闭自己,而是开放自我,实现了与他人更紧密的连结。

相关链接:

TEDxNYED – David Wiley – 03/06/10 – YouTube 视频链接

Dr. David Wiley i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Instructional Psychology and Technology at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He is also the Chief Openness Officer of Flat World Knowledge and Founder and board member of the Open High School of Utah. He was formerly Associate Professor of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and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Open and Sustainable Learning at Utah State University.

日志帖子:April 19, 2010 – My TEDxNYED Video Is Now Online | iterating toward openness

The TEDxNYED folks asked us to produce new material for this talk and not just give an existing talk again. I apparently took this advice more literally than some of the other presenters. Consequently,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ve given this talk and there are a few stumbles along the way. However, I feel like it’s a fair representation of my current thinking. I also managed to sneak in the shout out I promised my youngest daughter (around 7:45).

I’d love criticisms, expressions of support, or whatever feedback you’d like to offer. I’m sure this message can be presented more clearly and more persuasively. What would you change? What would you add? What would you leave out?

Open Education and the Future – TEDxNYED

Talk delivered at TEDxNYED about the role of new media and technology in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penness and education.

演讲稿全文:March 8, 2010 – My TEDxNYED Talk

I had an absolutely brilliant time at TEDxNYED over the weekend, reconnecting with old friends like Larry Lessig, George Siemens, Neeru Khosla, and Dan Cohen, and making new friends like Michael Wesch, Gina Bianchini, Amy Bruckman, Chris Lehmann, and Dan Meyer. The videos of our talks will be online in a few weeks.

In the mean time, I’m posting the final version of the notes I wrote before creating slides for the talk. This is the fifth or sixth version of the notes, and due to time constraints not even all of this version got in – but much of it did. My words on stage didn’t mirror these rough notes directly, but the notes capture the spirit of the talk. You can view the slides for the talk on Slidesha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脆弱之道——布琳布朗的“脆弱心经”

在晦暗无明的心碎时刻,我们总被告知不要脆弱;在耻辱与苦痛的挣扎中,我们痛恨和否定的是自己的脆弱;在绝望和恐惧交织的紧缩和炙热中,我们最希望毁弃的往往是自己的脆弱。

图片来自Blogger

然而,在布琳•布朗(Brené Brown看来,“脆弱(Vulnerability)是耻辱和恐惧的根源,是我们为自我价值而挣扎的根源,但它同时又是欢乐、创造性、归属感、爱的源泉。”而我们面对脆弱的最佳途径,不是麻痹、否定与排斥,而是感受它、感恩它、接纳它、与它共存。

在2010年的TEDxHuston中,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社会工作学教授布琳布朗做了这个关于脆弱的震撼人心的演讲。仅仅二十分钟的演讲,却涵盖了关系、勇气、归属感、自我价值感等诸多一直令人类困惑和不断探索的心理议题。

作为一名社会科学的工作者,布朗有着丰富的研究经验,她同时也是多本畅销书的作者,如《不完美的恩赐:放掉我们所设想的自我,拥舞真实的自己》(2010)《我原以为这就是我:关于完美主义、不完满和力量的真相》(2007)等。在研究有关关系(Connection)的课题的过程中,布朗发现人们常常有一种担心我不值得交往的心态和害怕断绝关系的恐惧,她决定一探究竟这背后的心理因素。

抽丝剥茧般地,布朗一步步把我们引向演讲的主题。恐惧与担忧的底端,她发现,是耻辱。耻辱感的背后,是“我不够好”的心态——我不够富有,我不够美,我不够高,我不够智慧,我不够有权势,我不够有魅力,所以我不值得交往。而支撑这种心态的,她认为,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脆弱”。

其实,关于这种脆弱,我们并不陌生。我们随时都会面临这种“刻骨铭心的脆弱”。在布朗收到的一百多条回复中,人们给出了无数生活中面临脆弱的例子:被别人拒绝;想约某人出来;等待医生的答复;被公司解雇……而在《当生命陷落时》(When Things Fall Apart)里,佩马•丘卓(Pema Chödrön)把这种脆弱的状态描述成“事情摇摆不定,什么都不对劲”的“边陲地带”。某个初春,当她的先生毫无预警地告诉她他有外遇要同她离婚时,她的现实世界突然瓦解。她瞬间陷进那种脆弱的状态,“毯子从脚下抽走,找不到立足点,伤痛开始浮现”。

然而,在这种动摇与破碎的时刻,我们应对脆弱的方式,布朗尖锐地指出,却是麻痹它。她发现,人们通常麻痹脆弱的三种方式是:麻痹情感,把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定和追求完美。

“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这是恐惧,这是失望,我不想要这些情感。”可矛盾的是,在拒绝这些负面情感的同时,我们事实上也把喜悦、感恩、幸福的感受拒之门外,因为我们麻痹的是自己的内心。有双眼不懂得凝视,有双耳不懂得倾听,有嘴却不懂得交流,有一颗心却已无法感受。我们为自己镀上厚厚的甲胄,用千军万马把自己护卫起来。美国一位旅行者在旅居老挝的时候,曾经这样精确地描绘自己当时的这般心境:“我学会了如何在坚硬面前保护自己;然而不自知地,我同时也学会了在柔软与本该简单的事物面前防卫自己。”
而把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定,是我们麻痹脆弱的另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直接体现在了宗教与政治上。布朗认为,宗教已经从一种信仰变成了一种确定。我们对自己无法证实的事情却是这样言之凿凿,因为这使我们感到从此有了坚实的根基与消除恐惧的利器。而政治“对话已经荡然无存,有的仅仅是指责”,所有人的立场都是如此坚定,坚定地维护着自己所确定的一切。这种确定,使我们从来不能够容忍异己,使我们不断嗔恨。外界的混乱与动荡,正是我们内心混乱与恐惧的投射。

而追求完美,也许是我们最根深蒂固的麻痹模式。我们希望自己看上去是完美的,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把屁股上的赘肉挪到脸上”;我们给自己涂抹上厚厚的面具,在眼睛上开刀、鼻子上开刀、胸部开刀,只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像电视上那个也是到处开刀的人。接下来,我们追求的是完美的学历、完美的收入、完美的社交、完美的伴侣。然而,最危险的,在布朗眼里,是我们想要自己的孩子也变得完美。我们需要他“五年级可以进网球队,七年级稳进耶鲁”,他也许一生都在因为无法达到完美的目标、有人比自己更完美而苦苦挣扎、懊恼沮丧。

我们生活在一个脆弱的世界里,我们又该如何面对内心的脆弱与艰涩?布朗给出了四点直入人心的建议。首先,“卸下我们的面具,让我们被看见,深入地被看见,即便是脆弱的一面。”其次,“全心全意地去爱,尽管没有任何担保。”第三,“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快乐,哪怕是在最恐惧的时候。哪怕我们怀疑我能不能爱得这么深。”最后,相信我们自己已经足够完满。这会使我们停止抱怨,开始倾听。

零星言语,却难做到。生命时常令我们动弹不得,面目全非。然而,我们还是可以让自己深深地相信,我们将愈来愈能够升起足够的勇气来面对我们的脆弱和困境。那位习惯于保持冷静与钝感的美国旅行者终于在一位淳朴和不设防的老挝卖裙女前卸下了她厚厚的防护,她写道:“这一次我终于得以哭泣,是很用力的失声痛哭,似乎这样就可以弥补那些我不曾流过泪的岁月。”而佩马•丘卓在那一年春天的河边拾起一块石头,向她的先生砸去之后,度过了她生命中“痛苦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有快乐的一天”的黑夜,终于再度体悟到了觉醒的清新与开放,发现了无所依恃的伟大。

脆弱与勇气实质是一体两面的,真正的勇气并不是你已成为一个无所畏惧的战士,而是你能够在当下全然地接纳你的脆弱,直视你内心的脆弱。其实正视脆弱正是一种回归内心的道路,只有回归最原始的那个柔软地带,才能找到我们得以一路向前的力量源泉。

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未来教育一瞥

也许“视频教育”对你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可是当Salman Khan在TED大会上讲完《用视频改变教育》的演讲时,主持人比尔盖茨评论Salman Khan 的想法是:“ 太精彩了,你让我们领略了未来教育的一瞥。”

Salman Khan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人。他毕业于麻省理工,之前是一位对冲基金分析师,几年前,他给外甥女补课,并且尝试将一些他觉得会反复出现的课程做成视频放到YouTube上。出乎他意料的是,居然有不少人对他的视频感兴趣,并且给他写评论大加称赞。后来他决定从最简单的代数开始,要给所有的中小学课程做免费的视频。这样做了两年多,并且于09年的时候获得了 Google的一个大奖。比尔·盖茨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并且乐意以基金会的名义去支持他。Salman 的想法是,让免费教育真正成为可能,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教育。

下面,就让我们来一瞥这无与伦比的未来教育模式(Salman Khan的TED演讲链接):

首先,是新科技手段的运用。与之前所推介的Geoff Mulgan工作室学校教育模式不同,Khan 学院(Khan Academy)是以视频教学为载体的一种教育方式。如果说Mulgan的工作室学校是一种教育模式的“回归”,那么Khan的学院教学则是一种教育模式的“革进”。这种新科技手段是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涉及课程设计中的极具创新智慧的系统编排、软件设计、内容布局,再以网络为媒介达到资源的共享。Khan和其团队的工作人员运用这种科技手段,充分发挥着他们的创意与激情,为课程注入了生动活泼的动画和妙趣横生的解说,使学生在色彩和形象的冲击下增强了记忆,这是现代课堂教育所不能达到的。
        

其次,是现代化科技手段所带来的教育模式的革新。Los Altos学区的数学课示范点向我们较好地展示了这种全新的教育理念与模式。从学生方面来说,他们不再靠老师授课,而是通过视频进行自主学习。而这种自主学习又是完全开放与自由的,通过视频,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学习,可以在任何不懂的地方暂停、重播而不用觉得尴尬不安;通过视频,课堂可以在教室,可以延伸至家里,可以在任何条件许可的地方。从老师方面来说,他们利用Khan学院所设计的评估检测系统,能够完美地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透过数据、曲线与表格,老师们可以知道学生在哪里暂停、学习的速度与质量;这种教育模式也为他们节省了备课与评级的时间,从而有更多的时间与学生在一起。

在Khan学院的教育体系中,一个很重要的模式是“满十分前进”模式。学生们通过完成视频中所设计的练习来了解并巩固自己对知识的掌握情况,在特定的章节与单元的练习中,只要最后达到了十分,便可以进入到下一个单元的学习。而这种练习系统的设计,极好地弥补了传统教学中通过考试来对学生进行学习检测的缺陷。因为在传统的考试中,即使是拿到了95分的学生,也很可能不知道自己5分的缺漏到底在哪儿就被迫进入下一章节。而Khan学院的教学理念是,拿满了十分,才继续前进。关于这点,我印象最深的是Khan在演讲中所说的一段话:

“(满十分前进的模式)这也和学习骑自行车是一样的道理。 确保在自行车上,从自行车上摔落, 一直练习直到你精通它为止。 传统的方式总是惩罚你的尝试和失误, 但不会期望你精通它。而我们鼓励去试验尝试,鼓励去失败,但我们要求你达到精通。”

第三,教育的人性化。 Khan说“我们的目标是用科技的力量来人性化教学”。视频教学打破了传统的课堂教学空间与时间的限制,打破了教室的规章制度的束缚,使学习成为了更为自由与愉悦的事。在描述传统教室教学的弊端时,Khan说道,“(这些孩子)他们都经历过非人性化的教学, 30个孩子不许讲话, 不许互相配合, 一个不论多么优秀的教师, 都不得不按同一个步调30个学生讲课。 面无表情的脸庞,小小的……”

这使我想起了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全景监狱理论”中对“监狱型学校”的阐述。他认为,学校也是监狱的一种形式,学生们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着,身心受缚被迫遵循学校的一切规章制度,不管合理与否。本质上,学校管理学生的方式与监狱管理犯人的方式其实如出一辙。

那么,如果依照符柯的观点来看,Khan的教学模式应该是对这种“监狱式学校”的一大革命性突破了。它打破了课堂死气沉沉、统一步调的严肃紧张,使上学不再成为“蹲监”,而是一种自由且富有创造力的探索。

此外,这种教学模式的人性化还体现在学生们依照自己的步调来学习,不再被贴上“好生”与“差生”,“慢生”与“快生”的标签;学生之间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间进行互相配合,互帮互助。

第四,全新的自由平台。这种自由的平台包括资源共享的自由和学习方式的自由化。Khan学院在网络上的2200个视频都是完全免费的,可以供人们自由观看与分享;同时,人们也可以通过网络把自己的资源进行共享——即有经验和能力的人可以在网上注册成为辅导老师,对学员的学习进行指导。

学习方式的自由化意味着不管你处于怎样的年龄,是适龄孩童还是已为人父;不管你身处何处,是在美国还是印度的加尔各答还是在中国;不管你抱着怎样的目的,是为了兴趣还是为了指导你的孩子……你都可以获得你所想要的极其优质的教育资源。

试想一下,它从一个点出发,将不断延伸、发散、覆盖,最后涵盖全球,全人类都可以参与其中,从中受益的同时也可以贡献自己的智慧,成为共同编织人性化教育理想的一份子。在这个自由的平台上,你开始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这种全新的教学模式一定也有许多方面会受到人们的质疑。我个人就很怀疑Khan在提到“全球化的教育”时所说的“加尔各答不能上学的孩童也可以通过视频进行学习”的可行性。至少在中国,许多贫困地区的家庭是没有电脑与网络的覆盖的,能够接受传统教育对他们来说已是不易,更不用说是这种新型的教育模式,而亚洲、非洲的广大贫困地区相信也是同样的情况。优势与先进的教育资源仍然掌握在相对富裕教育资源阶层的手中,这会不会加剧教育资源与教育成果的两极分化?此外,Khan学院的课程主要仍是集中在基础教育与理科教育方面,这也将大大限制其传播范围。

然而,我们还是有理由坚信,Khan与他的团队将通过他们的创意与智慧,对Khan学院的教育体系进行不断的完善与拓展。这个世上没有完美的教育模式,但是我们可以把每种模式的功效发挥到最大。

1989年,一部关于接受传统教育的学生与一位反传统教育的老师之间故事的电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在《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中,基廷老师认为传统教育的最大弊端是“没有激情,不会教你如何深刻地生活”,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看完影片后,我长久以来也一直认同基廷的观点“人类的激情与深刻的生命体现在诗歌、美、浪漫与爱”。

然而,Khan却教我懂得了人类的激情也可以由导数、三角函数和概率引发。因为通过那些视频的学习,你将会第一次领略“令人神魂颠倒的公式”,你将会“第一次笑着做导数题”。

【作者介绍】

刘树源(Joy Liu),就读于吉林大学。参加了国内高校校际交流项目,目前正在中山大学做交流生。相信生命中不能没有写作、电影、摇滚乐、茶、诗歌、心灵启示、幽默感,三毛和侦探小说。短期最大的愿望是勇闯美利坚——去美国读研,以邂逅更多次元的精彩。作者博客

参考阅读:

肯·罗宾逊教授论教育

“墙中洞”教学实验:孩子如何自己教自己

Khan Academy 启示录:云孵化

责任编辑:冯超